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玄门剑侠传 第二十五章 一剑定山河

作者:雪雁书名:玄门剑侠传类别:武侠小说

众人悲痛地掩埋了真一道人。寒松龄把一指龙凤剑剑还给了铁血君王,二人因真一道人而握手言和。

寒松龄的内外伤都不很重,熬药、调息了一番之后,便恢复了个差不多。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凄凉酸楚的痛苦、悲哀、怨恨的哭泣之声突然传人在场众人的耳中,声音像是来自四面八方,使人觉得好像苍天之下的人都在这一刹那间遇上了他们生平最伤心的事,而齐声痛哭起来。

法华寺这一段时间之内所发生的一切,本就使得每个人都觉得心上沉甸甸的像被压上了一块重石,闷得心慌,闷得窒息。

那泣声,就在这种情况下传来,偏偏那声音又是那么撩人愁思,令人鼻酸眼涩的就像孀妇夜位、孤雁哀鸣,也像稚子失恃、老人丧子,就算是没有什么伤心之事的人闻之也要为之一洒同情之泪,何况,世间并没有无伤心之事的人呢!

寒松龄在这些人中,因为一连串发生的事情,心情本来就是最不好的,再加上他的悲惨身世,因此,他首先被感染而泪如雨下。

寒松龄一哭,白凤公主也就忍不住地跟着哭起来了,忆兰姐妹也跟着哭了,然后,是玉女凤君仪、雪侠白凤仪。

强憋了许久,眼泪总在眼眶子中滚动着,雷电追魂云飞龙忍不住咒骂道:“这是哪一个他娘的在同一天内死光了十八代祖宗的缺德鬼跑来这里哭号,他娘的天下这么大,别的地方你就不能去吗?偏偏要在大爷们心烦意乱的时候,跑来这里吊你娘的丧。”说着,眼泪就滚下来了。

几乎每一个人都想到了自己的伤心事了,荒城孤剑燕行云、铁血十八卫,以及铁血君王的夫人、北海帮主夫妇也全都忍不住伤心落泪了。

四绝书生宫寄霞也忍不任了,但雷电追魂云飞龙的那一句的“哪里不好去哭,偏偏跑到这里来吊丧”的话,把他的心思分开了。

不错,哪里不好去,为什么要偏偏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出现呢?铁血君王经验终究比别人老到得多,他老脸一变,脱口自语道:“是他,心魔,一定不错,是他,别人没有这种动人心志的能耐,我得提醒他们。”

自语罢,才想开口,突然脑中又浮现了另一个念头,心说:“心魔不是个等闲之辈,如他藏在暗处,万一一出口点破,心魔突起发难,在寒公龄神智不宁的情况下,只怕应付不了他,这……这可怎么办?”

心问口,口问心,铁血君王凤翔天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了。

明明知道这是诡计,但那泣声实在使人无法制止;四绝书生宫寄霞渐渐地有些忍不住了,泪珠也开始从眼眶中滴下了。

云飞龙哭得似乎心有不甘,边哭边嘟囔道:“他娘的,你这得失……失心疯的狗……狗杂种,有朝一……日,老子要是知道了你……你是谁之后,我准会叫你不得一……一日安……安宁,老子一有了伤…——伤心事,就……就跑到你……你住的地方去哭,也叫你尝……尝那种替别人伤……伤心的滋……滋味。”

铁血君王听了雷电追魂云飞龙的话,眸子突然一亮,自语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之身,嘿,有了。”转念间,急忙凝聚内力,传音向寒松龄道:“寒松龄,赶紧提气凝功,抱元守一,那哭声是别人安排下的毒计,他要涣散我们的斗志。”

心头一震,寒松龄头脑为之一清,但那位声很快又使他陷入悲痛中了。

铁血君王一见寒松龄没有反应,忙道:“寒松龄,那人是心魔。”

寒松龄心头猛然一震,神志立时一清。

铁血君王连忙又道:“塞北游龙就是死在他手中的,伤心落泪于事无补,我们得设法报仇。”

心智更清醒了,寒松龄开始运功聚气。

铁血君王震声道:“寒松龄,别忘了,我们要报仇,他们欠我们太多,你要忍住不要上当,寒松龄,你明白我所说的了吗?你能控制自己了吗?”

寒松龄早已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但是他不愿意有所表现,他要敌人以为他已完全不能控制他自己了。

不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铁血君王是无法安心的,望了寒松龄一眼又道:“寒松龄,如果你已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就设法让我知道吧。”

寒松龄动也没动。

铁血君王正想走过去看看寒松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细如蚊蚋般的声音道:“凤前辈,不要轻易走动,心魔不是寻常之辈,别让他看出来我们已有了准备了,否则,我们的人会倒楣的。”

铁血君王长长地叹息一声道:“好好,只要你没事了,我就放心了。”

寒松龄道:“前辈自己觉得如何?”

铁血君王从一开始就觉得很不自在,但他内功高绝,又加之心有所思,所以还控制得住。这时,一放下心事,立刻就觉得心酸酸的有些难以自制,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冷笑一声道:“放心,屈老邪还奈何不了我。”

寒松龄沉声道:“凤前辈,那就好了,当前能保持清醒的恐怕只有我们两个了,稍停如果动手,心魔攻击的如果不是我,还望前辈能多照顾着他们一点。”

铁血君王道:“这个我知道,你放心,不过,你自己可要特别当心,在三佛心目中的唯一敌人就是你,因此,他们不会舍本求末,舍你而攻别人,千万小心,屈老邪的武功比环刀掩日古啸天还要霸道三分。”

寒松龄道:“这个我知道。”

饼了好一阵子,仍然不见心魔那边有动静,铁血君王有些忍不住了,暗自思忖道:“怎么还不见屈老邪现身呢?”转念间忍不住传音向寒松龄问道:“寒松龄,屈老邪一直不肯现身,你看他会不会是在耍别的花枪?”

想了想,寒松龄道:“前辈一直保持清醒之状,也许这是他不肯现身的原因。”

铁血君王一想很有道理,忙道:“你是说叫我也哭?”

