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生死剑 第23节

作者:雪雁书名:生死剑类别:武侠小说

拔山神牛刚五眼中杀机大炽,厉声道:“此话当真?”

九阴女白凤一震,忙道:“牛刚,你想违背少玉之令?”

就在此时,那边突然传来燕少玉一声冷酷,阴毒的长长笑声道:“幻影七魔,你终于拿出看家本领了。”

众人闻声扭头一望,恰见两条人影从地面上腾上空中拔山神牛刚是个直性之人,因此极重感情,盲圣、邪哑之死.在他心中已埋下一种爆炸性复仇杀机,九阴女白凤虽曾提到燕少玉,他却听如未闻,举掌就要劈下去,恰在此时,传来燕少玉一声暴喝。

拔山神牛刚心头猛然一震,欲劈的手掌立时又收了回来,机械的倏然转头向发声处望去。

但见离地约有三十丈的高空上,燕少玉正与幻影七魔遥遥对立着,两人似乎都刚升到顶点,所以,还没有出手。

幻影七魔原存着偷袭之念,动身比燕少玉早,但却没想到.

燕少玉竟能后发先至,同时飞腾起来。

虽然,幻影七魔明知取胜机会很少,但此时势成骑虎,已由不得他了,猛然把牙一咬,提聚真力,大喝一声,道:“燕少主,不是你就是我?”

话声一落,身子突然一晃,绕行空中,幻出七尊张牙舞爪的魔鬼,纵横交错,盘旋空中,虽然不见尘土碎石飞扬,但仅由那个人的锐啸之声,也不难想象得出他掌上的威力。

燕少玉莲台九佛虽然与幻影七魔多出两式,但却丝毫不敢大意,俊脸上神色一凛,双腿猛然的向上一缩,立时幻出九尊坐佛,一双玉掌,已跟着向外拍出,左掌用出鸣凤追月,右掌却使出旭日当空。

只见空中一动一静,一扑一坐,两个人影盘旋如轮。地上众人,只能由衣色隐约辨别得出俩人的大概位置。

幻出的影象一座一座消失,两人身子也由空中渐渐降下,但却没有一点异样的变化。

三女有点担心,也有些迷惑,因为,由过去的经验中,她们想不起有那一次,燕少玉展出莲台九佛之时,能有人拖延这么长的时间,不伤不亡。

由二十丈的高空,已降到离地不满十丈的地方了,这时,幻影七魔的七功幻魔之象已用到最后一幻了,而燕少玉,却还有两幻未用。

幻影七魔猛然吸了口冷气,双掌在最后一幻刚完之际,突然向前推出一招推山填海向燕少玉飘忽的人影撞来,人却骤然向地面降落,急如流星。

燕少玉冷然的笑道:“阁下想得不太天真了吗?”话声起时,又幻出两尊坐佛。

一声痛哼声中,幻影突然消失,但等众人看清时,两人已同时降落地面了。

三女最关心的是燕少玉的安危,她们明知他不会吃亏,但仍不由自主的向落身处望。

他仍如先前那么冷漠,因此,三女放心了,那么痛哼,不用说是对方口中发出来的了。

幻影七魔木然的站在燕少玉前面五丈远处,额上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滴,身前地面上;横着他,一只齐腕折断的右掌,右腕断处,此时仍在滴着鲜血,但他却浑如未觉。

燕少玉阴冷的向前跨上一步,冷酷的道:“幻影七魔,在下还给你留一只左掌,因此,你还有一展绝学的机会。”

幻影七魔精目转动了一下,沉声道:“燕少玉,老夫自知功力不如你,双掌已敌你不住,单掌自然更非你的对手,因此,老夫不想再花那些无味的力气了。”

燕少玉阴冷的一笑道:“阁下不觉得太自贬身价了吗?”

幻影七魔阴冷的一笑道:“连幻云谷主,北海之主都栽在你的手中了,老夫就是自讨饶于你,也没有丢人的,何况,天下武林的人,那个不知我幻影七魔是为了避你不奔西走的。”语声仍如往常那么阴冷,但却含有愤慨的意味。

燕少玉心头微微波动了一下,冷然一笑道:“阁下别忘了,此地不只你我两人而已。”

幻影七魔狂妄的笑声.道:“老夫却晓得天下没有几个老夫能看在眼里的人,因此,此地我觉得只有你我俩个。”言下之意,无异是说,群雄他全都未放在眼里。

东海岛主姬天雄精目中冷光如电一闪,激活了嘴唇,却又强忍了下来。

燕少玉冷冽的笑道:“但众人都将看阁下血流满地,身钉木板之上,也将听到阁下的呻吟之声。”

也许,燕少玉的声音太过冷森,阴沉,而使幻影七魔油然产生了一种被人判决的感觉,脸色一变,脱口道:“燕少玉,当年老夫记得对你燕家的人没用过什么惨忍的刑……”话未说完,突然又忍了下来。

燕少玉冷冷的嘲道:“阁下知道畏惧?”

幻影七度脸色一整,恢复了常态,狂笑一声,道:“哈哈……燕少玉,你以为可能吗?”

燕少玉冷冷的道:“阁下一向以枭雄自居,因此燕某心中怀疑而问你。”

幻影七魔向前跨上一步,道:“这就是了,所以,老夫想知道理由。”

燕少玉星目中冷冽的光芒闪烁如电,低缓而阴沉的道:“天龙一帮.被你一手瓦解,帮中弟子死亡殆尽,也许,他们每个人死亡前的痛苦并不太多,但是,漫长的岁月,是由短暂的时光降聚集而成的,你该懂得燕某的意思。”

幻影七魔心头一震,精目中阴光一掠,突然大笑一声,道:“现在老夫明白了,哈哈……很公平,但是,老夫却不甘心。”

话声一落.双足猛然用力一点地面,左掌拍出一招“横断巫山”闪击燕少玉胸口。整个身子,也跟着急撞过来。

燕少玉心头激微一震,几乎连念头也没转,已横身斜纵出三尺.右手闪电般切了下来。

嚓!的一声轻响,幻影七魔一只左掌也跟着坠落尘埃,身子向前冲出七八尺远才煞住。

燕少玉阴冷的笑道:“阁下如果识时务的,就不该自讨苫吃。”

幻影七魔霍然转身过来,双目之中豪气尽失,奇异的目光盯着燕少玉,道:“老夫料到你我相差这么远,五丈之内老夫突起发难,竟未死于你掌下。”

燕少玉冷冷的道:“燕某觉得你不该那么死!”

幻影七魔大笑一声道:“这死法太出乎老夫意料之外。”

燕少玉冷酷的道:“但却未出燕某意料之外。”话落扭头对圣婴童子道:“师兄,把那两方木板拿过来,风姊,把余煌交给牛刚。”举步向幻影七魔走去。

幻影七魔脸色一变,突然冷声喝道:“燕少玉老夫双足未死,自己可走。”话落霍然转身,向圣童子拿过来的两方木板走去。

燕少玉阴冷的道:“燕某跟在你后面。”

幻影七魔冷冷的道:“老夫知道。”话落人已到木板之前举起右足。把一方木板提起来,恰好靠在一块大石上面,然后转过身来。目注燕少玉道:“燕少玉老夫当年既然敢做;今日也该有份胆量承担,你放心,老夫如想自尽只怕早已得手了。”

燕少玉心头又震动了一下,脱口道:“燕某相信你此言不假。”

幻影七魔冷冷一笑,举步缓缓向后退去,他自始至终,谈吐声调虽然一直末变,但此时他脸色却显得苍白无血,那双缓缓退着的双脚也在微微抖动着,生与死,终究不是一桩轻易就能决定的事啊!

