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心宠公主移魂 第九章

公主移魂 第九章

作者:心宠书名:公主移魂类别:言情小说
    一座新坟立于京郊,按王侯下葬之礼,贺世勋的墓碑巍峨挺拔,一如他身前那般气势逼人。

    睦帝向世人隐瞒了贺家谋逆之事,以免天下动荡,以贺将军染病暴毙为由予以厚葬。如此,也算顾及了帝姬的颜面。

    但民间有流言,传说贺家谋逆叛逃,被睦帝捉拿于平镇,贺世勋乱箭穿心而亡,贺珩坠水身亡,尸骨无存。

    慕容佩打起车帘,看着坟前那抹熟悉的身影。

    他多久没见过她?不过短短两年,却恍如隔世。

    她与他记隐中的模样,似乎有了一些不同,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却感觉站在那里的玉惑与过去的她仿佛是不同的两个人。

    此次,他秘密潜回夏楚,只为见她一面,跟她说上两句话。

    然而,此刻望着她的背影,他有种强烈的预感——此行恐怕是一个错误。

    天空中飘着冷雨,他撑开一把伞,默默来到她的身后。

    听闻自贺家覆灭后,她一直被睦帝赵阕宇囚禁于宫中,唯有扫墓时,才能获得一点儿的自由。

    慕容佩早已暗中打点,摒退了她的左右,让他能够单独见她。

    她的小肮已经微微隆起,将为人母,然而脸上却无半丝喜悦的表情,两眼空洞无神,望着墓碑。

    她应该是彻彻底底爱上贺珩了吧?否则,不会这般伤心绝望……

    慕容佩以为自己会嫉妒,然而,一颗心却很平静。

    她爱上了另一个男子,而他,爱上了另一个女子。他们在人生的交叉口,早已扬鞭各奔东西,哪怕当年如胶似漆。

    到底是他俩意志不坚,还是他们注定要错过?

    但他觉得,那段青涩岁月是他人生中一段美好风景,就算如今已物是人非,只要曾经拥有,他便无怨无侮……

    立在坟前的女子似乎察觉到有人,忽然回过眸来。

    慕容佩见了那双眸子不由得一怔。不,这不是他的玉惑,这眼神,完全不像。

    虽然是同一张脸、同一副身躯,可灵魂却似被偷换了,某种他曾经熟悉的气息已荡然无存。

    “这位公子,敢问你是……”

    她一脸诧异打量他,完全把他当成陌生人。

    所以,她的失忆症还没痊愈?仍旧对他毫无印象?

    那么上次那封信,到底是谁写的?

    那假冒她名义写信之人太过熟悉她了,不只笔迹,就连语气,竟也模仿得一丝不差。

    “给帝姬请安——”他欠了欠身,压抑胸中万千起伏,也把自己当成她的陌路人,“草民曾受过将军府恩惠,今日特来吊唁。”

    既然她认不出他,又何必勉强?再说,如今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即将成为别人的母亲,他何必再打扰她平静的生活?

    呵,所谓的“再续前缘”,不过是外人对他们的想像,他自己知道,一切已经不可能了……

    “哦,”她点点头,“敢问公子贵姓?”

    他很想说“我姓慕容,你应该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的慕容”,然而他却忍住了。既然不想打扰她的平静,又何必与她相认?

    她把他忘了,或许就是上苍最好的安排,斩断两入之间的孽缘。

    “草民的姓名微不足道。”他思忖片刻,方答,“草民此次前来,一则为贺将军上香,二则是有事想请问帝姬。”

    “公子请说。”

    她的举手投足这般温柔,她的语气这般和软,她与从前,完全就是两个人。

    失忆了,性子也会变吗?

    “听闻帝姬有一名唤苏巳巳的婢女,不知现在葬在何处?”他犹豫了好久,终于问道。

    没错,这才是他此行真正的目的。说是来看她,其实是来寻找另一缕幽魂。

    那一天,他病了。生平第一次,病得几乎丧命。

    醒来的时候,那副棺木已经抬走,下人告诉他,已经照先前的吩咐,送到夏楚去了。

    没能送棺中人最后一程,他后侮莫及……他只希望再见她一面,哪怕,只是一座孤坟。

    “苏巳巳?”对方双眼瞠大像猛地吃了一惊,定定地看着他,“公子,你到底是谁?”

