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寧馨灶上富貴 第三章 開始建院子

灶上富貴 第三章 開始建院子

作者︰寧馨書名︰灶上富貴類別︰言情小說
    玉娘的手藝很是不錯,野雞本來肉質很柴,不好炖煮,她就多炒了一會兒,加的也是熱水,這般炖出來的湯味道濃厚,吃肉也軟嫩。

    拌野菜爽口,韭菜雞蛋鮮美,炖油豆角香軟,就是野菜餅子都勁道兒好吃。

    這很是出乎趙悍的意料,真心夸贊了幾句,「玉娘妹子真是心靈手巧,這是調料有限,否則味道定然更好。」

    賀老大听的得意,轉瞬又嘆了氣,「這件事上玉娘倒是隨了我,有整治飯菜的天分。可惜,她是個閨女,否則我先前的活計,倒是可以傳給她繼續做下去。」

    玉娘手里的筷子一頓,轉而又繼續默默吃飯,沒有說話。

    賀老大沒有看見,同趙悍問道︰「你昨日去隔壁村了,王師傅要多少銀子?」

    「王師傅說今日下午過來看看,到時候再定工錢。」趙悍咬了一口餅子,又道︰「但他說要建五間正房,三間廂房,木料磚瓦差不多要一百兩。」

    「一百兩!」賀老大同王金枝都是驚了一跳,應道︰「不便宜啊,想必是半截石牆的磚瓦房了。」

    趙悍點頭,笑道︰「我以後打算留下長住,娶妻生子,總要建個結實的院子才好。」

    賀老大跟著點頭,應道︰「也是這個道理,總要給兒孫傳下去,不能住幾年就漏風漏雨的。這麼看,一百兩銀子的料錢也不多,到時候加上工錢,總要快二百兩呢。」

    王金枝惦記答應村里婦人的事,就道︰「到時候是不是要在村里尋雜工啊,我昨日嘴快了,同村里人說了兩句,大伙兒就惦記上了……」

    趙悍倒是沒有計較,笑道︰「雜工肯定是要在村里尋人,大伙兒願意來最好,我倒是要多謝嬸子幫我張羅了!」

    這話可把王金枝哄得眉開眼笑,「這都是應該的,應該的。」

    玉娘一直在低頭吃飯,這會兒實在忍不住,就小聲道︰「趙大哥,村里的老規矩,尋人做工建院子,是要供給一頓午飯的,這麼一座大院子,怕是最少要二十日,你可是要尋人幫著上灶?」

    趙悍還真不知道村里有這樣的規矩,他剛想說多給幾文工錢,讓村人中午回家吃飯。但轉而看見玉娘眼里的亮光,就改了口,應道︰「還要供午飯嗎,我倒是不知道,這個時候要去哪里尋上灶的婦人呢?」

    果然,玉娘眼里的光彩更亮,急切說道︰「我幫趙大哥上灶兒,照料師傅和雜工們吃飯,不要工錢。趙大哥能不能捎帶手兒,幫我家把倒塌的另一間屋子重新砌起來,不用磚瓦,只要土坯的就成。」

    不等趙悍應聲,賀老大已經是變了臉色,呵斥道︰「瞎說什麼呢!妳一個閨女怎麼給一群爺們兒做飯?」

    玉娘咬著下唇,極力忍著眼淚,試圖說服老爹,「爹,我也不是出門去做活兒,就在隔壁院子,家里一眼就能望到。而且我也不是要趙大哥的工錢,我就是想把倒塌的屋子修修,我不能總跟爹娘住一屋,更別說再過兩個月天氣就涼了,您還受傷,屋子透風,萬一再染了風寒……」

