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金鹰 第三十章

作者:雪雁书名:金鹰类别:武侠小说

这是风伦大闹大难滩后的第三天,二三十个武林高手结队向大难滩前进,包括漠南金沙门,崆峒,武当……

仇摩和乔家兄妹带着慕小真也向大难滩前进……另外?还有的就是白鹤和慕天雕了。

他两个在飞沙走石中奔有,远看上去,就如两个微小的黑粒在滚动,忽然,他们停在一块擎天石前,那石上龙飞蛇舞地刻着三个大字:“玄矶石”。

他雨个停在石下,白鹤道长道:“雕儿,此去大难滩大约八九百里之遥,我们的目标是哈木通和天全教主,这里有两条路可达谷畔……”

慕天鹏望了望一左一右的雨条路,微微点了点头。

白鹤道长道:“为了节省人力和增加碰上他们的机会,我们从这里分头而有,在此会合——”

说到这里他得意地笑了笑道:“反正你无论碰上谁我都放心,便是碰上哈木通,你也可胜他的……哈……”

慕天雕道:“师父,这里距大难滩如此之远,去一赵总要一日半到两日,为什么不拣一个近一点地方会合?”

白鹤道:“只有此地是两条路的交点啊,否则咱们如何分头有事?”

慕天雕点了点头。

白鹤望着他微微笑了一笑,慕天雕期期艾艾地道:“师父——”

白鹤道:“有事么?雕儿——”

慕天雕道:“我若碰上了他们,我恐怕忍不住……”

白鹤明白他的意思,他大笑道:“你放心干,碰上也们其中任何一人,你都可以放心干,哈,你绝输不了,不过若是碰上他们两个,你便千万不可意气用事”

慕天雕道:“那我便怎么办?”

白鹤道:“傻孩子,往回跑呀,来碰我的头。”

慕天雕点了点头。

白鹤道:“好,咱们动身罢,无论碰得上碰不上,都以此石会合。”

慕天雕应声好。

白鹤叫声:“雕儿凡事小心”话落,身形一跃而起,几个起落便在二十丈外。慕天雕一直看到他的身形全没,才动身起程。

时间是风伦大闹大难滩后的第六天。这时候,沙滩中心孤峰上的石缝中,百蛊珠已经开始发作了……

慕天雕费了三日,往返了大难滩一次,但他什么也没有碰到,现在他又回到那擎天昂然而立的“玄矶石一边来了。

他爬上石头,四面-望,没有师父的影子。

“难道师父遇上他们了?”他仔细盘算了一会儿,他想以师父的老练,若是同时碰上了哈木通师徒,他绝不会恋战的,至于若是碰着其中之一,那——

“可不要我担心。”他轻松地微笑了一下。

恢复神功后的白鹤道长,真已到了神人般的境界,慕天雕深知而且深信。

“反正说好在这里等的,我便等等罢。”于是他坐在石上,望着天空的红云。

忽然,“叹”一声轻响,慕天鹏机警地翻身躲在石后,过了一会,一条人影出现在十多丈外的另一石尖上。

那人四面张笔了一下,转过身来,慕天雕看见他脸上的蒙面中:“天全教主”他奋然大巩。

那人似乎没有料到这地方还有别人,他如飞地向慕天雕这边看来——“慕天雕,你?”他骇然大叫。

慕天雕傲然地答道:“不错,我没有死!”

天全教主虽然显示出无比的骇然,但是迅速地他又克制住自己,他哈哈大笑道:“慕兄,咱们久违了!”

慕天雕愤怒的哼了一声,虽是哼的一声,但是那声晋宛如有形之物,在天全教主的耳膜上有如重重的一锤。

天全教主吃了一惊,但他想到服过灵芝草后的自己,功力增进极多,他暗自哈哈冷笑道:“姓慕的,你别神气,你那手先天气功算不得什么啦,上回你不死,这回你可非死不可啦!”慕天雕一字一字地道:“今日我要告诉你四个字——”

天全教主故意问道:“什么?”慕天雕道:“血债血还!”

