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霸海屠龙 第十章

作者:司马翎类别:武侠小说

石芳华道:“苏泰全,送我回到车子那儿吧!”

苏泰全一怔,回头看她。

他马上体贴地道:“你一定是睡得不够,我们回去。”

他迅即收起渔网,拔篙撑动小船。

小船在河面上滑行了数丈,苏泰全又说道:“奇怪!我大概也没睡好,觉得有些疲倦。”

石芳华瞧着他尚有稚味的脸庞,以及壮健而年轻的一身肌肉,忽然泛起千万缕哀愁,压得她芳心沉甸甸的。

她暗自忖道:“我已经没有法子回到青春少女的心境啦!那些日子,已经永远离我而去,再也不可复得了。”

她自己明白已经是跨入人生另一阶段的人,纵然想回到童暑时的心境,也不过是坛花一现,转瞬即逝。

她默默的悲哀地想着,苏泰全的目光,不时溜过她面上,但她仍无所觉。

小船轻悄迅快的滑动,不久工夫,已停在岸边。

石芳华站起身,向苏泰全盈盈一笑,道:“这真是一个愉快的早晨。”

苏泰全不知说什么好,便折了一根柳枝,穿起那两条欲,赶上岸去,递到车上,石芳华接过,说道:“我会时时想念你的。”

苏泰全眼中射出热切激动的光芒,道:“真的么?”

石芳华点点头,道:“我时常骗人,但决不骗你。”

苏泰全深深吸一口气,抑制着因离别而想流下的眼泪,凝视着这个梦中的仙女,满怀皆是感激崇拜之心。

石芳华伸出纤手,温柔地抚摸他的脸颊,轻轻道:“再见了,苏泰全。”

苏泰全比刚才被点穴时还要僵硬,只能用目光表示再见的意思。因为他自知一开口的话,眼泪就会掉下来。

石芳华一抖缰绳,车轮转动,沿着泥路驶去。她的秀发,飘扬起来,在朝阳之下,真是绝美的一幅图画。

徐少龙在所有潜窥的人都注视看石芳华之时,悄悄溜过纵横的河流和田野,像幽灵般回到总坛大寨之内。

由于他已得知自己尚未有嫌疑,因此他神气了不少。

而且当午饭之后,毒剑袁琦召他单独谈话之时,他也不致于疑神疑鬼,白白浪费了许多精力。

他独自踏入帮主府邪,府中所有的执事人员,见了他无不恭恭敬敬,因为人人都晓得他不久就成为帮主的得力心腹,时时与帮主见面,报告一切情形,这等人,他们自然惹不起。

袁琦是在刑室接见他,此举意味着将有某种与他有切身关系的重大事情发生。

不过刑室内的气氛相当“友好”,有芬芳的茶,香甜的糕点。而且袁琦的神色,也很友善。

徐少龙见过礼之后,袁琦指指旁边的椅子,道:“坐下来,我们先谈一谈,等会谒见过帮主,其他神机营的人才召来此处,谒见帮主。”

他的话已明显地表示出徐少龙的身份,与众不同,而从现在开始,他已直接受命帮主及袁琦了。

徐少龙很恰当地表示了心中的感激,和效忠的心意。

袁琦道:“我先透露一个秘密与你知道,那就是帮主和我的卧室,分别在这座刑室的左边和右边,都有暗门可以通到这儿。”

他遥指右边的一个小室,接着道:“那间小室,有一道暗门,通到我的卧室,因此,你有紧急之事,要秘密谒见帮主或见我之时,只须依照一些方法,就可以联络上,我们或者到这刑室来,或者让你到卧室去。”

徐少龙道:“照袁先生这般讲法,在外表上,帮主和袁先生的卧室、都无法直接通到这间刑室的了?”

袁琦道:“是的,外表上虽得经过许多院落厅堂,其实只不过是一墙之隔而已,而照正式的走法,便须被许多卫士看见了。”

徐少龙道:“这一点属下省得。”

袁琦道:“现在你已等如是帮主的心腹中的心腹人物,所以你必须与众不同,切不可唯唯否否,尽捡好听的话。我们要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样,外面的真实情况,甚至有些什么谣言,帮主都可以得知。”

徐少龙恭恭敬敬地道:“属下自当牢记于心,遵命行事。”

袁琦问起神机营中一些琐事,谈了一阵,气氛甚是融洽。徐少龙尽其所知的回答,显得十分忠诚。

袁琦谈着谈着,话题忽然一转,问道:“你亡命江湖以来,一直到投入本帮为止,杀过多少人?”

徐少龙不假思索,道:“大约十三四个人。”

袁琦道:“你比我软弱些,我当年似你这等年纪,已亲手杀死五六十个人了,现在年纪比较大,火性减退,杀人就没有从前容易啦!”

他说得好像是雄心大减,不胜感慨的样子。

徐少龙却十分凛惕,暗暗揣摩他这话有什么深意,听起来好像是一个圈套,想套出他某些内心秘密似的。

他想套出什么呢?“杀人”之举,在我这等亡命之徒看来,本非重要之事,并不值得大加讨论的啊!他一面寻思,一面泛起不好意思的神情,接着迅快地想道:“这厮说的话如果属实,则他真是心狠手辣,视人命如草芥的家伙,他这种人,我杀一百个也不会皱眉头的。”

他一想到杀死对方,眉字间不觉透出一股杀气。

袁琦很锐利地观察看他,这时说道:“怎么?你认为杀人太少,心中很不是滋味?”

徐少龙点头道:“属下的确觉得大以差劲,只不知道这等想法,对不对?”

袁琦道:“对极了,你知道是什么缘故?”

徐少龙讶然忖道:“这滥杀也有道理么?”

口中应道:“属下不懂,还望先生指点。”

袁琦道:“天生万物之中,人只不过是其中一部份。由于人类有这么一个东西。”

他指指自己的脑袋,接着说道:“能够胡思乱想,所以世上充满了莫名奇妙的道理,例如“慈悲救生”的想法,就是没有什么根据的。”

徐少龙道:“属下从没想过这等问题,这刻听先生说来,大有意思。”

袁琦道:“你不想最好,一想得大多,便将落得个一事无成了,试想人类有什么比别的生命高贵的,你看山林中,湖海中,甚至草丛中,每一刹那,都有多少生命,被强者所毁灭?这就是宇宙的至高法则,强者为了生存,为过得更舒服,就必须牺牲弱者。”

徐少龙想了一下,道:“啊呀!丙然如此。”

心中却骂道:“见你的鬼,人类如果不是互爱互助,哪有今日这等美好的世界?”

