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嬌妻力拔山 第二章 顧家頻頻來騷擾

作者︰風光書名︰嬌妻力拔山類別︰言情小說

最近村里村外的人都忙于田事,不太光顧酒坊,只偶爾有一兩個過路商旅來打些酒水,麥家父母閑了下來,早早便關了鋪子回家,才回到家便與元修和麥芽遇個正著。

麥父麥母才納悶自家閨女怎麼和這壯小伙走在了一起,麥芽藏不住話,看到父母後心頭一陣委屈,拉著他們進門就急忙訴苦起來,元修也莫名其妙地被她引進了門。

「那鎮上的顧秀才在核桃林那里把我攔了下來,說了些渾話……」

麥芽大概訴說了顧景崇無禮之事,軟綿綿的聲音听起來可憐又委屈,挺令人心疼的,不過話里話外雖是抱怨,倒是沒有將顧秀才出的糗也一並說出來,元修在心里暗忖這姑娘厚道,看著她的目光又幽深了一些。

最後,麥芽將話頭帶到元修身上。「幸虧元大哥幫我將顧秀才趕走,否則還不知他要如何糾纏。」

麥父麥母原本听得眉頭緊皺,險些就和女兒一起罵出來,但後頭听到元修仗義的表現,兩人皆是眼楮一亮,兩道目光同時落在了元修身上,打量了這新搬來的鄰居一番。

他高大威猛,孔武有力,听麥芽說還是個會武功的,而且這幾日見面他也算有禮有節,性格沉穩,不像女兒那般直率跳脫,更重要的是隔壁只有母子倆,沒听說有媳婦……夫妻兩人忍不住聯想到了某件事,同時心花怒放起來。

沒來由的,元修覺得背後寒毛豎了起來。

「那個……元小哥啊,真是謝謝你救了我女兒。」麥父套了一個近乎,搓著手笑問道︰「都做了這麼久鄰居,不知道元小哥是做什麼的?」

「我是個鐵匠。」元修說話仍是那般簡潔,「在鎮上有個鋪子,還有幾個徒弟。」

「有鋪子好啊!以後咱們家有個什麼破鍋壞釜,還是要買個鏟耙鋤鍬的,就可以去找你啦!」麥母莫名露出了個滿意的神情。

元修淡然地說道︰「鋪子里現在都是幾個徒弟在打理,我已經不自己動手了。」

麥家人一噎,這天還能不能聊下去了?

元修沒注意到他們的異狀,卻是又補了一句,「我做的東西,一般百姓用不上。」

「原來是這樣啊!」麥父笑了起來,不過鐵匠還能做什麼百姓用不上的東西?

想不通也就不想了,他當機立斷不再討論鐵匠鋪的事。「元小哥啊,現在也快傍晚了,不如你留下來用個飯,讓我們表達一下謝意,也把你娘一並請過來吧。」

「不了,那只是小事……」

「對我們來說可是大事!我們就麥芽一個女兒,從小嬌慣得很,哪里受過什麼委屈,今日當真多虧你了。」麥父相當熱情,「咱們家沒什麼山珍海味,就是一般家常菜,不過麥芽手藝不錯,你一定要留下來嘗嘗。」

「是麥芽姑娘掌廚?」

「是啊,我們家都是麥芽煮菜的。她呀,平時最喜歡搗鼓這些吃食,上回你也吃過她做的點心,應該還能入口吧?」麥父口頭上說得謙虛,但臉上驕傲的神情已經出賣了他炫耀女兒的心情。

元修眼角余光看向了坐在一旁嬌柔文靜的麥芽,她正巧也看了過來,朝他點點頭,露出一個羞澀的笑。

「……那就叨擾了。」他突然很想吃吃看她做的菜,剛好今日師娘去鎮上,稍晚他才要去將人接回來。

麥家人很高興,連忙去張羅。

沒多久,好菜已經擺滿了麥家的飯桌,糖醋鯉魚、蘑菇炖雞、蒸小酥肉、拔絲葫蘆、清炒白菜,主食是一人一大碗油潑辣子面,菜色不多,卻都是地道的味道,看得出主人家誠意十足。

