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霸海屠龙 第二十七章

作者:司马翎类别:武侠小说

只见白如莲的尸体旁边,凭空多出一人,并且是个女性。

他一眼望去,已看清那人正是南海门高手林秋波。但见她宫鬓堆鸭,长裙曳地,配上婷婷玉立的身材,风姿曼妙动人。

林秋波低头查看地上的尸体,她一下子就看出这个女子,正是早先想毒死她的幽冥洞府的人。

她大为惊讶!转头四望,忽见右方屋顶涌起两条人影,迅如闪电地放射下来,一晃眼已双双站在她前面。

林秋波久经大敌,眼力不凡,一望而知这两个突然出现之人,武功高得难以测度。只不知是友是敌?如果是友,当然没有问题,如果是敌,以这两人的功力身手,联手围攻自己的话,可以断定绝对没有还手之力。

她闪眼一看,来人竟是一男一女,男的是个四旬左右的中年人,长衫飘拂,气度不凡。

女的长身玉立,所穿的衣服既华丽而又剪裁适身,看来顺眼而不俗气,面上用一块纱中遮住了口鼻;还露出眉眼。

中年男人手中提着一把连鞘长刀,女的却两手空空,身上也没有兵刃。

双方目光对觑之下,林秋波对他们的感觉是:这个中年男人是个十分阴沉可怕的人,从他目光闪烁不定看来,此人的心性诡狡多变,不是正派人物。

至于那个女的,也有着令人感到深不可测的味道,此外,她神色之冷峭,亦使人印象极深。

中年男于道:“姑娘想必就是林仙子林秋波了?”

林秋波点头道:“是的,恕贫道眼拙,竟然认不出两位是何方高人?”

中年男子转头向那女子望去,堆出笑容,还作了一个请她前行的手势。

林秋波方自讶异,只见那冷峭的女子一晃身,上了屋顶,速度之快,真可当得上行动如电之称。

现在院子中只剩下那个中年男子,他向林秋波拱手施礼:

“林仙子作俗家装束,艳光迫人,却自称贫道,颇叫人泛起不大妥当之感。”

他笑了一下,又道。

“但这等是闲话,在下此来,乃是特地要向林仙子请益几手。假如林仙子赢得在下手中之力,从今以后,敝派之人,永不踏入江湖一步。”

林秋波秀眉一皱,道:

“尊驾高姓大名?听这口气,竟是一派宗主的身份,若是不赐告的话,贫道断断不会出手的。”

中年男子道:“在下理当奉告,不过林仙子之言,却使在下大是不服。”

林秋波讶道:“我什么话使尊驾感到不服?”

中年男子道:

“林仙子言道,如果在下不报上姓名,便不与我动手。以在下看来,这话全然靠不住。

在下纵是不报上姓名,如若向你侵袭,你竟不出手抵拒不成?”

林秋波淡淡道:“尊驾何不出手一试,贫道之言真伪立分。”

中年人固然对她的话觉得十分稀奇;房内的徐少龙,亦有大惑不解。

中年人沉吟一下,才道:

“不管怎样,在下还是报上姓名的好,在下符天遥,乃是贵州人氏。”

林秋波上上下下打量他好几眼,才道:

“尊驾就是鬼火箭符天遥么?”

符天遥道:

“听仙子的口气,似是大有不信之意。难道林仙子曾经见过另一个同名同姓之人不成?”

林秋波道:“那倒没有,只是尊驾似是显得大年轻一点了。”

符天遥微微一笑,道:“区区年逾六旬,也不能算是年轻之辈了。”

林秋波道:

“符先生名震当代,领袖一大家派,若论年纪,并不算多。但论外表,却看来与真实年龄不符。”

符天遥道:

“林仙子不打诳语,这话全是千真万确的了,区区听了,甚感欣慰。”

他说到这里,笑容一收,换上严肃的表情,又道:

“林仙子当必猜得到区区在下的来意,对不对?“林秋波道:“符先生既是幽冥洞府的领袖人物,此来必定与贵派有关。”

符天遥颔首道:

“不错,敝派不少弟子毁在林仙子金剪之下,这一笔帐,符某不能不向林仙子结算。”

林秋波道:

“地上这一位姑娘,亦曾向我暗下毒手。她的行动,料想事前已获符先生的同意,对不对?”

符天遥道:

“不错,白如莲乃是奉命要帐的,谁知林仙子手段高明,反而把她杀了。”

林秋波道:“何以见得是我所杀的呢?”

符天遥道:

“此地只有林仙子出现,难道林仙子打算告诉区区说,你也是经过此处,碰巧看见尸体的么?”

林秋波道:“这样说法,谅你也不会相信。”

符天遥冷冷一笑,道:

“不错,区区难以相信,事实上林仙子亦没有要我相信的必要。”

林秋波点点头道:

“符先生说得是,看来今夜决计不能善罢干休,多言无益。符先生有何打算,不妨赐告。”

符天遥道:

“区区独自向林仙子请教几手,假如你没有其他的人插手,则区区就是落败身亡,也不许别人出手相助。”

林秋波一点就透,心中雪亮,应道:

“符先生既然这样说,我只好遵命了,但有一点须得声明一下,那就是今夜我们的对垒交锋,纯属私人恩怨,与旁人全不相干,尤其是本府中不懂武功之人,更无瓜葛,符先生你说可对?”

符天遥道:“对,与旁人全不相干。”

林秋波马上道:

“当我们动手之时,若是有本府之人走近,符先生认为应当如何?”

符天遥道:“林仙子的意思呢?”

林秋波道:

“我认为我们不妨立即停手,分别躲起,等来人走开,我们再行动手?”

