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飞花醉月 第 九 章

作者:雪雁类别:武侠小说

李媚虹武功高人一等,道人那拂尘虽只是轻轻一拂,她已听出风声,而且不用回头,就知那拂尘已飞出几条玄丝,潜刺她和金不屈的穴道。

想那拂尘丝是极细微之物,那老道竟能轻轻一拂,就射出几条,当作刺穴的飞针使用,这真是防不胜防。

李媚虹带着金不屈,身形一闪,飘出数尺!

嘶嘶………

一阵轻响,十几缕玄丝竟然刺入一棵花树之上,若非是李媚虹早有防备,几乎着了他的暗算。

但这道士露出这手工夫,令场中诸人大惊不已!

他这玄丝伤人功夫,虽然还不及飞花摘叶,伤人立死的功夫,但他的非凡功力,却是场中四位高手望尘莫及的。

李媚虹娇声道:“金小弟,快谢师父放行!”

她知道像这等异人,一击不中,那就再也不能与一个末学后进,是自己徒弟身份的一个顽童为难。

金不屈也真机灵,虽然他不明用意,却仍是恭恭敬敬的作了一揖,说道:“多谢师父放行!”

紫黄袍道士面色铁青,冷冷的道:“从今之后,你我再无师徒名份,你好自去吧!’

那声音直刺入金不屈的耳鼓,金不屈心头一震,险险跌倒地上,突然他觉得身上微微发热。

哭丧着脸,金不屈道:“秋少爷,我又快要肚痛了。”

李媚虹转过身,只见那紫黄袍道士,正眼瞪瞪的盯着自己。

发出一种极难听的声音,紫黄袍道士道:“好本事,好本事,你师父是谁?说出来让道爷好去请教!”

唇角一撇,李媚虹道:“我师父早已作古了。目前四人只有她还有师父,乃是红心帮主‘仁慈圣母’陆暖尘。”

说着,李媚虹手指着西门玉兰。

目睹李媚虹要将这事推在西门玉兰身上,心中有些不平,谭湘青庄重的道:“李姑娘,你怎么说出这话?”

冷哼一声,李媚虹道:“谭盟主,你问她自己好了。”

突然掩面轻泣,西门玉兰转头狂奔。

那知紫黄袍道士,冷声一笑道:“既然如此,她就给我留下。”

他手中拂尘轻拂,西门玉兰只觉双腿上十几处穴道,同时发麻,好像给许多蚂蚁叮了一口似的,立刻软瘫地上。

“铁指玉扇”谭湘青,一时真不知他们的内情,他想不到秋枫为何会这等不近人情,任随一个弱女子被人欺负。

秋枫虽然心内极为痛恨西门玉兰,但此刻见她受创道人拂尘之下,心内真有点过意不去,因为这是失去侠义行为。

他此刻内心自语自问,不知作何措施,突然抬眼向西门玉兰望去!

只见西门玉兰缓缓翻个身坐了起来,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垂挂在女敕红的玉颊上。

她那双美眸注视着秋枫,樱口微启,但却欲言又止,代替的是无尽的泪水。

“铁指玉扇”谭湘青,缓步向西门玉兰走来。

突然一阵微风轻响,紫黄袍道人已由三丈外飘了过来,冷冷道:“你小子再迫近她一步,连你也得留在此地了。”

谭湘青听得心头大怒,不禁仰天一阵呵呵长笑……声音高吭而清,好像一把剑刺入石林之中,碰着石壁,发出金属之声。

脸色怒地一沉,拂尘一举,紫黄袍道人冷冷道:“原来你还有一点修为,道爷几乎走了眼。’

谭湘青乃是白道江湖武林的盟主,他一生从没被人这样轻蔑过,而他为人涵养极深,向来不轻易动怒。

他这一怒极而笑,功力深厚已极。

秋枫深觉他的功力,并不弱於杨环。

笑罢,仍是气定神闲,谭湘青微笑道:“阁下这等气势凌人,几乎不将整个江湖武林中人看在眼内,谅你定是一位空前绝后的成名人物,敬请道出名号,让我这井底之蛙见识见识。’

谭湘青的话,深含着讥笑、不耻之意。

怒哼了一声,紫黄袍道人道:“凭你这一番话,道爷非留下你不可了,你还不把兵刃亮出,等待个鸟。”

“铁指玉扇’谭湘青沉着的道:“我在这-,不会逃跑,你要留我,不进招还待何时?

