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愛人耍詐 第一章

作者︰唐筠類別︰言情小說

敗忙碌、很忙碌,每個人都埋頭苦干,因為輸在業績上,可能會導致飯碗不保,所以每個人都努力的拚業績。

這里是萬象百貨行銷集團台灣分公司,它是一家上市上櫃的百貨行銷大廠,一如其名,其產品真的可以說是包羅萬象,養生、美妝,甚至連運動器材都在範圍之中。

鮑司最為忙碌的部門就在這里,業務開發部,這里也可以稱之為萬象的先鋒中心,為了拿高額獎金,每個人都像拚命三郎。

「注意!」

鞍話的是孫邵權的助理李薇燻,她這一喊話,所有人全部聚精會神地看向孫邵權的方向。

挺拔、俊朗,這種人合該站在聚光燈下受人景仰。

孫邵權是萬象百貨行銷集團台灣分公司業務一部的經理,據說是最有希望接棒當總經理的人選,因為業績一級棒,簡直是萬象的搖錢樹。

由他帶領的業務一部,每個月都是業績長紅,組員們個個獎金領到令其它部門眼紅嫉妒。

「業務二部的經理已經公布了。」

「是誰?」眾人嘩然,好奇是哪個人又要跳進來當一部的炮灰。

「總公司派來的,我也不知道是誰,總經理說下午那位經理就會抵達公司,我听到風聲特地先告訴你們,如果有誰對二部經理那個位置存有夢想,現在就該清醒了。」

「我們一心只想追隨經理!」聲音大如洪鐘,遠在走道的另一端都听得到這里的精神抖擻。

「我也想跳過去業務一部。」這是二部成員的低嘆。

「什麼時候我們的業績才能領先他們啊?」這也是二部成員的哀號。

「想跳的現在就可以跳,但是跳出去以後就不要後悔。」

誰啊?很白目喔!吧麼給人家吐槽?

眾人轉頭看向嗆聲的囂張人物,卻頓時愕然。

二部沒美女,這是萬象眾所皆知的事實,但是這會兒二部卻出現了個維納斯女神,美呆了!

這人是誰啊?

眾人不禁對美女的來歷感到好奇,但又不太敢打破沉寂,互使眼色,都想把別人推出去當先鋒。

「怕惹麻煩,這就是你們老是輸給業務一部的主要因素!」美女舉步朝目前閑置的辦公室前進,不給眾人阻止的機會,就往門前一站,「很好奇我是誰?為什麼不問?」

「那是經理的位置。」有人出聲。「不過我們經理被炒魷魚了,听說……」話停頓下來。

雖然怕事,但眾人想象力倒是非常豐富,一個接著一個瞠大雙眼,愣愣地看著不知名的美神維納斯。

猜想她的身分,越覺得有此可能,眾人的背脊就挺得越直。

「看來你們都知道我是誰了,不過即使你們知道,我也要自我介紹一下。」略掃了一下四周,美女才緩緩開口,「我叫汪若盈,剛從法國回台,是新上任的業務二部經理。」

暴!暴!

