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米琪甜妻不撒娇 第一章

甜妻不撒娇 第一章

作者:米琪书名:甜妻不撒娇类别:言情小说
    法国巴黎,碧波荡漾的塞纳-马恩省河畔,露天的咖啡座几乎客满。

    纪采帆走了好多路,她独自逛了巴黎市的人文风光,双腿累得想坐下来歇一会儿。

    她相准了咖啡馆前一个没有人坐的位子,走了过去。

    就差那么一步,一个身着米色风衣的东方男子比她先走到那个桌位,坐了下去。

    她有点无言的立在桌旁,这位子是她先相中的。

    “给我一杯热拿铁,谢谢。”易胜凯一坐下就打开手上的报纸看,他以为站在那儿的是服务生,便以流利的法语点餐。

    纪采帆无言加意外,这人抢了她的位子,还向她点了杯咖啡!他是瞎子吗?没看见她也是客人?她身上又没穿咖啡馆的围裙。

    不不,他不是瞎了,他在看报,头也没抬的就说了,这姿态也太神气了吧!

    “还需要什么吗?”纪采帆促狭地也以流利的法语问他,看看他会不会抬起脸来回答她,然后发现他自己犯的错。

    “有什么好吃的点心?”易胜凯翻看报纸,漫不经心地问。

    纪采帆没想到他还是没抬起头。她心想算了,她再到别家咖啡馆找位子好了,别跟陌生人开玩笑了。

    可是这人实在傲慢,像他这样的态度是很危险的,要是有人随便放杯发酸的牛奶在他面前,他大概也是看也不看就拿起来喝了吧!

    看在他同样是亚洲人的分上,她得提醒他注意安全。

    “舒芙蕾、提拉米苏、重奶酪……全都是发了霉的。”纪采帆说完自己也想笑。

    易胜凯听到这不可思议的话,纳闷地抬起头,看到桌旁的人不是服务生,而是一个东方女人,她双手扣在背包的两条带子上,一张蜜糖般的脸孔正对着他,美丽的双眼透着捉弄的笑意。

    但那抹笑并不让人反感,而是觉得俏皮。

    他目光瞬过她束成马尾的黑发,以及身上的T恤和牛仔裤,她的装扮利落,突显了姣好的身材和修长的双腿,从她的装束看来应该是观光客吧!

    他察觉情势不太对,他刚才竟然向她点咖啡,还问有什么好吃的点心,真是失礼了。

    “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服务生。”他立刻道了歉。

    “没关系。”纪采帆直视他终于抬起的尊容,这男人的五官一看就是英俊型的,墨黑的眼炯然慑人,半长的黑发狂乱,下巴满是胡髭,乍看之下充满了潇洒又颓废的艺术家气质。

    他是个艺术家吗?巴黎有很多艺术家。

    她好奇的看向他的手指,修长有力而且干净,她看不出他是做哪门艺术的人。

    不过,他终于发现自己的错误,而且道歉的态度还不错,她就饶了他吧!

    她正想走。

    “请问两位要点些什么?”真正的服务生走过来了,拿了纸笔要记下他们点的东西。

    易胜凯和纪采帆交换了一个意外的眼神。

    “我一位,他一位。”她先说了。

    “原来两位不是一起来的。”服务生了解,张望四下,没位子了。

    “现在没其他空位了,你们介意坐同一桌吗?”服务生看看纪采帆,又看看易胜凯。

    “只要这位小姐不介意的话。”易胜凯展现了风度。

    “我不介意。”纪采帆一笑。

    她被公司指派到法国来洽公,昨天谈成一笔生意,今天起开始放松休假,所以才那么有空闲一个人游巴黎,饱览人文风景后,她疲惫的双腿急迫地想坐下来休息。

    “请坐。”服务生很乐意的为她拉开座椅。

    纪采帆坐了下来。

    “小姐要点什么?”服务生问她,女士优先。

    “招牌咖啡,一个舒芙蕾。”纪采帆拿了桌上介绍餐点的小立牌来看。

    易胜凯看着对面的女人,想起她刚才说舒芙蕾是发霉的。

    “舒芙蕾新鲜吗?”他莞尔地问服务生。

    “我们的甜点保证都是今天新鲜现做的,先生,你也要一份吗?”服务生倾身问。

    纪采帆不禁望向对面陌生的易胜凯,他的话很明显意有所指,他记得她刚刚说过的话,但从他脸上带着幽默的笑意看来,他并没有生气。

    而他也看向她了,这短促的一瞥令她内心奇异地感到一阵温热,在这异乡,他深黑的双眼给了她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她在想,他该不会也是从台湾来的吧?