    賀老大如何不知道這些,他也不是想把閨女當成大家閨秀教養,畢竟窮人家孩子沒這個福氣,但他總是盼著閨女好,不願外人傳了閑話兒,害得閨女不能尋個好婆家。

    「那妳也不能跟一群爺們兒混在一起……」

    玉娘掉了眼淚,梗著脖子不肯低頭,顯見不打算听老爹的話。

    王金枝哭著把閨女抱在懷里抽泣著,「我可憐的閨女啊,是爹娘沒能耐,對不起妳,讓妳吃這個苦,還要為家里百般打算。嗚嗚,娘心疼啊,心疼啊!」

    賀老大見此,心里更是自責,若不是他傷了腿,若不是被趕出老宅,若不是他先前太過愚孝,哪怕給家里私留一點銀子,也不至于讓女兒為家里這般苦心打算。

    「賀大叔,說起來當初我爹娘過世的時候,村里人算一起,都不如您一個對我照料有加,就是我爹娘的後事也都是您幫忙跑前跑後張羅,這份恩情我一直記在心里。本來這次建新院子,我就打算把您家也一起重新修葺了,不想玉娘妹妹心急先提了出來,我又是個嘴笨的,應聲慢了,惹您罵了玉娘妹妹。」

    趙悍起身,正色行禮,又道︰「賀大叔,請您看在我過世爹娘的情面上,就允許我報了當年的恩情,給您修葺一下院子吧?」

    說著話,他又要行禮,賀老大慌忙支撐起來,扶了他,嚷道︰「栓子,你這是做什麼?你爹活著的時候當我是親兄弟一樣,他過世時,我出力是應該。當年就是……哎,否則我都想把你留下當親兒子養。如今你回來,我比誰都高興,可不能提什麼報恩不報恩的。」

    「好,那我不提報恩,就當換工吧。」趙悍趁勢說道︰「您也知道,我在村里的那些族人是指望不上了。不如這次請您幫我看管著工匠們建院子,大嬸和玉娘妹子幫我上灶兒,我在城里有些事,不能日日留在家里,有你們幫我照應,我也放心。作為謝禮,我讓工匠捎帶手兒,把你們家里的房子也修葺一下。您看如何?」

    賀老大听得愣了,哭笑不得應道︰「你這小子,說來說去都是為了這個啊。」

    「大叔就應了吧,我在外邊確實有事要忙,您不答應,總不能看著那些人糊弄活計,把院子建的歪歪扭扭吧?」

    「他們敢!我雖然殘廢了,但誰也不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欺負你!」

    「那大叔就是答應了?趕緊吃飯,一會兒工匠就來了,大叔最好幫我一起算算用料,別吃了虧。」

    趙悍順勢坐下來,催著賀老大趕緊吃飯,賀老大稀里胡涂,又不好拒絕,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

    玉娘抬頭飛快瞄了趙悍一眼,心里樂開了花兒,她怎麼說都不成,趙悍卻幾句話就解決了,甚至還把她爹娘一起捎帶上,家里的房子也從修葺一間,變成了三間。這人簡直是太厲害了!

    趙悍吃著飯,目光從玉娘歡快的小臉上掃過,也是忍不住翹了嘴角……

    吃過飯後沒一會兒,泥瓦匠師傅就上門來了。

    這王家在附近也是極有名氣的,幾乎一大家子父子兄弟都是做這個行當,所以,人家一口氣來了三個大師傅,五個小工。

    賀老大既然答應了趙悍,就很是盡責,招待茶水,又跟著滿院子走動,測量尺寸,談磚石材料。最後定了兩個院子,一個正房廂房八間磚瓦房子,連一個馬廄,外加修葺賀家的三間土坯房子,總共一百八十兩銀子。用料都由王家負責,出了問題,自然是砸王家的招牌。

    這般,趙悍基本上做了甩手掌櫃,只等著二十幾日後新院子就好了。

    村里人早在王家人進村之後就盯得緊緊,這會兒見得談成,紛紛上前問詢要不要雜工。

    趙悍一口就應了下來,請賀老大擇選三十個人做工。

    村人立刻把賀老大圍了起來,賀老大倒是體驗了一次受傷之後再沒有過的追捧。

    但這也是個得罪人的差事,畢竟村人太多。

    不過,趙家的遠親們顧忌當年瓜分了趙家的田產,逼走了趙悍,不敢上前。其余還有一些已經進城尋活計了,最後攏一下,能來做工的村人只有三十二個,都是勤快本分的。賀老大咬咬牙,替趙悍做主,直接把人都留了下來。