袁琦又道:“是的,大自然中如此,人类社会中,也不可违反这法则,不然的话,你就只是个与草木同腐,一辈子劳劳碌碌的人而已。”

徐少龙搓搓手,道:“那么应该怎么办呢?”

袁琦道:“有用的人,把他留下来,对他好些。阻碍我们的人,踢开他,最干脆是给他一刀,便省事得多了。”

徐少龙道:“袁先生放心,属下杀人决计不会手软的。”

袁琦道:“可是你要记住,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所以你必须认定一个强有力的团体,全力效忠,如此才能做得成个人无法完成的事业。”

徐少龙早就明白了他的用意,但他既是但白说出,也就只好装出恍然大悟之状,连连点头,道:“是的,古人说:‘良禽择木而栖’,大概就是这个道理了。”

袁琦道:“一点不错,我们的团体,必须有滚滚而来的资财,维持强大无匹的力量,甚至有一天,当形势许可,机会来临,咱们都能裂土封侯,光宗耀祖。为了这些野心,凡是挡住咱们去路的人,都必须除掉。”

徐少龙微愣地望住这个“恶魔”,对于他们胆敢想到抢夺江山的狂妄野心,实在由衷的感到惊愕。

袁琦笑一下,道:“没有什么可怕的,如果有机会,咱们又为何不能裂土封侯呢尸徐少龙低声道:“这可不是要造反么?”

袁琦哈哈大笑,道:“在这儿说话,神仙也偷听不到,你用不着放低声音。?

他停了一下,又道:“你很害怕么?”

徐少龙道:“属下只是听令行事,谈不到害怕不害怕。但朝廷的兵马无数,疆域广大,咱们如何能动这念头?”

袁琦道;“现下大明江山,可就是外忧内患交拓,已经十分危发,但当然咱们不会蠢得去打头阵。”

徐少龙透一口气,道:“这就好了,但谁敢冒天下之大不违,而领头作乱呢y袁琦道:

“咱们一面尽力帮助奸臣,在朝中弄权,残害忠良,使天下百姓都生出怨恨。同时又暗通外寇,如鞑靼、倭寇、谣瞳。

流贼、土蛮等等,都可以使他们兴风作浪,制造混乱情势。”

徐少龙装出茫然之色,道:“鞑靼、倭寇,属下都听过,只不知土蛮是什么?”

袁琦道:“这等边疆之事,莫说是你,即使是朝中大臣,也大多不知。土蛮亦是鞑靼族,是平定蒙古诸部的达延的嫡系卜赤的后裔。”

徐少龙道:“原来那是人名,而不是族名。”

袁琦道:“咱们既有这等霸业雄图,当然更须搜刮财货,以备急了,本帮贩盐所得,只不过够开销而已,若想在一旦举事时,源源购办器械粮食,就全然不济事了。所以定须另辟源才行。”

徐少龙热心他说道:“是啊!可惜本帮限于禁规,不能像其他黑道人物那样方便下手。

不然的话,咱们放手抢劫、绑票、勒索,收入定然大大可观。”

袁琦道:“你的提议甚佳,帮主有意思设置一个小组,专门负责这些行动,你的意思怎样?”

徐少龙道:“袁先生之意,敢是命属下负责么?”

袁琦道:“你如果特别有兴趣,就给你负责也无不可。”

徐少龙道:“属下遵命行事,干什么都行。只不过听袁先生的口气,似乎本来并不属意属下负责这件事的。”

袁琦点头道:“不错,但详情还是待帮主裁决。”

徐少龙也不多问,因为一个忠诚的部属,决计不可多嘴,问东问西。可是他内心委实急得要命,因为他深知假如不是叫他负责这等抢劫、绑架、勒索之事,那除了“贩卖人口”之外,还有什么更困难和重要的呢?

现下只要他们一委以责任,五旗帮的至高机密,所有的证据,皆落在他手中了,这真是求之不得的大好机会。

可是他还得等候,而帮主会不会变卦?其间会不会杀出一个程咬金?这都是未知之数,教人岂能不急?

袁琦到左边的小室去了一下,随即出来,道:“帮主尚在处理要公,咱们尚须等上一阵。”

这个以智谋心计,得以与五旗帮主狼狈为好之人,目下已认为徐少龙没有问题了。

他从刚才一些谈话中,精细地观察对方的思想,以为对某些事物的观念,业已得到满意的结论,徐少龙是个心肠冷硬,但求成功之人。

虽然反过来说,这等人到了羽毛已丰之时,也是个造反的高手。不过在这一段时间之内,他却是可以绝对信任之人。以后之事,将来再想法子,或是削去他的权柄,或者甚至取他性命。

这并不是袁琦为人特别恶毒,而是环境使然。像他们这种“利害”相结合的组织,彼此之间,只有互相提防,必要对只好杀戮方能了事。在他的眼中,徐少龙不过是他们的工具,基于“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他将来杀死劳苦功高的部属,并不希奇。他坐回自己的椅上,沉思顷刻,突然道:“徐少龙。”

徐少龙应道:“袁先生有何吩咐?”

袁琦道:“你见过玉罗刹,对不对”

徐少龙道:“是的。”

袁琦道:“她长得漂亮不漂亮?”

徐少龙道:“属下定要说出真心话么?”

袁琦笑一笑,道:“你记着,无人之时,你必须讲真话,我们的关系,实是等如父子师徒一般,祸福与共,所以你无须顾忌。不过……”

他沉吟一下,又道:“不过有外人在场时,你讲话就须合乎身份,真真假假,须看情况了。”

徐少龙道:“属下记住了。”

袁琦道:“那么你回答刚才的问题吧!”

徐少龙道:“她漂亮是不错,但没有风情。”

袁琦道:“听你的口气,似乎宁可要郑艳芳,也不要玉罗刹了?”

徐少龙干笑数声,然后道:“那也不一定。”

袁琦道:“这两个女孩子,在本帮之内,已是绝色。其实即使踏遍字内,也是不可多见,你认为如何?”

徐少龙同意道:“的确如此。”

袁琦道:“那么你到底选哪一个?”

