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計壓準老公 第二十一章

作者︰喜格格類別︰言情小說

兩人回到他們第一次共同過夜的房間,在他堅持下,兩人先洗了澡,把自己弄得干淨又舒服時,才在鋪著長毛雪白地毯的起居室踫面。

等致妃穿著浴袍出現時,他已經坐在起居室里,里頭的矮桌上放滿了各種食物跟飲品。

貝藤熙隨性坐在沙發上,手中端著一杯香檳,看見她終于出現,對她魅力一笑。

面對熟悉的帥氣笑臉,評然心動的感覺少了一點,但感動卻多了很多,畢竟這個恃才傲物的男人可是捧著一盒大大的模型屋,橫跨了半個地球,出現在她面前向她求婚。

如果不愛他就算了,偏偏她比自己想象中還愛他,看見他追來,她除了一開始的訝異之外,只剩下滿滿的感動。

“要不要吃點東西?”貝藤熙比了比桌上的食物。

“也好,我現在可不是減肥的好時機。”致妃走到他身邊的位置坐下,拿起桌上的龍蝦色拉吃了起來。

看見他因為听不懂自己的話微微露出困惑,她在心中偷偷竊笑著,開始對他發動攻擊。

“我很意外你會突然跑來找我。”

“不是突然,我本來就計畫這兩天要捧著模型屋跟你求婚,只是我沒想到求婚地點會遠在巴黎。”他放下酒杯,跟她一起共食龍蝦色拉。

“可是我們上次踫面時,你一听到我們是因為我姐夫的撮合才在一起,不是當場氣得頭也不回離開?”她放下吃了一半的色拉,與他正面相對。

“我那時候以為你想放棄這段感情。”

“我絕對不可能放棄這段感情,我等你,足足等了三十年。”貝藤熙拿過她手中的叉子,連同自己的一起丟到桌上,雙掌捧起她的臉,深深凝望著她。

她被他炙熱的視線猛盯著,全身無法動彈,只能乖乖听他繼續往下說。

“胤澤是動了點手腳,但感情這種事不是旁人推波助瀾就會有火花產生,像我母親,從小就把胡丹雲往我身邊趕,但沒感覺就是沒感覺。”他想起她看著破碎模型屋的痛惜表情,心情悶了一下。

“而且那天我也不是氣得掉頭離開,你誤會我了。”

“可是那天你看起來很生氣。”

“听見那些話,我滿腦子只擔心你會生氣、失望、傷心,所以我才沖出去要他們閉緊嘴巴,我壓根沒想過要放棄這段感情,就算你傷人的提出要冷靜一段時間,我也從未動過這個念頭。”

貝藤熙對她掏心挖肺地說著,一面仔細端詳著她,徐徐俯身,試探性地吻著她的唇,察覺她沒有反抗的意思,他緩緩加深這個吻,她輕輕閉上雙眼,享受久違的深情濃吻。

直到兩人都快喘不過氣,他才主動離開她的唇,兩人額頭相抵,一同喘息著。

“我要你,致妃,而且絕不會輕易放手。”他說話的語氣像在發誓。

听見他的坦白,致妃也跟著敞開心房,乖乖吐實。

“我沒有讓高喬楚請我吃飯,那天你沒空送我回家,我剛好在路上遇見他,然後突然下起大雨,手機也是在那時候搞丟,我不是故意不接你電話。”她仔細交代。

“那天,他見我一身狼狽,好心送我回家,我請他吃頓飯,然後他堅持要回請,事實就是這樣。”

想起這個他就有氣!

貝藤熙想到那天在餐廳里自己所受到的“差別待遇”,心頭莫名地煩悶起來。

“就算回請也不行,你從不讓我請吃飯,卻讓不相干的男人請?”這是他最在意的一點。

听見他的話,致妃挑高右眉,開始一條一條陳述。

“先前每天在你家吃晚餐,我付錢了嗎?中午你也拐彎抹角請我吃飯,我有吵著要付錢嗎?”要認真計較,她是不會輸的。

“可是他跟你告白,還提過去你暗戀他的事!”想到當時坐在他們身邊的心情,他又更悶了。

“對,我高中是曾暗戀過他,但那已經是過去式,我已經又多活了十年,經歷不同,想法也不同,如果沒有你的出現,說不定我會接受他的提議,同意交往看看,但你一直在我心里,我怎麼可能在把你徹底踢出我心里前,再接受別的男人?”致妃撥開他的手,不再跟他親密抵著額頭。

“我一直在你心里?”貝藤熙被她撥開手時,表情先是重重一沉,听見她的話後,嘴角隨即大幅度上揚。

“這句話听起來真好听。”

他邊說還邊笑著點頭,她看得直皺眉。

“別這樣說話。”她對他搖搖頭。

“什麼話?”他愣了一下。

他什麼時候有反應的?

“致妃,嫁給我好不好?”他苦苦壓抑熊熊欲火,耐住性子,直取自己最想要的。

“可以啊,反正我肚子里也有你的孩子了。”致妃故意有點漫不經心地回答,想看看他會有什麼反應。

“你答應我的求婚?”貝藤熙听了,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開心得咧嘴而笑,一把抱起她猛轉圈圈。

“致妃,你真的答應嫁給我!”

“小心一點,你沒听到後半句嗎?”她笑著提醒。

後半句?