寒松龄道:“那只是我的一种猜测。”

铁血君王道:“你的猜测可能很对,但我却不敢哭,我怕一哭就无法收拾了。”

寒松龄道:“前辈可以盘膝坐下来,装作运功抵抗之状,不必真的哭出来。”

铁血君王暗忖道:“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转念间,人已就地盘膝坐了下来。

铁血君王坐下不久,从法华寺的高墙上突然冒出来十九个锦衣汉子,个个刀剑出鞘,杀气腾腾,状如要冲锋陷阵的勇士。

寒松龄全都看见了,但他看起来却像是根本就无心注意这些,因为,他在哭泣着。

十几个黑衣汉子在墙头上现身不久,从寺院开着的大门内大摇大摆地走出一个身着绿袍的七旬上下的老人。他向众人扫了一眼,试着向前走了七八步,见毫无反应,才停了下来。

寒松龄侧面向着大门,眼珠子一转,他可以很清楚地看清来人。

瘦削的一张皱纹密布的脸,散布着密集而深陷如坑的大麻子,高而耸的鹰钩鼻子,使人直觉地感觉到像是在脸上装了一根从嘴根切下来的巨雕嘴,薄如纸的两片嘴唇四周,疏疏落落地生着一片细而长的黄白色的胡子,那长相,使人触目可知其人会有个什么样的心地。

此人正是心魔屈志原。

暗自凝聚了功力,寒松龄小心戒备着,他不能主动地攻击,也不知道对方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他唯一能做的,便只有小心戒备了。

铁血君王没有料错,心魔屈志原心目中的大敌是寒松龄,他不会舍本逐未地放弃先攻寒松龄的机会的。

目光向墙头上的黑衣汉子扫了一瞥,心魔屈志原的目光突然如冷电般地落在寒松龄脸上。

寒松龄虽然动都没动过,他心中仍然担心被心魔看穿了行藏,他自己并不怕心魔屈志原,但这些人在全无抗拒能力的情况下,心魔万一放手去对付他们,单靠他与铁血君王两人之力,绝无法截住他的。

目光在寒松龄脸上注视了许久,心魔屈志原薄薄的唇角上突然流露出一抹得意而冷沉的笑意。

显然,他相信寒松龄真的没有抵抗能力了。

一切虽然都准备好了,心魔却不敢大意,向在场如醉如痴的众人扫了一眼,心魔屈志原嘴里一面仍发出哭泣之声,一面却向周围墙头上的那些黑衣汉子挥了挥手。

就在墙头上的十几个黑衣汉子随着心魔手势扑下来的一瞬间,心魔屈志原自己已纵身化成一道银虹扑向寒松龄。

虽然早已有了准备,寒松龄仍然被他快得令人咋舌的速度吓了一跳。

十指弯曲,根根箕张如刚劲锐利的钢钩,随着心魔凤驰电掣而至的身形,两手抓向寒松龄胸口,虽然两人相距足有四五丈远,但心魔的速度,仍然使人觉得连眨眼的空档都没有。

心魔的速度虽然使寒松龄震骇,但却没震住他已成了习惯的机械化似的动作。

抽剑、出剑,就像是在同一下心跳的瞬间中完成的,动作虽有先后之分,但却绝看不出先后的顺序来,就像是一个动作早已安排好放在那里了似的。

心魔原本就是以极其慎重的动作攻击寒松龄的,虽然他深信寒松龄当时已经神智不清了,却仍然把他当成是一个完全清醒的、自己生平仅见的唯一高手来看待,其用心就是防备有那种万一的变化。

他是防到了,但却没料到寒松龄出手会这般快法,快得就像他胸前早就预置好了一把无形的剑而在自己手到的刹那间突然现出形来。

皱纹密布的麻脸一变,心魔眼见抽手已来不及了,把心一横,双臂贯满内力,硬抓过去。

心魔的右手在银芒飞掠中离开了手腕,“叭”的一声落在寒松龄因出剑而侧转过来的右肩头上,五指挟着沉猛的冲劲,深深地陷入寒松龄肩头上的肉中。

向后退了三大步,寒松龄持剑岸然而立,俊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以奇异的、难以置信的目光,心魔盯着仍然向前伸着的那只齐腕失去手的右臂,像是无法相信那只原本属于自己的手掌怎会在这么短暂的一刹那间离开他的身体。

哭泣声因骤然间的变化而消失了,铁血君王飞身跃起,大喝一声,扑向四面八方飞奔而至的那十九个锦衣汉子。

铁血君王一声怒吼,震醒了沉迷于凄凤苦雨、愁云惨雾的众人,但在他们还未能完全弄清是怎么回事之前,铁血十八卫中已倒下了五个。

首先有所行动是铁血君王的夫人,接下来便是荒城孤剑燕行云、雷电追魂、四绝书生、白凤公主、雪侠白凤仪、北海帮主夫妇以及铁血十八卫剩下的十三个,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内采取了行动。

怨毒地边打边吼叫着,雷电追魂道:“原来吊丧的是你们这些失心疯、狗娘养的混帐东西,大爷今天非宰光你们不可。”

为了怕被心魔的惑心术所伤,十九个锦衣汉子全都用耳丸把耳朵堵了起来,什么也听不见,论武功他们都是三佛以吓的一等之选,每个都堪与铁血十八卫及四绝书生等人抗衡,无奈耳朵一塞,听觉不清,武功大打折扣,不到一炷香的工夫,便被完全消灭了。

人群,自动地全围向寒松龄与心魔这边来了。

凝视着对方,寒松龄与心魔谁都没有动过,好像谁只要动上一动,就会给对方以可乘之机而为自己带来灾难似的。

人群围上来了,心魔知道自己已陷身重围了,有寒松龄与铁血君王夫妇在场,他知道自己今天是走不了了。

手中的剑缓缓垂了下来,寒松龄抬起左手把右肩头上那只深陷入肉内的手掌撕了下来,现在,他可以动了,因为,他有援兵在后。

寒松龄移动了,心魔也跟着把失去了手掌但却没有流血的右臂放了下来。

抖手把左手中抓下来的那只断掌抛到心魔屈志原脚前,寒松龄冷冷地道:“屈志原,你实在不该冒险前来,因为,我就要去找你们了。”

心魔冷森森地道:“但老夫已经来了。”

寒松龄冷笑道:“如果你与灵佛联手,可能会天下无敌,但你们却自毁长城,分散了力量。”

心魔坦然地道:“我始终不相信凭我们三佛之能会收拾不了你一个初出道的后生小辈。”

寒松龄逼问道:“现在呢?”