勃然大怒,紫黄袍道人道:“好,你不肯亮出兵刃,那是你自己寻死,那可怨不得道爷!”

话落,拂尘一举,也不见他作势纵跃,身子竟突然移前丈许,呼的一声,那只拂尘已迎面拂到!

要知紫黄袍道人这拂尘一拂,看似寻常,其实却含着两种不同的劲道。

一是阳刚之力,那拂尘聚在一起,形如铁笔,呼呼挟风,若击敌不到,一到面前尘尾立即散开,化成阴柔之劲,千丝万缕,齐刺敌人穴道,任是如何高手,也难防备。

紫黄袍道人昔年打败多少成名高手,都是在他出手第一招之下便败了。

谭湘青知他这轻拂一招之中,隐藏着厉害的杀手,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招架,竟然凝立不动。

紫黄袍道人喝道:“你小子真个找死?”

这时拂尘已是迎面散开,千丝万缕,一齐罩下。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谭湘青突然运聚本身纯元真气,张口一吹,尘尾飘飘,有如柳絮随风,都拂荡了开去。

本来紫黄袍道人的功力,要远比谭湘青为高。

但因他太过狂傲,只用了一半力量,而谭湘青见势危急,潜神蓄力,用出绝高的“吹云劲”上乘内功。

此消彼长,所以紫黄袍道人这一记绝招,竟是伤他不得。

但谭湘青施出这极耗真元的“吹云劲”内功后,突然脸色一片惨白。

紫黄袍道人见谭湘青能够破去这一招,怔了一怔,拂尘一转,全用了阳刚之力,那千根玄丝,根根竖起,都似利针一样,下刺咽喉,上刺双目。

谭湘青见他手中拂尘使得如此出神入化,不禁骇然!

说时迟,那时快!

几乎就在同一瞬间,只见寒光一闪,矫若游龙,秋枫已经直飘过来,喝道:“谭盟主,让我来接他一招!’

紫黄袍道人料不到秋枫出矛如此之快!

见他森寒的短矛,发出凌厉的矛气,紫黄袍道人深怕矛锋割断他的拂尘,只得硬把那阳刚之劲撤了回来。

秋枫一招未尽,第二招又已杀出,但见他矛锋一颤,银光乱洒,端的是势挟风雷。

哇哇乱叫,紫黄袍道人喝道:“好小子!你能接我三尘,算你命大。你得再自不量力……”

话落,移形换步,尘尾一拂,将秋枫矛势解开。

紫黄袍道人的拂尘招数确是怪异非凡!

秋枫这两招矛势,何等威力,看来已迫得他由攻转守,那知就在这一转眼间,但见紫黄袍道人拂尘起处,已疾奔异位,转过乾方直缠手腕。

秋枫只觉右腕一紧,手中短矛竟被紫黄袍道人拂尘卷上半空,玄丝飞散,乘隙而入,戮刺秋枫胸部数处穴道。

秋枫短矛被卷月兑手,心头大惊,拂尘玄丝已经如电般戮刺胸部,百忙中右掌急拍而出,猛抓紫黄袍道人拂柄。

紫黄袍道人,“咦”的一声,拂尘一转,反手又拂向秋枫胸前各部要害,但这次尘丝却是轻飘飘,犹如春风拂柳。

秋枫大喝一声,左掌猛向拂丝拂去,右手已诡奥至极的按了出去!

人影飘闪,紫黄袍道人已经跃退数尺,冷冷的道:“这两招三脚猫的功夫,是谁教你的?’

两人这几下交手,快如电光石火!

