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米乐东洋半子 第八章

东洋半子 第八章

作者:米乐书名:东洋半子类别:言情小说
    卓宥羽看着面前的酒,如果她不喝,她就要被赶出去了吗?

    “我先提醒你,这样的酒,只要喝几口,你可能就会醉了,一整瓶喝完的话,也许会酒精中毒喔。”黑部圣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她会喝下去的感觉。

    “你是隆一少爷的朋友,也就是我卓宥羽的朋友,所以我喝,干杯。”卓宥羽双手抱起酒来。

    西川隆一说话了,“你想清楚了再喝。”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再说如果我醉了,你会带我回家吧!”她的眼神透露出百分百的信任他。

    “随便你!”他不知道自己在闷什么,她要喝就喝随便她。

    卓宥羽拿起酒,才喝第一口,就被太过浓烈的酒给狠狠呛着,轻咳了好几下,喉间处感到非常灼热。

    “把酒放下,你出去。”西川隆一说道。

    “不要,我想跟你的朋友成为朋友。”说完,卓宥羽决定豁出去了,把酒当中药,憋着气咕噜咕噜喝下肚。

    黑部圣也简直要拍手叫好了。“看不出她这么倔,还以为她很娇弱呢,可以从保护小蚂蚁升级为保护小猫了。”

    卓宥羽小口小口的吞着酒,只觉得喉咙像是要烧起来似的,可是她不能放弃,因为她想要多了解西川隆一,所以他的朋友也就是她卓宥羽的朋友。

    忽地,她的酒被他一把抢了过去。

    “干么……抢我的酒……”不只喉咙,连脸颊还有脑袋都觉得好热。

    “够了,不要再喝了!”西川隆一将她喝了三分之一的那瓶酒直接丢进垃圾桶。

    “隆一,那瓶酒二十万耶,太浪费了。”嘴上虽然这样说,但黑部圣也脸上倒是挂着别有兴味的笑容。

    “我的酒……”头好昏喔,卓宥羽无力地整个上身趴在西川隆一的腿上。

    “明明就完全没有酒量,逞什么强。”他拉过她的手,将她身体调了下位置,让她可以好好靠在他腿上睡觉。

    黑部圣也看得啧啧称奇,第一次发现原来好友是这么“温柔”的男人。

    好友突然带一个女人来,他虽好奇,但懒得问,直接放一瓶酒,瞧,这不就把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看得一清二楚?绝对有暧昧,哈哈。

    “隆一,她看起来像是完全醉了,要不要我让人把她抱去隔壁房间休息?”

    “不用了,就让她在这里睡。”西川隆一说着,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盖在她身上,大手忍不住地揉了揉她的短发。

    “隆一,她是你女朋友?”所以今天是专程带来给他认识的?

    “不是,她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一点关系也没有?黑部圣也差点跟着昏过去,真想拿面镜子给好友看,让他看看自己此刻深情专注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个大情圣呢。

    “好了,不是说有资料要给我?”西川隆一将视线从卓宥羽身上收回,没有忘记自己今天是来谈正事的。

    他和黑部圣也从十四岁认识到现在,已经十六个年头了,当初他们可能都没想过彼此会成为好友。

    记得当时的他,对黑道大哥的儿子很不以为然,当然,圣也也相当不屑他,互看不顺眼的结果就是用武力来定胜负,最后他们决定打一场架,只能说那是个年少叛逆的时期。

    他以为圣也应该会带许多手下或保镳,他早就豁出去了,但圣也却是单枪匹马前来赴约;而圣也则以为他这种每天拿花的贵公子,应该是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但没想到他还挺能打的,最后两人成为好朋友。

    其实那个时候的他,被现实状况给压得快喘不过气来,但打完架之后,不知为何激起他的不服输,他决定面对现实、突破困境,无论如何,他都会设法不让西川家倒下,而圣也那个时候母亲刚去世,他犹豫要不要离开山口组,最后他决定留下来,因为他说,没有什么地方比山口组天天尔虞我诈、机关算尽包有趣的了,那场架可说是两人人生的转捩点。