    玉娘歡快的像只小兔子,拿了一根樹枝在地上簡單寫畫,估算這將近四十人,一日一頓午飯要用到多少米糧菜肉。

    趙悍正好過來舀水,見到之後,就道︰「我不缺這點兒銀子,村里人第一次幫我做工,午飯盡量豐盛一些。」

    不想玉娘卻是反對,應道︰「趙大哥,在你之前,村里也有人家請大伙兒做工,工錢都差不多,午飯雖然有好有壞,但也沒有太出格的。你剛回村來,即便好心,想要村人吃好一些,可平白招人多話就不好了。」

    趙悍笑了,點頭道︰「成,那妳看著安排吧。比照普通的飯菜,多三成油水就好。」

    玉娘想了想,雖然還是覺得有些出格,但她多費些心思,讓村人多沾點兒油水,又不至于覺得太奢侈,也不算多難,于是她就干脆應了下來。

    「總共四十人的話,一人午飯按照六文錢算,就是二百四十文,二十日的工期,怎麼也要五兩多銀子。當然這不包括最後上梁時的酒席,到時候還要另外估算安排。」

    趙悍听了,轉身邁過矮牆,很快從馬車里拿了一個錢袋子遞給玉娘。「這是二十兩碎銀子,明日上午我趕車,帶妳和嬸子去城里采買。銀子歸妳支配,收好了。」

    玉娘手里拎著沉甸甸的銀袋子,心里真是又激動又惶恐,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拿到這麼多銀子。「趙大哥放心,我一定好好安排。」

    趙悍點點頭就回去了,王金枝從屋里出來,見閨女在門口發愣,就喊了一聲,「玉娘,怎麼不進屋?」

    玉娘趕緊抱了銀袋子進屋,想了想,倒了一半出來,另外一半則裝進小罐子埋到了後院的角落。

    王金枝被桌子上的銀子驚了一跳,待得听說是趙悍給的伙食費,更是咋舌。「這麼多銀子,得買多少好東西啊。這個趙悍真是有錢,就是不知道他的銀子是不是好來路?」

    玉娘覺得這話不好听,就道︰「娘,趙大哥可是要幫著修葺咱家院子呢,旁人說閑話兒,您都該幫忙回護幾句,怎麼您還先說起來了。」

    王金枝也是後悔口無遮攔,眼見閨女這般,趕緊笑道︰「哎呀,娘也是好奇罷了。以後一定不說,咱們得了人家好處,怎麼也要盡心。明日娘和妳一起進城,先說說明天要買什麼,別到時候忘了。」

    玉娘自然不好同老娘計較,順口說了起來,「粳米要買五十斤,細面五十斤,苞谷面和青菜都從村里買就成。素油兩壇子,粗鹽二斤,還有路過三里鎮的時候,讓豆腐匠每隔一日送一板豆腐來……」

    賀老大從外邊進來,給自己倒了一碗涼開水,咕咚咚喝了,末了一抹下巴,又是拄著拐杖走了。

    王金枝同玉娘瞧他臉色好了很多,根本看不出昨晚還差點兒沒了命呢。

    顯見這人啊還是要有些盼頭才能活的更好,特別是賀老大這樣要強了半輩子的爺們兒。

    看樣子,以後不能因為他廢了一條腿就百般照顧,家里總要多讓他費心,才更利于他恢復。

    母女倆對視一眼,默契十足,重新投入到列采買單子的大業中。

    第二日一早,趙悍趕了馬車,拉著王金枝和玉娘進城,村口捎帶了兩個相熟的婦人。

    王金枝平日人緣好,又有被老宅掃地出門的悲慘經歷在,輕易就得了全村女人的同情,這會兒她抹兩把眼淚,說說白手起家的不容易,再謝謝趙悍念著當年賀老大對趙家的那點兒情分,願意換工,替他們修葺土坯房子。

