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喬可嵐天生宿敵 第四章

天生宿敵 第四章

作者︰喬可嵐書名︰天生宿敵類別︰言情小說
    「好啦,我知道了,我明天會整理好行李過來,希望你到時說話算話。等大嬸一回來,我的任務就結束,你也不可以再對我提告。」

    「你放心,我一向說到做到。」他遞上方才她簽好的其中一張契約書,里面的文字就是最強而有力的保證。

    她看著他那一頭紅發,臉色尷尬的提議道︰「你的頭發……要不要我幫你染回來?」

    「不用了。」他笑了一下,「這是呈堂證供,在我還沒決定要不要告你之前,我不打算把它弄掉。」

    她瞪著他,一口氣硬是忍了下來,算他厲害!

    「什麼?!他叫你搬過去?」听到這消息,李曉茜訝異得嘴都闔不起來了。

    「對呀,我很不願意,可是為了讓他打消告我的念頭,我只好答應他了。」程巧燻嘟著嘴,滿心不悅的說。

    從他住的山上騎下來,她第一件事就是先跑到好友家訴苦。

    「李曉茜,都是你啦,為了你,害我莫名其妙要受這種氣。」

    「哎呀,都跟你說對不起了。」李曉茜雙手合十,再次致歉。

    「唉,算了。」看著好友都已低聲下氣的道歉,程巧燻也不好再發作,只好鼻子摸一摸,咬牙認了。

    「不過……」李曉茜有些疑惑的看著她,「我和他交往時千方百計想要搬去他那里住,他都不肯,怎麼他會讓你這個陌生人住進去?」

    「因為我們身分不同,你是女朋友,我是女佣!」說到這個程巧燻就氣,雙手叉腰又是一陣罵,「你是去享樂的,我是去受苦的!我不知道他為什麼不讓你住進去,但他要我住進去,是為了方便二十四小時使喚我!」

    「巧燻,別氣了啦,反正事情都發生了,你就認命一點,把契約書上交代的事情做好,等他同意不告你之後不就好了?」

    「你說得輕松,去做牛做馬的人可是我。」程巧燻無辜地指了指自己。

    只是為了替朋友出一口氣,就莫名惹禍上身,她這次真的學乖了,下次要出頭前,得先搞清楚狀況再做。

    「別這樣嘛,等他確定不告你了,我請你吃大餐以示賠罪,好不好?」李曉茜決定用美食誘惑好友。

    程巧燻瞪了她一眼,隨後才點頭同意,「你知道我愛吃哪一家餐廳?」

    「知道、知道。」見她終于不再抱怨,李曉茜這才松一口氣。

    「還有……」她突然又開口。

    「還有什麼?」李曉茜捏了一把冷汗,連忙問。

    「以後不要再挖這種洞給我跳。」

    「放心,不會再有第二次了。」李曉茜溜到好友身後,邊替她按摩邊安撫她的情緒。

    程巧燻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能說自己誤交損友。

    手機在桌上奮力地震動,不知道響了多久,總算被主人給接起。

    「喂?」古睿旭用微濕的手拎著話筒,低沉的嗓音響起。

    有晨浴習慣的他,才剛從浴室走出來便听到手機在響,于是拿起浴巾隨手一披,就接起電話,透明的水珠還不斷從他肌肉精實的身軀上滑落。

    「睿旭嗎?」

    熟悉的來電號碼,另一頭卻不是他熟悉的聲音。「你是……」他一愣。

    「我是你嫂嫂。」

    「啊?嫂嫂啊……抱歉、抱歉,認不出你的聲音。」原來是嫂嫂胡茵凡借用哥哥的手機撥電話來,莫怪他反應不過來。

    「嚇到你了吧?突然撥電話給你,不好意思。」

    「不會,我們都是一家人了,認不出你的聲音我才不好意思。」

    「不用跟我客氣了,我知道我們沒見過幾次面,也沒那麼熟,所以你認不出我的聲音情有可原。」

    「你找我有事?」

    「嗯,很聰明,知道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電話那端的胡茵凡笑得很開懷。

    「嫂嫂別賣關子了,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全力以赴。」古睿旭邊說,邊將圍在腰間的浴巾扯下,往濕漉漉的頭頂蓋去。

    「就是呀……你好像跟我朋友有點小誤會是不是?」

    「你朋友?」古睿旭挑起眉,腦中浮現程巧燻的臉孔,「喔,你說程巧燻嗎?」

    「對對對,我听說……你要她搬到你那邊去住?」

    「嗯,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你……」胡茵凡欲言又止。

    「嫂嫂,你盡管說吧。」

    「好吧,那我就直說了,我知道你們之間有些誤會,你要她暫代你的管家一陣子,還要她搬到你家去住,你……可別鬧得太過分啊。」

    「喔?她向你抱怨了嗎?」古睿旭笑著想象程巧燻向嫂嫂抱怨時的嘴臉,想必自己的要求一定被她加油添醋了一番。

    「她向我說這事很正常吧?人家她是個單身的年輕女性,你這樣要她過去跟你一起住,這……不算同居算什麼?」胡茵凡提出自己擔心的點。

    好友巧燻已單身多年,現在突然要搬去跟個陌生男子同住,說什麼她都覺得不妥。盡管對方是自己丈夫的弟弟,但說實在的,她根本對他認識不深,就連他現在在玩什麼把戲,她也一點頭緒都沒有。

