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元柔豆腐娘子 第十八章 傅茜被抓

豆腐娘子 第十八章 傅茜被抓

作者︰元柔書名︰豆腐娘子類別︰言情小說
    「嫂子,我又來。」傅茜笑嘻嘻地牽著秦念恩進門。

    「怎麼又來了?不是同你說了,晚點我自個去帶念恩就好。」秦嫂子正在收店,瞧見她出門就皺起了眉。

    「嫂子,怎麼收店了?」傅茜見她臉色有些不對,擔心地問。

    「方才官差來通知了,讓我們先休息,正在搜城呢。」秦真不在,又踫上這事,秦嫂子心里多少有些不安。

    「念恩,你在這乖乖坐著,姊姊去幫你娘收拾東西。」傅茜一听到搜城就想到前幾天王紹他們去搜山的事,猜到大概又是為了那幾個逃犯,拎個小凳子挪到門口附近。

    秦念真臉上掛著天真的笑臉,萌呆呆地點頭,「好。」奶聲奶氣地回答完,還很乖地主動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表示我很乖。

    傅茜一笑,摸摸他的頭,轉身幫秦嫂子收拾起東西,兩人幫忙把外面沉重的東西都給拎進來,最後一個櫃子太沉了,她們兩個人吃力地搬著,等到櫃子搬進門後,兩人也都脫力地靠在櫃子上喘氣。

    「叔叔。」秦念恩的聲音突然響起。

    傅茜跟秦嫂子兩人同時望過去,就見門口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個高大的男子,還有些眼熟,就是那天來問豆腐店的人。

    「咦?你怎麼來了?」傅茜走出去,東西遮擋著她看不太清楚,走沒兩步,臉上的笑意突然僵住了。

    地板上淌著一團鮮血,鮮血滴滴答答地正從那個人身上落下,傅茜看清後一愣,眼眸慢慢地對上對方的目光。

    對方臉上的神情不再是她記憶中的憨厚,反而有股殘酷,大掌迅速伸出來,伸到了什麼都不知道的秦念恩脖子上。

    孩子突然被抓住脖子,什麼聲音都出不來,只能嗚嗚地掙扎揮動手腳。

    「你……」傅茜想沖過去,可是對方卻緩緩一笑,眼中帶著血絲和一點瘋狂,慢慢搖頭。

    「不要出聲。」他的聲音輕輕響起。

    剛從櫃子後繞出來的秦嫂子也看到了,先是錯愕地愣住,臉色蒼白如雪。

    「把門關上。」忠子掐著孩子的脖子對她冷冷地道。

    秦嫂子嚇得手腳發軟,慌亂地走過去把門給關上,然後轉身看著他,「你、你不要傷害孩子!」

    傅茜嚇得全身都在發抖,秦念恩被掐著脖子,聲音都發不出來,而眼見著門關上了,那男子咧嘴一笑。

    秦嫂子的脖子此時傳來一陣劇痛,耳邊最後听到的是傅茜的尖叫聲——

    「嫂子!」

    「怎樣?」縣令李華問道。

    「此人傷得很重,能不能活下來得看他自己了。」羅大夫從房間里走出來搖著頭對李華幾人說道。

    李華點點頭,方才那陳秋生被送來的時候,他也有看到對方的慘狀,「麻煩羅大夫了,還請你這些時日暫時留在縣衙里,此人對案情十分重要。」他這段日子也是忙得天昏地暗,不得已只好把縣里的事都扔給了王紹,最多就寫幾道手令給他方便他辦事,自己則忙著去下游幾個小村巡視堤防。

    前天回到城里才了解這案子的始末,他不禁感到一陣頭疼,這案子要是真扯上以前那舊案,就怕又惹來大理寺的人。

    羅大夫點頭,「這是自然,大人,我先行回去整理些藥品,以防到時候臨時需要。」

    「去吧,王紹、李和、王堅,你們三個隨我來。」李華擺擺手,羅大夫就先離開了,他轉身帶著王紹他們三人到另一頭的書房去了。

    「那孫二是什麼情況?」李華現下擔心的是躲在城里的另一個逃犯,天色已黑,萬一那逃犯喪心病狂地抓了人質就危險了。

    說到底,這座城也不是李華一個縣官獨大,城里還有許多他得退讓的人物,先前嚴格限制出入的事已經惹了不少人不悅,今日是逮到了孫二不錯,但還有一個在逃!