    “草民已经说了,只是将军府一名故友。”他轻声答。

    她的目光在他脸上梭巡,奸半晌,才吐出话语,“公子弄错了,本宫这里,并没有一名叫做苏巳巳的婢女。”

    什么?!他凝眉。

    “草民应该不会弄错,苏巳巳亡故后,她的灵柩已经送回夏楚京中,按她的遗愿,交予帝姬安葬。”他不禁急切道。

    “一定是公子弄错了,”对方倏怱笑了,“苏巳巳,并没有死。”

    彷佛天空划过惊雷,震得他脑中嗡嗡作响。“没有……死?”他愣住,全身僵硬。

    “她日前还曾给本宫来信。”女子缓缓道,“公子想知道她的下落吗?”

    他想,他当然想!

    他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如何能诈死,如今又身在何方。

    “还请帝姬赐教。”话语冲口而出。

    说完的瞬间,他心下忽然觉得有一丝怪异,这样的对话,似乎不该出现在他俩之间。

    他们,曾经是生死相许的恋人,现在,却在谈论另一个女子,两人说话时没有半点情绪起伏,仿佛萍水相逢而已。

    他俩曾经的感情,到哪里去了?像云雾般蒸发了吗?又或者,站住他眼前的,根本就不再是原来的她,才能如此平静……

    慕容佩曾经设想过许许多多重逢的场面,喜悦与眼泪,都曾想过,却从没想过会是这般。

    慕容佩走进御书房里,却见离帝一个巴掌狠狠扬在明嫣公主脸上。

    明嫣公主小脸挂着泪珠儿,身子软软滑下,跪倒在离帝面前。

    “皇兄……皇兄……臣妹知罪了,就饶了臣妹这一回吧……”

    这还是慕容佩头一次听到那骄横跋扈的明嫣公主如此苦苦哀求。

    “皇上,出什么事了?”他不禁问道。

    “你回来了。”离帝淡淡看他一眼,“如何,见到玉惑帝姬了?”

    见到了,只是,一切出乎他的想像。

    “看来此次见面颇令你失望啊,”细看他的表情,离帝了然的说,“玉惑帝姬还是没记起你?”

    “有没有记起,都无所谓了。”

    这句话,并非赌气,而是发自肺腑,字字由衷。

    “怎么,总算放下了?”离帝睨着他,“如今,你一颗心,大概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吧?”

    他该如何回答?

    如今,他弄清了自己的感情,却又有诸多疑惑。

    必于她是否是细作……关于那封绝情信……关于她的生死之谜,一切的一切,让他在快马加鞭赶回离都的时候,想得头疼欲裂。

    “慕容,现在说虽然已经来不及了,可看来朕是错怪你的心上人了。”离帝叹息般的忽然道,“那封密函,你道是谁泄露出去的?”

    “谁?”他心一紧。

    离帝冷冷地望着地上的明嫣公主,“近在眼前。”

    慕容佩难以置信,大惑不解。

    “这死丫头为了离间你与苏巳巳,唆使苏巳巳将那密函拆开,而后她又将此消息传递给敌国,引人偷袭长宁秘密营地,嫁祸给苏巳巳。”离帝一声长叹后,目光又转为冷凝瞪向妹妹,“若非她是朕亲妹,朕早已将她杀之而后快!”

    “皇兄,饶了臣妹吧……饶了臣妹吧……”明嫣公主吓得脸色苍白,拽着离帝长袍一角,颤声道,“臣妹只道皇兄既然能拿那些士兵为诱饵,便以为牺牲几个人无所谓……臣妹知罪了……”

    “无所谓?”离帝怒喝,“那些将士是为朕牺牲,朕怎能无所谓,而慕容呢?他丧失爱妻,你怎会以为他也无所谓?你没看到他生不如死的样子?还说你爱他,你到底爱他在哪儿?”

    明嫣公主垂眸,泣不成声。“可是……她没死……”良久,她吐露。

    “谁没死?”慕容佩连忙追问,“你说谁没死?”

    “你的苏巳巳!”明嫣公主泪水涟涟,“我给了她解药,并将她送往安全之所……”她知道,将来有朝一日东窗事发时,他们不会原谅她,这是她给自己留的后路。

    “她在哪儿?快说!”慕容佩顾不得许多,一把抓住明嫣公主的手腕,迫切而凌厉的逼问。

    其实,他回离国之前,就已照着玉惑给的地点去查寻过了,然而,那信上所写的地名是假的。

    他好生失落,害怕从此以后再无她的讯息,那么对他而言,她就真像死亡一般。

    幸好,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有美人兮,傍水而居。明眸善睐号,顾盼有神。月夜生香兮,借来梅花一缕魂——”