這波聲浪挺吵人的,至少對業務一部的人而言,真的很受不了這吵鬧。

「去看看……」孫邵權話還沒說完,就有人以更嘈雜的叫聲嚷了進來。

「報告,業務二部來了一個維納斯經理!」

「!」公文夾一頭打在喧嘩者頭頂上,孫邵權以很冷靜又近乎冷漠的語氣說︰「大白天有空作白日夢,不如多找些客戶開發,听著!統統給我打起精神,五分鐘後會議室做簡報!」

這一宣告,白日夢醒了,維納斯也短暫被遺忘,每個人腦袋轉啊轉的,都在想著等下要怎麼應付上司的尖銳問題。

*****

一群人在會議室門口卡住了,會議室只有一間,里頭有會議需要的一切機器設備,但是萬象有個不明文規定,當有兩組人馬同時要使用會議室時,由業績優者優先使用。

汪若盈並不知道這一項規則,所以比孫邵權的人早三十秒抵達門口的她硬是擋在會議室外,不讓業務一部的成員進入會議室。

「維納斯!」又是一陣嘩然。

「很抱歉,我們先到,所以請你們更改會議時間吧。」

「沒那種事,妳不知道公司規定,同時兩組人馬要使用會議室時,得由業績較優的團隊優先使用嗎?」有人嗆聲,女人看見美女就越生氣,其中多少包含著嫉妒,因為汪若盈不只是美,還算有點能力,雖然業務二部業績老是殿後,但經理畢竟還是經理,身分高一層,底薪也高一層。

「那種規定實在不夠人性化,這年頭講求的應該是先來後到,既然我們業務二部成員比你們早到,就該由我們先使用。」汪若盈沒打算讓步,也決定要在高階會議上爭取取消這不成文的規定,「優勝者已經在薪水上佔了上風,沒理由還要在這種小地方耍特權。」

「竟然說我們耍特權」

「如果各位覺得沒耍特權,那麼就該讓我們先使用,感謝。」

「經理,有人搶我們的會議室!」有人提高嗓門,女的,聲音很尖銳,而且語氣很ㄋㄞ,听起來比較像在對某人撒嬌。

汪若盈不怎麼欣賞這戲碼,挑起眉,朝女人喊的方向看去,不看還好,一看竟頓時愣住。

竟然是孫邵權和他的助理李薇燻,她的前男友和前情敵!真是冤家路窄耶!

她突然發覺自己的腳有點不听使喚,幾乎想拔腿就跑。

終于兩人面對面,喧嘩的聲音卻彷佛被設下結界,停止了下來。

周圍的人似乎從他們的面前消失,他們眼中只看得到彼此,她的眼神開始出現敵意。

「妳好,我是業務一部經理孫邵權,想必妳應該就是業務二部新上任的經理,以後我們應該會有很多踫頭的機會,請多多指教。」他客套的打著招呼,誤把她眼中的敵意當成是工作上的較勁。

從他的態度,她知道他沒認出自己是誰。

彬許真是她改變太多,以致他認不出她來,但曾經是枕邊人,卻認不出自己,這也讓她對他產生了些許怨懟。

不過,也真不能夠怪他吧,她的確改變了非常多。過去的她是個微胖又缺乏自信的女人,現在的她卻是個身材婀娜、工作認真的時代女性,也難怪他會認不出她來。

但是記憶是不會抹滅的,看著眼前意氣風發的孫邵權,她忍不住必想起過往……

他總是很忙,忙是他嘴里最常說的一句話,她卻總是在他說忙之後撞見他和他的女助理李薇燻出雙入對。

電話常常是李薇燻代接,陪在他身邊的人也總是她,漸漸的,她開始懷疑,孫邵權變心了。

他總是說累,累到連踫都不踫她一下,卻可以笑容滿面的贊美李薇燻身材姣好,甚至和她打情罵俏。

漸漸的,她喪失了自信心,忍不住拿自己和李薇燻比較,她姣好的身材更教顯得過胖的自己感到自悲。

「邵權,你是不是喜歡上別人了?」她不敢直接點明李薇燻,怕自己承受不了事實。

「妳不要一個人在那里胡思亂想!我每天工作都很累了,哪有那個閑工夫和別的女人胡搞瞎搞,別鬧了!」

當下,他並沒有承認。但是某日,孫邵權對她說要去拜訪客戶,然而,她卻看見他和那個嬌滴滴的女助理從飯店走出來,當下,她的心都碎了。

孫邵權依然否認,甚至後來還反過來指控她背叛他的信任,還莫名其妙的對她提出分手。

分手後,她過了一段非人的生活,直到某日,被她親愛的大哥打醒,他對她說︰「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如果那個男人覺得那個女人好,那妳就要比那個女人更好,讓他後悔把妳甩掉!」

從那之後,她變了,變得積極,也變得注重外貌。

她成功了嗎?

