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铃马雄风 第二十八章 一龙五凤齐翔

作者:雪雁书名:铃马雄风类别:武侠小说

金碧宫中笼上了一层愁云惨雾。

老展鹏负手踱步,忖思着道:“君中圣蓄意而来,已经料定小爆主与关姑娘必中暗算,咱们应该有所准备,以防不测。”双狐接口道:“展总管说的是,说不定君中圣第一步是谋算小爆主与关姑娘,第二步就是大举入侵金碧宫了。”老展鹏颔首道:“君中圣也该知道,金碧宫不是可以轻毁之地,料想他还不敢明目张胆的率众而来,不过,还宜严防为是。”在老展鹏令谕下,金碧宫立刻动员了起来,所有重要之处都派上了双倍的高手布防,里外的各处机关埋伏,随时准备发动,使金碧宫成了一座固若金汤的城池。五卫卫主各率本卫高手,团团围护在云中鹤与金手玉女的寝宫之前,老展鹏则与双狐、毒蟒在厅中徘徊昔思。良久。

老展鹏轻叹一声道:“君中圣临去之时似乎曾与小爆主说过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五日后南天门前之约只怕需要延期,这分明是他判定的了。”双狐颔首接道:“不错。”

老展鹏忖思着道:“两位生长苗疆,对用毒一道定然知道得不少,可看出小爆生与关姑娘晕迷之因是否与中毒有关?”双狐又连连摇头道:“中毒有中毒之象,老朽敢说与毒无关。”

老展鹏皱眉道:“除毒之外,还有什么东西使人晕迷不醒的呢?”

双狐忽然顿足恍然道:“是了,一定是的,一定是的。”

老展鹏又惊又喜的道:“老哥悟出了什么?”

毒蟒也催促着道:“如果你想出了原因,就快些说出来吧!”

双狐凝重的道:“小爆主与我们小姐是在书房中与君中圣谈话之后就晕迷过去的,小爆主与我们小姐都是聪明绝世之人,对老好巨滑的君中圣绝无不加防备之理,由小爆主送君中圣离去的情形,可知根本不曾发觉君中圣有什么举动,对吗?”

老展鹏颔首道:“那是一定的了。”

毒蟒则不耐的叫道:“你卖什么关于,那君中圣一定是暗中下的手,这还用你说么?”

双狐摇头道:“小爆主与我们小姐且在场,就算他暗中下手,也不会不被发觉,依我看来,他根本就没有下手。”

毒蟒重重的哼了一声道:“如没下手,咱们小姐与小爆主是怎么昏过去的呢?”

老展鹏也迫不及待的道:“老哥定有高见,快请说出来吧!”

双狐颔首道:“在摆夷族中,有一种五色无形的益虫,肉眼难见,却是厉害无比,那君中圣只需在袖中将盛蛊的瓶塞打开,所有益虫就会在一盏茶左右的时间内,由五官肌肤中进入附近的人体之内。”

老展鹏道:“老哥可知这种益虫的名字?”

双狐应声道:“无尾蛊。”

老展鹏神色黯淡的道:“这样看来,小爆主与关姑娘是中蛊无疑?”

毒蟒有些不以为然的道:“倘若如你所说,那君中圣岂不也会同,样的中蛊?”

双狐摇头道:“无尾蛊虽是厉害,但却有一种防止之法,只要在事先喝上一碗姜汤,就可不受他的袭击。”

老展鹏皱眉道:“老哥既看出了小爆主与关姑娘所中的是无尾蛊,不知可有救治之法?”

双狐皱眉忖思,久久不语。

老展鹏着急的道:“难道无法可救?。

双狐叹道:“救治之法是有,而且简单不过,只不过远隔万里途程,只怕……”老展鹏道:“究竟什么办法,先请老哥说出来听听如何?”

双狐道:“在苗山之中,有一条红虫河,河中有一种小如蝌蚪的红虫,只要把那种红虫生服数条,无尾蛊必可立解,除此之外,老朽就不知道了。”老展鹏急道:“红虫河在于何处,想必老哥是知道的了?”

双狐点头道:“老朽知是知道,不过……”有些为难的又道:“要到红虫河,先须经过鹰愁涧,鹰愁洞中却住着一位怪人。”老展鹏道:“想必鹰愁涧是不容易通过的了?”

双狐疑重的道:“不错,那怪人介于人兽之间,根本不通人情,不解人语,但却有一种无可抗拒的毒功,中人立死,所以……”老展鹏忖思着道:“老哥哥还疏忽了一点事实。”

双狐忙道:“请总管指教,不知老朽疏忽了什么?”

老展鹏道:“去取红虫,自然是要乘鹏而去,越过那鹰愁涧不可以么?”双狐摇头苦笑道:“不行,休说是一只大鹏,就算是一只乳燕,也无法越得过去,因为鹰愁涧以峰夹天,有如一条暗道,而红虫河就在鹰愁涧的尽头。”老展鹏皱眉道:“这样看来,这办法是行不通的了。”

双狐叹口气道:“就算有帮助,只怕也元鹏鸟可乘了。”

老展鹏一惊道:“老哥哥是说君中圣那老魔……”

双狐颔首道:“这是可以想得到,君中圣既然使小爆主与我家小姐中了蛊,自然要将金壁宫重重包围,难道还让鹏鸟自由来去?”老展鹏皱眉道:“这话说得是。”神色坚决的说下去道:“但红虫必须取来,小爆主与关姑娘的蛊毒须医好。”双狐道:“老朽也知道除此而外也别无他法,老朽当尽力而为。”

老展鹏付思着道:“红虫河的所在只有老哥知道,为救小爆主与关姑娘,老哥哥说不得要辛苦一趟,此去困难重重,绝非老哥一人之力所能达到。”