天全教主装着听不懂的样子,好一阵子没有说话,慕天雕也不知他在干什么,但是忽然之间,天全教主哈哈大笑道:“血债血还,姓慕的,这就要看你有没有种了——”

忽然倒窜而起,慕天雕一惊而觉,也飞身扑了过去,当他扑到天全教主原先立足之石上时,天全教主已跑出老远,慕天雕正待加速追赶。

猛闻天全教主的声音传来:“姓慕的,看石上的字……”

慕天雕忍不住往石地上一看,只见石上果然有一有极轻的字,像是用足尖在沙上划的:“有种的两日后到大难滩中孤峰上来”。

慕天雕一转身,只见天全教主已跑得不见了,他一气之下猛一顿足,那一方石头应声而碎,那石上的字迹也随之消灭。

慕天雕只觉胸中有如一堆烈火熊熊而烧一般,他在石岩上来回踱了五次,终于耐忍不住,他喃喃道:“两日后,哼,我现在就该动身了”

他匆匆而有,可忘了留给师父一个讯记。

这时候,在靠近大难滩不远的山巅,一有人攀登了上来,他们正是天下各派的高手们。他们望着远处一弯沙滩,指指点点地道:“到了”

“到了,大难滩……”

到是到了,但是他们岂又知道他们旅程的终点是两个大字:“死亡”!

慕天雕披星戴月奔向大难滩,他的身形有如脱弦之箭。渐渐地,他放慢了一些,因为他听到一阵微微的暗泣声。

声音虽低,但是慕天雕不会听错的。他依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那泣声渐渐的较清晰了,慕天雕却猛可一怔——

那声音好生熟悉,但是慕天雕可想不出是谁来,他又走近了一些,前面是一片浓密的林子,那泣声正从林中送出。蓦然慕天雕全身一震,那泣声,那泣声……莫非是姜婉?姜婉帮着伤心和绝望离开了乔汝安他们,她无目标地走着,但是仍然向着西北……西北……那伤心的大难滩。

当仇摩硬着心肠把慕天雕和乔汝明的关系告诉她的时候,她仿佛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完完全全地死了,一迷一毫没有了生意。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啊?绝望么?黑暗么?还有那漫漫悠悠的苦日子,叫婉儿怎生渡过?

这是谁的过?慕哥哥么?乔姊姊么?这又怎能怪他们?那只怪老天爷吧,老天爷不该让可爱的婉儿碰上那英俊的马车夫,是的,老天爷的安排真残酷啊!

她一双小手不住的绞揉着,仿佛她的心在一片片地碎裂,珍珠般的泪水一串一串地滴了下来,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这些日子来,稚气的婉儿懂了许多事,虽然她不再是伏波堡中的小泵娘,可是教她如何承受这伤心的打击?

也不知哭了多久,好像泪水都要流干涸了,她微微抬起头来,忽然,她发现地上映着一个修长的影。

她瞪大了眼睛,又揉了揉眼,终于惊叫起来:“慕哥哥——慕——”

那人也用同等感情的声音喊出:“姜姑娘!”

他们立刻发觉他们互相称呼之间的距离和不相称,慕天雕细细回忆护送她回伏波堡那天的每一幕,那天的情景,每一幕每一言他都清晰地记得。

往事如烟,一幕幕清晰浮饼慕天雕的眼前,虽然这些日子以来,他每一天每一夕都惦念着伏波堡中的那个小泵娘。

甚至在他濒于死亡地沉在大难滩底,他何曾间断过在心中默念着“姜婉”这两个字,在他以为那可爱的姑娘该早就忘记他这个“马夫”了。

但是,这个突然的重逢,第一个钻入耳朵的“慕哥哥”三个字,他感到有些眩然。

但是对婉儿来说,那是再自然不过了,虽然她只和慕天雕见过那一次,但是慕天贻占取了她全部的心扉。

在她的芳心中慕哥哥就是慕哥哥,那是再自然不过的称谓了。

此刻,她全身每一根神经都在跳跃着,她的俏脸泛红着,直到慕天雕大胆地握住了她的手——

“你……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这一句话挑动了婉儿辛酸的心弦,她再也忍不住,眼泪如泉水一般涌了出来……慕天雕着了慌,他呐呐地道:“……可是你师父又责骂你?……”姜婉辛酸地听着这一句话,她为了慕哥哥涉水越岭走遍了天涯,吃尽了万般苦楚,而慕天雕却一点也不知道。

她把自己的经过一点一点说了出来,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她坐在草地上,慕天雕坐在她的身旁。

慕天雕感动地聆听看,他激动地几乎要紧紧地拥抱着她,他万万想不到自己旦夕不忘的她,竟也这样疯狂地爱恋着自己,他觉得自己在突然之间,变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忽然,他脸上的兴奋消失了,因为另一种绝美的脸孔浮上他的心头,乔汝明,他的未过门的妻子……

有时候,他也曾想过:“我连自己是什么人,双亲是谁都不知道,那种婚约不守也罢。

但是这种念头在诚实的慕天雕心中,从没有坚持过两遍,也许他对乔汝明也有相当的好感。

婉儿喋喋不休地说着,可是慕天雕一点也不觉得厌烦。

乔汝明的影子暂时在他心中退去,他又觉得快乐起来,婉儿这一会儿忘记了一切的不愉快,她只是无比地快乐与满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婉儿道:“慕哥哥——”

“嗯?”

