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季綾捍衛小情人 第五章

捍衛小情人 第五章

作者︰季綾書名︰捍衛小情人類別︰言情小說
    拍完照,事務所突然來了兩位不速之客。

    「尹太太、羅記者,請問你們有什麼事嗎?」事務所里的法務助理在門口擋下這兩位最近時常來造訪的難纏人物。

    「怎麼,沒事我就不能來嗎?我好歹是一手將超然扶養長大的大媽,難道不能來找他嗎?」趙美華拔高嗓音斥喝著。

    這時,趕著出庭的尹超然走了出來,面色不豫地說︰「大媽,你拜托我的事我是不會答應的,我勸你省點力氣,不要白費工夫了。」

    大媽的佷子犯下刑事案件,想找他當辯護律師,只可惜,他的原則是不接親戚的案子,更何況,大媽的佷子罪行重大,根本沒有勝訴的可能。

    他只是個律師,不是神,更沒有通天的本領,能夠將明知是敗訴的案子改變成勝訴。

    當然,這其中只有一個方法能解決,不過他不屑為之。

    「你這個不孝子,大媽將你扶養長大,你竟然是這樣回報大媽的!你也不想想當初你的母親遺棄你,是我好心讓你這個庶出的兒子待在尹家的。」她搬出千篇一律的說詞。

    「大媽,從小到大,你是怎麼對待我的,你自己心里有數,在尹家真正對我好的人就只有爸及大哥而已,我不覺得自己虧欠你什麼。」他面容肅冷地回答。

    每次只要一談到他的身世,他的心情就會變得復雜起來。

    他知道當初母親會選擇離開他是有逼不得已的苦衷,只是,被親生母親遺棄的痛苦,至今他仍然無法釋懷。

    當時的母親只懂得以自己的想法去安排他的人生,卻從沒想過他長大後會怎麼想?

    他寧願不要富裕的生活,也不要跟母親分開。

    「你真是太不知好歹,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的長輩,你一定要這麼狠心拒接這件案子嗎?」趙美華氣怒地漲紅了臉。

    「很抱歉,我的答案仍是一樣的。不好意思,我現在必需出門到法院開庭,你們請回吧!」他朝趙美華及羅記者點點頭,便大跨步離開事務所。

    「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連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都不肯幫忙解決我娘家這次面臨的難題。」她這個佷子可是全家人的寶貝,如今他犯下重大的罪行,簡直讓她家里的人個個心情沉重不已。

    看著事務所門口的騷動,夏芷鈺忍不住靠近圍觀的員工問︰「請問是發生什麼事了?

    「尹律師的大媽及八卦雜志社的羅記者又來公司找他,趕也趕不走。」法務助理據實以告。

    其實他也不太清楚尹律師為何堅持不接他大媽提出的案子。

    「尹律師的大媽來找他幫忙?」她訝異地睜大眼。

    她知道尹超然一向與他的大媽處得不好,既然如此,他的大媽又為何堅持要請他幫忙?而且還帶了一位記者同行?

    看來這件案子一定不單純。

    羅記者見到舊識,趕忙上前打招呼,「芷鈺,你怎麼會在這里?」

    「羅姊,你怎麼也在這里?」見到昔日在舊東家一起跑新聞,同時建立起革命情感的朋友,她感到又驚又喜。

    「我是陪同尹太太一起來的,她說有勁爆的消息要提供給我們雜志社報道。」她朗聲說著。

    「勁爆的消息?」夏芷鈺的眼中寫滿疑惑。

    由剛才尹太太囂張的行徑看來,這則消息肯定是不利于尹超然的消息,如果再加上八卦雜志的渲染,對尹超然的聲譽將是一大打擊。

    「羅姊,這幾天你有空嗎?我們這麼久沒見面,我想跟你聊一聊。」她想借機了解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麼樣?

