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霸海屠龙 第十六章

作者:司马翎类别:武侠小说

秦三错道:“你需要我的口供才是真的,你想知道,我阴阳谷对你们近来的行动,探知了多少……”

尉迟旭道:“从你的口气听来,似乎已知道了不少,对不对?”

秦三错道:“这个问题,你自家设法打听吧,恕我不能奉告。”

尉迟旭眼中射出杀机,冷冷的道:“秦三错,你若是再不收起据做态度,我马上叫你感到后悔!”

林秋波一瞧这家伙不是说着玩的,芳心一震,深深吸一口气,便要冲入去抢救。

但尉迟旭忽然一怔,态度大变,道:“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秦三错冷冷道:“我没有兴趣。”

尉迟旭哪里是突然想起什么,其实他乃是听见林秋波吸气的声音,不禁一怔,但他何等老好巨猾,马上随机应变,装作是想起一件事,以掩饰自己的失态。

林秋波本来一直闭住呼吸,因为她深知对方,擅长视听之术。旁人听不见的声响,例如呼吸等,他都能听到。

所以她一直不敢呼吸,直到刚才打算出手,这才呼气运功,然而这一点点声响,马上就泄露了事机。

尉迟旭道:“据我所知,你阴阳谷自从三年前掌门人去世之后,迄念还没有人继任。”

秦三错道:“这事不是秘密,尤其你们幽冥洞府,千方百计探听之下,得知此事,更不足为奇。”

尉迟旭道:“说老实话,我们费了不少心血气力,才打听出这个消息。”

秦三错道:“你提起这件事,有何用意?”

尉迟旭自家并不知有什么用意,因为他的本意,只是掩饰刚才的失态,所以便得说出一件够份量的秘密,好使外面的敌人,既不生疑,亦有兴趣窃听下去。

这样,他才有机会可以设法对付来敌。

他仍是诡计百出之人,这时随口道:“当然有用意啦!但你不要着急,且听我道来………”

他说话之时,已筹出对敌之计,当下又道:“这是一大秘密,我连我自己也或者相信不过,因此,我便得小心一点……”

他走到门边,作出查听之状,接着走向窗户。

林秋波连忙俯低身子,以免被他发现自己的目光。

尉迟旭迅即从怀中取出一些物事,洒在地上。

林秋波已缩低头,是以没有看见尉迟旭这个动作。

而尉迟旭也马上走回秦三错那边,道:“秦三错,我这个秘密说出来,你可不要后悔。”

秦三错沉吟了一下,才道:“我为什么要后悔?”

他之所以沉吟,并非为了对方的话,而是为了对方的行动,感到奇怪,是以寻思其中的蹊跷。

尉迟旭道:“因为我若然告诉了你,你就别无选择,不是顺从我,就是死亡!”

秦三锗道:“算啦!难道我现在可选择不成?你刚才已准备出手杀死我,有没有这回事?”

尉迟旭道:“既然如此,我便将这个秘密告诉你。”

“他举步向门口走去,秦三错道:“你干什么。”

尉迟旭道:“我拿一宗物事给你看,这件证物不拿出来,你不会相信我的话。”

秦三错道:“原来如此,你最好快走………”

尉迟旭哼一声,走到门外。

秦三错迅即转眼,望向另一边的窗户,刚才尉迟旭就在这面窗户下,撤了一些物事在地上。

不过这刻望去,地上似乎没有什么可疑之事。

然而秦三错晓得尉迟旭的动作,决计不是虚张声势。

因为从他先走到门边,再转向窗下,才撒物件的动作推断,无疑是窗外有人窥伺,他特地先到门口,表演出动作,给窗外之人看见,然后转到窗边,外面的人,要是赶紧忍气闭目,以免泄露形迹。

而尉迟旭就是在这一刹间,撒出物件在窗下。

单单是从这用心推测,已可证明窗外既有人窥伺,而他也是施展毒手,设下埋伏。

再从他借口去取拿证物,离开此处的情形看来,他分明是与那人以可乘之机,诱他入室救人。

秦三错的念头转动得很快,迅即明了对方的用心,当下冷笑一声。

他不知道窗外是什么人,可能是刚才一直穷追的林秋波,也可能是别的人马。

若然是林秋波,他自然求之不得,但他认为这个希望相当渺茫。只不过他在此地,除了林秋波有点关系,也有资格来营救他之外,已没有别的人了,故此他乃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她。

若是别的人马,则仍可断言是“幽冥洞府”之人,因为也深知这一门派之人,正如他“阴阳谷”差不多,个个私心自用,由于利害冲突而有许多矛盾。所以假如来人是尉迟旭的师兄弟,又假如来人居然出手营救他,也不是不可理解之事。

他道:“窗外是哪一位?”

但见窗门忽然打开一半,露出林秋波端庄俏丽的倩影。

她微微含笑,道:“是我。”

秦三错猛吃一惊,急忙道:“别进来。”

林秋波怔一下,道:“为什么?”

秦三错道:“快走,人家早已发现你了,地上布有暗器,等你中伏。”

林秋波转眼向地上望去,外面的门边传来尉迟旭的声音,道:“秦三错说得不错,房内设有陷阱,正等这位姑娘自投罗网……”

他说话之间,距林秋波大约两丈许。因此他此举无疑是打草惊蛇。

林秋波以绝世轻功,独步武林。她如是立即逃走,尉迟旭除非插上翅膀,否则绝对不可能追得上她。

秦三错一看林秋波仍然站在原地,既没有逃走,也不进房,心中不禁讶然。

只听尉迟旭又道:“秦兄目力,锐利过人,居然看破了本人心意,本人深感佩服。”

他一边说,一边走入房内,动作甚是从容,好像等朋友谈笑一般。

林秋波仍然没有动作,秦三错望着她俏丽的面靥,一面转念忖道:“林秋波乃是著名的高手,也许她决意与尉迟旭等人,见个真章,是以不肯逃走。可是她武功虽强,无奈人单势孤,兼且幽冥洞府这一派之人,花样甚多,行事不按江湖规矩。她若是要求公公道道的比划较量,直是自投罗网……”

因为这么一想,他可就忍耐不住了,大声道:“林姑娘,你快离开,我这儿的事,不用你管。”

林秋波没有回答,目光也仍然俯视地面。

尉迟旭味嘻笑道:“她已来不及退出一场是非中了。林姑娘,我说得对不对?”