顯然成功了,孫邵權沒認出她,連他嬌滴滴的助理李薇燻也沒有認出她。

「我是Vich,剛從法國回來,接任業務二部的經理一職,初次見面,請多指教。」她決定在他發現之前不揭出真相,但為防止他立刻就認出她,她放棄了爭取貶議室的念頭,「既然公司有不成文的規定,這次我就不與你們爭會議室,不過在主管會議上,我還是會提出我的建議。」

「什麼建議?」

「廢除特權!」

「廢除特權?什麼意思?」他何時享有特權?如果有,他本人怎會不知道?他納悶地把目光轉向一旁的助理,皺起眉頭問︰「怎麼回事?」

李薇燻一臉尷尬。「公司曾說業績好的部門有優先使用各種設備的權利,不過新來的二部經理好像不知道這個規定,說他們先來,剛剛硬要我們讓出會議室。」

「原來是這樣,既然他們先來,就讓他們使用吧,我們回一部辦公室開會好了。」

「不用了,這一次就算了,我只是先知會你一下我接下來的打算,免得讓你們覺得我在背後放槍。」孫邵權的讓步反而讓汪若盈覺得自己有點小家子氣。

可是這一來,以為佔上風爭先恐後擠入會議室的業務二部成員也不得不停下腳步。

現在到底是怎樣?

不只是業務二部等著下文,連業務一部的人也在等。

突然上面來了一道命令,通知各部門開臨時主管會議,命令一來,會議暫停,也暫時停止了這場尷尬的爭執。

這場主管會議,主要是要向各部門正式介紹剛上任的汪若盈,汪若盈在法國總公司也是負責業務開發,這次她主動申請調任,是因為她想念故鄉。

原本所有的介紹都很順利,但是當她站起來做正式的自我介紹時,孫邵權卻被她的名字給嚇得被口水嗆到。

「孫經理,怎麼了?可別告訴我你感冒了,身為萬象的猛獅,可沒有生病的時間喔。」總經理蕭永瑞半打趣地說︰「還是覺得汪經理的轉調讓你終于感受到壓力了?」

「總經理請放心,我只是不小心嗆到了。至于壓力……」他把目光投注在汪若盈臉上,一臉莫測高深地表示,「我喜歡這壓力,挺有挑戰性的。」

這話在汪若盈听來,挑釁意味相當濃厚,而且那隱約帶著竊笑的眼神,讓她提高了些許警覺。

他想干麼?她並不想被別人知道他們兩個有過一段情。

想到過去那段情,她的心仍舊會隱隱作痛,為了轉移那痛楚,她讓自己每逃詡過得很忙碌,徹底改變自己,她不再是那個沒自信又胖嘟嘟的汪若盈,而是個集美麗與智慧于一身的時代女性。