    “我要热拿铁和一份新鲜的舒芙蕾。”易胜凯收回目光,向服务生点了餐。

    “马上为两位送来。”服务生走了。

    易胜凯和纪采帆在这空档中对看了三秒。

    “你刚才站在桌边做什么?我以为是服务生。”他问。通常他一坐下来服务生就会过来,所以才会误以为她是。

    “我不是想站在这里,我是远远的就看到这里有空位,要走过来坐,但是你动作更快,先坐了下去。”她把方才他参与了却没发觉的部分告诉他。

    “是这样,我没注意。”他真的是完全没有注意到。

    “没关系。”她无所谓地一笑。

    短暂的了解后,他看报,她看风景。

    但他没把字看进眼里,他在想原来她也想坐这个位子,他竟向她点餐,实在太乌龙了。

    而她也在想,原来这男人不是原先想的那么目中无人,他的谈吐不俗,不知是不是像她所想的是艺术工作者?

    “你要不要看报纸?”易胜凯瞧见她在发呆,好意地问她。

    “你要借我报纸看?”纪采帆目光移向他,面对他突来的善意,她有点受宠若惊。

    “看报纸可以打发时间。”易胜凯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主动借她报纸。也许他实在是闷坏了,想找个人说说话,而现在,陌生人对他来说是安全的。

    说些风马牛不相干的事,比被问及心事要好多了。

    他法国当地的朋友约他上私人游艇玩,提供别墅供他居住,他全都拒绝。

    他只想一个人沉淀心情,他的未婚妻刘梅朵背叛他,和他的司机私通。她常怪他没空陪她,她只能以上街购物为乐,没想到司机送她出门,送到最后传出接送情来了,而且还是奸情。

    刘梅朵什么人不好找偏偏找上他的司机,他易胜凯是堂堂易氏集团的老板,传出去会笑坏全台北的社交圈。

    他是爱面子没错,但他更注重女友的质量和品味。

    刘梅朵哭求要复合,他拂袖而去并解除婚约,限她一天之内搬离他的住处。

    据他的管家回报,刘梅朵赖了五天才搬走。

    他本以为刘梅朵长得漂亮又带得出门,还是个健康的女人,婚后可以生出健康的下一代……

    他原本都计划好娶她了,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

    而他独自到法国来度假已逾半个月,就想忘了这些不愉快的事。

    “要吗?”他问。

    “好吧,谢了。”她谢过。

    他拿给她几张报纸,问她:“你是哪儿来的?”

    “台湾。”纪采帆噙着笑打开报纸,没看报纸而是看着他。

    “原来我们是同一国的,那我们可以说中文。”易胜凯扬扬眉宇,改用中文说,他也没在看报,而是看着她爽朗的笑脸。

    “你是台湾来的艺术家吗?”她也用中文问,很好奇。

    “艺术家?”易胜凯不知自己是哪里像了。

    “你的样子很像啊!”纪采帆打量着他。

    易胜凯抚抚下巴上两星期没刮的杂草,还有未上发蜡的头发,应该是他“日久失修”的外表让他看起来狂野。

    他难得放纵自己不修边幅,通常在公司面对众多员工,他绝对是西装笔挺、一丝不苟,不会允许自己如此。

    不过这只是过渡时期,等他心情好转,他会大幅整修。

    他懒懒地一笑,回视她问:“吹口哨算不算艺术?”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笑起来有点坏、有点懒、迷人又放浪的样子,她的呼吸忽然变得有些急促,她隐藏起自己心跳怦然的感觉。

    她提醒自己,在异国对一个陌生男人有这种感觉是很危险的,虽然同是来自台湾,但他仍是陌生人。

    “你在说笑。”她不同意。

    “我只是来度假的。”他淡淡地说了。

    “是喔……”原来不是艺术家,是她以貌取人了。

    “你也是来度假吗?”易胜凯索性把报纸搁在桌上,和她闲聊。

    “我是来洽公的,不过工作完成了,我可以玩两天再回台湾。”纪采帆已经计划好明天要去普罗旺斯。

    “真悠闲。”

    这时,服务生送来他们的餐点和两张账单。“请慢用。”

    易胜凯端起自己的咖啡喝。

    纪采帆将手中的报纸折好放在桌上,也端起咖啡喝。

    “你都到什么地方玩?”他问。

    “我早上去凡尔赛宫参观,然后就到处走走……巴黎真的好美,你呢?你都到什么地方去参观?”纪采帆不排斥和他交换旅游心得。

    “我……”易胜凯欲言又止。

    他通常晚上到酒吧喝酒,早上睡到自然醒,梳洗后便走到这里看报、喝咖啡,然后回饭店看公司传真来的公文,批示公文后就上网,他的秘书得克服时差,透过网络向他报告公司的事。工作后他会上健身房,然后洗澡……可说是生活在不规律中却又有规律。

    “巴黎我来过很多次了,没什么好玩。”