在一片死一般的沉默中,幻影七魔的背贴上了木板,他抬起那双无神的眸子,道:“燕少玉,可以下手了。”

燕少玉复身从地上拾起那三柄长剑,冷漠的举步向前走去,道:“阁下的行为,堪称一个枭雄的。”

幻影七魔冷然大笑道:“哈哈……因此老夫末断气之前,不愿倒在地上,燕少玉,你的心要硬一点,老夫闭眼!”

燕少玉缓步走上前来,停在他身前两尺处,阴冷森的道:“阁下放心。”话落右手突然一扬,但见银光一闪,血光立现一柄长剑已没入幻影七魔左胸口肩井穴,下方三寸之处。

金肩玉狸余煌苍白的俊脸立时变成了青灰色,全身颤抖不定,双脚一软,几乎跪到地上。

拔山神牛刚冷声道:“不用急着躺下,马上就轮到你这小子了。”

东海岛主姬天雄心头震动了一下,三女却不能自主的把目光转向别处去了。

幻影七魔全身颤抖了一阵,双腿扔挺立不弯,目光虽然比前时更加无神,但却仍盯在燕少玉冷如玄冰的俊脸上。

俊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燕少玉从左手中拿起另一柄长剑缓缓举了起来,一丝不易察觉的线条,掠过他冷冷的俊险。

银光一闪,幻影七魔左胸口同样的位置上,插上了第二柄长剑,他双脚开始无力的颤抖起来,但却一声未哼!

燕少玉右手接过了第三柄长剑,再度举了起来。

微弱而无力的,幻影七魔激活了那双干燥的嘴唇,道:“燕少玉,老夫还可以在这世间活上几天。”

燕少玉右手抖动了一下。冷冷的道:“最少还有三天。”

幻影七魔苦涩的一笑。道:“哈!多宝贵的三……天……啊!”话落缓缓闭上了双目。

燕少玉的右手开始抖动了,剑尖缓缓移动着,由脚指向小肮,再由他小肮指到他胸口上。银牙微微咬了咬,右腕突然向前递了出去,这一剑,正插在幻影七魔胸口上。

幻影七魔轻哼了一声,霍然睁开了双目,惨然笑了笑道:“燕少玉,你心软了。”

燕少玉冷冷的道:“在下不知为什么改变自己的初衷,你该觉得幸运。”

幻影七魔摇了摇了头,-那之间,他似乎变得苍老了许多,吐出一口鲜血,吃力的摇头道:“幸运的是老夫少受了三天痛苦,不幸的,老夫却丢了一条命,假……假使……唉!燕……燕少玉,人,只要失……失足……一次,便……”话末说完,已缓缓闭上的眼睛,踏进他人生最后的归宿去了。

东海岛主姬天雄摇摇头,感慨的自语道:“盗之将死,其言。

也善,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燕少玉缓缓转过身来,俊脸上除了冷漠之外,似乎还带有些许茫然与惆怅。

拔山神牛刚此时突然叫道:“帮主,这个家伙怎么处理?”

金扇玉狸余狸惶恐的叫道:“燕帮主我,我余煌与你可没有仇恨,没有,一点也没有。”

燕少玉冷酷的道:“余煌,盲圣、邪哑却亡身你的炸药之下.你与幻影七魔同来,但你却比他差得太多。”

金扇玉狸余煌惊惧的叫道:“在下虽然带采了炸药.但两人却不是我杀的,纵然有罪,也罪不至死,燕帮主,你就真的如此狠心吗?”

燕少玉俊脸微微一变,冷漠的一笑道:“武林中人人都知道燕某心狠,此言你不是多说了吗?牛刚,把他按放在木板上:他不配站着。”

拔山神牛刚早巳等不耐烦了,闻言暴应一声.右手紧扣死金扇玉狸余煌的门脉上,向侧一带,把他按到木板上。

金扇玉狸余煌登时面色如土,绝望之中,他突然想到了七煞玉女白燕,转动星目盯着她,乞求的叫道:“白燕姑娘,我余煌干里迢迢赶来东海,为的就是你,在下之心,你爱不爱与是另一回事,但余煌这片痴情,姑娘就真个毫无感受吗?”

七煞玉女白燕粉脸微微一变,目光敏捷的在燕少玉冷漠的俊险上打了个转,冷冷的道:“本姑娘并没有叫你来。”

金扇玉狸余煌急叫道:“但在下却为你来了,白姑娘,现在,只有,只有你能救我了。”声音充满了哀求,令人闻声心软。

七煞玉女白燕不安的看了燕少玉一眼,美目缓缓移向别处,她,没有勇气说出心中想说的话来。

姬风仪娇却的轻声唤道:“少玉……”

燕少玉冷漠的转脸道:“你们要我放他?”

拔山神牛刚闻言心中暗自生怒,伸手抓起一柄长剑,环眼之中,杀机如电,他心中似乎已有了主张。

姬风仪不敢与他冷森的目光接触,惶恐的低下头去,娇声道:“他已家破人亡了。”

燕少玉冷冷的道:“我不会忘记天龙帮有两个堂主是怎么死的,但是,你们却只看到眼前的,而忘了过去的,虽然,那只是昨天的事。”

姬风仪芳心一震,脱口道:“少主,他不是主凶。”

燕少玉俊脸缓缓仰向天空,天色仍是那么昏暗,隐约之中,他好象又看到生前的盲圣、邪哑,冷漠的笑了笑,他道:“你们以为我该放他吗?”

拔山神牛刚闻言大急,左手长剑猛然举起,在金扇玉狸余煌惊叫与惨号中,一柄长剑已没入他胸口。

众人闻声同时转过头来,拔山神牛刚环眼尽赤,一跃而起,沉声叫道:“帮主,牛刚愿领任何违命之罪。”

燕少玉一怔,跟着漠然的笑了笑道:“你以为我会处治你。”

拔山神牛刚脱口道:“起码帮主有放这小子之意。”

燕少玉冷冷的摇了摇头道:“牛刚,假使你智力不差的话,你该看得到那大石之下尸体未寒的两个人,他们是我燕少玉依为左右手的堂主。”

拔山神牛刚惭愧的垂下头去,低沉的道:“帮主,牛刚不该起此不该有的念头,而疑心帮主心软。”

燕少玉淡然笑道:“我知道你的心意。”话落转对众人道:“天龙帮留下八个弟子在此守着两个人的尸体,你们该准备明天的事了。”

东海岛主姬天雄另有居心,当下急道:“少玉,人死之后入土为安,何不先把他二人葬在本岛。”

燕少玉摇头道:“他们还应该看到另一个横尸,此时入土太早了。”

东海岛主姬天雄道:“此言也对,明天我们先找人定好地点.先把墓穴挖成,等碧峦岛上事办完了,马上就可以埋葬了。”

玄真羽士云天羽明白东海岛主姬天雄的用心,心说,帮主能长年留此平静的海岛上,也许能把他那愤世之念冲掉。转念间,道:“岛主之言甚是。”

燕少玉倒末想到那些,闻言道:“要决定地点.就今夜去找吧,天明我们得进攻碧峦岛了。”

百凤女道:“这么急于什么?”

