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龙剑青萍 第二十五章  恶人得报大团圆

作者:雪雁书名:龙剑青萍类别:武侠小说

忽然,只听高崖上传来了谈话之声,一个尖锐的声音首先道:“下面没有声音了,那小子大约已经翘了辫子啦。”

另一个低沉的声音应道:“别说他已经被神毒万老婆子得了手,就算他没中暗算,这样一下子摔了下去,也是非到鬼门关报到不可。”

那尖锐的声一又道:“去把他弄上来吧!”

那低沉的声音道:“死了也就算了,还去弄他做什么?”

那尖锐的声音道:“没有尸首,就是没有证据,主人如何能够相信?”

那低沉的声音道:“不错,没有尸首不行,咱们是要设法把他弄上来。”

那尖锐的声音道:“只要把他的尸首弄到主人面前,咱们就是大功一件,快去弄上来吧!”

那低的声音哈道:“你叫那个去弄?”

那尖锐的声音道:“自然是你去弄了,你不是叫翻山猿嘛?这么一道几十丈高的山崖大约难不住你吧?”

翻山猿哼了一声道:“你不是叫爬山蛇吗,你爬山的本领比我大,应该你去才对?”

爬山蛇尖声尖气的叫道:“功劳是咱们两人的,为什么要叫我一个人去冒险?”

翻山猿大吼道:“你不去?”;

爬山蛇冷冷笑道:“当然是不去了,要去也应该咱们两人一道去,不该要我一个人去。”

翻山猿无可奈何的忖思着道:“好吧,两人一道去,走呀!”

说话声沉寂了下来,却响起了两人攀援山岩而下的声音。

梅瑶麟抬头望去了由于云雾迷漫,看不清两人翻下悬崖的情形,但由两人攀爬的声音上,却可清清楚楚判明两人的方位。

大约费了盏茶左右的时间,方见两条人影疾落崖下,其中一人是细瘦身材,背插长剑,另一个则是矮矮胖胖,背插两柄铜槌。

两人落下悬崖,那瘦身材的人叫道:“往上搬尸首是件麻烦事,翻山猿,你可知道有没有另外的通路?”

矮胖的那人摇头道:“大约是没有吧,这一带断崖相接,二十里内没有绝坡,除了从这里往上吊之外,恐怕没有别的办法。”

忽然,爬山蛇咦了一声,道:“人呢?”

翻山猿也失声叫道,“是啊,怎么人不见了,那小子摔下来的地方,不出这里两丈方圆之内怎么会不见了?”

爬山蛇忽又指着地上叫道:“看,这里有爬过的痕迹,找找看,绝对跑不了他。”

只听一个阴冷无比的声音道:“两位是找我吗?”

一块巨石后转出了梅瑶麟。

爬山蛇,翻山猿不由大惊失色,两人同时呐呐的道:“你……你是梅瑶麟?你没有死?”

梅瑶麟冷若冰寒的道:“两位失望了吗?”

爬山蛇投注了翻山猿一眼,急道,“不好,这小子厉害,咱们打他不过。”

两人心意相同,身形一转,撒腿就跑。

梅瑶麟沉声喝道:“那个先跑那个先死。”

但两人置若罔闻仍然急不及待的向崖边扑去,欲图攀上断崖逃生。

梅瑶麟冷哼一声,抖手一掌,遥遥拍了过去。

但听轰的一声大响,爬山蛇身子疾飞而起,猛然撞在了一块突出的山石之上上,立时骨断筋折脑浆迸流,死于非命。

翻山猿不敢再跑了,忽然翻身跪倒于地,叫道:“少侠饶命。”

梅瑶麟冷冷的道:“爬过来。”

翻山猿一呆怔果然依言向前爬了两丈左右,爬在梅瑶麟的脚下,继续颤声哀求道:“梅少侠,梅大叔,饶了我这一条狗命吧!小人家中还有八十多岁的老娘等我养活呢?”

梅瑶麟淡然一笑道:“你是这样怕死吗?”

翻山猿不住的叩头道:“少侠开恩,大叔开恩。”

梅瑶麟冷哈道:“起来,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详详细细的说出来,也许可以饶你一命。”

翻山猿站起身来,叫道:“梅少侠,不,梅大叔,您要问什么呢?”

梅瑶麟冷笑道:“先说说你们主人是谁?”

翻山猿忙道:“是黑云谷主司徒心。”

梅瑶麟神色一变,咬牙道:“司徒心来了吗?”

翻山猿应声道:“不但谷主来了,而且还带来了四大凶煞,他发誓要……要……”

神色微变,住口不语。

梅瑶麟面无表情的道:“尽避说下去!”

翻山猿呐呐的道:“他发誓要把梅大叔,大卸八块,然后拿去喂狗。”

梅瑶麟眉宇间杀机骤现,厉声沉喝道:“这话是他亲口说的吗?”

翻山猿轻声道:“是的,小人不敢撒谎。”

仰天狂笑了一阵,梅瑶麟放低了声音道:“山中有狗吗?”

翻山猿变颜变色,呐呐的道:“有是有,但……二里之外的村里才有。”

梅瑶麟笑道:“很好,你去弄他三五只来,办得到吗?”

翻山猿吃惊的道:“梅……大叔为什么要……要弄狗来?”

;,梅瑶麟大笑道:“自然是要使你那主人达到目的,这山崖大慨挡不住你翻山猿吧!把狗弄来之后,就在崖上找我。”

翻山猿呐呐的道:“是……是……小人就去……”

说话之间,转身欲走。

梅瑶麟忽然沉声喝道:“回来!”

翻山猿身子一震,颤抖着收步回身道:“梅…大叔还有什么吩附?”

梅瑶麟冷笑道:“大约你早已打好了主意,这一去不会再回来了吧!”

翻山猿神不守舍的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梅瑶麟冷笑一声,五指轻舒,在他背脊上捏了几捏道:“我已用特殊手法点了你的五阴绝脉

两个时辰之后就会血凝心经,气涸丹田而死,所以你必须尽快回来,到时我自会给你解去,要不然你就只好自己去找个死后的葬身之处了!”