符天遥忖道:

“假设接二连三有人行近,我们打打停停,这等局势自是对她有利。”

他正待拒绝,念头一转,反过来想想:

“假如我不答应,而府中之人来得又多,使我来不及全部收拾干净,则势必惊动了府中其余数名高手。”

这么一想,显然拒绝乃属不智之举。

他沉吟一下,才道:

“林仙子这个主意,存心避免波及无辜,并非有其他企图,因此区区可以答应。”

林秋波道:“如此甚好。”

符天遥接口道:“不过区区亦附带有一个要求。”

林秋波道:“符先生请说。”

符天遥道:

“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今夜的局势,区区已居主动。换言之,只有区区恐怕林仙子会避开,而林仙子方面,却不须虑我逃走。”

林秋波道:“符先生说的乃是实情。”

符天遥这时对她这种宁恬镇定的风度,大感心折不已。

他道:

“故此区区有个要求,那就是假如有本府之人来到,本人依言避开时,林仙子的藏处,须得事先讲好,如果林仙子不是躲向讲好的地方,本人便认为林仙子另有用心,因而亦将不择手段的施以报复。”

换句话说,林秋波如果不是立刻躲到所指定的地方,这符天遥便得以认为她意图逃走,在这等情形之下,符天遥为了报复受骗,除了设法拦截她之外,还可能大开杀戒,对付府中的人。

这一着果然厉害得很,林秋波深深感到对方实是极为老练之辈。幸而她并没有存心逃走,当下点头道:

“符兄这话很合道理,只不知有人来时我应该躲在何处?”

符天遥向对面的房门指一一指,道:

“请你躲入房中暂避,但请你记着,本人容或是避向另一方向,可是在此房后面的高处,有本人的友人把守监视,林仙子切勿自后窗出去,以免发生误会。”

林秋波点头道:“我一定守信,符先生不用过虑。”

符天遥歉然道:

“区区当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林仙子是何等人物,自然不会做出食言而肥之事。”

林秋波微现惊异之色,注视着对方。

她从这个中年男子的言谈态度上,但觉他彬彬有礼,而又通情达理不过,教人感觉不出他竟是领袖当代两大邪派之一的人物。

符天遥好像很有把握,并不急于出手,说道:

“林仙子一直喜怒不形于色,心灵一片澄明,全无渣滓尘埃,何以忽露惊讶之色?敢是区区的话说错了么?”

林秋波摇头道:

“不是符先生说错了,而是我感到符先生的风度气质,一点不像是领袖幽冥洞府之人?”

符天遥笑一笑,道:

“林仙子想像中,符某人敢是应该蛮不讲理,满身邪气才对么?”

林秋波道:“如果你不见怪的话,我就但白奉答。”

符天遥道:“林仙子请说,符某洗耳恭听。”

林秋波道:“不瞒你说,我的确认为像你所说的行为态度才对。”

符天遥淡淡道:

“符某过去有一段时期,与林仙子的想像一模一样。可是几十年后的今日,符某亦大有变化。”

林秋波道:

“假如没有其他波折意外,符先生再变下去,岂不是成为有道之士了?”

符天遥寻思了一下,才认真地道:

“这一点恐怕符某要使林仙子失望了,古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实是含有至理。”

林秋波嫣然一笑,道:

“承蒙符先生但白赐告,盛情可感,但可惜我们终究不能化敌为友,不然的话,我倒是想看看符先生变到什么程度为止?”

符天遥道:

“林仙子太瞧得起符某了,假如林仙子不是如此心狠手辣,杀死敝派多人的话,符某甚愿能与林仙子交个朋友。”

他停歇一一下,又道:

“符某修习的武功,十分恶毒,一旦动手,便难以罢休,所以不知不觉与林仙子多说了些话。”

林秋波含笑道:“符先生放心,我决不会误认你是喜欢说话之人。”

符天遥扼腕叹道:

“像林仙子这等丰神绝俗而又智慧玲珑的人,竟然不得攀交,实是符某平生之憾!”

林秋波道:

“符先生好说了,人生中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幻而已,假如你能看透此理,许许多多的得失荣辱,就不会挂碍心胸了。”

符天遥耸耸肩胛,道:

“林仙子切勿向符某说教,此是人生中最可兢兢业业的事情之一。”

林秋波道:“符先生既是厌恶这等话题,我们便说到此为止。”

符天遥听了,还没有动手之意,林秋波暗感惊奇,想道:

“他这是怎么啦?好像若有所思,以及若有所悟的样子,莫非他突然悟得大道?”

她不免大过乐观了,因为符天遥已道破他沉思之故。

他道:“林仙子,刚才一番话,符某忽然大悟于心。”

他欣慰地笑一下,又道:

“符某一直对林仙十平静镇定的态度,感到甚是不解。只因以林仙子一人之力,在目下情况中,实是屈居劣势。可是你居然但然无所惧,若有所恃,此所以符某深深困惑不已。”

林秋波道:“符先生现在悟出了什么道理呢?”

符天遥道:

“林仙子敢情是有一颗慈悲之心,兼以看破了世情,对一身的生灭不大放在心上,是以才显得如此镇定,并非另有绝艺或是恃着有人救援。”

林秋波颔首道:

“不错,我最多不过一死而已,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符天遥道:“不瞒你说,符某既已找到了答案,可就要动手啦!”