毒蟒跺脚道:“我也去。”

双狐连忙摇手道:“不行,咱们两名老奴是小姐使唤惯了的,你必须留下来照应至少要按日喂些参汤,以免意外。”

毒蟒道:“好吧,但愿你马到成功,早些回来救治宫主与小姐。”

老展鹏手指敲前额,沉忖着道:“金碧宫中以五卫卫主武功最强,老朽替老哥拨出三人,同乘两鹏去苗疆,也许能通过重重困厄,取得红虫回来。”

双狐颔首道:“那就有劳总管支配了。”

于是,老展鹏唤来金卫血婆,木卫血佛,水卫血僧,把前去苗山取红虫的事说了一遍。

三人欣然受命,即刻打点起程,全副披挂,与双狐四人出宫,由老展鹏悄悄的送了出来。

但一经踏出金碧宫的暗道出口,几人不由同时一怔。

只见在一株松树上悬着两只鹏乌的尸身,那两只由云中鹤等乘来的鹏鸟,早已死于非命。

同时,滴血剑谷中火堆处处,显然布满了防守之人,整个金碧宫已被重重的围困了起来。

老展鹏咬牙道:“好恶毒的禽兽,没有鹏鸟可乘,这……”

双狐悄声道:“展玉梅姑娘已经潜入泰山境内,老朽歹以前去找她,只要找到展姑娘,就不怕没有鹏鸟可乘了。”微微一顿,又接着道:“老总管请回宫照顾小爆主与我家小姐去吧,”

老展鹏忙道:“不行,这滴血谷中敌踪处处,你们怎么冲得过去,不如老朽将宫中高手悉数招来,护送你们离开。”

双狐扫了血婆、血佛、血僧三人一眼,道:“依老朽看来,倒不必如此,因为那样大张旗鼓,也许反而不如让我们四人尽力一冲的好。”

血婆应声道:“这话对,我老婆子愿打头阵,这些日子实在手痒得很。”

血佛、血僧同声道:“老总管请回吧,我们四人总不致全死在他们之手,只要能保着双狐老哥杀出重围,小爆主就有救了。”老展鹏叹口气道:“但愿老天保佑,使金碧宫不致再遭厄劫,这重大责任全在四位身上,四位就请走吧。”双狐与血婆等打量了一下形势,拔步欲行。

但老展鹏又急急叫道:“且慢。”

双狐连忙收步道:“老总管还有什么吩咐?”

老展鹏道:“老哥哥预定几日可回?”

双狐皱眉道:“如果一切顺利,最多三天。”

老展鹏道:“小爆主与君中圣那老魔已订下五日后南天门相决存亡之约,最好能在决斗之前,使小爆主蛊毒治好,以免难践五日之约,先输了锐气。”双狐沉凝的道:“老朽可与总管相约,在五日之内老朽必定赶了回来,倘若至期不回,那就是出了意外,我等俱皆丧命了。”血婆也沉凝的道:“老总管尽避放心,决斗之前,我们一定会赶了回来。”老展鹏颔首道:“但愿上天保佑,能够如此。”

双狐等不再犹豫,回转身子,与血婆等招呼一声,有如猛虎出押,相偕疾奔而出,向滴血谷外驰去。然而,喊杀之声立起,只见由一堆堆的火堆附近涌出无数的黑衣人向四人拦截过去。老展鹏守在金碧宫的暗门之前,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

但喊杀搏斗之声并未持续良久,不大时光,一切趋于静寂,似是四人已经闯出了围困。但也有另外一个不幸的可能,那就是四人已经同遭杀戮。

老展鹏忖思了一下,暗道:“血婆等俱是金碧宫中一流的高手大概不至于如此不济,会在一刻溯尽皆被杀。”于是,他心中浮起了一个希望,他们定是闯过去了,展玉梅既已来了泰山,自是不难找到她,只要弄到鹏鸟,使双狐等赶到苗疆,顺利的通过鹰愁涧,取来红虫,小爆主就可有救了。怀有这种希望,老展鹏回到了金碧宫的寝窜之中。

寝宫中静谧无声,毒蟒以及血盲、血魑与大批的金碧宫高手沉肃的分别站于寝宫内外,俱象木偶一般,呆呆发愁。老展鹏轻轻叹息了一声,吩咐四名仆妇轮流仔细照顾小爆主与金手玉女,又踱到了大厅之内。他脑海中不再思索别的,只盼望双狐能够迅速安全的由茵疆取回红虫,医好小爆主的蛊毒,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了。这种时光是难耐的,但终于过去了三天。

三天的时光中,云中鹤与金手玉女都在昏睡之中,除了鼻息沉沉像睡熟了一样之外,倒也不曾发生过一点变化。金碧宫仍然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

自老展鹏以下,俱皆忧心如焚起来,不分昼夜,几乎每隔半个时辰,老展鹏就要出去了望一番,然而总是不见双狐等人的影子。时光一点一滴的逝去,四天也过去了,仍是毫无消息。

老展鹏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他记得双狐临行时曾经说过,如果一切顺利,最多三天可回。现在已经过了四天,那么一定是出了事了。

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双狐等人身上,眼看决斗日期已到,又有什么办法解得这场困厄。老展鹏的心如刀割,不停在宫中探望,也不停在云中鹤床前徘徊,然而他却是一筹莫展。时光过得似慢,又似很快,第五天也来到了,而且很快的就到了黄昏过后的掌灯十分。老展鹏等守在云中鹤床前,不禁是老泪滚滚。

天色一亮之后,就是与正义崖决斗之期,但双狐等仍未回,小爆主与金手玉女皆昏迷不醒,而且五卫之中去了三卫,这情况如何应付。难道明晨派人去向君中圣老魔请求延期么?