“我们——我们不会再分手了吧?”

“嗯。”慕天雕漫应了一声,这一句话把他带入残酷的现实,他又想到乔汝明,接着他师父,仇三弟,故多烈腾腾的火……最后,是与天全教主的殊死之约!

婉儿轻轻摇了摇他的臂膀追问道:“慕哥哥,我们从此不会再分离了,是不是?”他没有听见婉儿在说什么,他只瞪着黑暗,黑暗中火焰在飞腾,血花在横溅……

蓦然,婉儿一跃而起,她的眼泪又流不来,她颤声地叫道:“我……我知道了,慕哥哥,你在想乔姊姊,对不对?……”

慕天雕吃了一惊,他茫茫道:“乔姊姊?”

婉儿哭道:“我知道,乔汝明姊姊,是你的妻子……”

慕天雕有一肚子话要说,他奇怪何以婉儿叫“乔姊姊”,但是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暗自咬牙想道:“就让她这么想吧,就让她误会吧,等我……等我杀了天全教主……报了血仇——如我还没死,我再向她解释吧……”

婉儿揩了揩眼泪叫道:“我……我差不多忘记自己是一个姑娘家,披头散发地跑遍天下寻你……唉,这些也不必说了,我……天啊!”她伤心地跑出林子。

慕天雕在这一刹那,理智的堤防崩溃了,他追上去,把婉儿一把拉住,激动地拥在怀中,伤心地吻着她。

“婉儿,不要走,我们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永远……永远……”

婉儿擦了擦泪水,天真地道:“慕哥哥,乔姊姊对我最好,我去同她说……”在慕天雕的怀抱中,婉儿带着泪珠和微笑,沉沉走入睡多。

慕天雕默默不定了他一生中最大的一次决心,他用尽了一切努力,把情感压制了。

他一遍又一遍地念着:“天全教主,血债血还……”

黑暗之中,他闭上双眼,他不敢再看婉儿一眼,他怕只这一眼,又使他的决心为之改变!他在地上写了“血债”,又写了“大难滩”。他轻轻地把熟睡的婉儿放在茵草上,就这样,他走了!

口口口口口口

距风伦大闹大难滩后的第八天,也就是南疆百蛊珠的魔力的最后一刹那……

慕天雕很快地奔到了山脚崖下,他喃喃低呼:“婉儿,婉儿,原谅我的苦心吧!……如果我能活着回渡此谷,我立刻就来寻你啊……”

四周是茫然的,慕天雕的心也是茫然的,他想:“有一个迷信,凡是向大难滩挑战的,都会死在大难滩之中,可是……我一定要回来!”旋风卷着黄沙,他已渡到了一半的路程。

他伸手拂理散乱的发角,极其潇洒地一掠数丈,终于,这全真一代少年高手渡过了大难滩。

他才一踏上石岸,立刻发觉那石崖上有一片零落而深刻的足印,那群足印大小形状不一,显然是好多人的足迹。

他想到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上这谷中孤峰上来?他们是来此何干?他机警地四周望了一眼,不见一个人影,只是周遭阴森的气氛给他一种难言的恐怖之感。

饼了一会,仍然没有动静,慕天雕缓缓走了出来,他微一耸身,轻飘飘地飞上了高石,他用自嘲消除心中疑虑和恐怖之感,喃喃道:“我真变得太过多疑了,如果一天到晚这样,只怕不出十天就得变成疯子。”

就因为他这么竟搁了一下,那南疆百蛊珠已超过了它的发毒效期,慕天雕意外地逃过了一却。

忽然,一件东西吸引他的注意,在右边山崖上石角上有一件东西随风飘扬,他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猛可一个转身,向右边山崖攀登。

当他翻到山崖之上,他惊叫起来,原来地上躺着一个峨冠道士,气色题不刚死不久。

道士全身没有伤痕,真不知如何致死,慕天雕仔细地查看一遍,他眼光落在道士的腰间短剑上——

只见剑身上刻着一有小字:“金剑为盟、青城独尊”。

慕天雕哦了一声,他喃喃道:“难道他是青城的掌门人?”