林秋波道:“符先生请。”

两人身形都没有移动,并没有作势待敌,可是双方都马上涌出了强大的气势,尤以符天遥的气势更为可怕。

他不但面上变得一片冷峻严酷,那股气势更是森杀凌厉,比林秋波的气势显然强大得多。

林秋波马上感到对方数十载苦修之功,实是难以匹敌,不敢怠慢,立刻拿出她的独门兵器五尺金剪。

符天遥也解下腰问的一条软鞭,健腕一抖,那条软鞭挺得笔直,向林秋波面门点去。

他这一招,在强猛中含有至为阴毒之气,后着杀手,宛如波活云诡,难以测度。

林来波的身子如游丝飞絮般随着鞭势,飘退数尺,心中想道:

“此人的功力火候,果然不是迟尉旭、黎平等人可比。”

就在她转念之际,符天遥的长刀已施展出卷扫妙决,刀影如山,罩攻而至。

林秋波一面挥剪封架,一方面使出南海门至为精妙的身法,在纵横交错的刀影飘飘中进退,美妙悦目。

她的身手看起来好像可与符天遥一拼,但她自己晓得,这一开始便已尽施全身本事,稍后定有无以为继之苦。

徐少龙从敞开一线的房门望出去,可以看见他们厮杀的大致情况。

林秋波的不敌,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故此他们尚未动手以前,他已放弃了继续运功自疗之举,迅即行起“内视”之法,检查实力如何。

这一检查之下,发现真元耗损的情况仍然相当严重,若是现下出去助战,最多能施展平时的六七成功力而已。

既使不是属于这等祸迫眉睫的危局中,而是由得他安静休养的话,他知道最少也要两个时辰以上的时间,方能恢复原有的功力。

笔此徐少龙忧心忡忡地离开床铺,不作任何赶紧运功自疗之想,悄悄蜇到门边,向外瞧看。

在院中两道人影兔起鸽落,鞭光剪影,盘旋飞舞斗得正激烈。

徐少龙只略略想了一下,便晓得林秋波虽是能在敌人鞭影中翩然进退,表面上看起来有攻有守,其实她受困于这个幽冥洞府主脑人物,正如掉在蛛网中的飞虫,挣扎得很厉害,好像要破网飞去。但那只蜘蛛却很有把握地等候,等到飞虫已经无力挣扎,才悠闲地过去,把它吃掉。

徐少龙担心的目光,移向屋顶各处。想找寻那个与符天遥一同来的女子的身影。

那个女子虽是以纱中掩了半张面孔,而且乍现即隐,一下子就离开了,叫人简直看不清楚。可是徐少龙却感到她好像很面熟。

但他一时却想不起在何处见过这样的一个女子,在这匆匆一瞥中,她那对修长的翠眉,以及美丽灵活的眼睛,使人想像得到她一定相当美貌。

徐少龙居然想不起来,自己觉得很不服气,不过他也明白必定是因为符林二人的拼搏,令他不能静心思索追想之故。

屋顶上没有人影,徐少龙也不觉得惊讶,一来这个女子身法如电,一望而知乃是一流高手,她不论躲在哪里,都不容易发现。

二来从符天遥的话中,可知这个女子恰是在他头上的屋顶上,这样自然无法看得见了。

正在动手的两人,全都不曾作声,因此只闻衣袂飘风,以及偶然兵刀相触的沉哑的响声。

徐少龙下了决心,付道:

“既然林秋波陷于危局,无法自救,我说不定只好豁了出去,现身邀斗符天遥,好让林秋波逃走。”

别的他办不到,但若是只要他舍命暂时拦住符天遥,却是一定办得到之事。

他下了决心之后,登时心安理得,情绪平静得有如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向厮杀中的两人望去。

符天遥的武功路数,阴柔诡毒,极罕有硬攻的手法,但他的软鞭层层黏缠,百孔不入之势,使人感到似乎比刚猛的手法更难应付。

林秋波显然已大是不利,不过她终属高手之列,虽然比不上像符天遥这等领袖一派之人,可是为了挣扎图存,却也可以支撑一段时间。

徐少龙暗暗估量一下敌人的实力,认为假如自己恢复水准的话,大概用不着忌惮此人。

不过这只是表面上的看法,他深入地观察研判之后,就感到刚才的想法大为欠妥。因为符天遥身份不同寻常,非是一般高手可比。何况他幽冥洞府的武功,诡秘幽深,实是不易测度。

因此这胜负之数,恐怕要动手之后,方能见到真章了。

徐少龙瞪眼看着,现在他已准备妥当,随时跃出助战,好教林秋波得以逃走。

此举纵然在徐少龙这等侠义热血之士,也不容易下得决心。因为他这一出去,林秋波虽能及时逃走,召来援兵,可是他以功力耗损之身,万万捱不到援兵赶到之时。

换言之,他明知这一出去,也是九死一生的结局。所以如果不是抱着牺牲精神,绝难下得了这等决心。

林秋波似是更为危险了,徐少龙看看实在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拯救干她,只好深深吸一口气,挺起胸膛。

他正要跨出门外发话,忽然一阵谈话步履之声传来,人数似是还不少。

激战中的符天遥当然听见了,倏忽退回数步。

林秋波惊讶地望着他,一面喘气。她的秀发微乱,有数络飘垂面上,同时胸脯急速起伏,看起来娇艳动人得很。

符天遥冷冷道:“有人来了,你躲一躲。”

原来林秋波屈居下风,奋力挣扎而听不见人声。

林秋波这才明白对方退开之故,同时更知道对方已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击毙自己,才会如此大方的放弃了优势,让她暂时躲去。

不管对方是在何等情况之下放她躲避,林秋波仍然很感激,因为来人定是黄府的下人,如果他们看见了厮杀,符天遥为了灭口,必定出手全部杀死。故此他依约给她躲开,也等如饶了不少人命。

她轻轻道:“谢谢你啦!”

符天遥道:“不必客气。”

林秋波道:“我是替那些人向你道谢的。”

符天遥道。

“原来如此,但你此举亦是多余,因为那些蠢如猪狗的下人,根本没有死在我手底的资格。”

林秋波道:“我真没有想到贵派之人还讲究身份规矩的。”

符天遥道:“废话,你究竟躲不躲起来?”

