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簡薰實習貴妃 第四章 第一個新年

實習貴妃 第四章 第一個新年

作者︰簡薰書名︰實習貴妃類別︰言情小說
    下雨了。

    冬天又下起雨,還真有點冷,唐嬤嬤連忙給康明杓穿上小咐,是件湖水綠的青山襖,上面有喜鵲圖案,十分討喜。

    她在案頭前,拿起筆寫下剛剛學會的李白詩句。

    前生都在醫院度日,沒怎麼去學校,今生又是出生在重男輕女的家庭,她其實會的詩句不太多,反正宮中歲月長,慢慢學吧。

    唐嬤嬤端了一杯剛煮的養生茶,說養生茶,其實講白了就是調經,妃嬪要記錄小日子的,但因為她始終營養不良,日子也不固定,太醫院知道了,當然就開始調了起來。

    中醫博大精深,不過喝了兩個多月,她手冷腳冷的毛病已經沒了。

    看著宣紙上的字,詩是好詩,但字真的太丑了,感覺對不起李白。

    「康婕妤。」永雋匆匆進入,「皇上來了。」

    康明杓連忙繞過案頭去迎接。初次承寵後這一個多月來,賀齊宣大概兩三天過來星闌宮一次,第一天沒說什麼話,第二次開始有了一點點交談,問她白天都在做什麼,她說花園逛逛,然後看點閑書。

    賀齊宣居然就笑了,問她看什麼閑書,她不太好意思,後來還是磨磨蹭蹭說了,就是才子佳人的故事。

    知道皇上心情好,康明杓也就不那樣緊張了。

    後來有次她頭痛,醫女用手沾了藥油替她松松頭頸,真是舒服,她便跟醫女學了一套松頭頸的手法,練得熟了,等賀齊宣來時便給他按按,他挺高興的,問她怎麼想到要學這個,她說因為醫女給自己按了,整個人感覺好輕松,所以也想給皇上按按——康明杓只是實話實說,賀齊宣卻無比震撼。

    如果是皇後或者淑妃,那一定是有求于他,可是他這個小小年紀的婕妤,只說因為自己喜歡,所以也想分享給他。

    賀齊宣曾經很喜歡莊家表妹,但知道莊家表妹嫁給她只是因為莊家的富貴,他慢慢就收起了想法,很多年過去了,跟表妹就當帝後,日子也還過得去。可是現在,他對這個婕妤又動了心思,他在星闌宮總是很輕松,不用擔心會嚇到她,不用擔心她做什麼都是有所求。

    他的心思康明杓當然都不知道,對她來說,皇帝勵精圖治,又曾經遠征南蠻成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當然,她也愛美男,可是她懂皇上的感覺——前世她總是生病,要開氣切才能呼吸,開了氣切就不得不裝鼻胃管,她很,頭發稀少,醫生跟護士都很好,可是她偶爾在醫院走廊散步,總會遇到別人用奇怪的眼神看她。