其实,纵然延期五比到时又如何呢?双狐曾一再说过五日之内必定赶回,否则就是永远不可能回来了。其次;君中圣那老魔必定已经料到了金碧宫中的局面,他又有什么毒谋,以他的老好巨滑,大概有着十分歹毒的计策吧。金碧宫虽利于守,却不利于攻,因为五卫已去三宫主又在昏迷不醒之中,倘若君中圣长期困守下去,对金碧宫也是莫大的威胁。忽然——就在此时,官门外传来了一个讯息,君中圣派人求见。

老展鹏一颗心顿时沉了下来,沉声向那传报的守卫之人间道:“来者共有几人?”那守卫忙答道:“只有一人,徒手未带兵刃,是否传他进来,请总;管示下。”老展鹏略一沉忖道:“不能要他进宫,本总管可以出去问话。”

于是在那守卫引导下,老展鹏独自走了出去。

只见在距宫门三丈之外,果然站着一名青衣人,颏下留着一部灰色长髯,大约五旬开外,向老展鹏一拱手道:“可是展总管么?”老展鹏微微还礼道:“老朽正是。”

那使者一笑道:“敝上遣在下来向展总管传递一个讯息,邀展总管到正义崖上一晤。”老展鹏皱眉道:“是君中圣?”

那使者忙道:“正是。”

老展鹏略一忖思道:“有劳回报,就说老朽即刻就去。”

那使者又一拱手道:“在下告退了。”

执步转身,凌空而起,消失于夜色之中。

老展鹏回身人宫,只见血盲、血魑正随在他的身后。

老展鹏轻叹一声道:“你们都听到了?”

血佛正色道:“小爆主昏迷为醒,重大责任皆在总管一人身上,您怎可轻身外出,须知君中圣老好巨滑,手段毒辣,倘若……”血魑则急着接口道:“倘若总管执意要去,俺是非跟去不可的。”

老展鹏双手连摇道:“两位且勿冲动,听我细说……”转向另外一名金碧宫中的老仆喝道:“先去准备一碗姜汤,要快……”

那老仆不敢多言,连忙应声而去。

老展鹏踱回庭中坐下,叹口气道:“老朽所以做此决定,乃是无可奈何之事,须知今日已经第五日,双狐、三卫未回,只怕已是凶多吉少了。”

血盲、血魑以及凑过来的毒蟒俱皆咬得牙关格格有声,但三人却都没说出话来,因为他们同样的一筹莫展。

老展鹏揩揩额头上的冷汗,又道:“金碧宫的局面无法长久拖延,小爆主与关姑娘这样昏迷不醒,又能撑得了几时,不死也变成了一个残废之人。”

血盲皱眉道:“但总管去了又有什么用呢?”

老展鹏叹口气道:“依老朽看来,君中圣必然要借此要挟,老朽不妨设法应付,以便查探一下他们的虚实。”

血盲摇头道:“依我看君中圣知道总管是目前金碧宫主持大计之人,一定会将您扣住不放,甚至会对您有所不利。”

老展鹏苦笑道:“这个我也想到了……”伸出双袖一摇道:“老朽当年名扬手二九一十八柄柳叶飞刀,正好用来对付君中圣,只要此獠一除,天下就太平了!”

血盲惊道:“总管要和他孤注一搏?”

老展鹏苦笑道:“希望还有别的办法,这不过是万不得已一时的办法。”

说话之间,只见那老仆已把姜汤送来,恭恭敬敬地递到了老展鹏手中。

老展鹏并不迟疑,接过来一饮而尽,笑笑道:“老朽所以与三位说明,是因为老朽此去,也许就是永诀……”血庞大急道:“总管不愿俺去么?”

老展鹏忙道:“为了金碧宫,为了小爆主,你绝不能去,老朽万有不测,今后的重担就落在你们三人的头上了。”血魑不再争执了,但心中却如刀割一样。

老展鹏再度走人寝宫,在云中鹤与金手玉女床前徘徊了一阵,口中喃喃有词,但却没人听得见他在说些什么?终于,老展鹏走出寝宫,挥手作别,向金碧宫走去。

在正义崖上,君中圣正席地面坐,在他面前摆有几样小菜与一坛美酒,此刻夜色清朗,他倒极像一位月夜游山的高雅之人。一条黑影有如飞鸟落地,站在君中圣面前。

君中圣并不抬头,独臂做出了一个让客的姿式,笑道:“展总管慷慨应邀而至,且请宽饮三杯。”来者果然正是老展鹏,但他却既不就坐,也不饮酒,冷冰冰地哼道:“君中圣,你好毒辣的手段。”君中圣仰头一笑道:“展总管这是何意?”

老展鹏咬牙道:“倒亏你想得出来,利用无尾蛊,伤害我家小爆主.与关姑娘。”君中圣仰天大笑道:“你能看得出来是无尾蛊,这已经不错了……”声调一沉道:“离宫而去的双狐等人,大概是向苗山去了。”老展鹏厉声道:“不错,正是去取专解无尾蛊的红虫。”

君中圣慢悠悠的道:“取来了么?”

老展鹏咬牙道:“还没有。”

君中圣大奖道:“你倒十分坦白,看来明日南天门前之约是要延期的了。”老展鹏也仰天狂笑道:“哪个说要延期?”

