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艾苇爱情没有完结篇 第十章

爱情没有完结篇 第十章

作者:艾苇书名:爱情没有完结篇类别:言情小说
    现在的状况应该叫什么?夜路走多了,终於遇到鬼吗?不对,她也不过走了一次夜路,所以应该叫……屋漏偏逢连夜雨?

    约莫一小时前,她因不断地乾呕而被何宇墨送到医院挂急诊,医生一听说她呕吐不止,外加这阵子都在上吐下泻,便要她去验尿。

    很好,现在结果出来,当当当当,正中红心——

    她、怀、孕、了!

    推算回去已经五周,任倩羽算了算,恰好是那次两人情事间套子用尽,而她一时阻止何宇墨去买,表示自己会乖乖吃药的那一次。

    “这是怎么一回事?”老爸的怒吼响彻急诊室。

    任倩羽扶住头,一脸有苦难言样。

    何宇墨瞅着她好一会儿才转向任父。“我会负责的。”深深一鞠躬。

    “废……不对!你们这……”任父讲不出话,这下好了,他要两人分手,结果女儿竟已怀孕,现在搞得分也不是、不分也不是,他气得只想拿旁边的点滴架往何宇墨身上招呼。

    “不是他的错。”任倩羽开口了。

    如果可以,她真的非常不想承认,可她无法让老爸就这样误会他。“是我……我忘了吃药。”

    “忘了?”这种事情也可以忘吗?於是老爸更火,“那你干嘛让他……欺负你?”

    “他没欺负我,是我欺负他的!”任倩羽气得吼出这句话,尽避何宇墨一直没说话,可他瞪她的眼光几乎要在她身上烧出窟隆了。“是我故意怀孕的!”这样总可以了吧?

    “什么……”任父一脸惊恐的看着语出惊人的女儿,再睐向一旁脸色不佳,不再保持温和笑意的男人,感觉气氛不太妙,立即站到女儿身前摆出保护架式。

    “你……你想怎样?她现在可是有孕在身……”

    “我知道。”何宇墨嘴角一勾,再次展露笑意,可这次的笑却不若之前任父见到的那般好对付。“我只想好好跟她谈一谈。”

    “这……”

    “爸,让我跟他谈。”任倩羽推开父亲,迎上男人深幽的目光。呃,就算她再迟钝,她也知道他生气了。

    完蛋!这下子任父左右都为难,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眼下的情况好像是自己女儿对不起人家……他咳了一声,伸出五指,“好,就五分钟。”绝不承认自己是败在那小子的逼人眼力之下。

    任爸爸终於退场,急诊室内人来人往,偶尔还传来小孩的哭声,任倩羽坐在椅子上,左手还挂着点滴,“呃,那个……”

    “你怀孕了。”他走上前,还来不及确认她这一刻的心情,他已紧紧将她纳入自己的拥抱。

    猜不到他的心思,任倩羽慌了。“我可以解释……”

    “你怀孕了。”他还是重复着这句话,紧紧的抱着她。

    任倩羽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只觉得他的力道重得她几乎不能呼吸,他……是生气了吧?“我……”

    “这阵子你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告诉我?”

    “呃?”任倩羽听得莫名,只能下意识回答。“因为……只是小事啊!”而且那时她一边为两人未来的事烦恼,一边又为自己老爸的事恼火,哪有余力注意这些?

    “你刚才差点昏倒!”对他而言,那就绝对不是“小事”了。

    听出了他口吻中的在乎,任倩羽一愣,“你……你不是为了我故意怀孕的事而生气吗?”

    “什么?”松开她,他紧紧的注视着她,好像她这么一提醒,他才想到有这么一回事……

    死了,这下不只是自掘坟墓,还是自己跳下去把自己埋起来,任倩羽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事实上……她本来并没有这样的打算啊!

    她并不特别想要怀孕,但是……大概是鬼迷了心窍,加上那时何宇墨的态度令她很不安,致使她想要个确切的东西,一个足以确定他是她的,让他再也不会离开她的东西,以致故意遗忘了该做的善后处理,就这样拖着……

    “我们结婚吧!”

    “什么?”

    何宇墨瞅着她,对她的惊愕感到很不解。“你不是怀孕了吗?忘了吃药……原来是那次。”他算了算,算出大概的时日。

    明白了前因后果,他一笑,真没料到向来胆小而害怕改变的她……竟会做出这样胆大的事来。“你想生我的小孩吗?”