    她總是很難過,很自卑,她不懂那些人為什麼要這樣看她,她什麼壞事都沒做,她只是想好好活下去……她不懂,為什麼要用容貌來評斷一個人……

    賀齊宣已經走到庭院的一半。

    康明杓快步往前,屈膝,「臣妾參見皇上。」

    賀齊宣牽起她的手,把她納入自己的傘下,「不用多禮。」

    兩人並肩而行——王貴跟唐嬤嬤互看一眼,康婕妤少一根筋,不知道跟皇上並肩是多大的榮耀,即使皇後也只有在典禮舉行時有這榮幸,平常可得落後皇上半步,以表示尊敬。

    入了花廳,安平連忙煮水預備沖泡。

    外面寒雨落下,屋里卻縈繞著茶香。

    賀齊宣突然看到案頭有東西,紙筆都還沒收,「寫些什麼?」

    康明杓急了,「別看。」

    賀齊宣半笑半怒,「怎麼,後宮什麼東西朕不能看。」

    走到案頭,就看到那歪歪扭扭的字跡。

    她覺得尷尬,「都說別看了。」把那張紙拿起來,揉成一團扔進紙蔞里。

    「你爹是秀才,怎麼沒教你好好寫字?」

    「家里經濟狀況不好,紙筆都要錢,祖母又重男輕女,怎麼可能讓臣妾學寫字。」想想又補上,「都是自己偷學的。」

    賀齊宣道︰「過來,朕教你。」

    康明杓走到他身邊,拿起筆,賀齊宣環著她,從身後握住她的手,「字得從基礎練,永字八法,點,橫,豎,勾,仰橫,撇,斜撇,捺。這永字只要寫得好看,寫其他的字就不會丑。」

    賀齊宣的手很大,身子又高,康明杓覺得自己根本被他包著寫字。

    但在微冷的天,後面有個人,感覺居然不壞。

    來到這里二十年了,對她好的只有母親木氏,但木氏受不了婆婆汪氏跟丈夫康光宗的天天打罵,跟鄰居男人跑了。

    一個跟人跑了的媳婦,一個跟媳婦長得很像的孫女,汪氏把所有怒氣都發泄在小明杓身上,她從六歲起就得洗全家的衣服,還得負責去撿柴火,顧爐子,晚上吃剩的東西就是她隔天的早飯,午飯這種東西從來不曾存在。當然,她的弟弟康明魁有,但汪氏說她又不是男孩子,憑什麼吃這麼多。

    然後看康家今天剩了什麼,那些就是她的晚飯。

    晚上吃白天的剩飯,早上吃昨晚的剩飯。

    親爹康光宗大部分對她還行,前提是不能喝酒,一旦喝酒,就會把她打得皮開肉綻,康明杓總是一邊挨打一邊想,你就是這樣打娘,娘才會受不了跟人跑的。

    只有打女人的時候才顯得威風的男人,真的很沒用。

    入宮很多人都是哭哭啼啼,只有她覺得是解脫。

    康家不是象,只是個地獄。

    洗菜雖然冬冷夏熱,但賴姑姑對她們不錯,還交到黃招弟跟許春花這樣的好朋友……現在加上賀齊宣,這個世界上對她好的人有四個啦。

    「在高興什麼?」

    「覺得……皇上對臣妾真好,明明事情這麼多,還花時間教臣妾寫字……」

    賀齊宣卻是沒說話。

    康明杓轉過頭,「臣妾是不是說錯話啦?皇上別生氣,臣妾不是故意的……」

    「沒事。賀齊宣怎麼能說自己其實在開心,他是堂堂天子,必須喜怒不形于色,但對于她這樣容易被討好,他好像回到十幾歲的時候,因為一點點小事情就覺得高興,「既然知道朕對你好,就多寫幾個永字。」

    點,橫,豎,勾,仰橫,撇,斜撇,捺……

    一個又一個永字。

    有人這樣握著她的手寫,寫得不好看也不行。

    賀齊宣的手很大,上面除了火傷,還有長長的刀疤。

    康明杓心想,征戰南蠻的時候一定很辛苦吧,她記得他的兩邊大腿外側也都有深淺不一的刀傷,上天大概是知道他這樣勇敢,不想讓他太完美,才起了那一場火。

    她從來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可怕,這個月看了十來次更覺得沒什麼了,反而天天听唐嬤嬤說皇上是多麼英明神武,百姓過得有多好,一般人都吃得起肉了,听著听著就覺得賀齊宣的臉好看了起來。