心魔屈志原道:“老夫知道来得太冒失了,但事情已到了这般地步,老夫也用不着追悔什么了。”

寒松龄道:“拼到底?”

心魔冷冷地道:“寒松龄,那是我们唯一能走的路,也是必须走的路,不管留下来的是你还是我,这段武林中十数年的公案都得清除了。”

寒松龄冷笑道:“尊驾还要不要再等什么?”

心魔沉声道:“用不着再等什么了,老大一向行事谨慎,他不会来的。”

寒松龄道:“你该告诉他应该来才是。”

心魔一笑道:“我以为他高估了你了,因此想等到拿到了你的首级之后再回去告诉他我到什么地方去了,却没想到他并没有估计错误,也许,这是无意,寒松龄,你没有说错,只要我们二人联手;你虽然有寒剑门至深至奥的绝招,也绝逃不出我们二人手掌之中。”

寒松龄冷声道:“屈志原,你是在提醒我不要放你回去?”

心魔狂笑一声道:“寒松龄,我们之间的恨有多高、仇有多深,你我心里都非常明白,我屈志原此刻就算只剩下一口气在,你也不会放我离开的,反过来,情形也会是一样。”

寒松龄凝视着心魔道:“很对,屈志原,在我们未动手之前,我想有一件事你一定肯告诉我。”

心魔思忖了一下,道:“我们老大在哪里?”

寒松龄冷峻地点点头道:“对,他在哪里?”

心魔道:“你有把握我会告诉你?”

寒松龄道:“不错,我有把握,因为,告诉我他的住址之后,你知道我必然会去找他,以逸待劳,对他有利。”

心魔冷笑道:“寒松龄,你不可能为我们设想,但你说的却是千真成确的对我们有利的事实,寒松龄,说说看,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寒松龄道:“我担心他会逃掉。”

心魔凝目望了寒松龄许久,才突然大笑道:“寒松龄,哈哈……你听说过灵佛逃避过什么人来的吗?”

寒松龄道:“因此,我知道你会告诉我。”

心魔脸一沉,道:“他就在距此约有五里地的松原岭上本帮关外第一座指挥分坛上。”

寒松龄冷声道:“寒松龄要问你的就只有这一个问题。”

心魔道:“你是告诉老夫我们之间的话到此为止了?”

寒松龄阴冷地笑笑道:“起码,寒松龄要问的问完了。”

心魔道:“老夫也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寒松龄冷然一笑道:“请问。”

心魔道:“你方才用的那一招,招名叫什么?”

寒松龄爽快地道:“剑飞九洲雪。”

心魔道:“老夫果然没有猜错,寒松龄,老夫想再看看你那一招。”

寒松龄缓慢冷冽地道:“有必要的时候,寒某自然会再用。”

心魔阴沉地道:“对老夫,你只怕不能不用。”话落一顿道:“寒松龄,多说无益,我们得决定谁该留下来了。”

寒松龄道:“请!”

目光在白凤公主脸上打了个转,心魔森冷地道:“请!”话落也向后奶字一步。

荒城孤剑燕行云就站在白凤公主身后,因此,他很清楚地看到了心魔的目光在白凤公主脸上扫过时的那种奇特的森寒光芒。

向前跨进了两步,荒城孤剑燕行云站到白凤公主身边去了。

彼此盯视着对方的双目,一步一步的,缓慢而慎重的,寒松龄与心魔各自挪移动着脚步向对方走过去。

距离,在两人缓慢移动着的脚步下缩短着。

两人的脚步虽然都很缓慢,但在相距不到六尺的距离,很快的便接近上。

寒松龄的剑与心魔的掌,几乎在同一瞬间挥出,人影立时幻成一片,使人无法看清他们谁是谁来了。

在场围观的没有一个是弱者,但却没有人能看清他俩在这接触的刹那之间,各挥出了多少变幻不定的攻击招式。

铁血君王感慨地摇摇头,付道:“一山还比一山高,我铁血君王虽然有个称王称尊的雅号,但与寒松龄这个无名无号,初出江湖不久的后生相比,却仍然差了一大段,出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此言非欺人之谈。”

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寒松龄与心魔已互攻了将近两百招了,表面上,自是个胜负难分的架式,但交手的二人心中却各自有数。

心魔手无寸铁。更加之失去了右手,人一走动,手腕断处,疼痛难忍,功力无形中已打了很大的折扣,虽然表面上仍能攻守自如,实际上他内心已起了恐慌了。

心不宁则气不顺,心魔很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在此生死关头,谁能真个视死如归的坦然无俱呢?心魔心血一浮躁,左掌的招式就开始乱无章法了,这正是高手相搏的大忌。

冷沉的哼声发自寒松龄口中,剑光在他的哼声中如热油沾火般的“砰”然爆起。

似乎知道寒松龄紧跟着要出手的一招是什么,也知道自己绝抵不住那最后的煞手,心魔暗自把心一横,霍然凌空飞蹿而起。

一阵锥心蚀骨的剧痛起自心魔大腿上,红色剑穗中隐藏着的利器,在心魔双腿上连扎十几个深达腿骨的深洞,但心魔终究还是脱出了红光的包围,射向白凤公主。

速度太快,白凤公主又没料到心魔会舍命攻击她,等她看清心魔弯曲如钩的左手五指是向着她来的时候,那五根手指已距咽喉不满一尺了。

这种距离,就算白凤公主在有准备的情况下,也是无法躲得过白勺。

一声冷喝声中,扬起一片蒙蒙的剑芒,白凤公主自己没有准备,但她身边的荒城孤剑燕行云却是早就在等待着了。

血光才从心魔胸口撤出,寒松龄回身的一招‘剑飞九洲雪’已然攻到。

血光随着荒城孤剑拔出的古剑爆射飞洒的刹那间,心魔一个巨大的身体己被交织如网的蒙蒙锐光分成了八十一块。

一代枭雄,就这么突然的从人间消失了。

荒城孤剑燕行云持剑的右手抚在左肩头上,他那条左臂已完全无法动转了。

急步走到荒城孤剑身旁,寒松龄急切地道:“怎么样?”