    任倩羽霎时讲不出话,因为事实……似乎正是如此,可这样直截了当的被戳破也令她感到有点难堪,於是她别开眼,不敢迎视何宇墨此刻的表情。

    可他伸手扳过她的脸。“看着我。”他要求,脸上的表情认真得近乎慑人。

    “你想生我的小孩吗?”又问一次。

    “我……”任倩羽感觉自己在他深邃的目光下被看得透澈,她不信精明如何宇墨会不知道真正的答案。“对不起……”

    她道歉,为自己用了这样的方式。

    何宇墨一把抱住她。“有些事,不是说了爱就可以的。”

    因为被抱住,任倩羽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尽避他的语调温和,可她仍感觉得出自己被责备了。

    确实,怀孕不是儿戏,即使是以爱情的名义来美化,也无法正当化她的行为,任倩羽低下头,“对不起……”结果还是只能道歉。

    “算了。”何宇墨笑了一声,放开她,吮去她的泪。“我也不是真的不想要小孩,如果你愿意的话就生下来吧!我会负责的。”

    他恢复往日温柔的笑,在她的唇办上亲吻。“我刚不是说了吗?我们结婚吧!”

    “你……你是认真的吗?”

    “不然呢?”何宇墨觉得她的诧异有点莫名其妙,“趁肚子还没大起来前,先把婚礼办一办吧!这样你也可以穿得漂亮一些。”他的口吻非常理所当然,而事实也是这样。

    但任倩羽却还来不及消化这些讯息。“但是……”会不会太快了一点?

    她之前可是连同居都不敢答应,现在一下子就跳到结婚吗?

    何宇墨睐她一眼,理所当然的说:“你怀孕了不是吗?我可不打算孩子生下来没名没分的。”说白了,这是她咎由自取。

    这点任倩羽不能否认,看来只能这样了?

    面对她迟疑的表情,何宇墨的大掌温柔的抚上她的颊,低哑而具魔魅的嗓音再次响起。“不用想太多,把一切都交给我就好,不管是结婚的事、搬家的事,还有你爸爸的事,我会一一解决的好吗?倩羽。”

    这声呼唤轻轻的、软软的,让她终於臣服了——打从一开始,她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不是吗?只要可以得到这个男人就好,把他变成她的,让他再也离不开她。

    对於这样的结果,任倩羽知道她绝不缓筢悔的。“我知道了……”

    任父在急诊室一角看尽这一切,他抿抿嘴,很想杀风景的提醒他们“五分钟到了,放开我女儿”,但好像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让他说不出口。

    他那一向粗枝大叶的女儿……现在居然像个小女孩般窝在一个男人怀里,露出那样幸福得几乎要哭泣的表情。

    任父看着,内心感到很复杂,踌躇了许久终究还是选择默默离去。

    之前女儿差点昏倒,他这个做爸爸的还没反应过来,那小子已将人拦腰抱起,还叫住呆滞的他一起直奔医院,一路上还不断关心着他和女儿的情况……

    想到这里,任父搔搔头,叹了一口气,知道那男人虽然年纪小了一点,毕竟是女儿选择的人……或许也不是那么糟糕吧!

    任倩羽睡着了,大概是折腾一天太累了,加上今天吐得过分,在医生的指示下边打点滴边迷糊的睡着了。

    何宇墨观察着点滴,等到点滴快打完便请护士过来处理;之后也没舍得叫醒她,轻轻把她抱起准备驱车回家。

    回“他们”的家。

    思及此,何宇墨的嘴角一勾,在黑暗中,他的表情并不明朗,但无所谓,他也不打算让人看见。

    一阵电子音乐忽然响起,是任倩羽的手机,为了不吵到她,何宇墨替她接起。“喂?”

    任父的声音有些尴尬,“呃……倩羽咧?”

    “她睡着了。”

    气氛霎时有些僵持,任父咳了一声,“没事就好,我已经先回去了,你们不用等我……自己回来吧!”

    何宇墨一愣,完全没料到任父的口吻竟会变得如此柔软,使用的甚至是“回来”一词……挂上电话,他将睡着的任倩羽安置在后座,关上车门,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

    这一次是个误算,他上车,小心翼翼的发动引擎,一边驱车,一边细声喃语,“想不到……你居然会想生我的孩子。”

    有些事,不是说了爱就可以的!这是他自己说过的话,何宇墨知道,但他并不打算遵守。

    “我只是……回应了你的期待而已。”他轻笑,“想不到你是这么的爱我。”

    爱得不惜用这样的方式也要留住他。

    “什么?”迷糊间,任倩羽像是听见了什么。

    何宇墨见状一笑,瞅着后照镜中睡得一睑迷糊的她,“没事,你睡吧!”