翻山猿面如淡金,连连颌首道:“小人知道,小人知道!”

抱头鼠窜,急急而去。

梅瑶麟面含冷凛笑意,有如淡烟一缕,由另一个方位疾升而上,到了悬崖之上,隐身一块巨石之后。

纵目望去,方才自己受神毒万剑虹所害的林中,静谧,黑沉,似是无人在内,另一面则是连绵的山岭,零落的树木,同样的静无人声。

大约半盏热茶之后,才见翻山猿吃力的攀上断崖,沿着密林的另一面,轻步急驰而去。

梅瑶麟暗暗冷笑,索性坐在巨石之上,静静等待。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之后,才听一群凌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终于到了距梅瑶麟十丈之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梅瑶麟静坐石上不动,注目细看。

只见来者共是五人,为首之人身材魁伟,一身黑衣,外罩红色披风,手持一支巨鞭,有如霸王再世。

另外四人分着白、红、紫、绿短衣,各自捧着奇形怪状的兵刃,有如地狱之中跑出来的恶鬼。

;梅瑶麟心中有数,那正是黑云谷主司徒心与他手下的四大凶煞,他仍然静坐石上,眉现杀机唇绽冷笑。

由于那方巨石嶙峋不平,梅瑶麟蹲坐在石四之中,顶部又被巨树遮覆,只要他不动,极难被人看得出来。

只见黑云谷主目光四转,沉声叫道:“这两个畜牲那里去了?”

四大凶煞中的白煞低声接口道:“这很明显,他们两人到崖下去弄姓梅的小子的尸体去了!”

司徒心不耐烦的走动两步,又道:“神毒万剑虹既已使那小子中了道儿,怎的又会丧他手了呢?”

白煞接口道:“这只怪神毒太大意了,那小子潜力深厚,在他毒发之前,仍然以机诈的手段将神毒骗了过去,奋竭全力一剑把神毒刺死!”

司徒心嗯了一声道:“万剑虹的尸体呢?”

白煞笑道:“属下早已查看过了,已经化为一滩黑水,尸骨无存了!”

梅瑶麟在巨石之上不由听得凛然一惊,神毒万剑虹怎会化成了一滩黑水?只听司徒心呵呵大笑道:“那是一定的了,那老毒婆一生以毒为生,利刃贯穿内腑之下,引发了体内剧毒,才会有此结果…这老毒婆大约没有想到本谷主会坐享其成吧!炳哈哈哈……”

又过了一会,司徒心皱眉叫道:“不对了,为何那两个畜牲还不上来?”

白煞讷讷的道。“想是两人由悬崖下搬一具尸体不太容易!”

司徒心沉声喝道:“上去查看一下……”

白煞忙应了一声,走到悬崖边沿,压道嗓了叫道:“翻山猿,爬山蛇,你们这两个畜牲是怎么搞的,为什么到现在还在磨菇,还不快些上来!”

自然是没有应声。

白煞又招呼了几声,依然没有结果。

司徒心阴阴一笑,哼道:“梅瑶麟能在中毒之后杀死万剑虹滚下悬崖,看情形只怕不太乐观须知那小子最是机诈!”

白煞退了回来,道:“万剑虹在林前布上的万年夸石粉,明明使梅瑶麟着了道儿,他最后只能爬行,站都站不起来了,怎会……”

司徒心冷哼道:“梅瑶麟似乎不能用毒伤他……”

白煞接口道:“但万年夸石不能算毒,梅瑶麟虽有辟毒的翠珠,也是没有用处,这绝对是假不了的!”

司徒心沉声道:“那么,人呢?为什么连那两个畜牲也不见了。”

白煞忖思着道:“也许是他们两人见这悬崖不好攀爬,抬着那小子的尸首另找出路去了。”

梅瑶麟突然身形一幌,由巨石上一跃而下,大笑道:“诸位不必找了,翻山猿到前村去了,爬山蛇却不幸死在崖下了!”

黑云谷主司徒心及四大凶煞俱皆大惊失色,不由自主的齐齐后退,司徒心呐呐的叫道:“你你……你是……”

梅瑶麟冷漠的笑道:“猜也该猜得出来,在下姓梅瑶麟,司徒老贼,当年的血仇,今天该一并结算一下了!”

司徒心面色青白不定,嘶声叫道:“梅瑶麟,你……没死?”

梅瑶麟淡淡的道:“失望了,是吗?这是没办法的事,梅某也会去拜会过阎老五,无奈他不肯收留,又把梅某赶回来了。”

司徒心咬牙切齿,厉声道:“小子,你以为本谷主怕你,那爬山蛇是死在你手的吗?”

梅瑶麟冷冷的道:“一点不错,爬山蛇不大听话,梅某不过代你教训教训他,那晓得那家伙身子太软弱了,碰上了一块石头,就魂归地府去了。”

司徒心嘶声喝道:“那翻山猿呢?”

梅瑶麟笑道:“他倒是根乖,已经受梅某之命,到前村找野狗去了。”

司徒心怔了一怔道:“找野狗,为什么?”

梅瑶麟大笑道:“司徒谷主真是贵人多忘事,你不是恨得要把梅某大卸八块,然后再去喂野狗的吗?”

司徒心怒道。“不错,本谷主是要这样对付你,只有把你喂了狗吃才能使本各主安心。”

梅瑶麟目光四转,道:“此处不易找到野狗,所以梅某才叫翻山猿到前村去找。”

一言方落,只听一片狗吠之声遥遥传了过来。

梅瑶麟大笑道:“贵属下实在听话,果然弄了狗来了。”

只见翻山猿跑得满身大汗,果然牵来了五只野狗,赶到近前,一见司徒心与四大凶煞在场,不由大惊失色,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司徒心啼笑皆非,但仍强自做色道:“很好,梅瑶麟,你就与我葬身狗腹吧!”

巨鞭一挥,大喝道:“上!”

四大凶煞各摆兵刃,势如狂风暴雨,匝地而至。

司徒心若论功力,并不输于天门道人,四大凶煞亦是个个凶狠,在江湖道上足可列入一流高手之林。

五人攻势凌疠,齐出绝招,足有翻山倒海之威。

梅瑶麟从容无备,但当五人扑到之际,身形一晃,却突然失去了踪影。

司徒心与四大凶煞一招扑空,心头一惊,急急定神看时,四下里都没有梅瑶麟的影子。

司徒心惊怒交迸,大喝道:“姓梅的小子,你可是无胆交战了吗?”