他猛一抬头,只见五步之外,石崖转角处又露出一只脚来,他吃了一惊,但立刻镇静下来,身体贴着石壁一步一步走过去,当他转过了崖角,骇然躺着二十多具尸首,慕天雕怔住了。

他俯下身来杏一看,在他脚前一具尸首仰天卧着,是相貌十分英俊的儒生,颈上挂着一串珍珠,全是红色的,通体透亮,一共是九粒,他不禁低声惊叫:“这人必是昆仑掌教东门俊了,这九粒红珠正是昆仑掌教的信……”

他侧目右看,一具魁梧的尸首俯卧,双臂平伸,一只手掌微曲,石地上显出一只暗金色的掌印,他知道这人必是漠南金沙掌门郝天雕了。

他茫然地站起来,眼前这许多尸体,似乎全是武林中一脉之尊的人物。他不解地跨过一具具的尸首前有,到了狭道的头上,躺着最后一具尸体,那是一个五旬左右的老人,脸上露出奇异的表情,似乎是一种死不瞑目的神色,他蹲下身来,细看之下,使他大鸣而起:“崆峒神指,崆峒神指,这是仇三弟的师父……”

他强抑满腹激动,地上有一有刻入石面的字:“我明白了,塞北大战的秘密……毒……”一字比一字刻得浅,到了“毒”字,下面没有了,想是写到这里便气绝身死了。

慕天雕喃喃重复地念着这一有字,他心中早就推断了一大师必是中人暗算,以毒相害,这时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但究竟是什么毒有这么厉害?他茫茫然望着崆峒掌门的面孔,他喃喃道:“死不瞑目!是啊,多少人死在这谷中,也有多少人死不瞑目啊……”

慕天雕感到难言的难过,他觉得自己有一个强烈的欲念,就是赶快离开。于是他飞快地反过身来,拼命地向最高山峰纵去。

他到了峰顶上,方才立定,只见对面默然站着一个人,正是万恶的天全教主!

天全教主走到慕天雕前五丈之处,沉稳地停住了脚,他和慕天雕互相地打量着,良久,他沉聋道:“姓慕的,你真来了!”

慕天雕仰天大笑道:“这话该让我来说的!”

天全教主不解地道:“怎么?”

慕天雕一字一字地道:“你罪恶滔天,万死不赦,居然还敢来赴约?”

天全教主冷冷一笑,过了一会,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慕兄年纪轻轻,一身功夫如此了得,在下一向心仪不已,想不到造化弄人,一时之瑜亮,竟不能并存于此世……”

慕天雕又是哈哈大笑起来,他轻藐道:“朋友你可比喻错了——”

天全教主走近了一步道:“请教——”

慕天雕道:“无论教主你是意欲把阁下自己比作孔明或周郎,那都是侮藐先贤,哼!”

天全教主不料木呐的慕天雕竟然说出这番话来,他不禁微微一怔,干笑一声道:“依慕兄说便怎么?”

慕天雕狠声道:“慕某恨不得把你立毙掌下”

天全教主轻描淡写地道:“这样说来,咱们之间的误会可真太大啦……”

慕天雕见他到了这地步还要装糊涂,不禁勃然十怒道:“我先问你,你在背后把慕某人推入大难滩中,这话怎么说?”

天全教主道:“哈,慕兄你仔细记忆一下,那动手之时,有没有先招呼?那怎么算是暗算?”

慕天雕听他当面狡赖,满腹愤怒待要发泄,但他压制了下去,淡淡地道:“罢了,你不承认也就罢了,你计算我,老天偏不让你如意,我慕某可不放在心上……”

说到这里,慕天雕猛可脸色一沉,厉声道:“可是,可是神龙剑客仇摩呢?你为何又暗算于他?武林中几十条老英雄的命案又如何?”天全教主狞笑道:“他们么?嘿,不说也罢”

慕天雕追喝道:“说出来——”

天全教主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全是活该”

慕天雕咬牙切齿地道:“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死”

天全教主道:“好说!”

慕天雕吸了一口气,立刻那口气飞快地在全身百穴运转了一周,他正待发掌,忽然脑中念头一闪,他错步一收,冷笑道:“那这崖二十多位一派之长横尸地上,可又是贤师徒的杰作?”