    趟玉惑又听到了这首歌谣,上一次,是在小邺寺前、古榕树下,苏巳巳唱给她听的。

    苏巳巳说,这叫换魂歌。

    她俩之所以会有如此奇遇,也许是被人施法而交换了灵魂。

    必于这换魂之事,赵玉惑一向怀疑,其实她多多少少受慕容佩影响,也不太相信怪力乱神。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信。

    踏上长长的台阶,穿柳扶花之间,她终于看到唱曲之人。

    那是个道姑。

    那道姑看上去甚是普通,任何庵堂里,都会有这般模样的修练之人。她听见脚步声,转过身来,目光在赵玉惑脸上停留。

    这一刹那,赵玉惑有种奇妙的感觉,像是这一切与自己有关。

    “师太方才在唱什么?”她忍不住问。

    “换魂曲。”对方意味深长地笑道。

    “这世上,真有换魂之事?”赵玉惑暗自吃惊。

    “怎么,姑娘难道也听说过?”那道姑反问。

    “听……一个朋友提起过。”趟玉惑心间微动,“敢问师太,换魂之术,如何行事?”

    “怎么,姑娘想给谁换魂?”道姑笑意更浓,“只要施些粥菜,贫道可助姑娘。”

    呵,她已决定这辈子都扮演苏巳巳,从没打算再拿回自己的躯体。

    她之所以问起换魂之事只是想当奇闻野趣,听听罢了。

    “我有一个朋友,是正月初八所生……”她拐弯抹角地道,“如今,倒像被谁换了灵魂,谈吐举止完全不同,敢问师太,是何原因?”

    “正月初八?”对方亦愕然,“姑娘那位朋友,可是落入河中之后,才变得这般?”

    “正是。”赵玉惑故意睁大眼睛,“师太认识我的朋友?”

    对方抿唇,凝视她半晌,仿佛看出了什么端倪。

    “贫道想给姑娘讲一个故事,”那道姑却答,“大概一年前,贫道路过庆州,当地有一户小康之家的夫人,听闻贫道本领而特地花了重金请贫道前往家中小坐。那位夫人当时哭得极伤心,说是有个女儿自幼失散,她怕女儿命运不济,这辈子流落庄外,飘零凄苦,想要贫道帮这女孩子改改命格。”

    赵玉惑不解,为何忽然给她讲这么一个故事?

    “贫道当时笑着说,这命格天已注定,哪能说改就改。那位夫人又苦苦哀求于我,说听闻我能替人换魂,就算不能改命,替女儿改一个躯壳也好。贫道看她哭得可怜,又许以重金,于是应承下来。不过,贫道对她说,这换魂之事还得看上天的安排,机缘巧合方能成事。”

    霎时间,她懂了。

    这其实是苏巳巳的故事吧?那个童年飘泊的女孩,原来还有着牵挂她的母亲。

    苏巳巳若知晓这些,会高兴得热泪盈眶吧?

    “那位夫人最后告诉贫道说那一年闹饥荒,迫不得已把女儿卖了,换了口粮。如今家境渐好,她与丈夫每晚都会梦见女儿,羞愧难当,后侮莫及。她几番辗转才打听到当年是将军府把她女儿买走了。”道姑微微一笑,“贫道寻到了那个女孩子,当天,她恰巧与另一女子同时落入水中,贫道便趁机替她俩换了魂——”

    “如此岂非连累了另一个女子?”赵玉惑莞尔。

    换了从前的脾气,说不定她会将这个害了她的人斩首才感痛快,但如今她庆幸遭遇此祸,她才能走出人生的困境,在山明水秀之问,豁然开朗。

    “贫道大概能猜到姑娘是谁了,”那道姑道,“姑娘若能施以同等重金,要贫道替姑娘将昔日荣华找回来,也并非难事。”

    她还以为,此人为世外高人,原来,也只是爱财之人而已。

    她和苏巳巳的奇妙境遇,原来并非什么上苍施恩、巧手安排的意外,只是一个略会法术者敛财的结果。

    听上去如此庸俗,却也能给人带来幸福。

    “师太认错人了,”她答道,“我只是好奇而已。”

    说完,她转身即走,不带犹豫。

    如今的她,是苏巳巳,还是赵玉惑,又有什么分别?人的外貌与名字只是符号,不会影响人生过多。

    如今,她很乐于在这山野之地,流水之间,做一个逍遥快活的无名之辈。

    轻风拂过她的衣袂,新编的竹篮子散发出竹子的清香。隆冬过去,已是春天了。她看着万物复苏的美景,仿佛人生也跨入了另一个季节。

    今天,她要去采一篮子野菜,煮一锅野菜粥。

    她暂时栖身的农舍就在这山中,每天早晨,能听见百鸟朝鸣,看见小鹿自远处飞奔而过。

    她和慕容,从前最向往过这样的日子,还在纸上勾勒出田园美景,设计他们未来所居的房舍。

    然而,往事如烟,恍然若梦。

    赵玉惑的心情不禁沉下来,有片刻失神,脚下却不停歇,一口气跑回农舍门口。

    门敞开着,她不由得驻足有些怔愣。

    她记得自己出来前关了门啊,为何此刻会门户大开?