林秋波仍然没有作声,秦三错一瞧,敢情已发生了问题,心头大为震动。

尉迟旭走到窗边,伸手在林秋波的玉颊上摸了一下,又笑道:“好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你自家送上门来,我尉迟旭可不能错过这机会……”

他接着伸出双手,托住林秋波双胁,毫不费力就将她整个人搬入房内。

他随手一点,戳在林秋波腰间穴道上。然后抱着她整个娇躯,走向床铺。

秦三错怒声道:“尉迟旭,你著敢对她无礼,我秦三错定要把你碎尸万段,才泄心中之恨!”

尉迟旭将林秋波放在床上,回头冷笑道:“你发什么狠,哼!哼!你自家是泥菩萨过江了,还管别人闲事……”

秦三锗一点办法都没有,空自恨得咬牙切齿,发出咯勒咯勒的声音。

尉迟旭又道:“奇怪?这等男女欢好之事,在你我看来,甚是平常,你何必这么看不开呢?”

他一面说,一面取出一个小瓶,倒一点药未,抹在林秋波鼻孔中。

林秋波打个喷嚏,顿时全身发软,已不像刚才那样僵硬,同时也能转动眼珠,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但却浑身一点气力都没有,这自然是穴道受制之故。

尉迟旭在她脸上轻摸一把,道:“我们刚才的说话,你当然完全听见了,怎么样,你可有反对之意没有?”

林秋波哼一声,道:“尉迟旭,我南海门也不是好惹的,你别忘记了。”

尉迟旭道:“就算是天大的事,以后再算。我岂能放过像你这么标致的女人?”

他说着说着,那双像刀一般的双眉,以及血红的面膛上,隐隐泛起了**的光芒。

林秋波以女性特有的直觉,已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不会把她放过,而且是马上就会动手,不论她说什么,亦是无用。因此,她已绝望地叹一口气,移转目光,向秦三错望去。

她虽然没有一点做作,可是这一声幽叹,与那绝望的眼光,却形成一种幽怨凄艳口气,至为感人。

秦三错心头大震,厉声道:“尉迟旭,你若是饶了她,本人愿意答应你任何条件。”

尉迟旭发出邪恶的笑声,道:“别急,用不着大惊小敝,我不会在这儿动她的,不过,我倒想当着你的面,剥光她身上的衣服……”

林秋波恨声道:“你为何要这样?”

尉迟旭道:“当然有道理!我这对眼睛,已经看过不知多少女人,大有经验。是以一望之下,已看得出你身体上半身的一部份,完全是货真价实的……”

秦三错听到这里,禁不住向床上的林秋波,望了一眼,当然他看的是她身体上的曲线。

他只是发现林秋波果然极富魅力,十分动人,就越发忿怒起来,不禁骂一了声:“下流坯子!”

只听尉迟旭继续向林秋波道:“你不但曲线好,本钱足,而且皮肤白嫩,甚是难得,再加上你练过武功,肌肤的弹性特强,因是之故,你若是去掉衣服,也将是人间罕见的奇景,男人没有能不动心的。”

林秋波道:“就算真是如此,但与秦三错有何关系?”

尉迟旭道:“当然有关系,他见过之后,自是毕生难忘。同时,又想到我已占‘头筹了’叫他如何能不痛心?”

林秋波这才明白,敢情此人说了半天,理由不外是要折磨他们。

秦三错迟缓的站起身来,向尉迟旭走过来。

他的动作中,已显示出失去动力,能够行动,已经不易。

尉迟旭不理他,遂伸手去解林秋波的衣服。

他一下子就扯开了林秋波的外衣,接着解开里衣的钮扣,马上露出一段雪白的玉肤,以及素色的胸衣。

秦三错冲过去,可是事实上,他只不过加快了一点而已。

尉迟旭右脚一起,向后踢出。

这一脚踢中了秦三错的腿骨,秦三锗闷哼一声,摔开四五步。

尉迟旭才回过头,冷冷道:“秦三错,你想先受点活罪,是也不是?”

秦三错挣扎站起,可是他已面红气喘,显然已经没有气力。

他忍住澈骨奇疼,道:“尉迟旭,咱们不能谈一谈条件?”

尉迟旭突然凝目寻思,过了一阵,才道:“有什么条件好谈?”

秦三错道:“你幽冥洞府多少年来,都想得到我阴阳谷的练气化精术,对不对?”

尉迟旭道:“不错。”

秦三借道:“这就是条件。”

尉迟旭道:“恐怕还不够吧?”

秦三错道:“你得了此术,再加你本门功夫,功力可以增加一倍,足以纵横天下,全无敌手,这等条件还说不够?”

林秋波心中忖道:“假如尉迟旭这等恶人,成为天下无双的高手,岂不是人间一大祸害?”

尉迟旭沉吟道:“听起来相当吸引人,但我怎知你传法之时,有没有欺瞒变化,反来害我?”

秦三错道:“若然这练气化精之后,对你有用,你一听便知,岂能瞒得过你?”

尉迟旭道:“这话甚是……”

林秋波下了决心,宁可牺牲自己,也不可让尉迟旭成为无敌的高手。

她厉声道:“秦三错,不可传他此法!”

秦三错一怔道:“但……但你……”

林秋波凛然道:“我有什么打紧,但若此人功力激增,日后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他手中。因此你决计不可传法与他。”

秦三错见她说得大义凛然,句句出自衷诚,并无丝毫虚假,不禁肃然起敬。

但他不是讲究利害得失,乃是十分现实之人,因此他肃然起敬是一回事,衡诸条件又是另一回事。

他道:“你别管啦!我决不能坐视你被这厮污辱……”

林秋波道:“我的区区微躯,比起千百条人命,算得什么?”

