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偏愛孩子王 第十章

作者︰唐筠類別︰言情小說

雖然姜是老的辣,可是左家兄弟一聯手,所向披靡!左慶松雖然毀掉了左宏升可用來對付李定安的資料,卻沒料到左宏揚會站在弟弟那邊,馬上幫他拿到了更可扳倒李定安的有利資料,氣得左慶松吹胡子瞪眼楮。

當李定安準備趕往法院出庭的時候,在辦公室門口收到一份指名給他的快遞牛皮紙袋,打開一看內容時,他的瞼瞬時變得毫無血色。

他連忙走回辦公室,他的助理一見到他,忙問︰「老板,不是要去法院?」

「不去了。」那些資料足足可以讓他在牢里待上好幾年,對方握有這樣的證據,他怎麼還敢去硬踫硬?!

李定安才剛坐上自己的位子,電話就響了,他拿起話筒,那端隨即傳來左宏升平靜的冷笑聲,「李律師,想必你有收到那些重要資料了吧?」

「你贏了。」李定安垂頭喪氣的承認失敗。

「贏不贏不重要,我要知道你會不會就此學乖?」

「除非我想進牢蹲幾年,否則我不會再打李齊和余樂音任何主意了。」一開始到台灣就是個不智之舉,現在他反而希望時間可以倒轉。

「很好,因為你是李齊的父親。所以我對你手下留情,希望你別再搞不清楚狀況,下一回我不會再給你退路的」

「謝謝。」他知道左宏升確實已經給他留了退路;若再不知進退,那就是自討苦吃。

而另一頭,得知此事的左慶松氣得頭頂冒煙,他隨即打電話把人早已到美國幫忙一切的左宏揚大罵了一頓。

「爸,是你太霸道了,宏升都和樂音結婚了,你怎麼可以叫人去破壞他們呢?這樣太過分了。」在左宏升的說明下,他已知曉了一切的來龍去脈,當然也願意幫助他們。

他怒喝一聲,「你要造反了嗎?」

「我沒那個意思,如果你覺得我做得不對,我就和宏升一樣,和龍飛集團月兌離關系好了。」

「什麼月兌離關系?」

「宏升不滿你的作法,已經正式對外宣布和龍飛月兌離所有關系.一些和他有過生意往來的客戶都打電話來抱怨,說若是宏升真和龍飛月兌離關系,那合作案也會跟著終止。」左宏揚據實以告。

「他竟然這樣做……」左慶松為之錯愕不已。

「是你先做絕了所有事情,不是宏升的錯。」

「叫他回來!」

「他不會回來的……」左宏揚繼續放意把事情講得更嚴重。其實是他故意發消息給八卦新聞,因為他考慮到大家對這類的新聞都存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反正熱度一過,眾人也就淡忘了,如此對龍飛集團的聲譽不至于有太大的影響,還可以遏阻他父親繼續橫行霸道。

「夠了!被了!叫他回來,我不會再想辦法對付他們了。」左慶松不耐煩的阻止他說下去。

左宏揚憋著笑問︰「那樂音怎麼辦?」

「我承認了。」

「什麼?」左宏揚佯裝不懂。

「承認他是左家的媳婦,這可以了吧?」左慶松不得不拉下臉來。

「那樂音的孩子李齊呢?樂音沒他可是會活不下去的。」

「那孩子夠聰明,將來要是有能力,也許是左家有福。」」那真是謝謝你了。」此時,左宏升接過電話笑著對父親說︰」你說的話都錄音存證了,希望你不要後悔才好。」

左慶松听到他的話,馬上就知道自己被騙了,「你們兄弟竟然聯手起來騙我這老爸?」

「真不好意思啊,老爸,我原本是打算要離開龍飛的,但大哥勸我,我只好給他面子,也希望听听你怎麼說。」

「好了好了!看來我該準備退休,給你們去管理了。」

「老爸,你還老當益壯呢,不必那麼早退休啦!」他只是要讓父親知道龍飛缺他不可,這樣父親才會退讓,否則弄到最後,真的要父子反目。

「好了,別再說了,該準備婚札了吧?」

從父親的口氣中,左宏升知道他已經作了讓步,「謝謝爸。」

「可不要太寒酸,會丟龍飛的臉。」

「你放心,絕對是別開生面。」

幣上話筒,左宏升抱住左宏揚高興地呼叫,「爸終于答應了!爸終于答應了!」

「是啊。」他也替弟弟高興。

「謝謝你,大哥,要不是你,事情不會這麼順利。」

「那就幫個忙,多抽點空回來幫我,我一個人實在快忙不過來了。」左宏揚趁機提議。

左宏升訕笑道︰「再說啦!我們院長氣到快要腦中風,如果我繼續請假,他恐怕會去跳樓喔。」

他這小兒科主治醫師天天不務正業,難怪他們院長要跳腳。左宏揚暗暗同情著董翔集。

他輕嘆一聲,「算了,還好我已經找到一個幫手,也許過個兩三年,他就會成為我有力的左右手。」’