天全教主淡然一笑道:“那个么?可怨不得在下,只怪他们该死——”

慕天雕满腔怒火,但他仍忍耐着嘲道:“二十多位一流高手,无伤无痕地就尸横地上,这手段可真称得上干净俐落,令人佩服”

双目猛瞪,天全教主道:“告诉你也不妨,他们死于南疆百蛊珠,只有百蛊珠才能令人走入它的威力范围立刻中毒,嘿,这是他们该绝了。”

慕天雕惊叫道:“南疆百蛊珠,啊,南疆百蛊拐了……”

灵光在慕天雕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心中狂叫道:“这不是当年塞北大会的重演么?——”于是他大喝一声,厉声道:“百蛊珠,哼,百蛊珠,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你曾经用百蛊珠么?”

天全教主一怔,但他立刻冷笑道:“姓慕的你自己孤陋寡闻罢了,连名满天下的南疆百蛊珠都不知道么?

哼,索陆告诉你,蛊珠乃是南疆一种奇蛇的灵珠,一生便是一只,百年一见不说,巫师修练三十年方成,一经施术,五日方才生效,三日之内百物皆死,嘿,只有那施术的预服巫药方得免死……”

他听到这里,心中再无疑问,大声喝断天全教主的话道:“够了,好,让我替你说下去吧,百蛊珠海生便是一双,其中的一颗在那边山崖中使二十多位武林掌门横尸地上,另一颗呢?”

嘿,十多年前便用掉了,造成了塞北大战与会英豪神秘的失踪,‘唯有施术的人预服巫药得免一死’,嘿,不错,令师便是那施术的了,对么?”

天全教主毫不惊慌地道:“不错,你猜得对极了”

慕天雕走近了一步,颤声道:“那么,了一大师也是中毒身死的了?”

“不错——”

“那么,全真的白石羽士师叔也是中毒身死的了?”

“不错”

一时之间,慕天雕仿佛觉得天下的死人都是哈木通师徒干的,他在愤怒中自然想到了他的灭门害仇,于是他故作早已洞悉的口吻道:“来,我再提醒你一件事——”

他一开口,那烈焰腾空的恐怖景象又重现,他勉力抑住激动的心怀:“十多年前,江南的慕府,嘿,你们干得好狠,灭门血洗,火焚灭迹,嘿……”

他终于还是激动得说不下去,但是这两句已足够使天全教主误会慕天雕早已知道一切了,于是他仍然冷笑着道:“哈,我也猜你该早知道了。”

慕天雕激动地点了点头,其实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依然装着已知道全部的口吻,狠声道:“好贼,我想不到你还敢承认”

天全教主果然上当,他大笑道:“既然干了,有什么不敢承认?虽然下手的是我师父,可是你找我算账便了。”

慕天雕仍想探问哈木通为什么要血洗他全家,但是他胸中的怒火已不容再忍耐套问下去,他昔目皆裂地大喝一声,猛然向前跨了一步!

慕天雕喘息着,他的双目如同灌满了鲜血,瞳孔中射出无比狠毒的光芒,他一字一字沙哑地道:“我便是那劫后余生的孤儿”

天全教主冷笑地一哼道:“早知道了——你在潜入大难滩的那一天,家师见过你,他早就断定了一切!”

慕天雕心中又升起打探哈木通为什么要杀害他父母的念头,但是立刻他放弃了,他在心中默呼着:“管他是什么原因,反正爸妈死在哈木通的手上,这就够了,只这我就该杀死他了!”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再去杀哈木通”慕天雕心中狂呼着,他惨痛地逼出这两个字:“来吧”

天全教主也露出满腔杀机,他狠声道:“有种的下去,到沙滩上去斗门”

慕天雕的回答是一声轻藐的冷哼,接着,两条人影如流星般扑下山峰,向沙滩落去……

口口口口口口

那一天慕天雕为什么碰不着白鹤道长呢?三天前,也就是风伦大闹大难滩的第四天将完,第五天郎临的时候……白鹤道长在沙滩外的岩上碰见了哈木通,

这一次,哈木通没有蒙面,眉间有一颗小红痣。白鹤和他对立着,虽是黑夜,但白鹤能够清楚地看见这神秘怪人,他们好半天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索那第一句话题。过了半晌,白鹤没声道:“朋友,咱们见过几次面了?”干笑了一声,哈木通道:“三次罢?道长。”白鹤道:“不,四次”哈木通怔了一怔,他不知他是不是在装糊涂。

白鹤道:“还有一次你忘了么?十年前……慕家庄……”

炳木通罂然一惊,但他随即呵呵大笑道:“道长,你以为我姓哈的会赖么?”白鹤一字一字地道:“你为什么要干?那么赶尽杀绝?”