旁观的人都不知他们是如何出招变式。

原来秋枫连破他两招拂尘,乃是施出残人愚那两招武功,竟然逼得紫黄袍道人攻招失灵,半途撤招退回。

浓眉微竖,神情傲然,秋枫冷冷的答道:“你要问可以,但要疗好他们二人的伤势。”

炳哈怪笑两声,紫黄袍道人脸色一沉,冷冷道:“天下的武功,就只有那一脉武技堪称诡异,远胜过老朽的武技,你好好说出是谁教你的,我便让你小子活着离开此地。’

不屑地,李媚虹道:“身为一个武林前辈,言若泰山,怎么还出尔反尔,如果这样传出江湖武林,我看你还有何脸面行踪江湖?”

被李媚虹一阵冷嘲热讽,紫黄袍道人心中气极,冷哼一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说道爷无耻。”

说话中,紫黄袍道人拂尘一拂,数十缕冷劲猛然袭向李媚虹要害。

秋枫冷喝一声,身子猛欺过来,一掌如电拍出!

一股排天狂-,威猛无俦卷向紫黄袍道人。

他这种惊人的掌功,也令紫黄袍道人内心微惊,拂向李媚虹的拂尘逼得只好撤招,反腕一转,迎拂秋枫掌劲。

“波波”的一声轻响,紫黄袍道人的拂尘,被秋枫内劲震得往后飞扬,显然这一招硬接,他是落了下风。

紫黄袍道人这一惊非同小可,自己这一麈已经用出了六成劲力,但仍然抵不住他一掌劲力。

此人年纪轻轻,竟有这等功力,若再过十年,自己定然敌不过他,此人不除后患无穷……想至此处,他杀心陡起!

紫黄袍道人一声大喝,整个身子飞了起来,倒转拂尘,凌空下击。

这一下猝然施出的毒手,势道极是骇人,拂尘与铁掌一齐施用,拂尘拂穴,铁掌击胸,竟都是用了十成力道。

紫黄袍道人的拂尘铁掌,凌空击下,速度极快,周围三丈之内,全被他的威力所笼罩,秋枫想要月兑身,已无法施为了。

秋枫见势不好,要躲拂尘却逃不过铁掌,想逃去铁掌就无法躲过拂尘,於是拼着挨他一掌,急转身躯闪过拂尘,将背心迎了上去。

就在秋枫性命悬於俄顷之际,突然四五丈开外,卷来一轮沙石,势子凌厉劲急,发出锐啸声响!

这绝不是平常风沙,只见那轮沙石,却是凝聚着向半空中的紫黄袍道人击去,有如长了眼睛一般。

紫黄袍道人打了一个寒颤,掌势稍偏。

秋枫反应何等快捷,立刻飞身掠开。

紫黄袍道人也飞出三丈以外,叫道:“何方小子,敢施暗算?”他语言未毕,一轮风沙,突又向他卷到!

秋枫掠开后,凝神看去,只见救助自己的人,是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人,满脸红光,笑容可掬。

白发老人到底是多大年纪却令人不易推测。

不知何时,这白发老人坐在五丈开外的石阵旁边。

白发老人听了紫黄袍道人喝叫声,一拂袖子站了起来,但见地上一些尘土却在他一挥之间,又向紫黄袍道人打去。

秋枫、李媚虹、谭湘青、西门玉兰,他们看得大惊不已,这白发老人武功竟然如此高绝,居然一挥袖间,竟能带动地上的尘沙打人!

炳哈一阵大笑,白发老人第二道尘沙挥出后,道:“一尘牛鼻子,咱们已经将近三十年没有见面了,没想到你这牛鼻子专是欺负这些后辈浑小子,哈哈……”

“铁指玉扇”谭湘青行踪江湖较久,见多识广,他听闻白发老人叫紫黄袍道人为”尘牛鼻子,猛然地想起一位武林奇人来。

他心中大惊不已,没想到这道人竟是二十九年前,名震天下江湖武林七圣:“剑圣、毒圣、掌圣、佛圣、童圣、医圣、邪圣”中的“邪圣”一尘道人。

江湖武林盛传七圣曾经在二十九年前,会聚九宫山为争夺一部武林奇书“残阴十七式”,中了毒圣的诡谋,七圣全部相继身死。

万没想到在二十余年后的今天,七圣的“邪圣”会隐居在此谷中。

“邪圣”一尘道人左手拂落击来的那轮沙尘,看清了白发老人,不由脸色骤变,随即冷森森一笑,骂道:“好啊!原来是你这个老不死的!”-

声中,人已如鬼魅般蓦欺过去!