徐少龙用心想了一阵,才道:“属下不知道。”

他的话答了等如没答,所以他自家也笑起来,道:“属下的确选不出来,不过属下一点也不烦恼。因为属下自知决计没有选择的机会,何必多想?”

袁琦道:“你这话就不够老实了,我听人说,这两个女孩子见了你,都变得与平常有异。尤其是那天晚上在戏院中,你对付玉罗刹的手段,高明得很,听说她虽然想反抗,却有心无力。”

徐少龙洒脱地笑一下,道:“不瞒袁先生说,属下正是因为坚信自己得不到她,才能够毫无忌惮。”

袁琦点头道:“这话有理,关于郑艳芳又如何呢?”

徐少龙道:“她是富家之女,裙下追逐之人,多如过江之鲫,所以属下决定不必受这等闲气,也就不把她放在心上了。”

袁琦道:“你打算娶一个容貌平庸的女子为妻么?”

徐少龙道:“属下从未想过此事。”

袁琦道:“我了解你的情况,因为你这等阶段,我也曾经历过,但我忠告你一声,你的妻子,务须是人间绝色才行,将来才不会后悔。”

徐少龙愕然道:“袁先生这话怎说?”

袁琦道:“一般的人,都说娶妻在德不在色,但古圣却慨叹说,未见世人有喜欢德行,好像喜欢美色那么热切的,可见得美色,本是人性中最自然的要求。”

他停歇一下,又道:“现在你得弄清楚一点,那就是咱们在世上冒尽风浪,凄惶奔走,为的不过是快意适志而已,如权力、金钱都不外可以得到快乐。所以在女人上面,亦须如此,定须放开胆,追求最美丽的女子为妻,别谈什么美德。”

他说得兴起,呷一口茶,又道:“真正的美女一辈子看不厌,最妙莫如她的美色,能使你低声下气地奉承她,那就可以得到快乐了。”

徐少龙显然摸不着头脑,道:“这样会得到快乐么?”

心中忖道:“如若他要我追求她们,我要选哪一个呢?唉!天啊徐少龙除了这个困扰之外,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这袁琦如此重视妻子的美貌,只不知他的妻子是不是当世的绝色。”

要知这毒剑袁琦,既是如此重要的人物,徐少龙当然要尽量打听他的一切。不过时机未至,所以徐少龙宁可暂时茫无所知,也不敢妄行打听,以致打草惊蛇,反而败坏了大事。

因此他目下尚不知道袁琦家中的情形,所知道的仅是他在帮中的地位,以及他从前在武林中的声名传闻而已。

只听袁琦道:“当你真真正正为一个女子的美色所迷醉后,她的快乐,就变成你的快乐,现在你可懂了么?”

徐少龙点头道:“属下懂啦!”

袁琦微微一笑,道:“不,你还未懂。”

徐少龙道:“琦公如何晓得属下未懂?”

由于他们已谈了不少体己话,因此徐少龙乖巧地改了称呼,不再以生疏的“先生”尊称对方。

袁琦道:“这是各人天性使然。不过假如你碰上了一个真能使你不顾一切的美女时,倔强的天性,也不中用。”

他停歇一下,又道。

“我们已把话题扯得太远啦!总而言之;人生在世,权力、金钱、美女等等,实在值得全力追求。”

徐少龙点头道:“琦公说得极是。”

袁琦道:“这话谅你是真心同意,可是关于如何获得权力、金钱、美女的计划,你可曾详细加以考虑过?”

徐少龙迟疑了一下,才道:“属下对此,一直是全力以赴的。”

袁琦道:“你的起步相当不错,但如今情势不同,你在本帮中,可算是出人头地,权重一时,因此你的考虑,就和从前不一样了。”

他停一下,又道:“你已成为本帮的核心份子,所以有些机密,必须让你得知,以便有事发生时能妥善地应付。”

徐少龙内心十分紧张,因为对方显然马上就触及五旗帮的最高机密。也就是他干辛万苦要查悉的事。

但他表面上不敢透露半点神色,只默然地望住对方。

袁琦道:“在江湖上,有一种行当最赚钱,但却见不得夭日,你是个老江湖不妨猜猜看,这是一个什么行当?”

徐少龙沉吟付想了许久,道:“开设赌场可以获利甚厚。”

袁琦笑一笑,道:“再猜猜看。”

徐少龙道:“大凡能获暴利的,必是非法勾当,如设赌场行骗,做假的金银行使,甚至开设娼馆等等。”

他探测对方的表情,装出发觉错误似的,再行寻思。

饼了一会,他自认失败地摊摊手,道:“假如不是那些行当,又不是抢劫、绑票,属下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行当,可以获取暴利的了。”

袁琦道:“若然抢劫绑架,本帮人手虽众,但此是犯了众怒之事,将必惹得天下武林之人,全力侦查。”

徐少龙道:“这一点属下也知道。”

袁琦道:“说到开娼寮、赌场等,也是目标大过显著,不须多久,天下之人,皆知道五旗帮作此营生。”

徐少龙道:“是的。”

袁琦道:“本帮人众,在外面抬不起头的话,必定发生叛乱,纵然我们已经小心防范,终久也压不住的。”

徐少龙只有唯唯应是的份儿。

袁琦道:“因此本帮从‘女人’身上打主意。”

徐少龙讶道:“女人么?”

袁琦道:“不错,天下间有一种行业,竟是无处不有,而且能使男人不借花钱的,那就是妓院娼馆了。”

徐少龙内心越发兴奋,口中却道。”但琦公却说开娼馆会惹人非议呀!”

