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田芝蔓茗門閨秀 第十一章 黃姨娘的手段

茗門閨秀 第十一章 黃姨娘的手段

作者︰田芝蔓書名︰茗門閨秀類別︰言情小說
    曲宏的壽宴往年都會風光大辦,但今年主事的人居然不是主母蕭氏,而是妾室黃姨娘,壽宴乃是正宴,賓客上門道喜,一個妾室尚且不能赴宴,更何況還是妾室操辦的壽宴,只是這樣的閑話大伙兒只會私底下說著,誰都不會拿到台面上說破壞氣氛。

    曲縴珞早就對曲家無心了,對曲宏更是冷淡如陌生人,是蕭氏告訴她表面功夫還是要做得好,她不想做曲家女兒總也還要做個商人,被人背後議論對商譽不好。

    于是曲縴珞參加了喜宴,而曾上門提親的蘇灝辰也被黃姨娘送了請帖,黃姨娘不知道曲縴珞與蘇灝辰私底下早就私訂終身,還以為兩人只是生意上有往來所以蘇灝辰看上了曲縴洛。她會給蘇灝辰請帖很簡單,高家的親事不能丟,因為她的女兒玉芙喜歡高三少爺喜歡得緊,蘇家的這門親事也不能丟,因為曲縴珞若嫁進蘇家能幫襯曲家是最好,若是不能幫襯曲家,至少蘇灝辰把曲縴珞娶走了,她的玉芙就少了一個阻礙。

    可換到曲宏這里卻不是這麼想,雖然覺得兩方都是好姻緣,卻也知道高家得罪不得,可他旁敲側擊問過女兒的心思,她明顯是喜歡蘇灝辰,萬一他硬是把她許給了高家,她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她才剛為母親頂撞過他這個父親,怕是不會輕易如他所願。

    所以在壽宴上看到蘇灝辰時,曲宏覺得十分為難,真恨不得把曲縴珞拆成兩個,兩方都不得罪,不管是高家或是蘇家,對曲家的事業都有相當大的幫助。

    高承璟見到蘇灝辰更是不快,他花了好些功夫才讓父母答應到曲家提親,結果提親那天竟出現了蘇灝辰,原先以為兩家的交情會讓曲伯父應允,沒想到曲伯父竟只回答終身大事非兒戲,他還得好好為縴珞籌謀、籌謀。

    那日返家後父母十分生氣,還說了曲家若是不識抬舉,那麼親事不成以後連交情也別提了,這讓高承璟擔心他原先以為能成就的好事怕是要吹了。

    曲縴珞在暗處冷眼看著,今天這個場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思,才會造成這般詭異的情況,而她這個當事人卻是冷眼旁觀,父親想利用她套住高家成為姻親是不可能的,現在她與曲家還可以維持表面上的和諧,父親最好不要傻得破壞了。

    遠離宴會的韶嫣閣,曲縴珞在宴席上稍微露個臉就回來了,本來她可以在宴席上多待一會兒,但曲宏有意把高夫人交給她來接待,曲縴珞這才推說不適早早回院落。

    她原先並不討厭高夫人,過去高夫人對她也是和藹可親,但自從高承璟表示想求娶她後,高夫人在蕭氏面前說的那些數落話,曲縴珞卻是記恨在心的。

    不是因為高夫人批評她,而是因為她數落母親,曲縴珞很多事都能忍,就是欺負她的母親不能。

    曲宏拿她沒轍,最後只能由著她離席。

    「在想什麼?」

    曲縴珞獨自走進韶嫣閣,听見蘇灝辰的聲音而回頭,才發現正梅及雁靈早在院落門口就停了腳步,而蘇灝辰已經跟她進了院落里。

    「你在外頭也就罷了,現在居然也敢直接闖我的院落了。」

    「我就快是曲府的大姑爺了,進你的韶嫣閣又算什麼?」

    「大姑爺?我父親還沒允呢。」

    蘇灝辰拉著曲縴珞進了亭子,在石椅上坐下後就摟著曲縴珞坐在他腿上,「听說那日我們兩家同時提親,高向安回府後對高承璟發了一頓脾氣,事後還給了你父親一頓排頭。」「高家本就不想要我這樣拋頭露面的媳婦,是拗不過高三少爺才來談親事,如今我還敢拿喬,高家肯定不快。」

    「要不要我也對你父親施加點壓力,讓他不敢得罪我?」

    「暫時還不用。」曲縴珞倚靠在蘇灝辰的懷中,如今只有他的懷抱能讓她感到安心、感到歸屬,她怎麼可能願意嫁給其他男子?