尉迟旭突然冷笑道:“你们不要争辩,反正我已有了决定。”

秦三错道:“你怎么说?”

尉迟旭道:“你开的条件,以后再谈。”

秦三错道:“以后还有什么好谈?”

尉迟旭道:“你的性命不值钱,但加上她的,就不同了。”

秦三错道:“假如你动过她……”

尉迟旭道:“动过她又怎样?她又不会死!”

他走过去,一把抓住秦三错,将他推回椅上,另以手法,使他不能行动,也不能开口说话。

这个恶魔似的人,将秦三错的椅子转动一下,使他看不见床铺。

由于秦三错这回已失去行动之能,故此只能用耳朵听,而没有法子回头去看。

尉迟旭走到床边,俯身伸手,继续去解开林秋波的衣服。

他面上露出邪恶的笑容,林秋波恨得闭上眼睛,可是对方的手,在她身上解衣的动作,仍然感觉得到。

要知林秋波自小便投入“南海”,不但修习上乘武功,而且亦同时修道,只不过这一派是讲修行,对外也没有以出家自居,无论服饰素行,以至起居饮食,俱与常人无殊。

在南海门中,亦有婚姻之事,不过为数极少,且亦可算得是都不出嫁的。

所以林秋波如今虽已年近三旬,但一直守身如玉,心如止水,加上她南海门独门心法使人看起来,年轻貌美,更不似是出家修道之人。

怎知现在遭受到尉迟旭的侮辱,可以说是作梦也想不到之事。

因为她一则武功高强,足有自卫能力。

二则她出道多年,江湖经验,极为丰富,许多诡异奇怪的陷饼,对她根本使不出来,老早就被她看破。

她一想到自己守身多年,潜心同道,而结果此身却不免毁于一个恶魔般的男人手中,痛心的程度,可想而知了。

林秋波身上的衣服,已解开大半,可是突然间尉迟旭停手不动。

林秋波起初还不觉得有异,但过了片刻,尉迟旭仍然没有动弹。

她可就转过头来,放眼望去。

只是尉迟旭转头向外望去,从他的表情上,显然有一个什么人,站在门口,使他感到十分意外。

林秋波想来想去,都猜不出来人是谁。

以她所知,这座宅第之内,除了尉迟旭之外,尚有两人,一是尉迟旭的妻子黄红,另一个就是他的师弟老五,亦即是那曾以劲箭,阻挠过林秋波追赶之人,当然其他已就寝的下人不算在内。

然而林秋波十分清楚,尉迟旭的妻子黄红,正与老五偷情,云雨方兴,以上两人,相信他们不致于已经幽欢完事。

那么这个站在门口,又能使尉迟旭大为惊愕之人会是谁呢?

这个谜不久就得到解答,只听房门口传来一阵女子的笑声。

林秋波一听而知,那是黄红的口音,不禁一愣,忖道:“她就算幽欢已毕,也不该如此毫不在意地对付尉迟旭的啊!”

要知道黄红既然不守妇道,岂能如此过责丈夫,况且同是做出苟合yin邪之事,并不认为这是绝对不可宽恕的罪恶。

若是妻子与人私通,则除了少数例外的男人之外,一般做丈夫的,必定不能忍受,没有挽回的余地。

由于这一观点上的差异,黄红本身既是犯了大罪,却敢马上来管丈夫的好情,还使出这种不留余地的激烈手段,岂不是迫得尉迟旭定要闹翻不可?

只听黄红道:“老色鬼,你想干什么?”

她的口气冰冷,还透露出一般怒气。

尉迟旭发出好邪的笑声,道:“啊呀!娘子千万别误会,我这是另有作用的。”

黄红跨入房间,把房门砰匐作响。

她走近来,道:“有什么作用?”

尉迟旭道:“这个女子,身上似是带着一种极厉害的暗器,所以我特地检查一下。”

黄红走到床边,尉迟旭迅即扫视了床上衣服不整,肌肤半露的美女一眼,遗憾地退开几步。

他的解释,一听而知乃是信口胡诌。

黄红道:“哼!我从未听说南海门之人,携带什么厉害暗器。”

她打量林秋波一眼,碰到了她的目光,黄红点点头,道:“你就是誉满武林的林秋波了,对不对?”

林秋波道:“是的。”

黄红道:“你当然也知道我是谁了……”

林秋波道:“你是尉迟旭夫人。”

黄红道:“凭良心说,以你的姿色,以及这股清幽高雅的风度,实在怪不得那些凡夫俗子们,想加以攀折呢!”

林秋波道:“每个女人的气质风度,都不相同。如果贪得不已,非得天下大乱不可了。”

黄红道:“这话也不无道理。”

她转向尉迟旭望去,缓缓道:“秦三错已愿意拿‘练气化精’之术,与你交换林秋波,但你却放弃这机会,我瞧你真是色欲迷昏了脑袋啦!”

尉迟旭道:“唉!阴阳谷的人,咱们已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如何可信?”

黄红道:“等他毁诺背信之时,才对付林秋波也不迟呀!”

尉迟旭道:“你爱怎样都行,我没有意见。”

黄红伸手替林秋波整好衣服,一面道:“你如果与我们合作,便可以免去失贞的劫难。”

林秋波道:“为了正义公理,我可以连生命也放弃,何况贞节。”

黄红笑一笑,道:“你不要夸口……”

林秋波凛然道:“这是我衷心之言,并非夸口。”

黄红道:“我并不是说你不能为正义公理而牺牲生命,而是你不易碰上这等径渭分明的情况。例如这练气化精之术,虽然落在我幽冥洞府之人手中,可以迅即增强功力,但到底会不会危害到天下之人?尚是未知之数。因此你便得慎重考虑,不必轻易付出生命的代价。况且即使你能阻止秦三错,但阴阳谷中,还有不少人懂得此术,我们不能向别人下手么?”