君中圣一怔道:“云中鹤昏迷之中,金碧宫中已无可战之人,难道说就凭你应邀而搏,与正义崖一分胜负么?”老展鹏哼道:“就算金碧官只剩下一婢一仆,也要贯彻宫主与人相邀之事。”君中圣不以为然的一笑道:“其志可嘉,其行却愚,难道你不怕金碧宫再遭一劫么?”老展鹏纵声狂笑道:“金碧宫宁做玉碎不为瓦全,自我老展鹏以下,众人一心,再无旁顾。”

君中圣阴阴地道:“这倒是老夫判断错误了。”

老展鹏冷哼一声,纵身而起,就欲离去。

他甫行跃起,却被君中圣拦了下来。

老展鹏轻功身法毕竟比君中圣差了一些,只好收住身形喝道:“你想怎样?”

君中圣摇头一笑道:“老夫忍不住要教训你几句,看你白活了这一大把年纪,却不知道通权达变,委屈求全。”

老展鹏咬牙道:“凭你还不配教训我,什么通权达变,委屈求全。”

君中圣淡然道:“你不接受也没关系,老夫说给你听听又有何妨。”

老展鹏早巳把柳叶飞刀备妥,当谈判到最后时机之时,就要准备出手,希望能以自己性命换得君中圣一命。

当下只好冷冷地道:“你说吧。”

君中圣神色做然地道:“正义团控制江湖武林已年代甚久,云中鹤的突出江湖,确然使江湖震动,几乎是百年遭劫的金碧宫死灰复燃。”

老展鹏厉声道:“金碧宫中只要有人生存,就不忘百年前遭劫之恨,总有一天要恢复旧业,使铃马重跃七海,白剑扫天下。”

君中圣笑道:“这一点云中鹤似乎已经做到了,只可惜他所遇到的对手是老夫,而使他在将要成功之时重归幻灭。”

老展鹏哼道:“胜负成败尚能预料,你这话说得未免太早一些吧?”

君中圣振声大笑道:“老夫料非有了十分把握,怎敢口出狂言。”

声调一沉道:“老夫所以邀你而来,就是要问你一句,是愿金碧宫即时毁灭,使云中鹤少年夭折,还是愿意使金碧宫苟延残喘,使云中鹤活了下去?”

老展鹏心头暗惊,但却故意毫不在意的冷笑道:“你确认自己有这份能力么?”

君中圣笑道:“你又有什么把握在今夜守得住金碧宫,保证明天能够如时出战?”老展鹏哼道:“金碧宫机关布设厉害无比,纵然你有千军万马,一时也难攻打得开,老朽不愿说大话,但金碧宫却实在有金汤之固,并不在乎你们攻打。”君中圣大笑道:“你弄错了,老夫并不是要去攻打。”

老展鹏怔怔地道:“那么你另外有何毒谋?”

君中圣笑道:“滴血谷地势低尘,充其量不过是三里方圆的一片谷地而已。”老展鹏心头怦然,但仍强打精神冷哼道:“虽是方圆不过三里,但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不待他说完,君中圣又笑接道:“我已准备下了一份薄礼,就要在今夜三更之后,送与贵官,你可知道那是件什么礼物?”老展鹏咬牙道:“你尽避说吧厂君中圣一阵阴笑,慢悠悠的说下去道:“五万斤干柴,一万斤硝磺,就要在天亮之前完全焚烧在滴血谷中。”声调一变,嘿嘿笑道:“这样一来,不知金碧宫会变成什么模样,只怕一砖一瓦,一树一石都会变成灰烬了吧。”老展鹏咬牙道:“好狠毒的禽兽。”双袖一振要出手,但另一个意念却又使他停了下来。君中圣双目眯成了一条细缝,盯着老展鹏道:“老夫这办法妙吗?”

老展鹏咬牙道:“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了。”

君中圣精神一振道:“既要老夫提出条件,大概你是颇愿与老夫一谈了?”老展鹏道:“只要条件合适,倒也可以商议。”

原来在此情景之下,他已别无他法,只有用这条缓兵之计。

君中圣欣然道:“这就简单得多了。”说着一指断去的右臂道:“老夫一条右臂就是毁在云中鹤之手。老展鹏一笑道:“据老夫所知,那右臂是你自己用匕首削去的。”君中圣哼道:“不错,但现在老夫并不愿争执这些,老夫提起这事,只是要你知道,老夫并未因而将云中鹤怀恨在心。”老展鹏冷笑道:“那是你胸怀宽大。”

君中圣摇头道:“老夫胸怀并不宽大,这只是老夫的自私。”

老展鹏怔了一怔道:“尊驾毕竟还有一点可取,那就是这句话汐得十分诚实。”君中圣不以为意的笑道:“三军易得,一将难求,因为当世之中,除了云中鹤之外,再也没有他那样十全十美的人才了……”老展鹏冷笑道:“老朽似乎也曾听过,尊驾有意让我们宫主为你血碑的第三代传人。”君中圣笑吟吟地道:“老夫此刻也是重申此意,只要能将云中鹤收为我的衣钵传人,别的事一切都好商量。”老展鹏付思着道:“这话你与老朽说可惜没有用处。”

君中圣道;“自然,老夫何尝不知,不过,只要云中鹤交于老夫,老夫就有办法使他就范,那样老夫可以保证不骚扰金碧宫,任凭你去调度发展。”老展鹏胸有成竹,故意有些活动的道:“倘若我们宫主誓死不肯答应呢?”君中圣但然道:“那是老夫的事,你我不妨如此订约,倘若在一年之内,老夫不能使他甘为第三代血碑传人,就让他重回金碧宫。”老展鹏道:“这话老夫如何信得过你?”