白发老人双袖拂动,一轮尘沙又卷向“邪圣”一尘道人。

一尘道人纵去的式子劲急,此刻他想要转身闪避,已经来不及了,他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白发老人大乐,衣袖挥得更加起劲,只扰得一尘道人周围三丈尘土飞扬,迷迷茫茫,令他眼睛迷了视线。

突听白发老人尖声怪气的道:“一尘牛鼻子,老夫要失陪了。”

身形一闪,白发老人手足并用,恍似猿猴般的揉升上那笔直如笋的石峰,逃出外面。

“邪圣”一尘道人纵身飞出尘沙,但白发老人已经逃出石峰,直气得嘿嘿连声冷笑,转变成哈哈的狂笑。

笑声刺耳惊心!

秋枫等人听得气血波动,赶忙施展轻功,迅快退出石阵。

出了阵外,不敢稍作停留,谭湘青轻扶着西门玉兰,李媚虹也挽着金不屈,怏步疾奔。

正行间,忽听金不屈叫了一声:“哎哟!”

回过头来,李媚虹问道:“小表头,作什么?”

蹲在地上,捧着肚皮,金不屈道:“肚子痛!”

秋枫替他把脉,却丝毫不见病象。

金不屈这时抱着肚子轻声,状似痛苦万分。

谭湘青轻轻扶着西门玉兰席地而坐,过来替金不屈把脉,他略通医理,过了好一会,面上越来越现惊讶的神色。

秋枫问道:“谭盟主,小表头是什么病症?”

谭湘青不答话,忽然骈起双指,倏向他胸口的“玄机穴”点去。这是人身死穴之一,李媚虹大骇!

她将要出手阻止,只听金不屈嘻嘻一笑,叫道:“好痒,好痒!我就是怕痒,谭相公,我不和你闹。嘻嘻……”

谭湘青沉声道:“肚子还痛不痛?”

金不屈道:“咦!奇怪,一痒就不痛了。”

谭湘青微微一笑,伸出双指,轻轻在他肩上一弹。

李媚虹站在旁边,看得真切,这正是“通海穴”的所在,按摩这个地方,可以舒筋活血。

平时武林中人,若被敌人点了其他穴道,一时不知解穴之法,就请人点他的“通海”穴使血脉流通,纵不能解,亦可延长时刻。

所以点这个穴道,是有益无害。

不料谭湘青只是那么轻轻的一弹,金不屈又捧月复叫道:“哎哟,好痛,好痛!’

谭湘青急忙伸指,又在他小肮上的“志堂穴”一戮。

这“志堂穴”,也是人体身上九处死穴之一。

那知谭湘青一指戮下,金不屈杀猪也似的尖叫一声,呼道:“痛死我也,哎哟!痛死我!”

双眉紧皱,谭湘青说道:“不知‘邪圣’向他弄了什么手脚,通常肚痛只要戮‘通海’,‘志堂’两穴,便是肚痛没好也会稍减。”

怔一怔,李媚虹惊恐的道:“怎么?那鬼道人是七圣中的‘邪圣’!”

谭湘青点点头。

秋枫与李媚虹不禁面面相觑。

要知武林“七圣”,昔年在江湖中名头是如何的响亮!

纵然“七圣”是四十多年前的老一辈,但当今武林各派传授弟子时,免不了都会提起这上代武林七位奇人圣士。

但听金不屈哼道:“秋少爷,我还是回去当老家伙的徒弟罢,不然我这条小命保不住了

窘迫的搓手,秋枫轻轻叹道:“你回去,他若打死你呢?’

金不屈道:“这样疼痛的折磨而死,不如给他杀死的好。哎哟……我想不会,只要我答应当他徒弟……”

秋枫道:“好,那么我送你回去!’