    好的皮相是一時的,好的靈魂才是永遠的。

    康明杓轉過頭想說什麼,沒想到賀齊宣剛好也想貼近她耳朵講話,就這樣親上了賀齊宣的嘴唇。

    兩人都沒動。

    賀齊宣伸出手扶住了她的腦袋,親吻了起來。

    康明杓覺得安心了——她始終不能理解賀齊宣對自己的喜歡到哪里,但是讓一向有自制力的賀齊宣這樣白日動情,那麼她在後宮應該可以過得下去吧。

    她對賀齊宣是尊敬,尊敬他是一個好皇帝,但沒有男女之情,正確來說,是認命跟不排斥。

    她並不希望自己喜歡他,皇帝的女人即使再少,那也是皇帝,不能跟他吵架,不能跟他嘔氣,還得對他的正妻卑躬屈膝。

    喜歡上天子,那是要吃苦的。

    康明杓迎來第一個入宮後的新年。

    真的很有新年氣氛,十一月時,尚衣監就送來十七件冬天的宮服跟十七雙鞋子,從小年夜到元宵,天天都得不一樣。

    當然,皇後的賞賜也下來了,各式頭面十七套,也是讓她整個過年用的。

    皇上來的次數比之前少了很多,剛開始康明杓還以為自己這麼快失寵了,後來唐嬤嬤才說,過年前後事情最多,皇上連睡覺的時間都少了不少,還能來上星闌宮幾次,那已經是十分看重她了。

    太子,二皇子,三皇子,以及三個公主,都是隔天讓奶娘帶去御書房見的——賀齊宣很疼愛這幾個孩子,再忙碌也會親自考校功課。

    「皇上也只去了鳳儀宮兩次,寶芸宮那兒,一個月都沒去過了。」

    听唐嬤嬤這麼說,康明杓就放心了。她不是想爭寵,但後宮的女人真的不能無寵,最重要的她還沒孩子呢,等她有了孩子失寵那也就算了,還有個寶寶可以當慰藉,但現在可不行,好不容易來這一趟,她今生要吃好喝好,生娃養娃,體會身體棒棒的樂趣。

    安平跟永雋把衣服首飾都放入抽屜中。

    皇後說她很忙,謝恩就不用了。

    康明杓拿出頭面,都是好東西,但她也不太懂,于是永雋慢慢跟她解釋,頭面一套十二樣,這一套是冰晶的,冰晶是深海下的玉石,很是難得;這套金子,算是固定樣式;這是紅寶石,這色澤可好了,里面顏色溫潤如茶湯,一點雜色都沒有,這可是最好的紅寶石……

    康明杓覺得自己簡直是發財了,不過這些東西也不能賣。

    然後有天醒來,下雪了。

    她是秋日入住,現在匠人都換上了冬日的花卉,長壽花一團一團綻放,黃的,紅的,深粉色,淺粉色,雖然下了雪,但還是映在白色天地中添上顏色。

    寒梅已開,院中有淡淡梅花香。

    花廳小茶幾上放的是水仙,康明杓突然懂為什麼人家會說「水仙不開花,裝蒜」,因為兩者相像,她現在怎麼看青瓷缸中的水仙,都像蒜頭開花。

    不知道皇宮的年夜飯吃些什麼……

    就在康明杓的期待中,除夕夜到了。

    唐嬤嬤自然已經把她打扮好,早早到了皇太後的慈壽宮。因為後宮人少,在宴會廳那麼大的地方吃年夜飯反而顯得空蕩蕩,一點都不吉利,所以就只在皇太後的花廳擺桌,大小剛好,顯得熱鬧。

    唐嬤嬤是皇帝的奶娘,由她帶路,自然沒遇到什麼刁難,很順利的進入花廳,掌事宮女過來請康明杓先入座。

    大概一刻鐘,趙充媛來了——雖然是半禁足,但年夜飯這種大日子還是會放她出來。

    然後是淑妃,帶著二皇子賀卿,賀珍,賀珠。

    皇帝是故莊賢妃所出,跟柳太後可沒半點關系,兩人不過是名義上的母子,維持著表面關系而已,但淑妃就不同了,她是太後柳氏的親佷女,有太後的血緣,慈壽宮的人都知道這三位小主子才是皇太後的眼珠子,因此一進花廳,眾人紛紛擁上去問安。