    「你有計?」

    「我沒有,我在等,看看黃姨娘夠不夠成氣候,能夠幫她的女兒求得高家這門親。」

    「你是說曲玉芙喜歡高承璟?」

    「你忘了在高府的百花宴上,我大哥哥設計毀了我要送的壽禮?就是因為我二妹妹喜歡高三少爺,所以才希望我在宴會上出糗。」

    蘇灝辰想起百花宴後進行賦詩作畫行樂的節目時,曲玉芙拱曲縴珞在他畫上題詩。「莫非她以為你沒本事,才會提議讓你在我的畫上題詩?」

    「正是,結果沒想到反而讓我出了風頭。」

    「說來她無意間成了我們的紅娘了。」

    「算她還有點用處。」

    蘇灝辰開懷大笑,曲家後宅黃姨娘母子三人說他們聰明呢,又都做蠢事,可說他們蠢呢,又能把蕭氏陷害到這個程度,依蘇灝辰看,怕是老天爺剛好打了瞌睡,他們的計謀才能成功,只是好運總有用盡的時候,他們有本錢等。

    「你最近怎麼都沒到茶行去看我?」最近她煩心的事多,而且香木荷茶又到了準備上市的時候,有時忙得累了多想看他一眼,那麼身體再累都好像能得到慰藉一般。

    「因為我與朝廷做生意的機會又來了,所以不得閑。」

    「喔?什麼樣的生意?」

    「北方的狄羌終于按捺不住出兵了,但北方因為旱災,朝廷已經開了官糧倉,朝廷欲出兵鎮壓,軍糧恐後繼不足,同鼎已經向戶部爭取此案,我也打算爭取。」

    曲縴珞總算明白高家為什麼願意隱忍這麼久沒發難,原來是朝廷要糧,而高家想藉由曲家的人脈購糧吧。

    「我幫你。」

    「你?你父親不是不讓你管糧行的事?更何況曲家糧行已經采取行動了,萬不可能這個時候改變合作對象。」

    「我父親做了什麼?」

    「高家為了取得足夠的米糧,不惜要你父親提高收價。」

    曲縴洛知道蘇灝辰不會坐以待斃,看收購價提高就追價或是遲遲不另行他法都不可能,「喔?那你打算怎麼做?」

    「我打算找小地主合作。」

    「小地主不缺糧也不缺銀子,就算要賣米糧,又為什麼一定要賣你?」

    「因為我並不打算用收購的,而是用『合股』的,雖然對久蔚來說利潤較低,但容易得到地主們合作的意願。再說了,提高收價就代表我要壓不少成本在購糧上頭,改為合股我所需要支出的成本反倒降低不少。」

    曲縴珞不得不佩服他遇到困境立刻能想出轉園辦法,他天生就是從商的料,當年進鏢局險些埋沒了。

    「你算得真精呢!這樣一來你雖然利潤不高,卻是以最少的成本博得了與朝廷做生意的機會,總之你本來所求的就是如此,利潤並不是你第一個考慮的事。再說了,如果與朝廷做不成生意,你遍布大江南北的商隊也能把米糧給賣出,也算是想好了退路。」