「誰啊?」能讓他大哥如此看重的人物,肯定不是泛泛之輩。

左宏揚笑說︰「你兒子李齊啊。」

「李齊?!」還真會算計。左宏升眉一揚,偏頭一想,連他自己都覺得李齊將是個人物呢,「我現在很期待看到兩三年後的李齊。」

「但是你老婆不答應。」左宏揚嘆著氣,「她說,孩子要讓他快樂成長。」

「沒錯啊。」

「耶?連你都這樣說……」

「我是兒重專家,當然會這樣說,至于我老婆那關,」左宏升拍拍兄長的肩膀,笑著打氣,」就看你了。」

「你不幫忙?」

「為了家庭幸福,我不便插手唷!」

「喔。」左宏揚明白點頭,「那我只好往李齊那下手了。」

「嗯嗯!般好伯佷關系,對未來有所幫助。」左宏升點頭,轉身往外走,「我要去準備我盛大的婚札了,公司那些煩人瑣事就交給你。」

人家歡歡喜喜去準備盛大的婚禮,煩人瑣事卻交給他?左宏揚望著他的背影,忍不住嘆氣,「這是什麼世界啊?!」

*******

余樂音終于不必再擔心李定安會來和她搶奪李齊的監護權了,可是在她和李齊逛街口飯店時,突然瞄見躲在飯店門口旁邊偷看他們的李定安,她發現,他看李齊時、眼中竟然含著一絲淚光,她的心不禁軟化了。

一開始她也很矛盾,可是想了許久之後,她決定讓李齊去陪陪他。于是在結婚這天,穿好婚紗的她向拿著捧花進房間的李齊開口。

「李齊,媽咪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她笑著接過捧花。

「什麼事?」

「媽咪想讓你和你親爸爸住些日子,等你開學前再回台灣.你說好不好?」

李齊瞪大眼,吃驚地問︰「為什麼?」

「因為你爸爸看起來有點可憐。」

「我不要!」他激動的大叫。

沒想到他的反彈竟會這麼大,余樂音緊張了,「你听我說……」

「我不要听!你不想要我了對不對?你現在要當新娘子了,你要和醫師叔叔有自己的小阿,不要我了對不對?」他的小臉氣得漲紅。

「不是!」天哪!事情怎麼變成這樣,她急著想解釋,「你听我說……」

「我不要听!」李齊邊搖頭邊後退,然後就轉身沖出飯店房間。

余樂音提著婚紗裙擺追出去,沒追到人,卻撞到了前來接她去教堂的左宏升。

「怎麼了?匆匆忙忙要去哪里?」他扶著她問。

她喘著氣回答,「小齊……」

「小齊怎麼了?」

「他誤會了!」余樂音連忙以手指著外頭。

左宏升不解地看著她,「誤會什麼?」

「他以為我結婚就不要他了!」

天哪!怎麼在這個重要時刻出這種亂子啊?老爸、大哥,以及眾多親朋好友和媒體可都在教堂等著他們這對男女主角。

「怎麼辦?」

「你先別急,我去找他回來。」一定下神,他冷靜的說。

「我也要去找。」

「你在這里等我的消息吧,我會把他找回來的。」

余樂音急得掉下淚,「我不是不要他,真的不是……我不要結婚了,我要去找他回來……」說著,她開始扯頭上的白紗。

左宏升見狀慌忙制止她,勸著,「先別急好嗎?我相信小齊不會有事的,我去找他,真的必要時,延緩婚禮好了。」

「不用了。」李定安的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而他的旁邊正站著一臉別扭的李齊,「我把他帶回來了。」

「小齊……」余樂音沖上前去把他抱住,哭著對他解釋,「媽咪真的沒有不要你,因為我看你親爸爸很難過,所以想讓你在美國陪他幾天,等你開學就帶你回去,媽咪真的沒有不要你……」