荒城孤剑脸上浮着一丝安慰的笑容道:“没什么,小主。”

白凤公主关怀地道:“你左臂怎么了?”

燕行云笑笑道:“不要紧的,公主,没什么。”

寒松龄沉缓地道:“告诉我,行云,你那条左膀子是不是已经废了,你的脸色告诉我你的情况并不轻松。”

荒城孤剑道:“我原以为无法保住这条命的,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要不是小主你在他攻来时先伤了他的腿,我绝保不住这条命的,废了一只膀子,算得了什么。”

白凤公主一呆,美目中突然浮上了歉疚的泪珠,自怨自艾地道:“为了我,为了我使你失去了一只手,你叫我怎么能安心。”

荒城孤剑平和安祥地朗声笑道:“公主,假使你真那么想的话,燕行云就没有理由该活到现在了,你知道,小主早就该杀我了,因为我曾立意要杀他,那情况你还记得吗?哈哈,公主,知己不言恩怨,因为我们彼此都没有存心要为对方做些什么令他感激或感恩图报的事,对吗?”

遍剑人鞘,寒松龄十分吃力地道:“我想看看你的膀子。”

燕行云略做犹豫了一下,把抚在左肩头上的手拿了下来。寒松龄看罢,沉重地道:“肩头骨碎了。”

燕行云忍住剧痛道:“这只膀子等于是全废了,我看还是把它切下来的好。”

寒松龄道:“不必,北海帮的巧手神医贺山岗现在白云山庄,他医术如神,肯定治好你的伤,你现在马上就去白云山庄吧!”

目光凝注在寒松龄脸上,荒城孤剑燕行云道:“小主,此间的事你一处理妥当,就上松原岭吗?”

寒松龄道:“我是有那么打算。”

荒城孤剑道:“你的伤也不见得轻,对吗?”

寒松龄道:“我知道,但也不很重。”

荒城孤坦率地道:“你也知道灵佛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对吗?”

寒松龄道:“是的,我知道。”

荒城孤剑道:“这是最后的一战,也是最重要的一战,成败在此一举,你觉得我们不该慎重一点吗?”

寒松龄凝重地道:“这些我全都知道,但是,夜长梦多,你想我有时间等养好了伤再去吗?”

荒城孤剑燕行云道:“小主,我知道你没有时间养伤了,因此,我也没有时间了。”

寒松龄一呆,正色道:“行云,你与我不同。”

荒城孤剑燕行云凝重地道:“因为我是外人,因为我在碧血中是客居身分是吗?”

寒松龄长叹一声道:“行云,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以为……”

荒城孤剑燕行云脸色依然很难看,肃容道:“小主只是认为一条手臂废了,对我的一生会有很大的影响是吗?”

寒松龄庄重地道:“我的本意是如此。”

荒城孤剑燕行云道:“小主可愿意听听我的本意如何吗?”

寒松龄黯然地轻叹一声道:“行云,你不说我也知道。”

荒城孤剑燕行云道:“那你怎么说?”

寒松龄沉重地道:“我不反对你去,只是,你将使我终生觉得我亏欠你的太多。”

燕行云长笑一声道:“小主,我只听到了前面那一句。”

铁血君王豪放地大笑道:“唯有肝胆相照、生死与共才算得上是血性男儿,好,大家都有这份心意,也该他灵佛倒楣,咱们什么也不用多说了,行云,你那条左膀子一动就会痛,怎么办?”

燕行云道:“封住左肩井穴。”

四绝书生道:“但是,那样你一条左臂岂不……”

荒城孤剑燕行云道:“咱们说过不提这条膀子的事了。”

铁血君王凤翔天豪声道:“来,大家快动手,咱们把这里的一切赶快处理完了,就去找灵佛那老小子算帐去。”

四绝书生走到寒松龄身前,道:“小主,可要回去将帮中人手调齐一起带到松原岭上去吗?”

寒松龄道:“也好,不过,我并不想再回头去走一趟了。”

四绝书生道:“本座去,咱们在哪里会师?”

寒松龄道:“松原岭下!”

凄厉的西北寒凤吹拂起满天阴霾,才放晴没几日的天空,又布满了阴暗低沉的云层,冰冻雪封,寒凤拂面,冷得使人觉得好似连空气都要冻结似的。

松原岭上,落尽针叶的满山枯干的松枝迎凤晃动,枝上的积雪成片成团的落叶飘舞着,一进松林,就使人觉得像是在下着雪。

松原岭就在这种阴沉寒冽的状况下出现在寒松龄等一行人的眼前。

一夜之隔,寒松龄的伤虽然仍然没好,但却已包扎停当,换上了一件新衣服,外表看起来,像是个没有任何病痛的人。

四绝书生已招来了碧血盟中所有的弟子集结合聚于松原岭下,此刻,他们正拉着近一百五十个人,大群的向松原岭上迈进着。

一个个心中的激动使他们忘了身外的寒意,刀剑出鞘,急步奔行,似有迫不及待之感。

在岭腰松林边缘上,寒松龄止住了脚步,深具戒心地向林内望了一眼,转向身边的铁血君王凤翔天道:“依前辈看,这林中可有什么不对之处吗?”

铁血君王回转身去向玉女凤君仪道:“仪儿,你看呢?”

凤君仪摇摇头道:“林中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许,灵佛已决定要跟我们硬拼一场了。”

雷电追魂云飞龙道:“那是最痛快不过的事了,盟主,咱们往里闯吧!”