    「所以,最近我忙得很,才會少了時間去看你。」

    曲縴珞也不是真想纏著他不讓他辦正事,只是兩人互相表白心跡之後,她總覺得一日不見他就想念得緊。

    「我認識不少小地主,我幫你吧。」

    「你要幫我?這可是扯曲府後腿的事。」

    「你覺得我看著我娘被逼著離開曲府,又被一而再再而三的誣陷,我還在乎曲府嗎?」

    「那我先謝過了。」蘇灝辰知道曲縴珞多少帶點報復的心態,但得利的是他,他不會不識相的說什麼不需要她幫助的大話,總之她幫了他,事後他多為她做些事感謝她便是了。

    「隨我到書房去吧,那里有份名冊是我娘交給我的,都是一些與我娘有些交情的小地主。娘離開曲府後,特地整理了名冊給我,以備來日拿來與曲家糧行談條件。」

    「你娘是怕你父親會逼你嫁,所以給了你談判的籌碼?」

    曲縴珞點了點頭站起身,拉著蘇灝辰往書房去了。

    曲縴珞才剛與蘇灝辰議定好何時去拜訪地主,就見正梅匆匆的進了韶嫣閣向她稟報秋黛閣不知出了事情,曲宏及黃姨娘都匆匆去了。

    秋黛閣畢竟是曲府後宅,蘇灝辰進了韶嫣閣就夠出格了,自然不能再進秋黛閣,便讓曲縴珞有事可以找他幫忙,然後徑自回到宴席上。

    當曲縴珞到秋黛閣時,看到的是令人震驚的一幕。

    曲玉芙坐在床上抓著凌亂不堪的衣裳遮掩自己,高承璟狼狽的站在一旁,當然衣裳也是凌亂的,而且一身的濕衣裳似是被潑了水,曲宏及黃姨娘早曲縴珞一步進了房,兩人是一臉怒意。

    高承璟一看見曲縴珞,竟拋下曲玉芙想上前解釋,「縴珞,事情不是你見到的這樣!」

    「承璟哥哥這麼說什麼意思?難道……難道是我自己不知羞,把承璟哥哥拉上床的嗎?」

    「曲玉芙!」高承璟赤著一雙眼眸,他是醉了沒錯,可他自己知道口口聲聲喊的都是曲縴珞的名字,曲玉芙不可能沒听見,她是故意讓他將她當做曲縴珞而委身于他的。

    「承璟哥哥喝醉了闖進秋黛閣來,我介意著男女大防想讓人扶你去大哥哥的廂房休息,誰知你突然就獸性大發,把我……把我……」

    曲玉芙掩面大哭起來,黃姨娘上前擁著哭泣的女兒,也跟著哭著怒斥高承璟。

    「高三少爺,你還想狡辯嗎?要不是我想著玉芙離席太久想來看看她,怕是沒人撞見這事就讓你逃了吧!」

    「我、我不是……不是的……」

    「不是什麼,要不是我潑了你一壺水,怕你酒醉還沒清醒吧!」

    曲宏走到了床邊,看著床單上一抹紅,再望向高承璟,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莫測高深。曲宏是有怒意,但曲縴珞卻覺得父親那雙眼里還藏了算計。

    突然之間,曲縴珞懂了,看來可悲的不只她一個,恐怕父親心里除了大哥哥,女兒對他來說都是不重要,可以犧牲的吧。

    父親肯定想到了解套方法,要藉由這個機會與高家、蘇家都結親,這算盤打得好響啊!

    「這件事看來我不該在場,父親,請容縴珞告退。」

    「嗯!你先出去幫忙你大哥哥招呼外頭的賓客,還有這事先別讓你大哥哥知道,我怕他一生氣沖動誤事,這事傳出去對你們兩個姑娘家都不好。」

    曲縴珞點了點頭要離開,高承璟卻上前攔住了她,「縴珞,不是這樣的,我不知道是她,我以為是你啊!」

    曲縴珞又羞又憤,他說了什麼?所以他的確是有意進後宅,而且是為了奪她清白?

    曲縴珞退了一步不想讓高承璟踫到她,她只覺得惡心,雁靈也立刻上前擋在曲縴珞面前。

    曲宏對高承璟可不再客氣了,畢竟他欺辱了他的女兒,可不是一句錯認就能揭過去的,「高三少爺,你已經毀了我一個女兒的清白,還想毀了另一個嗎?」

    黃姨娘此時也哭喊了出來,「你都已經上門跟縴珞提親了,為什麼還要招惹我女兒?」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喝醉了,有一個曲府侍從要領我到雲卓的房里休息,接著縴珞出現了,她攬著我的手臂對我訴說情話,拉著我進房,我……明明看見是縴珞的。」

    「你胡說什麼!」枉他們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竟認為她會是這麼不知羞恥的女子,主動拉著他進房嗎?

    「縴珞,真的!我真的以為是你。」高承璟推開曲宏上前擁住曲縴珞,他不願意承認他抱的人是曲玉芙,明明方才他抱在懷中的是她啊!