君中圣皱眉道:“老夫无法向你提出任何保证,不过……”声调一沉,又道:“在此情此景之下,只怕是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了。”老展鹏苦笑一声道:“这倒也是实话,老夫若同意的话,该如何将我们小爆主送来呢?”君中圣笑道:“实不相腻老夫已在金碧宫外布下了等待之人,软轿已经备妥,只需将他送出金碧官外,即刻就有人接应。”目光缓缓一转,接下去道:“老夫早已备妥解药,可以立刻替他解毒,至于金碧宫,今后也可安心发展,不必担心老夫派人骚扰。”老展鹏沉凝的道:“既是如此,老夫就大胆的作个决定,但愿你能言而有信。”君中圣大喜道:“老夫说一不二,岂会欺骗于你。”

老展鹏转身道:“那么,老朽现在该告辞了。”

、君中圣欣然道:“老夫恭候佳音了。”

老展鹏走了几步,忽又收步哼道:“君中圣,你的手段倒是狡猾。”

君中圣皱眉道:“后悔了么?”

老展鹏认真的道:“老朽不答应则已,既已答应了就没有后悔之理,不像你这样反复元常,口是心非。”君中圣大奇道:“那究竟是怎么了?”

老展鹏伸手向一处树丛中一指道:“明是与老夫约谈,暗中却预布高手”,要杀害老朽,君中圣,你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君中圣大奇道:“没有啊!”

说话之间,向老展鹏所指之处移步看去。

老展鹏早巳蓄势而待,当下见时机已熟,立刻双袖一振,以疾如星火之势,向君中圣出手射去。原来他已存定拼命之心,要与君中圣同归于尽。

这出其不意的一着的确对君中圣构成了莫大的威胁,眼见他势必丧生在十八柄柳叶飞刀之下。然而,就当十八柄飞刀射出之后,却忽然同时改了方向,有如一条刀阵向另一个方向飞去。但听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十八柄飞刀俱皆掉落于山沟之中。

老展鹏大惊失色,定神看时,不由心头之中冒出了一股凉气,原来在君中圣背后忽然出现了一对四尺高矮的老年夫妇。老展鹏心中明白,出现的正是阴阳双魅。

君中圣咬牙大笑道:“老展鹏,居然你敢暗算老夫,今天首先要你惨死当场,然后火焚金碧宫,烧它一个片瓦不存。”说话之间,独臂高举,就要出手。老展鹏牙关紧咬,出手迎敌。

忽然——就当两人就要交手之际,只听一声朗喝道:“住手;-”

只见一条白影如弹九飞泻,落到了正义崖上。

不但君中圣大吃一惊,老展鹏也大力愕然,几乎疑心是在梦中,只见他揉揉双眼,又仔细看了一眼,方才颤声大叫道:“小爆主,你……”

原来来者竟是云中鹤。

只见云中鹤悄如玉树临风,手按滴血剑,沉凝的道:“老展鹏,你不该冒险。”

老展鹏欣然叫道:“双狐他们回来了?”

云中鹤笑道:“不错,他们回来了,大概你刚出宫不久吧。”

老展鹏欣然叫道:“真是谢天……”及至看到面含阴笑的君中圣时,又急忙叫道:“宫主快走……那阴阳双魅……”

云中鹤并没有走,却凝重的道:“老展鹏,快退开去。”

君中圣立于两丈之外,阴阴笑道:“云中鹤,你虽救下了老展鹏,但是却把你自己送人了虎口之中,老夫所等的就是这机会。”山云中鹤也冷喝道:“云某所等的也是这机会,我已等不及明天,就是今夜与你一算总帐了。”

君中圣后退两步,笑道:“你自忖能抵得过老夫了么?”

云中鹤厉叱道:“那就要试试看了。”

君中圣神秘的一笑道:“老夫还有一个牢靠的主意,那就是不做没有把握之事。”

云中鹤厉叱道:“你倒狡猾。”

君中圣得意的道:“由红教法师波多洪死在你手上的情形看来,可知你功力较前进步大多,本尊主倒可能不是你的敌手了。”

云中鹤喝道:“若是怯脱干脆束手就缚。”

君中圣大笑道:“老夫以统制武林的血碑尊主之尊,如何能够束手就缚,任人宰割。”

云中鹤道:“战既不战,降又不降,不知你是打什么主意?”

君中圣笑道:“十分简单……”伸手向阴阳双魅一指道:“他们两位会替我回答你的问题。”云中鹤知道阴阳双魅的厉害,心中暗暗思忖只有速战速决,忖念之间,滴血剑摹地出手,但见寒芒疾射,虹影闪烁,向君中圣刺了过去。然而,阴阳双勉的身法实在太快了,云中鹤只觉得两股暗劲弹到了剑锋之上,撞激之下,几乎脚步浮动。同时,只觉一股彻骨的寒意由剑锋上传了过来,不由全身抖了一抖。

原来阴阳双魅在间不容发的时间中双掌同出,震退了云中鹤,救下君中圣,使他逃过了一剑之厄。君中圣仰天一笑道:“云中鹤,现在你还想逞能么?”转向阴阳双魅口q道:“有劳二圣将此子拿下,或者格毙当场。”阴阳双魅目光中现出一股困惑之色,身手并未移动。

只听阳魅韦不害叫道:“老伴,你听说过么?像他这种年龄的人,怎么会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劲功,这不是怪事么?”阴魅柳不凡接口道:“是啊,咱们活了一辈子,可就没见过像他这种年纪会有这样神功的人,这真是奇事。”君中圣大急道:“二圣怎不动手?”

