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血海腾龙 第五十章 何处归程

作者:雪雁类别:武侠小说

天风教主,依旧怒不形之於色的笑道:“不错,该我们下场了。”话落扫了“恨地无环”姬子常一眼,举步向季雁萍走去。

季雁萍深知此人既敢妄想君临武林,功力必有其独到之处,哪敢大意,急忙把功力提聚於双掌之上。

这时,天风教主恰好走过“恨地无环”姬子常身侧,蓦地——

他右掌一扬,冷喝道:“姬兄,躺下吧!”声落掌已收回,动作之快,使人无法想像。

“恨地无环”姬子常虽然早已有备,但却无法闪避!闷哼一声,倒了下去。

天风教主笑道:“姬兄,这就是叛教者的报应。”

季雁萍见状大惊,方欲飞身上前,突听地上的“恨地无环”姬子常奋起最后余力,大叫道:“季公子,不可轻举,此人阴险无比。”声落惨然一笑道:“士为知己者死,老夫死而无憾。”

他提着最后一口气,说完之后,突然长叹一声,溘然长逝了。

没有临死前的痛苦,也没有,他死得是那么平静而快速,以至连满腔的气愤都没有发泄,便含恨而殁了。

天风教主没想到“恨地无环”姬子常临死之前,竟会来这一着,心中不由暗自恼道:“你知道在下是谁吗?”

季雁萍此时恨他入骨,冷笑一声,道:“在下不管你是谁,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了。”

天风教主毫不在意的笑道:“你不想知道?”

这时,那边群雄已与天风教的徒众交上了手,只闻杀声连天,惨号盈野,令人闻声心悸。

季雁萍回头看了众人一眼道:“各位就去助他们一臂之力吧!”

凤玉娇道:“我留在这里,各位尽避放心去-好了。”

“毒书生”史玉麟怕众人不去,而令季雁萍分心,当即道:“这样好,就由凤姑娘一人留在这里好了,反正人多了也没有甚么用,何况那边战局正急,需要我们的痔候已到,走吧!”话落当先而去。由平日的相处,众人对“毒书生”史玉麟的机智产生了信心,其他四位姑娘虽然不愿意离开季雁萍,但却知道个中必有原因,只得依言离去。

天风教主点头笑道:“季兄做法很公平。”话落扭头对身后人道:“你们都去吧!分批相助各方。”

群弟子登时大应一声,飞身向各方奔去,没有一个顾虑到天风教主的安危,只有各自听命而行。

天风教主脸色微微一变,道:“你真的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季雁萍冷笑道:“假使你愿意讲的话。”

天风教主狂笑一声道:“哈哈……当然愿意。”笑声震人心弦,似乎是有意显露自己深厚的功力,又似要引起别人注意。

季雁萍江湖阅历虽然已经不少了,但若与天风教主相比,可就差得多了,他冷冷的笑了,一声道:“万幻书生何千重。”

此话一出,季雁萍倒不觉得怎样,因为,他并不知道“万幻书生”何千重其人,但此名听在别人耳中,却全都大吃了一惊,只听,四周响起连声惊呼道:“万幻书生?”接着传来连声惨号。想是在众人一怔之时,伤於天风教教徒手中了。

季雁萍闻声一怔,就在这时,突听“万幻书生”何千重大喝一声道:“接招!”声落人已飞身攻了下来,招式身法,全都快如闪电,使人看不出是哪一路数。

招出没有风声,没有锐声,但却使人觉得四周似乎有着千重压力。

季雁萍没有想到“万幻书生”何千重会利用这一刹那的时机攻击,心中一怔,已无出手化招的时候,只得飞身向后飘出丈余,企图抽时还招。

然而,“万幻书生”何千重是何等人物,岂会给他还手之机,季雁萍身形一退,他已如影附形的追了上来,招式仍是那么快速,一点也看不出改招换式的空隙。

斑手对敌,最重先机,季雁萍一时分神,以致先机全失,打斗起来,处处缚手缚脚。

季雁萍功力极高,先机虽然难抢回,但那天龙七绝掌,仍然使得八面威风,自守有余。

两人一交上手,开头两招,还可以看到彼此身形,再下去,便成了一团蒙蒙的雾影了。

凤玉娇美目一眨不眨的盯着两人,“万幻书生”何千重,是她生平所见武功最高的一个,因为,季雁萍天下无敌的天龙七绝掌,此时已使出了三招,却始终奈何不了他,其武功之高,可想而知。

凤玉娇这时真有些担心起来了,因为,季雁萍天龙七绝掌,只有七式,而“万幻书生”何千重的招式,却是层出无穷而却一招比一招可怕。

凤玉娇缓缓把功力运聚於双掌之上,准备於必要之时,出手与季雁萍合力攻击“万幻书生”。

这时,周围战况也进入了紧张状态,四位姑娘,与“血海五煞”,分别敌住天风教中两名高手,战况十分激烈。

九大掌门人,虽然平时都以仁慈自居,不杀无辜,此时,却都露出了真面目,大嗜杀戮,尸首遍野,血流如雨下。

其他一干高手,也无一人闲着,各自战住天风教中一个或二个弟子,而丧生於天风教手下的人,自然也不乏其人。

可惜他们为了贪图一时的眼福,或为了虚为的名望,竟然千里迢迢的跑来丧命於金顶峰上。

就在这时,森林四周,突然响起一声高呼,道:“天风教中弟子听着,现下四周已全为我丐帮所占,如果各位是机智的,此时丢下兵器下山而去,本帮体念上天好生之德,决不为难,否则,等本帮一发动攻势,可就别怪本帮要大事杀戮了。”