    淑妃很是得意,「好了,你們都快點坐下來。」

    外頭一陣喧鬧,賀齊宣牽著皇後的手進來了,同行的還有太子賀凌,三皇子賀封,以及賀瑜。

    宮人雖然巴結淑妃,但皇宮可是皇帝的地方,誰敢厚此薄顧的忽略皇後的孩子?當然照樣問安,熱切得很。

    康明杓看著皇帝跟皇後相攜的手,也沒什麼特別感覺,心里只想著︰什麼時候也能懷孕就好了,瞧賀瑜好可愛喔,小小一個,臉頰紅撲撲,宮人大概怕她冷,裹得跟個棉球一樣,走路搖搖崗擺,偏偏又黏賀齊宣黏得緊,一定要牽手,不然要哭——小娃兒從小看自己的爹,當然不會害怕。

    趙充媛的臉色不太好看,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她在強裝笑容。

    最後眾人落坐,太後這才出來。

    由賀齊宣帶頭,跟太後問安。

    這是康明杓第一次看到太後,漂亮,精明,一看就是在後宮生活多年的人,臉上微笑著,看不出情緒好壞,這種人通常最可怕。

    「都乖,都乖。」柳太後做手勢讓眾人坐下,吩咐道︰「開席。」

    皇家的年夜飯是三十六道菜,一道一道上來,喜歡就動筷,不喜歡不吃也不要緊,因為後面還很多,紅油鴨子,佛手金卷,金姑掐菜,麻辣蹄筋,油燜海參……

    康明杓吃得很開心,兩世為人,這是她吃得最開心的一餐。

    太飽了,好撐。

    直到最後的送客雲華上來,這年夜飯才算吃完——好可惜,很多都只吃了一口,不過宮廷年夜飯,又不能打包明天吃。

    宮女撤下席面,換上水果跟人參茶,接著才是重頭戲,由皇帝賀齊宣帶頭跟太後拜年。太後笑咪咪的點點頭,每人給了一個大紅包,「都好,都好,皇後跟淑妃都是好孩子。康婕妤,你才進宮兩三個月,得多跟皇後還有淑妃看齊,給皇上添兒子,這才是後宮妃嬪最重要的事情。」

    康明杓連忙磕頭,「是,臣妾知道。」

    她要是一年內能懷孕,那已經是老天眷顧了,生三個?能有這麼好的運氣嗎?話說回來,賀瑜真的好可愛,圓嘟嘟的,走路像唐老鴨,而賀珠才三歲吧,小小的臉蛋說不出的好看,粉粉嫩嫩,一雙眼楮水靈靈,眼瞳像黑珍珠,又圓又亮。

    如果生不了兒子,生幾個這麼可愛的小女娃也行。

    就見淑妃一臉喜色,「臣妾這里有好消息要稟告皇太後。」

    面對自己的親佷女,柳太後的臉色也慈祥幾分,「又淘氣,什麼好消息,說吧。」

    「臣妾……又懷上了。」

    「真的?」

    「怎敢拿子嗣的事情糊弄太後。」

    賀齊宣也很高興,「有了?太醫怎麼說?」

    「回皇上,太醫說孩子挺好的,脈象很健康。」

    「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早講?」

    淑妃委屈,「皇上這麼忙,都一個多月不來寶芸宮了,臣妾怎麼好拿這種事情去打擾皇上休息。」

    「什麼這種事情,朕的子嗣,那可是大事。」

    淑妃撒嬌,「那皇上今晚來寶芸宮陪陪臣妾?」

    「今日是除夕,朕得陪皇後,明日再去寶芸宮看你。」

    一計不成,淑妃暗暗咬牙,皇後卻是波瀾不興。這淑妃故意瞄著懷孕的消息在今天講,就是想讓皇上除夕過去陪她,可是皇上不糊涂,後宮再少人也得有規矩,削了皇後的臉面,那後宮還成什麼體統。