她邊說邊哭,淚水不停的滴落下來,結果連倔強的李齊也跟著她哭得一塌糊涂。

左宏升走上前對李定安說︰「謝謝你帶李齊回來,要不然,我和樂音的婚禮就沒辦法進行下去了。」

「沒什麼,這些日子以來,我想通了許多事。」他模著李齊的頭,「如果我繼續執迷不悟下去,有一天會被孩子們唾棄的。」

從他看孩子的溫柔眼神看來,他真的是想通了。左宏升暗忖著,同時也為他的轉變感到欣慰。

他開朗一笑,「這樣很好,你的改變是孩子們的福氣。」

*****

左宏升終于又回到工作崗位上,可是這回,他這個單身名醫卻繼宋飛鳴和朱立文後變成了死會,每逃詡有病奔來向他哭訴自己的心碎了。

「醫師,我覺得胸口好問、好痛喔!」一個以往常常報到的女病人,撫著自己的胸口不住的抱怨,「人說心病沒藥醫,怎麼辦呢?」

左宏升尷尬的笑了笑,「我開個藥給你,保證藥到病除。」

其實他開的不是什麼藥,而是維他命;病人也沒有病,只是在無病。大人不掛成人門診卻跑來小兒科看病,不管名醫是不是死會,天天還是有人擠爆了門診等著要他看病。

「盛況空前的景象又回來了。」董翔集站在小兒科診療室出口看著眼前的人潮,滿意的笑著。

廖如玉也跟著附和,「嗯,左醫師的魅力,大人小阿都無法擋。」

「那是說我沒魅力嗎?」他看診的時候情況差很多,雖然不至于門可羅雀,可的確比不上左宏升看診時的盛況。

她冷靜的解釋,「院長身負更大的責任,還得帶領D4們.更辛苦了。」

「嗯,這還差不多。」他點點頭,臉紅著想別過臉,轉身正好遇上來等左宏升下班的余樂音母子。

「院長好。」

「院長秘書好。」

「你們好啊,來接宏升下班嗎?」

「是啊。」余樂音笑著點頭。

「恐怕一時還沒能下班啃。」董翔集看著一堆待診的病人,「今天病人真多。」

「沒關系,我們慢慢等。」

「真幸福。」廖如玉羨慕的說著,眼神不由自主的往董翔集斜去。

「那麼你們慢慢等,改天有空一起吃頓飯,我還有事情先走一步。」

「嗯,院長慢走。」余樂音微一頷首,望著兩人離去。

這時候李齊才說︰「那兩人有點曖昧喔!」

「什麼?」她不明白的問著。

「那兩人有點曖昧啊。」李齊說完就笑著跑往診療室去。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診療室,李齊叫了一聲爹地,震碎了室內外許多在場女病奔的心,其中還包括仰慕左宏升的護土。

「我說在樓下咖啡廳等你,可是李齊偏要過來……」余樂音並不想打擾左宏升看診,可是李齊拉著她跑,她也沒法子。

「我這是來監督啊,看爹地有沒有趁機虧妹妹。」李齊笑道。

自從左宏升娶了余樂音,左家常常會听見李齊的頑皮笑聲,他是轉變最多的一個,余樂音常說,是因為家里有個兒童專家的關系。

不過,通常是大頑童和小頑童玩在一塊。

終于等到左宏升下了班,他們一起走出萬人迷綜合醫院,在門口恰巧遇到了另外約好去酒吧喝個小酒的另外三人。

「耶?一家子要上哪去啊?」宋飛鳴好奇的問。

「吃飯。」

「那一起去喝一杯吧!」朱立文跟著提議。

他們兩人的老婆這兩天正好相約一起下南部,所以他們才有空得以在下班後聚聚聊天。

石亞艷笑說︰「你們也幫幫忙,看一下現場懊嗎?有未成年的幼齒耶!要把人家帶壞嗎?」

眾人把目光下移放在李齊臉上,許久,朱立文笑說︰「那給他牛女乃就好了嘛!」

李齊不滿地踩了他一腳,仰頭抗議,「我不是女乃娃!」

「是嗎?」

「是啊,很快就會追過你了。」李齊用力的點頭。

「那就請你慢慢追吧。」他笑著說。

「我們走這邊。」左宏升笑著告訴另外三人,「我們還是去吃老少咸宜的自助餐,你們去喝你們的成人小酒吧。」

「左太太,照顧兩個孩子很辛苦唷!」石亞艷綻開最美麗的笑容對余樂音說︰「如果壓力太大,記得來找我紆解一下唷!」

「好了啦!不要神經兮兮的。」

朱立文和宋飛鳴合力把她給強行拉走。

「難怪你們院長不肯讓你們其中一個離開。」余樂音忍不住再回頭,看著另外三人的背影贊嘆道︰」每個都這麼完美。」

左宏升把她的臉扳回來,笑著對她說︰「別羨慕,你已經佔領一個了。」

是啊,幸運之神似乎特別眷顧她,給她一個天才兒子,又給她一個明星醫師,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了。

左手挽著老公,右手拉著兒子,此生她別無所求。

一完一

欲知婦產科名醫宋飛鳴如何懂情識愛,情定尚喜芙,請看官敏兒最愛醫世代之DII《賴定呆頭鵝》

欲知整型外科名醫朱正文如何獻情獻愛,情陷邵芝琳,請看陽光楮子最愛醫世代之D2《偷到美男心》

欲知腦科名醫石亞艷如何釋情釋愛,情落冷靜.請看劉芝-最愛醫世代之D4《情陷男人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