    「你做什麼!放開我!」曲縴珞剛尖叫出聲,下一瞬高承璟就被雁靈拉了開來,雁靈幾乎就要一掌劈昏高承璟,沒想到會有人提前一步在高承璟臉上賞了一記怒摑。

    曲縴珞逃離高承璟的懷抱,就看見被人請過來的高夫人憤怒的摑了高承璟一掌。

    「你爹進不了曲府後宅,所以我代替他來教訓你!你看你做了什麼事?」

    「母親……」

    高夫人看著被武婢護在身後還驚魂未定的曲縴珞,以及瑟縮在黃姨娘懷中哭泣著的曲玉芙,真真覺得自己是上了賊船了。

    高曲兩家是有些交情,她原先也不討厭曲家的兩個女兒,但並沒有喜歡到可以當她的兒媳婦,兒子看上的曲縴珞終究是嫡女,若能別再拋頭露面親自管理茶行,要納做兒媳她也忍了,但曲玉芙不過是妾室所生的庶女,哪里配得上她的兒子!

    自己的兒子她清楚,不是那種喝醉了就對姑娘胡來的人,就算對方是他中意的曲縴珞都不可能,怕他不是酒醉,而是被人下了藥。

    若真是被下了藥,她得趕快把兒子帶回去讓大夫看看,若來得及驗出藥性,或許這門親事還推得了,否則……高夫人望向床上的曲玉芙,那隨了母親的狐媚樣就算在哭訴自己被輕薄,模樣都十分虛假。

    「曲老爺,今天的事我會給曲家一個公道,承璟衣裳都濕了,我先帶他回去免得著涼了。」

    曲宏相信高家丟不起這個臉,也不怕高家不認賬,想著未來兩家還要結成親家且還有生意要合作,現在也不宜撕破臉。

    「高夫人,我們兩家多年的交情,我便信高家一回,希望高夫人能給曲家一個公道。」

    高夫人喊了身後的嬤嬤扶著高承璟離開。

    沒想到高承璟還不放棄,「娘,我要的只有縴珞!」

    「夠了!你丟的臉還不夠嗎?今天的事不管怎麼解決,你與曲大小姐都不可能有緣分了。」

    「我不要!我只要縴珞!」

    「給我堵了他的嘴拉出去,交給外頭的小廝,用綁的也得給我綁上馬車。」

    嬤嬤應了聲,對高承璟福身說了句「得罪了」,就把他半拖半拉給帶出去了。

    然而床上的曲玉芙還不消停,哭喊著,「大姊姊,玉芙已經被承璟哥哥給……大姊姊,你把承璟哥哥讓給我好不好?」

    此時的曲縴珞似乎懂了,懂這一切的鬧劇起因為何,她一直知道黃姨娘會用計得到高承璟這個女婿,卻沒想到會用如此低三下四的手段,姑娘家的名節在她眼中一點也不重要嗎?

    這事若傳出曲府,即便高承璟最後娶了曲玉芙,她就不怕曲玉芙被指指點點嗎?

    曲縴珞勾出一抹冷笑,看得黃姨娘變了臉色。「黃姨娘、二妹妹,真是一出好戲啊。」

    「你胡說什麼?玉芙是你的親妹妹,她受辱了你居然說是一出好戲?我知道高家是好親事對你的事業也有幫助,可如今高三少爺對你妹妹……你不讓她,難不成還想姊妹共事一夫嗎?」

    曲宏听見黃姨娘話說得難听,更怕這事傳進蘇灝辰耳里會錯過蘇家這門親事,連忙制止她,「你才在胡說什麼,縴珞沒同意要嫁高三少爺。」

    曲玉芙止了眼淚,彷佛听見好消息,「真的嗎?大姊姊不喜歡承璟哥哥?」

    「二妹妹無須問我喜不喜歡高三少爺,你該擔心你玩的把戲若沒被揭穿便罷,只是嫁給一個不愛你的男子而已。若是被揭穿了,你的名聲盡毀,這輩子怕是只能進尼姑庵了。」

    「縴珞,你說這什麼話,是打算毀了你妹妹嗎?」

    曲縴珞看著父親,她的母親敗得真冤,不是黃姨娘高明,根本是父親瞎了眼。

    「事已至此,我說再多都無法改變什麼,父親如今如願了,兩門好親事都成了不是?」曲縴珞不想再看黃姨娘母女演戲,領著正梅及雁靈離開秋黛閣。

    來到前院,她看見宴席上的蘇灝辰心不在焉的望著後宅角門的方向,直到看見她出來才松了一口氣,對她露出笑容。

    曲縴珞看蘇灝辰擔心她的模樣覺得窩心,此時的她由衷感謝上天將蘇灝辰送到她身邊,若是像曲玉芙那樣愛上一個對自己無心的人,未來又豈會幸福?