    “哦……”轻应一声,任倩羽再度睡着了。

    何宇墨驶动车子,嘴角逸出笑痕,墨眸在黑暗中闪动。

    世界上本来就没百分之百的避孕方法,所以纵使发生了也是意外,只是刚好有那次的缘故,所以她才会以为是自己造成的吧……

    其实在五周前,他们相拥的次数绝对不只那一回,有太多的机会了,而他自己也不确定是哪一次。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何宇墨满足的笑了,知道自己明天得去拿早已订制好的戒指。

    还有,他偶然在房屋仲介看上一栋房子,那里地段好、风景佳、出入方便……

    他相信倩羽会喜欢的。

    所以……等明天她醒来再告诉她吧!

    任爸爸回乡下去了,那天何宇墨自医院带任倩羽回来,一开门便对上提着行李一脸尴尬的任父。

    任父先瞥了何宇墨手中的备份钥匙一眼,接着扔下一句。“我要回去了,不过这并不代表我已认同你们……你若想娶我女儿,就来我家找我!”

    何宇墨一愣,为任父故意装硬的口气泛笑。“我知道了,爸爸。”

    “你叫太早了!”任父很火大,可临走前还是不忘提醒,“你这小子……好好照顾我女儿。”

    嗯,这是当然的。

    於是在半个月后,他俩相偕下乡。

    任倩羽的老家在嘉义,一大早,知道女儿要带人回来,任妈妈便努力打扫,任爸爸则是双手环胸,与他的爱犬——土狗小黑一起守在门口。

    哼!上次他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这次可是在自己的地盘,他肯定要给那小子好看!“黑仔,你共丢不丢?”

    “汪!”狗儿有默契的回应,壮大了任父的声势。

    一旁的任妈妈则在客厅里好整以暇地纳凉,把玩着颈间一只坠子,姿态十分悠闲。

    不久一辆黄色计程车驶来,有人下了车。

    “爸!”

    好深情、好温柔、好缠绵、好缱绻的呼唤,问题是那并非出自任父的宝贝女儿之口,而是站在她身旁,长相斯文俊逸,气质有如天仙下凡般的褐发男子的口中。

    只见他笑得一脸开怀,亲昵揽着一旁的任倩羽走上前,笑容有如艳阳般灿烂。

    任父差点看花了眼,一旁的小黑也势不如人的呜呜叫着,缩到一旁。

    “爸、妈,我回来了。”任倩羽尴尬一笑,推了推自己的恋人。“这是何宇墨。”向母亲做介绍。

    任父大梦初醒,怪怪,刚才那是什么妖术?忽然定得他全身动弹不得……他咳了一声,稳住自己,再次瞪向那小子。

    而对丈人饱含杀气的注视,何宇墨像是不以为意,依旧言笑晏晏。“爸、妈,你们好,这是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哼!想用一点礼物就来收买他们吗?门都没……“咦?这不是安溪铁观音吗?”而且还是特级的,产於福建而非台湾,他当年在大陆只喝过一次就永生难忘……

    这小子怎会知道他爱茶?任父瞪向女儿,好样的,人都还没嫁出去,胳臂倒是先往外弯了?但这份厚礼……当然得收下。“老婆,去准备茶具来。”

    见状,何宇墨瞥了一眼身旁的任倩羽。

    她不解的问:“干嘛?”

    “没事。”他止不住笑意,这下终於明白她口嫌体正直的个性是遗传自谁了。

    任母像是早已预料到似的,立刻准备好任父珍藏的全套茶具,并准备了一些吃食。

    客厅内三人对峙,热水蒸发茶叶的香气,何宇墨接着再拿出另一样礼物。“这是日本进口的,据说十分有效,爸可以试用看看。”

    虾米?任父一脸不解的打开礼物,在看见里头的物品后脸色一变。厚!这个死女儿,连这个都出卖给人家了?“咳,好吧!这……多谢你了。”

    可恶啊!居然词穷,任父摸摸顶上的潼山,实在没脸发怒说这种东西老子不需要,只能气呼呼的再白了女儿一眼。

    任倩羽被瞪得一肚子莫名其妙,只觉得气氛不大好,索性脚底抹油。“呃,我去厨房帮妈好了。”

    女主角很没种的开溜,屋内独留神色不善的任父和仍旧满脸笑容的何宇墨。

    尽避老爸好像对他们在一起的事已经有些软化,不过知道她未婚怀孕,肯定有一肚子的不爽……呃,希望宇墨应付得来。

    她一边祈祷,一边走入厨房,“妈。”叫唤母亲,帮忙张罗餐点。

    母女俩在厨房各自忙碌,忽然任母开口,“你找的这个男人还挺有心的。”

    “什么?”任倩羽听得一头雾水,“你是指茶叶吗?”