麥父麥母親自將元修迎入座,三個孩子見客人上座才跟著坐定,也沒有搶著動筷。

元修見了他們的禮儀,暗自點頭,路底村雖然只是個不起眼的鄉下村子,但麥家卻沒有忽視了兒女的教養。

麥家請客吃飯已是稀松平常,實因麥芽的手藝太吸引人,大家都喜歡來嘗,村里不時有人抓雞拿菜、割肉拎米的來蹭飯,麥父也不是個小氣的,往往會貢獻出自家出產的酒水。

這回是宴請女兒的恩人,若是有可能,以後說不定兩家關系還能更進一步,麥父更是拿出了珍藏多年的好酒,務必讓元修賓至如歸。

元修原還有些不自在,但麥家的氣氛著實令人放松,當他嘗了一口蒸小酥肉之後,那種扎實的肉香充塞鼻間口腔,便連剩下那一絲絲的生分都拋到了腦後。

元修本以為她只是做點心拿手,想不到灶上的活計那是一點不讓,小酥肉綿柔酥軟,糖醋魚酸甜可口,拔絲葫蘆外脆內軟……媲美任何他吃過的名廚手藝。

于是元修放開了胃口大快朵頤起來,光是那油潑辣子面,噴香帶勁,他足足吃掉三大碗。其他人見他如此賞臉,也樂得頻頻勸菜,當然自己的筷子也不忘落下,眾人推杯換盞,言笑晏晏,雖然大多是麥家人在說話,但元修這輩子就沒有吃過這麼熱鬧的一餐,是出自眾人殷切誠摯之心的熱鬧,而不是一桌子人心思各異,只是窮嚷嚷的那種。

「來來來多喝點,我們家不只菜好,酒也是一流的!」麥父見元修酒杯空了,又替他斟滿。

「來來來多吃點,我們家不只酒好,菜也是一流的!」麥芽也不甘示弱,夾了一大塊魚放在元修碗中。

麥父見狀大笑。「閨女啊,妳這是和我杠上了?」

「我就看不慣爹一直顯擺你的酒。」麥芽酒量不好,可不愛喝。

「我還看不慣妳一直顯擺妳的菜呢!」麥父當下懟了回去。

眾人大笑起來,麥母更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竟轉向了元修。「元小哥,你說你說,咱們家究竟是菜好還是酒好?」

每個人都靜了下來,笑意盈盈地等著他的答案。

元修放下酒杯,環視了眾人一圈,最後慢慢地道︰「你們家,人好。」

他說的絕對是真心話,父母慈藹和善,一邊拌嘴還會一邊替對方布菜;麥莛雖然因為自家小弟麥穗吃得滿身露出嫌棄的表情,卻也不停地替他收拾擦拭;至于麥芽則是一個勁兒的與父母兄弟賣乖打趣,小女兒家的撒嬌簡直可愛至極。