林秋波道:“他们还有二三十步方走进院门。”

符天遥如何不知,只不过他好像很不喜欢与林秋波多说话,故此赶她快点躲起来。

徐少龙竟是最焦急的人,因为他突得灵感,想到了一个法子,或者可以避得今夜劫数。

这时林秋波感到对方神态冰冷,口气严酷,可就无意自讨没趣了,柳腰一扭,纵到房口,接着退入房内。

只见那符天遥也挟着白如莲的尸体,退入对面的房中,院子中登时沓无人影。

她忽然感到有异,心头大震一下,转眼四望,果然看见在她身旁有一个男子。

幸而她乃是修养有素之人,故此虽是突然发觉有人,而且还是自己挤到人家身边,简直是送上去让人家擒捉一般。在这等奇而又恶劣的情势之下,她仍然没有惊叫出声。

她接着更为惊讶,因为这个男人,竟是她派人找了很久的徐少龙。

徐少龙等到她看清自己,面上惊疑之色稍淡,才悄声道:

“你就躲在此地别动,待我把敌人通通引走。”

林秋波摇摇头,低声应道:“屋顶上还有一个很厉害的敌人。”

徐少龙道:“你放心。”

他感到时机迫促,实在没有办法慢慢说服她。因此他不觉伸手捏住她的玉掌,又道:

“你放心吧!”

林秋波但觉对方的手掌,好像代表着一种极强大的力量,使自己愿意依靠他求助他。她的理智好像完全融化于这个男人的魅力中,使她作出平生第一次的感情事。

她默然地点点头,身子也不知不觉挨过去。

徐少龙用另一只手围揽着她的身子,只拥抱了一下,立即放开,刷地跃向后窗。

五六个女佣走入院子,其中有人还在交谈。

徐少龙乘机一推窗,跃了出去。

他虽是真元耗损,功力大大打了折扣,但纵跃之能,逊色有限。这一穿窗而出,借着地形掩护,跃过围壁,沿着一道走廊飞奔而出。

他奔到长廊尽头,那边又是一座院落。徐少龙当然晓得这是什么所在,当即窜到院子中。

屋顶一道人影星飞电泻般冲下来,衣袂发出强劲的旋风之声。

徐少龙只跃开数尺,那道冲泻而下的人影,居然正如他所预料一般,霎时停止,不曾出手攻击。

但见一个纱中蒙面神色冷峭的女子,锐利地注视着他,手中并没有兵刃。

徐少龙拱拱手,道:“左姑娘还认得在下么?”

这个长身玉立的蒙面女子点点头,道:“当然认得啦!你是杨公子。”

徐少龙道:“假如左姑娘不是及时认出,在下势必死在姑娘掌下,对不对?”

姓左的女子道:“不错,你好像很有把握会被我认出来呢?”

徐少龙道:“此中缘由,请姑娘移玉书房,在下细细奉闻。”

左氏女子冷冷道:“你怕符天遥赶来,是不是?”

说话之时,脚步已移。徐少龙暗暗松一口气,因为这是一个大难关,如果她故意闹别扭,等到符天遥赶到,今夜万万逃不过劫难了。

他们折入另一座院落,走进一间宽敞的书房。

徐少龙行动迅速,马上点燃了两处灯烛,使房内大放光明。

左氏女子静静地看他点灯,等到徐少龙端过一把高背扶手椅来,这才落坐。

徐少龙搬了一张锦垫,坐在她对面三尺左右,以便低声说话。

她皱皱眉头,道:

“室内如此明亮,外面之人得以一览无遗,殊失深藏潜隐之道。”

徐少龙道:

“左姑娘说得不错,但这是实者虚之的手法。谅那符天遥纵然经过,但见灯光明亮,决计不相信你我会躲在此处。”

他停歇一下,又道:

“况且咱们本是敌对相搏之势,更不会坐在房内说话,这等奇异巨大的变化,符天遥就算才智绝世,也是万万想不到的。”

左氏女子颔首道:“听起来很有理。”

她眼中忽然闪过贪恨的光芒,又道:

“原来杨公子竟是当世奇人异士,我那天在肪上,竟然看走眼啦!”

她明明是因为徐少龙装模作样骗过了她、是以因自尊心受损而变作忿恨起来。

徐少龙自是了解,心念电转,知道对方这等人物,不能以平常手法应付。幸而他素饶急智,一眨眼间,已有了应付之法。

他做然一笑,道:“在下若是一下子就被识破真面目,焉能算得本事?”

对方果然被他傲气凌人的态度弄得一怔;接着也许是觉得他的话有点道理,眼中忿色登时消失。

徐少龙又道:

“姑娘乃是阴阳谷两大高手之一的左雾仙,在下自然更须着着小心。因此姑娘看走了眼,何奇之有?”

左雾仙冷冷道:

“我现在总算得知你是武林高手,这一点你若是满意的话,我可要通知符天遥前来啦!”

徐少龙道:

“左姑娘何必这样做,想那符天遥,乃是幽冥洞府的主脑人物,神通广大,哪里要姑娘帮助。”

左雾仙道:“我的做法,用不着你参加意见。”

徐少龙耸耸肩,道:

“好吧!在下不论说什么话,大概都会使左姑娘有不悦之感,你通知符天遥前来就是。”

左雾仙声冷如冰,道:“我说过我的事,用不着你参加意见。”

徐少龙讶道:“在下没有参加意见呀!”

左雾仙道:

“你叫我通知符天遥,我偏偏暂不通知。你从前既能瞒过我,现在想必也能逃过我的杀手。”

她站起身,又道:“走,到外面去。”

徐少龙身子全然不动,要知道他真元亏损尚未恢复,动起手来,武功大打折扣,眼前一定不是左雾仙的敌手。

可是他死赖也不行,这也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左雾仙冷笑一声,道:

“杨公子怎么啦?刚才不是跑得蛮快的,难道忽然患了瘫痪之症不成?”

徐少龙露出苦思之状,抬头凝视着她,但旋即如有所悟地放松双眉,微微一笑,站了起身。

他徐徐道:“好,咱们到外面动手。”

左雾仙道:“等一等,你笑什么?”

徐少龙道:“没有呀!我哭都来不及,还有什么好笑的?”