金不屈道:“不要不要!你若是去了,可能又会惹恼了他,我自己去就好了。秋少爷,李小姐,多谢你们……”

话落,金不屈转头又向那谷中奔去!

此情此景,人何以堪?

秋枫双眼呆呆望着金不屈的影子,他内心有种说不出的伤感,他感到这可怜的孩子,此番回去,可能命丧黄泉。

因为“邪圣’乃是一个极为阴残的人,如果他不谅解金不屈,当然金不屈不会有命在了。

蓦地-一个声音,叫道:“兰妹,原来你在这-……”

秋枫闻声回头望去,只见一个青衣书生,由二十余丈以外山谷中,急奔而来,此人正是杨环。

奔至西门玉兰身畔,杨环惊声道:“兰妹,你……是谁伤了你?”

惨然一笑,内含有多少悲哀,西门玉兰道:“伤我之人,你武功不如他。”

听得胸头一阵血气翻涌,杨环做梦也想不到她会当众说这种话刺伤自己,突然仰脸一声长啸!

啸如龙吟,划破长空,悠长清越,如金击玉,那啸声并不尖锐刺耳,但当场几位都听得心头一震。

啸声甫毕,远方突传来一声厉啸,一条人影如电掣般疾驰过来。

见了此人,西门玉兰呼声道:“莫坛主,你好!”

只见来人是位身材雄伟高大,威风凛凛,环眉巨目的中年人。

这人是谁?

他就是红心帮,武功仅次於陆暖尘的东方旗坛主“摘天星”莫元合。

他见了受伤的西门玉兰,横眉又竖眼的问道:“玉兰,是什么人将你伤成这样?”

蓦然——

杨环一声大喝道:“小子,你慢走!”

原来这时秋枫转身欲去。

他不管杨环的喝声,仍然缓步向前走去!

突然撤出长剑,杨环纵身一跃,剑如电奔,一招“笑指天南”,直向秋枫背后攻去!

他出手快如闪光一瞥。

忽闻李媚虹冷笑一声,双肩微一晃动,人已拦到秋枫背后,左掌一迎硬向长剑迎去,右掌呼的平推而出。

杨环喝道:“你要找死么?”

语昔甫落,接着响起秋枫冷冷的声音道:“只怕未必见得!”

陡然一个旋身,不见他移步跨足,倏忽间已到了李媚虹左面,左手腕下沉,食中两指疾袭杨环右腕脉门要穴。

三个人发动都够快,快得使人看不清楚谁先谁后。

杨环只觉秋枫点来两指,带着一股尖风,心知他一点之势,已贯注了内家真力,力能贯穿金石。自己虽然已运集真气,只怕也承受不起。

心念一动,右剑倏然撤回。

那知李媚虹俏生生的一掌,已经拍到胸前。

这一下奇快,杨环闪避不及,只得左肩运气硬接。

李媚虹急落的右掌,拍在他左肩上,只觉如击在坚冰硬铁上面一般,而且一股弹力直震得手腕往外抛滑出去。

一声闷哼,杨环睑色一阵苍白,后退三四步。

但闻“摘天星”莫元合一声低吼,右掌呼的劈出一股凌厉掌风,遥遥向李媚虹撞去,随着身子一闪,已欺到秋枫跟前,左掌一沉一送,逼击秋枫前胸。

秋枫早已有准备,莫元合一发动攻势,他人却借势欺进半步,右掌“铁骑突出”,五指半屈半伸,疾扣莫元合逼击过来的左掌。

同时他左掌却向斜侧拨出,莫元合击向李媚虹的狂-,忽被秋枫拨出的力道,滑在一边。

那股威猛无俦的狂-,被拨滑一侧,向李媚虹和杨环中间击过,震飘起两人衣袂。

秋枫左手拨开击向李媚虹的劈空掌风的同时,右手也逼退了莫元合击向自己的掌势。

秋枫右脚紧随飞起一招“魁星踢斗”,击向莫元合小肮,右拳左掌,随后攻出。

三着并进,迅如电火,而且又都是指攻“摘天星”莫元合的要害,逼得他只得向后一跃退出七尺。

“摘天星”莫元合冷笑一声,一退又进,掌指齐施,瞬息间,攻出三指,劈出五掌。

他这一抡急攻,抢尽先机,而且掌势凌厉惊人,迫得秋枫无法还手,给莫元合的掌力迫得步步后退。

西门玉兰深知“摘天星”莫元合武功奇高,尤其掌力最是雄浑,纵然秋枫武学渊博,恐怕也接不了他二十招。

当下出声叫道:“莫坛主,你且住手,他曾救过我一命。”