    婦人們不但沒說閑話,反倒同她一起抹眼淚,又替他們一家歡喜,還說家里無事也去幫忙摘菜。

    王金枝趁機低價定了很多青菜,村里家家可能缺肉缺米,但青菜卻是極多,听說能賣幾文錢,自然人人願意。

    這般一路到了城里,糧油鋪子搬米糧,雜貨鋪子買油鹽調料,肉鋪里定下以後每日送豬骨頭,還有二斤五花肉……

    這麼一圈下來裝了半馬車東西,才匆匆回村去了。

    這會兒,王家人已經送了磚瓦等材料過來,村里人也開始幫著卸貨,都是忙得汗流浹背,兩家院子也是堆了半滿。

    賀老大正同兩個村人一起壘了兩口大灶,不知道從哪里借來兩口大鍋安上,磚石縫隙里抹的黃泥都燒干了。

    王金枝帶了玉娘趕緊開始燒水刷鍋,準備午飯。

    苞谷面餅子也不能要求都精致了,一個個足有陶碗大小,貼了足足四鍋,湊了八十個,裝了筐子。

    她們將肉鋪買來的豬骨頭敲碎,扔下鍋里熬得湯色奶白,加上兩筐清洗好的野菜,一盆大豆腐切塊,一把蔥花,一把姜片,最後盛出來的時候,正好日頭當空。

    眾人上午的活計不算累,但這時候也饑腸轆轆了,一人一陶碗的骨湯炖野菜豆腐、兩個苞谷餅子,都是尋了陰涼地方吃起來。

    豬骨沒什麼肉,但到底也是葷腥,熬了一個時辰,肉爛湯濃,野菜新鮮,豆腐滑嫩,喝上一口,真是鮮香濃郁,讓人忍不住胃口大開。

    金黃色的苞谷餅子咬一口松軟,帶了幾分苞谷特有的香味,配上骨頭湯,真是美味之極。

    村人們忍不住夸贊道︰「哎呀,大伙兒都知道賀大哥的菜燒得好,不想炖湯也這麼好喝!」

    「是啊,我家婆娘也總炖豆腐野菜,怎麼沒有這麼好吃啊?」

    賀老大原本還擔心閨女的手藝不成,听得眾人這麼夸贊,他可是歡喜壞了,自然也不能搶了閨女的功勞。

    「大伙兒喜歡吃就好,趙悍可是交代了,大伙兒做的都是出力的活計,一定要吃飽。不過,今日這午飯是我家玉娘準備的,我這腿廢著,站不了太久,以後怕是不能上灶了。」

    眾人也算厚道,听得他這麼說,趕緊應道︰「賀大哥別上火,你不能上灶了,也沒事兒,玉娘這不是出師了嘛!」

    「是啊,賀叔,玉娘這手藝可是比您的還好呢。」

    不論真假,村人這些話總比挑剔厭惡的好啊,賀老大笑著應了幾句,回身望了望彎腰刷鍋的閨女,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難道,閨女還真是適合吃上灶這碗飯嗎?

    眾人吃了午飯,下午一鼓作氣就把王家運來的磚石木料還有灰瓦都卸好了,只等明日開始敲掉趙家破爛的房子,重新開始打地基,建新院子。

    誰知傍晚時候,原本還晴朗的天空居然慢慢陰沉下來,落了小雨,村人們打了招呼,就回家去了,留下賀家三口守了滿院子的材料都是心急。

    趙悍送了王師傅回去,回來時見玉娘被雨水澆得頭發都貼在了臉上,卻依舊忙著用草簾子遮蓋木料,心里就是一動,上前問道︰「這是做什麼?」

    「哎呀,趙大哥,你回來了?下雨了,木料受潮不好用,我蓋一蓋。」玉娘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想起爹娘在屋里就道︰「我爹不小心踫到了傷腿,我娘在照顧,我手腳慢,還是有木料沾了雨水。」

    「不礙事,妳趕緊進屋去,別淋得染了風寒,這雨下不大,一會兒就停了。」

    趙悍攆玉娘進屋,玉娘有些遲疑,「當真?趙大哥會看天象?」

    趙悍點頭,「我在西北住過,特意學過分辨天時。」

    玉娘不好再說,掃了一眼剩下一半沒有遮掩的木料,還是進屋去了,她的衣衫已經快要濕透,到底有些不妥。

    趙悍沒有地方躲雨,只能進了馬車廂,剛剛閉眼歇息一會兒,就听得外邊有窸窸窣窣的聲音,他掀開窗簾一看,玉娘居然又出來了,這一次多披了一件舊衣衫,動手很是小心,顯見不想被他發現。

