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嬌養 第二章

作者︰初七類別︰言情小說

果真如夏朕所說的,他經常不在家,從第二天開始,她便再也沒看過夏朕本人,一切都由安伯代為傳話,菜色合不合宜?睡得好不好?天冷穿多穿少等等……總之,他們幾天來沒有再見上一面。

但是她覺得這樣很好,真的很好!

有距離,有生疏,她便不會太過依賴對方,就算只是習慣,也是件可怕的事,就像母親離開後,整個家頓失重心,爸爸藉酒澆愁恍惚度日,就算她故意晚歸,也上不了爸爸的心,她知道那是因為爸爸的依賴消失了,而這個依賴就是媽媽,她永遠替代不了的位置。

她不怨,因為她也一樣思念媽媽,因此她更知道依賴是多可怕的東西,它可以輕易竊取一個人的心和性命,毫不猶豫。

「小姐,朕少爺等會就會回來,待小姐用完早餐,少爺會帶小姐到新學校參觀!」

安伯立于倪寧身邊,面帶慈靄笑容地看著眼前端莊秀氣的小小淑女,滿心莫名的驕傲,多麼乖巧听話的孩子,不驕縱不撒潑,臉上一直帶著恬淡的微笑和有禮的應對,一點也沒有千金小姐的鴨霸氣勢,只有鄰家女孩的青春氣息。

這對幾十年來只出男孩的夏家來說,無疑是一股清流啊!尤其夏家的男孩,一個比一個調皮搗蛋,常惹得老管家和一干下人險些吐血身亡,卻又莫可奈何。

「我知道了!覆伯,夏大哥什麼時候回來的啊?」倪寧喝了一口鮮榨柳橙汁,默默含在嘴著,細細品味酸中帶甜的滋味。

「昨晚小姐睡了才回來,清早便又出門了,小姐才沒遇見,少爺說等他開完早會便會回來帶小姐去學校。」

「夏大哥忙的話,其實我可以自己去的,畢竟是我自己要讀的學校嘛!」倪寧笑著對安伯說,話是客氣,卻是心底所願的,畢竟往後若想獨自生活,多一點自主性的決定是對的。

「想剝奪我身為監護人的權利嗎?」

從外頭走進的男人,筆挺的西裝已卸下,就著輕便襯衫,袖口折起卷至手腕,露出結實手臂,一副從容不迫的樣子。

不理會男人調侃的語氣,倪寧堆起燦笑,「夏大哥,早安!」

只見男人回了一聲「早」,隨即坐上主位,示意安伯他要用早餐,安伯領命退下,倪寧則拿起潔亮的玻璃杯,倒了和她一樣的柳橙汁遞給夏朕。

夏朕接過後,像是十分熟稔般,仰頭就喝了一半……這到底是多渴?

連早餐也像秋風掃落葉般,三兩下清潔溜溜……這到底是多餓?

雖然動作還是不失優雅,但看在從小就讀女校的她眼里,實在還是難以理解男人不拘小節的灑脫。

「倪寧,妳在這里也住了幾天,有沒有需要什麼?說實話,我對妳這種年紀的小女生還真不了解。」夏朕爽朗一笑,自嘲自己的無知。

倪寧聞言,突然發愣似地看著夏朕,這個人到底有多少面向呢?

當他為她擋去記者的追問時是那樣果斷強硬,當他牽著她的手時又是那麼固執霸道,當他第一次帶他回夏家時是這麼溫良和善,當他自嘲自己對小女生都不懂時又顯得飛揚俊朗。

他到底還有多少樣子是她沒看過的呢?

倪寧用喝柳橙汁的假動作掩飾自己用探究的目光偷看男人,結果好死不死正好對上男人迎過來的疑惑眼光,害她眼楮差點閃到。

「怎麼了?干嘛用斜眼飄我,是怪我太晚問妳嗎?」

這時女孩緊張了,又是搖頭又是點頭,夏朕突然放下餐具,雙手貼上女孩粉嫩的雙頰,固定住她搖晃的頭部。

「好了!好了!妳的頭快要扭斷了!快說妳想要什麼?」

「琴,我想彈琴!」她從小就有彈琴的習慣,是在家里跟媽媽學的,雖然不是優秀的程度,但自娛娛人還算可以,而她現在想透過鋼琴想念父母,想要這棟豪華卻少點人氣的房子多點音樂的色彩。

她十分認真地看著夏朕,希望他可以答應自己。

夏朕則是在倪寧的眼楮里看到動人的閃耀,像夜里的星星,像皎潔的月亮,那樣璀璨晶亮,輕易地讓他深陷其中,所以久久沒有響應女孩的話。

「夏大哥?可以嗎?鋼琴……」

男人隨著女孩的問話,慢慢從她耀人的眼眸移到兩片正在蠕動的紅唇,隨即收回目光,卻把那影像深深留在腦海里。

「想彈琴當然可以!但是要不時地彈給我听,怎樣?」

「當然!謝謝夏大哥!」倪寧藏不住喜悅,連忙討好似地大獻殷懃,又是倒果汁,又是涂面包,讓男人在享受好吃的餐點和俏女孩的服侍中用完早餐。

夏朕親自開著車,帶著輕裝的女孩一同前往鄰近的高級中學參觀,原來這里也是夏朕年少時讀的中學,看著又是督導又是校長又是哪位主任對著夏朕這個杰出校友噓寒問暖的樣子,不諱言,倪寧真的忍不住笑意。

她的笑感染了夏朕,他們對眼看著,都明白對方的意思,背著其他人的耳目,擠眉弄眼一番後,挺有默契地一搭一唱,順利擺脫掉熱情無比的師長們。

三兩下辦妥就學手續,男人帶著女孩進入校園東走西看。

由于正逢周末,學校並沒有幾名學生,兩人沿路邊走邊看,福利社、體育館、教學大樓,在在勾起夏朕年少時的點點回憶。

他指著三樓某間教室,有著大片的落地窗,寬敞明亮的空間,微風徐徐吹動窗幔,很有偶像劇場景的浪漫。

「那是我以前的教室,以前最常在那里打架。」

男人說的正經八百,卻引來倪寧錯愕的瞪視,一個佔領全亞洲最大金融體系的財團,身價上億美金的商業巨子,曾經在學習的教室里和人打架?