    「他什麼也不肯說。」王紹攤手,孫二這種人,他怕不怕死?怕,但要是以他的罪行判決,可不光是一個秋後問斬這麼簡單,他現在咬著牙不吭聲,就是篤定了同伙會來救他。

    他為什麼這麼有把握忠子會來救他?王紹怎麼也想不通,這時候不是趕緊亡命天涯,難不成山匪也講義氣這種東西?

    「城里的情況怎樣?」李華擔心的還是城里百姓的安危,那些高門大戶還有不少家丁、護衛用不著擔心太多,需要擔心的是手無寸鐵的百姓。

    「已經派了兵力巡邏,現下已經天黑了,想要查找他的行蹤很難。」抓到孫二後,順勢也查了他們所在的那間屋子,發現那個忠子竟是扶安縣人,他用田忠這個名字買下這間屋子,這兩個月都在茶樓里干粗活。

    這些事一查出來,縣衙里的人都傻了,壓根沒想到對方早就大搖大擺、光明正大的進城,還住了兩個月!

    這真真是給縣衙里的人最難堪的一巴掌!

    王紹心里也是不少火氣,想到前幾天他們還搜山,肯定被他們當傻子笑!人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晃了半天,甚至跟衙門就在一條街上,他們還大動干戈地往城外跑?

    真是縣衙的恥辱!

    「只能等白天了。」李華也不是強人所難的上司,「孫二的事我得同大理寺通報一聲,這案子很有可能會轉到京城,由大理寺接手。」幾年前的事扯了不少人出來,能把這燙手山芋扔出去對他也有好處。

    「大人。」一個衙役站在書房外面喊道。

    李華跟王紹幾人同時抬頭,「什麼事?」

    「大人,縣學的傅先生來了,想找頭兒說話。」衙役說道。

    傅先生?王紹皺了下眉,這麼晚的時間,先生應該早就回家了,怎麼會到縣衙來找他?

    「請傅先生進來吧。」李華吩咐道,那衙役點個頭後退下。

    過沒一會兒,他帶著一襲青衫的傅學文進門,傅學文一向清冷的表情卻有些慌亂,王紹一看,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預感。

    「見過大人。」傅學文就算是心急還是守著禮數向李華行禮。

    李華頷首回禮,「傅先生,這麼晚到縣衙,可是有什麼急事?」他瞧傅先生頭上都布滿了細汗,關心地問了一句。

    傅學文轉頭看向王紹,「王紹,茜娘下午出了門,到現在都還未歸家,她有來找你嗎?」

    他跟傅芃歸家時,天還微微亮著,他們一路從縣學回家,自然是知道衙門的動靜,擔心傅茜一個人在家里會害怕,父子倆急忙趕回家,誰知卻沒看到傅茜的人。

    父子倆原本以為她是出門去買東西或去前面的店鋪找秦嫂子,只是從天微亮等到了天黑,也不見她回來,這才著急了起來,去了前面的店鋪查看,可店鋪早就已經關上了大門,沒有動靜,父子倆這才嚇到了,傅學文讓傅芃在家里繼續等,他自己則是匆匆忙忙地趕來縣衙找王紹。

    「中午她有送飯過來給我,下午約莫未時我就送她回家了,看著她進門後我才離開的。」王紹心一抽,臉色也沉重了起來。

    听他這一說,傅學文頭一暈,一旁的李和伸手就扶住他,「先生!」

    「快扶先生坐下。」李華也嚇了一跳,從桌子後面跑了出來。

    李和跟王堅兩人架著傅學文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王紹啊,茜娘該不會出事了吧?」傅學文臉色發白,手都在顫抖。

    「我跟你回去看看。」王紹也擔心傅茜,以傅茜的個性,不可能天黑了以後還在外面游蕩,更別說今天這種狀況。

    王紹跟李華說了一聲,帶著王堅一塊攙著傅學文回到傅家。

    傅心急如焚地等到他們三人進門,目光往後面一掃,還是沒看到傅茜的身影。

    「你姊姊回來了嗎?」看傅芃的臉色大概也知道答案,但傅學文還是不死心地問。

    傅芃搖搖頭,「爹,沒找到姊姊嗎?」都這麼晚了,姊姊到底會去哪里?