但是這樣的改變卻讓孫邵權非常錯愕。

除了她五官的輪廓隱約可以找尋得到過去的一點點熟悉感,其它的全讓他感到陌生。

她真的是他認識的那個汪若盈?他忍不住為這個問題失了神。

「孫經理。」

孫邵權一時間並沒有听聞到老總叫喚他,直到一旁的同事用活頁夾點了他兩回,他才恍然驚醒。

「孫經理,你今天似乎不太有精神?」萬象勇將,老總自然特別關注,畢竟少了搖錢樹,誰來替萬象賺進大把大把的新台幣。

「抱歉,我正好在想一個棘手的案子。」閃神有錯,但若是為了替公司賺錢,閃神絕對有理。

「會讓孫經理覺得棘手,可見真的是個棘手的案子,既然這麼忙,今天會議就到這里吧。」

散會了,蕭永瑞卻特地叫住了孫邵權和汪若盈兩人。

「總經理還有什麼要交代的?」

「汪經理剛回台灣,對這里的環境不熟悉,這星期工作上就麻煩你帶她熟悉一下,可以的話,請汪經理吃個飯,幫她接風洗塵一下。」

「總經理,其實不用刻意……」汪若盈急切地想要拒絕老總的安排。

蕭永瑞打斷她的話,「就讓他帶妳幾天吧,有他帶妳熟悉環境,我想總裁應該也會比較放心,我要出國處理事情,只好把接風洗塵的工作交給孫經理代理了。」

憊扯上總裁,當初那個造成他們分手的男人呢?難道汪若盈沒和他在一起了?孫邵權對汪若盈這些年的一切越來越感到好奇,她的轉變大到令他覺得不可思議。

他從不因為一個人的外表而喜歡一個人,當初他會追求汪若盈、和她在一起,是因為她的笑,從她的笑容,他感到自在,感覺她是一個很真的人。

他是真的很愛很愛她,原以為兩人會廝守到老,他努力在工作上打拚,想給她幸福的未來,某日卻撞見她和別的男人親密出游,他才會一時失去理智和她分手。

可是,當她離他遠去,他就後悔了。但又無法忍受一段感情三人行,只能放手讓她走。但分手三年來,他的感情一片空白,因為他還是想她,即使她背叛他,他還是愛她。

如果,她真的和那個男人分手了……嗯,有此可能,就因為分手了,她才回來。既然如此,這次,他不會再讓她從他身邊溜走了!

「總經理,您放心,我會把事情處理得很妥當的。」

他的眼神讓汪若盈很自然地起了防備之心,總覺得從剛剛她自我介紹之後,他的態度就轉變得很詭異,現在更像在籌劃著什麼陰謀詭計,可能一不小心,她就會掉進他所設的陷阱里頭。

但是上司的好意她無法強硬拒絕,腦筋一轉,她笑著提議,「那就把業務一部和業務二部的同仁一起找來同樂好了。」

她深信,只要不獨處,孫邵權就沒有機會使壞。

她這次回來,除了想念這里的一切,也想和過去的一切做個了斷,讓他明白,沒有他,她也能過得很好!

夜籠罩大地,但是越夜越美麗,這就是台北的夜生活,時間正好是人潮巔峰時刻,車水馬龍擠爆了台北的大街小巷,吃東西、買東西可以不用到香港,吃香喝辣端看個人喜好,台北走透透,既可以吃飽肚子也可以一飽眼福。

在歐洲,商店很早打烊,所以沒事就早早回家睡覺,在法國的這幾年,白天不停的忙碌,一下了班就窩在家當宅女,汪若盈過的就是這種深居簡出的生活。

這頓飯美其名是替她接風洗塵,但是不管是一部還是二部,都各自玩瘋了,一群人不是跑去跳舞就是圍繞著小型相撲舞台喝助陣,只剩下她和坐在另一頭的孫邵權兩個人獨自喝著悶酒。

「妳的改變可真是教人大吃一驚。」孫邵權先打破沉默。

「不許你在別人面前說我們兩個人以前的事情!」汪若盈緊張的看了看身旁,確定沒有公司員工在場,她才出聲警告他。

「過去有那麼讓人難以忍受嗎?」

事實上他常常想起她。這些年,他忙于工作,不讓任何女人進駐他的心底,除了工作,她是最大的因素。

因為對她的背叛耿耿于懷,也因為始終對她無法忘情。

「孫邵權,你還好意思提過去?」提到從前她就一肚子氣,「過去的我在你眼里不是一無是處?你老說我胖,說我像牛皮糖,你應該老早就把我從你的記憶連根拔除才對,干麼還刻意提起?」

「妳听不出來那些話我是在跟妳開玩笑的嗎?」他最愛逗她,看她氣嘟嘟的樣子,捏她臉頰。「沒想到妳竟然會認為我是惡意攻擊?好,不提往事,就算是老朋友好了,久別重逢,也該好好慶祝一下,三年可不是短時間,況且我對妳的改頭換面很感興趣,妳到底是怎麼辦到的?怎麼有辦法徹底改變?又這麼快爬到現在的職位?」