    想要巴結高家的人不少,高承璟一向不樂意與那群狐群狗黨來往,但現在的他只想醉死自己,所以對于那些人的邀約來者不拒。

    然而今天在聚仙樓二樓東廂酒過三巡之後,他竟看見二樓西廂那頭蘇灝辰與曲縴珞一同送了一名賓客出雅間。

    他們兩個已經是可以一同宴客的關系了嗎?

    高承璟站起身,踩著微醺的步伐要離開,同行的人想扶他被喝斥了回來,他們便由著他了,高承璟走向蘇灝辰及曲縴珞又一同入內的雅間,用力的敲起門來。

    蘇灝辰及曲縴珞收好了約書,這是最後一位入股的地主,蘇灝辰已經湊足朝廷要的量,只要他開的價能優于高家,那麼朝廷這筆生意將是蘇灝辰囊中之物。

    蘇灝辰及曲縴珞正想慶祝一番,雅間門上便傳來無禮的敲門聲,雁靈上前開門,醉得站不穩的高承璟就這麼跌進來摔倒在桌子上,曲縴珞立刻站起身,蘇灝辰將她護在身後。

    「高三少爺,你是酒醉走錯了雅間?」

    「不是!我是來見縴珞的。」

    曲縴珞不是不同情高承璟,他的確是被黃姨娘及曲玉芙所害,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局面,可曲縴珞忘不了高承璟鑄下大錯後竟不顧她意願的抱著她說他把曲玉芙誤認是她。

    沒錯,下藥的人是可惡,可終究是高承璟把持不住自己,若他是正人君子,曲府的院子里有個池塘,跳下去多少也能清醒,至少能撐到請來大夫,但他不是,他听從了身子的欲望,抱了眼前唯一的女子,那他便怪不得別人。

    「高三少爺,我與你沒什麼好說的了。」

    「縴珞,我是被下了迷情藥。」

    「想必有大夫診斷吧,你大可去跟我父親、黃姨娘、曲玉芙他們三人要一個公道。」

    「他們用的藥,歡好後就能逼出體外,再一水當頭潑下來,連能做為證據的汗水都不留了。」

    蘇灝辰挑起眉,三兩句話就猜出那天曲府後宅發生的事,這丑事曲縴珞沒臉拿出來說,只告訴他黃姨娘出手了,高承璟該對她死心了,原來是發生了這樣的事。

    「那麼高一二少爺只好認了不是?」

    「要我如何認?我愛的人是你啊,縴珞。」

    蘇灝辰不悅,一把推開想上前糾纏的高承璟,他人就在這里,是當他死了嗎?

    「可阿珞喜歡的人是我。」

    「不可能!你一個粗魯武夫哪里配得上我的縴珞妹妹?」高承璟看著曲縴珞,雙眸中盡是請求,「縴珞妹妹,你原諒我一回好不好?我想娶的只有你,我會對你加倍的好來補償你。」

    「你對我二妹妹做了那樣的事都可以不對她負責,我如何相信你會對我好的話。」

    「好!我負責,你嫁我為正妻,我納她為妾室,這樣可以嗎?算是負責嗎?你會原諒我嗎?」

    曲縴珞不明白高承璟怎能如此執著,她一直以來表現得還不夠清楚嗎?她不愛他、不喜歡他,至多就當他是青梅竹馬的哥哥,可當她知道他把曲玉芙當成她來擁抱後,無法容忍他對她有邪念而且還付諸實行。