只听不远处的一株巨树顶巅传来了梅瑶麟嘲笑的声音,道。“连影子都没有看到,亏你还说得出大话?”

司徒心暴怒不已,巨鞭震动,向那巨树的树干击去。

但听轰隆咋喳一声大响,一株合抱粗细的大树已经断为两截,司徒心击倒大树,挥手又是一鞭,向倒在地上的拭篡击去。

四大凶煞同时也各出一招,向梅瑶麟所立之处攻去。

只听轰隆一阵大响,五人兵刃俱皆落空,却将沙石树木震得四散飞舞,几乎连整个的山峰都起了动摇。

只听梅瑶麟冷然大笑道:“五位这是何苦,还是省点力气吧!”

声音就起自五人身后。

司徒心等惊得都已冒出了一身冷汗,闻声猛然旋身,又各自挥出一招,向梅瑶麟攻来。

然而,梅瑶麟却像一团虚而不实的幻影,眼看他已无法躲过,却又在险之又险的情形下轻而易举的躲了开去。

司徒心全力连挥三鞭,已经有些手酸气喘,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身子一停,只见梅瑶麟就站在对面五尺之外。

司徒心咬牙大喝道:“梅瑶麟,有种的别躲,与本谷主大战三百回合。”

梅瑶麟冷笑道:“你可曾自己秤量秤量,有与梅某大战三百回合的能耐吗?”

司徒心厉叱道:“小子,今天本谷主若不把你喂了狗吃,誓不为人。”

梅瑶麟笑道:“正因为梅某要将你喂狗,才先礼让你三招,司徒心,时间宝贵,你们也该上道了。”

司徒心勃然大怒,巨鞭以五岳压顶之势直击而下。

梅瑶麟手按剑柄,待他巨鞭将要击下之际,方才一声大喝.龙剑有如白虹飞掣,向巨鞭之上磕去。

篷的一声大响,司徒心只觉梅瑶麟的剑锋上传来了一股难以抗拒的大力,半臂酸麻,巨鞭脱手而飞,落到了数丈之外。

梅瑶麟一剑出手,又大喝道:“找死!”

龙剑后旋,向身后扫去。

但听惨呼大起,场中情势立变。

原来当司徒心一鞭击到之时,四大凶煞同时各摆兵刃配合出手,齐向梅瑶麟递到一招。

梅瑶麟以将司徒心巨鞭震飞的余威,龙剑横扫之下,使四大凶煞俱皆受到或轻或重的伤害。

只见白煞断去了一条右臂,红煞削落了右手的五指,紫煞肩部划中一剑,血流如注,绿煞则已齐腰斩为两截。

司徒心遍体酮,步步后退。

搏斗已经停了下来。

梅瑶麟冷厉的笑道:“司徒心,你不是要与梅某大战三百回合吗?”

司徒心还是步步后退,呐呐的叫道:“老夫……认栽了。”

梅瑶麟沉声大喝道:“站住!”

司徒心依言站了下来,嘶声叫道:“梅……大侠……”

梅瑶麟冷冷的道:“今日之事,可以不究,但当年……”

司徒心叫道:“当年老夫不过受人利用,其实黑云谷并没有和银龙堡的人勾结,也没有与万象宫联络。”

梅瑶麟冷笑道:“此外,你总该听到过梅某是一个心狠手辣,沾满血腥的人吧?”

司徒心苦著脸道:“这样说来,你…是不肯放过老夫的了。”

梅瑶麟面无表情的道:“野狗已经找来,总不能让它们空腹而回,你看着办吧,只要能交待得过去,梅某可以考虑。”

司徒心面如土色,犹豫片刻,终于找出了腰间的匕首,一咬牙,将自己的一只左耳削了下来抖手一扬,向翻山猿牵在面前的几只野狗掷去。

五只野狗登时抢吃,几声脆响之后,已经进入了一只花狗的肚中。

司徒心声调悲怆的道:“梅大侠,这……这可以了吗?”;

梅瑶麟冷冷一笑道:“司徒心,你未免太小气了吧,你何不拔根头发应付应付!”

司徒心大惊道:“难道您……您……”

梅瑶麟淡淡的道:“拣点象样的东西,别那么小气。”

司徒心牙关紧咬,终于咔的一声,将一条右臂齐肩削了下来,掷到了五双野狗之前,疯狂的喊道,“梅瑶麟,这总该够了吧?”

五只野狗争食,一条左臂立刻而尽。

梅瑶麟放声大笑道:“司徒心,总算你还是条汉于,咱们过去的事扯平了。”

司徒心已经有如一个血人,咬牙道:“梅瑶麟,旧帐扯平了,但咱们之间又有了新帐,只要我司徒心有一口气在,迟早我还要找你讨还。”

;

梅瑶麟漠不在意的笑道:“一切悉听尊意,梅瑶麟随时候驾。”

司徒心就地跌坐了下去,一面运功止血,一面又道:“梅瑶麟,但愿你命长,能生离这阴风峡。”

梅瑶麟冷笑道:“这倒不用费心,对了,翻山猿,梅某并没点你的五阴绝脉,对你的生命没有影响,你可以放心走了。”

转向司徒心道:“梅某已答应不伤他的性命,而且要他从此离开你的控制,希望你不要迁怒到他的头上。”

司徒心嘶声大叫道:“要他滚,老夫再也不愿见到他。”

梅瑶麟笑道:“是为他找来野狗的关系吗?!”

仰天一阵大笑之后,又向翻山猿喝道:“你可以走了,只要你安份守己,另觅安身立命之处保你可以安享余年,否则,梅某是不纵恶人的。”

翻山猿并不多言,匆匆忙忙转身飞驰而去。

望着翻山猿去远了的背影,梅瑶麟冷冷一笑道:“司徒心,梅某也劝你韬光养晦一番,如果有所觉悟,也许后半世还可以安安静静的渡过,否则那就很难说了。”

司徒心大叫道:“梅瑶麟,你该已经满足了,还不走吗?”