左雾仙道:

“你明明想起了什么事情,露出得意的微笑,哼!你自己说得不错,眼下你哭都来不及,我真不明白你如何知得出来?”

徐少龙趁此机会,续施妙计,装出受激不过之状,马上说道:

“我当然有发笑的道理,只不过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你最好别迫我。”

左雾仙冷冷道:

“没有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莫非你的话还能伤害我不成,真是笑话之至。”

徐少龙道:

“哼!这是你迫我说的。我原本深信你不会马上向我动手,但你却突然要我出去较量,使我一时甚感迷惑。”

左雾仙道:“你想通了其中道理,是以露出笑容,是也不是?”

徐少龙道:“正是如此。”

左雾仙道:

“我们一件一件的说,首先你说明一下,何以认为我不会马上迫你动手?然后才解释你所想到的理由。”

徐少龙道:

“你乃是阴阳谷之人,与幽冥洞府不但不是盟友,简直还是宿仇,因此别看你今晚与符天遥走在一起,事实上你正好做一个旁观之人。因此,你无须急急替符天遥拿下我,相反的你应该查考我的真正来历,以及与幽冥洞府作对的内情,才合情理。”

左雾仙点头承认道:

“这话不无理由,然则我何以不这样做,反而急急迫你动手呢!”

徐少龙道:

“因为你怕和一个男人共处斗室,何况又是作促膝深谈。这等气氛,你第一次领略,想是受不了。”

左雾仙怒道:“放屁!真真放狗屁!”

徐少龙淡淡道:

“瞧!你何必气成这等样子,我早就向你暗示过,我的话说了出来,你一定不大好受。”

左雾仙道:“你可算是世上最不要面子的人。”

徐少龙道:“不见得吧!假如你是见过世面的女子,我决不致于如此猜想。”

左雾仙气得哼了出声,道:“我没有见过世面?你又见过多少世面?”

徐少龙道:“你若是动辄就气呼呼的,我可不跟你说啦!”

左雾仙急于得知对方何以会认为她没有见过世面,当下强忍住这一口气,道:

“好,我不生气,你说来听听。”

徐少龙道:

“我所说的世面,是指男女之情而已。说到这一宗,我的女友甚多,而你却一个都没有,自然可算是没有见过世面了。”

左雾仙道:“你就凭秦三错介绍你来见我这一点,便以为我从无男友么?”

徐少龙反问道:“你有过知心男友吗?”

左雾仙冷笑道:

“就算没有,可是英俊漂亮的男人,我已见得多了,岂有感到受不了之理?”

徐少龙道。

“那么你承认没有知心男友,亦即是承认没有见过世面,对不对?”

左雾仙道:

“但是这件事与你所说的受不了,没有必然的关系。我即使从无男友,却不一定非看中你不可。”

徐少龙道:

“你既是没有男友,至少这等场面对你不大习惯,甚至令你不安。”

左雾仙道:

“狗屁!废话少说,希望你手底也是像嘴巴一样厉害,如若不然,你恐怕不易活到明天。”

徐少龙道:

“我既敢与幽冥洞府作对,就不想能活多久了。否则我也不敢杀死那个妖女。”

左雾仙讶道:“幽冥洞府白如莲是死在你手中的?”

徐少龙做然道:“杀死白如莲之举,也不算得是惊天动地之事。”

左雾仙道:“白如莲长得很漂亮呀!对不对?”

徐少龙道:“漂亮是一回事,该死又是另一回事。”

左雾仙道:

“听你的口气,好像已晓得幽冥洞府有一种特别功夫,能够追寻到任何杀死过他们之人。”

徐少龙道:“在下老早晓得。”

左雾仙道:

“你既然贵为总督大人的舅老爷,何故不自爱惜,竟卷入了这等江湖仇杀的漩涡中?”

徐少龙道:“这一点恕难奉告。”

左雾仙突然间道:“你有很多知心的女友”

徐少龙道:“有过几个。”

左雾仙道:“林秋波是不是其中之一?”

徐少龙摇摇头,道:

“她不是,虽然她也很瞧得起我,但却不致于牵扯到男女之情。”

左雾仙道:“你以前的女友中,有没有比得上林秋波、白如莲这么漂亮的?”

徐少龙点头道:“有,你问这些干嘛?”

左雾仙道:“这么漂亮的女人,你都能弃之如遗么?”

徐少龙道:

“这话叫在下好生难以作答,男女之问,十分复杂,有时说也说不清楚。”

左雾仙紧紧追问,道:

“但不管事情的经过始未如何,在事实上你与她们已经分开,对不对?”

徐少龙道:“不错,但这表示什么意思?”

左雾仙道:“答案可见你是擅干玩弄女子的薄幸郎。”

徐少龙苦笑道:“你在未知经过详情之前,岂能随便下此评语?”

左雾仙道:

“林秋波、白如莲都属于罕有的美女,可见得你的女友,亦属绝色。但你居然能一个个地丢开,不是天性薄幸是什么?”

徐少龙想了一下,耸肩道:

“你好像非迫我承认是薄幸无情之人不可,只不知有何用意?”

左雾仙道:“等你承认了,我才告诉你。”

徐少龙扪心自问,自己果然是属于“无情”之人。因为他可以为了工作,抛弃一切私情。

当下承认道:“好吧!就算我是天性薄幸无情之人,便又如何?”

左雾仙道:“既然你承认了,我们可以动手啦!”

徐少龙道:

“我明白了,你敢情是打算杀死我,好替你们女子报仇,对不对?”

左雾仙冷冷道:“事实会给你答复的。”

徐少龙道:

“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例如我付出相当代价,咱们便不必动手。”

左雾仙道:“不行。”

徐少龙道:

“你纵然杀死我,于你并无好处,何不提出条件来,只要办得到,彼此都好,这是两全其美之计,还望姑娘可以考虑。”

左雾仙冷冷道:“我不明白你何以不敢与我动手?你不见得一定会输呀!”