袁琦道:“那就得看我们如何运用而已,本帮固然不可开设娼馆,但供应货色,却是秘密稳妥之事。”

徐少龙恍然道:“原来如此。”

他表示十分钦佩这个主意,却毫无反对的神色。

袁琦道:“此一行当,在别人来说,困难重重。无论是来源、运送、收账等等,都危险百出,但本帮则不然。”

徐少龙接口道:“这个自然,以本帮的人力物力;这等困难,实在不难解决。”

袁琦道:“这个机密,你对任何人也不得透露一言半语,即使是你认为最亲密可靠之人。你切切记住才好。”

他如此着重吩咐,徐少龙连忙应了。

袁琦领他到右边小室,一瞧墙上挂着的匕首,当中的一口,已经突出半尺左右,一望而知。

袁琦道:“这三口匕首,是帮主的密令,三口一齐突出,就是命你杀死同来之人。两口突出,他本人要到这刑室来,如是一口突出,则召我们进去。你只须把匕首按回墙上,帮主就打开秘门,让你通行。”

徐少龙依言而做,靠右面的墙边,突然出现一道裂缝,原来是一方石板缩人去,露出可以通行的门户。

袁琦领先行去,这道夹墙内的秘道,甚是狭窄。只听隆的一响,秘门已经关住了。不过这时前面有光线透入,是以不甚黑暗。

徐少龙忖道:“这条窄窄的秘道,危险之极。如果要秘密诛杀一个武功高强的属下,便可在这条秘道内进行了。”

要知道武功再高之人,也须得有地方施展才行。在这条极窄的夹墙秘道内,只要设有机关,墙内有刀剑刺出,任是一流高手,也没有法子抵御。并且由于地形关系,纵是大叫大嚷,亦传不出声音。

徐少龙在龙潭虎穴中,自须步步为营,小心在意。因此他会联想到这条秘道的危险性,知道必定大有作用。

大约走了三丈左右,便从一道窄门走去。外面是个极宽敞巨大的书房,除了无数书籍和卷轴之外,还有好多放置公文卷宗的大柜和木架。四壁凡有空隙,都几乎被历代名家的字画填满了。

虽然字画挂得大多。不免有炫耀收藏甚富之感。可是这究竟是雅事,是以看起来,倒还顺眼。

靠墙边的巨大书桌右方,帮主钟抚仙坐在那张铺虎皮太师椅上,见了他们进来,微微含笑点头。

徐少龙行过礼,站在一边。袁琦则在另一张椅子坐下。

窗外偶然有白衣人影晃动,都是帮主的侍童们。

钟抚仙道:“二弟,你可曾把机密告诉此子?”

袁琦道:“小弟已约略透露了一些。”

钟抚仙道:“你觉得怎么样?”

袁琦道:“此子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对权势财富的重要性,知之甚深,而且有决心获得这些,正是适当人选。”

钟抚仙的目光移到徐少龙面上,道:“从此之后,这神机营就由你率领了。”

徐少龙连忙躬身道射,只听钟抚仙又道:“假如该营中有人不满我们赚钱发财的方法,你须得立刻报上来,同时尽快设下圈套,把此人除掉。”

徐少龙应道:“属下谨遵严偷。”

袁琦插口道:“你下手之时,务须设法使人不会生出疑惑,这便是帮主所谓‘圈套’的意思了。”

徐少龙道:“属下明白啦!”

钟抚仙道:“你们神机营的任务,表面上是增强总坛大寨的防卫力量,以及监视不稳份子,是以具有擅入任何居室的权力。但事实上……”

他拖长声音,微微一笑,才又道:“事实上当然不仅如此,袁琦刚才告诉你的机密,方是最重要的任务。”

袁琦向钟抚仙道:“大哥,现下已谈到问题的核心了,您的意思要放他向外发展呢?抑或留在寨中?”

钟抚仙道:“目前当然是暂在本寨中,除非有特殊紧急事故。”

他向徐少龙望去,又道:“少龙,在你心目上,可有武功高明而又一切都会听你命令的人么?”

徐少龙沉吟一下,道:“有一个,就是与属下一同应召来此的居安之。此外,假如帮主认为需要的话,属下尚可吸收一两个……”

钟抚仙道:“如此甚好,神机营的十一名高手,皆由你率领,但你仍须建立一个核心组织,最少连你五个人,方始敷用。”

他停歇一下,又道:“不过其他的人,纵是你的心腹亲信,也不能让他们得知咱们的机密,你要记住,你是他们的头脑,他们只是你的四肢而已,不必让他们用思想,只要他们依你的指示行事,那就对了。”

徐少龙躬身道:“属下记住了。”

钟抚仙又道:“你或会奇怪本座何以对你如此寄予腹心,我告诉你,这是因为你自从踏入本寨之后,从未私下仿谒过任何人之故。”

徐少龙道:“属下太愚笨啦!竟不明白帮主话中玄机。”

钟抚仙道:“本座和袁琦一致认为你不私谒任何人,乃是因为你志气大,眼光远,所以不愿投入派系之争的漩涡,而希望被本座赏识,直接成为本座亲信。”

徐少龙实在不得不大大佩服,道:“啊!正是如此。”

钟抚仙道:“这是很重要的关键,一个人立身处世,绝不能脚踏两只船。假如你去谒见于木塘,以便为自己留下后路,则本座今日不选取你,其理甚明,希望你的秉赋才智,胜于旁人,但有些事,不是有本领才办得通的。”

他向袁琦点点头,这个第二号头子便接口道:“帮主的意思是说忠心第一,尤其是我们开辟财源所采取的途径,将遭遇天下之人敌视反对,因此必须十分机密。”

他走到一个木架边,拿了一份卷宗,翻看一下,便交给徐少龙,道:“这里面的人,乃是负责运输的部门。”

徐少龙双手接过,谨慎地道:“属下定须晓得么?”

袁琦道:“不要紧,这只是我们贩卖部的一个运输组而已,事实上这个组织甚是庞大………”

徐少龙低头一瞧,卷宗上注明有“最机密”的字样,打开来,卷内每一页只有三两个人,但名字出身和联络地址,都注得清清楚楚。

他暗暗忖道:“如果抄录下这些卷宗,便可按图索骥,把这些丧尽天良的恶徒们,一网打尽了。”

袁琦冷峻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想头,当即抬头凝视倾听。

袁琦道:“这些人都是两三个一组,与别的小组毫无联系,互不晓得。在这卷宗上,每个人都是负责人,直接与该部门的总负责入联络。”

徐少龙道:“袁公这么一说,属下更加了解这个机密的重要性了,只不知属下能够做些什么,以表忠忱?”

袁琦道:“目前什么都不必做,你先把自己的核心组织弄好,待帮主批准之后,自然有重大任务,派你去做。”

徐少龙情不自禁的压低声音,道:“白副帮主恐怕不知此一机密吧?”