「你到底想說什麼?」她總覺得他話中有話。

「從總經理的話听來,應該是總裁特別提拔妳的吧?妳和總裁是什麼關系?」女人變美,有諸多因素,這年頭被包養的女人也不少,一想到汪若盈可能和總裁有曖昧,他心底很不是滋味。

沒錯,他是很會吃醋的男人,醋桶一旦打翻,連他都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當年她辯稱那男人是她繼兄,現在又冒出個總裁,他心底自然不會好過。

「孫邵權,你給我閉嘴!」

「噓!妳不是怕被知道我們過去的關系,還不小聲點。」是她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們有過一段情的,還大聲嚷嚷什麼。

「你……」說不過他,感覺好像喉嚨被掐住了,很不舒服,也教她生氣,因為太生氣了,所以她就把烈酒當成了白開水,一口仰盡,結果嗆得猛咳嗽。

「原來妳不只是外表變了,連個性也變了。」因為吃醋,他忍不住在口頭上激她。他發現她變了,過去不管人家說什麼,她總是笑笑以對,現在隨便一激,她就氣得跳腳,「該不會是減重後遺癥吧?」諷刺的話一出口,其實他就後悔了。

「孫邵權,你不要太過分!」

「噓。」看她氣得雙頰紅通通的,彷佛回到從前,他貪看她這嬌俏模樣。

略居下風,汪若盈氣不過,又猛灌了一杯烈酒,有一就有二,一回生、二回熟,三回烈酒就變成白開水了。

但畢竟是烈酒,喝多總是會醉。

汪若盈開始覺得昏頭轉向,眼前的孫邵權偶爾會分化成兩個影像。

「你不要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的!」她氣呼呼地翻著白眼瞪他。

「我沒有動。」

「你明明就動了還說沒有,叫你不要晃來晃去的!」她制止不了,干脆起身走到他面前,扳住他的肩膀。

她的舉動很突兀,孫邵權馬上猜到她八成是醉了。「真是愛逞強,居然把烈酒當白開水喝,不醉才怪。」

「不要晃!」

「好,妳閉上眼我就不晃。」孫邵權哄著她,然後攙扶著她往外走。

汪若盈閉上眼,又再度張開,看見眼前的孫邵權,以為回到了從前,她整個人貼靠到他的背彎里,嬌憨地說︰「邵權,我好想睡覺。」

「嗯?」她的貼近讓孫邵權沒來由震了一下,他並不清楚她內心的變化,只以為她醉昏頭了,「我這就送妳回家。」

「嗯,我們回家。」回到他們愛的小窩,回到寵愛她的那段甜蜜時光。

車上了路之後,孫邵權才想到,自己根本不知道汪若盈下榻的地方,問了又問,汪若盈早就醉得分不清現實與夢境,更別說是東南西北,最後他只好把她帶回到自己的家。

她一進門就吐得東倒西歪,搞得孫邵權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連忙把她扶進浴室,等她吐夠了,他也差不多快昏了。