徐少龙道:

“姑娘有所不知,如在平时,在下老早就挺身一拼了,只是今晚不行。”

左雾仙道:“今晚你酒喝多了,抑是生病?”

徐少龙道:

“都不是,而是早先与白如莲动手,她死我伤。目下功力大减。以左姑娘这等一流高手,在下根本不必存有侥幸之想。”

左雾仙欣然道:“如果你说的是真话,那太好了,我更不能错过良机。”

徐少龙但观平生所遇的敌手,没有一个像左雾仙这般难弄的。并且也感觉得出,目下可算是他最为危险力弱的局面。

说来好笑,徐少龙虽是才略武功,都高人一等。但眼前的这个可怕的敌手,他连人家的真面目都没看过。

左雾仙站起身,袅娜向他行去。

他们本来相距甚近,故此她摇摆之间,已迫到他面前。

徐少龙心中念头电转,在这一刹那间,他有两个应付的方案,须得选择其一。

一个方案是他奋起抗争,虽然只有六成功力,还是不妨一拼,此是死中求活之法。

另一个方案是完全放弃了抗拒,因为在她未查明他身份之前,料她不会下毒手加害。

后面的这个方法,自然也是孤注一掷的手法,等如拿生命作赌注。

假如左雾仙的武功,并没有预料中的高明,则他一拼之计,便用对了。反之,他便是当场击毙的结局。

假如左雾仙对他的来历身世,有他预期中的强烈好奇,则他第二个方案便用对了,反之,亦是当场立毙的结局无疑。

时间已作了决定,但见左雾仙身子再向前移,以至她已嵌在徐少龙双腿之间。

徐少龙坐着不动,仰头望着这个女子。

她也低头注视着他,两个人虽是一坐一站,可是已靠贴得如此切近,看起来甚是亲密。

只是事实上全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香艳旖旎,在左雾仙心中正充满了森寒的杀机。

她对于徐少龙的不抵抗态度,激起了极大的反感,感到受了莫大的侮辱。

因此她已决计下毒手杀了他,放弃任何查究他身世来历的念头。

正在这时,书房外传来一声干咳。

左雾仙自然晓得这一声干咳,乃是来人故意发出声音,等如告诉他们有人来了。

她左手轻轻抚在徐少龙面上,目光向书房外望去。

但见在门外数尺之处,灯光照射之下,出现一个中年文士。

这个中年文士正是幽冥洞府的主脑人物符天遥,以他身手之高明迅快,若是这刻才发现他们的踪迹,那一定曾经来回奔驰搜索了许多地方。

左雾仙道:“符兄可曾找到了林秋波?”

符天遥一面打量坐着不动的徐少龙,一面应道:

“没有,左姑娘不是早一步追赶于她的么?”

左雾仙道:“惭愧得很,我竟让她甩脱了。”

符天遥道:

“林秋波乃是著名高手,又有地利,她能摆脱左姑娘的追踪,不足为奇。”

左雾仙道:“符兄还不打算放手么?”

符天遥道:“那倒是不关重要了。”

左雾仙讶道:“符兄这话怎讲?”

符天遥道:“这位仁兄似是与左姑娘是故交好友,只不知他姓甚名谁?”

左雾仙道:“他姓杨,名捕,我们只相识了凡个月而已。”

当他们对答之际,徐少龙最是感到难受。原来一方面嗅到左雾仙衣上的香气,感觉到她碰触着自己的身体,这等情形,不免使男人有非非之想。

但另一方面,左雾仙抚摸他面孔的玉手,却使他有忽冷忽热的感觉。

如果单单是冷热无常之感,倒也罢了。可是事实上这等感觉,却是左雾仙施展出她阴阳谷的神功,内力已透入他体内,封闭他几处脉穴。因此,徐少龙不但已失去抗拒之力,并且随时会心脉震断而死。

只听符天遥又问道:“左姑娘与这位杨兄,有何关系?”

要知他乃是主持一派之人物,自然眼力过人,经验丰富。

在符天遥观察之下,左雾仙与这个年轻男人亲密情状,颇有可疑,似乎不是当真很亲密。

要知若是左雾仙和徐少龙乃是密友,则他们得知符天遥出现时,定必赶快分开,无须还恶形恶状地黏在一起。

不过假如左雾仙与徐少龙全无一点特殊关系,则左雾仙岂有肯让那男人偎贴在她身上,并且还抚摸着他的面孔。

笔此符天遥虽知其中大有蹊跷,却不肯鲁莽,首先小心地询问他们之间的关系。

左雾仙道:“符兄似是很感到兴趣,只不知是何缘故?…

符天遥道:“左姑娘千万别误会,兄弟虽是絮絮追问,却不是呷醋妒嫉。”

他微微一笑,又道:

“这是因为兄弟还没有资格,如有的话,自然是当仁不让的。”

左雾仙道:“那么符兄为何大感兴趣?”

符天遥道:

“这个原因说来相当严重,竟是由于这位杨兄,与敝派门下之死,颇有关连之故。”

左雾仙恍然大悟,忖道:

“幽冥洞府的秘传心法,果然不同凡响。这杨楠自承曾经杀死白如莲,果然符天遥能够发现。”

她冷冷瞅住符天遥道:

“符兄最好把话说明一点,莫非你想把杨楠带走么?”

符天遥道:“左姑娘何不问问杨兄,瞧瞧他是不是曾有加害敝派门人之事?”

左雾仙把面孔弯低,耳朵贴近徐少龙的嘴唇,接着抬头道:

“没有,他说没有。”

符天遥眼中也射出森冷的光芒,道:

“左姑娘完全相信杨兄之言,是也不是?”

