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琴瑟静好愿嫁良夫 第一章

愿嫁良夫 第一章

作者:琴瑟静好书名:愿嫁良夫类别:言情小说
    冷战

    爱里又开始议论纷纷。福晋失宠了,爷都三天不去她房里了,这在以前哪有这样的时候?杏儿一脸不自在,可照顾我的情绪,终是没说出来。

    晚膳的时候终于看见了胤祥。他脸色苍白憔悴,看到他手上的纱布换了新的,我才稍稍安了心。

    玉纤掩不住的满脸高兴,又开始说:“福晋您怎么脸色不好,是不是该请个大夫来看看?”

    我气得恨不得撕了她,脸上还在笑。“不碍事,只是吃坏了肚子。”

    她看了看胤祥,再说:“福晋您倒是胃口好得很呢。”

    我装作心情极好地笑着撒谎。“我一向胃口很好。”

    胤祥垂着头,拿着汤匙的左手一滞,皱着眉头扯嘴角苦笑。我这样不在乎的话,也许让他很是难堪,就是这个表情让我的胃又翻江倒海地折腾起来。

    ……

    吃完饭在屋里看管家呈上来的帐目,杏儿捂着脸回来了,我起先并没有在意,等发现的时候五个指印愣愣地摆在明处。我皱眉问她怎么了?她摇着头没说话,我冷笑。“好,如今姑娘大了,竟连妳也开始瞒着我了。”

    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格格,奴婢求您了,别再折磨爷跟您自己了,就服个软还不行吗?”

    我只盯着她看。“说,是谁打妳的?是爷吗?”

    她连忙摇头。“爷待下人一向好,不是他。”

    “那是谁?”

    “是、是庶福晋房里的人。”

    问清了由来,我从地上拉起她就往石佳、玉纤的院子里去了。

    ……

    通报过后,进了屋毫不意外地看见胤祥在里面。我走了过去,端端正正地给他行了礼,不再看他,只是紧紧盯住了玉纤。她被我看得不自在,勉强笑说:“福晋您来有什么事吗?”

    “若是没事,我用得着来妳屋里吗?向来不是妳去给我请安行礼的吗?”我冷笑着说。

    大概从来没有这样用身分压过人,所以我这样说话连胤祥都感到惊讶。玉纤脸色十分难看。“福晋就算要问罪,也该让人知道是什么事啊,这样莫名其妙的是干什么?”

    “妳屋里的人狗仗人势打了人,可曾跟妳说过?”

    她大惊,忙喝斥四周问:“是谁打了人?”

    她的贴身丫环战战兢兢地走出来,跪在地上。“福晋恕罪,奴婢只是气不过杏儿说话,所以才动手打了她。”

    玉纤脸上惊怒交加,问:“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小丫头总不能说是嘲笑了我几句,所以才跟杏儿吵起来的,只是十分不甘地说:“奴婢错了。”

    玉纤看她这样,就赔笑道:“福晋息怒,让她赔个不是就算了吧!”

    我也笑了,转头看着胤祥道:“爷,您自小长在宫里,皇宫里是不是有规矩,宫女只能骂不能打,若确实不象话,打了人但绝不能打脸?”

    胤祥仔细盯着我看了会儿,说:“是有这样的规矩。”

    我点了点头,再看跪在地上的小丫头,漫不经心地问她:“说说妳哪儿错了?”

    她被我问愣了,低着头伏在地上哆嗦道:“奴婢只是同杏儿闹着玩儿的,没想到失手打了她。”

    “杏儿,把脸抬起来给爷和庶福晋瞧瞧,也给跪在地上的姑娘瞧瞧,这一失手能不能成千古恨?好好的姑娘的脸让妳打成这样,这还是失手吗?我倒要问问,若是洒了滚烫的水在她脸上,妳一句失手毁了她一辈子,到时候妳拿什么还她?”我越说越控制不住,一句比一句严厉,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小丫头终于哭了,连连喊:“奴婢知错了,福晋饶了奴婢吧。”

    说完就要往自己脸上打去,我褪下手上的镯子轻轻扔了过去,挡住了她的手。她惊讶地抬眼看着我,那玉镯着地就碎了,我并不在意,只是说:“我看不惯这套虚张声势的做法。”

    说完不再看她,她的眼泪掉得更凶了。

    我看着玉纤,再笑问她:“按理说,我屋里的丫头是不是该比妳的丫头尊贵一些?”

    她不明白我的意思,低头惶恐道:“那是自然。”

    我长叹一口气。“妳身为主子,是不是该替自己的丫头做些补偿?”

    她不明所以地说:“杏儿姑娘想要什么,首饰、银子我都给她。”

    我冷笑着哼了一声。“这些她有的是,并不稀罕,只要妳给赔个不是就行了。”

    她大惊。“那怎么可以,她只是个奴才!”

    我猛地站了起来,变了声音。“妳一句话说得真轻松,难道忘了自己以前也是做过奴才的?若妳不是生在富贵人家,被人随意蹧践,妳还能如此不在乎地说出这句话来吗?妳刚刚袒护妳的丫头我看在眼里,妳的丫头是人,我的就不是了吗?”

    我咄咄逼人,玉纤几乎要哭出来。“我没有那个意思。”

    “杏儿从小在我家长大,一直跟在我身边,不是姊妹却更胜姊妹。偏偏有人眼拙,居然敢打她?她若是个尖酸刻薄不懂事的,打也就打了,我绝不说半句多余的话,偏偏她这个性子从来不会惹是非。妳倒说说,这事儿究竟是谁不对?”