    大日子,皇上是要在鳳儀宮的,即使不過夜也會待上兩三個時辰,說說話,跟孩子玩,這些都不能隨意改變,都是皇後的尊嚴。

    康明杓在旁邊看著,心想,賀齊宣這皇帝也真辛苦,雖然才一後一妃,但後妃不合呀,可嫡母在上,能頂得住淑妃的要求也算不錯了,真要在大年夜去了淑妃那邊,那可是大大打皇後的臉。

    太後笑意未減,看得康明杓一陣發毛,這就是在後宮待了三十幾年的女人,即使不高興,也能看起來很高興。

    城頭放起煙花來了,火苗飛上夜空後炸開,一片五彩繽紛。

    三皇子賀封喊著,「煙花。」

    賀珠一下沖了出去,宮女跟奶娘連忙在後面追。

    太後笑說︰「都去看吧。」

    康明杓得了這句話,悄悄跟在賀珍後面出了花廳。

    庭院中只有她跟六個皇子公主——其他大人大概都是看到不想看了,所以沒出來湊熱鬧,但康明杓怎麼忍得住,前生總在醫院過年,今世也不是可以享樂過年的命,直到今天才開了眼界,原來過年應該是這樣的,穿新衣,吃大餐,然後還有煙火助興。

    太後的住處很大,前面院子亦是寬廣,種了冬天不凋的竹子,寒梅在冷風中,綻放著隱隱幽香。為了新年有些氣氛,一盞一盞的紅色燈籠繞著宮牆掛上去,十分喜慶。

    煙火真美,她沒有這樣近看過煙火。

    天哪,居然還能炸出字——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還真有品味,「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比什麼「天子萬福」好一百倍。

    冷,好冷,可是梅花香混著淡淡的煙硝味道,真好聞。

    不知道招弟現在可好,八兩銀子應該已經還清了吧,是繼續在醫館做事,還是另外找了活計?春花可好?羅姑姑答應了她,應該不會食言才對。

    還有她的親娘木氏,雖然她拋棄了自己,可是康明杓並不恨她,一個天天挨婆婆打,挨丈夫打的女人,跟人跑也不奇怪。

    雖然說她對木氏沒愛,但也不恨就是了……

    嘩啦。

    突然听到東西落水的聲音,然後傳來宮女的尖叫——

    「公主掉下去了!」

    「下去救人。」

    「快點!」

    水塘中有個小人兒在緩緩下沉。

    假山上站著宮女跟嬤嬤,正急急忙忙要下來,有兩個大概是想到責罰,腿軟了,直接跪倒在假山上……

    人剛好在水塘邊的康明杓想都不想跳入水塘里。

    冷,刺骨的冷。冰冷到皮膚都疼了。

    但宮中的水塘都不深,這她知道,顫著身子站穩了,水只到她的胸口,大步往小人兒那邊過去,很快的把下沉的賀瑜撈上。

    賀瑜的頭一離開水面,就大口呼吸。

    康明杓抖著身子,身體被冷得好痛,除了把公主舉高,已經沒有多余的力氣回走。

    假山上的宮女跟嬤嬤已經趕到,其中兩個宮女跳下水來,一個接過賀瑜,迅速抱到平地,另一個則扶著全身抖個不停的康明杓,她已經冷僵了,宮女花了不少力氣才把她弄上去。

    外面一陣擾攘,自然驚動了花廳內的人。

    一向儀態端莊的皇後听說愛女落水,尖叫著沖了過來,抱過濕淋淋的女兒,「賀瑜?賀瑜?」

    賀瑜小臉慘白,嘴唇發紫,幸運的是還醒著,皇後一面心疼,一面把女兒抱得更緊,「叫太醫!」一面又怒道︰「賀瑜要是有恙,你們通通都得死!」

    賀齊宣連忙脫下袍子,裹起女兒就往里面走,「太後,公主落水,兒子要借太後的暖閣一用。」

    眼見情況如此,太後自然不可能阻擋,劉嬤嬤已經喊著讓人去燒銀絲炭。

    康明杓一身濕衣,跟那個拉她起來的人,兩人人抖得不行。

    太後宮中的白嬤嬤遠看以為是兩個沒用的宮女,想過來斥責讓她們走開,走近看到是康明杓,嚇了一跳,趕緊把人扶起來,去後頭房間換了干的衣裳。雖然只有宮女的衣服,但也比濕著身體好,又拿來一大疊溫熱的白布巾,給她把頭發慢慢絞干。