炳木通冷嗤一声道:“为什么要干?哈,你管不着。”

白鹤忍气道:“好,慕天雕的血仇由贫道来讨,姓哈的你不反对吧?”

炳木通暗中一震,但他口中满不在乎地道:“好说,道长你请吧。”白鹤道长走近了一步,哈木通想说什么,但是他又没有说。

白鹤道长冷眼望了望这神秘不可解的怪人,他冷冷地哼了一声道:“再说任何话都是多余的了,哈木通动手罢”

白鹤道长谨慎地一伸手,一股幽幽的劲风扫向哈木通胸口,他自己却猛可扭转身形,如一阵轻风一般飘到了哈木通的背后,一连拍出三掌。

这三掌看他拍出之时,轻若无物,但在哈木通感觉中,却觉得不啻开山巨斧。

炳木通虽然一一闪过,但是他心中已是大大骇然,尽避他知道号称天下第一的白鹤必然有惊人的功力,但是此刻白鹤所表现出的功力仍然大大出于他意料之外——

他左右双掌弧线攻出,一强一弱,但是到了分际,却猛然一合,接着一股又刚又轫的古怪力道直冲而出,这正是他苦研出来的怪招。

白鹤吃了一惊,他再试一掌,果然,哈木通双掌再出,又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力道迎面扑到。

白鹤掌力虽已发出,但是此时他全身每一条肌肉都已能够控制自如,只见他微微一缩,哈木通的怪招竟已完全走空。

当年少林寺的了一大师在中毒后双脚立于沙滩之上与哈木通拼掌,哈木通虽然侥幸没有给了一震毙,但他也尝到了佛门正宗的奇功。

那种威力委实是难以测度,此时他又尝到这种滋味了,虽然一个是佛家,一个是玄门但正宗内功的极致能发出相同的威力。

炳木通吐出一口气,他用毕生苦苦研出的奇招异式和白鹤道长抢攻着,霎时之间,漫空都是绝妙天下的古怪招式。

三十招内,白鹤道长受制于这一手怪招之下,他一连退了五步,

炳木通豪气大振,他心想这些年来的潜心苦练到底没有白费,也许今日便能叫玄门正宗的第一高手败在掌下。

但是白鹤接了三十招以后,心中反而定了下来,他发觉哈木通的招式中漏洞百出,但是每当他捉住那漏洞准备一攻而就时,哈木通忽然奇招迭出,立刻将白鹤陷入危险挨打局面之中。

白鹤一连试了好几次,每一次都是如此,他不禁心中大骇,试想若是真能每招如此,岂不是每一个漏洞都反成了制胜的绝招,是则举手投足皆能制人于死?

这时他正施到“天权”上,猛一抬头,只见北斗星座明明在空,他心中灵光一显,悚然大悟,暗道:“这斯招式再神奇百倍,必然仍有漏洞,我要仔细寻它出来”

只听得一声清啸划破一这寂静的夜空,白鹤道长把“玉玄归真”的内家真力提到十成,反守为攻!

炳木通他开始边战边退,而且愈退愈快,渐渐地,他们退过了这一大片石林和岩山……渐渐地,他们到了那鬼哭神号的大难滩畔……

炳木通在心中冷笑道,得意着,他暗自道:“白鹤啊白鹤,看你横有到几时?”

这时,他们已到了沙滩的中央,谷中的那座孤-已经在望,哈木通身法如飞,一连发出三掌,却借劲连退三次,终于落到了孤峰上,他心中陪暗想道:“只要我把他诱到那边石梁上,我把机关一抽,管教他粉身碎骨……”于是他开始向石梁退去。

白鹤也早已察觉到他一直故意退后,但是他可不知哈木通安着什么心眼,何况他此刻正全神要想从哈木通的怪招式中寻出漏洞,他坚信,这怪招纵然神妙,但是必然有破绽的,

渐渐地,哈木通倒退到了石梁上,石梁不是不见底的深洞,黑黝黝的令人胆战。

白鹤只贯注在哈木通的招式上,哈木通也没有注意到别的,他只注意如何把白鹤诱过这石梁的中央……,

白鹤的布鞋离石梁的中央只差半步,而且他抬起步来,正要往前跨出,哈木通已打算当他步履一落,他立刻飞纵倒退,同时扯动机关,立时万斤巨石从上落下,石梁将被压成两断……

然而就这刹那间,白鹤奋然长啸一声,他在心底狂呼:“我找到了,我找到了他的破绽

他双掌如风拍出,“嘶嘶”之声响彻云霄,全真先天气功一鼓而发!