阳魅韦不害叫道:“这孩子杀了可惜。”

君中圣叫道:“不一定要杀他,把他抓下,要他给二圣做干儿子。”

阴魅柳不凡笑道:“这也有点意思。”转向阳魅笑道:“捉下来再说吧。”阳魅也笑道:“老伴说的是,先抓下来吧。”双掌拂动,就要出手。

云中鹤倒不禁有些为难,一时难以决定是出手对抗的好,还是躲闪几招,想法把他们说服的好?就在他迟疑不决之际,阴阳双魅掌已到,只见他十指曲如钢钩,硬向自己的胸前抓了过来。忽然——只听一阵飞羽振翅之声,随着一声大喝由半空中传了下来,道:“住手!”阳魅怔了一怔,果然应声把手停了下来。

抬头看时,只见一只鹏鸟陡然自天而降,冉冉的落在了正义崖上。

所有之人俱皆大力震动,自然是有的惊,有的喜,原来来者是西天神翁与一位寒酸的老先生。只听西天神翁大笑道:“来得巧,来得巧,我老头子来得巧。”向君中圣大叫道:“君老儿,咱们久违了。”君中圣发疯般的大叫道:“阴阳二圣,这是老夫最后的拜托,把他们通通杀死,一个不留。”但阴阳双魅却听若未闻,竟向那寒酸老先生跑了过去,亲亲热热的叫道:“莫老弟,你怎么来了?”原来那寒酸的老先生就是西天神翁请来的西荒散人莫学文。

只见他身子摇摇摆摆,似是因乘坐鹏鸟太久的关系,有些头晕目眩,不能适应的模样。阳魅大叫道:“莫老弟,你没听咱们的话么?”

莫学文又拍前额,又晃脑袋的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大哥,大嫂,你们都好么?”西天神翁同声道:“我们都好,要你念着,这里是泰山!”

“东岳泰山?”莫学文有些惊喜的道:“这真是泰山么?”

阳魅嘻嘻笑道:“这里自然是泰山,大哥叽时骗过你了。”

莫学文目光四转,哈哈笑道:“真好,真好,不负天下第一名山之誉,大哥大嫂,咱们可得好好的玩儿上几天了。”阴阳双魅同声道:“那是自然……”伸手向呆立在两丈外的君中圣一指,又道:“有这位热心的主人招待,大哥大嫂一定陪你在这里玩上一阵子。”西天神翁忽然插口轻声道:“莫老先生,别忘了咱们的正事。”

莫学文恍然大笑道:“对了。”陡然向君中圣一指道:“这人是谁?”

阳魅笑道:“他是中原武林尊主,姓君名中圣,热诚好客,待大哥大嫂尤其是客气得很。”莫学文沉下脸来道:“这样说来,大哥大嫂都错了,他根本不是好人。”阴阳双魅同声道:“不会吧,他是武林尊主。”

莫学文认真的道:“他也是假正义为名的土匪强盗。”

阴阳双魅讶然的道:“这是真的么?”

莫学文正色道:“自然是真的,难道我会骗大哥与大嫂么?”

阴阳双魅同声道:“那自然不会,但是,该怎么办呢?”

莫学文叫道:“很简单,先把他抓下来再说。”

阴阳双魅咬牙道:“干脆杀了他吧。”

莫学文忙道:“杀了也行,快些下手,那三个妖怪般的家伙是什么人?”原来五行天尊中的毒心祝融陆元明、黄煞瘟神诸葛清、手暴客齐不修,不知何时到了正义崖上,护在君中圣之前。阴阳双魅闻得君中圣是阳善阴恶之辈,一股受了骗的感觉,不由勃然大怒,齐声叫道:“君中圣,好可恶的东西?”两人四掌齐出,抓了过去。

但君中圣却一推陆元明等三人道:“拦住他们。”

陆元明等俱是心神受惑之人,对君中圣忠诚无比,果真各出全力向扑来的阴阳双魅封了上去。双方势如电光石火,但听蓬的一声大震,剧变立生。

只见阴阳双魅矮小的身子仍然站在原处,但陆元明三人却倒地乱滚,但也不过顷刻之间,立刻变成了缩小的冰人。三人俱死在了阴极玄功之下。

但就在胜负一分之际,场中却不见了君中圣的影子。

云中鹤大叫道:“那老魔逃走了。”转向西天神翁叫道:“老前辈,晚辈先去追老魔要紧。”不待话落,纵身一跃而去。

整个泰山之中起了骚动,金碧官以及潜入泰山的丐义门由展玉梅所率领的四方群豪,与西天神翁等人,都参加了搜捕君中圣的行列。

但是,君中圣却像泥牛人海,杳无音讯。

在西天神翁、展玉梅、老展鹏等联合指挥下,将正义崖的两处秘窟都已扫平,所有正义团的人都已降服,但是仍然不见君中圣的影子。

一夜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这是武林百年来的一件大事,控制武林的血碑主人不但身份已经拆穿,更拆穿了他的阴狠狡诈。

第二天清晨。

南天门前的广场中热闹了起来,云中鹤亲率老展鹏及五卫,驾临南天门前,与他相偕则是展玉梅与左右双卫,金手玉女与双狐、毒蟒。

另外的贵宾席上有西天神翁、阴阳双魅、莫学文。

少林弟子以及所有加入正义门的四方群豪,则拥聚在另一方向。

至于所有正义崖的君中圣爪牙则早已遣散释放,并已将正义崖的秘窟捣毁,血碑则已击为粉碎。

控制了武林江湖近百年,就这样破灭了。

南天门前陆续来到了不少武林人物,越聚越多,纷纷攘攘,汇成了一片人海。

云中鹤怀着沉重的心情,踏上搭就的高台,沉声道:“血碑主人控制武林近百年的血碑,不知在害了多少人命,在下十余年前三代同遭屠杀,方才知道了他的伪冒正义。”