梅瑶麟扫了凌乱的斗场,以及四大凶煞的惨状一眼,转身大步而去,迳向山深之处行去。

在一条乱石如林的峡谷之中,万象公子正蹲坐在一张石桌之前。

那石桌看得出是甫行用刃风掌力所削成,石屑片片,仍然散在四周,石桌上摆下了两只巨鲸桌旁则是两大坛酒。

峡中风大,贴地吹拂,直把万象公子的衣袂,吹得猎猎做响。

他愿像一位遁迹深山的高人,置酒峡谷,对月而饮。

但两坛酒还完好的摆在桌旁,不曾启封,显然他是有所期待。

只见他仰头张望,凝视着神秘幽深的夜空,夜空中静谧无声,除了阴风峡中的猎猎山风之外一无所有。

他俯首沉思,喃喃自语道:“三更已过,梅瑶麟不至,想必他是凶多吉少了。”

阴阴的笑了一阵,又自语道:“死于天门老道手中的可能不多上定是毁在神毒万剑虹手上了,再不然,就是金刀王子……”

忽然,他面色大变,凝神倾听,在面色一连数变之后,发出一串高昂的大笑,沉声叫道:“梅少侠果是信人,只可惜已是最后一夜的三更过后了!”

但见人影闪动,梅瑶麟有如天神下降,轻飘飘的落到万象公于对面的石凳之上,坐了下来。

他目光凛然的投注了万象公子一眼,冷笑道:“认真说来,梅某早到两个时辰!”

万象公子喜怒不形于色,阴阴的道:“此话怎讲?”

梅瑶麟笑道:“若梅某五更仍然未到,则可以确定已经命丧他人之手,岂不省了一番手脚,自而后可以安心称霸武林了!”

万象公子苦笑一声道:“梅兄何必如此意气用事,对在下书柬上所提之言,可曾认真考虑过呢?”

梅瑶麟冷冷的道:“真正可怕的敌人,是在于他的阴险。万象公子,何不说出你的肺腑之言却要这样故做姿态?”

万象公子从容一笑道:“在下所说未尝不是肺腑言,须知当前形势,为治为乱,端在你我

二人决定,就眼下来说,则是只有梅兄可做决定……”

梅瑶麟双目精芒如电,缓缓四顾,对万象公子之言不理不睬。

万象公子冷冷一笑,伸手抓起一罐美酒,揭去封皮,满满的斟了两杯,擎起面前酒杯一笑,道:“请!”

杯到酒干,满饮一觥。

梅瑶麟略一沉忖,也将面前的一杯美酒一饮而尽。

万象公子又将两杯注满了,微微一笑道:“合则天下无敌,分则两败俱伤,梅兄应有所决定呢!”

梅瑶麟面无表情,答非所问的道:“梅某依言孤身只剑而来,不知阁下是否也自守诺诺言?”

万象公子面色一变,道:“在下欺骗了梅兄吗?若是阴风峡中找得出第二个人来,在下情愿自杀谢罪!”

梅瑶麟冷漠的笑道:“也许这阴风峡中找不出万象公子的人来,但那天门老道,神毒万剑虹以及黑云谷主司徒心等又是从何而来?”

万象公子阴阴的道:“怪不得梅兄三更之后方到,原来途中有些耽搁!”

沉声一笑,接下去道:“梅兄仇敌遍天下,冤家满武林,随时随地都会遇上对头,难道这也责怪到在下头上吗?”

梅瑶麟冷笑道:“好吧,这些事可以不提,今夜遨宴的目的何在,可以明白说出来了吗?”

万象公子煞有介事的道:“这在兄弟致梅兄的束札之中已曾提及,端看梅兄意下如何了。”

梅瑶麟目光一转,忽又笑道:“酒杯只有两个吗?”

万象公子不自然的笑道:“只有你我二人相邀,不准备两个又要准备几个?”

梅瑶麟冷冰冰的道:“至少也该准备三个!”

万象公子冷笑道:“梅兄怀疑到了什么,不妨明说!”

梅瑶麟慢悠悠的道:“黄云山途中既未遇到金刀王子,大约这阴风峡中该不会少了他一份吧!”

万象公子青着脸道:“在下并未请他,而且,中原武林或分或合,或成或败,也还用不着与一个夷狄之邦的储君相商!”

梅瑶麟嗯了一声,道:“很好,现在,可以发表发表阁下的高论了!”

万象公子又满饮一杯,道:“梅兄还没答覆我方才的问题!”

梅瑶麟淡淡笑道:“梅某一向不善与虎谋皮,阁下的堂皇之言,还是收了起来,露出你本来的面目吧!”

万象公子面色青白不定,咬咬牙道:“既然如此,那就要以武功一决存亡高下了!”

梅瑶麟连饮两杯,站起身来道:“叨扰三杯,多谢盛情,但你我都十分清楚,今夜之局,只怕咱们只能有一个离开阴风峡!”

万象公子嘻嘻一笑道:“这话有理,梅兄划出道儿来吧!”

梅瑶麟大笑道:“各凭真才实学一较强弱,自可生死立判,又有什么道儿可划!”

万象公子摇摇头道:“这话不然,梅兄已获玄武藏珍,神功盖世,在下庸碌如前,一无长进硬拚硬打,自然在下吃亏!”

梅瑶麟冷笑道:“这样说来,这道儿应该你划才对!”

万象公子忖思着道:“梅兄既是如此谦辞,在下不妨提议!”

梅瑶麟淡漠的道:“阁下尽请明言。”

万象公子笑道:“刀剑拳脚,只怕梅兄已高过在下甚多,在下有自知之明,不愿在这上面逞强,但暗器方面,也许是秋色平分之局!”

梅瑶麟冷冰冰的道:“比拚暗器亦无不可,但在下一向不用这种下流玩艺,说不得要向阁下借用几枚了!”

万象公子阴阴一笑道:“这个容易……”

说着由怀中取出了六枚小巧的袖箭,放到石案之上,道:“六枚袖箭中梅兄可以任取三枚备用!”