“摘天星”莫元合虽然是占在上风抢攻,但他见秋枫拆解招式,气定神闲,而且暗蕴惊人潜力,心中也是暗惊。

闻听西门玉兰叫声,他只得收招后退五步,回头问道:“玉兰,这小子是那一条道上的?’

被问怔了一怔,西门玉兰道:“他是……是秋枫,江湖武林后起之秀。”

听得-火中烧,冷哼一声,杨环道:“莫坛主,这兔崽子是武林叛徒孙先矶之徒,且莫放过他,陆帮主曾经三番两次要杀他,总被他溜掉。”

西门玉兰凄声道:“杨哥,你……你且不要惹他……”

被她叫得心头一震,杨环回头道:“他当真救过你?”

“铁指玉扇”谭湘青走了过来,道:“杨兄,西门姑娘乃是被‘邪圣’一尘道人所伤……”

“摘天星”莫元合道:“怎么?你说武林七圣的‘邪圣’一尘道人!”

谭湘青点点头道:“没想到‘邪圣’还活在江湖武林,他就在那石峰谷下。”

在他们说话时,秋枫和李媚虹已经走出二十余丈。

李媚虹恨声道:“他们都将我们视作妖魔邪派的人,哼哼!什么是正?是邪?其实号称正派之士,却全是一些盗世欺名,假仁伪善之辈。”

虎目含泪,秋枫问道:“李姑娘,你能够告诉我,关於我师父在江湖武林所作所为的事?”

善和恶,只是我们把一件东西,和另一件东西相比较时的思维感触。

比如音乐对於忧郁的人是善的,对於悲伤的人便是恶的,而对於一个聋子便无所谓善和恶。

秋枫不是聋子,但他却不知自己恩师是善,抑或是恶,所以,他要向李媚虹求问恩师昔日的作为,然后自己加以判断是恶?是善?

怔了怔,李媚虹喟然叹道:“令师昔日事迹我不大清楚,唉!但一个流着泪忏悔的罪人,在天上所得到的快乐,比一百个穿白衣的善人,还更加能够蒙上天的喜爱。”

李媚虹这一番话,具有深刻的含意。

她分明是说:令师纵然昔日行恶,但他临死却知道忏侮,在天仍是快乐的,较之一些行恶者,在美德的阴影伪装下欺骗人,不知要好上几十倍了。

秋枫听得呆了一呆。

转头向他嫣然一笑,李媚虹又说道:“秋大哥,其实善恶的区别,不在於身分的贵贱,一切品行在其本身,不在地位的高低。

如有人要审判一个不忠诚的妻子,先也拿天秤来一秤她丈夫的心,拿尺来量一量他的灵魂。

如有人要以正义之名,砍伐一棵恶树,也要先察看树根,他一定能看出那好的与坏的,能结实的与不能结实的树根,都在大地沉默的心中,纠结在一处。

当你与自己合一的时候便是善。

当你努力地要牺牲自己的时候便是善。

当你在言谈中,完全清醒的时候,你是善的。当你勇敢地走向目标的时候,你也是善的

聆听后,秋枫轻然一叹,道:“李姑娘,真有你的,今日听你这一番话,令我茅塞顿开。我曾经受过苦,曾经失望过,也曾经体会过死亡,於是我以为我生在这伟大的世界-为乐。’

轻轻嗯了一声,李媚虹道:“但我觉得世上的欢乐是欺诈的!它们许诺多於付出,在找寻它时使我们烦恼!当拥有它时不能使我们满足,在失去它时使我们失望。”