所有在场的四方群豪,元不欢呼雷动。云中鹤继续又道:“在下三代受屠,血仇不共戴大,相信死于君中圣老魔手中的无辜之人尚不知有几千几万…”声调一顿,有些沉痛的接下去道:。可惜老魔已遁,不能使他血溅南天门前。”

群雄中也相继发出一片叹气;似是深为老魔逃去为憾。

云中鹤大声道:“眼下诸位俱都已经知道了此事经过,在下不想多费唇舌,即刻就要去追踪君中圣,不将他捉回泰山明正典刑,永不休止。”忽然——只昕人群起了扰攘之声。

云中鹤等定神看去,不由大喜过望,只见来者共有四人,其中两个是岳风雄、岳风姗兄妹,另一个君梦如。但除三人之外还有一个身穿翠绿衣裙的少女,脸上却蒙上了一方青中,看不出面目,自然也无法知道是何许人。云中鹤亲自迎了上去,叫道:“岳兄,岳姑娘……”

又转向君梦如道:“如妹………

但除了岳风雄向他打了一个招呼之外,君梦如与岳风姗却不理不睬,顾自跑向西天神翁叫道:“干爹……”西天神翁大乐道:“好孩子,你们受了委屈了。”

将君梦如与岳风姗搂在怀中,抚弄着两人的秀发,慈爱不已。

云中鹤有些尴尬的向岳风雄搭汕道:“岳兄来得正好,记得黑霸王郭心余寻访岳兄,不知……”岳风雄颔首道:“郭心余知道了陆元明等人的死讯,悼念不已,他已收拾了他们的尸身,觅地安葬了。”云中鹤长吁一声,不再说什么了,目光却向那蒙面青中的少女望一眼,但岳风雄既不说明,自是不便深问。此外,更使云中鹤困惑的是岳风雄尚扛来一只巨大的油布口袋,一直扛在肩上,未曾放下。不但云中鹤,所有在场之人俱都大力困惑,不知是怎么回事。

云中鹤目光四转,忽道:“老展鹏。”

老展鹏应声走来,施礼道:“老奴在。”

云中鹤凝重的道:“正义团已垮,血碑已碎,但君中圣老魔尚未伏诛,本宫主即刻就要去迫缉老魔;这里的事……”老展鹏皱眉道:“宫主要带多少人去?”

云中鹤摇头道:“对付那老魔,有我一人已足,不必再带人去了。”

老展鹏道:“但此地……”

云中鹤一笑道:“第一重要的是招待嘉宾,西天神翁等诸位前辈。

就由你好好伺候,派人引导观赏名胜,准备酒饭。”

老展鹏忙道:“这个老奴知道,但……”

云中鹤飞色道:“大局初定,一切事务尚多……”转向展玉梅道:“就请梅姊与老展鹏会同在场的四方群雄处理了。”展玉梅苦笑道:“好吧,当着天下群雄在场,我宣布正义门从此解散,所有本门群雄,可以各归各派,不过……”又转向云中鹤道:“但少林一脉呢?”

原来少林掌门海愚已成毒人,目前惶惶无主。

云中鹤叹口气道:“就请少林僧侣先回少林,在下当于最短时日之中赶到少林,协助选拔新任掌门,重振少林声威。“所有少林僧侣皆诵佛道:“多谢云宫主。”

云中鹤大声道:“虽然君中圣老魔尚未伏诛,但正义团已垮,血碑已碎,天下从此太平,诸位群豪可以各归本门去了。”转向西天神翁等人深深一礼道:“晚辈招待不周,只有请前辈恕罪了。”身形转动,就要走去。

站在一旁的岳凤雄却突然开口道:“慢走。”

云中鹤只好收步道:“在下出于万不得已,必须立即去追缉老魔,以免他远遁。”岳风雄微微一笑道:“俺并不拦你去追那老魔,只想在你走前,送给你这一份礼物,大概不会浪费你多少时间吧。”说话之间,将肩上所扛的包裹递了过去。

云中鹤困惑的道:“这……这……”

岳风雄笑道:“你打开来看上一看不就成了么?”

云中鹤只好接了过去,轻轻打了开来。

但一经打开,却不由讶然失声,大力惊喜。

所有在场之人不由俱叫触,因为那袋中装的不是别物,竟是被点了穴道的君中圣。云中鹤惊喜之余,咬牙道:“老魔,今天大概是你的末日到了。”

指手一挥,向他前胸之上点去。

但听味一声,君中圣胸前出现了一个血洞,血水四溅,淋漓满地。

忽听一声大叫道:“你不该先杀他,该先杀他的是我。”

一条纤影扑了过去,匕首晃动,已在君中圣咽喉上戳了一刀。

原来那是君梦如,她也同样的有三代被杀之仇。

随之是一片狂呼,人潮汹涌,一齐涌了过来,俱都是与君中圣有着血海深仇的四方群雄。哪消片刻时间,君中圣已经变成了一滩肉泥,连五官四肢再也分不出来了。云中鹤望着那滩肉泥;方始又转向岳凤雄道:“多谢岳兄擒下老魔……”岳凤雄立刻接道:“俺可不掠他人之美,其实,凭心而论俺岳凤雄也不是这老魔的对手,根本没有能力把他擒下。”云中鹤困惑的道:“那么……”

岳凤雄伸手一指那蒙面少女道:“是这位姑娘……她大概还是云宫主相识之人,休看她是位娇弱的姑娘,却已是大漠仙姥的高足。”云中鹤忙道:“难怪会有强于君中圣的武功,不知……”

说着已走过去深深施了一礼。

那少女微微一笑,忽然将蒙面的黑沙扯了下来。

云中鹤不由啊的叫了一声,喜道:“原来是楚姑娘,令尊好吗?”