麥家,人真的好。

他這個答案卻令麥家的人都愣了一下,尤其是麥父麥母以及麥莛,都忍不住去思考這其中是否有歧義,畢竟元修最後的目光是落在麥芽身上。

這時候麥穗突然小手往桌子一拍,豪氣干雲地道︰「我最好啦!」

「噗!」麥芽先忍俊不禁笑了出來,「對啦對啦,你最好啦,什麼酒菜都沒有你好,瞧你那圓嘟嘟的小臉,看上去就好吃。」

一番打趣引來全家人的哄堂大笑,連一向穩重的元修眼中都露出笑意。

一頓飯吃得賓主盡歡,元修在用完膳後告辭,準備去鎮上接趙大娘,麥家人還很熱情的將他送到了大門口,要不是就住在隔壁,說不定還能送到元家門口。

回到廳中,麥芽自是去收拾一桌子的杯盤狼藉,趁著她不在的時候,麥父麥母熱烈的討論起來。

「我覺得這個元修不錯。」

「是很不錯,又高又壯又會武,看上去就很耐打。」

「他也喜歡吃麥芽煮的菜。」

「而且就住在我們隔壁,一開門就能看見了,你說咱們麥芽和他……」

「等一下!」麥莛突然打斷父母的對話,略顯青澀卻已然顯出氣宇軒昂的俊臉,此時微微抽搐著。「爹娘可是在討論要將大姊嫁給元大哥?」

「是啊!」麥母光想就興奮起來,「在我們苦惱你姊姊婚事的時候,馬上就來了個元修,你不覺得他是老天爺賜給麥芽的完美夫婿嗎?」

「難道你還能挑出元修哪里不好?」麥父也幫腔。

麥莛語窒,回想了一下元修的外貌及行止,除了年紀好像大了點,該是有二十五六了,其他當真批評不出什麼,尤其當初拒了鎮上顧秀才的婚事就是擔心他太過文弱,元修正是恰恰相反的類型。

可是這姓元的也才剛剛冒出來,居然就要搶走他保護了那麼多年的姊姊,這股氣他沒那麼容易吞下去。

「我覺得爹娘高興得太早了。」麥莛沒好氣地道。

「怎麼說?」

「元大哥也二十多歲了吧?你們怎麼就沒問他訂親了沒?」

麥父麥母面面相覷,這才意識到這的確是很嚴重的問題。

麥莛對自家父母的一廂情願很是無語,但又看到他們由原本的狂喜到現在的失落,突然覺得原本看上去不錯的元修好像沒那麼順眼了。

如今世道混亂,朝政不彰,皇帝也不是什麼明君,百姓艱苦時他卻縱欲享樂,在民間風評頗差。

即便如此,路底村這一帶因為天高皇帝遠,倒也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該怎麼生活還怎麼生活,只不過秋收過後,村長前來通知田稅要加一成,又令今年因夏旱而減產的收成雪上加霜。

據說這還是縣太爺壓過的價碼,路底村就在大路邊,多多少少听過往來商旅談論,其他地方的秋稅有的甚至加到五成,簡直不給人活路。

再過幾日,麥莛也要收假回縣學,所以麥芽做了好些他喜歡的零嘴兒,想讓他帶回縣里。今年麥子收成不好,不過板棗倒是不錯,陸續成熟,因著前月的核桃也還成,所以麥芽便決定做核棗糕,等用完早膳後全家散去各忙各的,她便著手制作。

她先將紅棗加水搗成泥,拌上麥芽糖在小鍋中慢熬,中間再摻上團粉漿與一點豬油,熬到一定程度再放入炒香的核桃,最後倒入麥芽特制的淺木盒中放涼切塊。

其實核棗糕這零嘴兒附近的大媳婦小媳婦兒也都會做,但麥芽做的就是特別香甜好吃,除了她舍得用料之外,她那嚇死人的力氣用來搗個棗泥拌個麥芽糖之類的,還不比抓起一根羽毛簡單,做出來的成品自然美觀又美味。