她分析事情,透辟入微,显示她智力极高,可能凌驾于尉迟旭之上。

林秋波吃惊地忖道:“起先我见她与那个老五,任得尉迟旭摆布,以为尉迟旭乃是首领,但现在这等情况,却又可知她能够操纵尉迟旭,难道她才是首领?那么她与老五的yin行,又作何解说?”

要知“权力”之为物,心理因素太子物质成份,例如甲拿刀抵着乙胸口,命令他做你的事,乙都不得不听。这种权力,当然是纯物质的。

可是等到后来,甲不要用刀抵住乙,也能命令他做事,进而可以命令丙和丁等人,这时丙和丁是因为甲用刀子,是以不敢不听,因此在丙了两人说来,是他们的心理因素,做成甲的权力。

当然这是最简单的例子而已,在事实上,权力有许多种,形成较多条件,也十分复杂。

现下林秋波迷惑的,便是黄红的权力从何而来?假如她不是犯有yin行,则能驾驭尉迟旭,并非难事。然而她既然不贞,此事又是做丈夫最忌讳之事,尉迟旭除非不知,如是知道,岂能还让她拥有支配的权力?

林秋波虽智慧过人,阅历甚丰,可是遇上这种古怪门派的人,不禁兴起了无法捉摸之感。

黄红离开林秋波,走到秦三错身边,伸出玉手,在他背上连拍三记。

秦三错哼一声,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她道:“秦兄,你一定已听见我们的说话啦!”

秦三错道:“听见啦!”

黄红道:“你可有什么意见?”

秦三错道:“假如林姑娘决定不惜一死,不许我把练气化精之法,告诉你们,我就决计不说……”

黄红道:“你这样做了,有何用处?”

秦三错仰天一笑,道:“如何没有用处?我阴阳谷中,除了我之外,便只有一个人懂得。此人是谁,我不要说,反正他一辈子也不出门一步,因此,如果我决定不传此法,你们休想从别人身上弄到。”

黄红道:“原来如此,老实说,这就有点棘手了。”

尉迟旭道:“我出去瞧瞧,林秋波如此嘴硬,说不定有援兵……”

黄红道:“算啦!我早就叫老五小心巡逻了。”

林秋波决定试探一下,瞧瞧在这一伙人中,谁是真正的首领。

当下道:“尉迟夫人,恕我说句老实话,那便是你的任何允诺,我都不敢相信。”

黄红道:“你的意思是说,假如我们谈条件的话,我所答允的条件,你不敢相信,是也不是?”

林秋波道:“是的。”

黄红道:“为什么?”

林秋波道:“因为你与老五的事,很快就会被尉迟旭晓得。”

黄红眉头一皱,道:“你扯到什么地方去了?”

林秋波道:“我认为此事关系重大。”

尉迟旭冷冷道:“你究竟在说什么?”

林秋波心中暗喜,忖道:“如是他忍不下这口气,那就有得瞧了。”

她故意不作声,等黄红说话。

同时之间,她暗暗运聚功力,看能不能自行打通穴道。

秦三错也是十分狡黠多谋之人,一听这对夫妇之间,似是发生问题,而那个老五又在外面巡逻。这样,假如他们失和动手,便有机可乘了。

因此他急于运功聚力,企图打通穴道。

黄红道:“你认为她在说什么?”

她的话自然是对尉迟旭说的。

徐少龙道:“她说你和老五,当然是她曾经看见了什么。”

黄红道:“你不妨问问她,曾经看见了什么?”

尉迟旭冷冷哼一声,道:“你说老五在外面巡逻,是也不是?”

黄红道:“不错。”

尉迟旭道:“照林秋波的口气说法,似乎是指你与老五,有了暖昧不轨之事。”

黄红媚笑一下,道:“她的话,你相信么?”

尉迟旭道:“若是半年前,我决计不信,但现在可说不定了。”

黄红道:“你意思说我练成了神女功之后,就靠不住了么?”

尉迟旭道:“不错。”

黄红道:“这要如何才能证明我的清白呢?”

尉迟旭道:“此事何难之有……”

他说得好像很有把握似的,不但秦三错和林秋波都觉得很奇怪,连黄红也露出讶疑之色。

尉迟旭道:“我叫老五来,问一问就晓得啦!”

黄红道:“你说什么?”

尉迟旭道:“我说问问老五就知道啦!”

黄红道:“岂有此理。”

秦三错突然问道:“老五是不是白骨箭黎平?”

尉迟旭道:“是的。”

秦三错道:“他是哪儿人氏?”

尉迟旭大为惊讶,道:“是贵州人氏,你问这个干什么?”

秦三错道:“我瞧瞧他何以肯老实告诉你?”

尉迟旭道:“现在瞧出来了没有?”

秦三错道:“老实说,没有。”

尉迟旭道:“如果你问得出来,我才觉得奇怪呢!”

黄红道:“我去叫他来。”

尉迟旭道:“等一等……”

他泛起诡异的笑容,道:“你去叫他的话,我的戏法就拆穿啦!”