    他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樣的落雨黃昏,這個善良的姑娘輕易就暖了他的心……

    小雨果然在三更時候停了,玉娘听著屋檐下輕輕的滴水聲,放心的睡了一覺。

    翌日早起,她煮了地瓜粥,但來不及吃便拎著兩只大竹筐趕著進了山。

    待得出來時,筐子里已裝了滿滿的野菜,但她頭發被荊棘刮的有些亂,褲腳上沾的都是泥水。

    趙悍趕了馬車從城里回來,正同她走個對面兒,他就喊住了玉娘,遞給她一個油紙包,囑咐道︰「吃完再回家。」

    然後,他把兩個野菜筐放上馬車就先走了。

    玉娘拆開油紙包,見是兩個白面肉包子,原本就饑腸轆轆的肚子這會兒立刻瘋狂叫了起來,她實在忍耐不住,幾口吃了一個,然後把剩下的一個重新包好,藏進懷里,這才紅著臉往家走去。

    王金枝將從村里買來的酸菜切了兩大盆細絲,鍋里的骨頭湯也正咕嘟嘟冒著泡兒,眼見閨女終于回來,她就嚷道︰「玉娘啊,酸菜馬上下鍋了,妳到底要安排什麼干糧啊?」

    「來了,娘,我這就洗菜焯水,咱們蒸野菜餃子。」

    玉娘利落的把野菜洗干淨,焯水切碎,昨日炸了油,剩下的肉梭子也被剁碎,再摻少許葷油,一把鹽,胡椒和醬油,包子餡兒就調好了。

    早起發上的一大盆苞谷面團,摻上一瓢白面,揪一塊直接拍成面皮兒,包上野菜餡兒,簡單捏兩下就是一個大餃子模樣了。

    此時榮嬸子和王嬸子,一人拎了一筐茄子和油豆角之類,來給賀家送菜。

    王金枝見了,就歡喜接了她們,客氣道︰「妳們家里菜也不多,怎麼還給我送來這麼多?」

    榮嬸子笑道︰「你們不是要建房子嗎,我們沒空閑來幫忙,給妳送些菜也是應該。畢竟這麼多人吃飯呢,送多少都吃得完。」

    王金枝想起一次面都沒露過的老宅眾人,心里忍不住嘆氣,就道︰「這兒伙食有趙家負責采買呢,我和玉娘不過是出個力罷了。」

    「妳就別客氣了,我們家里兩頓飯,不著急回去,來,先幫妳把午飯張羅完。」

    榮嬸子和王嬸子也是實在人,都是洗了手,幫忙包餃子。

    玉娘因為有了她們幫忙,便能騰出手去照看骨湯酸菜了。另一只大鐵鍋里也燒了水,上邊架上高粱秸稈穿成的簾子,一個個擺好野菜餃子,蓋上蓋子不過兩刻鐘就可以打開鍋蓋了。

    陽光下,金黃色的野菜餃子比先前胖了三分,好像整齊的士兵穿了金色的盔甲,很是可愛,低頭嗅一嗅,香味撲鼻,實在是不錯。

    另一邊院子里,正光著脊背揮舞鎬頭的村人們,直起身抹一把汗水,嗅著空氣里的香氣,都是笑道——

    「不知道今日玉娘又拾掇什麼飯菜了,我這肚子都餓得咕咕叫了。」

    「哈哈,就你活兒干的最少,吃飯倒是著急。」

    「哎,你說誰呢,我干的可比你多。」

    人聚多了,免不得就是會吵鬧,這兩個漢子眼見就要爭吵起來。

    賀老大拄著拐杖上前,笑道︰「做多做少有什麼,也不是誰做少了就不給飯吃,都是一個村的,人家趙悍大方,咱們對得起他這份心就成了。趕緊再挖一刻鐘,咱們就洗手吃飯了,玉娘熬了骨湯酸菜,配了野菜餃子呢!」