梅瑶麟细看那六枚袖箭,只见其长不过二寸,但却闪闪烁人,俱是纯钢打造,六枚完全一样倒是无毒之物。

当下略一迟疑,探手取了三枚,惦在掌心之中,道:“阁下再说比拚之法吧!”

万象公子目光四转,忽然指着峡谷尽头上的一块醒目的青石道:“那方青石之上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白点,梅兄可曾看到O”

比底相距两人立身之处约有二十余丈,山崖上果然有一块蒲团大小的青石,几乎是在中心部位,果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白石嵌在其中。

当下淡然一笑道:“若用那做为目标,似乎还嫌太平常了一些!”

万象公子笑笑道:“不错,只要是对暗器稍有心得之人,皆可一击中的,但在下却另有不同平常之法!”

梅瑶麟冷笑道:“请道其详!”

万象公子神秘的一笑道:“你我背向目标而立,飞身而起,当身悬三丈之时回手发射,不准返身觎看,梅兄认为如何?”

梅瑶麟颔首道:“这办法不错,再谈胜负的条件吧!”

万象公子阴阴的道:“这很很单,败者一方把一切交给对方处理就是了!”

梅瑶麟冷冷的道:“这办法还算公平,但如双方俱中鹄的,不分胜负呢?”

万象公子阴阴的道:“这也好办,前行十丈,再比!”

梅瑶麟淡然一笑道:“但愿阁下不要反侮!”

万象公子森然一笑道:“咱们不妨对天发誓,以期无悔!”

梅瑶麟不屑的一笑道:“江湖豪士,首重信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又何需对天设警!”

万象公子神秘的笑道:“梅兄豪情万丈,足见磊落胸襟,那么梅兄先请!”

梅瑶麟淡然一笑道:“喧宾不压主,梅某理当让阁下先请!”

万象公子笑笑道:“恭敬不如从命,梅兄请看!”

未见如何做势,身形已经平地拔了起来,当上升至三丈左右时,右臂一振,三枚袖箭由左肩上向后射去。

梅瑶麟注目静观,只见三条闪光成一条线向那青石上射去!

及至万象公子身形落地,三枚袖箭已经射中鹄的,俱皆钉入了那巴掌大小的白石之中。

梅瑶麟冷漠的一笑道:“好手法!”

万象公子傲然道:“过奖,过奖……看来只怕咱们要前行十丈再比了,在下所能之事,大约也能不倒梅兄吧!”

梅瑶麟笑道:“现在未免言之过早,等梅某献丑之后再说吧!”

身形幌动,站到万象公子方才所站之处,同样的身形平地拔了起来,徐徐的向上升去。

当身子找到三丈左右时,右臂一振,三枚暗器忽呈品字形向后射去。

万象公子大笑道:“高明。”

梅瑶麟身子落地,三枚袖箭方才射到中途。

只见三枚暗器忽然阵形一变,由品字形换成了一际直线,而且速度也陡然加快,迳向那青石之上的白石射去!

梅瑶麟不用去看,他可以清楚的知道三枚暗器不偏不倚的俱都射到了那块巴掌大小的白石之内。

当下淡漠的道:“看情形当真需要再走十丈了!”

耳际间却听得万象公子哈哈大笑道:“梅兄,很不幸,阁下失手了!”

梅瑶麟愕然一怔,急急转身道:“你说什么?”

万象公子遥遥一指道:“梅兄该比在下还看得清楚一些!”

;

梅瑶麟定神看去,果见自己射去三枚袖箭有一枚钉在了白石之内,另外两枚却钉在了青石之上,每支距离约有二寸左右。

梅瑶麟大吃一惊,一时不由目瞪口呆,痴痴的说不出话来!

他清楚的知道,那三枚暗器绝不会失手,必可射中白石无疑,但事实却摆在面前,这……是怎么回事?

万象公子阴阴一笑,道:“梅兄一言九鼎,在武林中从不失信于人,大约是不会出尔反尔,不肯算数的了……”

梅瑶麟喃喃自语道:“怪了!敝了……我是如何不曾射中的呢?”

万象公子失道:“毫厘之差,谬之千里,这只怪梅兄失误了……”

目光阴阴一转,又道:“不知梅兄还有什么话说!”

一股悲伤之念袭上心头,梅瑶麟叹口气道:“时也,运也,命也,我梅瑶麟无话可说了!”

万象公子得意的傲笑道:“其实,在下宽大为怀,虽是在赌赛中胜了梅兄,但在下不愿太为已甚,绝不伤了梅兄的性命…”

微微一怔,又道:“在下只要废去你的武功,使你仍然可以享一辈子清福,大约归凤国的公主凤忆萍和那瑶台牧女云凤玲以及金凤玉女花艳芳总不会因为你武功消失而不爱你了吧!”

梅瑶麟咬牙冷笑道:“梅某既已失手而负,杀剥留存任凭尊驾之意处理也就是了,何必多言词费!”

万象公子大笑道:“这话说的是,在下话说得太多了!”

探臂出指,就向梅瑶麟五阴绝脉上点去!

忽然,只听一声大喝传了过来,道:“梅瑶麟,你上当了!”

梅瑶麟愕然一怔,疾忙纵身一闪,避了开去。

定神看时,只见金刀王子忽然在谷底的那青石下现出了身来,同时,无数金刀人相继由阴风峡四面八方飞扑而至!

万象公子疾掠而至,笑向梅瑶麟道:“梅兄信义之人,大约总不会因他人之言而生了悔约之心吧!”

五指如钩,仍向梅瑶麟五阴绝脉上递去!

梅瑶麟横掌当胸,大喝道:“梅某绝无悔意,但至少该等他把话说清之后……”

万象公子并不理睬这些,五指攻势不衰,左掌复出,拍去一掌!

梅瑶麟勃然大怒,沉声喝道:“佛降万魔!”

右掌蓬然直击了过去。

但见万点掌影挟着刺耳的呼啸之声,向万象公子以摧山填海之势疾压过去!