点点头,秋枫叹道:“其实快乐就是人们从较不圆满的境地走向较圆满境地的过程。悲伤就是人们从较圆满的境地走向较不圆满的境地的过程。

快乐并不是圆满境地本身。

假如一个人生来就具有他自己所要走向的圆满境地,那么即使他具有圆满境地也不会有快乐的感觉了。

悲伤也不存在於较不圆满境地的本身,因为只要人们还具有某种圆满时,便不可能悲伤。’

颔颔首,李媚虹道:“秋大哥见解甚是,痛苦舆欢乐,像光明舆黑暗,互相交替,只有知道怎样使自己适应它,并能聪敏地逢凶化吉的人,才懂得怎样生活。”

秋枫与李媚虹二日来相处,无形中他们二人的感情无时无刻不在增长,李媚虹芳心有着说不出的欣喜。

二人走了一阵子,

秋佩突然问道:“李姑娘,你当今欲去何处?”

心头一惊,李媚虹幽幽叹道:“茫茫尘海,无亲无故,我欲去何处?敢问秋大哥要去那里?”

秋枫微哂道:“自己恩师惨然离世,天下如此之大,我也是孑然一身,此刻境遇跟李姑娘极为相似,但愿我尘事一了,归隐深山……”

突然停下脚步,李媚虹双目射出万缕柔情,凝注在秋枫脸上,娇声道:“秋大哥,我们到最遥远的天边去,我愿与你终身厮守。”

秋枫看到她眼-,一片柔情,流露出梦幻般的光芒。

摇摇头,轻然一叹,秋枫道:“现在还不行,我身负恩师重任。”

轻移娇躯偎入秋枫怀中,李媚虹轻声道:“秋大哥,我等你,永远的等你……”

秋枫伸出臂膀围拥着地。

李媚虹轻掠云鬓,把头靠在他肩膀上。

这时丽日中天,深山幽谷,四下没有半点人声,也没有半点人影,这寂静广大的地面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好像这宇宙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他们的心-,并没有那种被世界摒弃的感觉,却像是这个广大不变的宇宙,只为了他们而存在。

他们都欣幸此刻不必被别的事物所扰,两人心头隐隐跳动着幸福之感。

李媚虹那双黑白分明的丽眼,慢慢地移动着,终於落在他的面上,两个人的眼光彼此接触着。

他们在探索对方心底的秘密,并且流露出各自心中满溢的情绪!

李媚虹低声道:“枫哥!到那个时候,我们到山明水秀的南方去,用那七彩灿烂的岚瘴,织成最美丽的渔网!

或者我们到北方大漠去,每天骑着巨大的骆驼,万里奔驰,倦了,我们住在圆圆的蒙古包-……”

秋枫的嘴唇,缓慢地温柔地落在她柔软的嘴唇上,把她的话掩住了!

他们都深深沉没在幸福的河流-!

虽则也许仅是短暂的时间,但美妙的一刻,却可以凭着记忆而永远存在,直到生命结东之时。

秋枫拾起了头。

李媚虹却把面宠埋在他的胸膛裹。

饼了许久,秋枫问道:“虹妹,你怎么会偷我杀人指?”

娇声滴滴,李媚虹道:“是情爱的媒介……”

她向怀中探索要找出那杀人指来,突然惊啊了一声,挣月兑秋枫的怀抱,急道:“那枚杀人指丢了!”

睑色骤变,秋枫道:“怎么?杀人指丢了?”

看到他的脸容,李媚虹芳心泛上一股寒意,她觉得这枚杀人指丢了,可能导致两人感情的破裂。

她脑海-如电般的转着!

她要想出那枚杀人指在何时何地失落的。

突然睑上泛出一股惊异之色,李媚虹叫道:“是他,金不屈。”叫声中,李媚虹如电也似的直奔而去。

只见李媚虹的身形,快逾闪电,眨眼间已隐入前面峰谷。

她那-听得到秋枫的叫声。

秋枫急速展开身形赶去。

忽然听得前面谷内,有人大声叫道:“我说过不去就是不去,你们软请硬邀,都是无用。”

武侠屋扫描heart78523OCR武侠屋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