袁琦点头道:“万万不可给他晓得,致于本帮之中,还有哪些高级人物,参与咱们的机密,你暂时不必知道,只有一个人,你不可不知,那就是席总务司。”

他停歇一下,又道:“席亦高掌管本帮内处情报事宜,当然他是此一核心集团的高级人物之一。”

这一点徐少龙并不表示奇怪,惜非如此,帮主怎肯把关系自身以及全帮的安全的大权,交给席亦高。

他躬身道:“属下有一件事要请示……”

钟抚仙道:“什么事?”

徐少龙道:“神机营在体制上,虽然直属帮主指挥,还有白副帮主负责,但比内处三堂和总务司,仍是低了一级,是以凡是堂主身份之人下令,属下自应遵行。这一点还不难应付,问题在席总务司身上,他既是核心人物,属下是敷衍他?抑进真心服从?”

袁琦一笑,道:“问得好。”

钟抚仙道:“目前你须得听他的命令,等时机到了,本座自然会告诉你该怎么办。”

这话甚是耐人寻味,大有将来可能会罢黜席亦高的含意。那时候继任之人,自然非徐少龙莫属了。

他们的密谈,到此为止。

徐少龙目前已笃定是“副统领”,不须多虑了,而当务之急,却是组织核心集团之事。

徐少龙回到神机营中,一方面分析研究钟抚仙的万恶组织。一方面着手进行建立那“核心组织”。

一个月时光很快过去,在这个月中,五旗帮为了庆祝“神机营”的成立,曾有过一番计划。

此外,徐少龙和玉罗刹、郑艳芳,都略有来往。但因为他的事情太忙了,所以关于“庆典”和“交际”的经过,他都不放在心上。

就在一个月之后,五旗帮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

徐少龙半夜被惊醒,一名帮主府中的侍卫,传达帮主之令,召他马上到帮主府,参加机密会议。

他迅即赶到帮主府,不须经过盘查通传等手续,一迳到帮主的书房,也就是他的“公事房”。

此地他已来过多次,但见这间比普通的大厅还要宽敞的书房中,灯烛辉煌,却只有袁琦和席亦高两人在座。

帮主的大师椅接着抬到,可知他马上就到。

那张太师椅,摆在远远的角落里。

徐少龙看了,心下纳闷,忖道:“帮主何故要远离众人?”

转眼间又有数人赶到,那是两位副帮主白尚奇和谢沉,还有三人是内三堂堂主于木塘、李听音、辛公权。

这些人依序在预先设好的座椅落坐,乃是排成一个马蹄形,每张椅子之间,有一个茶几,已摆着茶点。

徐少龙本是站在袁琦身后,一看这些人数,恰是七张椅子,便乖巧地站着不动,不久,帮主驾到。

钟抚仙一进来,两名白衣少年,马上过去把太师椅搬到他**后面,而这钟抚仙所站之处,正是马蹄形的缺口。

这么一来,在开会商议之时,他便可以把众人的表情,一览无遗了。

徐少龙待两白衣少年出去之后,便移到帮主身后侍立。

没有一个人向徐少龙瞧看,可是人人心中知道,徐少龙是在最机密的会议中,变作帮主的贴身侍卫了。

钟抚仙瞥视众人一眼,作个手势,请众人坐下,这才向席亦高点点头,道:“亦高,你把事情报告一下。”

席亦高站起来,道:“敞司适才接获急报,得知黄旗分舵,黄昏时已被官家挑了。”

他说到这里,座中的虽然皆是老江湖,却也不由得人人变色,愕然顾视,可见得大家心中何等震动。

席亦高道:“黄旗分舵的地盘,拥有南直隶的大部份,人数多,势力大,向来在本帮五旗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次出事,居然两名副舵主周元勇、蔡汉威和军师宋北被捕,同时尚有七名弟兄,陷落法网。”

徐少龙大为吃惊,他可不是因为黄旗分舵被官家所挑而吃惊,却是因为消息到达之快,大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他原已对五旗帮传递消息的通讯网,调查得十分清楚,并且已把这个重要情报,送了出去。谁知席亦高另行设有更厉害快捷的通讯网,因而这个明天中午方可收到的消息,他在三个时辰之内,就接获了。

白尚奇皱皱眉头,道:“官家方面,是不是南直隶总督黄翰怡?”

席亦高道:“正是此人。”

谢沉摇摇头,沉重地道:“除了这个著名的铁腕中丞外,还能有谁?”

席亦高道:“敝司报告一下这个乱子的背景。本帮的力量,不但普及江湖南北水陆两道,同时还打入朝廷,除了京师的王公大臣之外,但凡派出十八省的督抚司使,无不极力设法打通门路,也都能够得心应手……”

他叹口气,才道:“可是只有这个“铁腕中丞”黄翰怕,为人清廉正直,饱学多才,向来不讲情面,更不受贿,是以本帮会无法打得通他的关节。偏生他又能在皇帝面前讲话,连宰辅都对他畏忌几分。”

辛公权等他话声一歇,便接口道:“既是如此,本帮何不早早收拾了他?”

此人乃是兵马堂堂主,掌管全帮调动兵马大权,是以一开口就带有杀机,当真是个讲究“行动”之人。

席亦高道:“辛堂主有所不知,虽说本帮能人甚多,暗杀手段有硬有软,能因人而施,不会露出破绽。无奈这个黄翰恰与别人不同,他手下有五名武林高手日夜护卫。不论是行刺或使毒,都办不到。”

辛公权道:“本座也听人说过有这么回事,但没有想到竟是真的。”

席亦高道:“不但是真的,而且这五名高手,其中有三个人的身份。

敝司业已查出。一个是少林派的假罗汉段玉峰,一个是武当冰翁江苍松,一个是玉尺金剪林秋波,是个带发修行的女道士,出身于南海白云观。”

于木塘颔首道:“这玉尺金剪林秋波声名在南方数省,甚是响亮,她今年有四十岁了吧?”

席亦高道:“大概应该是卅五岁以上的人,可是看起来,只是个二十许少妇,相貌端丽,固此费了许多气力,才查出她的姓名来历。”

于木塘道:“除了她之外,那段玉峰和江苍松皆是极负盛名的高手,想来比较容易查明来历,是也不是?”

席亦高道:“是的,黄翰治一接任,敝司就派人侦查他有些什么人民但一则黄翰恰鞍任也不过是几个月之事,时间尚短。二来这五名高手,掩饰碍很巧妙,个个都是老江湖,所以进行时感到十分困难。”

李听音插口道:“只不知林秋波在总督官邪中,用什么身份作掩护?”