她將大部分核棗糕放在食盒里整齊擺好,又包上布兜,想著這些讓麥莛吃上個把月都夠了,剩下的她留了一些在家,其余又放到另一個食盒之中,提了出去。

因著父母還在酒鋪,她臨出門前向麥莛兄弟交代,「我送些核棗糕到隔壁的元家去。」

想到父母那般心思,這會兒麥莛也沒心情看書了,放下書本便道︰「我陪妳去。」

小麥穗見大家都要出門,也急忙抱住姊姊的大腿,脆生生地道︰「我也去,我幫姊姊提糕!」

麥芽笑道︰「你是幫姊姊吃糕吧!」

她由桌上盤子拈了一塊,剝了一半塞到小弟嘴里,好不容易讓他放開了她的大腿,又轉向麥莛道︰「既然這樣,那都去吧,你總是在屋里看書,也該松泛松泛。」

接著她把另一半核棗糕塞進了麥莛口中。

麥莛苦笑著吃下,也只有在姊姊眼中他永遠是弟弟,一點也不在意他的秀才功名。

麥家姊弟拎著食盒出了家門來到元家,不管有沒有人在,元家一向是大門深鎖,姊弟三人敲了幾下門就靜靜地在外頭等候。

「來了!」不一會兒便听到一個輕柔的響應,接著元家的大門敞開,探出頭來的赫然是趙大娘。

趙大娘見到來人是隔壁麥家的孩子,立刻笑了開來。「怎麼上門了?有什麼事嗎?」

「趙大娘,我這兒有些核棗糕,今早才做好的,送與妳和元大哥吃吃看。」麥芽亮出食盒,笑嘻嘻地道。

他們也知道了趙大娘是元修的師娘,從小撫養他長大,雖非親生但勝似親生。

小麥穗口中還嚼著那半截核棗糕,含糊不清地搭腔道︰「姊姊做的核棗糕最好吃!」

「嘴里有東西不要說話。」麥莛在小弟頭頂輕輕一敲,又朝著趙大娘說道︰「小弟無狀,讓趙大娘見笑了。」

見麥家姊弟個個有禮又懂事,大的俊俏小的可愛,身上也收拾得利索整齊,趙大娘真心喜歡,笑得見牙不見眼的。「不會不會,修哥兒到鎮上的鋪子里去了,你們也進來坐坐。」

趙大娘領三人進門,然後便到後頭去泡茶。

麥家姊弟無聊地端詳了下元家,見這廳里除了桌椅,什麼擺飾也沒有,要不是窗邊放著一個繡籃,只怕說這屋里沒人住都有人信,俱是露出了個古怪的神情。

很快趙大娘便轉回,也看到了麥家姊弟那神情,不由笑道︰「我們才搬來不久,很多東西也不知去哪里買。我這性子軟和,修哥兒怕我被人騙了,說是會慢慢添購,可是男人畢竟粗心,拿回來的都是些米糧布匹,倒是讓這廳里難看了些。」