寒松龄点点头道:“走吧!”话落当先向林内走去。

走进林中不到五丈远,寒松龄发现前面不到三丈处并肩站着一僧二道,这三个人,年纪俱在八旬上下。

微微一怔,寒松龄脱口道:“是三位掌门人?”

铁血王凤翔天接口道:“不错,前面是少林、崆峒及武当派的三位掌门人,他们来这里干什么?敌我难分,小心为要。”

说话之间,众人又向前走了七八尺。

老和尚左侧的是个童颜鹤发,白眉白发,精目微眯,嘴角下撇,傲气天成的老道士,此人正是武当掌门人云鹤真人,只听他开声叫道:“前面可是碧血盟的寒松龄?”语气十分据傲。

寒松龄道:“不错,在下正是寒松龄,道长是武当掌门人云鹤真人吧?”

云鹤真人道:“不错,贫道正是。”话落一指身侧那个慈眉善目,苍松古月般的老和尚道:“这位是少林掌门人佛光大师。”接着一指佛光大师右侧的那个面色清癯,瘦短身材,神色精明干练地道人道:“这位是崆峒掌门人悟玄真人。”

寒松龄拱手道:“幸会,幸会。”

寒松龄平静而毫无惊奇之色的表情,立时引起了云鹤真人的不满,忍不住冷笑一声道:

“寒松龄,你可知道我等来此的目的?”

寒松龄道:“在下的确不知。”

云鹤真人道:“咱们是来找灵佛算帐来的。”

寒松龄道:“算帐?算什么帐?”

云鹤真人道:“算这许多来年,他惨害中原武林同道性命的那笔旧帐!”

轻轻“哦”了一声,寒松龄上下打量了云鹤真人一眼道:“说起来真巧,寒松龄也是来找他算旧帐的。”

云鹤真人沉声道:“三佛台在中原的余党,已全被九大门派的人消灭了,他们公推我等三人来找灵佛易天行以除此凶,却没想到在这里会遇上你,你找他算的什么旧帐?”

在三人面前三四尺处,寒松龄与铁血君王凤翔天等人同时停住了脚步,寒松龄道:“亲仇师恨。”

以上对下的神态,云鹤真人点头“哦”了一声,沉声道:“父仇不共戴天,贫道等虽然千里迢迢地追他到此,但却不好抹煞你一片孝心,这也许是天意,否则,灵佛要是晚走上一步,只怕你亲仇便永远也报不成了。”

实在忍不住了,铁血君王凤翔天开口道:“道长,灵佛易天行盘踞中原有多少年了?”

云鹤真人一怔,目光转向凤翔天,冷声道:“凤老儿,你问这个干嘛?”

铁血君王凤翔天道:“我奇怪这许多年来,你怎么一直让他活着,而且,一直活到他溜出了中原你们才追出来。”

一看情形不对,佛光大师忙道:“凤施主,咱们该同心对敌,除却扰乱武林安宁的元凶才是。”

铁血君王道:“大师说得极是,不过,在动手之前,咱们可得说明白了,别等事情完了之后,让人说谁沾了谁的光。”

云鹤真人脸一沉道:“凤翔天,寒松龄是你什么人?”

铁血君脸色一寒道:“他不是我什么人,但是,站在武林同道的立场,老夫眼见不平之事,就不能不说。”

悟玄真人接口道:“凤大侠这话可就说得太牵强了,你我都是为了武林同道日后的安宁来出力的,会有什么不平之事可言呢?”

铁血君王冷声道:“道长话是没说错,但是,有个问题三位如不说清楚了,凤翔天总觉得不平。”

悟玄真人沉声道:“什么问题,凤大侠何不说出来。”

佛光大师沉重地道:“凤施主,不说也罢。”

铁血君王冷声道:“大师,看在你的面上,我是不该说。”

云鹤真人冷声道:“凤翔天,你以往行事,好像不是这般缩头缩尾的。”

脸色猛然一变,铁血君王凤翔天目光突然注视在佛光大师脸上,沉声道:“大师,你怎么说了”

佛光大师沉重地叹息一声道:“施主,老衲是一番好意。”

凤翔天紧逼道:“大师可曾替我想过吗?”

佛光大师沉重地叹息了一声,没有开口。

目光在云鹤及悟玄二人脸上打着转,铁血君王冷声道:“各位既然有能力收拾灵佛易天行,老夫想问一声,各位何以让他在中原武林扰乱了十多年而直到今天才追来这里,既然追到这里,各位何以不直接去找他而却在这里相候?”

云鹤真人冷声道:“你以为我们在等你?”

铁血君王冷笑道:“当然不是等我,因为我有自知之明,绝非灵佛之敌,不过,我可以断言,各位是在等人。”

悟玄冷声道:“等谁?”

铁血君王冷冷他说了三个字,道:“寒松龄。”

不错,他们确实在等寒松龄,但这种情况之下,却使他们无法承认是在等寒松龄。

云鹤真人冷笑道:“笑话,你把贫道等看成什么样的人了?”

铁血君王凤翔天道:“各位何必要凤某说出来呢?如果二位真能行如所言,凤某这些话不就完全被事实否定了吗?那么,我今天所说的,也就会等于放屁了。”

悟玄真人不满地冷声道:“凤大侠,你自见面至今,从来就没说过一句中听的话啊。”

凤翔天道:“忠言千句逆耳难听,二位还请多多包涵,凤某人一向不会用虚言奉承别人。”

云鹤真人忍无可忍冷声道:“凤翔天,哪个要你来奉承了?”

铁血君王冷笑一声道:“也许两位都用不着老夫来奉承,因为二位全是中原名门正派中的大人物啊。”

佛光大师道:“各位施主,我等是同心协力来除魔安道的,怎好未对敌前就先自乱了阵脚了。”

铁血君王心中有气,有意拿话先把两个老道套住,冷笑一声道:“大师,如果他们二位也像你一样谦和有容人之度量,今天我凤翔天再多说上一句就不算人,但是,方才你们一开始就想着要拿话来扣一个后生晚辈,然后自居除魔卫道的首功。”

云鹤真人冷喝道:“凤翔天,你说话最好客气点,道爷要是没有这份自信也不会千里迢迢地往这里跑了。”

铁血君王冷声道:“这么说是老夫看错人了?”