    王紹想了想,他知道傅茜幫忙秦嫂子帶念恩,總是會在下午的時候送念恩回到前面的店鋪里去,「我到前面看看。」

    他轉身走出傅家大門,繞到店鋪去,傅家兩父子跟王堅都緊跟著他。

    店鋪一片黑暗,大門也緊緊關上,眾人在外頭四處張望了一下,沒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王紹才想轉身離開,卻眼尖地發現關起來的門板下好像積著一灘黑色的東西。

    「堅子,去拿個燈籠來。」今天月光少得可憐,沒有燈光看不清的。

    等到王堅回傅家取了燈籠出來,王紹接過來一照,門板下那灘黑色的東西,竟是一團血漬!

    在場的人都看清了那是什麼,提著燈籠的手背上青筋浮了出來,王紹倏地站起來,走到另一邊的木窗前,嘗試地推了一下,木窗輕巧地開了。

    「紹哥。」王堅嚇一跳,臉色也十分難看,這窗子這麼好推開,就代表根本沒鎖,哪個做生意的關門會不鎖窗戶?

    將窗戶整個推開來,拿燈籠往里面一照,里面的情況並沒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不過當燈籠的光照到門口時,王紹一愣。

    「秦嫂子!」秦真的妻子正倒在地上,王紹把燈籠丟給王堅,爬上窗戶跳進去,沖到秦嫂子身邊,先是探了一下她的鼻息,還好,還有氣。

    「哥?出了什麼事了?哥?」王堅在外面敲門喊著。

    王紹把門給打開後,一把抱起地上還在昏迷的秦嫂子,「別叫了,我先回縣衙,你去找秦真,看看他在哪,讓他快點到縣衙來。」

    王堅也看見他手上的秦嫂子,頭上有一個傷口,正汨汨地流著血,「我知道了。」看這情況,不用想也知道出事了,只是不知道茜娘是不是也牽扯其中。

    「小芃,你在家里繼續等著,如果茜娘回來立刻到衙門通知我,先生,我們快走吧,秦嫂子傷得不輕。」王紹說道。

    傅學文點點頭,二話不說地跟著王紹又趕回去衙門。

    羅大夫正好提著藥箱過來,趕緊醫治躺在床上昏迷的秦嫂子,當他在包扎傷口的時候,秦嫂子呻吟了一聲,緩慢地睜開了眼。

    她的意識還有些迷糊,一會兒後才回過神,想起昏迷前的事情,倏地從床上彈坐起來,「念恩!」秦嫂子想起自己的兒子,四處張望時正好對上王紹的目光。

    「紹哥!你、你快去救人,有個怪人突然闖進店里,抓住了念恩,對了,茜娘呢?」秦嫂子想起來昏過去前曾听到傅茜的尖叫聲。

    「我只見到你昏倒在地上,你說有個怪人抓走念恩跟茜娘嗎?他長得怎樣?」心里頭就像被什麼給抓住一樣,王紹語氣微微顫抖地追問。

    「他很高,很壯,看起來就像個憨厚的漢子,念恩、念恩……怎麼辦?該怎麼辦?」秦嫂子一听兒子跟茜娘都沒了蹤影,眼淚馬上掉了下來。

    王紹沒想到這麼湊巧,念恩跟茜娘居然撞上了那個忠子!竟然真的那麼剛好!他暗惱地咬牙,恨不得拿刀現在就劈死孫二跟忠子……孫二?腦海中靈光一閃,一個荒謬又可怕的想法突然閃過。