燕少玉平静的道:“我还觉得太慢了。”

玄真羽士云天羽知道燕少玉既然决定了,便无更改的可能:当下开口问道:“帮主准备怎么攻法?”

燕少玉道:“我与师兄泅上海岛,你与其它的人先登半山岛,我相信那里他们还来不及设防。”

七玉煞玉女白燕急道“少玉,我也会水。”

燕少玉道:“因此你是跟他们在一起。”

东海岛主姬天雄闻言道:“这样好,我与你们同去,碧峦岛。

的地形我比较熟。”话落转向百凤女,百凤女点头道:“这样也好,只是,我们这里太空虚了。”

燕少玉笑道:“那时他们已没有时间了。”

拔山神牛刚自己已知道自己无法参与,不由自怨自艾的道:“早知道俺也学游水了。”

一轮红日,映着满天红霞,海上的早霞与陆上完全不同。

三艘大船,在碧海波涛中静静向前急驰着,平静沉寂中使人有一种充满煞气的感觉。

第一艘大船的船头,静立着燕少玉、圣婴童子与东海岛主姬天雄,在三人周围,围着百凤女与三位姑娘。

沉寂使人有一种紧张的感觉,圣婴童子忍不住开口,道:“师弟,你想咱们登陆之后,第一个会遇到谁?”

燕少玉淡然一笑道:“我希望是鲸海里。”

东海岛主姬天雄笑道:“老夫也希望是他。”

姬凤仪却插口道:“早上的海水一定很凉。”

燕少玉心头微微一震,回眸扫了三女一眼,笑道:“仪仪,也许不如你想象中的那么凉。”

此时,突听东海岛主姬天雄道:“前面就是碧峦岛了。”

三女闻言心头一紧,脱口道:“少玉,你……”

燕少玉谈然笑了笑道:“我会照顾自己的。”话落转头望去,但见百丈之外,碧峦岛浮现海面。

圣婴童子笑道:“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燕少玉看看东海岛主姬天雄道:“现时动身,也许他们还没发现我们的船,走吧!”

九阴女白凤依恋的道:“少玉,我们可以把船再开近一点。”

燕少玉摇头道:“不用了,如果被他们发现了我们的船,他们上半山岛就要遇到麻烦了,我们走了。”话落当先走到船边。

姬风仪急上两步,娇声道:“少主,海水如果太冷。你们就不要去了。”

燕少玉望着她迷人的粉脸,怔然笑道:“仪仪,海水不会太冷的,你到那边去,要听娘与姐姐们的话,不许乱跑,这是咱们最后一战了,我不希望有任何把柄落在他们手中。”话落飞身纵起,一闪穿入海中。

圣婴童子与东海岛主姬天雄也跟着跃了下去。

海面上只激起三个不易见的浪花,便被波动的海涛吞没了。海,仍是那么浩荡,那么汹涌。

三女静静的盯着海面,若有所思。

百凤女深深吸了口气,轻笑道:“不用看了,在到达岛上之前,他们不会浮出水面的,我们进舱去吧!”话落高声对划船的弟子道:“转向,驶向半山岛。”

三女依恋望着海面出神。

燕少玉三人,一落海中,立时会聚一起,由东海岛主姬天雄引路,向前游去,三人距海面约两丈左右,所以海水平稳,毫无冲击之力。

三人水中功夫都很精纯,急驶如穿梭,约有一顿饭的工夫,已隐约可见海底景物。

东海岛主姬天雄自幼生长于东海,对这一带的地形极熟,当下回身,伸手张天五指,示意二人,还有五十丈就到达了。

三人再度动身,游了约十丈距离,突见前方海面上浮着五艘大船船底,大船周围,围绕着许多游在海中的人。

燕少五星目中冷电一闪,双腿一夹,向船底冲去,圣婴童子与东海岛主姬天雄也分别撤下兵刃,随后而来。

燕少玉游到船侧,伸手抓住一条腿,向下一撤,把那个人拉下水底,伸手一指,点在他璇玑死穴之上,那人全然无备,功力又还不及燕少玉,如何能防得到,只张了张口,立时了帐。

燕少玉刚想放手,突见他手中落下一个盘口大小的铁块,伸手接住一看,只见铁块顶上,有一根长长的丁刺,下面拖着一根极长细管,一时之间,倒想不通是做什么用的。

恰在这时,水面上沉下五个碧峦岛的弟子,每人手中也抱着一个一样的东西,好象是下来看同伴搅什么东西。

正好,姬天雄与圣婴童子游到,短刀与水刺齐下,水中立时映起一片血红,五个人没有一个漏网。

东海岛主伸手接着两个铁块,圣婴童子也接了两个。

东海岛主姬天雄老于世故,一见这东西,就知其用处,当向两人一打手势,向船底游去了,伸手向船底一托,长刺已钉入船底,然后手握细管这下的一块圆球,用拇食二指用力一压。

燕少玉与圣婴童子见状立时明白,掠身向另外两条船底游去。这时,海面上的人,似乎已发现血迹,这时已潜下十几个。

东海岛主心中暗自冷哼一声,把园球一压,立时冒出一串烟泡,显然已起了火,当即掠身向另外一条船游去。

轰然,一声大响,接着又传来四声,五艘大船全都开始进水下沉,海面之上,也乱成一片。

三人再度会合一处,向岛上游去!

三人登陆在一处乱礁海岸上,此处显然不是岛的正面,东海岛主姬天雄向正西望了一眼.道:“咱们先看看岛上有些什么人物。”

圣婴童子奇怪似的道:“这一带海岸怎么都没有人守呢?”

燕少玉冷笑道:“他们以为那五艘船只就是海上之城。”

恰在此时,突听一个沉浑的声音道:“陈义成,来敌是谁?”

燕少玉闻言凝目视去,只见距海面约有五丈之外,站着三四个高矮不等的老少汉子,这些人之间,站着一个须眉俱白,狮鼻巨口,面红如血,身矮如球的胖老者,说话之人正是他。

东海岛主姬天雄恨声道:“这老匹夫就是鲸海叟。”

圣婴童子低声道:“那些人呢?”

东海岛主目中杀机象电,阴沉的道:“过去东海的岛主。”

这时,海中走上来满身是水的乾坤遗叟陈义成,他冷冷的扫了鲸海叟一眼道:“老夫想象之中,来的人该是燕少玉。”

鲸海里闻言一楞道:“怎么?你没见过他?”

乾坤遗安陈义成冷冷的道:“如果见到了他,老夫不至于狼狈。”

鲸海叟脸色一变,冷声道:“陈义成,你既知是老夫之赐,就该知道老夫的用心,你不替老夫出力,鲸海叟可没有闲话收留一个废物。”

乾坤遗叟陈义成狂笑道:“哈哈……但是,你收留了。”

鲸海叟狞声一笑道:“老夫此时可以不留了。”

乾坤遗叟陈义成镇定如常的一笑.冷声道:“你不留老夫也罢。出一点代价。”

鲸海叟目中杀机如电,冷声道:“老夫练练武功也没有什么损失。”

乾坤遗叟陈义成笑道:“唯一的损失,是被燕少玉捡了渔人之利是吗?哈哈……”

鲸海叟闻言脸色大变,但仅一变便又恢复,语气一缓.冷冷的道:“老夫也许还该留你!”

