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明镜妖媚 尾声

作者:荻宜书名:明镜妖媚类别:武侠小说

马帮各分寨寨主,聚集马帮总寨。

薄云天站帮主宝座前,在他左右,有六个人,除五堂堂主,尚有同门好友铁骑。

薄云天眼目一梭,下令:“带人犯!”

左佐君与媚人双手反绑,被押了出来。

有人高唱:“供奉大人到!”

薄云天、铁骑急迎上,江供奉微带笑意,昂然而入,鲁凯南、鲁丽珠等人随待。

江供奉朝左佐君看了看,说:“上回见面,你贵为总管,奈何今日竟成阶下囚。”

左佐君恨恨望他一眼,别过头去。

薄云天上前几步,问:“我爹待你不薄,你为什么图谋不轨?”

左佐君无言以对,薄云天转脸看媚人:“我爹待你更不薄,马帮上下称呼你姑奶奶,只因我爹把你当个小么妹看待,你不感恩图报也就是了,为何害我父子?”

媚人一昂头,倔强道:“我又害了谁?你贵为帮主,凡事岂可不讲证据!”

“我让你见两个人。”他大喝:“有请张老爹、玉儿姑娘。”

瞬间,进来了三个人:张海容、玉儿、张淘淘。

媚人脸色数变。

“这两个人——”薄云天问媚人:“一个叫张老爹、一个叫玉儿姑娘,你可认识?”

媚人不语,张海容拱手道:“姑奶奶,咱们又见了。”

张淘淘说:“我爹与玉儿姊没有死,姑奶奶很意外吧!”

媚人咬咬牙,说:“好了!我承认,我承认为了阻拦帮主继位,我买通张海容与玉儿,要玉儿引诱我帮少爷做出失德丑事。”

张淘淘破口大骂:“你的确够狠,事后为杀人灭口,不惜杀害我爹与玉儿姊。”

媚人睨睨她,倔傲道:“他二人安好无恙,说什么我杀害?”

鲁丽珠走前两步,言语清晰说:“他二人在小木屋,险被你手下所杀,若非我及时相救,只怕不在人间了!”

媚人脸色益形苍白,怔怔望住鲁丽珠,一句话也说不出。

玉儿早忍不住,眼眶一红,悲忿道:“我爹双目失明,你为何狠心派人杀他?”

“还有我!”张淘淘狠狠盯她:“你派人杀我,若非我机伶,早就死翘翘了,你的手下还用霹雳弹烧了我家屋舍,最后连洪大强也被你们干掉!”

鲁丽珠一字字缓缓说:“鲁家庄绣阁付之一炬,是不是该记在你姑奶奶帐上?还是记在总管头上?”

媚人羞窘交加,脸色忽青忽红忽白,终于她摇摇头,歇斯底里叫:“是我,一切的不是,记在我帐上,一切的坏事,也全由我一人承担,我阴狠毒辣,我罪该万死,我早该像柳槐素、柳逢春,一死百了,什么羞辱也没有!”

薄云天缓缓行前,凝望她,问:“你有没有偷走柳逢春身上玉佩?”

媚人瞧瞧左佐君,又看看薄云天:“有,玉佩是我偷的。”

“为什么偷玉佩?”

“总管要玉佩。”媚人脸上忽现异采,快意道:“他的骏马玉佩,老帮主临终扯去,他非要找玉佩不可!”

“好!”薄云天转脸一瞧,左佐君脸色铁青,悻悻瞪住媚人,后者微一昂头,眼带倨傲。“你为什么杀我爹?”左佐君冷笑:“帮主宝座,人人垂涎。”“柳槐素、柳逢春也垂涎帮主宝座吗?”“不错,柳逢春觊觎宝座,柳槐素欲助他达成心愿,他二人若不死,我早晚死在他兄妹手里。”

“所以你藉柳槐素之手杀我与铁骑,然后打算以机关、毒气,再杀他兄妹二人,最后,你左佐君跳出事外,顺利接掌马帮?”

左佐君冷冷道:“不错,你很有脑筋。”

薄云天缓缓摇头,叹道:“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左佐君,帮主宝座,对你如此紧要吗?”

“统御马帮,高高在上,名利双收。”

薄云天黯然阖目,痛心道:“你可知道马帮帮规,图谋不轨,又杀死老帮主,凌迟处死,已是便宜你了!”

左佐君双目蓦然睁大,失神看薄云天,旋即,他唇畔诡异一笑,说:“我尚有同党,薄云天,你要不要一并处置?”

“要!”薄云天决然道:“我爹把宝座给我,我就不辜负他,我若不查个一清二楚,这已正位的宝座,薄云天绝不坐上去!”

左佐君瞬间色变,五堂堂主、各分寨寨主为之神情凛然,惟有江供奉微微含笑,频频点头。

这一天傍晚,铁骑、玉儿缓缓走在小径上,微风轻拂,花香阵阵,两人只觉前所未有的轻松、畅快。铁骑柔声说:“事情总算过去,只是苦了你了。”

玉儿沉吟着,说:“我想回家一趟,在爹坟前上个香,你可愿陪我?”

铁骑抓她纤手,注视她,深情道:“天涯海角,玉儿,你愿意哪里去,一定奉陪!”

忽听得啪哒一声,有人自树上跃下,三蹦两跳窜到铁骑跟前,大刺刺说:“铁大哥别脚底抹油,你去天涯海角,先还了我的债!”

铁骑一看,眼前这俊帅的小扮,可不正是张淘淘?他讶异不置问:“你这小诸葛,姓铁的欠了你什么,你要我还债?”

“我家的房舍,被霹雳弹烧光,你答应替我父女重兴屋舍的!”

铁骑大愕,失笑道:“这有何难?姓铁的雇工替你再造屋舍便是。”

“还有五行八卦阵,洪大强不在了,没有人帮我做,你要一并做好!”

她稚气未脱的俊脸,看来固执又一本正经,铁骑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豆豆书库图档,fancyxumOCR,豆豆书库独家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