    唐嬤嬤看了自己照顧的康婕妤這樣狼狽,心里復雜,但婕妤是為了救公主,又不能講什麼,只好多謝白嬤嬤。白嬤嬤也想得很周到了,姜湯,干衣服,還在短時間內備了暖轎送她回去,太醫院那邊當然已經吩咐了,等轎子回到星闌宮,太醫應該已經到了。

    唐嬤嬤鞠躬,「多謝老姊姊了。」一邊說,一邊塞了個大荷包。

    白嬤嬤笑著收下,「皇上跟皇後現在心急其華公主,等公主穩定,老姊姊會跟皇上跟皇後說這事情了,康婕妤這苦不會白吃的。」

    康明杓心想,我是為了人命可貴,又不是為了爭富貴,但想想,跟白嬤嬤也沒啥好說,算了,哈啾!

    唐嬤嬤臉色一黯,還是快點回去讓太醫開藥,婕妤還年輕,可別留下病根子。

    康明杓果然感冒了,幸好也沒多嚴重,不過一點鼻水,但太醫知道皇上寵著康明杓,自然不敢怠慢,院使跟院判都去了慈壽宮診看賀瑜,派來星闌宮的則是個老太醫,醫術很好,只是不善于巴結,所以一直沒升上去。

    針灸,藥浴,等泡完藥澡出來,藥也熬好了,康明杓一口喝下。

    老太醫開了藥,說明天差不多時間再來診脈,留下四個醫女照顧。

    她躺在暖暖的錦被中,已經沒什麼不適。

    人一生病,就容易夢魘,唐嬤嬤揣揣不安,皇上如此信任自己,自己可不能出一點差錯,那太辜負皇上的交代。

    「唐嬤嬤去躺著吧,讓小丫頭陪著就好。」

    「老奴等婕妤睡了再去躺。」

    康明杓只好乖乖閉上眼楮。

    不知道是被子太暖,還是要藥真有用,很快進入夢鄉,只不過睡得不太踏實,睡睡醒醒,翻來覆去。

    覺得有雙大手在摸自己的臉……

    康明杓朦朦朧朧睜開眼楮,看到賀齊宣,奇怪道︰「你怎麼在這里?」

    太迷糊,也忘了用敬語……反正是作夢呢,沒關系。

    「覺得怎麼樣?」

    雖然燭火太暗,看不清楚賀齊宣的表情,但聲音十分低沉溫柔,康明杓覺得很受用,「挺好的,我怎麼說也是個大人了。」想想又問︰「公主呢?」

    「已經醒了,無大礙,就是受了驚嚇。朕已經傳旨,讓欽天監正明天一大早入宮給其華念經。」

    「我倒是不用讓欽天監過來念經,沒事。」

    賀齊宣輕輕笑了。

    暖暖的被子實在太舒服,康明杓閉上眼楮,又睡了。

    這一睡倒是很穩,直接到唐嬤嬤喊她起來——睡覺重要,但藥還是得喝。

    康明杓糊里糊涂喝下,又倒回去床上,作了個關于飛翔的奇異夢境才又睜開眼,安平笑說她這一個回籠覺睡了有一個時辰。

    御膳房大概知道她傷寒,因此上的是白粥跟四種漬菜,紫香干,桂花白菜,醬小椒,腌茄子。

    真是太好了,康明杓雖然沒什麼大恙,但沒啥胃口,給她龍肉都吃不下,漬菜倒是很剛好,看著就開胃。

    康明杓吃了三分之二碗,吃不下了。

    唐嬤嬤知道她能吃掉這些已經算不錯,也沒說什麼,讓人把餐食撤下。

    安平端來清水盆,康明杓把臉埋入盆中,照昨日老太醫說的那樣用鼻子吸吸鹽水,然後呼出來。

    除了腦子有點重,基本上都還好。

    康明杓覺得沒啥力氣,又倒回床上窩著。