「收起妳那傻不隆咚的表情,打架是每個男孩必經的成長之路,重點在打贏還是打輸!」夏朕難掩驕傲的神情,說明自己絕不是輸的那一方。

看著男人意猶未盡地好似在緬懷過去的豐功偉業,倪寧透過男人神清氣爽的臉龐,似乎還可以看見當年那個穿著校服、輕狂不羈的少年。

是啊!哪個大人物沒有屬于自己的青春歲月呢?

不過眼前的男人這樣斯文俊秀,真難想象他會有如此火爆的一面,因為他給她的感覺一直是這麼穩實可靠啊!

「是!我懂!就像狗狗在爭地盤一樣,勢必要經過一場鐵血奮戰,才有一方天地嘛!」

他的輝煌戰績到了女孩嘴里,卻被形容是狗兒爭地盤?

夏朕听了女孩的話,愣了幾秒後,竟也不惱,還朗朗大笑起來。「妳說的沒錯!可是爭的不是地盤,是女孩!」

夏朕將倪寧帶往一處樹蔭下,將自己的外套鋪在草地上,示意女孩坐在上面,自己則隨興地靠著樹干而坐。

女孩?!倪寧無法解釋內心的感覺,悶悶的,怪難受的,但這很正常不是嗎?血氣方剛的少年為女孩爭鋒相對,與對方一較高下,只為紅顏一笑。

她管不住自己怪異的心情,脫口一問。「那你……爭到了嗎?」

「女人到不到手是一回事,可是架是一定要打贏的!」想到那些麻煩的女生,夏朕還是忍不住起了疙瘩,老是有某某人上門找他理論,說自己的女朋友因為愛上他而吵著分手,所以要他給個公道!

給什麼?他大爺直接一拳奉上,就是他給的「公道」!

從此他打遍天下,學校中再無一人是他的對手,儼然成為校園里的小岡王,但他不欺侮弱小跟女人,所以更得女性同胞的愛戴,痴纏的手法更是蒸蒸日上,情書美食是小菜,可怕的是還有跟蹤和偷窺,讓他從此對女人敬謝不敏,除了身邊這一個……

怎麼在他的中學時期沒有一個像身旁這樣的女孩出現?安靜、乖巧、可愛、體貼,如果有的話,他肯定不會對女人有偏見,他會把她納入羽翼下,灌溉滋養,小心呵護,讓她在他的懷里開心愉悅地長大。

「夏大哥?夏大哥?你怎麼了?」女孩輕松的神情轉為不解,怎麼夏朕的眼楮突然看著自己,由淡然慢慢變成渴望?

對!是渴望,她沒看錯吧?那是行走沙漠許久的旅人,忽然看見眼前一片綠洲,用盡全部力量也要得到的向往……好嚇人!

夏朕轉過頭,為自己的心思無奈地笑笑,一種想永遠照顧她的心情油然而生,而且來得猛烈,連自己都難以理解。

「沒事!妳剛才說什麼?」

「沒關系,不重要了,我們回家好嗎?」她不知道剛才是怎麼回事,直覺告訴她,不會是她想知道的……所以還是回家最安全。

「好!我們回家!」

兩人回到家後,不約而同地前後回到各自房間,一直到了晚餐時刻,才同時現身在飯廳里。

晚餐是傳統的中式家常菜,色香味皆是豐富,分量是簡約的三菜一湯,就兩個人吃,既不鋪張浪費也不會空虛餓肚,而且都是他們共同喜歡的菜色。

但是倪寧這餐卻吃得比平常來得沉重幾分,因為她其實已經很習慣自己一個人用餐,如今多了一個人難免不自在,尤其是這個人渾身散發強烈男性賀爾蒙的氣息,又讓人更難以忽視。

難得的是,早餐吃得有如猛虎過境的架勢,晚餐卻陪著她細嚼慢咽起來,一餐下來,她吃飽了,他才放下筷子。

「朕少爺,門口如琦小姐來找您,請問要見她嗎?」安伯的聲音傳來,打破原本的靜謐,夏朕听到來人的名字,不自在地看了倪寧一眼,輕咳一聲。

「我去看看,倪寧妳先上去準備上學的事。」然後轉頭又對安伯說︰「安伯,陪小姐上樓。」

他有些強硬的態度引起倪寧的好奇,走到樓梯間,她忍不住問︰「安伯,請問來的客人是誰呢?」

這下換老管家不自在起來了。「她是……朕少爺的一個……女朋友。」這樣說應該可以吧?總不能要他把情婦、玩伴講出來污染他可愛小姐的耳朵吧!

女朋友?也是,條件如此優秀的他怎麼會沒有女朋友呢?只怕想做他女友的人,可以從這里排到山下去吧?

「下次可要夏大哥介紹這位姊姊讓我認識呢!她來了我就躲起來,挺不好意思的。」

「不會的,小姐。」因為通常不到半年時間,「姊姊」就會消失不見,所以小姐也毋需認識這麼多「姊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