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總裁求翻身 第十三章

作者︰金晶類別︰言情小說

趙睿啟有時候摸不清她想什麼,但是這不妨礙他每日努力地讓她認同他的想法。于是他拿起電話約她吃飯,最近財務部也沒有之前忙碌,過了一會,她接了他的電話。

「喂?」

他胸口似被插了一刀,他頹廢地趴在了辦公桌上,可憐兮兮地喊著她的名字,企圖改變她的想法,「盼盼寶貝……」

「你答應過我的,暫時不公開我們的關系。」

「暫時?」他又是一個深呼吸,「那我們什麼時候公開?」

「你好煩呀,乖,我摸魚不能摸太久,我要進去了,晚上我們一起吃飯。」她微頓,對著手機啵了一下,干脆地掛了電話。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暗掉的屏幕,冷冷地一笑,下了床就翻臉不認人!

于是,這一整天,只要看到趙睿啟的人,都不敢跟他多說幾句話,臉太臭了,太可怕了。

下班的時候,趙母打了一通電話過來,「喂,阿啟,媽有話跟你說。」

「什麼事?」

「你記不記得陳叔叔?他有一個女兒,之前在美國讀書,現在回來了,媽媽見過她,長得真是漂亮,又知書達理……」趙母笑著夸獎起了對方。

趙睿啟直接將手機放在一邊,沒有理會,知道趙母在那一頭破口大罵,「臭小子!你老實說,你是不是gay啊,這麼多年,我就沒看你找一個女人談戀愛。」

他又拿起了手機,「我之前不是做過檢查了嗎?」

趙母被氣得胸口痛,「我幫你約了心理醫生。」

趙睿啟黑了臉,這是生理沒問題,擔心他心理有問題?「不去!」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和你爸想抱孫子了,你不想結婚?可以,去國外找人做代理孕母,你以為我和你爸稀罕你!」

趙母是真的絕望了,兒子可能真的哪里有問題。

趙睿啟不知道該夸趙母與時俱進,能接受日益發達的科技,還是對他徹底地失望了,連代理孕母都想出來了。

「你去醫院,給我取精子,至于孩子以後的媽媽我來選,我選一個混血兒……」趙母開始氣到異想天開了。

趙睿啟哭笑不得,「媽,你冷靜點。」

「我對你沒要求了,你就出精子吧。」趙母心里已經認定兒子有問題了,哪有男人這麼大歲數了,連女朋友也沒有,這就算了,生理需求也沒有。

趙睿啟揉著腦袋,「媽,我有女朋友。」

「哦。」趙母冷淡地應道。

「她害羞,不肯公開我們的關系,她的家庭也很一般,怕你們會嫌棄她……」趙香後打算先讓趙母作好心理準備。

「阿啟。」

「媽對你沒太多要求了,如果真的有了女朋友,管她是什麼樣的背景,只要是一個女人,我和你爸就認了。」

趙睿啟無話可說,這要求還真的是低了。

「你考慮一下我剛才說的話,自己找一個或者爸媽幫你找一個,還是找代理孕母。」趙母說完就掛了電話。

趙睿啟頭大不已,這真的讓人沒法活了,他明明有女朋友,為什麼要受這種委屈?

下了班,他將車停在離趙氏不遠的一條巷子旁,等到莫盼偷偷摸摸地上了車,他就發泄出來了,「盼盼,我爸媽逼著我相親!」

莫盼坐好,系上安全帶,習以為常地點頭,「嗯,你爸媽也是關心你。」

「不是!」趙睿啟震驚地看她,「你是我女朋友,我有女朋友,為什麼要去相親?」

「豪門不是要聯姻的嗎?婚姻是一種手段不是嗎?」莫盼疑惑地問。

趙睿啟怔了一下,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臉,被她啪的一下打開了,他問她,「痛嗎?」