万象公子毕竟不是弱者,身形幌动,平地拔起七八丈高,躲过一招,却飞身向金刀王子跃去了。

梅瑶麟相继而至,只见金刀王子笑嘻嘻的站在那方嵌在山壁间的青石之前,一付神秘自得之态。

万象公子大怒道:“番王,为何你要插手捣乱?”

金刀王子笑道:“休要以为你计划得天衣无缝,小王就是你错打了算盘的一着,”

万象公子厉叱道:“你想怎样?”

金刀王子慢悠悠的道:“小王深思熟虑,觉得你才是小王的第一号敌人,先将你除去才是上策!所以小王才出头插手此事!”

万象公子怒叱道:“这样看来,你是急于上道了,本公子成全你吧!”

出手三掌,攻了过去!

这三掌招招凌厉,着着狠毒,每一掌都想把金刀王子置于死地!

金刀王子凛然不惧,金刀狂挥,将万象公子的三掌尽皆化解了开去!

万象公子犹欲再攻,但梅瑶麟已经横出一掌,向两人中间拍去,如涛的劲力硬把两人分了开来。

金刀王子哈哈大笑道:“梅瑶麟,虽然你以机诈出名,但这一次你没想到会栽了筋头吧!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你那三支袖箭会两支落空?”

万象公子无法扑攻金刀王子,索性就在丈许外停了下来,一声不响,唇角间仍然浮现着冷冷的笑意。

此刻数以百计的金刀人也已经完全将三人围困在内,布起了大型金刀阵,突变的形势渐呈紧张。

梅瑶麟凝重得有如一尊化石,冷哼道:“梅某也已猜测到其中有诈!”

金刀王子大笑道:“既然你已猜测到有诈,为什么还要着他的道儿,若不是小王我及时出现

大约现在你已变成了一个废人了吧!”

梅瑶麟面无表情的道:“尊驾既是要揭穿他的阴谋,还等什么?”

金刀王子笑道:“这是一件大事,梅瑶麟,你该如何向小王道谢!”

梅瑶麟淡淡的道:“梅某可以答应不伤害你的性命!”

金刀王子冷笑道:“梅瑶麟,你太骄狂了,不过,本王子不计较这些,你我共同的敌人是万象公子,咱们联手先把他除去吧!”

梅瑶麟冷然道:“梅某只是要你揭穿他的阴谋,除去他的事情,在下会自己动手!”

金刀王子大笑道:“这阴风峡是万象公子的秘窟之一,在这里若同他比较武技,岂不是你自讨苦吃吗?”

说话之间反手一掌,向那四出的青石之上拍去,但见篷的一声,那青石立刻滚了下来。

金刀王子大笑道:“梅瑶麟,看到了吗,这巨石之后是一个洞穴!”

探臂一抓,一个青衣之人被抓了出来,蓬的一声摔于地下。

梅瑶麟咬牙厉喝道:“万象公子,你有什么解释?”

金刀王子笑道:“这还要他解释什么,当你发射暗器时,洞中这人及时将这石块移动一下,任凭你有多巧妙的准头,那也是无法射中的了!”

万象公子阴阴一笑,道:“金刀王子,你说的不错,但是,本公子却另有主意!”

金刀王子大笑道:“不管你有什么主意?且等到阴司之中再出去吧…梅瑶麟,还不打发他上路等待何时!”

梅瑶麟冷厉的道:“万象公子,梅某也想替你留一条生路,只要废去你的武功,可以随你自生自灭,以你过去所赚得的基业,也可享一世清福!”

金刀王子大叫道:“梅瑶麟,想送这个人情,须知我金刀王子没有这份雅量,今天是非把他置于死地不可!”

万象公子咬牙道:“就算真的你能把本公子杀死,接下来大约又是梅瑶麟要丧生在金刀阵内了!”

金刀王子冷笑道:“那是我们两人之事,你只管先上道吧!”

万象公子忽然阴阴一笑道:“本公子方才已经说过,本公子另有主意,不论你们以为如何,本公子似乎应该说出来给你们听听!”

金刀王子狂笑道:“就算你有苏秦之口,张仪之舌,今天也是无法扭得转你的命运了!”

万象公子笑向金刀王子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道这阴风峡是本公子的一座秘密大约你还不知本公子有些什么布置!”

金刀王子哼道:“任凭什么布置,也救不了你的性命!”

万象公子大笑道:“本公子早已立过誓愿,如不能将你们两人除去,就与你们两人同归于尽了!”

金刀王子微微动容道:“你有什么本领能与我们同归于尽!”

万象公子笑向四周的山壁之上一指道:“十万斛火药,五千担硝磺,大约足可使咱们三人化为劫灰的了…”

目光一转,又道,“只可怜百余名金刀人也要跟着同遭此劫!”

金刀王子悚然动容,呐呐的道:“以你的毒辣凶狠,这事确然做得出来!”

声调一沉,大喝道:“快退……”

百余名金刀人闻令急退,分向四外山壁上驰去!

万象公子仰天大笑道:“晚了,今天谁也别想逃过这一劫了!”

只见他抖手之间,连射起三点红光,直飞冲天。

金刀王子大叫道:“拦住他……”

梅瑶麟也有此意,只可惜万象公子出手太快,要想拦阻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三枚红光闪闪的袖箭一飞冲天之后,随之响起了轰的一声大响!

但见山壁上爆起了一团火光,轰隆之声,震耳欲聋,像天崩地裂一般,一片大火顿时蔓延了开来。

随之爆炸之声迭起,四面红光冲天,像天地间已到了末日一般,整个的阴风峡都动摇颠荡了起来。

在轰隆震耳声中,夹杂着阵阵的惨呼之声,显然是百多名金刀人相继葬身于火窟之中。

梅瑶麟心头一沉,任凭他武功如何高强,也是无法逃出阴风峡的了,他虽无惧于死,但这样死法实在于心不甘。

爆炸之声相继传来,火势是愈来愈大,整个阴风峡已经快要变成了一个天然的大火炉。

在混乱之中.万象公子、金刀王子已经相继淹没在浓烟大火之中,再也见不到两人的踪影了。

;梅瑶麟飞身纵立于一块巨石之上,望着顷刻间已将四周汇成了一片火海的阴风峡,再也想不出脱困之法。

忽然……

只听半空中有人大叫道:“麟,瑶麟……”

是两三个女子的急叫之声。

梅瑶麟大喜过望,他听得出来,那正是凤忆萍、金凤玉女花艳芳,以及瑶台牧女云凤玲的声音。

当下急忙应道:“我在这里……”

蓦见一条长绳垂挂了下来,同时浓烟弥漫中,他也看到了一只硕大无比的凤凰的影子。

梅瑶麟飞身一跃,已将垂下的绳索握住。

只听凤忆萍的声音大叫道:“麟哥,你抓到绳子了吗?”