乾坤遗叟陈义成冷冷的一笑道:“是因为现在没有时间来对付老夫吗?”

鲸海叟冷冷一笑道:“不错,这是原因之一,但最主要的还是,你与燕少玉有着不解之仇的,因为,他毁了你的霸业。”

乾坤遗叟陈义成闻言大笑道:“哈哈……!真是难得难得有人为老夫提起旧恨,老夫记得的,当年吴王夫差为父报仇每当临朝之时,总有人高声呼喝,叫他不要忘了父仇,而今……”

鲸海叟大怒,脱口喝住道:“陈义成,你别太得意忘形了。”

乾坤遗叟陈义成也不敢过份激怒于他,因为,他知道自己此时的功力,已不是鲸海叟之敌,闻言笑道:“老夫并末忘形,也许,咱们此时该去找燕少玉了。”

鲸海叟冷声道:“你猜他在那里?”

乾坤遗叟陈义成冷声道:“就在岛上。”

“这么肯定。”

乾坤遗叟冷笑道:“只有他才能使老夫见不到踪影。”

鲸海叟冷笑一声,道:“你倒蛮推崇他!“话落朝众人一挥─手道:“我们搜!”

这些岛主自从知道东海岛主重返东海之后,人人自危,他们知道,除了鲸海叟得胜之外,他们已没有生路可走.那敢不效死命,闻言齐应一声,四散欲行。蓦地……一个冷森森的声音,道:“各位不用麻烦了,燕某就在这里。”

举起欲行的脚步,全都停下来,所有的目光,都注射在发声之处。

鲸海叟心头震荡一下,一双精目闪电掠过乾坤遗叟陈义成冷漠的老脸,落到燕少玉三人身上。

燕少玉三人缓步从礁石后走出,神态却很从容。

燕少玉星目冷漠的在岛上打了个转,冷然一笑道:“嗯,这确实是个好地方,可惜豺狼遍地的,污染了一片大好风光。”

鲸海叟自从三人现身目光便一直盯在燕少玉身上,他有些不大相信,这个外表文弱的少年人,会是瓦解幻云谷与北海派的燕少玉。因此,不由自主的脱口道:“你就是燕少玉?”

燕少玉冷冷一笑道:“燕某也知道你就是乘人之危,占人家园基业的鲸海叟。”

鲸海叟一怔,突然大笑道:“哈哈……燕少玉,你镇定得令老夫惊奇,假使老夫没猜错的话,你们只来了三个。”

燕少玉冷然一笑道:“而阁下这你边能算数的却只有两个。”

鲸海叟大笑一声,朝周围散立的那些岛主一指道:“他们没有资格上去?”燕少玉轻蔑的一笑,道:“假使阁下带了条狗的话,燕某会算他是三个,因为,狗虽然是个畜生,却知道忠诚不二,知恩图报,这些,只能算是一群趋炎附势的东西而已,算不上数。”言下之意。无异是骂这些岛主连狗都不如。

这些岛主个个都是东海一时之选,平日自视极高,再加之燕少玉年幼,外表又无什么异于常人之处,因此,他们心中对他的畏惧也就消失了不少,燕少玉话声才落人群中立时跃出三个中年岛主.齐声喝道:“小子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东海岛主姬天雄眼中杀机立炽,跨步就要出手,却被燕少玉有意无意似的横身挡住了。

燕少玉冷冽的一笑道:“三位好勇气,怎不多找几个出来?”

中间一人怒喝道:“你配?”

燕少玉点头道:“只要你三人能在燕某手中走出一招,燕某就不配了。”

鲸海叟闻言心头一凛,脱口道:“燕少玉,这句话听到的只怕不只他们三个。”

燕少玉冷冷一笑道:“燕某就是要各位全听到。”

三个岛主闻言更怒,彼此互看一眼,同声道:“小子,你准备好了。”

燕少玉冷然一笑道:“燕某手下,极少有活存之人,三位倒是该行把后事交待一下。”说话时候,仍是那么平静,形同没事之人。

三个岛主见状脸上更为愤怒,忍不住同的大喝一声道:“狂妄小辈找死!”声落三条人影已同时扑了上,来势迅捷如电。

三人本是并肩而立,出手之后,却形成一个倒品字形中间一人在后,左右两人在前,三人六道不同的罡风,也先后攻到。

鲸海叟双目之中凌芒暴射,紧盯着静立末动的燕少玉,他不相信他能在一招之下,同时放倒这三个方位不同的岛主,乾坤遗叟陈义成阴沉的老脸上,此时却浮现一丝嘲弄的笑意。

六道罡猛的掌风一闪而至,使的全是燕少玉身上的死穴,三道急扑的人影,也随着攻出的掌风追了上来。

就在六道掌风将要近身之际,燕少玉突然冷笑一声,身形一晃,踪迹立失,三个急来而上的岛主,心头也立时为之形沉。

鲸海叟阴沉的脸色一变,嘴唇一动,才喝出一个退!字,蓦听三声大响,接着传来三声惨哼,三个岛主已跌出三四十丈外。落地动都未动,便已气绝身亡。

燕少玉仍然淡漠的立在原地,形同没事之人。

不同的表情浮现在其它岛主的脸上,他们庆幸自己未曾盲从出手,而得保性命,但随之而来,却是更浓的恐怖,更坚决的拼命之心,由燕少玉的冷酷手段,他们知道,只要鲸海叟一败,他们也难逃活命。

鲸海叟干涩的冷笑了一声,道:“燕少玉,你的功力令人吃惊,但更令人惊异的却是你残酷的杀人手段。”

燕少玉阴沉的笑道:“这里的人全为你效死的,阁下尽避放心,黄泉路上,尊驾决不孤独就是了。”

鲸海叟冷笑一声,道:“老夫觉得你太狂妄了,因为你们只有三个,老夫相信,其他二人武功决不及你。”话落扫了那些面含惧色的岛主一眼。

乾坤遗叟陈义成一语双关的笑道:“假使是老夫,我决不杀害三人,就是已有了杀他们之心,也决不会在此刻下手。”

燕少玉冷声一笑道:“燕某不在乎这几个东西。”

鲸海叟冷笑道:“其它两人却在乎。”

东海岛主姬天雄长笑二声,道:“哈哈……鲸海叟,你既然知道我俩在乎,何不下令他们出手?”

鲸海叟冶冷的道:“姬天雄,你的武功老夫清楚,否则,他们也不敢背叛于你,你虽然有燕少玉作后盾,但是,只怕他那时已无能为你出力了。”

东海岛主姬天雄闻言大怒,浓眉一扬道:“鲸海叟,你既知姬某的武功,就该早点下手,为什么要趁姬某远出中原之时,做此不光明的事呢?”鲸海叟冷哼一声,道:“老夫那时另有他事,姬天雄,你如果不服,此时倒可先会会老夫的。”

东海岛主姬天雄狂笑一声.道:“哈哈!姬某正有此心!”话落猛然跨出两步!