    「高三少爺,我們不可能的,我喜歡的人是灝辰,他也喜歡我。」

    曲縴珞竟然顧不得羞的直接把喜歡他的話都說出口,可見是被高承璟纏怕了,蘇灝辰只想了結這出鬧劇,「高三少爺,再鬧下去難看的就是你了。」

    「你們……互有愛意?」

    蘇灝辰一臉你終于明白了的表情,沒有多說一句話。

    高承璟自嘲的狂笑出聲,是啊!他早就覺得兩人過從甚密,為什麼他就是不肯承認,還認為自己有機會得到曲縴珞,甚至不惜給曲宏壓力想逼他答應婚事?如果今天另一門親事不是蘇灝辰這樣與高家相等的家世,他早就得到曲宏的應允了。

    「你們曲家打的如意算盤,高家、蘇家兩門親事都想要,便把曲玉芙硬是塞給我?」

    「高三少爺,毀了曲二小姐清白的人可是你自己。」

    高承璟听不進這樣的話,他悲傷至極口不擇言,「曲縴珞,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為了嫁給蘇灝辰,又怕高家對曲家施加壓力,所以幫了你妹妹一把,先由你勾引我,再把我帶進曲玉芙的房中?」

    蘇灝辰再也听不下去,一拳就往高承璟的臉上揮去。

    高承璟跌在椅子上,嘴角淌出了血,卻還是大笑著,「這是惱羞成怒?」

    「這是教訓你壞姑娘家的清白,你若真懂阿珞,就該知道她不可能做出勾引你的事。」

    「我不相信!曲縴珞,你如此踐踏我的真心,我不會原諒你。」

    高承璟鬧事的聲音終于傳回他原來的雅間,那些人怕真出了事連忙過來把人架了出去,塞上高家的馬車把他帶回去,不過經過大堂時還是不少人看見他失態,也開始打量起樓上與他起爭執的究竟是何人。

    「看來咱們得再待一會兒,待大堂的客人換過了一批再走。」

    曲縴珞點頭響應蘇灝辰,臉色卻十分蒼白,她被如此指責,實在無法同情也算是受害者的高承環。

    「高三少爺到底吃了什麼樣的迷情藥,才會對自己以為的如此深信不疑?」

    蘇灝辰方才在氣頭上,只顧著教訓高承璟,如今高承璟被架走了,他才對高承璟的話又想深了一層,「難不成高承璟對你妹妹做那件事時,眼里看見的是……」

    「別再說了,我听了不舒服。」曲縴珞低下頭紅了臉,她不知道服了迷情藥後會是怎樣,在那當下對曲玉芙來說何嘗不是一種羞辱。

    「該死!我應該把他打到失憶才對!」

    曲縴珞錯愕的看著蘇灝辰,看見他一臉嚴肅絕對不是說空話的神情,忍不住掩嘴笑了,她這一笑,一旁的正梅及雁靈也跟著笑了。

    「笑什麼?很好笑嗎?」

    蘇灝辰過去可是雁靈的主子,她立刻收了笑容。

    但曲縴珞對蘇灝辰可不留情面,「當然好笑,你吃味的樣子很好笑。」

    對!他就是吃味!涪珞的身子他都還沒看過呢!高承璟就算是錯把別人當成她,光是幻想都不行。

    「阿珞,我再給你父親一點壓力,讓他快些答應婚事吧。」

    「這事你做主就好,問我做什麼?」這個傻子,難道讓她一個姑娘家說好嗎?她可說不出口。

    蘇灝辰送聘的日子,風和日麗,晴空萬里。

    送聘的隊伍由久蔚商行出發前往曲府,整個衢陽城沒有人不知道,畢竟前幾日高家才送聘要求娶曲玉芙,符合身分的六十六抬聘禮已夠讓人當談資好一陣子了,今日又有另一人送聘求娶曲家另一個姑娘,而且還是比高家更風光的場面。

    那浩浩蕩蕩送進曲家的,是一共一百零八抬的聘禮。

    這幾年商賈當道,不顧禮數送聘的情況多了去,只要不越過皇家的一百二十八抬,也沒人會管什麼禮數不禮數的,商人的身分是不比官家,但財勢明擺著放在那里,這年頭,有錢就代表有勢啊!