席亦高道:“她住在内宅,称那黄夫人为大姐,合府上下,都尊称她作林夫人,不知底蕴的人还以为她真是黄夫人的亲妹子。”

袁琦好像作一个结论地道:“既然黄翰抬有五名高手暗中护卫,本帮自是不可轻易使用暗杀之法、至于其余两名高手,虽然还查不出姓名来历,但目前已不重要了,因为从那已知的三人看来,另外的两个,一定也差不多了。”

钟抚仙道:“黄翰怡乃是书香世家,正途出身,仕官至今,似乎从无交结武林,何以用得上这五名高手?”

他这话不向任何人询问,也就等如叫大家找出答案。

白尚奇依序发表意见,道:“黄翰治虽是铁面无私之人,但多才饱学,通达世务,并不是一味硬绷绷的清官,因此,他在朝中朋党甚多,势力极大,以他这等作风为人,交上武林高人为友,也不算是奇怪之事?”

谢沉道:“也许是他的部属,为他网罗的。”

他虽然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其实大有学问。

要知武林中正派高人名家,大都乐意帮助清官治世,所以只要黄翰恰的部属,找得到关系,不愁没有名家高手帮忙。

这些道理,因是在座人人懂得,所以不须解释。

于木塘道:“看来总不出这两途。”

李听音和辛公权也先后同意这两种看法。

席亦高道:“黄翰怡曾当过两广巡抚,所以也有可能是他的夫人,认识了南海白云观的女道士,再由这个关系,分别请到其他的名家帮忙。但无论是如何牵扯上武林的关系,总是属于两位副帮主所说的两种途径。”

这时已等如得到结论,钟抚仙的目光落在袁琦面上,问道:“袁琦兄怎么说?”

袁琦从沉思状态中回醒过来,道:“在下忽发奇想,那就是虽然诸位都认为是黄翰怕设法找到这些人帮忙,但在下却考虑会不会是这些人自动找上黄翰怡的?”

众人都仔细忖想,可是没有一个露出服膺的意思。

只有徐少龙大吃一惊,不禁用力地瞪了袁琦一眼。

现在他已知道自己第一个要杀的人是谁了,既非帮主,也不是两个副帮主,而是“毒剑”袁琦。

因为这个人的才智,已证明了高绝一代,同时由于他特殊的身份,与帮主狼狈为好。

因此如能早一日除去此人,就对剿灭五旗帮的大事,早一日成功。

钟抚仙沉吟一下,才道:“副帮主等的见地、比较平实易信,若然是袁琦兄的推测正确,则本帮面临的大敌,不是官家,而是武林数大门派了。这一点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总是使人感到不易置信,袁琦兄认为如何?”

他最后还是征询袁琦的意见,可见得连钟抚仙这等地位,对于不采纳袁琦的推测之举,也不是容易之事。

袁琦微微一笑,道:“在下明白帮主最大的考虑,必定是因为武林各门派,迄今没有一点向卒帮生事的行动,是以认为这些门派,不会主动地去帮助黄翰治。”

他略略一停,又道:“照理说,以这数大门派的声望力量,几乎足以发动整个武林,来对付我们,但事实上却没有。”

这个深沉多智之人,用锐利的目光,逐一扫过众人面上,之后又道:“如以整个武林的力量来说,简直比官家还可怕几倍。

因为官兵碰上咱们,不难辨识,又无法结集重兵打硬仗。换言之,他们要对付无形的敌人,所以倍感棘手,难着实效。

反而武林中人集结起来,虽然决计远没有官家的人多势众,但对付本帮,却是游刃有余。”

这回他一停下来,辛公权便问道:“是呀!既然武林的力量,更强于官家,何以他们不直接对付咱们?”

袁琦道:“假如那五名出身于各大门派的高手,集结起来,主动地去帮黄翰怡,则他们当然便可以发动武林力量,直接对付本帮。正因为他们没有这样做,反而暗下帮忙黄翰怡,这一点我尚未想通,所以不敢坚持己见。”

换言之,他如果想得通其中道理,便仍坚持他的推测。

可见得他压根儿就不承认其他的说法的。

徐少龙心中叫一声:“好厉害的家伙。”忖道:“这厮的才智和自信,如此过人,我非得及早收拾了他不可。”

想是这么想,做起来可真不容易。

因为一则袁琦本身武功高强,不易刺杀。

何况还须不露痕迹,更是难之又难。

要知五旗帮中高手如云,没有一个不是经验丰富,眼力高明不过的,只要稍有破绽,即可看出袁琦死因。

这一来打草惊蛇,钟抚仙只要忍一口气,解散了“贩卖人口”的组织,一切证据,便将永远湮没了。

徐少龙奉命打入这个帮会之内,历经干辛万苦,当然不仅是为了阻止五旗帮继续作“贩良为娼”的活动,而是要那些拆散家庭,把人家的女儿,卖到娼馆妓院中的恶魔们,一网打尽,处以应得之罪。

因此,他决计不能惊动对方,所以这么一来,要杀死袁琦之举,便变成万分艰难棘手的任务了。

这个会议,开到此处,已把徐少龙骇出一身冷汗。因为这些五旗帮当权的首脑人物,的确极是高明。

他们略一猜测,就几乎把事实真相弄清楚,再加以他们的潜势力,可以想像得到在将来大举动手对付他们,很难获得全胜。

钟抚仙又出题民道:“本帮有三个重要部属被官家擒去,诸位认为应当如何应付?”

大家的目光集中在白尚奇身上,等他发言。

白尚奇道:“这些部属皆是经过场面波浪的人,不须顾虑到他们会供出本帮底细,因此我们可以从长计议。”

许多人都点头赞同,辛公权见上面已无人发言,便道:“敝座之意,认为马上派出得力高手,去把他们救出,乃是当务之急。”

这个主意,有一部份人赞成,一部份人反对。

谢沉是反对派,他道:“官方既然晓得他们是本帮分舵,而我们劫狱的话,本帮立即成为官方正式剿捕对象了。”

白尚奇是赞成派,反驳道:“本帮根本上就是官方列为缉捕目标的非法帮会,纵然劫狱,也不过稍增刺激而已,可是本帮在江湖上的声誉,一得一失,关系重大。”

席亦高也赞成道:“白副座之言甚是,以本帮的力量,还是可以与那“铁腕中丞”拼一拼的。”

于木塘道:“这得失之间,须得慎重考虑,这一次官方的行动,焉知不是已准备妥当了?”