梅瑶麟连忙应道:“抓到了,快……”

那绳子顿时笔直的拉了上去,十丈百丈,千丈,终于远远的离开了那片火海,到了溟蒙的云空之中。

一旦离开了阴风峡,梅瑶麟方才发觉,天色已经亮了,遥远的东方已经现出了片片的朝霞。

在一座树木苍翠的山头上,他落了下来,坐在凤凰背上的三女也相继而下,虽是短短的小别但却几乎生死永隔,几人俱有恍然如梦之感。

凤忆萍首先嘟起小嘴,不依的道:“麟哥,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这样的任性,如果我们不来,看你不烧死了才怪呢!”

梅瑶麟轻吁一声,道:“是我不好,但……”

瑶台牧女激动的道:“不用说了,好在托天之福,你平安归来,以后……”

眼圈一红,颤声道:“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

梅瑶麟正欲答言,忽听一声佛号长宣,一群人大步走了过来。

只见当先而行的是一名老年尼姑,手中拄着一条竹杖,那尼姑看不出有多大年岁,只能看得出极老极老,两道白眉一直垂到耳边。

但她却毫无老迈之态,双目精芒如毫,不停在梅瑶麟脸上打转。

在那老尼姑身后,则跟着颠道人,武丞云白飞,撑天叟寒天虹,以及金凤玉女花艳芳的右卫李妪。

凤忆萍悄悄推了梅瑶麟一把,道:“快去拜见,这是了凡老师太!”

梅瑶鳞只觉这了凡老尼有一种神风凛然的慑人气度,当下情不自禁的上前深施一礼道:“晚辈梅瑶麟,拜见老师太!”

了凡师太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阿弥陀佛!”

目光精芒如电,又道:“小檀樾,可知贫尼俗家的身份吗?”

梅瑶麟茫然答道:“晚辈不知,还请老师太见示!”

了凡师太笑道:“贫尼俗家姓花,有一名堂孙女名叫玉蕊……”

“啊!”

梅瑶麟大吃一惊,连忙屈膝跪了下去,道:“恕瑶麟无知,原来您老人家是家母的堂祖母啊!”

了凡师太笑道:“好了,出家无家,现在不谈那些,贫尼仍是了凡老尼,不过,今日之聚,也是三生之前的缘份……”

伸手遥遥一指道:“贫尼未建庵院,只凭着一楹茅庐,一瓣心香,膜拜我佛!”

武丞云白飞接道:“老师太佛门高人,早已到不着形迹之境了!”

了凡师太笑吟吟的道:“别太往贫尼脸上贴金,难得今日之聚,还是回茅舍中去坐吧!”

话落转身带路,向回走去。

于是,梅瑶麟等随后而行,相偕走去。

在一片葱翠的竹林之中,果有一座竹篱小院,花木扶疏,净无纤尘,使人不禁有出尘之想。

正面的茅舍中是一间佛堂,后面则是一间敞厅。

了凡师太当先引路,直入敞厅之内,一名小尼姑献上松子茶,于是众人俱皆依序坐了下来。

梅瑶麟微吁一声,欲语还休。

凤忆萍等因有了凡师太等在座,谈吐之间,不敢过于脱落形迹,但仍忍不住开口问道:“麟哥,那金刀王子与万象公子都死在阴风峡中了吗?”

梅瑶麟颔首道:“在那种大火之中,只怕他们是活不成的了!”

了凡师太轻诵一声佛号道:“梅施主,贫尼还要请你看一幕最后的戏……”

说话之间,已经站了起来。

梅瑶麟也连忙起身,道:“老师太有何指示?”

了凡师太淡淡一笑,举步向外走去。

梅瑶麟相继跟了出去,凤忆萍、花艳芳、云凤玲,以及颠道人、武丞云白飞、寒天虹与李妪等俱皆跟了出去。

了凡师太当先而行。穿过竹丛,沿着一条小径,一迳向后走去。

竹丛尽头则是一道悬崖,崖下则有一条蜿蜒的小路,俯身崖上,可以把下面看得清清楚楚。

但此刻下面却空空荡荡,一无所有。

梅瑶麟转目望去,只见了凡师太已经停了下来,向崖下的小路上注目静观,不言不动。

梅瑶麟大感困惑,忍不住出声问道:“老师大是叫瑶麟看什么呢?”

了凡师大微微一笑道:“别忙,大约总有些东西可看!”

此刻相隔十余里外的阴风峡火势已停,原来峡中树木不多,无法延烧到其他各处,火药爆炸燃烧之后,不久就停了下来。

但浓重的烟雾,却依然四面扩散,连崖下也有些模糊不清。

梅瑶麟以及所有之人俱都怀着困惑的期待的心情,也像了凡师太一样的凝注着崖下不语。

大约过了顿饭之久,方见一条人影蹒跚而来。

那人影初时无法看清.但越走越近.梅瑶麟差点要叫出声来,原来那人出见是万象公子。

凤忆萍、金凤玉女等人也都有些怔了起来。

梅瑶麟呐呐的道:“原来他没死!”

了凡师太一笑道:“万象公子阴险绝伦,那里会有自己放火烧自己的道理,自然是由暗路之中走出来的了!”

尽避如此,只见他也被大火烧得衣履不全,狼狈不堪。

了凡师太喟然一叹,自语般的喃喃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虽然他逃过了一劫,但还有一劫在等着他!”