那少女微笑道:“托福托福。”

原来那少女竟是楚春娇,但谈吐之间却也有些幽幽的不是滋味。

这情形倒有些僵住了,云中鹤面孔红胀,目光四转,一时倒不知如何是好。老展鹏忙解围道:“此地之事已了,回金碧宫去吧。”

一言提醒了云中鹤,于是将西大神翁等人让向金碧官而去。

但大部的武林群雄多已辞去,少林群雄也先回了嵩山。

金碧宫大大的热闹了起来。

只见灯烛辉煌,宴开百桌,共庆道长魔消,云中鹤欣幸亲仇已报,师恨已消,更是喜气洋洋。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西天神翁忽然凑向老展鹏道:“来,我老头子敬你一杯。”老展鹏忙道:“多谢,老朽如何敢当。”

西天神翁噗一笑道:“我老头子不但敬你一杯,还要敬你三杯,因为我有事求你。”老展鹏忙道:“神翁有事尽避吩咐,老朽如何当得起一个求字。”

西天神翁笑着放低了声音道:“听说金碧宫中有三株桑树是么?”

老展鹏颔首道:“不错,神翁如何知道?”

西天神翁苦笑道:“当初有人骗我说在黑龙潭边,害我老头子白找半年,结果却听说是在金碧宫内,树上结桑实么?”老展鹏欠身道:“神公现在要食用桑果了么?”

西天神翁摇手道:“不,不,而是……”目光转动,笑道:“眼下似乎还有难题未了。”老展鹏顿时会过意来,笑道:“这事还该神翁成全。”

西天神翁大笑道:“好说,好说。”

入夜之后,在金碧宫的一间静室之中。

巨椅之上坐的是西天神翁,旁则摆着一盘桑实,那桑实又红又大,只要看上一眼就使人馋涎欲滴。西天神翁一颗颗的向嘴里放着,两眼眯成了一条缝儿。

在他一旁,则站着老展鹏,在他对面则坐着五个花枝招展的少女,依次看去,原来是展玉梅、关山风、岳风姗、楚梦萍、君梦如。岳风姗娇叫道:“你把我们叫到这里来做什么呢?”

西天神翁笑道:“自然是有事要商议了。”目光盯在金手玉女关山风脸上,道:“这事也许要得罪了关姑娘,但我老头子想来想去,却只有这一个办法,你不想猜猜看?”金手玉女面色通红,把头低了下去。

西天神翁又放进嘴里三颗桑实,转向老展鹏道;“古人娶妻,最多可娶多少广师恨已消,更是喜气洋洋。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西天神翁忽然凑向老展鹏道:“来,我老头子敬你一杯。”老展鹏忙道:“多谢,老朽如何敢当。”

西天神翁噗一笑道:“我老头子不但敬你一杯,还要敬你三杯,因为我有事求你。”老展鹏忙道:“神翁有事尽避吩咐,老朽如何当得起一个求字。”

西天神翁笑着放低了声音道:“听说金碧宫中有三株桑树是么?”

老展鹏颔首道:“不错,神翁如何知道?”

西天神翁苦笑道:“当初有人骗我说在黑龙潭边,害我老头子白找半年,结果却听说是在金碧宫内,树上结桑实么?”老展鹏欠身道:“神公现在要食用桑果了么?”

西天神翁摇手道:“不,不,而是……”目光转动,笑道:“眼下似乎还有难题未了。”老展鹏顿时会过意来,笑道:“这事还该神翁成全。”

西天神翁大笑道:“好说,好说。”

入夜之后,在金碧宫的一间静室之中。

巨椅之上坐的是西天神翁,旁则摆着一盘桑实,那桑实又红又大,只要看上一眼就使人馋涎欲滴。西天神翁一颗颗的向嘴里放着,两眼眯成了一条缝儿。

在他一旁,则站着老展鹏,在他对面则坐着五个花枝招展的少女,依次看去,原来是展玉梅、关山风、岳风姗、楚梦萍、君梦如。岳风姗娇叫道:“你把我们叫到这里来做什么呢?”

西天神翁笑道:“自然是有事要商议了。”目光盯在金手玉女关山风脸上,道:“这事也许要得罪了关姑娘,但我老头子想来想去,却只有这一个办法,你不想猜猜看?”金手玉女面色通红,把头低了下去。

西天神翁又放进嘴里三颗桑实,转向老展鹏道;“古人娶妻,最多可娶多少?”老展鹏笑道:“皇帝老子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御妻……人间也有十美图……”西天神翁拍手大笑道:“对了,十美图,你们只有五人,若是嫁了一位丈夫的话,才只有十美图的一半呢!”五女俱皆低头不语,一个个脸色绯红。

西天神翁更加大笑道:“明人不说暗语,我老头子有意作主使你们同嫁云中鹤为妻,不愿意的可以站起来。”五女羞得恨不得钻下地去,但却没有人站起来。

西天神翁大笑道:“成了,明天就是吉期,我们又可欢醉一场了。”转向老展鹏道:“你不必担心云中鹤不答应,他若不答应我老头子就跟他拚了。”老展鹏笑道:“他不会不答应,若是不答应,也是装模作样,不知私心之中有多么开心高兴呢,有这几位貌美如花的妻子,还有什么说的。”西天神翁大笑道:“这话有理。”

丙然,第二天金碧宫更加热闹了起来,云中鹤同时娶五位妻子,他究竟愿意与否无人知道,但却在半推半就之下,行了结婚大礼。于是,江湖武林之中,也出现了一片升乎安乐的局面。

一全书完一

迷魂扫描imbruteOCR旧雨楼独家连载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