悟玄道:“你本来就有眼如盲。”

铁血君王纵声大笑道:“哈哈……老夫自信这双眼睛还没有瞎,因此,老夫深信不会看错。”

云鹤真人赌气道:“事实将会证明你是有眼无珠。”

铁血君王冷笑道:“那也得等到事实以后才能相信。”

悟玄真人冷声逼问道:“相信什么?”

铁血君王冷冰冰地道:“假使真有事实可以作证,凤翔天将无言以对,那就真是有眼无珠了,到时,凤翔天将亲手将这对照子献给二位。”

佛光大师脸色一变道:“凤施主,你……”

截住佛光大师的话,云鹤真人冷声道:“我们这就走吗?”

铁血君王冷声道:“三位请。”

平垣的岭顶上,古松林立,密集盘绞的枝叶,使人触目有一种阴森幽暗的感觉。

三佛台的关外总指挥分坛就设在这样的一片黑松林中,楼台高耸,坚实的围墙环圈着巨大的宅第,古老中显得壮伟,寂静中带着阴森,这里,就是三佛台目下主力的集中地。

两扇黑漆油亮的大门是洞着的,自门内向外成对地密排着两排刀剑出鞘的黑衣汉子,一个个脸色刻板冷沉,静立不动,状如排了十几个黑衣石人一般。

从洞开的大门向内望,可以看见院中部分景色,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院中的情景与院外完全相反,那里连一棵树都没有。

寒松龄等一行,在伸出达二十丈的两排黑衣汉子最外端止住脚步。

心中怒气似乎仍未消除,云鹤真人冷声道:“你们去两个给我向你们当家的禀报一声,就说武当掌门人要见他。”

两个黑衣汉子彼此对望了一眼,再看看众人,转身走了进去。

不大工夫,两个黑衣汉子又走了出来,站在左边的一个开声,道:“本帮帮主叫你进去。”

云鹤真人冷声道:“他就说了这么一句吗?”

镑自站回他们原来站的位置,右侧一人道:“我们帮主所说的就是这么一句。”

云鹤真人冷森森地道:“你们再给我进去禀报一声,就说武当掌门人要见他。”

右侧汉子道:“我们不是已报过了。”

“再去一次。”

“我们不敢再去了。”

云鹤真人冷喝道:“你们莫非要找死?”

右侧汉子冷冷地道:“真人如果不怕失身分,但请下手。”

铁血君王有意让灵佛真人及悟玄真人脸上挂不住,上前一步,冷声道:“你们进去禀报灵佛一声,就说寒松龄求见。”

两个黑衣人脸上同时一变,脱口道:“寒松龄,哪位是寒松龄?”

寒松龄上前一步道:“我就是。”

两个黑衣汉子上下打量了寒松龄一阵,急步向内奔去。

未见人,就先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大笑声道:“哈哈……寒盟主,老夫就料定你一定会来的,果然没错,哈哈……”

大笑声,影壁大石两侧,首先转出八个锦衣佩剑的武士,他们的年龄都在三十到四十之间,个个精神饱满,雄猛剽悍,跟在八人身后的是玄阴童子与一个年在四十上下,打扮妖冶狐媚的妇人,她就是yin名满武林的七巧夫人,这两个人身后又跟着两个人,走在右边的是个背插大刀,身着黑装,散眉鹰眼,生相十分猥琐的六旬老者,铁血君王一见此人,不由一冷笑道:“三绝刀厉君山。”

走在三绝刀厉君山右侧是个天生秃头、红光满面的七旬老者,此人一身血红裘袍,面如古月,人似苍松,白眉如银,目射锐利精芒,但却并无凶残之光,颔下一把齐胸长髯飘拂,由外表谁也看不出他就是当今之世的第一号凶狠人物。

寒松龄一向少有变化的俊脸微微一凛,道:“灵佛易天行?”

铁血君王凝重地道:“不错,是他。”

除了他,谁会有这种令人触目为之心动的肃煞威猛的威仪呢?云鹤真人老脸上实在挂不住了,没等灵佛易天行停下脚步,他已抢先开口道:“易帮主,你终于出来了。”

灵佛冷笑道:“我是出来了,不过,掌门人,老夫不擅长说虚话,我出来可不是为了你。”

云鹤真人冷声道:“易帮主,你可真会说话。”

灵佛易天行冷笑道:“掌门人过奖了。”

话落脸色一整道:“哪一位是寒松龄,寒盟主?”

寒松龄还没来得及开口,云鹤真人已抢口怒声叫道:“易帮主,咱们的事还没了,只怕你没有时间去找别人吧?”

灵佛在众人面前三尺左右处停住脚步,看了云鹤真人一眼道:“掌门人,有没有了我心里明白,能不能找别人我心里也明白,说实在的,掌门人,这都是我自己的事,你管不了。”

云鹤真人气极狂笑道:“哈哈……易天行,你我既然搭上腔,事情就不能完全由你一个人决定了。”

灵佛上下打量了灵鹤真人一眼,曼声道:“掌门人,你可知道你自己现在是在跟谁说话?”

云鹤真人厉声道:“姓易的,贫道是在跟你说话。”

灵佛冷笑道:“掌门人,你能活到今天已经不容易了,何必一定要自取灭亡。”

云鹤真人冷笑道:“笑话,贫道活到什么时候,你能决定得了吗?容易与否,那是贫道自己的事。”

灵佛骄横地笑道:“云鹤,如果像从前那样,生与死的确老夫决定不了,因为,老夫对人处事,一像是顺存逆亡,可是现在不同了,你的生与死,就握在老夫手中。”

云鹤真人厉笑一声道:“哈哈……你看我现在是生还是死?”

简单地答了一个字,灵佛易天行道:“死!”