黄红道:“好,你自己去叫。”

尉迟旭大步出门,过了好一阵,才带着老五黎平一同回来。

这两个男人人房,登时气氛紧张起来。

黄红坐在床边,一言不发。

尉迟旭道:“老五,看着我的眼睛。”

老五转眼望去,突然一怔。

原来尉迟旭的双眼,射出奇异的光芒。

老五并没有躲开,只是奇怪地瞧看。

转瞬之间,他的表情完全变了,显然尉迟旭的目光。

具有一种神秘的魔力。

旁边的人如秦三错、林秋波以及黄红,都是阅历丰富,见闻广博之人。

因此他们一望而知敢情那老五黎平,乃是被尉迟旭的奇异目光迷住了。换言之,尉迟旭乃是施展一种控制心灵之术,使黎平陷入失去理智意识之境。

这就无怪尉迟旭胆敢夸称,他可以轻易的问出真相。

原来他是运用这种制驭心神术,使黎平老老实实的回答他的问题。

自然若是黎平有过不轨之事,是尉迟旭不能忍受的话,尉迟旭便可乘此机会,举手间击毙了黎平。

秦三错在这紧要关头,偷觑了林秋波一眼,但见她微微含笑,显然甚有把握,当下暗暗放心和欢喜。

他迅快忖道:“假如黎平和黄红有过私通之事,而尉迟旭又不愿戴绿头巾的话,势必出手击毙黎平。此时黄红为了自家性命,当然会出手攻击尉迟旭。只要他们一旦火拼,就是我们逃生的机会了……”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机会不容易利用,因为他与林秋波,都是穴道受制。若是平常门派的点穴手法,他们不难攻破禁制,恢复如常。但尉迟旭乃是幽冥洞府的高手,这一派的独门点穴手法,自然极难破解。

秦三错一念及此,赶紧摄神定虑,全力聚功运气,希望能攻破穴道的禁制。

尉迟旭对被俘的两人,一点也不加提防,双目炯炯发出奇光,凝集在白骨箭黎平的面上。

饼了一阵,他认为时机已经成熟,这才开口道:“老五,我拍一下手掌,你就跪下来叩一个头。然后站起身,打自己一个嘴巴。”

黄红大为惊讶,全然不明白他为何发出如此古怪的命令”但她从黎平呆滞的表情,以及尉迟旭极为有力和自信的声音中,可打心眼里相信黎平一定遵从他的命令。

尉迟旭又清晰有力地重复了一次命令,他是特地让对方听个清楚,这才举起双手,互击一下。

掌声“啪”地响起,但见黎平马上外通一声跪了下地,重重的叩一个头。

他接着站起身,举起右手,结结实实的打了自己一个大嘴巴,清脆的响声,在房间中回荡了一阵。

尉迟旭忽然回转头,阴险的眼中,射出冰冷的光芒,注视着黄红。

黄红毫不畏惧,冷冷道:“我不会像黎平一样,被你制住心神的。”

尉迟旭哼了一声,道:“谁要制你心神,我只是要告诉你,我要向老五问话啦!”

黄红道:“你尽避问他。”

她毫无怯意,一副理直气壮,毫无惧意的样子,教人不得不认为她并没有做出任何不轨的行为。

尉迟旭道:“你可知道,如果他供出于你不利之言,将会有什么结局?”

黄红道:“我知道。”

尉迟旭道:“那是什么结局?”

黄红道:“我大概须得马上横尸当场,对不对?”

尉迟旭嘲声道:“对了对了,但这不过是我的希望而已,以你目下的一向功力造诣,与我拼起来,只怕我未必赢得你。”

黄红道:“在这一刻以前,我都是这样想的。但现在情况又不同了,你我如是动手,我一定当场被杀不可。”

尉迟旭感到难以置信地道:“这话可就奇了,莫非你因为心中含愧,是以无法与我放手一拼么?”

黄红道:“见你的鬼,谁心中含愧了?我是见你精通这禁制心神之术,这些年来,你居然不曾露过一点口风,可见得你是城府极深之人。”

尉迟旭嘿嘿冷笑,道:“我当然是个有心计之人,难道我曾经装出是个愚笨之人么?”

黄红道:“那倒没有,但你城府之深,却远出乎我意料之外。

因此,我猜想你一定练有一招厉害杀手,乃是专门来对付我的。”

尉迟旭一时答不上话,显然他这个妖艳的妻子,果然猜对了。

黄红淡淡的笑了一下,才又道:“假如我还当你是以前我习知的武功造诣,冒冒失失的出手,当然会被你一举击杀。”

尉迟旭道:“你真是聪明得很。”

黄红道:“过奖过奖,假如我愚蠢的话,你以前也不会把许多事情交给我作主了。”

尉迟旭道:“你如果心中无愧,那么你就站到对面墙角去,别站在我后面。”

黄红道:“这又有何不可?”

她回头之后,果然走到对面的墙角。

尉迟旭的目光回到那个眼神散乱的黎平面上,以沉着有力的声音,说道:“黎平,你与你二嫂,刚才可发生了肉体关系?”

他的口气中,充满了权威力量,即使是心神正常之人,也泛起须得服从而非答复不可。

黎平道:“没有。”

他的回答,不但尉迟旭大讶,连林秋波也觉得不可思议,不禁睁大双眼。

尉迟旭沉默了一下,才道:“你心里想不想占有二嫂的身体?”

黎平道:“想。”

他目下仍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中,当然句句说的,皆是实话。

尉迟旭似是早就晓得他会有这个回答,所以毫不惊他又问道:“那么你告诉我,你自从二嫂到洞府来之后,可曾占有过她?”

黎平道:“没有。”

他答得十分干脆,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会引起含混不清的误解。

尉迟旭皱皱眉头,又问道:“刚才你与二嫂,在床上呆了好久,才出去巡逻,是也不是?”

黎平道:“是的。”

尉迟旭紧紧盯问,道:“那么你们躺在床上,干什么事情?”

黎平道:“她让我抚摸,搂抱和吻她。”

尉迟旭道:“但你没有进一步动她么?”

黎平道:“没有。”

尉迟旭道:“为什么?”

黎平道:“因为她不允许。”

尉迟旭道:“她对你说了什么?”

黎平道:“二嫂言道,我们只能到此为止,以后有机会之时………”

尉迟旭似是抓到把柄,急急道:“以后有机会时,便怎么?”

黎平道:“她道,以后如若碰上没有旁人在侧的机会,我可以随时亲她摸她,但仍然不许超过这个限度……”

换了正常之人,听得自家妻子,如此让别的男人可以随意押玩于她,一定仍旧怒火冲天,难以罢休。

但尉迟旭却似乎不认为值得动怒,他只为了黎平居然没有占有黄红的肉体之事,觉得十分意外。

他沉吟一下,道:“这真是有点奇怪了……”

黄红纵声而笑,道:“瞧,我还对得起你吧?你不要忘了,我与他亲热,原是你的意思啊!”