炳木通只要飞身纵起,伸手在石壁上一按,便能令白鹤死无葬身之地,但是他此刻只能出掌硬碰,而无法飞身起跃,

“轰”!一声暴震,“轰”,又是一响,哈木通牢有石梁上,每发一掌,脸色便红润一分,白鹤仗着天下无敌的先天气功连发六掌,居然仍是平分秋色,到了第七掌上——

轰然响过,哈木通的脸色和全身骤然由全红变成了白纸一般,他摇了一摇,跌倒下去——但是他的一只手仍然抱着石梁,他的身躯悬在空中,鲜红的血从他的嘴角滴了下来。

在这一霎时中,他似乎想到了许多,他想到伏波堡,老堡主……还有他的徒弟——其实是他的亲生骨肉。“孩儿,孩儿,你的真正身世再没有人告诉你了……”

他在心中仔细地衡量了一下,白鹤和了一,他都曾交过手,他都被打成奄奄一息,但是他难以定出究竟是了一比白鹤高,还是白鹤比了一高……

于是他斜望了白鹤一眼,他一动脑筋,挣扎着道:“白鹤……白鹤,你胜了……”

白鹤俯望着他,只点了点头。

他断断续续地道:“白鹤……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白鹤惊讶地看着他。

他的声音虽然低弱,但是又恢复了那种险镊而可恶的声调:“我仔细比较了一下,了一大师的功力确实在你之上哩……”

白鹤也只点了点头,然后仰望着长空夜色,缓缓地道:“我想这是可能的,即使他不比我高强也差不多了,我心中从来没有自以为比他强过。”

炳木通失望地嘘出最后一口气,他一松手,身躯如陨石一般落了下去……

半个时辰之后,东方天方白,白鹤走出了沙滩。

他运了一口气,觉得真力十分旺盛,于是他喃喃地自语:“现在该赶回‘玄矶石’去了,不知雕儿等得多不耐烦了?”

他施展开轻功,身形如脱弦之箭,霎时消失在甫露的曙光中。

然而这时候,慕天雕已经和天全教主耗上了,当然白鹤他一定是扑了一个空。

他的身形消失不久,大难滩中的孤峰上出现了一层粉红色的薄雾,不过只一会儿就散了,这是什么?

这是风伦藏在石缝中的那粒百蛊珠开始发动了……三日之内,走入山内的绝无生机!

口口口口口口

慕天雕用撼天震地的发出了第一掌,这是他第三次和天全教主动手,第一次,他在天全教主和两大护法的围攻下,赖着一剑双夺震神卅的助战脱身。

第二次,他在谷边上被天全教主伦袭推入必死的大难滩!

说起来每一次都是天全教主怀着致慕天雕于死地的阴谋而动手的,只有这一次,这一次是慕天雕主动挑战,要和他拼个你死我活。

天全教主单掌一扬,猛可发出一股旋劲。

慕天雕的掌势一触而滑,他心中大吃了一惊,暗道:“这小子难道以前是留下了几手?怎么突然功力增进如此?”

他怎会料到天全教主在武林英豪大破天全教之夜巧得了陇南灵芝草,此刻功力突飞猛进,错非慕天雕也有百世不周之奇缘,还真难以对敌哩,

天全教主奋力挡了两招,猛可大喝一声,把全身功力集聚双掌反攻而出,他这两掌一左一右,不仅招式回异,所含内劲也是截然不同,这正是蒙面客哈木通发明的怪异武功,普天之下,只有这师徒两人能发此劲!

就在夭全教主双掌以全力拍出之时,慕天雕仍是泰山压顶般双掌盖下,“啪”的一声,二人初次硬对了一掌,

慕天雕双掌才碰,翻掌又是一拍而下。

天全教主方始拼出一击,这一下被迫得再取守势,横掌一封——他原来功力较慕天雕略高一筹,服了灵芝草以后,自信更是天下无双,却不料慕天雕掌力如此之强,他碰了这”掌,自己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今日之战,只怕他甚难抢回攻势了!