两派意见,有点相持不下。

袁琦等大家都发表过意见,这才慢条斯理地作个结论,道:“本帮自应暂时按兵不动。

因为官方的行动,显然是要刺激本帮,假如本帮有了反应便坠入官方套中了。”

他缓缓地扫视众人一眼,又接着道:“何以见得呢?这可从两方面看出来,第一点,官方的行动,如此秘密迅速,一举就擒获三名重要人物,可见得早已处心积虑,把黄旗分舵的情况,调查得一清二楚,才下手的。”

没有一个人作声,因为他的分析,极是深入精微。

袁琦又道:“第二点,本帮势力广布多省,官方挑了一个分舵,终究打击不大。可见得此一行动,乃是希望引起某种反应,从而得以与本帮较高级的人物接触。因此兄弟的结论是,暂时不加理会。”

白尚奇没有反对,别人就更不愿多口了。何况袁琦的看法,的确比任何人都高一层,教人不能不服。

钟抚仙道:“即使官方此次行动,乃是陷饼。但本帮定须做些事情,诸位对此一问题,可有什么高见没有。”

袁琦最先发言,道:“当务之急,莫过于马上查明黄翰恰的用心何在?他手下的高手,究竟还有些什么人物?这两点查清楚,方能定破敌之计。”

这个意见,无异议通过了。

袁琦转眼向徐少龙望去,道:“徐少龙,你可愿意出马么?”

徐少龙忖道:“废话,我就算不愿意,但行么?”

当下应道:“属下自当竭尽棉薄,但如此重大的任务,只怕难以胜任。”

钟抚仙锐利的望了众人一眼,道:“现在就这样决定,徐少龙。”

徐少龙应道:“有。”

钟抚仙道:“你必须记着,此行的任务,只是调查黄翰恰的用心,以及他手下有些什么人,不许作攻击行动。”

徐少龙道:“属下谨遵严谕。”

在座的人,都表示很同意。

因为他们自忖只是帮会之陡,无论势力多么大,也不可与朝廷官家为敌。

所以查明这位甫直隶总督的用心,是最要紧和最稳妥的事,既不伤害本帮,”又不是完全没有行动。

秘密会议至此结束,众人散去之后,室中只剩下钟抚仙三人。

钟抚仙向徐少龙道:“有些话不便被别人听去,这一点你心中自必明白。”

徐少龙道:“是的,请帮主训示。”

他已转到钟抚仙三人前面,但觉阵阵极隐微的刺骨寒气,从钟抚仙那儿侵袭到身上,使人忘不了他的威胁力量。

钟抚仙道:“黄翰恰这次对本帮采取行动,来势汹汹,当然是要给本帮瞧点颜色之意。

但除此之外,会不会因为本帮近些年来,成立贩卖部,而让他得到一点风声?这才是要你认真查明之事。”

徐少龙道:“属下记住啦!”

袁琦插口道:“调查之举,不能没有期限,在你估计出需要多少时间才可达成任务之前,还有些资料可供参考。”

他闭目寻思一下,才又道:“第一点是黄翰伯采取行动之际,我们先已接到机密消息,只是没有通知黄旗分舵,及时避开而已。”

徐少龙露出诧愕的表情,问道:“为什么?”

袁琦道:“这是我们的政策问题,我们本来希望此一分舵的主脑完全落网,这样,我们的人就可以接管整个分舵了。”

徐少龙恍然大悟中,不禁对此人的恶毒卑鄙用心,大为惕凛。提醒自己必须时刻严防被他出卖。

袁琦道:“对内是如上所述,对外来说,这是使黄翰抬掉以轻心的好计,使他觉得五旗帮,其实不过如此。”

徐少龙赞叹道:“琦公的计策,真是天下无双。”

袁琦也不禁感到得意,又道:“第二点,我们还获得有关黄翰怡的一些资料。’、他离座在柜内找出一份卷宗,打开看了一下,就交给徐少龙,要他研究过,筹想出进行之法。

徐少龙打开卷宗,第一页是黄翰怕的图形,出自名手,是以把这位当朝大员的面部特点,都能表现出来。

他对这幅肖像注视了好一阵,这才翻阅其他部份。

这份有关黄翰抬个人的资料,搜集得十分丰富,从他的出身,考试入闱,出任,以至于他家中情况,个人的兴趣爱好和习惯等等,无不具载。此外,还附有他生平事迹的记录,干过些什么事,时间地点,无不详备。

袁琦让他想了好一会,才问道:“你有什么意见?”

徐少龙道:“属下一直研究第一步如何做,这第一步便是如何能在黄翰怡的附近,立足得住。然后才谈得到怎样进行工作的问题。”

钟抚仙道:“这是最重要的一着,如果你一到南京,马上就被人注意监视,焉能展开工作?你打算用什么身份掩护?”

徐少龙道:“属下看了此人的事迹为人,得知他爱才若渴,尊重任何技艺之人。同时最注意老百姓的安居乐业。换句话说,他不许武林人,随便打扰良民。所以属下只要有充分的证据,是全无可疑的良民的话,就不怕站不住脚了。”

钟、袁二人都连连颔首,表示赞同。

这个办法看起来平淡不过,可是在一般江湖道中,很少人会考虑使用。大都是用心找寻秘密藏身的办法,甚至不惜昼伏夜出,极尽鳖秘的能事。但事实上如果利用“法律”

的保障,反而最难被人发觉。

他这种新的见解,博得两个大野心家的赞许欣赏,这是因为他们向来擅长利用法律的间隙之故。

徐少龙又道:“属下可以独自负起“调查”的任务,只须制造一些能掩护身份的关系人,譬如妻子,父母等。”

袁琦道:“此事不难,我们可以派给你一个能干的女孩子,你可以用夫妻名份,也可以用兄妹名份。”

徐少龙心想:“不知此女是谁?”