尉迟旭那两道墨黑如刀的眉毛,紧紧皱锁在一起。

他寻思了一阵,才道:“老五,你们留在床上不走之故,她可曾说出道理?”

黎平道:“有的,她认为你走得太快,十分可疑,所以故意要我多留一阵。”

讯问至此,所得的结果是尉迟旭一败涂地。

从尉迟旭事后的行动看来,他分明是巧施连环计,一方面引诱假想中的敌人,入他罗网。另一方面,他又设下陷饼,使黎平与黄红有机会做出不可告人的勾当,然后加以诛杀。

他的用心,现在固然尚无法猜测,但当时黄红一定已感到有异,是以特地将计就计,故意诱他露出马脚。

黄红的心计似还高一着,因为她除非将计就计,便没有法子测透尉迟旭是否设下陷饼的用意。

如今尉迟旭已经露出马脚,而黄红根本清清白白,使他无法入她以罪。

黄红发出得意的笑声,款款举步,走过来。

尉迟旭道:“你想干什么?”

黄红笑声一歇,面寒如水,道:“我想剥你的皮,吃你的肉。”

尉迟旭这时反而不慌不忙地道:“你别胡闹,这是本门规矩,你不知道?”

黄红道:“胡说八道,本门几时有这等臭规矩?”

尉迟旭道:“我若是说谎,也骗不了你多久,你回去问问火箭,就知道真假了。”

黄红道:“问那个老色鬼么?哼!我才不问他,你们都是一鼻孔出气的。”

尉迟旭道:“你怎么这样不敬火箭呢?”

黄红道:“他还不是跟老五样,老是动我的念头,哼!这几年来,我哪一天不被他动手动脚的。”

尉迟旭道:“这倒是想不到之事。你为何从没有向我提起?”

黄红道:“我敢说么?若是以前说了,我老早就变成枯骨一堆了。”

尉迟旭耸耸肩,道:“老实说,你的话也有道理,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事。”

他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又道:“现在你通过了这一道考验大关,你可就有资格修习本派的不传心法了。”

黄红感到意外地哦了一声,道:“我以前所学的武功,都不是本门心法么?”

尉迟旭道:“那也不是,你修习的虽是本门武功,但却不是最上乘的心法。”

此时秦三错和林秋波都听出一点苗头,敢情这“幽冥洞府”,规矩特别,而他们在对人与人之间的一些观念;也与俗世不同。

例如他们师兄弟之间,伦常礼防观念十分淡薄,不但做师弟的,可以垂涎师嫂,连作大师兄之人,也十分不规矩,向黄红动手动脚。

此外,正如尉迟旭所表现的,他对师兄弟们和他妻子亲嘴抚摸的行为,并不感到忿怒,但却不许黄红有献身失贞的行为。

还有就是从这些行为与观念中,亦可看出“权力”的重要,握有大权之人,例如尉迟旭的大师兄,虽然动手调戏黄红,但黄红竟不敢向丈夫透露,否则便有杀身之危,连尉迟旭也救她不得。

这等奇怪行迳的门派,当然会做出不合人情的事情来。

黄红瞧瞧床上的林秋波,道:“哼!你以为我与老五正在温存,是以毫无忌惮的想尉迟旭道:“得啦!你别生气了,我向你赔罪好不好?”

黄红道:“赔不赔罪倒没有什么关系,我只问你一声,你打算如何处置他们?”

尉迟旭沉吟一下,道:“咱们外面说。”

两人先后走出门外,秦三错向林秋波望去,两人目光相触。

秦三错不觉一怔,低低问道:“你眼波中显得如此平静宁恬,难道你一点不害怕么?”

林秋波道:“你感到害怕么?”

秦三错傲气一发,欲待不承认。可是忽然记起现下的困境,这可不是说说大话,就可以脱身的,登时大为泄气道:“是的。”

林秋波道:“我是修道之人,对于这等劫难,心中早已有了准备,也从不意存侥幸,所以比较能沉得住气而已。倒也不是完全不怕。”

这时外面传来“啪”的一声,原来黄红掴了尉迟旭一巴掌,她怒声道:“什么?你竟敢打算让你占有休秋波?却叫我随便找任何男人?你可知自己说什么话么?”

房内的林秋波与秦三错,听了这话,对望之时,眼光中都透出宽慰之色。

要知只要这个女人从中作梗的话,尉迟旭决计无法得遂奸yin之志。

在林秋波来说,她与其被辱之后,还不得活命,便不如保持清白而死。

秦三错则是基于“感情”上的理由,宁可自身与林秋波一齐死去,也不愿自己心中所爱恋的女人,受到别一个男人蹂躏。

他们当然也说不上“欢喜”或“安慰”,只不过在心灵上,减去一种疑惧而已。林秋波虽说是修道多年,早已有了坠劫受难的心理准备。可是当她得悉诸劫之中,这一种可以免除时,自然会略感宽慰。

门外声息沓然,秦林二人侧耳听了一阵,不觉奇怪起来。

秦三错双眉一皱,道:“他们在搅什么鬼?”

林秋波道:“好像是走开了。”

秦三错道:“如果你猜得不错,那就更令人不解啦!”

林秋波道:“为什么呢?”

秦三错道:“请问尉迟旭在这等情形之下,用什么方法使黄红跟他走开呢?”

林秋波道:“这诚然是不易释解之谜,可是若果要走开的是黄红,就不算奇怪了。”

秦三错道:“就算是她的主意,但如是不怀好意,那尉迟旭会一言不发的跟去么?”

林秋波道:“你大概一向都独来独往,难得与人们接触。”

秦三错道:“纵是如此,与眼下之事有何相干?”