云鹤真人突然向前跨出一步道:“贫道倒想试试。”

灵佛道:“不用试,掌门人,你分量不够。”

悟玄真人突然插嘴道:“也算上贫道一份。”

目光从悟玄真人脸上转到佛光大师脸上,灵佛道:“大师可也要参与一份?”

宣了一声佛号,佛光大师庄容道:“老钠与武当、崆峒二位掌门一齐来,祸福自应同当,如果老施主不反对的话,老衲也算上一份口巴。”

灵佛道:“哈哈……大和尚,如果老夫要是怕你参加,也不会开口了,莫说来的只有你们三位掌门人,便是九大门派的一齐来,老夫也将一视同仁,邀请他们同上,绝不厚此薄彼。”

云鹤真人冷笑道:“你好大的口气。”

灵佛道:“云鹤,老夫口气是大是小,说实在的,你还没有资格评论,你还记得过去老夫亲临武当山时,你自己当时的情形吗?’’旧仇新恨齐上心头,云鹤真人突然厉吼一声,飞身向灵佛扑出,身法奇快如凤,双掌翻飞如电,论身手,的确堪称一流宗师了。

云鹤真人一动手,悟玄真他抢步加入,一面冷声喝道:“贫道也算上一份。”

此人身手,也绝不下于云鹤真人。

两人四掌翻飞如狂凤吹起的片片雪花般的自左右两面包抄上来,掌凤隐带锐啸雷鸣之声,雄浑刚猛,恰似两座被神法移动的小山,挤向一处,使人有锐不可挡之感。

阴阴地冷笑了一声,灵佛易天行的神情洒脱自如,就像是那攻他的两人攻击的不是他自己的身体似的。

一见灵佛的表情,寒松龄就知道这两个名门正派的掌门人差得大远。

寒松龄果然没有看错。

冷笑声中,灵佛身子一阵急旋,数不清的掌影就向急转的车轮沾水般地洒出一片快得使人眼花缭乱的掌影,防卫攻敌,兼而有之。

波波波一连串的轻响过处,云鹤、悟玄原本向前欺进的身子,突然变成了无法自主的后退架势,连连退出四五步远,才算稳住身形。

骤然间停住身形,灵佛冷森森地笑道:“两位掌门人的功力也不过如此而已,现在,该轮到老夫了。”

云鹤真人与悟玄真人直到此刻,双臂仍有些麻辣辣的感觉,明知出手绝非人家之敌,但却又不敢后退,因为他们曾在铁血君王凤翔天面前夸口出过大言。

佛光大师出手道:“老衲也加入了。”声落人已扑了出去。

轰然一声大响,佛光大师扑出去的身子向后猛然飞射出七八尺远,落地又连退了四五大步,才算稳住,红光满面的一张脸,立时煞白如纸。

佛光是硬接了灵佛易天行一掌。

灵佛没想到佛光大师胆敢硬接他的掌力,等发觉佛光大师全无闪避之意时,拍出的双掌已不敢撤回去换招了。

运足了功力,他硬推出双掌,也硬接了云鹤及悟真二人两掌。

两人虽然一出掌时有些力不从心,但两人都具有极其深厚的功力,因此,灵佛挨了两掌,身上也的确不轻松。

就有那么狠法,灵佛挨了两掌,神色丝毫未变,冷哼声中,双掌齐飞,在云鹤,悟真二人尚未来得及退身之际,他左右双掌已分印在二人胸口上了。

闷哼声中,两人左右倒跌出一丈多远,落地动都没动,便已气绝身亡。

他俩,原本并没有打算来与灵佛真干,但却为了一口闲气与好大喜功的虚荣心理,他们断送了自己的宝贵性命。

灵佛的脸色虽然已不像现身时那般的光洁红润了,但神态却从容自若,状似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似的,目注佛光大师摇摇欲倒的身体,灵佛开声道:“少林以内家功夫名闻于武林,的确名不虚传,老和尚,你硬接了老夫一掌。”

佛光大师沉声道:“易施主,你也没占到便宜。”

灵佛笑道:“大和尚,你自己如何?”…佛光大师安祥地道:“老衲就要离开人世了,易施主,你在人间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两位道长的那两掌,已打掉了你不少功力了。”

灵佛既不否认,也不承认,问道:“大和尚,你这是关怀我?”

佛光大师就地盘膝坐了下来,道:“与其说老衲是关心你,不如说老袖是同情你,易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该回头了。

灵佛道:“大和尚,“你猜我有多少岁了。”

佛光大师明白灵佛易天行这句话的意思,沉叹一声道:“我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易施主,世间没有来不及的事,诚所谓‘珠光能照夜,明暗在寸心’。”

灵佛长笑一声道:“大和尚,这些话我老早就耳熟能详了,但我却依然故我。”

黯然地摇摇头,佛光大师沉声喧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愿我佛慈悲。”话落缓慢地合上了双眼,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走得太快太安祥,以致使人连想去帮帮他,问问他都来不及。

俊脸上掠过一丝感伤的神情,寒松龄再向前走了两步,冷冷地道:“易天行,现在该轮到我们两个了。”

目光在寒松龄左手中通体洁白如玉的寒玉绞血剑上打量了一眼,灵佛神色自若地道:

“年轻人,你就是寒松龄吧?”

寒松龄生硬地道:“在下正是寒松龄。”

灵佛以漫长的声音“嗯”了一声,缓声冷笑道:“这五六年来,能使三佛台上下震动不安的就只有你一个,年轻人,你的确有能耐,不过,孤柱难以撑大厦,年轻人,你可曾想过这个问题?”

寒松龄冰冷冷地道:“易天行,你想说些什么,何不说得更明白些广灵佛笑道:“学武的人,最终的目的乃是想领袖群雄,掌管武林,这一点,谁也不能否认,不过,要凭赤手空拳服众,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你强煞也只是-个人,老夫要告诉你的是老夫目下有基础、有实力,只要你我合作,武林仍在我们掌握之中,当然,老夫也知道三佛台这五六年来的所做所为,有许多地方未达至善之境,但老夫有决心能将这一切慢慢改变过来,如果我们合作,那改变得将更快,我们可以让三佛台成为维护武林公法的正义之地,这些就是老夫想告诉你的。”

寒松龄脸上木然而无表情,冷声道:“据佛光大师等人说,三佛台在中原的实力,已被九大门流完全瓦解了,这个你相信吗?”