麥芽笑道︰「大娘不知去哪兒買,交給我便是,總之不會讓大娘吃虧。」

趙大娘點了點頭,也不好意思讓一個小姑娘替她跑腿,便順著說道︰「那倒是好,有妳陪著,修哥兒也能放心。」

看著屋里空蕩蕩的牆壁,麥莛也不好意思地道︰「如果大娘不嫌棄,我有些字畫也能拿來讓趙大娘掛著,雖然不是頂好看,不過縣里夫子也稱贊過的,至少替家里添點顏色。」

「麥小哥可別這麼說,你少年秀才的名聲都傳到縣里去了,親手繪制的字畫掛在我這屋里,我還怕埋汰了你的手筆。」趙大娘欣喜應道。

「我!我也要幫忙!」小麥穗急急忙忙舉起手,怕旁人把他忘了。

「你能幫大娘什麼忙?」趙大娘對麥穗可稀罕了,一把就摟在懷里。

她好久沒接觸這麼小的孩子,元修小時候沉默听話,長大了更是像根木頭似的,哪里有麥穗這樣童真可愛。

麥穗歪頭想了想。「我能幫大娘喂雞!」這事兒是他天天做著的。

「喂了雞之後呢?」趙大娘又問。

「喂了雞之後可以撿雞蛋,讓姊姊做蛋羹吃,還有大公雞可以叫姊姊炒了吃,老母雞可以叫姊姊炖湯吃……」麥穗掰著小小的手指數著。

廳里眾人簡直笑翻,麥莛恨鐵不成鋼地道︰「橫豎你這小吃貨就只惦記著吃了。」

麥芽也絲毫不給小弟面子,笑道︰「而且還都叫你姊姊做,你姊姊真不好當。」

麥穗被笑得不好意思,也不怕生,一頭埋進了趙大娘懷里。

趙大娘心都要化了,自然是連連讓麥芽麥莛別再笑他,但自個兒卻也沒笑得比旁人少。

廳中聊得正歡,外頭突然傳來擂門的巨響,一下子就讓眾人靜了下來,趙大娘雖覺得甚為無禮,卻也沒想太多,站起來就要去開門。

麥莛卻是攔了攔。「趙大娘,村里沒人會這樣敲門的,只怕來者不善,咱們先別開門,我去看看是誰。」

麥芽也覺得弟弟說得有理,但突然來了這麼一樁事,誰也坐不住,便齊齊到了院子里,只讓麥莛從門縫看去。

擂門聲越來越大,甚至還有吆喝聲,麥莛看了一會兒,回頭臉色難看地說道︰「不是村里的人,個個凶神惡煞的,手里還掄著棍子。」

趙大娘摟著小麥穗瑟瑟發抖,臉色發白地道︰「造了孽了,我們家初來乍到,怎麼會惹上這些人?」

此時門閂已經有些松動,眼看就要斷了,麥芽嚇得不行,左右看了一會兒,抓起放在牆邊的鋤頭高舉著擋在趙大娘身前,麥莛也順手抄起一旁的竹掃帚,想著能抵擋一陣是一陣。

就在眾人的驚惶之中,門終于被撞開了。

來的是三個男子,看上去並不怎麼壯,但那姿態就是幾個無賴漢,手里持著棍棒,其中帶頭的一臉不善地道︰「他娘的沒听到老子敲門?」

麥莛極力讓自己鎮定,正色說道︰「我們不認識你們,是不是找錯了?」

那無賴嘿嘿陰笑,眼光在屋里幾人身上梭巡。「剛搬到路底村,住磚房的元家,找的就是你們!」

麥芽將趙大娘與麥穗擋得更嚴實。「你們找元家有什麼事?」

「找碴啊!有什麼事?」那名無賴一個甩棍,就把院里一株小樹苗打得彎了身。「誰叫你們得罪了人?給我砸!」

三名無賴進了院子就砸,麥芽氣得都要沖出去了,卻被麥莛暗暗拉住。

姊姊有股蠻力不錯,但沒什麼招式,這麼一沖出去可不能保證不受傷,更別說對方有三個人,容易顧此失彼,眼下保護趙大娘和弟弟比什麼都重要,何況她若在趙大娘面前大發神威,父母親對元修的打算恐怕又要打水漂。