左雾仙道:“那倒不是。”

她似是眼见对方要发作,态度口气,登时软化。

符天遥道:“左姑娘这话,教兄弟恢复若干信心。”

左雾仙道:

“杨楠此人武功过得去,为人也像武功一样,仅仅是过得去而已。”

符天遥道:

“杨兄既然有幸,得与左姑娘结交为友,自然掬诚与姑娘相处才是。”

左雾仙道:

“是呀!我最恨他正是在此,这人永远不讲老实话,我几乎杀死他呢!”

符天遥察觉这个女子的恨意,实是不假,于是当机立断,道:

“左姑娘只要吩咐一声,如若你念着友情,不愿见他受到伤害,兄弟遵命暂时放过他。

假如你把他交给我,则姑娘从今以后,不必恨他了。”

左雾仙一笑,道:“符兄这话可是当真?”

符天遥笑道:“兄弟向来说话算数,这一点左姑娘大可相信。”

左雾仙道:“你竟肯为我一言而暂时放过了他么?”

符天遥道:“是的。”

左雾仙沉吟道:

“你对我实在很不错,因此,我本想把他交给你,现在却改变了主意。”

符天遥讶道:“兄弟没有听错吧!左姑娘此言似是欠通得很。”

左雾仙道:

“我坦白告诉你吧,假如我把他交给你,符兄你虽是领袖一派的人物,只怕也将感到此人不好对付。”

符天遥这才明白,道:

“原来你是因为这位杨兄不好对付,才不交给兄弟。”

左雾仙道:

“正是,不过符兄仍可自行斟酌一下,若然你不愿麻烦,那就忘记了这个人,对你定是有益无害。”

符天遥笑道:

“左姑娘虽然一片美意,但兄弟却不大服气,你即管把他交给我。”

左雾仙不再说话,玉掌一抬,离开了徐少龙的面颊。不过她整个身子,还是嵌在徐少龙两腿之间。

徐少龙抬头向她注视,轻轻道:

“左姑娘,这世上有几个人见过你的真面目?”

左雾仙不料他突然有此一问,应道:“只有一个。”

她接着惊奇地反问道:“为什么有此一同?”

徐少龙道:“这个人不是符天遥吧?”

左雾仙道:“当然不是。”

徐少龙松一口气,又道:“敢是秦三错么?”

左雾仙迷惑地点头,道:“你怎能猜得是他?”

徐少龙笑一笑,道:

“这里面学问可大啦!但目前没有工夫解释,符天遥还等着我呢!”

左雾仙退后几步,道:“也许我慢慢会想得到答案。”

徐少龙站起身,说道:“我相信你不易了解我真正的意思。”

他向书房门口走去,门外的符天遥,对这个年轻英俊的男子,禁不住泛起了阵阵妒念。

双方互相打量之时,目光都宛如鹰隼般锐利,虎豹般凌厉。

徐少龙一直跨出房外,突然微笑道:

“像符兄这等一代名家,在下有缘相会,实感荣幸不过。”

符天遥道:

“杨兄好说了,以杨兄这等气势风度瞧来,相信塞外三奇之一的于一帆,大概是死在你手底。”

徐少龙道:

“不错,但若说符兄乃是从在下的举止中,就看出这一件事,在下决计不敢相信。”

符天遥道:

“当然还有别的消息线索,我只不过判断你一定是五旗帮的后起高手徐少龙而已。如若你是徐少龙,则得知于一帆死在你手中之事,便不足为奇了。”

这时左雾仙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望着徐少龙的侧面。

徐少龙微微一晒,道:

“如此,那么符兄认为我是不是五旗帮中的徐少龙呢?”

符天遥道:“大概不会错的。”

徐少龙不置可否,道:“符兄目下找到了我,有何打算?”

符天遥道:“今夕当然要向杨兄请教一番啦!”

徐少龙道:“很好,是在这儿动手呢?抑是另寻适合地点?”

符天遥道:

“最好另外找个地方,此处乃是总督府门,高手甚多,只怕不大方便。”

徐少龙点头道:“好,趁这刻还未惊动别人,我们离开便是。”

左雾仙走到徐少龙身边,眼睛却望着符天遥,说道:

“符兄前面开路,妾身保证杨公子不会溜跑。”

符天遥笑一笑,猛可拔起半空,向后飘退,落在壁上道:

“左姑娘可要小心点,这位杨兄外表斯文,其实却是很不好应付的人,兄弟先行一步,查看什么地方适合动手。”

他转身跃去,迅即消失无踪。

左雾仙惊异地咦了一声,却没有说话。

徐少龙望着她,道:“我知道你何故感到奇怪。”

左雾仙惊讶地瞧他,问道:“你当真知道?”

徐少龙道:“要不要我说出来听听?”

左雾仙道:“好呀!请说出来听听。”

徐少龙道:

“你惊讶之故,不外是奇怪符天遥何以这么放心,让你带我随后而去,对不对?”

左雾仙问道:“你如何得知我这样想法?”

徐少龙道:“因为我晓得符天遥放心之故。”

左雾仙道:

“唉!我本来也自负才智不凡,可是今天碰到你和符天遥,可就变成傻子一般了。”

徐少龙笑道:“也没有这么严重,我们谁也不敢自认比你聪明……”

左雾仙道:“可是我目下一肚子迷惑,这却是事实。”

徐少龙道:

“说穿了就不值钱啦!这不过是因为我杀死过幽冥洞府之人,符天遥正是因此才找得到我。他方才与你也说过了,可是其实你一心数用,虽然听了,却没有放在心中,以致一时没有醒悟而已。”

左雾仙道:“这理由好像不大充分吧?”

徐少龙微微一笑,又道:

“不错,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符天遥借此推测你对我和对他的关系。如果你对我好,对他不好,则你与我不跟他走,他亦无可奈何。反之,如果你对我并不关心,带我前去,他正好取我性命,又不得罪你。”

左雾仙点点头,透出面纱外的目光,恢复如常,可见得她心头之惑已解。

她转头道:“走吧!我们还是赴约的好。”

徐少龙道:“请!”

