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換婚契約 尾聲

作者︰安琪類別︰言情小說

「老狐狸!」

齊威瞪著桌上堆積如山的公文,想到後頭還有兩個臨時搬來的大辦公桌上,成堆待閱的資料,他就一個頭兩個大。

難道這就是為人女婿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嗎?

「你說誰是老狐狸?」孫函-抱著孩子從辦公室附設的廁所出來,听見他一個人喃喃自語,于是好奇地問。

「就是你爸爸呀!他真奸詐,我才剛娶了你,他馬上把自己名下的產業全部丟給我管理,自己則和岳母兩個人逍遙地躲在國外享清福,也不想想我也有自己的公司要管理,再這樣下去,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有第二個孩子?」

他真是愈想愈不是滋味。

「爸爸也是信任你,才把公司和資產都交給你管理呀!」孫函-知道他只是發發牢騷,所以也總是笑著回答。

「可是我已經一個禮拜沒回家了!他至少把這些事一樣、一樣交給我,一下子全部丟到我桌上來,他想害死我不成?」

齊威懷疑,岳父根本是為了函-未婚生子的事存心整他。

「爸爸是欣賞你的才能,他知道你有辦法消化的。」

「只怕消化不良,被活活噎死了。」齊威大聲嘀咕。

「不會啦!浮,午休時間結束了,我和寶寶也該回去了。」

孫函-將寶寶的奶瓶、以及自己和齊威吃完的空便當盒放進手提袋里,準備帶回家清洗。

「你們要走了?」齊威不舍地起身送他們。

他們一家三口一天中惟一能相聚的時刻,就只有這短短的一個半鐘頭。

想起這是拜誰之賜,他便又咬牙切齒起來。

都是那只老狐狸!他和杜正賢一樣,都是奸詐的老狐狸,上次杜正賢被他擺了一道,听說氣得大病一場,但他岳父的身體卻愈來愈好,大有和他耗到老的意圖。

他們相偕走出辦公室,門外齊威的秘書葉如蔚見了笑著問。「總裁夫人要回去了?」

「是呀!公事方面,就麻煩你多為齊威費心了。」孫函-也笑著回應。

「我會的,這是我的職責。」

「那我先走了!」孫函-再次點了點頭,然後抱著孩子走出秘書室,緩緩步向電梯。

她曾听齊威大略提過葉如蔚,知道她未婚、卻有個四歲大的孩子,她猜想葉如蔚必定有段不尋常的過去,但她體貼地不去詢問。

彬許那正是葉如蔚不願回首的往事,她不想重提人家的傷心事,只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電梯門開啟,孫函-將身體微往牆邊靠,讓一個黑衣男子先行步出電梯。

她抓起孩子白胖柔軟的小手,揮舞著向齊威道別。「跟爸爸說再見,爸爸要加油喔!」

「再見!路上小心——」

齊威看見走出電梯的黑衣男人,一眼就認出那正是許久不見的孤狼,身體霎時一僵,渾身緊繃地防備著。

「拜拜!」

孫函-沒發現齊威的異狀,按下一樓的按鍵後,笑著與他道別。

電梯門關上了,齊威暗自松了一口氣。

隘-和孩子走了,至少他可以確定他們不會受到波及!

他見孤狼舉步朝他走來,立即擺出對陣的架勢。

他的右手雖然無法握槍,但基本的拳腳功夫還是有的。

「不必緊張,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

甭狼徑自越過齊威,走向他的辦公室。

齊威納悶地望著他的背影,不知道他為何而來。

不過他很確定的是,孤狼真的不想殺他!

罷才孤狼經過自己身旁時,他完全感受不到孤狼身上的殺氣,可見他不是來殺人的。

但是孤狼這個黑暗集團的首席殺手,光明正大到他這里來,不是為了殺人,那是為了什麼?

齊威念頭一轉,立刻轉身緊跟在孤狼身後。

他有預感,只要跟著孤狼,就能知曉他不知道的天大秘密,而他——

當然不應該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