燕少玉谈然一笑道:“岛主,不值得。”

鲸海叟阴沉无比,闻言忙道:“老夫也以为死得不值得。”

东海岛主姬天雄闻言大怒,浓眉突然一立,双足一顿地面,飞步向前冲去,直扑鲸海叟而来。

□□□□□□□□

燕少玉见状心头一紧,突然朗喝一声,飞身出手,一把扣住东海岛主姬天雄右手门脉,道:“姬伯伯,冷静点。”

东海岛主姬天雄明知自己决非鲸海叟之敌,虽然一方之雄,那肯当此懦弱之名义,登时大怒,道:“燕少玉,你少恃技凌人。”

燕少玉俊脸一变,却立时忍了下来,谈谈的笑道:“姬伯伯,匹夫之勇不是智。”

东海岛主姬天雄与他相处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笑脸迎人,一时之间,倒拉不下脸来发怒,只冷冷的道:“假使你我移位相处,你会怎样办。”

燕少玉俊脸轻微的抽动了一阵淡笑道:“姬伯伯,不管怎样说,只要燕少玉活着,你就不能与鲸海叟交锋。假使,你认为有那种必要的话,你可以先把我放在岛上。”话落松手退下一步。

东海岛主姬在雄心中十分感动,但他不能就此软化下来,冷声一笑道:“燕少玉,希望你不要过份逼迫我。”话落转身欲行。

燕少玉剑眉一扬,横出一步,重又阻止东海岛主姬天雄身前。

东海岛主姬天雄大怒冷叱道:“燕少玉,你真个想死?”声落举手一掌,向燕少玉右颊扫去,劲疾无比。

燕少玉冷漠的笑了笑并不闪避,这一着大出东海岛主姬天雄意料之外,惊怒之下,猛然吸气收劲,拍的一声脆响,燕少玉右颊已挨一掌,润玉般的俊脸上,立时浮现五道高高红印,嘴角之下,鲜血激流而出。

圣婴童子怔怔望着两人,这翁婿二人之间,他不知道自己该说那个做的不对?

东海岛主姬天雄又痛又狠的望了燕少玉一眼,冷声道:“老夫已警告过你了,下一次,可没有这么便宜。”话落再度转身。

燕少玉淡然的笑了笑,横身又阻在东海岛主姬天雄身前道:“岛主,你还没放下我。”

乾坤遗叟陈义成怔怔望着燕少玉,心中反复自语道:“原来他是个如此重感情的人,以他的性情,竟能笑脸迎受这一掌之辱,这真是天大的奇事。”

鲸海叟脸上却涌出一抹狡猾的阴笑。

东海岛主姬天雄木然的盯着燕少玉,摇着头道:“少玉,我视你犹如己子。不要逼我,你知道今天场面我是决不会软化的,姬天雄已忍得太多了。”

燕少玉沉重的笑了笑,道:“姬伯伯,燕少玉幼遭不幸,因此,我知道一个温暖的家比什么重要,姬伯伯,江湖名利,转眼成空,你,你何必把有限的人生路程花费在名利上呢?姬伯母与凤仪都在等着你,你的命,已不再只是你自己的了。”

姬天雄黯然的摇摇头,道:“少玉,你了解的可能比我还多,但是,你的心思白费了!姬天雄心意已决定,别逼我走上绝路。”

圣婴童子老经世故,一见就知这局面决对无法用言语化开,心中早就在盘算着两全之策,此时,他突然举踵走到两人身前,一笑道:“这样争下去,何时方了,人家那边在等着呢?”

鲸海叟闻言阴沉的一笑道:“阁下可是有了什么解决之法了?”

圣婴童子冷冷一笑道:“也许这方法更会使尊驾称心。”话落转对二人道:“一个不动手,一个难下手,这局面太难解决,是以,依我顽童之见,不如我与岛主打上一架,岛主胜了,就算胜了我师弟了,一切自然由你做主,如何?”

东海岛主姬天雄冷声道:“你是局外之人。”

燕少玉心中也不赞成。

圣婴童子笑道:“岛主你放心,咱们速战速决,决用不了太多时间,我师弟决不会抢了你的机会的,怎样?”

燕少玉闻言心头突然一动,脱口道:“在下赞成。”

东海岛主姬天雄冷笑一声道:“老夫不赞成。”话落转身向鲸海叟走去。

圣婴童子见状长笑一声,道:“岛主,我两个都愿意了、怎么就只你一个反对呢?这多不公平的。”声落突飞身出手,一指向东海岛主腰际软麻定点到。

东海岛主姬天雄心头一震。怒哼一声,突然回身一掌切向圣婴童子点来的手腕,出手极快。

圣婴童子另有目的,见招急忙收掌,斜退五尺,笑道:“岛主这一掌太快!”

东海岛主姬天雄并不追击,陡然转身,才一举步。突又听圣婴童子笑道:“我顽童还没输给你呢!”声落一指重又点向东海岛主姬天雄软麻穴,来势比上一次更快。

东海岛主姬天雄大怒,冷喝声中,霍然转身,指顾之间,连攻出七八掌之多,出手速猛无伦。

圣婴童子是鸣凤老人的弟子,功力虽然差燕少玉许多。但却并不弱于东海岛主姬天雄,见招朗笑一声,侧身避出半尺.

绕着东海岛主姬天雄急转。

东海岛主姬天雄只希望速战速决,出招极快,怎奈圣婴童子人小溜溜,功力又不在他之下,一旦存心与他游斗,一时之间,又如何能伤得了他。

两人之战,一个是存心游斗,一个却无法脱身,谁都看得出来,这一战,决非短时间内所能解决。

鲸海叟这时也看出了圣婴童子的用心,心中不由暗怒,精目一转,另一个念头又生。

燕少玉阴冷的笑了一声,道:“鲸海叟,在下以为你不用再等了。”

鲸海叟冷冷一笑道:“老夫也这么想。”

燕少玉缓向前移动了几步,冷冽的道:“不知是你先上还是他们先上?”

鲸海叟阴沉的向前跨上两步,大笑道:“燕帮主千里迢迢来东海、我鲸海叟身为此地之王,如不亲迎,岂不慢待了贵宾?

炳哈……”笑声中,双臂之上已运足了功力。

燕少玉冷声一笑道:“客不压主,阁下出手吧!”

鲸海叟冷然一笑道:“老夫倒沾了做主人的便宜了。”话落突然出掌,向空中一挥,道:“燕帮主,老夫第一招已用过了。”

燕少玉冷冽的─笑道:“鲸海叟,燕某不领你的情。出手吧!”

鲸海叟老脸一变.杀机突现面宇之间,冷喝一声道:“燕帮主。那么老夫承认了。”话落双掌猛然一抬、闪电般的正面向燕少玉胸口拍来。没有呼轰之声。但却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潜在压力。

燕少玉心头一震,双掌也跟着急拍而出。

轰隆!一声大响,两人四掌已然接实。回旋的气流刮面如刃,靠近的几个岛主,不由自主的全都退了一步。

飞沙弥漫如烟,地上陷入一个五尺多深的大沙坑。

两人各自退了三步,浮沙直没足踝。

乾坤遗叟陈益成毫无表情的望着那一片渐渐沉落的海沙。眼前仿佛又出现当日他战燕少玉的那一幕。

黄沙一落,视线清明,鲸海叟一见燕少玉身前的足印与自己的同样多,心头不由骇然大震,忖道:“此人功力,端的令人无法想象。”转念之间冷笑道:“燕少玉。你的功力出乎老夫意料之外。”

燕少玉冷冷一笑道:“你鲸海叟的功力,却不如我燕少玉想象的那么高。”

鲸海叟心头一紧。但末形之于色,冷然笑道:“不过,燕少玉,老夫和别人不同,我不会让你腾上空中的,据老夫所知,几乎所有的人,都败在你那一招之下。”

燕少玉冷冽的道:“但愿阁下如愿以偿。”

鲸海叟向那些骇然而立的岛主扫了一眼,突然阴冷的笑道:“燕少玉,你知道老夫要怎么对付你吗?”