但为了免得麻烦起见,他便选择“兄妹”名份。

袁琦道:“使得,我们马上找出适合你们的一对兄妹,让你们用他们的名字和家世。对方再有本事,也查不出真相。”

这一手法,与徐少龙混入五旗帮的相同,果然是十分严密有效的掩护。

徐少龙道:“属下只有一个问题,那便是迅速传递消息之法,还有就是足资利用的人手,必须是当地之人才好。”

袁琦道:“都不成问题,传递消息方面,一是利用席亦高的通讯网。另一是利用本帮原有的通讯网。其次,我将通知一个人秘密与你接触,他不是本帮弟兄,但却是贩卖部几个重要负责人之一,他人手甚多,其中不泛本地人氏。”

徐少龙心中暗喜,因为他现在开始一步步接触这个万恶的非法组织的上层人物了。但是外表上,他只点点头。

袁琦又道:“此人姓阎名炎,短小精干,负责南京及附近地区,外号“黑蝎”,你可以命令他做任何事。”

最后话题转到伪饰他妹子的入选,钟抚仙道:“这个差使,你有两个人可以选择。”

徐少龙大感兴趣,心想这两个女孩。一定都是既美丽又毒辣的人,否则不可能被吸收为重要的心腹。

尤其是他的行动目标,与“贩卖部”有密切关系,所以这两个女孩子,定是已知悉秘密之人。

他恭容问道:“这两位女郎是谁?”

钟抚仙道:“一是玉罗刹连晓君,一是郑家姐妹中任何一个。”

徐少龙心中的震动,简直难以形容,差点就变了颜色。

他做梦也没想到玉罗刹和郑艳芳等,居然是这帮会中,另一秘密组织之人,心中顿时涌起深深的怒恨。

他好不容易才恢复正常,道:“她们都很漂亮出色,随便哪一个都行。”

袁琦道:“此次由于你是负责之人,所以还是你自己选的好。”

徐少龙思索道:“这些女子中,只有玉罗刹精通武功,如果我想找机会除去她们,当然是首先除去最厉害的人,现在我不必遵守诺言,可以打听她的身世了。”

当下道:“玉香主武功高强,似乎妥当些。”

钟抚仙道:“好,就是她吧!”

徐少龙故意欲言又止,之后才道:“她当真姓连么?”

原来徐少龙对五旗帮之事,晓得甚多。

特别是著名的人物,自是多方打听过。

他记得五旗帮前任帮主姓连名云,如今已经身故,除了他之外,别无任何姓连的高手。

但连云明明无儿无女,玉罗刹会不会是他的女儿?

这一问居然弄对了,袁琦笑一笑,道:“她当然是真的姓连,帮中总会有些闲言闲语,说她不是,你用不着理会。不过你须得记住,你的真正使命,照规定不可被任何人得知。”

徐少龙情知已不便多问,便及时住口,道:“属下记住了。”

钟、袁两人商量了一下,便由袁琦道:“你明天一清早就出发,迳赴镇江,等候连晓君抵达,才一起到南京去。这儿有一份卷宗,是杭州杨家兄妹的身世,你看熟所有资料,定能冒充得维妙维肖了。”

这刻离天亮已不久,徐少龙返营之后,除了与居安之密谈几句,以及整理行装之外,已没有多余时间了。

他乘坐一艘快艇,驶出总坛大寨,当他穿越那个数十亩大的“英雄荡”,经过那座木楼,驶过闸门之时,所有的人,无不向他敬礼。这使他益发感觉到自己权势之重,也勾起了今昔不同的感慨。

上一次,他经过此楼,身份尚未确定,同时也在这里第一次见到玉罗刹的,她的美貌和神秘,诚能使人无法忘记。

他突然一阵冲动,马上命水手把快艇掉转,直驶木台。

这一回浮台上的黄衣大汉们,见他登临,个个只有哈腰拱背的份,谁也不敢像上一次那样试他武功。

凑巧的是值班的头目,正是第一次所见的李均。

他微微一笑,道:“李头目,还认得我么?”

李均连忙躬身道:“属下怎会认不得统领?”

徐少龙进入木楼内,一迳拾级登楼。

目光到处,上面那半截房间,门帘深垂。这刻恰好帘子一掀,走出一个白衣俊秀童子。

白衣童子一见徐少龙愣了一下,马上用食指抿唇,示意他别作声。接着迅快到他跟前,不悦地瞪着他。

徐少龙猜想他一定是不大清楚自己的身份,但仍然认得自己,才会叫他别作声。这个小童,他曾设法呕他,当时已判断他是个秀美的少女。

他微笑着向她凑上去,差点儿就触及她的面庞了。

她连忙向后仰让,双眉紧皱,却没有推他或骂他,居然是一种似嗔非嗔的表情,甚是动人。

徐少龙心中一荡,正要向她香唇吻去。但刹那间已警觉不对,忙忙收摄心神,举手指一指房间,作询问之状。

这自然是问她玉罗刹可是在房中?因为徐少龙还不晓得这个少女扮的小童,究竟是不是玉罗刹的人?

那白衣小童点一下头,做个睡眠的手势。

徐少龙恍然大悟,敢情玉罗刹在睡懒觉,故此没有看见自己的快艇,否则她一定会现身打招呼的。

可以料想得到的,是玉罗刹还未接到出发的命令,相信这是袁琦的手法,尽量不让别人晓得他们结伴之事。

他轻轻道:“我要见她。”

白衣童子吃一惊,大有不能置信之状。

徐少龙往前跨步,假如她不避让的话,两人就得撞上。

对方己没有法子不让路,只好闪开,但一手疾出,抓他的臂弯,指风罩射徐少龙臂弯上的穴道。

这一手已显示她武功不弱,尤其是纤纤五指,练有功夫。就是筋骨再强健的人,也禁不住她一抓。

徐少龙手臂如蛇般滑出她五指之外,动作一点也不急这。他的人也同时向房门走去。

他居然能轻轻易易地化解了对方这一记,必定已使她大为震惊,是以她愣了一下,想再行出手叮,已来不及了。

徐少龙一步跨出七八尺,落在门边。

他先回头向那秀美的白衣童子笑一下,这才举手叩门。

直到这时,那个自衣重子才急急扑上来,拳掌齐施,间他背后猛袭,口中怒喝道:“大胆狂徒。”

徐少龙呼的一声转过来,双手齐出,恰到好处地先后扣住她双腕,不但使她动弹不得,连话也骇得咽了回去。

房内传出一个冰冷但娇美的声音,道:“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