他愣了一下,腦袋突然一直重復著後半句那句話……

反正我肚子里也有你的孩子。反正我肚子里也有你的孩子。反正我肚子里也有你的孩子。反正我肚子里也有你的孩子。反正我肚子里也有你的孩子……

噢!

貝藤熙張大嘴,不可思議看看還被自己抱在半空中的她,渾身一抖,立刻小心翼翼放下她,滿臉難以置信地問……

“你剛剛說了什麼關鍵字嗎?”

“我懷孕了。”她簡化一下這項事實,希望可以幫助他快速理解過來。

“可是你也說生理期過了。”指證歷歷。

“我騙你的。”她毫無愧色地坦白,外加一個雲淡風輕的聳聳肩,讓他看得怒得兩眼發紅。

“你騙我?!”他瞠大雙眼,不敢相信地大吼。

“不過,我很開心你有認真听我說話,而且還記住了。”致妃朝他伸出一手,暗示他坐回自己身邊。

“我當然有認真听你說話,尤其是這麼重要的事情。”他馬上不計前嫌,重新坐回沙發上,將她小心翼翼抱到大腿上。

“老婆。”

“嗯?”

“我們什麼時候舉辦婚禮?”有饒胤澤那個前車之監,貝藤熙為營、蠶食鯨吞。

“等我們姐妹的夢想實現,才可以辦婚禮。”她對他微笑。

不錯喔,頭腦很冷靜,還知道要追問這件事。

“我們也可以邊結婚,邊實現夢想啊。”他模型屋都做好了,設計圖也一改再改達到近乎完美的境界。

“不行,一定要先實現。”致妃很堅持這點。

“可是你肚子里已經有寶寶了。”貝藤熙話一說完,馬上想起先前才剛參加過永胤的三歲生日,而饒胤澤夫妻依然沒有要補辦婚禮的打算。

看來這點是說服不了她的。

“寶寶、結婚跟老公,對我來說是三件不同的事,有寶寶不等于要結婚,也不等于一定要有老公,就算要有個老公,也不一定非得是孩子的親生爸爸,『誰適合當』爸爸比『誰是』爸爸更重要,DNA很重要,但孩子的教育更重要。”她緩緩說著,看著他挫敗地垂下雙肩。

他在心里重重嘆了一口氣。

饒胤澤,你心口的痛,兄弟我現在充分感同身受。

“所以我只能等房子蓋好?”他問。

“還有我小妹也要得到幸福才可以,茌妃一直到現在為止,還是天天幫我跟大姐做便當,每次買菜都專挑我們愛吃的買,我看得很心疼,提醒她偶爾也要買自己愛吃的,她卻回答我,姐姐們愛吃的東西,她也愛吃,可是實際上又不是這樣。”

致妃雙手圈抱起他的頭,浴袍下未著任何衣物,赤luo下|身往灼熱根源緩緩貼近,直到他高大身形倏地一僵。

她低下頭,有一下沒一下輕踫他的唇,受不了誘惑的他,低吼了一聲,翻身將她壓在自己身下,過程中特別小心她的肚子。

“她愛吃蛋糕類的甜點,我愛巧克力,大姐喜歡綠豆糕跟西瓜,荏妃永遠只記得買重得要死的西瓜,還要一路扛上樓,卻從沒給自己買過一塊蛋糕,只在生日時買個蛋糕。”

她雙手掌心撥開他的浴袍,貼向他發燙的胸膛,在他能反應過來前,櫻唇主動吻上他結實的漂亮胸肌。

“致妃!”他用力咬緊牙關低吼,欲|望跟理智在他體內拔河,逼出他額頭上的一層薄汗。“我不想傷害到寶寶。”

“只要你很溫柔,就不會有傷害。”她給他一個溫柔的微笑。

听見她的話,他體內yu火一發不可收拾,他沉下腰部,輕輕往前挺|進她柔軟的神秘地帶。

“該死!”他咬牙低咒。

待在她體內的感覺如此美好,雄性yu望叫囂著要往前律|動,他用殘存的理智警告自己,要慢慢來。

“答應我,你不會逼我結婚的事。”她一邊說,一邊往後慢慢撤退。

“不要動!”他全身輕顫,摩擦的欲|望催促著快點行動,在他全力咬牙抵御野蠻的欲|望時,她又往前挺|進,再緩緩撤離。

“致妃,你再這樣動下去,我不敢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事。”

她不說話,依然律|動著,用唇語對他說︰答應我。

“好,我答應你!”他用盡最後一絲理智吼完,她終于不再亂動。

他花了幾秒鐘時間,平息她引起的猛烈yu火後,才抓起她雙腳,放到自己肩頭上,以極為緩慢的速度深深埋入她體內……

當初沒在這間房里做的事,今晚終于完成。

貝藤熙趁她熟睡時抓起手機,立刻打了通電話給饒胤澤,響了幾秒鐘,很快被人接起。

“兄弟,是我,你知不知道茌妃有沒有男朋友?”

想知道還有哪些平凡小資女完封錢夫,請看——

*官穎新月甜檸檬系列732完封錢夫之《掛名貴婦》

*欲知大姐永妃怎麼讓地產大亨饒胤澤為愛委身當情夫,請看喜格格新月甜檸檬系列715金夫收容所之《欽點大亨當情夫》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