林秋波道:“假如你与人们接触得多,就晓得世上的夫妇关系和情况,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情形都有。尤其是嫉妒的妻子的行为,更是奇奇怪怪……”

她停歇一下,又道:“比方说,刚才黄红打了尉迟旭一巴掌之后,接着就拧住这个男人的耳朵,把他扯到别处去,这时她不必说话,尉迟旭不会叫嚷,是也不是?”

秦三错道:“你虽是言之成理,但终是有点勉强……”

林秋波道:“是的,这解释有点勉强……”

她闭上眼睛,以“内视”之法,体察自己各方面的情形。

接着睁眼道:“我怕已没有一点希望得以冲破穴道禁制了,你呢?”

秦三错道:“我也是。”

但他话声中,显然含有不十分确定的意思。

林秋波道:“你们阴阳谷与幽冥洞府,并称当世奇门异派中的两大门派,但一向罕得有人在江湖露面。”

秦三错道:“是的,不过就算有人出来走动,也大多行迹诡秘,等闲不易发现。”

林秋波道:“据我的观察,你们这两派,大概可以说得上旗鼓相当,而拿与当世各大门派比较的话,也全不逊色。只不知何故如此隐秘?我意思说你们也大可以广收门徒,就像别的门派一样,使得大凡武林之人,无不闻名仰慕,何必这般隐秘?”

秦三错道:“我们如果这样做,你们这些门派,岂能相容?”

林秋波道:“这样说来,你们这两派,所修习的武功之中,果然有些很残酷可怕的了?”

秦三错道:“有些功夫的确称得上残酷。不过你们最不能容忍的,恐怕还是我们的思想和态度。”

林秋波道:“那是怎么回事?”

秦三错道:“我们不管忠好正邪的那一套,也不把人命放在心上。只要能增长功力,什么事都可以做。如果在我们那儿说到‘行善积德’的话,必定被人笑掉了大牙。”

林秋波道:“行善积德有什么不好?”

秦三错想了一下,才道:“老实说,我这一辈子从未想到这些问题,所以你的问题实在不易回答。”

林秋波坚持道:“现在你回答我,行善积德有什么不好?”

秦三错道:“我想了一下,发觉这可不是‘好不好’的问题,而是行不通而已。”

他又寻思了一下,才又接下去道:“我们的禁忌很多,如果有人犯了我们的禁忌,哪怕是无心之过,亦不宽恕。因此,我们很难谈得上行善积德,若是能够少杀几个人,已经不错了。”

林秋波道:“以你的看法,这种禁忌规矩是必要的么?”

秦三错道:“我不知道。”

林秋波又坚持道:“你想想看。”

秦三错道:“我等一入门就讲究这等禁忌,到后来已深印心中,自然而然的照着做,从来不必多想……”

林秋波道:“你现下反正没事,何妨想一想看?这等严规酷矩,于人无益是不必说的了,有什么好处呢?你告诉我。”

秦三错有点烦恼地吁一口气,道:“你向来是这么固执的么?”

林秋波道:“我向来是很随和的。”

秦三错听了这话,反而高兴起来,心想:“原来她对我比较特别,不是跟别的人一样……”

当下认真寻思,过了半晌,才道:“我想这等禁忌,一定是有作用的。”

林秋波道:“什么作用?”

秦三错道:“照我看来,如果一个天性善良,胸怀仁慈,而又向往正义心理之人,就算尽窥我们的秘艺,也是学不成的。”

林秋波道:“这样说来,你们的奇功秘艺,在本质上,都含有邪恶之性了?”

秦三错道:“正是如此,同时为了保持我们森历的气势,我们心中,不得存有丝毫仁慈之念,反过来说,越凶毒越好,由此推论,相信我们的神秘诡恶的行为,亦有助于我们的功力和气势,也不易被人窥测得透我们的底蕴,大概就是这样了。”

林秋波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正邪门派,永远不能相容并立,我们从入门开始,讲究的是如何‘去心中之贼’,而你们却是唯恐心中之贼,不够邪毒。”

秦三错道:“这大概是没有法子改变之事,如若不然,我们的武功就能达到上乘境界。”

他说到这儿,把心一横,准备倾听林秋波的冗长说教。

他深知自己着想获得她的芳心,则必须在表面上装出愿意接受她的观点,至少也得表现出有“改邪归正”的倾向。

当然这等“说教”,他认为是很无聊可笑之事,是以他必须横下心肠,准备接受这种令人疲劳厌倦的罗嗦。

林秋波没有开腔,反而半目沉思。

秦三错望着她的面庞,以及那衣衫不整而曲线起伏的身体,突然间对尉迟旭的遭遇感到同情起来。

这种想法,当然是基于“男性”的立场而言,并不是真的很同情尉迟旭。

他暗自忖道:“面对如此佳丽,已经到口的肥肉却吞不下去,实在令人懊丧,怪不得他宁愿放弃妻子,也想获得林秋波了……”

秦三错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忽然发现林秋波已瞪大双眼,向他注视。

林秋波不但向他注视,而且作了一个含有意义的表情。

秦三错起初吃了一惊,以为她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不觉有些不好意思。

但林秋波旋即再向他眨眼示意,秦三错这才松一口气,晓得她另有用意,不过她此举有什么用意,却不易猜测得出。

只听林秋波道:“我刚才想了一会,忽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

秦三错只好顺着她的口气道:“是么?你有什么想法?”

林秋波道:“你早先说过,你阴阳谷的‘练气化精’的秘功,对幽冥洞府很有帮助,是也不是?”

秦三错道:“是的,他们的人,如果得到这门秘功,顿时功力精进……”

林秋波道:“本来我认为这门秘功,不可给他们弄到手。但现在我想,恐怕这也是迟早之事而已。因此,假如这门功夫,可以换回我们两人的自由,也不是不划算之事,你说对不秦三错道:“这本是我的提议啦!只要你不反对,我当然没有异议。”

林秋波道:“好,你让我与他们商谈条件,但他们最好快点来与我商谈,不然的话,我也许会变卦………”

他们又说了几句不相干的话,要秋波道:“哼!他们还不来,我开始又感到刚才的想法,似乎不大对呢?”