丐帮中人的出现,原已在天风教主万幻书生预料之中了,只是,他没料到事情会突然转变,季雁萍与九大门派的竟然化干戈为玉帛,毫无伤亡,使他原先预备用来对付丐帮的徒众,无法余下。

那些大战中的天风教弟子,眼看自己弟兄,死伤垒垒,不加上丐帮已然如此,如果丐帮再一加入,事情更可想而知。

是以,那人声音才落不久,天风教中,已有三四百人乘机溜走了,群雄压力登时大减,而天风教主则恰好处在相反的情况下。

这时,突听林中那人大喊道:“攻击!”一声令下,林中登时涌出不下四五百个穷家帮弟子,一个个挥棍舞刀,猛如虎狼。

丐帮弟子一出现,局势立刻为之改观,不大工夫,天风教的弟子已死伤大半了,剩下的,已不到五百人了。

时间在死亡中消失着,太阳此时已接近了西山之头,这时,金顶峰四周林中,已恢复了先前的平静,阵阵山风,飘来血腥气息,令人欲呕,石上、林边、尸体重叠,血迹斑斑,令人触景心寒。

这时,金顶峰正中,仍然有两个人在无声无息的走着招式,动作缓慢,看来毫不着力,然而,那一掌一指,只要一沾到对方的身上,就可以把对方置死於就地。

他们,正是“万幻书生”何千重与季雁萍,这时,他们已走了近千招了。

“万幻书生”何千重身上破了三处,季雁萍身上也同样破了三处,但两人却谁也没有伤到谁的肌肤。

这时,只听打斗中的“万幻书生”何千重冷笑道:“季雁萍,天龙七绝掌,在下已模熟了,再打下去,只怕那败阵之人是阁下了。”

季雁萍冷笑道:“你以为在下没有别的了?”

“万幻书生”冷笑一声道:“也许你可以把那血海腾龙重施一遍。”

季雁萍此时已知,单靠天龙七绝式是无法制住“万幻书生”,心念一动,脑海中,立刻又浮出了那七式坐图,大喝一声,道:“你接在下这招试试?”声落招出,一股无形的气劲登时向万幻书生压了过去。

“万幻书生”大吃一惊,身形急忙向右后方一旋,迅速的避了过去。

季雁萍睹状冷笑道:“这一招如何?”

万幻书生冷笑道:“这一招确实不错。”话落一顿,突然反身扑出一招道:“你也接在下一招试试。”声落,掌式一变,直把季雁萍逼退了三步。

这时,两人已分开了,对面而立,你一招,我一招的战了起来。

这种打法,表面上看来似很轻松,实际上,这种打法最耗真力,因为无论攻敌解招,全都需要功力运用於一刹那之间。

一招两招………如此下去,不大工夫,季雁萍天绝七式用完了五式,虽然“万幻书生”接招时一招比一招窘迫,但却没有丝毫败迹出现。

而万幻书生的招式,却也一招比一招凌厉,使季雁萍接来也相当吃力。

汗从两人脸上一滴滴的滚下来,而周围群雄,一个个却脸色紧张,他们不只是担心季雁萍的生与死,更怕的是万幻书生战胜了季雁萍,使江湖上无人再制服他。

突然,季雁萍大喝一声道:“再接这六招试试。”声落身体突然急如闪电般的攻了过去。

一股其大无比的压力,直把“万幻书生”逼得手忙脚乱,连退了七八步远,儒袍下角,全部被季雁萍扫碎了。

“万幻书生”心中暗呼了一声:“侥幸!”抬眼注定季雁萍,道:“季雁萍,这是你最后的绝招了吧?”

季雁萍心中暗自惊忖道:“此人功力端的骇人听闻,自我出道以来,还没有遇到一个能接下我天绝七式中五招的人,此人连接六招不败,下一招如不能制服他,只怕我要败了。”心念电转间,道:“这是最后一招。”

万幻书生道:“那把最后一招施出来吧。”他口中虽然这么说,实地心里也紧张无比。

季雁萍冷笑道:“你放弃了一招攻击的机会。”

万幻书生笑道:“下一招以后再攻也不迟。”

季雁萍暗中提足了功力,道:“只怕没有下次了,接招。”声落但见他身形一闪,四面八方,登时幻出了数不清的季雁萍,以万幻书生的功力,竟然也分辨不出真伪。

“万幻书生”何千重见状大惊,他久经大敌心知此时已无退避之路,当郎冷哼一声,使尽平生功力,向四周连拍了不下百掌。

只听——

“拍拍!”一阵连一阵,接着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季雁萍与万幻书生依旧对面而立,似乎与刚才没甚么两样。

“万幻书生”深深盯了季雁萍一眼道:“武林中有几人能接到最后一招?”