既然無法阻止,麥家姊弟便只能護住趙大娘與麥穗,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砸。

可是那三人似乎覺得這砸院子太無趣,便想沖進屋子里,就在麥芽即將要忍不住出手的時候,大門外走進了一個壯碩高大的身影。

來人便是元修,見到屋內一片凌亂,還有縮在角落的幾人,他的臉色一片鐵青,一個箭步便拎起其中一個無賴的後衣領,當頭就是一拳,那名無賴還沒看清是誰打他,隨即倒地不起。

其余兩名無賴見狀,掄著棍子就向元修沖來,元修一把接住棍子,抬腿將其中一人踢飛,那人撞上圍牆,疼得抱著肚子無法動彈。

另一個人就聰明多了,光這一下就知道自己打不過元修,連忙大叫道︰「點子扎手,扯乎!」說完拔腿就往門外跑。

至于另外兩個,被元修一手拎著一個扔在了一塊兒,冷聲問︰「誰派你們來的?」

那兩人不過是大垛鎮上的幾個混混,本就沒什麼節操,現在被打成狗,壓根不需要怎麼逼供就把始作俑者供出來了。

「是……是鎮上的顧家!」

直到元修問完話,放那兩個人離開,麥芽等人才松了一口氣,扶著趙大娘回到屋里去。

麥芽見趙大娘嚇壞了,便和元修說了一聲,自個兒鑽到他家的灶間,想煮些壓驚茶讓趙大娘喝。

元修也不客氣,道了聲謝,轉頭見到廳里桌上那一大食盒點心,便明白了麥芽姊弟為何會在自家,看來護住師娘也是趕了巧,便沉聲對著麥莛說道︰「今日謝謝你們保護師娘。」

他憶起自己進門時見到麥芽舉著鋤頭、麥莛拿著掃帚,擋在師娘面前那種義無反顧的模樣,內心的動容無可言喻。

「元大哥別這麼說,這不是應當的嗎?」麥莛亦是面露慚愧。「真要說起來,那幾個人是顧家派來搗亂的,原因還是出在我姊姊身上……」

元修搖了搖頭。「難道怕他報復,就得逆來順受?」

這句話倒是合了麥莛的心意,「幸好大姊沒嫁給那種人,明明是自己無理,卻又睚眥必報,同為生員,我一向就瞧不上他。」

元修點了點頭。

此時麥芽端了茶壺出來,一人倒了一碗,茶水的味道很奇特,並不是一般茶葉,卻泛著清香。

「想不到元大哥屋里空著,但灶房里的東西倒是齊全。」她帶著盈盈淺笑,頰邊的梨渦若隱若現,看上去比趙大娘冷靜多了。「這壓驚茶是用竹葉、紅棗和大麥煮的,以前麥穗幼時受驚,我從鎮上醫館問來的方子,大家都喝點吧。」

眾人聞言都舉杯喝了一大口,這茶喝起來有著淡淡的甜味與竹葉香氣,卻又有麥子那醇厚的味道,若不說是壓驚茶,單單當成茶飲也是好的。

一杯熱茶下肚,心里確實舒坦了些,趙大娘看了看天色,便擔憂地朝著元修說道︰「時候不早了,修哥兒送他們姊弟回去吧,麥芽還得做飯呢,反正就在隔壁,隨即便轉回,我將大門鎖好便是。」

元修點了點頭,便領著麥家姊弟出門,這一行人中,或許就數小麥穗最無憂無慮,事情過了也不怕了,坐在元修肩頭上的他從來沒從這麼高的地方看自己家,不禁瞪大了眼,咯咯地笑了起來。

元修若有所思地看著麥芽,忍不住說道︰「顧家那邊的事我會解決,你們放心,他們不會再來。」

麥芽也是個看得開的,尤其元修在旁,不知怎地她就不怕了,便也俏皮地笑道︰「沒關系,元大哥,我不怕的。」

「我師娘性子和善,哪里遇過這種陣仗,所以我是真感謝你們今日保護她。」元修又道了一次謝。「只是麥莛是個文弱書生,麥芽妳又這般柔弱,以後遇上這種事可別逞強,可以沖出去喊村民來幫忙。」

麥莛是文弱書生不錯,但麥芽柔弱那可就誤會大了,麥莛欲言又止地看向了自家姊姊,果然見到麥芽囁嚅道︰「其實我不柔弱的……」

元修頓了頓,表情有些微妙。「或許妳說的對,方才我一回家就看到妳單手舉著鋤頭擋在我師娘身前,當時便知妳膽子大,力氣還不小,或許我不該單憑外表就認定妳柔弱。」

說到力氣這回事,麥家姊弟更加心虛,麥芽支支吾吾地道︰「那時嚇了一跳,就……就行事出格了一點……」

麥莛見狀也連忙替姊姊掩飾。「鄉下姑娘常做重活,體力好一些也是正常,我姊姊無甚特別。」

在元修听來則是覺得兩姊弟謙虛了,他也不就著這事兒繼續討論,只是頂了頂麥穗的小**,惹得他再次發笑。

麥芽見他囂張,伸過手來想搔他癢,麥穗在元修肩上扭呀扭的,姊弟倆便玩了起來。

元修抓緊了麥穗的腳,目光卻一直落在那笑得溫柔的麥芽身上,幻想著自己未來若是娶妻生子,是不是也能有眼下這樣和樂融融的溫馨景象?

至于一旁的麥莛一見到元修看自家姊姊的眼神,微微瞪大眼,難道自家父母心中的打算不是單方面的嗎?

早知如此,他今天應該拐彎抹角的向趙大娘探听元修的婚嫁情況,怎麼也要把他什麼正妻亡妻前妻侍妾通房紅粉知己的現況給問得清清楚楚。

麥莛無言地看著自家傻姊姊沒心沒肺地對著元修甜笑,自家傻弟弟更是騎在元修肩上笑得像個呆瓜,不禁有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