「妳是特地回來整我的是不是?」真是自找麻煩,「早知道就隨便找個飯店把妳丟進去。」

但是抱怨歸抱怨,畢竟她是他很在乎的前女友,他無法狠心地把她丟下不管。

雖然無奈,他還是很認命的替她做善後工作,清理被她吐了一地穢物的地板,轉回到浴室,卻發現汪若盈竟然趴在馬桶上睡得不省人事。

「什麼維納斯,這模樣要是被其它人看見,包管妳的人氣跌停板!」男人醉酒已經有夠難看,女人喝醉更不象話。

但是,置之不理他又于心不忍。

餅去的她是不喝酒的,也不斗氣,現在的她不只變了樣,連個性都變壞了,人變漂亮,脾氣卻變不好了。

「難道是因為被那個男人甩了才變成這樣?是因為傷心,才讓妳變成這種樣子的嗎?」看著汪若盈,他沒有氣憤,只覺得心疼。

替她放了熱水,替她寬衣解帶,可是扣子解了兩三顆,他才發現自己的心跳莫名加速起來。

「孫邵權,你不覺得自己這樣太下流了嗎?你的自制力只有這樣嗎?」不想讓汪若盈認為他趁人之危,他飛快地縮回自己的手,並且開始掐她的臉頰想要叫醒她。

他的目的達到了,汪若盈微啟雙目,以一雙迷蒙的美目瞅著他,看了片刻後突然笑開,並且在他來不及反應前,伸手攀向他的頸項。

「邵權,你回來啦?我以為你今天又不回家……」才笑著說,下一秒淚水卻好像斷了線的珍珠般一顆顆往雙頰滾落,「邵權,我不要分手……我沒有背叛你……我不要分手……」

原來她並沒有清醒,但是她那些醉言醉語,卻讓他納悶不已。「沒有背叛我,難道當年真的是我誤會她?」那個男人真是她的繼兄?

正當他理不出頭緒時,汪若盈的手機突然響起,看著來電顯示,他的問題獲得了解答。

手機顯示的照片就是當年導致他和汪若盈分手的家伙,但是來電顯示的名稱卻讓他錯愕萬分。

「親愛的大哥……」

難道那家伙真是她繼父的兒子?

當年,他僅知道汪若盈的母親改嫁到歐洲,也僅听她簡單提過她的繼父還有個比她大兩歲的兒子,並沒有和她的家人見過面,如今看來,當初真是他太過沖動,錯怪了她。

難怪重逢之後,她對他充滿怨懟巴敵意,「是因為我傷透了妳的心,才害妳變成這個樣子的嗎?」

看著睡夢中仍淚眼婆娑的汪若盈,他的心越來越沉重,輕拭著她眼角的淚水,心疼不已。

讓他們重新開始,這次,他會好好珍惜她,不再讓心愛的她傷心、落淚。

帶著一種補償的心理,他很細心的替她寬衣、替她梳洗干淨。

但他畢竟不是柳下惠,踫觸到她的軟柔身體,他起了生理反應,更慘的是,在他踫觸到她敏感的部位時,她竟然發出。

「邵權……」

「不要那樣叫我!不然後果妳自行負責!」

她大概听進他的威脅了,突然變得安靜,他才好心把她送上床,她卻驀然攀住他的頸項不肯放手。

「放手。」

「邵權……」

「妳不要那樣叫我!」還在他耳邊吹氣,簡直就是在考驗他的忍耐力嘛!

「我要!」不只說說而已,她的身體已經自動貼靠上來,還大膽的貼著他的大腿慢慢磨蹭。

這是種甜蜜的折磨。

「汪若盈!妳這個大醉鬼!再胡言亂語,妳就自己收拾殘局!」他也是正常男人,還是仍愛著她的男人,被身材婀娜、美麗的好像維納斯的她誘惑,沒反應才叫不正常!

汪若盈真的醉昏了,只憑著曾經的感覺行事,摟著他的手不但不肯松開,還把唇貼上去,手更是肆無忌憚的踫觸他。

「不要……」這對白真扯!應該出自女人的話,卻打他嘴里吐出來,傳出去他也別混了。拒絕的話只是理智的抗拒,身體卻渴望著真切的踫觸她、愛她,「汪若盈,妳最好住手,不然醒來妳一定會後悔!」他不該趁她喝醉,吃她豆腐。

但對一個醉鬼說道理根本就是白搭,他越警告,她越是膽大妄為。

自制力終于決堤,干柴踫上烈火,不燃燒起來才有鬼呢!

最重要的是,他日思夜想牽掛多年的汪若盈,終于又回到他的懷里,他曾如此深切渴望再把她擁入懷里,如今願望實現了,他的心雀躍得像個剛談戀愛的男孩。

他該推開她的,但是長年累月的渴望一爆發開來,就再也無法控制,只能完全投入,繼續沉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