    「該死的!」王紹臉色一變,突然就往外面沖出去。

    屋子里的人都愣住了,傅學文下意識地追上去,在門口正好撞上李華跟李和兩人。

    而王紹一路沖到衙門的牢房去,一腳踹開了鎖住的木門,赤紅著眼大步上前抓住孫二的脖子,將他狠狠地壓向牆壁。

    孫二正窩在角落里發呆,突然間一聲巨響,牢門驀地被踹開,下一瞬他整個人狠狠地撞上牆壁,脖子上傳來一股力量勒住他,一下就喘不過氣來,掙扎著想要撥開脖子上的手,拼命嗚咽著。

    原本看守的人都被王紹這舉動給嚇到了,從後面追上來的人也全愕然地看著王紹。

    「該死的、該死的!說!忠子在哪里?」王紹使勁地箝住孫二的脖子,提膝狠狠地撞上他的肚子。

    孫二痛得想彎腰,但是脖子上的手又把他固定在牆壁上,他喘不過氣,眼珠慢慢地凸了出來,臉色漲紅得像是要爆開一樣。

    「攔住他!」

    追過來的李華回過神就沖上去,王紹卻像是被惹毛的獅子一樣,目訾盡裂,隱藏在內心的戾氣與殺氣一下全釋放出來。

    「王紹!你快放手!到底發生什麼事?你快放手!」李華使勁地去拉王紹的手。

    王紹卻被怒火剌激得控制不了自己,只想把眼前的人碎尸萬段。

    牢里一片鬧哄哄的,好一會兒後,在眾人又拉又扯下,總算在孫二快被掐死前把他救下來了。

    孫二差點被王紹活生生掐死,脖子火辣辣地痛,頭有點發昏,雙腳發軟。

    「該死的你!忠子在哪!」王紹被李華還有李和架住,只能紅著眼楮大吼。他方才才想清楚,為什麼孫二被抓以後,一副忠子一定會回來救他、他一定會得救的模樣。傅茜他們被抓,一定是早就預謀好的,世上沒有那麼多湊巧!

    孫二如今惡向膽邊生,被掐得半死後反而一副豁出去的模樣,「不知道!我要是死了,她也得給我陪葬!」看王紹氣成這樣,他笑了。

    先前忠子安排好的後路果然有用!他跟忠子早約好,不論誰被抓,剩下的那個就去抓傅茜,這樣就有機會為另一個人奪得一線生機!

    甩開了李和等人,王紹上前狠狠踹了他一腳,把孫二踹飛摔到地上,想爬都爬不起來。

    「王紹!你冷靜點!他一定知道忠子在哪,你不冷靜一點,怎麼救傅茜!」李華光听他們的只字詞組大概就猜出發生了什麼事,小聲地靠在他耳邊說。

    王紹雙手緊握成拳,心里頭像有把火一直在焚燒一樣,緊咬著牙,「他不會的。」他知道孫二這種人,他寧可拖著別人一起死,也不可能會好心地放過傅茜。

    「有種你打死我,呵呵呵呵呵……」孫二張嘴吐了口血,猙獰地笑著。

    「先出去。」李華硬是拉著王紹出去,怕王紹真失手打死孫二,那就麻煩了,現在還需要孫二。

    傅學文站在大牢外面,方才牢里的聲音他都听見了,他臉色蒼白地看著王紹。「茜娘呢?」他的茜娘,他的茜娘啊,怎麼、怎麼會遇上這種事?不會的,不會的,茜娘不會出事的!

    王紹緊抿著嘴,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周遭一片沉默,方才大牢里的話大家都听見了,李華還留在牢中審問孫二,剩下的幾個衙役沒人敢在這時候說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們誰不知道,傅茜就是王紹未過門的妻子,如今被一個窮凶惡極的人抓走,會有什麼下場……心里都大概有數。

    「哥!陳秋生醒來了!」此時王堅領著秦真匆忙地跑過來,一邊大喊著。

    王紹偏頭看向他,「陳秋生醒了?」他喃喃重復一次。

    「嗯!剛才我帶著秦哥去見秦嫂子,陳秋生正好醒來了。」王堅也沒想到這麼剛好。

    陳秋生、陳秋生……對了!或許陳秋生會知道忠子藏身在哪!這麼一想,王紹扔下所有人,又急忙沖向陳秋生所住的廂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