    玉纤终于哭了出来,神情满怀委屈还有怨恨我的小题大作。

    胤祥走到我身边,颇是无力道:“妳的威风也使够了,杏儿受的委屈妳也讨回来了,就别再咄咄逼人了吧。”

    他这样不以为然的话让我忍了半天的话还是说了出来。“爷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是我小题大作,是我蛮不讲理,不过是个奴才别闹成这样是不是?”

    胤祥盯着我,紧抿着唇。

    “可是我只想告诉您,谁有什么不满尽避冲着我来,但是我屋里的人谁都不能碰。”我倔强地抬着头看他,屋里的空气彷佛凝住了,压得人喘不上气来。

    杏儿屈身也跪下了,拽着我的袖子哭道:“格格,奴婢不委屈,您别再跟爷吵架了。咱们回去吧,啊?”

    我扶了她起来,只是盯着玉纤道:“庶福晋就委屈一下,给她赔个不是吧。”

    我声音坚决不容反抗,玉纤看了看胤祥,终于还是噙着泪跟杏儿说:“我教导无方得罪了姑娘,姑娘别见怪。”

    杏儿赶忙给她磕了头。“奴婢不敢。”

    我拉起杏儿,给玉纤行了个礼,玉纤惊讶地看着我,止住了哭,我正色道:“姊姊别再委屈了,妹妹给妳赔礼道歉。”

    玉纤愣住了,连忙扶着我说:“福晋身分尊贵,怎么能对我行礼,使不得使不得。”

    我再给胤祥行了礼,身心俱疲。

    “爷好生歇着吧,别忘了换药,睡觉别压着手。闹了一晚上全是我的错,您也别生气了。”说完就带着杏儿走了,在这个能力范围内,我能为我在乎的人做的只有这些了。

    回屋就全身疲软了下来,胃疼得厉害,我使劲按着胃蜷着身子,靠在床边久久起不来,杏儿着急地问:“格格,您怎么了?我去请爷过来。”

    “不许去!”我厉声喝道:“我就是死了也不跟他低头。”

    一直撑到了下半夜,豆大的汗珠渗了出来,我躺在床上咬着被角,十月的天气并不热,可衣服竟全让汗浸湿了。我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待不住,杏儿夺门而出,再回来时带着胤祥。

    胤祥看见我的样子大吃一惊,素日的温和全都消失无踪,指着杏儿怒斥道:“什么时候的事儿,福晋病成这样怎么不去请太医?候在身边是死人吗?枉她还这样对妳。”

    杏儿跪在地上只是哭。“都是奴婢的错。”

    我挣扎着起身,虚弱地说:“是我不让她去的,你要骂就骂我吧。”

    胤祥无奈地看了我一眼,疲惫地说:“罢了,快去找张严让他去请太医。”

    杏儿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出门就赶紧找人去了。

    晚上让玉纤受了委屈,这会儿又把胤祥叫了过来,还指不定她心里有多怨恨呢,我朝胤祥笑了笑,说道:“一会儿太医就来了,您快回去歇着吧。”

    胤祥垂着右手看了我半天,手上的绷带还是密密地缠着。他缓缓坐在我床边,叹气道:“我没在别人屋里歇着,手都成这样了,还能做什么?”

    他用左手替我把因为出汗黏在脸上的头发往后拨了拨,无奈道:“我真是拿妳没办法,妳怎么这么倔,跟我道个歉、说几句软话就那么难吗?”

    我依旧捂着胃看着他。

    他伸手给我抹平了紧皱着的眉头,再说:“上次就这样,这次还这样,每次吵架都闹得这样大气势。没见过妳这样的人,明明不是我的错,可每次先妥协的总是我。”

    我所有的委屈终于化作眼泪掉了出来。“我知道你生气,我也想跟你赔不是,可是你总是不理我,我有什么办法?”

    他给我擦了眼泪,微微笑着说:“我不是不理妳,只是看见妳就会想起来老九那天为了妳那么拚命,我只是心里不好受罢了。”

    我轻轻捧起他受伤的手,轻吻了一下他的手心。“你这样待我,我心里早就容不下第二个人,我……”

    再说不下去,忍不住抱着他哇哇大哭,他胸前的衣服被我的泪抹得乱七八糟,他笑了,拍着我的背哄着:“好了,再哭让太医也要笑话妳了。”

    我连忙抬起头,他就吩咐道:“杏儿,带太医进来吧。”

    门口早就立了两道黑影。

    太医隔着屏风给我诊了脉,说:“恭喜福晋,您有喜了。”

    此话一说,胤祥与我都是又惊又喜,他一步迈了出去迭声问:“多长时间了?她的胃又是怎么回事?”

    “已经两个月了,福晋是因为久不进食再加上忧思过多,所以才引发胃疾,老臣开几副温和补益的方子,先去疾,再养胎。”太医慢慢地说,开了方子就让张严随他回去抓药了。

    如此一闹,天就快大亮了,胤祥扯着嘴角哭笑不得。

    “久不进食?忧思过多?妳挺本事啊,连有了孩子都不知道,还又跳又闹,又哭又叫,等孩子出来还指不定怎么笑话妳呢!”说完自己先哈哈笑了。

    我伸手打了他一下,忙又按着胃。“还好意思说,都是谁惹我的啊?”

    他宠爱地看了我半天。“如此该好好谢谢老九了,要不不仅伤了妳,还伤了孩子……”

    穿越入清,看现代奇女和清朝皇子的结合,隔着三妻四妾数百年时光,看似顺利的婚姻生活暗礁四伏……

    欲知前因后果,请看狗屋【文创风】009《青瓷怡梦》二之一.〈愿嫁良夫〉,十二月十五日火热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