燕少玉漠然一笑道:“在下没有那份闲情想这些,鲸海叟你该发动了,在下相信你不会让燕某先动手的。”

鲸海叟自己心里有数,燕少玉如果真个一发动攻击,他将无法阻拦他腾身飞起,闻言精目一转,突然回头沉声对那些岛主道:“你们去把那两个打斗中的收拾下来!”话落飞身扑向燕少玉跟前,喝道:“陈益成,你报仇的时候到了!”说话之间,连拍十二掌之多,压力如山,弥漫一片,令人窒息。

燕少玉冷笑一声,侧身避过正面。双掌齐出,展出两种不同的武功,刚柔并济,威猛无伦。

转眼之间,两人已互换了三个照面。

这时,三十九个岛主已向打斗中的圣婴童子与东海岛主天雄这边扑到,圣婴童子脸上嘻笑之色一收,沉声道:“岛主,咱们还要打吗?”

东海岛主姬天雄打了半天,怒火渐渐消失,闻言冷声道:“你说要打,我们就再打下去。”

圣婴童子一笑,道:“再打下去,岂不被别人拣了大便宜,不打也罢。”

恰在此时,第一个来到之人已举刀向圣婴童子砍了下来,圣婴童子矮身一旋,右手短刀向上一扬,架住那人下砍之势,左手短刀一斗,突然使出一招月挂疏桐,一闪插入那人小肚之中。

一声惨叫,惊得攻上来的群岛岛主怔了一怔,但却更加深了众人的拼命之心,一连串的怒喝声中,登时来了十多个上来。

东海岛主姬天雄已消的怒火又生,大喝声中,手中长老鹅冒刺一挥,立时就有一个冲上来的岛主被他断了一臂。

但是,人潮如期.两人虽然武功高深,怎奈东海这些岛主也都不是新手,何况.此时众人已起了拼命之心,死伤不惧,只进不退,形同狂人。

两人这番陷入重围,便无法冲得出来。众人虽然一时之间伤不了两人,但两人却同样不易伤到他们。

那边,鲸诲叟久战燕少玉不下,又见乾坤遗叟陈益成始终袖手旁观,而不参战,不由怒声道:“陈益成,你难道不想报当日之仇了吗?”

他说话一分神。立时就被燕少玉逼退四五步。

乾坤遗叟冷笑一声,“新仇旧恨,老夫在这里衡量轻重,一时之间,尚难决定的。”

鲸海叟猛攻两掌,喝道:“陈益成,老夫曾救过你一命。”

乾坤遗叟陈益成冷冷一笑道:“但你并未把老夫救全,你也是武林中人,因此,老夫相信你一定知道武功对我辈的重要性并不亚于生命。”

鲸海叟闻言心头一震,双目中毒芒一闪,飘身攻出十八掌,趁机脱口道:“那你是说我两人之中,谁都有被你攻击的可能了?”

乾坤遗叟陈益成冷笑道:“不错,都有可能。”

鲸海叟闻言心念一转,不再言语,全力向燕少玉攻来!这时,由半山岛的那边,正有一艘大船向这边飞驶而来,但岛上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发现。

突然,打斗中的鲸海叟大笑道:“哈哈……燕少玉,你那两个同伴只怕不济事了。”

燕少玉全神贯注在打斗上,闻言不由一怔,就在这一怔之际.鲸海空一掌已向他有肩斜劈而下。

乾坤遗叟陈益成见状脱口道:“右肩!”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言警告燕少玉。

燕少玉心头一震,急忙侧身.只听嘶!的一声裂帛大响于他右臂之上,被鲸海叟划了一道半尺多的血槽,仅只毫厘之差.一条有臂就被鲸海叟切了下来!

燕少玉才一退,鲸海叟突然返身倒射出,挥手向一旁乾坤遗叟陈益成。

乾坤遗叟陈益成没料到他会突然放弃方才身受新创,惊魂未定的燕少玉而突然攻击自己。惊骇之下,双掌提足了六成功力.慌忙拍了出来!

砰然!大震声中,挟着一声闷哼,乾坤遗叟陈益成跌出四丈多远,口角血流如注,落地名半天爬不起来。

鲸海叟一掌把乾坤遗吏震出四丈多远,时间并没有花的太多,仅只这段时间,燕少玉已缓过气来。

就在鲸海叟欲待回身再来之际.突听燕少玉怒叱一声,道:“鲸海叟,你还想往那里走。”

鲸海叟闻言心头一震,猛抬头,却见燕少玉双手搭在腰际,人已腾起二十多丈高。

这时,那边沙地上,乾坤遗叟陈益成已爬了起来,看看燕少玉腾起的身影。他苍白如纸的老脸上.掠过一抹报复性的残酷笑意。

老脸骇然一变,鲸海叟的反应实在快得令人意料之外,似乎他连念头都没轮,突然倒地向外滚,方向正对着乾坤遗叟陈益成。

这时,空中的燕少玉已幻出九尊坐佛,从高空盘旋而下九道红虹,随着他盘旋的身形.如电光般的射了下来。

蓦地,韩坤遗叟陈益成大喝一声,道:“鲸海叟,老夫这一掌你还不还吗?”

鲸海叟急着闪避空中的燕少玉.那曾料到重伤之下的乾坤遗叟虽在重伤之下,但这一掌却正击中鲸海叟的要害。

一声修哼声中,鲸海叟直滚而出的身子,突然横飞出三丈多远,落地连撑了好几撑,却无法撑起身来。

银芒一闪,九柄短剑相隔半尺距离,分别落在鲸海叟滚出线路的前方,直没沙中,如果鲸海叟滚的方向不变,这九柄短剑该正好钉在他身上的各部要害上。

乾坤遗叟陈益成冷冷的扫了飘然落地的燕少玉一眼,道:“燕少玉,从今之后,武林中将再无人能与你抗衡了。”

燕少玉冷冷的道:“要的话.也许只有你。”

乾坤遗叟陈益成大笑道:“哈哈……你以为他那一掌打得轻吗?哈哈……他原想一掌置老夫于死地的,但是,却没料到老夫会飘身躲去他不少功力。”

地上的鲸海叟冷冷的道:“陈益成,你得到了什么。”

乾坤遗叟陈益成冷冷道:“老夫得到的不少。最低限度,老夫被人打了折扣的功力,已得到了相当的补偿,损失最大的,亦是你鲸海叟霸业末成,却填上了一条老命,我陈益成之言不错吗?哈哈……”

鲸海叟冷冷的道:“老夫死得并不孤独,起码有你相伴,只要燕少玉了却你我之间的争夺双亡之利。”

乾坤遗叟冷冷一笑道:“老夫并不觉得遗憾,因为,老夫心中早已拿定了主意,如果老夫不能消除他天龙帮,天龙帮就得称霸天下,因为老夫北海一派,瓦解于天龙帮,老夫也败在燕少玉手下,是的,老夫不愿天下有第二人再胜过燕少玉,而把老夫逼成第三个武林枭雄。”

鲸海叟闻言怒极,厉声道:“好匹夫,原来你早已存了谋夺老夫之念。”