说话之闻,忽见那小路的来路之上,又出现了一条人影,那人影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妇人,由于距离甚远,对他的面貌根本看不倩楚。

但见她手中还牵着一个年约四五岁的小孩,也蹒蹒跚跚的向万象公子的迎面走了过来。

梅瑶麟大感奇怪,不知深山之中,凌晨之时,怎会有妇人与小孩出现,正在困惑之中,只听了凡师太又道:“看到了吗?那就是万象公子的正室与他的幼子!”

“啊!”

梅瑶麟忍不住惊呼道:“老师太怎会知道?”

凤忆萍轻轻碰了他一下,俯在耳边道:“老师太已是未卜先知的佛门高人,你这话问得不太鲁莽了吗?”

梅瑶麟不禁面色微微一红,但了凡师太似乎不曾注意这些,慨然一叹,又道:“万象公子虽然形状狼狈,但他却是奏凯而还,在他认为,江湖武林之中,而今而后,已是惟他独尊了!”

梅瑶麟咬牙道:“不错,他认为我与金刀王子等人都已经死了!”

了凡叹道:“人算不如天算,万象公子得意之余,大约他不会想得到已经大劫临头了呢!”

梅瑶麟更加困惑了,他不知道了凡师大此言何指,那妇人与孩子既是他的妻子,又怎会是大劫临头?

岸念之间,只见万象公子已经走到了那妇人面前。

万象公子似是已经筋疲力尽,一下子颓然坐于地下,但仍兴奋的大笑道:“金刀王子被我击中前胸,骨断筋折,梅瑶麟虽然未被我击伤,但在那种情形之下自然也已与金刀王子同葬火窟无疑…”

那妇人平平淡淡的道:“相公今后可称天下无敌了!”

万象公子豪笑道:“放目当世武林,已可说是惟我独尊了!”

那妇人并无喜色,万象公子忽然奇道:“万象宫上下高手不下百余,为什么你不带几个护驾之人,也不坐轿乘马,却这样孤零零的带了孩子而来?”

那妇人微微一笑道:“因为我要单独与你分尝胜利成功的滋味,所以才阻止他们前来?”

万象公子得意的道:“好,很好……哈哈哈哈……”

那妇人由腰间取下水袋,递了上去,道:“相公一定又累又渴,妾身带的有水……”

万象公子伸手接过,道:“还是贤妻懂得体贴,我的确渴了……”

举起水袋,咕嘟咕嘟,大口的喝了起来。

但当他丢下水袋之后,却忽然一阵踉跄,面色大变,失声叫道:“不对,这水……”

那妇人平静的道:“这水里我下了烈性毒药,入腹穿肠,准死无解!”

万象公子大怒道:“好毒妇,你……”

振臂扬掌,欲向那妇人击去。

但他掌力未曾发出,却忽然身子一震,一口黑血喷了出来,人也随之萎萎顿顿的倒了下去。

一代巨魔,就当他自认已登上成功的高峰之时,却这样平平淡淡的死去,而且是死于他的妻子之手。

了凡师太喟然一叹,把头转了开去。

梅瑶麟也感喟的道:“真想不到,他竟死于他妻子之手!”

了凡师太凝重的道:“你可知道他的妻子为什么毒死他吗?”

梅瑶麟怔了一怔,道:“这……这……”

了凡师太沉凝的接道:“那是为了她的孩子!”

目光一转,又道:“贫尼还要再说出一点隐秘之事,也许有助于你们的了解,你们知道他的妻子是谁?”

梅瑶麟困惑的道:“这……这叫我们那里猜得到?”

了凡师太慨然道:“他是贫尼的弟子!”

“啊!”

众人俱皆恍然大悟,要不还认为她真是能知过去未来的神仙呢!

只听了凡徐徐又道:“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贫尼也曾费尽心力,想把万象公子渡化,无奈他连顽石都不如,贫尼知道无可作为,才拒绝了我那弟子的苦求……她为了她的儿子,为了使她的儿子不再有一个无恶不作的父亲,她采取了这种手段,贫尼虽然早已知道,但却没有阻止她这样去做!”

梅瑶麟凝重的道:“原来如此,若说使江湖武林安定之功,应该首推老师太师徒!”

了凡师太摇手道:“这些话不说也罢……休怪贫尼慢客,我那徒儿虽是手诛亲夫,但她是不得已而为之,衷心痛苦之情,不是你们所能想像得到的,大约她不久必至,说不得贫尼得开导安慰她一阵,诸位……”

梅瑶麟忙道:“我们也要告辞了,瑶麟一定禀的家父,改日一同再来拜见您老人家!”

了凡师太连连摇手道:“那是你白费心机,贫尼明天就要陪我那徒儿远走天涯,只怕不是你们所能找到的了!”

梅瑶麟呐呐的道:“这……这……”

了凡师太含笑道:“该见的时候自会相见,不该见的时候,也是勉强不得的,你们走吧!我那徒儿就要来了。”

于是,众人只好一一告辞,踏出了青葱的山头。

颠道人忽然呵呵一笑道:“我老道戏已看完,你们之间,好像没有我的事了!娃娃,咱们也再见吧!”

不待众人答话,一幌而去。

梅瑶麟微喟一声,哺哺的道:“咱们该去那里呢?万象宫……”

金凤玉女笑接道:“若是你想当武林盟主,就去万象宫,若是你不想的话,自有九大门派之人出头料理,用不着我们担心了!”

梅瑶麟忖思着道:“那么,咱们只有去伏牛山杏花山庄了!”

金凤玉女笑道:“这也不必,因为不久前已经由飞凤传来了羽书,令尊令堂等人俱都起程直接到归凤国去了!”

梅瑶麟啊了一声道:“这……是真的吗。”

凤忆萍樱唇一嘟道:“难道我们还会骗你吗?归凤国也传来了羽书,国太宣旨要大破金银,盛大的欢迎呢!”

梅瑶麟欣然道:“这样说来,我们只好去归凤国了!”

于是,在两双巨大的凤凰驮载下,众人破空穿云而去。

就在梅瑶麟等去了归凤国一月之后,江湖中传出了一个盛大的喜讯,那就是梅瑶麟不但做了归凤国的驸马,同时也讨了金凤玉女花艳芳与瑶台牧女云凤玲。

;

中原武林道上,也同时出现了一片祥和的局面。

(全书完)

小草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