    「好啊,看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們約個地方好好地聊一聊。」羅記者爽快答應。

    三天後,兩位記者在一間知名的連鎖咖啡廳踫面。

    「什麼?你說尹律師他完全不顧念親情,三番兩次地拒絕他大媽的請求。」她驚訝地站起身,發覺大家都在看她,只好趕緊低著頭坐下。

    她之所以會這麼激動,是因為她不相信他是那種六親不認的人。

    「是呀!尹太太說,她知道她的佷子罪行重大,她家里的人對此都不敢抱什麼太大的希望,只是他們都希望能經由尹律師的辯護,替她的佷子減輕一點刑責,這也是他們全家人的唯一願望。」

    「羅姊,你打算怎麼寫這篇報道?」這是她最在意的事,也是她約她出來聊天的主要目的。

    「我嘛……當然是幫尹太太伸張正義,讓輿論的力量逼使尹律師接下尹太太佷子的案件。」

    「羅姊,可否麻煩你暫緩這篇報道?」夏芷鈺真心地懇求。

    「為什麼?我不明白你的用意?」羅記者偏著頭看她,內心盈滿疑惑。

    「尹太太與尹律師的關系一向不是很好,如果只听尹太太單方面的說詞,恐怕不客觀,請等我向尹律師求證後,你再決定要不要刊載這篇報道,好嗎?」她軟言要求。

    「好吧!看在我們兩人有革命情感的份上,我就等你查明事實真相後再決定該怎麼做。」

    「謝謝你,羅姊。」

    幾天後,夏芷鈺再度拜訪事務所時還背了一台筆記型電腦,她準備收羅姊e-mail給她關于尹超然報道的草稿。

    原本尹超然已經出門,她把握時間看草稿,沒想到尹超然因為漏帶資料而返回事務所,還不聲不響地走到她的身旁。

    「在看什麼?攻訐我的報道嗎?」尹超然半開玩笑地說。

    他突然從夏芷鈺的背後竄了出來,害她嚇了一大跳。

    「沒、沒有。」她拍了拍胸口。

    她是真的在看關于他的報道,只是不太敢向他坦承,因為報道的內容相當偏激,她怕他看了會心情不好。

    她想移動鼠標將檔案關掉,他卻快她一步,握住她的手,讓她無法將檔案關掉。

    「這麼心虛,難道真的是在看有關于我的報道?」他傾身,往螢幕看去,仔細地研讀內容後,眉頭馬上皺了起來。

    「這篇報道只是草稿,羅姊並沒有真的要將你拒接親戚案子的事報道出來。」她的額際冒出薄埂的冷汗。

    當記者的人應該公正客觀,她本來的打算就是想先求證他本人,再與羅姊商量該怎麼處理這篇報道?

    沒想到這麼巧,居然讓他先看見了草稿!

    「馬上把這篇報道作廢,我大媽說的話根本不能信。」他惱怒地蹙眉。

    「你似乎對你大媽很有成見?」她困惑地望著他。

    「她的作法讓我無法苟同。」他嚴肅地板起臉。

    小時候怎麼被她茶毒的他不想多說,他只希望夏芷鈺不要誤會他的為人。

    「你為什麼堅持不肯接你大媽委托的這件案子?她沒有要求你非勝訴不可啊!」她感到納悶不已。

    「我大媽希望我能幫她賄賂法官,設法讓審判的刑責減輕,這種事我怎麼可能做得出來?」這種違背道德良心的事,他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真的嗎?」夏芷鈺驚訝地睜大眼。

    「這件事並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所以我沒有向其他人透露,大媽就是仗勢著這點,才會不時地跑來事務所鬧,她這個人最喜歡以別人的弱點大作文章,我念在同是家人的份上,才會不想跟她計較。」

    「原來是這樣,這麼說來,你大媽說的話根本不能信,我會勸羅姊將這篇報道撤掉。」她偏著頭沉思。

    「你為了我的事,特地去找羅記者討論?」他訝異地挑眉。

    「我不希望羅姊在還沒查明事情的真相前,就在雜志上發布對你不利的報道。」她誠實地說出心里的想法。

    「這麼說來……你一直是相信我的?」他深邃的黑眸閃著燦亮的光芒。

    「我相信你。」她斬釘截鐵地點點頭。

    「芷鈺……」他激動地握住她的手。

    經過這件事,尹超然才真正了解到夏芷鈺真的是實事求是的記者,對她的欣賞又多增加了幾分。

    而且,她對他的信任,讓他覺得自己這幾年來對她的感情有了回報。

    「以後不管有什麼疑問,盡管直接來問我,對你……我會知無不言。」他承諾道。

    夏芷鈺點點頭,心中有點雀躍。

    他這麼說,是不是表示——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特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