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寧馨蜜醫 故鄉,故鄉 寧馨

蜜醫 故鄉,故鄉 寧馨

作者︰寧馨書名︰蜜醫類別︰言情小說
    拜環境日益惡化所賜,馨居住的城市即便位于中國最北端,但依舊沒有逃脫霧霾的侵襲。

    于是,在咳嗽了很久之後,馨帶著父母和孩子落荒而逃。坐在車上顛凝了七、八個小時,終于回到了久別多年的故鄉,一個小小的縣城。

    說起故鄉,很多朋友第一個想起的是不是童年常走的小路,雜貨店里的糖果,還有黃昏里父母一聲聲的呼喚?馨也是這般,踏上故鄉土地的那一刻,所有的記憶都在復蘇。

    在安頓好父母和孩子之後,馨就開始迫不及待的去尋找舊日痕跡。可惜,高速發展的經濟,讓馨的故鄉早就變得面目全非。

    熟悉的小巷消失了,熟悉的稻田也沒有了,代替它們的是一棟棟高樓大廈,車水馬龍,擁擠的人群,喧囂的城市。

    有那麼一瞬間,馨站在街頭失落的不想開口說話。

    歲月是把殺豬刀,總是有本事把你的記憶割得七零八碎。

    馨找不到那個曾經同初戀吃面條的店面,找不到賣西瓜最甜的小攤子,找不到承載馨所有年少回憶的校園。偶爾在城市邊緣找到一點兒舊日的痕跡,都會讓馨高興很久。但高興過後,失落又會更加洶涌的席卷而來。

    小時候最盼望的就是長大,而長大又開始拚命找尋小時候的痕跡,果然,這是個難解的謎題。

    好不容易開車到城郊,馨到底還是找到一個熟悉的所在。說起來,有些好笑,這是一個臨時看管犯罪嫌疑人的拘留所。水泥高牆,黑色大門,密密麻麻的鐵絲網,很是有些恐怖的樣子。

    不要誤會,馨讀書時候可是好孩子。

    那時候讀高中,家里住在農村,每曰要騎兩個小時的自行車往返家與學校之間,而這個拘留所就是我的必經之處。

    馨和一個好朋友同行,年少輕狂,好似有大海般洶涌的精力和熱情無處發泄。

    每次經過拘留所下邊的時候,馨都會停留那麼一分鐘,對著牆頭站崗的兵哥哥大喊幾句。例如,兵哥哥,早上好!鍋哥哥,我們今天作業超多!鍋哥哥,我今天考試考砸了!

    馨記得很清楚,剛開始那些執勤兵們很詫異,但後來時間久了就會偷偷揮手響應,羞澀的樣子常讓馨和朋友笑翻。女孩子銀鈴一樣的笑聲,在樹林田野間傳的很遠……

    後來,高考結束,馨和朋友最後一次路過那個拘留所門外。意外的是門口站了七八個綠色的人影,隱約有些熟悉的痕跡。

    馨的朋友開玩笑說,你的兵哥哥來找你了!

    馨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少女的羞澀,也許是理想照進現實的惶恐,最終騎著自行車飛快穿過,直到好遠才臉紅心跳的扭頭回望,可是那些人早已經同綠樹融為一體了。

    這處地方,那些軍綠的身影,這麼多年常出現在馨的夢里。有時候會遺憾,當時為什麼沒有停下來,同那些幾乎陪伴了馨整個青春歲月的人好好打個招呼。也許如今,馨也是個兵太太了。

    馨這麼說並不是如今的老公有什麼不好,只不過大半女孩子都有過嫁個兵哥哥的美夢吧,若不然如今那部關于軍戀的韓劇也不會紅透半邊天。

    挺拔的身姿,軍綠的制服,陽光帥氣的面容,霸道里透著別扭的溫柔。好似在他身邊,天塌了也不必擔心。因為他必定會把天幕裁剪成合適的大小,溫柔蓋在你身上,只擔心黑夜的冷風傷了你嬌嫩的臉龐……

    好吧,馨發花痴了。

    舊地重游,有太多感慨,太多嘆息,好在沒有眼淚。

    歲月這條長河就是這樣,從來都不會因為任何人的留戀就停下腳步。而我們這些河里的小石頭,漸漸被沖刷去了尖銳的稜角,變得圓滑,滾起來越發容易,踫撞起來也少有疼痛。

    但無論怎樣,我們的心里依舊為自己留了一塊小小的地方,存著我們最真最純的記憶,存著所有不曾被時光切碎的美好。

    願所有朋友初心依舊,願所有故鄉安寧依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