他一横心,反手一操,“呛”一声,寒光在天空一闪而过,天全教主已把长剑操在手中

慕天雕感到那道寒光所卷起的剑风直射门面,他呼的一声,倒退了三步,“呛”又是一道寒光冲天而起,慕天雕也拔出了长剑!

天全教主挺剑急刺,一口气攻出十余剑,忽而武当,忽而峨嵋,忽而昆仑,招式之精,功力之深,便是当今武当掌教、峨嵋昆仑掌门亲临,也未见得能有如此威力,

慕天雕对他那套怪异绝伦的大杂剑式已有拼门经验,他小心翼翼地应付,只是他胸中那股炙热真气愈来愈奋发激昂,直要呼之而出!

到了第一百零八招上,天全教主辛辛苦苦抢得的攻势主动,落入了慕天雕的手中,慕天雕咬紧牙根,一剑快似一剑,天全教主这时已被迫退到沙滩上了。

慕天雕渐渐稳占上风了,他心中暗道:“我可教天下人都知道这天下无恶不作的恶人究竟是怎样的真面目?”他剑尖略一偏左,同时单足飞起,迫得天全教主身躯右倾,他左手一伸,已把那张人皮面具揭了下来,

只听得慕天雕惊呼一声:“是你,是你……”

天全教主那人皮面罩下,白皙的面孔,那斜飞入鬓的双眉,挺秀的鼻梁,竟是慕天雕的结义大哥岑谦!

霎时之间,过去的往事一幕一幕地从慕天雕的心田浮饼,他茫然地回想着那些往事,就像白痴一般!

蓦然一声凄厉而兽性的大喝划破大难滩上的沉静,天全教主——慕天雕的岑大哥趁着这个千载不遇的良机,奋起一剑刺进慕天雕的左胸,

慕天雕左胸上的鲜血泪泪而流,但他毫不在乎地冷笑了一声,他缓缓平举了长剑!他的嘴角挂着惨然的微笑,但是他的双目中却喷出难以置信的狠毒和仇恨。

“嘶”的一声,他的剑身如从炼钢炉中抽出来一般,整个变成了通红透亮!

口口口口口口

暖洋洋的阳光照在大地上,那浓荫中,婉儿缩着娇躯,作着她甜蜜的梦。

忽然,她惊醒了,因为她想起了一件大事,昨夜她在为乔姊姊的事烦恼,她竟然忘记了告诉他两件大事:岑谦是天全教主,还有慕天雕是伏波堡出来的后人,

她急切地翻过身来想告诉他,可是……咦,他到那里去了!

怕是到附近什么地方去了吧,马上就会回来的。

她抱着双膝,耐性地等着。

渐渐的,她开始恐慌了,她大声地叫着慕哥哥,除了回音之外什么都没有。于是她发现了地上未擦去的字迹——“血债!大难滩?”

她惊呼了一声:“啊,慕哥哥……”什么也不顾了,她飞快向大难滩奔去……

口口口口口口

慕天雕一言不发,呼的一声飞了起来,鲜血在黄沙上吐过一条红线,他的剑气舌吐如焰,身形不落地转了整整三圈!

这是御剑飞有之术,绝传了几百年!慕天雕的血在地上一圈又一圈地染划着,到了第三圈上,一声惨叫划破长空——

岑谦和慕天鹏分离了半丈之距,慕天雕手中空空,失去了长剑,而岑谦身上带着两柄长剑,一柄握在他的手中,另一柄贯穿在他的胸膛,

他白皙的脸更白了,一点表情都没有。

慕天鹏静静地望着他,忽然,他的嘴角露出了傲然的微笑。

“金鹰无敌,天下天一……”正在向他招手!

慕天雕仰首望天,一阵凉风拂来,他忽然打了一个寒噤,原来他一身是血,几乎成了血人了,

蓦然,一声尖叫惊醒了慕天雕:“慕哥哥——”

那是姜婉,那是婉儿,

慕天鹏迅速地转过头去,远处的石岩上,那秀发飞舞着,白裙飘扬着,虽然那么远,可是他能清楚地看到婉儿的一肌一发。

“婉儿……”他激动的叫着。

“慕哥哥……”

此刻,他的心扉大大地打开着,心胸中只容着一个人,那就是婉儿,他张开双臂,迎着飞奔而来的婉儿……

婉儿是他的师姑——乔汝明是他的末妇妻——远处有人叹息地摇摇头——

全书完——

武侠屋扫校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