    任母笑笑,没有回答。

    任倩羽看见母亲脖子上戴了一条精致项链,不禁有些意外,“你买的吗?很漂亮啊!只是爸不是一直说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肯让你买吗?”

    “是啊!”任母边笑边把菜肴端给女儿,“拿出去放在桌上吧!”

    “奇怪?妈,你今天怎么这么神秘兮兮的?”

    任母还是悠闲的笑着,还回了她一句。“你可以去问宇墨。”

    哇!还叫得如此亲热?任倩羽真的很不解,只好先把菜端出去。

    外头的气氛仍旧很险峻,不论何宇墨如何陪笑,任父就是一脸老子才不理你的模样……

    任倩羽见状,看不过的叹口气,“爸,你真的很幼稚耶!”

    “什么?你、你怎可以这样说爸爸!”

    “老爹已经告诉我们了。”她很无奈,搞了好半天,老爸之前那样反对她和年纪小的人交往,除了是担心宇墨是否能好好照顾她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理由……

    “都已经是几百年前的往事,不过就是初恋情人被年纪小的追走,后来又被那男的狠狠抛弃而已嘛!”

    “什么?”任父的老脸在瞬间涨红,没想到自己的老友居然敢出卖他!

    “你……你们都不知道那臭小子有多过分,而且事关男人的尊严……”说白了,就是自己居然输给年纪小的在不甘心罢了。

    现在连疼爱的女儿都被年纪小的拐走……老天啊!这是命运吗?

    “原来如此。”

    “妈?”

    “老伴!”任父吓得脸色苍白。

    只见原本待在厨房的任母出来,听见这席话后,淡淡说道:“既然你心底有人,我留在这里又是何苦?不如回娘家独自一人安享晚年。”

    任父大惊,“老、老伴,你误会了,你听我说啊——”

    看着老爸慌慌张张追出去,任倩羽和何宇墨对看一眼,忽然有种好气又好笑的感觉。

    “对了,你跟我妈究竟密谋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和妈多讨教了一些爸会感兴趣的东西而已。”

    丙然!“你何时跟我妈搭上线的?”任倩羽蹙眉,开始回想,“在我们决定要结婚之后吗?”

    何宇墨笑笑的摇头。

    不是?“还是……在我们回来之前?”

    “还要更早一点。”

    包早一点?“是在知道我怀孕的时候吗?”

    何宇墨还是摇头。

    任倩羽恼了,“到底是什么时候?”

    何宇墨比出一个数字。

    任倩羽看了看,“五个星期……不对,五个月前?”会不会太早了!而且那个时候……“那时我们不是才刚……在一起?”

    何宇墨终於放任自己笑出声了,“是啊!有一天早上我接到你妈打来的电话,就从那天开始。”

    从此他就跟任母保持良好联系,在得知任父不好摆平后,他向任母讨教,还特意钻研任父会有兴趣的事物,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

    任倩羽听得傻眼,接着她想到母亲脖子上的那条项链,仔细推论,那实在不像是母亲会买,或是父亲会赠与的东西。“你有送我妈礼物吗?”

    何宇墨点头,“母亲节的时候送的,她今天不是戴着吗?就是那条项链。”

    天!任倩羽抚额,全心全意服了他,虽然这阵子已慢慢明白了他对自己用心的程度,但究竟到哪天她才能探得到底?

    这样次次都有不同的惊喜,她实在领受不住哪!

    “你到底是有多爱我啊?”可不可以告诉她一个数字?不然她觉得自己永远都没偿还得了的一天,这种背债的感觉实在太可怕了……

    何宇墨想了想,微笑道:“好问题,我也不知道。”

    事实上,他确实不知道,只是已习惯了这样用尽心机为她布置一切,之后等着她慢慢的发现,再一次次加深在她身上的枷锁。

    这样的感觉实在太愉快,让他做得欲罢不能,他只知道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给她脱逃的机会。

    为此,他得一直都让她深爱着自己才行。

    而每次在她以为好不容易要追上他时,他会一点一点拉开距离,给予她诱因,再让她傻傻的追上他……

    就这样反覆轮回,到时候究竟会是谁爱谁比较多,他很好奇。

    但现在,答案是肯定的。“倩羽,我爱你喔!”

    任倩羽气得直咬牙,觉得好不甘心。“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你承认是我比较爱你!”

    何宇墨闻言,好整以暇的笑了,嗯,他会期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