    而且以蘇家的身分,這一百零八抬又算什麼?蘇灝辰好不容易得以求娶曲縴珞,當然不會在這事上虧待她,要不是怕被砍頭,要他送一百二十八抬他都送得出手。

    這種曬聘禮的事,各個財大氣粗的富戶都會做,曲府也不例外,一名司儀就站在曲府大門口唱禮,曲府外面看熱鬧的人不少,一個又一個都是張大了嘴的驚訝表情。

    曲宏得意得嘴都闔不攏,之前送給曲玉芙的聘禮已經讓他被整個衢陽城給羨慕嫉妒了好幾日,沒想到蘇家送來的更多、更名貴,誰說女兒是賠錢貨,瞧他定了多好的兩門親事啊!

    站在角門邊的曲玉芙卻是恨得絞手絹,以高家的能耐哪里出不起這一百零八抬聘禮,可那日送聘的人只是一臉冷漠,一點也沒有辦喜事的歡喜就罷了,居然還說什麼規定了平頭百姓的聘禮就只能送六十六抬不能逾矩,還請見諒。

    是,六十六抬對曲家這樣的門戶是很多了,大哥哥送聘的時候都不一定能拿得出六十六抬,但高家可是皇商,要送個八十八抬都不會有人說什麼,更何況這不是有個逾矩的蘇灝辰送了一百零八抬嗎?

    曲玉芙不想看蘇灝辰那一臉春風得意的表情,會讓她想起高承璟自己沒來竟只派了總管來送聘,分明是看輕她。

    她知道高承璟喜歡的人是曲縴珞,那曰高承璟抱著她時喊的都是曲縴珞的名字,她要不是為了能順利嫁進高府又如何忍得下,但盡管如此,如今要嫁進高家的是她曲玉芙,曲縴珞也要嫁給別人了,高承璟最後總會接受她的。

    曲縴珞遠遠地看著曲玉芙拂袖而去,怎不知道她想著什麼?曲縴珞不同情她,得到這樣一門親事是她自己求來的,怪不得別人。

    曲縴珞站在角門後偷偷往前頭看著,正梅也跟在曲縴珞身後探頭,看大姑爺那得意的樣子,忍不住笑著,「大姑爺臉上那樂得跟什麼似的。」

    「他不都那個不正經樣。」

    「大小姐這可冤枉大姑爺了,大小姐有幾次讓奴婢去給大姑爺送消息,在商行里的大姑爺那張臉可夠冷的。大姑爺會到這個年紀還沒訂親,許是那張臉把人家姑娘家給嚇的,雁靈,你說是不是?」

    雁靈想了想過去在鏢局的事,「奴婢進鏢局進得晚,那時主子……我是說蘇老板已經不在鏢局了,但偶爾看見蘇老板回鏢局時訓斥不認真練習的人的確嚇人,那些人被訓得冷汗都流了一缸子。」

    「瞧你說的,把他說得像小閻王一樣。」

    曲縴珞這麼說的當口,看見蘇灝辰正要往角門看過來,她連忙躲了起來,姑娘家躲在這里看自己的聘禮,說出去還不讓人笑話。

    蘇灝辰感覺到有人看著他,他往角門望去只來得及看見一抹翠色衣袂飄過,他猜測是他的未婚妻在偷看他,很快的,角門後偷偷露出的一雙眼證實了他的猜測,蘇灝辰對曲縴珞露出了笑容。

    最近他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先是曲宏同意了親事,後又在曲縴珞幫助下成立了白米銀號,與高家比價的結果他取得了與朝廷合作的機會,順利與戶部簽了約書。

    只是在他身上的萬事順遂到了曲縴珞身上卻遇到了些問題,他來送聘的前幾日先去拜訪過他的準岳母稟告要送聘的事,蕭氏告訴他茶行出了問題。

    陽茶行有些大客戶是經由高家介紹而來的,最近居然一個接一個的停止訂貨,不難猜出是高承璟所為,先不論高承璟對蘇灝辰的嫉、對曲縴珞的由愛生恨,曲縴珞幫蘇灝辰開設白米銀號斷了高家的生意,應也是高承璟唆使陽茶行那些客戶的原因。

    曲縴珞的香木荷茶剛上市就遇到挫折,但這是她自己招惹來的,本也沒打算對蘇灝辰說,蕭氏倒也不是希望蘇灝辰幫曲縴珞,只是想告訴他曲縴珞為這段情也付出不少,要蘇灝辰不能負她。

    蘇灝辰知道曲縴珞不會向他開口,便也假裝不知道此事,私底下為陽茶行尋找解決難關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