    「嫂嫂你放心,我不會亂來的。」古睿旭笑著道,「我和她的工作契約里寫得很清楚,她做的事就是大嬸做的事,所以契約里沒寫到的事,我是不會要她做的。」他話說得明白,界線更畫得清楚。

    「你說話要算話,要是讓我知道你對她做了什麼你契約上沒提到的事,我可要向你爸媽告狀了。」

    「你放心,我用我型男教授的名譽向你保證。」

    窗外由遠而近傳來了摩托車聲響,古睿旭撥開窗簾,看到程巧燻正騎著她的機車進入了他的花園。

    「嫂嫂,客人到了,我就不跟你多聊了。」

    「你要記住你說的話喔。」

    「我會的。」掛了電話,他拿著毛巾,將身上的水珠擦干,隨後套上一件休閑短褲往樓下走去。

    程巧燻剛將車子騎到定點,還來不及熄火,小五十便發出苟延殘喘的隆隆聲,隨後引擎便自己停止運作。

    「不會吧?!」她忍不住撫嚎,連忙跳下車試圖再次發動車子,卻是徒勞無功。

    「車壞了?」古睿旭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對啊。」她循聲一回頭,見到他的樣子,不禁大叫出聲,「你、你、你……你干麼不穿衣服?!」

    「這是我家,又沒有關系。」他聳了聳肩,表示自己並不在意。

    「可是有客人在,你這樣不會太隨便嗎?」她趕忙將視線挪開,但才一眨眼的時間,雙頰已泛起紅潮。

    雖然她不是沒交過男朋友,不過突然有個半生不熟的男人在她面前打赤膊,她也是會害羞的呀!

    更何況……他的身材看起來好像還不錯,人長得也挺好看,即使個性是挺機車,但有個這樣的帥哥在她面前,她還是會不知所措。

    「客人?你是說你嗎?」古睿旭挑起了眉,她的反應讓他著實感到有趣,看到他有這麼可怕嗎?

    「難道不是嗎?」

    「你是來幫佣的。」他笑著替她厘清兩人的主從關系。「所以不算客人。」

    「那你也不能因為這樣就這麼隨便啊!」會害她眼神不知該往哪里放。

    「大嬸在的時候,我也是這樣。」

    「情……情況不一樣。」她和大嬸年紀差那麼多,怎能相提並論?

    「入境隨俗,你要習慣。」他看著她泛紅的臉頰壞壞一笑,莫非她在害羞?

    「可是——」她還想抗議,話卻被他給打斷。

    「車子發不動?」

    看了他一眼,知道抗辯無效,她只好不再回應方才那個話題,轉而道︰「嗯,我踩了幾下都發不動。」

    「我來試試。」古睿旭繞過她身邊,霎時一股男性沐浴乳的清香竄入了她的鼻間。

    「那……就麻煩你了。」他的靠近讓她不自覺後退兩步,她實在不習慣跟沒穿衣服的男人相處。

    古睿旭按著發動鈕催了幾次油門,小五十沒有任何反應,他改而使用腳踩發動,一下、兩下、三下……但不管他再怎麼努力地踩,小五十始終無動于衷。

    四下、五下、六下……他的上半身開始滲出汗珠,並在肌膚上慢慢形成一道水痕。

    程巧燻看著面前這「養眼」的畫面,視線更不知往哪里擺才好。

    「很好,放棄。」古睿旭松開了機車油門,宣布道︰「你的車壞了。」

    「那怎麼辦?我出入都靠這台車耶。」程巧燻開始苦惱了。

    「你放心,這一個月你得在我這里幫忙,應該沒什麼機會用到這台爛機車。」

    「可是……我不用下山去買菜嗎?還有買些生活日用品之類的?」這個應該包含在她的工作項目里頭吧?

    「你可以騎我的車。」他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的車庫,里頭有台黑得發亮的超重型機車。

    「你開我玩笑吧?」她詫異的看著他,「我怎麼可能會騎那種車?」

    「那……如果你有需要下山,再跟我說一聲吧。在你車子修好前,我只好勉為其難充當你的司機了。」

    程巧燻看了他一眼,這個提議好像還不錯,能讓這位帥哥充當司機載她上下山,總比她自己一人騎著快要不行的小五十,在這山里繞來繞去來得好吧?

    古睿旭將她的行李從機車腳踏墊上拎下來,遞到她懷中,「進屋吧,我先帶你去你的房間,接著你有一堆家事要做。大嬸已經不在十天了,你知道累積十天分量的衣服有多可觀嗎?」語畢,他逕自轉身走進屋內。

    看著他的背影,程巧燻這時才有確切的感覺,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她真的就要跟這個男人「同居」了……

    「愣在那干麼?快進來啊!」已經走到門口的古睿旭,回頭看見她還愣在原地,催促道。

    「喔,好。」抱著行李,程巧燻小跑步跟了上去,忙碌的幫佣生活正式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