    抬头望望,却见窗中逸出一缕轻烟水气,淡淡清香仿佛有人在她家里煮茶。

    她的一颗心,怦然直跳,猜到了什么,却不敢相信,那猜测真的发生了。

    脚步放轻,她缓缓来到门槛前,屋内端坐着一抹身影,一抹她再熟悉不过,朝思暮想,刻意遗忘却下能忘的人……

    “回来了,”慕容佩正往壶中撒一把茶叶,头也没抬,便笑道,“水都滚了两轮了,你才回来。”

    仿佛,他们从没分离;仿佛,他们真是多年夫妻,举手投足的默契,无须过多言语。

    赵玉惑搁下篮子,怔怔地望着他。

    她一直住这里,一直住在明嫣公主安排的地方,或许就是心中还有期望,期盼能再见到他吧?

    可她没想过,真的能再见。

    “发什么愣啊?”他拍掉手中的茶叶渣子,语气淡淡,像在命令,“过来,到夫君这里来——”

    这个人,分明是他欺负了她,却连半句道歉的话也没有,还这么横行霸道的,简直要气死她!

    赵玉惑抿着唇,扭头便跑。

    并非不能原谅他,就算她当初躺在棺木里,醒来望见满天星空时,都还在想着他……然而,不能这般轻易原谅他,绝对不能!

    人对于唾手可得的东西通常不会珍惜,就算是稀世珍宝也会弃之如草芥。

    “巳巳——巳巳——”她听见他在身后唤她。

    然而,她脚步不停,山林中一片又一片的青绿在眼前划过,她也不知跑了多久,直到双足发软,气喘吁吁才停下脚步。

    前方有一汪亮盈盈的溪泉,她缓步走到溪畔,弯下身子,长吁口气。

    “巳巳……”他不知何时,也来到了水边,碧池映着他的身影,就立在她的身侧。

    她侧过眸去,不想看他倒映的俊颜。

    怕只看一眼,都会让她心软。

    可他的狠心伤了她,她不想太心软,这一次,他若不使出全身解数来哄她,她不会再多看他一眼。

    “前些日子,我回了趟夏楚,”他忽然轻声道,“见到了玉惑……”

    玉惑?

    她全身一震,瞪大眼睛。

    是指苏巳巳吧?她最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她不畏惧死亡,却很害怕他与苏巳巳见面。因为,苏巳巳拥有她的肉身,她不知他心底是否爱那副躯壳多一些。

    她实在不想嫉妒自己曾经的躯壳,却不能不嫉妒,毕竟,如果灵魂输给了外表,她换魂以来所做的一切,等于是愚蠢至极的事。

    “巳巳,我发现,见到玉惑的时候,就像在面对一个陌生人——”他低哑地道,“那一刻,我才知道在我的人生中最重要、最思念的人……是你,玉惑已经变为我前世的记忆了……”

    他说什么?她是他最重要、最思念的人……他真的这样说了吗?抑或这只是她过度渴望而产生的幻觉?

    这一路,走得如此艰难,似乎就只为听见他这番话语,但一旦梦想成真,她又感到难以置信。

    这一刻,她仿佛看见自己毕生追求的美景——雪融后的春天,她的心情便是如此,充满生机与喜悦。

    “巳巳,原谅我吧——”他上前揽住她,“我会用这一生,赎我犯下的罪过。”

    呵,他这话说得太严重了。

    他有何罪过?只因,不爱一个一厢情愿的女子,就是罪过?

    她垂眸,终于肯看一眼他水中的倒影。

    什么时候,他变得如此憔悴,形容枯槁,彷佛大病了一场。

    这说明他是真的在乎她的吧?因为失去了她,所以将自己折磨至此……

    这一刻,再硬的心,也终究融了。

    她很想再坚持一下,摆摆架子,多折磨他一点,但还是很没出息……

    泪光盈盈中,头一转,扑进他怀里,她颤抖着搂紧他的腰,没有丝毫犹豫、没有丝毫空隙。

    何必赌气?何必得理不饶人?