    “我第一次来,感觉还不错,可是走路好累喔!”纪采帆说完,突然发现自己正在向陌生人喊累,万一他会错意,以为她是耍暧昧向他撒娇那就糗了。

    她极不好意思的拿起自己的那杯舒芙蕾,用小匙子挖起一小口来吃。

    虽说人在国外心情比较放松,但也不能让人家觉得她随便,她不是会乱来的女人。

    她和一般的单身女郎一样经历过几段恋情,她很认真地爱着对方,但是都没有开花结果。她也想找个可以相依一辈子的男人,只是茫茫人海中,她找不到那样的一个人。

    易胜凯早就留意到她说话时轻柔的语气,在她说“好累喔”的时候他突然精神一振,那听起来竟像一声甜甜的撒娇,不会让人难受,而是想再听一次。

    他疯了吗?她是个陌生的女人。

    细看她低头吃东西的秀气模样,当小匙子上柔软的舒芙蕾触碰到她红嫩的唇,他蓦然深吸一口气。

    他真的疯了。

    在遭受刘梅朵的背叛后,他应该更警觉到所有的女人都不可靠,谁能保证眼前这女人不是出门来钓凯子的?

    他应该漠视女人、恨透女人,不应该用欣赏的目光去喂养她们。

    养大了女人的胃口,并没有什么好下场。

    “你住的饭店有按摩服务吗?”他不带情绪地问。

    “我没注意到。”纪采帆再吃一口舒芙蕾,看向他。

    “如果有,可以去按摩,纾解你的疲累。”他给她建议。

    “那很贵吧?”

    “是不便宜。”

    “还是算了,我回饭店泡泡热水澡就好了,我是拿公司的公费出差的,回去要报账,钱钱有限喔!”这是实际状况。

    他喉结迅速上下移动,她又来了,难道她没注意到自己说话的语调加上尾音听来特别诱人吗?

    而他竟抵御不了,让她撒娇般的声音穿透他的心底。

    太疯狂了吧!

    “你是做什么性质的工作?”他阻止不了自己的疯狂,继续和这陌生女人聊天。

    “我是法国线的业务代表。”

    “哦?”他的公司里也有跑法国线的业务,但人员太多他并不是每个都认识。

    “你呢?你是什么行业的?”纪采帆吃完了舒芙蕾,端起咖啡喝,礼尚往来地也问他。

    “你不是说我像艺术家吗?”易胜凯不透露自己是台湾易氏集团的老板。

    纪采帆听得出他在回避她的问题,识趣地没有再问,萍水相逢何必知道太多,只是有缘坐同一桌,大家喝完咖啡、吃完甜点,从此各奔东西,不会再见的。

    她喝完咖啡,放下杯子,拿了自己的账单,有礼的把报纸还给他。“我先走了,谢谢你的报纸,艺术家。”

    易胜凯勾起唇一笑,看着她站起身走向柜台,拿出零钱包付了钱,随后走向河畔,消失在人潮中。

    他默默地收回视线,看向对面的空位,经过方才跟她的一番闲聊后,突然没人跟他交谈,他感到说不出的空虚,百无聊赖地打开报纸……

    “先生,这个位子有人坐吗?我可以跟你坐同一桌吗?”一个身形庞大的金发女子走过来用英语问他。

    易胜凯抬眼看了她满是雀斑的脸,突然顿了一顿,久久才以英语说:“可以。”

    “哈哈,太好了,你听得懂英语,我在这里玩了三天只学会『蹦啾蹦啾』,法语烦死人了。”那金发女子潇洒地大笑,重量级的身躯往椅子上坐了下去,顺手把背着的包包放到地上,招来服务生,用英语加上比手画脚地说:“帮我收走这些,我要点餐,两个重奶酪、一杯咖啡。”

    服务生跟她沟通了下,记下她要的东西,也收走先前纪采帆用过的杯盘。

    易胜凯没有再去理会对面的金发女人,只看着他的报纸,虽然他精通英语、法语,但他并没有帮忙当翻译的热情。

    “可以借你的报纸看吗?”那金发女人问他。

    “这是我私人的。”他头也没抬地说。

    “喔!算了。你是哪一国的观光客啊?”她继续问。

    “某一国。”他不想搭理她的搭讪。

    “你下一站要去哪里?”

    “不知道。”

    金发女人瘪瘪嘴,觉得这人很不友善,还是别多话为妙。

    易胜凯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他刚才不是还想着和陌生人谈话,觉得和陌生人谈话是安全的,怎么此刻全都不一样了?刚才那女人一样是陌生人啊……

    很显然的他给了差别待遇。

    他承认他是视觉动物,刚才那女人带来了感官上的美。

    但美丑都只是外表,骨子里女人都是一丘之貉。

    女人不懂真诚,不会表露自己的本性,她们通常隐藏自己,真实的个性往往教人难以捉摸,专情对她们来说都没用,她们甚至自私的不顾别人的感受。

    这就是他从刘梅朵那里得来的教训。

    他愤恨地合起报纸,拿起桌上的账单起身前去付钱,徒步回饭店,拒绝再被任何女人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