「廢話!」她沒好氣地瞪他。

「你是不是那些沒營養的愛情小說看多了?」

「我說錯了?」她反問。

趙睿啟恍然大悟,「所以你一直不想公開,沒想過跟我結婚,是認為我把婚煙當成籌碼?」

「我……」不,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其實她是真的沒想過要跟他結婚。

「你想多了,這種情況只發生在無能的男人身上,我不可能容忍別人壓在我頭上替我決定我的婚姻。」他冷傲地說。

「哦。」她抿了一下唇。

「何況聯姻也是兩情相悅,你覺得我願意?」

「我不知道。」她有點心煩意亂,看著他似要喋喋不休的薄唇,突然解開安全帶,堵住了他的唇,屢試不爽,一招致命,終于令男人安靜了。

趙睿啟知道自己中招了,他隱約知道她不願意的原因了,就差臨門一腳,又一次被她打住了話題,但是她香軟甜美的唇踫到他,他腦子就自動放空了。

這個時候的她會格外的乖巧,任由他吻得她喘不過氣,她也不會去推拒他。

她太懂得制住他了,他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這個壞女人。

吻直至她快要窒息了,他才好心地放她一馬,「狡猾的小狐狸!」

她笑了笑,不說話,勾人的眼神往他身上挑了挑,若有似無,彷佛無聲的邀請。

趙睿啟喘了一口氣,「我早晚會被你吸干的。」

「你最近是不是沒有抽煙了?」她跟他接吻的時候,沒有任何煙味。

「嗯。」他貼著她的臉頰,輕咬了一口她臉頰。

「為什麼呀?」

「戒煙。」他道。

放在膝蓋上的手指輕顫,莫盼忽然有一種不好的聯想,她輕咬住舌尖,制止自己開囗問他為什麼戒煙。

他從她的身上微微離開,拉過安全帶替她系好,又捋了一下她微微凌亂的發絲,「你也不要抽煙了。」

「嗯?」她心里因為某一個猜測而瘋狂地跳動著。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嘴里卻沒有吐出她所想的那一個猜想,她這麼聰明,應該猜到了,「抽煙對身體不好。」

她咬著牙,死死地讓自己不要再問下去了。

「走了,吃飯了。」

「嗯。」

車子從小巷子里開了出來,因為她不想公開他們的關系,他們都是偷偷摸摸地展開地下戀情。

在沒有人認識他們的地方,他抱著她,親她,都可以。

但是在有人認識他們的地方,他要跟她保持距離。

他想接送她上下班,最後只能妥協,早上在這條巷子旁放她下來,下午在這條巷子旁等她上車,她寧願多走幾步路,也不想暴露他們的關系。

她提出的一些要求不是很過分,但是他會不滿,可不管他心里怎麼想,最終都會同意她的要求。

她知道自己這樣做不好,可她更不想承受他們分手的後果。

趙睿啟說的對,她為什麼已經設想好了他們的未來,分手為什麼就一定是他們的未來?

她不知道,她只是這麼做,就想這麼做,她甚至不想去想所謂的為什麼,越想越煩惱。越想,心里也會越慌。

這種慌亂很不對,她從未有過這樣的感受。

幸好,他沒有再問她了,她偷偷地瞄了他一眼,冷冷的側顏透著難以親近的痞帥。

他說,他要戒煙。

會是她想的那一個原因嗎?

她想了想,「趙睿啟。」

「嗯?」

「真的要戒煙嗎?」

「嗯。」他點點頭,正好紅綠燈,他停下來,側過頭看著她,眼里彷佛有一波清水蕩漾著,陽光反光,讓人瞧不清他眼底的情緒,「還要戒酒。」

她緊張地抓著手,結巴地說︰「為、為什麼?」

「煙不好,酒也不好。」他高聲莫測地說。

「哦。」

「你也要戒掉。」他斬釘截鐵地說。

紅燈跳為綠燈,他松開劑車,踩下油門,車子往前開去。

莫盼呼吸微窒,她想說,她才不要戒煙、戒酒,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可是她的喉彷佛被什麼堵住了,什麼話都說不出。

戒煙、戒酒,這只有想懷孕的人才會有的想法吧。

沒有懷孕念頭的人,怎麼可能想戒煙戒酒呢!他已經從婚煙跳到了生兒育女了?

她的臉上一陣燥熱,趁他沒注意的時候,她以手輕輕地貼在上面,試圖降下這不對勁的溫度。

但是,想到他要求她一同戒煙、戒酒,她的心又一次地亂了節奏,他已經在規劃他們的未來了嗎?

一股甜蜜蜜的負重感在她的心里升起,她說不出什麼滋味,但她並不討厭。

……

事後,他吻了吻她,抱著她去蓮蓬頭下面沖澡。

接著,他抱著她坐在浴缸里泡澡,兩人靜謐地躺著浴缸里。

他按下浴缸旁的一個按鈕,浴缸上方的屋頂緩緩打開了,一塊透明的防窺玻璃正好可以看到一大片夜空。

「好渴。」她啞聲道。

「我去幫你倒水。」

「酒?」她媚人地看他。

「水。」

「果汁?」她討價還價。

他笑了,輕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算是同意了,從水里嘩啦啦地站起來,拿過一條毛巾隨意地擦了一下,再用浴巾往腰腹上一包,踩著矯健的步伐出去了。

他們吃過了晚飯,她被趙睿啟帶回家,每一次做完,除了舒服,還有一種難以解釋的親昵。

她側著頭,看向浴缸的另一邊,有一個櫃子,里面放著泡澡時會看的書,還有一個音響,以及幾包煙。

有時候他們一起做完,會躺在浴缸里親密地分享一根煙,他一口她一口,她下意識地伸手過去,卻在踫到的一瞬間,猶豫了一下。

她的腦海里閃過吃飯前,趙睿啟和她的對話。

煙酒,要戒。

不管是他,還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