    上苍既然让他寻来,不就说明,他们之间,终究还是善缘?

    他的体香与青草的气息融为一体,包覆着她,像醇酒香气般的让她迷醉……

    赵玉惑坐在书案前,细细读一封书信,她读得如此入迷,连慕容佩什么时候走进书房,亦未察觉。

    慕容佩轻咳一声,仿佛有些不满。

    “我说夫人,为夫下了朝,一身是汗,你也不上来替为夫更衣。”他故作严厉道。

    “帝姬说,贺珩没有死。”赵玉惑知他心中犯疑,索性解释道,“如今贺珩已接她出宫,两人已到达安全之境,生活甚是美满。”

    “哦?”他眉尖微挑,“那很好。”

    只这三个字,再无言语。

    若换了从前,她定会以为,他在吃醋,才如此冷淡。然而,现在她明白,他是真的不在乎了——

    就像听到一个老朋友的讯息,知道她平安,即可。

    再多的话,他也不想说,也不必再说。

    “今日早朝,我已向离帝递了折子,说了告老还乡之愿。”他轻轻揽住她,柔声道。

    “告老还乡?”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哎哟哟,他年纪不大,说什么告老还乡,可说实在的,他说话行事还真像个老头子,说好听点儿是沉稳内敛,难听点儿就是无趣,也只有像她这样开朗的女子,才受得了他。

    “从前我为官是为了玉惑,现在,倒再也没有什么理由让我继续做被人唾弃的大汉奸了,”他在她耳边叹息道,“还不如,与你回到山水之间,享受田园之乐。”

    “原来是为了玉惑啊,”她故意娇嗔道,“我还以为,是为了天下太平、四海归一。”

    呵,天下太平、四海归一,这确实是过去他远大的志向,只是,他再朝堂待越久,就越感人在这世上有多渺小,个人之力实如蝼蚁,哪能覆雨翻云?

    活着的时间,毕竟有限,他如今只希望多多陪伴心爱之人,与她每日画眉调笑,再……生一群孩子。

    “说来夫君我也十分努力,怎么你这肚子还没动静,”他抚上她的腹部,忽然很不正经地道,“大夫说,你的身子早就调理好了,到底哪里出了错?”

    “呸——”趟玉惑连忙抽身,踹他一脚,“懒得跟你废话——”

    已为人妇许久,她还如处子一般,时常脸红。

    他哈哈大笑,看着她避到帘后,也不知在避什么。

    “夫人,好好打扮打扮,一会儿为夫带你去踏青。”他扬声道,“郊外的杏花开得正好,你不是一直想酿杏花酒吗?”

    她支吾了两声,似有悉悉索索的衣物摩擦声传出,果然,是在更衣。

    慕容佩又是一阵笑,顺手开始收拾她散乱在妆台的一堆钗饰。他一直很疑惑,她出身贫寒,为何从不珍惜这些贵重之物,总是随手乱扔,仿佛金钗珠玉唾手可得,没什么稀罕。

    她这作风,不似乡野丫头,倒像从小娇生惯养的公主。

    忽然,哗啦作响,首饰盒子被他无意中碰翻。他发现,那偌大的盒子里,还有一个暗格。

    有什么东西顺势滑了出来,那东西包裹着绒布,却露出剔透一角。

    慕容佩对她的饰物从不好奇,但这一次,不知为何,却有些好奇,特意拎了起来。

    叮——叮钤钤——

    他的神色,从初时的好奇,变为愕然。

    这星星形状的琉璃风钤,为何与他记忆中送给玉惑的一模一样?她从哪里弄来的?

    慕容佩不知道,这就是她当初想送他的生辰贺礼,是从真正的苏巳巳那里要来的,只是后来遭遇变故,就一直搁在匣子里,遗忘了。

    若那时送了,她的身分亦昭然若揭了。可惜,她终究改变了主意,愿意隐姓埋名,做他的苏巳巳,这么做,有一半原因是不想他在离帝面前为难。

    她以为,这会成为永远的秘密,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

    慕容佩看着那透亮的琉璃,眼眶一阵热。他彷佛明白了什么,却不想再深究……

    心念悸动中,他想起她曾经唱过的歌谣——月夜生香兮,借得梅花一缕魂。

    这世间,若真有换魂之事,能让人阴错阳差,得到幸福——就算怪力乱神,他也会相信。

    *欲知换魂至帝姬身上的苏已巳如何与旧王子贺珩成就良缘,请看新月甜柠檬系列454换魂之一《丫头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