    唐嬤嬤很高興,這樣好,生病就該多休息,那才好得快。

    永雋琴藝不錯,便給她彈起琴來。

    康明杓听著听著,突然睜眼,「唐嬤嬤,我覺得現在好享受啊,吃完就睡,還有人彈琴解悶,在民間當個大老爺大概就是這樣子了吧。」

    唐嬤嬤哭笑不得,「您是皇上的婕妤,民間哪有什麼大老爺能跟您比,他們就算有金山銀山,也沒福氣見皇上一面。」

    「唐嬤嬤,這元宵前不上朝,你說,皇上會不會來星闌宮?」受封以來,她念茲在茲就是生孩子。

    唐嬤嬤一臉驚訝,「婕妤您……皇上昨晚來過了,您不是還跟皇上說了話嗎?」

    康明杓傻眼,「啊?」

    「皇上快四更的時候過來的,老奴記得听到婕妤跟皇上談天了呀。」

    唉?咦?不是作夢?她還以為是自己發熱糊涂了……賀齊宣真來了?

    自己說了什麼?真一點印象都沒有。

    唐嬤嬤壓低聲音,「老奴听那幾個醫女說,其華公主發了熱,皇上等到其華公主一退燒就過來看婕妤了……這話不該老奴說,但皇上對婕妤是真的很有心,皇後跟淑妃除了生孩子,否則皇上都不會過去看的,最多就是賜一些補藥而已。」

    「嬤嬤,我對自己說了什麼,一點都不記得了……你倒是說給我听听……」

    唐嬤嬤一臉好笑,「皇上跟婕妤說話,老奴怎敢偷听,自然是走得遠遠的,不過皇上走時挺高興的,想來是好話。」

    那就好。

    原來,賀齊宣到四更沒睡還來看她,這是在乎她吧。

    原來,被一個人在乎的感覺是這樣的啊。

    鼻子有點塞,但內心卻有一種暖暖的感覺,很奇異,從來沒有經歷過……

    格扇處傳來宮女的聲音,「唐嬤嬤,皇後娘娘派人過來探視康婕妤。」

    唐嬤嬤連忙親自過去開門,一看是福嬤嬤,嚇了一跳,福嬤嬤是皇後當年嫁入東宮的陪嫁,可以說一定程度的代表皇後。

    唐嬤嬤連忙說︰「老姊姊親自過來了,可是婕妤的榮幸。」

    「是老太婆的榮幸。」

    外頭雪大,福嬤嬤雖然撐了油傘,還是一身寒氣,連忙在爐邊烤了烤,讓自己周身都暖了,這才敢進入內室。

    「老婆子姓福,是皇後娘娘身邊的老人,見過康婕妤。」

    康明杓自然早在永雋的攙扶下坐起來,「福嬤嬤客氣了。」

    「皇後娘娘已經得知昨晚是康婕妤第一個把其華公主撈上岸,內心很是感謝,不過現在公主有恙,婕妤也還在病中,就不親自過來看了。」

    「皇後娘娘太客氣了,臣妾不過小傷寒,不要緊的。」

    福嬤嬤見她知道進退也很高興,淑妃仗著太後寵愛,老跟皇後杠上,趙充媛又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現在這個康婕妤若是能夠拉攏過來,倒是能成為助力,于是笑說︰「都是那幾個沒用的東西不注意,竟讓公主落了水,連累婕妤。」

    「也算不上連累,公主吉人天相、那就好了。」

    「皇後娘娘說了,等公主跟婕妤痊愈,再請婕妤到鳳儀宮一敘。」

    「多謝皇後娘娘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