话落突然从沙地上撑了起来,举步蹒跚的向乾坤遗叟陈益成走去。

□□□□□□□□

乾坤遗叟陈益成目注渐渐走近的鲸海叟阴冷的狞笑道:“来来来,现在你我都在重伤之下,虎死留皮,人死留名,你我既然登上武林的宝座,却也该争下高下,以决定谁居第二的。”

燕少玉的俊脸微微搐动了一阵,那边的场面,他似乎完全忘了,冷漠的惋惜似的道:“陈益成,此时只怕不是你买弄豪情的时候。”

乾坤遗吏陈益成目注渐渐卖逼近的鲸海安,大笑道:“是时候了,是时候了,老夫此时再不买弄,等一口气咽下去,便永无卖弄之期,是吗?燕帮主,哈哈……”笑声虽然已无那种震人的内功,却仍是那么高昂豪放,只是,多少含有英雄末路的意味。

鲸海叟阴冷的道:“陈益成,难得你还笑得出来。”

“难道你以为老夫该哭不成。”

燕少玉本然的注视着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着,他这时只要一出手,便可以把一切化解了,但是他很明白,此举没有点意义,因为,这两个人争的并不是命。

鲸海叟此时已逼近乾坤遗叟陈益成身前不到五尺处了,但两人谁也没有出手的意思,也许,他两明白这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乾坤遗叟陈益成冷冷的向前迈动着沉重的步子,两人几乎都可以清晰的听到对方沉重的呼吸。

距离由五尺缩短到三尺,立然,两人同时大喝一声。各自扬起双掌向对方拍去,两人虽然都用了全力,但那掌出的速度,却是那么缓慢,缓慢的犹如常人一般,没有呼轰的掌风.也没有令人窒息的压力,但是,这却是两人生死的一博。

拍!一声清响,两人同时仰跌在沙地之上,由那微微的轻响,震力该不会太大,但两人口中流出的血,却多得令人吃惊。

乾坤遗叟陈益成吃力的转过身来。双手撑地,连撑了四五次,才挣扎着坐了起来,但却无力再站起来。

鲸海叟也把身子转了过去,但却无法撑坐起来。

乾坤遗叟陈益成吃力的大笑道:“看来老夫有承让了。”

鲸海叟闻言白发根根竖起的大吼一声,猛撑坐了起来。

但身子方才坐稳,便又倒了下去,沉重的叹了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咽了那一口最后的气。

一代枭雄就此长逝了……他原有一处自己生活的洞天福地,但他却眷恋着千丈红尘,幻想著称雄的美景,而忽略了那美景末达的障碍。

乾坤遗吏陈益成盯视鲸海里的尸体良久,突然大笑道:“如此看来,老夫真是当今武林中的第二个了,哈哈……难得多……多难……得啊……哈哈”随着凄凉的笑意,口中流出的鲜血,染满了他的胸襟。

燕少玉冷冷的喝道:“阁下已近死期了,仍然不悟吗?”

乾坤遗叟陈益成用那双漫散无神的眸子注视了燕少玉良久,摇头笑道:“老夫争名争了一生,此时才觉悟已与事无补了,不如硬到底,死后也可留个硬汉之名,虽然,老夫已……已不可能听到或看别人说了。”

燕少玉感慨的脱口道:“自古以来,名利害人.但却无人能真正看破。”言下似有无限感慨。乾坤遗叟陈益成一怔,道:“燕少玉,以你此时所得,说出这种话来,太不值得了。”

燕少玉漠然摇摇头道:“燕少玉并没有得到什么。”

乾坤遗叟陈益成又是一怔道:“你已得到了武林之主的宝座。”

燕少玉冷冷的道:“燕某要办的事,已结束于东海,自始至终.燕少玉就未眷恋过武林生涯,江湖岁月。”话声十分平淡坚决。

乾坤遗叟陈益成茫然的思索了一阵,道:“老夫已是将断……断气之人了……你……你可以说一……一切老夫无……无法看到的事。”

燕少玉淡然笑道:“正因为你要死了.所以燕少玉才说出要说的话来。”

乾坤遗叟陈义成茫然的点点头,道:“假使……老夫……当初有……有你的十分之一,也也……也许不会,被……被人称……称为武林枭、枭雄,但老夫,并……并不后……后悔,老……老夫一……生未悔过任……何一……一……件……事。”话落颓然卧倒沙地之上,离开了他眷恋着的人生。

燕少玉茫然的笑了笑,举步向前走去.覆身从沙中拔出九柄短剑,嘲笑似的自语道:“活着,以为自己得到了什么,死了的,以为自己失去了什么,生死的距离原不太远,得失又有什么值得计较呢!”

恰在此时,突然后面传来两人长笑,接着,有人惊叫道:“鸣凤朝阳!”

接着便传来一片惨嚎之声。

燕少玉闻声心头一震,突听一个熟悉而阔别已久的声音笑道:“少杀几个吧!何苦呢!”说话正是朝阳神叟。

接着又听到鸣凤老人阴沉的声音道:“师傅岂能不如弟子,你行你的善,我杀我的人,咱们互不相干。”声落又是一连串惨号声。

燕少玉霍然转过身来,只见地上尸体纵横,血染海沙,三四十个岛主,已剩下不到三四个了。

朝阳神叟愣愣的站在一旁,鸣凤老人却仍然忙得不可开交。

突然,圣婴童子叫道:“有事弟子服其劳,师傅.这几个就留给弟子我吧。”

鸣凤老人大笑一声.挥手又劈倒了两个岛主,场中就剩下与圣婴童子对敌的一个,然后跃到一旁。道:“你小子什么时候把这一句背会了。”

圣婴童子笑道:“不太久!”

东海岛主姬天雄整了一下凌乱沾血的衣襟,急步走到两人身前,恭身道:“姬天雄拜谢两位前辈援手之德了。”

朝阳神叟拱手笑道:“不谢不谢。”

鸣凤老人却大刺刺的受了一礼,道:“听说你对我徒儿不错,这是好人的好报应。”

朝阳神里见他说得蛮正经的,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心说:“你的好坏之分,永远没个标准。”

燕少玉这时已走到两人身前,双膝跪地,叩声道:“少玉拜见师傅。”

朝阳神叟正容受礼,沉声道:“少玉,这些年来,……”

鸣凤老人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一挥手道:“少玉站起来,我给你讲过多少次了,男儿最珍贵的就是膝盖,岂可轻易跪地,快起来。”

朝阳神叟沉声道:“我的话还没说完。”

鸣风老人阴沉道:“我的说完了,起来吧!”

朝阳神叟道:“等我说完了。”

鸣凤老人白眉一竖,喝道:“老儿,自从收了这个徒弟咱们也有多年没打过了,现在,我要他站起来,你却要他跪着听训,这件事真难解决,来来来,老方法。”话落纵身侧出五尺,神情十分严肃,显然不是戏言。

东海岛主姬天雄见状一怔,忖道:“这两个人生性有天涯之别,却怎会合传一个弟子呢?真是天大的怪事。”

朝阳神叟见他真个要打,只得挥手道:“少玉起来吧!”