灵佛略一思忖道:“老夫远离中原,或许有这个可能,不过,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做,乃是他们相信关外有你是老夫的真正敌手,他们深信老夫将无反击之力,如果你我联合,他们也将成为我们的手下。”

寒松龄道:“尊驾以为有这个可能吗?”

灵佛老脸一变,沉声道:“有没有这个可能,寒松龄,只有你能告诉我。”

冷然一笑,寒松龄道:“没有这个可能。”

灵佛凝重地道:“这句话你考虑了多久?”

寒松龄道:“寒某在未出道之前就考虑到了。”

灵佛道:“那咱们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目下,摆在眼前的,就只有一条自然竞争的路可走了,寒松龄,你知道那是条什么样的路吗?”

寒松龄冷声道:“强存弱亡。”

眸于中杀机一闪,灵佛道:“不错,正是这句话。”话落竟然向玄阴童子、七巧夫人及八个锦衣汉子一挥手道:“与我拿下。”

像是早就在等着命令了,玄阴童子、七巧夫人以及八个锦衣汉子,几乎是在灵佛手才挥出的一瞬间就扑向寒松龄了。

铁血君王凤翔天等人也早就有了准备,见状齐喝一声,纷纷向围攻向寒松龄的那群人扑了过去。

灵佛似乎心中早已盘算好对策了,冷吼声中,飞身迎向铁血君王凤翔天等人。

寒松龄只一心一意地想对付灵佛易天行,无心与那批人多斗,且一时却又脱不了身,就在这种欲罢不能的情况下,灵佛已出手伤了铁血君王五个卫士的性命,震飞了荒城孤剑燕行云手中的剑,刺伤了四绝书生宫寄霞的右腿。

惨吼痛哼之声惊醒了寒松龄,也引起了他杀机。

白色的剑鞘在众人厉吼声中凌空飞射了上去,一片蒙蒙的剑幕,在剑鞘飞起的一瞬间洒出。

只听到七巧夫人说出了“剑飞九洲……”四个字,这一群十个人便全成了无头之鬼了。

灵佛一直都在留心着寒松龄这边的情形,见状撇下众人,飞身扑向寒松龄。

未等灵佛落地,寒松龄已凌空飞身迎了上去。

人影在空中交叉闪过,剑光掌影一闪而逝。

交换了个方位,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内落在地面上,未等众人看清两人身上有无异样之处,二人已二度凌空扑击上去。

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但却没出现第五次。

灵佛吃力异常地转向相距足有八尺之远的寒松龄,众人这才看到他胸前已成了血肉模糊的一片了。

寒松龄双臂两腿之上,也是伤痕累累,血流如注。

显然此刻两人谁也无力扑击对方了。

灵佛道:“寒松龄,如果此地只有你我二人,也许咱们是个两败俱伤之势,但目下你的人很多。”

寒松龄冷冷地道:“你也有不少手下。”

灵佛道:“他们没有一个像样的。”

寒松龄冷声道:“你也曾带过一些像样的来。”

灵佛大笑一声道:“哈哈,寒松龄,你这么说,老夫就不得不佩服你招‘剑飞九洲雪’的绝招了,如果老夫也会这一招,咱们今天也许仍是个平手之势。”

寒松龄冷笑道:“可惜你不会,这就是你不如我的地方。”

好像是什么都看开了,灵佛笑道:“因此,老夫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寒松龄,现在已可以说整个武林都在你掌握中了,你有什么打算,当然,除了老夫这颗人头之外。”

寒松龄冷冷地道:“你猜我会告诉你吗?”

灵佛笑道:“当然不会,不过,老夫看得出来,你不会真正掌管武林的,现在,老夫也许得把人头给你了。”

寒松龄冷笑道:“你仍然可以抵抗。”

灵佛大笑道:“哈哈……老夫一生行事,最值得自夸的就是有知事之明,寒松龄,老夫想借把剑用用。”

寒松龄顺手把手中寒玉剑抛了过去。

伸手接住寒玉剑,灵佛笑道:“寒松龄,你有料事之明,你也有料事之能,因此,老夫相信你不会再步老夫后尘了,这是老夫唯一觉得遗憾的事,因为,每一个坐上三佛台的人,必无善终,人终究非佛,三佛台这个名字,也许得改改才安全。”

剑,轻快地从灵佛易天行的颈间划过,一颗人头悄然无声地滚落地上,但却未见一滴血,没有血,有时比有血更惨厉、更可怖。

他,灵佛易天行,曾纵横江湖数十年,雄跨三佛台首位执掌武林牛耳达八年之久,最后,仍然落得个身首异处,所谓树大招凤,位高遭忌,诚非欺人之谈。

寒松龄无力地跌坐在雪地上,他体力虽然无法负担全身各处的伤痛,但心情却是轻松无比的。

灵佛确实有料事之明,寒松龄的确没有登位三佛台的想法,也许,在武林中他仍有些未了之享,但那些已非大事,也不会再遭遇到什么了,但这些事一了之后,武林中将不会再有寒松龄这个名字,音梦谷、翠松岗,都可能成为他日后偕同三位如花美眷居留之处,但却无人能预料他会定居于何处。

铁血君王看了夫人一眼道:“夫人,咱们也许得带他到家里去住上一段日子,他需要静养上一阵子。”

看看玉女凤君仪,铁血君王夫人道:“翔天,这年头好人不好做,你替他医好了伤,未了还得赔上个女儿呢!”

凤君仪脸红了,心头却放下一块千斤重石。

铁血君王凤翔天大笑了起来。

两排带刀汉子仍然站在那里,现在,他们是无法自理去留之处而惊得呆了,那种木然的表情与先前各不相同。

天仍然是布满了阴霾,西北风也仍然狂吼怒哼着,但寒松龄一行人已不再觉得像来时那么冷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