季雁萍冷漠的道:“只有阁下一人,其他,没有一个能接到第五招。”

“万幻书生”笑了笑道:“那值得了。”话落缓缓跌坐下去,淡淡的扫了季雁萍一眼,道:“别人甘心情愿为你而死,而本人死时却是如此孤独,这是甚么原因呢?”声音非常低弱。九大门派的人闻言同时啊了一声,面上齐现出惊异之色,敢情他们现在才知道,万幻书生败了。

季雁萍淡淡的摇摇头道:“在下也不晓得为了甚么?”话落一顿诚恳的道:“阁下武功是在下生平最佩服的一个。”

“万幻书生”何千重满意的笑了笑道:“在下不必再知道为甚么了,一切我都知道了。”话落缓缓闭上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一代震慑武林的枭雄就此与世长辞了。

但是,他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脸上始终没现出一点对死亡的恐惧,也许,这就是真正的英雄本色。

智光大师,合同其他八大门派的掌门,缓步走到金牌前面,智光大师伸手拿起金牌,恭敬的递给季雁萍,道:“季少侠,过去的全过去了,老衲等自知道歉也与事无补了,但是,无可否认的,季施主已为今日中原武林上唯一的英雄,是以请施主接下这块金牌,今后,武林大计,全赖施主一人维护了。”

季雁萍冷冷的一笑道:“季某并无此心。”

离尘道人道:“季施主请不要推辞。”

季雁萍冷笑一声,道:“一句话,在下不要。”

无极真人道:“但今日中原武林,已无人堪当此任了,是以,季施主无论如何也得接下。”

智光大师,也乘机硬把金牌塞在季雁萍手中。

季雁萍低头看了金牌一眼,突然大笑道:“哈哈……想当年,红叶谷中……中原武林同道,逼害家父家母之时,可曾想到今日这一幕吗?武林公法,代表的只是弱肉强食,而季某不是甚么大侠,只是侥幸武功比各位稍长二一而已,如今竟把这至高的荣誉硬推到在下头上,哈哈……世间锦上添花的人,何其那么多,而雪中送炭者,却又稀如凤毛麟角,世态冷如冰,人情薄如纸,各位身为一派掌门,不知有此感觉否?”话落轻轻的把金牌丢在地上,冷漠的扫了周围众人一眼,道:“季某在中原的事已了,今后江湖一切,在下一概不管,不过——”话落突然一顿,冷森森的道:“假使有一天,各位再把武林公法曲解之时,在下相信会有更多的季雁萍出现。”话落转脸扫了五位姑娘一眼,道:“姊姊,我们走吧!”继而向“血海五煞”道:“五位是否要留居中原?”

“毒书生”史玉麟笑道:“我相信凝碧国更欢迎我等,是吗?大公主,二公主。”

赵氏姊妹粉靥同时一红,点头娇声,道:“当然当然。”

“穷僧”了了道:“那里有没有和尚庙?”

“蛇丐”道:“那里可要我要饭的?”

穷僧道:“你去了你那穷子穷孙怎么办?”

“蛇丐”江承武细眼一翻道:“我没有打算当然不会去,和尚,你可是妒嫉?”

赵亚琳轻笑道:“你们都去好,家父一定欢迎。”话落柔情的盯着季雁萍道:“萍弟,你到哪里去呢?也去凝碧国好吗?还有各位姊姊?”

所有的目光,全都集结在季雁萍的脸上,显然,季雁萍到哪里去,她们就到哪去!

“毒书生”心里暗笑道:“除了凝碧国以外,你到哪里去呢?”

就在这时,金顶峰下突然飞上一个宫装少妇,他一见季雁萍等人,立刻惊喜的道:“萍儿,你们没事?”

赵氏姊妹同声叫道:“啊!师傅!”

不错,来人正是琼霄娘娘,她快乐的看了众人一眼,道:“好了,既然没没事了,我们就走吧!”

季雁萍茫然的道:“到哪去?”

琼霄娘娘看了五位姑娘一眼,神秘的笑道:“当然是找归宿啊!”

季雁萍与五位姑娘脸上同时为之一红,一切似乎都在不言的默契中了。

季雁萍黯然道:“我要先去红叶谷一趟,各位先走好了。”

凤玉娇娇声道:“不!我们都去。”

琼霄娘娘笑道:“当然都去。”

季雁萍举步向“红妖狐”石琼花走去,“毒书生”史玉麟抢先把她的尸首抱起,道:“三哥,你负责姬兄的。”

季雁萍轻轻叹息一声,道:“人性本善,然而,唉……”话落举步随同众人向峰下走去。

他的事也许未了,因为,他始终没有忘记“七星王子”孙琪,他是唯一的漏网之鱼,然而他却忽略了,仅只“七星王子”一人,他又怎敢冒犯威震天下的季雁萍呢?

九大门派木然的望着众人的背影,直到消失於林中,由季雁萍临去的那一声感叹,他们似乎领略了些甚么,然而,一切已成过去了,谈之又有何益?

(全书完)

一兆OCR武侠屋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