    那兩人得了台階,不吵了,眾人一邊說笑又一邊忙了一會兒,就開飯了。

    大陶碗里盛了骨湯炖酸菜,運氣好的還得了一塊帶點兒肉絲的骨頭,搓一把燒糊的紅辣椒,喝上一口,頓時額頭就見了汗。一碗下肚,前胸後背汗水都淌成河了,這樣的夏日不但不難受,反倒好似把汗出透了,渾身都輕松很多。

    一人三個拳頭大的野菜餃子,本以為很素,但是一口咬下去居然很是油潤,半點兒不顯干澀,配上酸辣的酸菜湯,真是怎麼吃怎麼覺得舒坦。

    趙悍同樣端了大碗,坐在人群中間,沒有說笑什麼,卻也沒有如何格格不入。

    許是一起光著膀子吃過飯,一起流汗做活兒了,眾人都覺得他臉上那道疤痕也沒有多可怕了。

    王嬸子和榮嬸子幫忙洗刷了碗筷後,便忙著回家做飯,拎著空籃子就要走人。

    王金枝遲疑了一下,撿了剩下的野菜餃子,一人給她們裝了三個。

    這幾年年景不好,家家日子都不好過,煮菜時能拿塊豬皮在鍋里蹭蹭就算不錯了,玉娘蒸的這個野菜餃子,沒少放油,還加了肉梭子,比起家里的野菜窩窩頭可是好吃太多了。

    榮嬸子和王嬸子都是有些激動,若是帶回去,家里孩子肯定高興極了,但她們也知道王金枝和玉娘是給趙家換工,這些吃的都是趙家的,這麼隨意給了她們,萬一被趙悍知道,惹了趙悍生氣,不幫賀家修葺房子了,她們心里可過意不去。

    于是兩人就推辭道︰「嫂子,我們是過來幫忙的,可不是討吃的,快拿回去,我們不要。」

    王金枝既然都送了,怎麼可能要回去,就道︰「給妳們就拿著,趙悍是個大方的,不會因為這三個餃子就怎麼樣。再說,妳們還送了兩筐菜呢,這餃子就頂菜錢了。」

    玉娘也是勸道︰「是啊,嬸子,妳們就拿著吧,趙大哥人很好,不會計較。」

    榮嬸子和王嬸子這才收了下來,歡歡喜喜說道︰「原本還惦記你們一家在這里沒個照應,如今有個好鄰居,也是個大好事兒。」

    「可不是嘛,趕緊回去吧,別讓孩子盼著。」王金枝送了兩人出門。

    晚上村人們都回去了,玉娘炒了兩個菜,把剩下的十幾個野菜餃子熱了一下,喊了趙悍一起過來吃飯。

    王金枝就有些忐忑的把送餃子的事兒說了,「栓子啊,中午時候有兩個嬸子來送菜,又幫忙做飯,我就做主把剩下的餃子給了她們六個,這個……你別生氣,以後不會了。」

    玉娘也是握緊了筷子,想說什麼的時候,趙悍卻是不在意的擺手,應道︰「嬸子,灶上的事兒交給您和玉娘了,我放心,妳們盡管做主就是。大伙兒來幫忙,都是看在您的情面上,怎麼好虧待了。

    「明日起,您和玉娘把飯食再準備的多一些,我瞧著有人飯量大,吃不飽。另外,多割一些肉,每頓都要有個葷菜,不吃好一些,做活兒也是沒力氣。若是銀子不夠用,妳們只管說,我不差買糧食的銀子。」

    王金枝去了心事,又听趙悍這麼說,簡直樂開了花兒,一迭聲的應著,「好,你放心,灶上的事兒嬸子保管給你經管的明明白白。該省的銀子不會亂花,該花的銀子也不會省。你剛回村來,大方一點兒,村里人以後也會待你親近一些。」

    玉娘也是抿嘴笑了,邊吃邊琢磨明日的菜色,好好拿捏住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