秦三错衷心地吃惊道:“什么?你这么快就想变卦了么?”

林秋波的视线向门口望去,等了一下,见没有人出现,才道:“你认为外面有人没有?”

秦三错道:“好像没有,听不到什么声响。”

林秋波道:“假如你是他们,躲在外面,听了我们的对话之后,将有什么行动?”

秦三错道:“当然马上进来与你谈谈了,咱们说了半天,敢情是试试看外面有人没有,你可是这个意思?”

林秋波道:“是的。”

她望着门口,终于决定外面的确没有人窥伺窃听,便又道:“你可不可以将你的独门点穴手法,告诉我一点,例如要禁闭“手太阴经”上的诸穴道,如何下手?”

秦三错一想,就算把这个独门心法告诉她,亦不妨事。因为这点穴之道,除了“认穴”

“对时”之外,还须讲究力道的轻重。因为她即使得知其法,但力道上如果控制得不准,不论过重或过轻,都难收效。

本来以林秋波这等高手,控制力道的轻重缓急,正是拿手之事,有时候讲究一剑劈落,只可将蚊蝇劈中而不许伤及那人的皮肤,这等拿捏尺寸及力道的火候,已达到毫发不爽的地步。

因此林秋波要学的话,任何独门点穴,也能马上学会。

至于秦三错的想法,却是因知林秋波自身的武功上颇有成就,故而纵然学去了别家的点穴手法,在紧急之时,反而不能应用。因为她已习惯她本门手法,到了紧要关头,总会使出本门心法。

他马上将诀窍告诉林秋波,说完之后,也不查问原因。

林秋波已再度瞑目沉思,没有说话。

饼了许久,秦三错忽然发现天边已微露曙光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步履之声。

这阵步声越迫越近,到了门口之时,可就传入来男女笑嘲之声。

那女的娇滴滴地而又含有情倦意味的声音道:“哎哟!你这个人真是的。”

那男的发出咯咯笑声,跨入房内。

但见这两人乃是尉迟旭和黄红,都面带欢容,似乎他们之间的一切问题,已经完全解决了。

秦三错睁大双眼,望住他们,面上流露出诧异不释之色。

黄红薄嗔道:“你看什么呀?”

秦三错的目光转到尉迟旭面上,向他笑一下,道:“兄弟真是佩服之至。”

尉迟旭一时不明所以,道:“佩服什么?”

秦三错道:“你老哥对女人,真是有一套,实在耍得漂亮之极。”

尉迟旭这才明白,不禁做然一笑道:“这也算不了什么!”

林秋波道:“你不必客气了,刚才你们明明发生了严重问题,换作是兄弟,必定头痛万分,可是你们隔了这一阵,就恢复了恩爱缠绵,真是大大的了不起。”

尉迟旭心中十分受用,口中道:“唉!这算得什么呢!”

黄红轻移莲步,水蛇似的细腰,扭动之时,教人担心会忽然折断。

她走到秦三错面前,伸手抚摸他的面颊,道:“你是个聪明的男人。”

秦三错“哼”一声道:“不敢当,不敢当,区区碰到你们,简直成了废物了。”

黄红道:“别胡扯了,我且问你,你在这等情况之下,居然真能不畏惧了?”

秦三错斟酌了一下,才道:“假如我没有任何你们想得到之物,当然只有束手待毙,但既然不是如此,而你们与我之间,又没有三江四海之仇,难道会做出损人不利己之事么?”

黄红道:“这话倒是有理。”

尉迟旭道:“天都亮啦!阿红你要谈条件的话,现在就谈如何?”

秦三错听了这话,一瞧黄红那对媚眼,盯住自己,微微而笑,心中不禁一动,忖道:

“她与我谈条件之时,那个老家伙会不会注意秋波呢?”

此念如电光般掠过心头,马上仰天冷笑一声,道:“谈条件么?我倒没有什么兴趣。”

他这话乃是故作惊人之论,以便吸引住黄红与尉迟旭这对夫妇的注意力,并非衷心之言,事实上他内心中,想谈条件还来不及呢!

丙然连尉迟旭也愕然瞧他,不暇分神去看瞑目无声的林秋波。

黄红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三错道:“没有兴趣就是没有兴趣,你以为有什么其他意思?”

黄红道:“如果你拒绝的话,自然是死路一条,你可知道?”

秦三错道:“我想不至于吧!”

尉迟旭怒道:“这厮真是驴子脾气,打着不走,牵着倒退……”

黄红道:“他忽然闹别扭,定有原因。”

秦三错怕她往林秋波身上想,当然便会。向她注视。

为了不让这么做,连忙接口道:“你用不着费心猜测,我可以将原因奉告。”

黄红大感兴趣,道:“那么你就说来听听。”

秦三错道:“你们一进来就要谈条件,可见得你们已商量好。这事经过你们两人的考虑,得到同意,可见得除了要我的功夫之外,还有附带条件……”

黄红大为佩服,道:“我才说了一句,你就想到这许多了,真不简单啊!”

秦三错没有否认,可是天知道他何曾老早想得到?

只不过是现下使出惊人之言,以吸引对方的注意,是以一面分析,一面拼命的想,他笑一下,又道:“这等情形之下,还有什么好谈呢?做买卖的方法,卖方便得故抬身价,处处暗示那件货物的价格,实在低过应有的价值,是以卖不卖都不在乎,甚更要表示不愿卖黄红笑道:“你做过买卖么?”

秦三错没有回答,迳自道:“在买方来说,他便得声东击西,明明想买甲货,偏偏先询问乙货的价钱,然后似是无意中顺便问到甲货,这等策略,两位当然晓得是什么原因了。”

黄红道:“你一齐说出来岂不更好!”

秦三错道:“好吧!买卖双方的策略,都不外争取主动之势,以各种方法掩饰自己的真正企图,以便施以奇兵,突然攻破敌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