燕少玉叩头起身。

鸣凤老人立时回嗔作喜,上前拉起燕少玉的手,右手大姆指一竖,道:“少玉,要得,我一直担心我被那和尚心的传染了,却婆婆妈妈的劝人为善。没有一点丈夫气概,却没想到你比我当年更行,哈哈……老夫真是喜出望外了。”

朝阳神叟气道:“什么叫丈夫,你可有定义。”

鸣风老人阴沉的道:“当然有,不但是丈夫,连君子我也有定义,你听着,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可要我再解释一番?”

朝阳神叟冷冷的道:“听别人的,那是你的定义。”

鸣风老人笑道:“既然有别人的想法与老夫相同,足见此理不假,这是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啊!”

朝阳神叟知道再跟他辩下去,永远没完没休,自己就是真个辩赢了,他又要找自己打上一架,还是不辩的好。

这时圣婴童子也走过来,分别见过两人,朝阳神叟道:“目下东海算是平定了,我们先回半山岛吧!”

圣婴童子问道:“两位师尊从半山岛来的吗?”

朝阳神叟望了燕少玉一眼道:“我们刚到那里,便又被你师傅赶着上船到这里来了。”

燕少玉心头一动,沉重的道:”师傅,少玉双亲与姐姐的尸骨埋于何处,尚望师傅指定,以便弟子前去拜祭。”语气十分低沉。

朝阳神叟沉重的,道:“我们到此,这是专为送你亲人的尸骨了!”

燕少玉闻言急声道:“在船上?”

鸣凤老人沉声道:“人死不能复生,少玉,多年来,你奔波武林,为报仇历尽艰险,孝心人神共鉴,如果再涕泪交流,可就太没骨气了。”

朝阳神叟闻言心说,就只有为了他,你才会说出这种关怀与安慰别人的话来,与人之间,真有缘份。

燕少玉惨然的点了点头,道:“少玉能承担起任何打击。”

鸣风老人拍手,道:“对,有骨气.这才是我的好徒儿,那些小泵娘担心我们海上遇难把船弄沉了,所以把你双亲与妹妹的尸体留在半山岛上。”

燕少玉急声道:“我们现在就动身吧!”话落当先前行。

众人都了解他此时的心情,谁也不想再说什么,随后而行。

大船驶的速度很快,但燕少玉却仍然觉得慢如蜗牛,了望着远处隐约高耸的半山岛,他面前仿佛映出三张模糊不清的亲切面孔。

终于,大船驶近了岛岸,百凤女与三位姑娘以及众人此时全都站在海岸上,他们目注驶来的大船,一个个脸上却挂着快乐幸福的笑意。

船距海岸尚有二十多丈,燕少玉已迫不及待飞身纵落岸上,目注迎上来的三女,道:“我双亲在那里?”

三女一怔,突然会过意来,九阴女白凤道:“在那边,姬伯母说要你亲自去迎接,不许我们动,少玉,你想开一点好吗?”

话声充满关怀与乞求。

燕少玉扫了那三张清丽脱浴。而充满关怀的粉脸一眼,急声叫道:“快带我去?”

三女默默的互视一眼.转身向一堆高石丘走去。

平洁的一方青石上,放着三只坛子,两个高有五尺的居后.前面放着一个三尺高的小坛子。

目注这三个瓷坛,燕少玉双脚开始颤抖而不听指挥,他吃力的移动着脚步,缓慢的走到青石之前,默默的跪了下来,明亮的星眸上,涌上一层朦胧的泪光。

三女也随在他身后跪了下来.美目中全都泪光莹莹了。

默默的拜了九拜,燕少玉跪行到青石之前,缓缓站了起来,冲出颤抖的双臂,抱起右边一只大的瓷坛,缓缓搂入怀中。

朝阳神叟,鸣凤老人悄没声息的落在燕少玉身侧。鸣凤老人声音仍是那么阴沉地,但却使人没有阴沉地感觉,他轻摇着燕少玉的肩膀,低沉的道:“我相信你不会使我失望。”

燕少玉转过身来,凄凉的笑了笑道:“少玉曾说过能受得起任何打击。”

似乎有意把话题岔开,朝阳神叟道:“少玉,今后你准备在那里安身,海岛之上很清静,假使你再息居波林中的话,这里倒是个好地方。”

这次的鸣凤老人没再反对,脱口道:“老儿,咱们大概从生下来就是敌对的,只有这一件,老夫以为你说得很对的,少玉,你意见如何?”

燕少玉感激的扫了两人一眼道:“少玉已厌倦了江湖岁月.当然要遵从两位师尊之见。”

东海岛主夫妇闻言险上同现喜色,三女粉脸已涌出幸福的笑意。拔山神牛刚有点茫然,但别人笑,他也跟着笑了,虽然,他不大明白为什么要笑。

朝阳神叟道:“中原你没有未了的事吧?”燕少玉俊脸一红,点点头.又摇摇头道:“没有什么大不了,除了……”

鸣凤老人听了半天不闻下文,不由急声道:“你是怎么了?

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吞吞吐吐起来了。”

姬凤仪娇声道:“少玉还要到神宫去接一位方姐姐。”

朝阳神叟与鸣凤老人闻言同时一怔,鸣凤老人脱口道“此言当真?”

燕少玉俊脸更红,低声道:“是的,除了这个以外,少玉还得上一趟嵩山,把‘莲台九佛’还给少林的弟子。”鸣凤老人大笑道:“这有什么难以开口的,我与这老儿打了一辈子光棍,能收个弟子多讨几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正可稍补我俩的却憾,对不对,老儿?”

三女闻言粉脸同时映霞。垂着不语,娇脸上却同时浮出幸福的笑意。

朝阳神叟沉声道:“你一辈子语无伦次,到老还是如此。”

鸣凤老人霜眉一扬道:“难道老夫说他不该吞吞吐吐的这话也不对?”

突然石后响起一个沉浊的声音的道:“如果他如此吞吞吐吐的少说上‘除了’两个字,两位也就得不到补偿了。”

众人闻声一怔,全都凝目向发声处望去,只见二十丈外一块高石上,迎风站着一个白发婆婆与一个粉脸低垂胸前的少女,三女见状不由同时一怔。

鸣风老人笑声道:“他少说除了两个字,你又敢把我徒儿怎样?”

老太婆右手一扬,迎风扬起一莲青芒,道:“老身就把毒针送他,虽然,连凤儿也会恨我,但老身却不在乎。”

鸣凤老人大怒,飞身就要出手,突听三女同声说道:“方姐姐,我们终于在一起了。”话声中,白家姐妹已扶着姬风仪向石上扑去。

朝阳神叟一把扣住鸣凤老人道:“别忙,这不关我们的事。”

鸣凤老人脱口道:“她是谁?”

姬天雄插口道:“玉杖奇媪屈玉姬,她曾救过少玉的命。”

鸣凤老人闻言一怔,道:“那,老夫是真的不该动火了,少玉,快去接待他们吧,我们今天不走了,老儿,酒席之上,咱们只怕又得向人家说上两句好话了。”话落扫了玉杖奇媪一眼。

朝阳神叟笑了笑道:“少玉,去吧,接他们吧,神宫之行,只怕将来更免不了,哈哈,今天,这海岛之上可真要热闹一番,哈哈……”

燕少玉小心的放下白瓷坛,举步向那边走去,他不敢违背这两个自幼抚养他长大的老人,也不忍心抹煞这两位多情少女的一片纯情。

东海岛主夫妇起来接待朝阳,鸣凤二老,半山岛上,此时也充满了喜气与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