左雾仙正要动身,左方墙上突然冒出一条人影,居高临下,说道:

“两位请留步。”

徐少龙不必瞧看,也听得出是林秋波的声音,不禁轻轻啊了一声。

左雾仙冷冷道:

“林仙子刚才幸而逃过劫难,现在打算报恩,阻止我带走杨楠,是也不是?”

林秋波飘身落地,向左雾仙点头为礼,道:

“左姑娘如果不想看到杨公子被杀,还是剐带他前去的好。”

左雾仙道:“我已答应过符天遥,万万不能食言。”

林秋波道:

“左姑娘出身于阴阳谷,与符天遥的幽冥洞府,并无盟约,何必助纣为虐,对付杨公子呢?”

左雾仙冷冷道:

“假如林仙子诚意帮助杨兄,那么你就代他走一趟,我对符天遥也就交代得过去了。”

林秋波几乎想一口答应,因为她明知徐少龙内伤未痊,功力大是亏损,岂能与符天遥放对拼斗?

幸而她修养极佳,虽然心中千肯万肯,却不鲁莽答应。正在沉吟之际,耳际忽然听到一阵细如蚊叫的语声,道:

“林仙子,请你速速抽身退出这场是非,我自有妙计,可以应付得符天遥。”

林秋波听了这阵千里传音的说话,心头一阵震动,付道:

“莫非这杨公子,竟然就是大尊者?”

此念掠过心头,登时有了主意,缓缓道:

“既然左姑娘坚持要带杨公子前去,我虽没有代他的资格,但跟去瞧瞧总可以吧?”

左雾仙摇摇头,道:

“对不起,你要就是听我的,要就是把我驱出此地,免得我无法向符天遥交代。”

林秋波面色一沉,道:

“左姑娘著是要把事情包揽在身上,只怕日后也很难向别人交代。”

左雾仙道:

“那是以后之事,目前你可以出手把我赶走,甚至召集府中其他高手,合力对付我。”

林秋波道:“左姑娘不借结怨多方,只不知为的什么?”

左雾仙道:

“这是我做人之道,如果我被你们赶走,对于杨公子之事,可说是力不从也符天遥也怪我不得。如果林姑娘不把事情包揽过去,我断断不肯失信于人。”

林秋波寻思一下,才道:“好,你们走吧!”

左雾仙反而惊讶不已,问道:“你放手不管了么?”

林秋波道:“那倒不是,我自有我的打算,恕难奉告。”

她卖了一个关子,把左雾仙弄得大是迷惑。不过她已无法多想,亦知道想也想不出什么道理。

当下向徐少龙道:“我们走吧!”

徐少龙道:“好,你在后面盯着,免得被我逃掉。”

他向林秋波行礼作别,接着跃向墙头。

出得总督府上,他回头一望,只见左雾仙随后跟来,林秋波竟不见影踪。

左雾仙赶上来,与他并肩而行,一面问道:“你很失望是不是?”

徐少龙道:“失望什么?”

左雾仙道:“林秋波居然没有跟来。”

徐少龙道:“她会跟来才是怪事呢?”

左雾仙一怔,问道:“你这话从何说起?你们不是很要好么?”

徐少龙道:

“她乃是带发修行的出家人,莫看她时时笑脸盈盈,其实她心中毫无半点男女之情。”

左雾仙这才明白,笑道:“这样说来,你已经碰过钉子了,是不?”

徐少龙道:

“是的,我老早就碰过钉子了,不过她不是凡俗之人,所以我并不觉得羞惭。”

“就算她对你没有男女之情,可是你身为黄家的大舅爷,她怎能撒手不管你的死活?”

徐少龙道:

“这个我可猜不出啦!可能一来她和别人一样,本来就不赞成这件婚事。二来你既已包揽我的事,她乐得把责任推到你头上。”

左雾仙冷笑道:“这就奇了,我可没有保护你安全的责任。”

徐少龙道:

“但你这一出面,对她来说,这叫做冤有头,债有主,日后发生了什么事,她可以找你呀!”

左雾仙大概是皱起眉头,因为她脸上那块轻纱略略波动。

她道:“照你这样说来,我岂不是抢了一个烫手山芋?”

徐少龙笑一下,道:“以你的身份和本事,还有什么可怕的?”

左雾仙道:“不错,我诚然不怕,可是却感到很划不来。”

她想了一下,又问道:“你到底是不是五旗帮的新起高手徐少龙?”

徐少龙道:“我不愿骗你,我正是徐少龙。”

左雾仙道:“那么你的妹子杨慧珠,亦是五旗帮中之人了?”徐少龙忙否认道:“她不是的,她甚至还以为我真是她的兄长呢!”

左雾仙信不信是另一回事,但目下却不追问下去。因为他这话听来虽然有点荒谬,可是在组织严密势力庞大的五旗帮来说,要摆布这样的一个局面,并不是办不到之事,所以她不再询问细节了。

她终于问到最重要的问题,道:

“你若是与符天遥放对拼斗,胜负之数心中有一个谱没有?”

徐少龙想了一下,才道:“我不知道,也许能逃得杀身之祸吧!”

左雾仙道:

“若是仅有这等希望,显然你是绝无机会可以击败他了,对不对?”

徐少龙不答反问,道:

“左姑娘,刚才林秋波问得很好,你身为阴阳谷高手,何以会帮起幽冥洞府的符天遥呢?”

左雾仙道:

“有很多事情,不像表面上看来那么简单。甚至外间多年来的传说,也不一定靠得住。”

徐少龙哦了一声,道:

“你提到的传说,一定是指武林公认你们阴阳谷和幽冥洞府两派有嫌隙的事,是也不是?”

左雾仙道:“是的。”

徐少龙又问道:“难道你们两派没有嫌隙么?”

左雾仙道:“虽有嫌隙,另一方面亦有极大的合作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