    黑部圣也也不再挖八卦,正色的谈正经事,他拿出一份资料。

    “这是我让底下的人去调查的结果,你拿去看吧!”他和隆一合作经营的投资顾问公司做得有声有色,信誉很好,有间英国公司想跟他们公司合作,知道他们打算在海外成立分公司,因此想投资,这个时候,当然要去清楚了解对方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

    西川隆一专注地看着资料。

    之后两人讨论分公司的事,直到十点半才离开。

    当西川隆一开车回到家,等门的松尾明彦立刻迎上前来。

    “少爷,您回来了。”松尾明彦今年二十六岁,身材微胖,长得憨厚老实,他从小在西川家长大,高中毕业后没有升学,直接在西川家工作,他说以后会接任他父亲管家的位置,继续服侍少爷。

    “大家都休息了?”

    “是,不过纱英小姐在等您回来。”松尾明彦回答,然后看见卓宥羽躺在车子后座。“小羽她睡着了吗?”

    “隆一,你们还真晚回来,大家都在猜你该不会是跟小羽约会去了吧?”高桥纱英这时也从屋内走出来,半开着玩笑地走到车子旁边,“咦,小羽睡着了?我来把她叫起来。”

    “不用叫醒她,我直接抱她进去。”西川隆一小心翼翼的将卓宥羽从车子里抱出来。“明彦,帮我把车子里的东西拿去我房间。”

    “是,少爷。”

    西川隆一抱着卓宥羽,直直走过高桥纱英身旁,往屋里走去。

    当他将卓宥羽抱回她的房间,安顿好后走出来,立即看见高桥纱英站在门口等他。

    “隆一,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见他没有反应,她苦笑。“我们是朋友不是吗?连给我这个多年的老朋友一点时间都不肯吗?”

    “你说吧。”

    “在这里谈?”高桥纱英叹口气,走了过去。“隆一,你对我的态度可以不要这么陌生吗?就算不念在我们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至少我们还曾经是情侣不是吗?”

    “你要谈的是这个?恕我不奉陪。”

    “等一下。”见他要离开,她握住了他的手。“公司有意派我留驻在日本工作,你觉得呢?”

    “那是你的事,自己做决定,不要问我。”西川隆一收回自己的手。

    面对他的冷淡,高桥纱英觉得很受伤。“隆一,你是真的不知道这两年来我为什么每到日本出差就来借住你们家吗?你真的要这样无视于我的存在,以及我对你的示好吗?”

    西川隆一看着她,“我们早在八百年前就分手了。”

    “如果我说我后悔了,想跟你复合呢?”她从不会这么跟人低头说话,但是为了她喜欢的男人,她愿意。“你不是说过,我的个性很适合做你们西川家的媳妇吗?”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不想再提,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只想跟你说,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决定,想怎么做都随你,但是,我不可能跟你复合,这辈子都不可能。”

    高桥纱英觉得心很痛,他怎么可以对她说出这么重的话,一辈子都不可能?“隆一,你不觉得你这么说很伤人?当时的我,只是因为太年轻,有些任性,所以才会威胁似的假装提出要跟你分手,结果你居然连思考一下都没有就点头,你说我能不生气吗?彷佛我在你心中一点份量都没有,甚至在那之后,我要去美国了,你连挽留我一下都没有。”

    她爱隆一,从小就爱他,想着长大后做他的新娘,因此当两人谈恋爱,她希望隆一可以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但他没有,而且她只是小小任性威胁他说要分手,却弄假成真,他们真的分手了,可是她还爱他,就算去美国这么多年,她始终无法把他放下,因此她回来了,然后主动示好,但两年过去了,他们似乎真的只是朋友了。

    “你说完了?那我走了。”

    “隆一,你爱上那个台湾女孩了吗?”这次回来,她明显感觉到他对她的态度比以往还要冷淡,是因为卓宥羽的关系吗?

    西川隆一停下脚步,“我跟你的事,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怎么可以也爱上台湾女孩,你忘了你母亲……”

    “够了!斑桥纱英,你不要再说下去了,不然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当!”西川隆一真的动了火气,愤怒的说完后,他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高桥纱英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他生气,她也生气,怎么?他就那么喜欢卓宥羽吗?喜欢到可以忘记他母亲的事,然后爱上她?

    对他的感情,她放不下,真的好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