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滿分頂替老婆 第二章

作者︰唐筠類別︰言情小說

天亮了,卻有很多人一夜無眠。有的是失眠睡不著,有的則是為了生活還在奮斗打拚,而有的卻是在燃燒自己照亮別人。

劉瑀芊就是這樣的人。雖然一整個晚上都在做急救手術,但她始終保持清醒的意識,就怕自己做得不夠好,會讓手術台上的病奔失去了生存的權利。

當她終于踏出手術室時,已經是翌日的早上。

即使shen體已經很疲累,她還是上前安撫病奔家屬,然後才去做清洗的工作。

「劉主任,要不要一起去吃早餐?」

「不了,我現在什麼都吃不下,你們去吧,我要回去休息了。」

離開醫院,她打開手機,前往自己的住處方向走,卻在中途接獲唐律的電話,直到這一刻,她才想起昨天代表妹結婚的事。

「妳在哪里?」唐律冰冷的聲音從話筒那端傳來。他半夜打電話問了岳父周茵茵的手機號碼,結果打了一整晚,卻始終打不通。

「我……正要回去。」

「妳最好是真的正要回來。」等了一整晚,唐律這時候的火氣很大,才丟完話,就掛了電話。

劉瑀芊可以理解他的心情。才剛新婚,新娘就失蹤一整晚,換作是她應該也會很生氣。

可是現在的她頭很痛,不知道回去該如何面對唐律,總不能今晚又腳底抹油開溜吧!就算可以溜,又能夠逃避多久呢?

想了很久,她決定回去把話說清楚。

可是當她一踏入唐律家,就看見她的表叔和表嬸兩人如坐針氈的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回來了、回來了。」厲敏芳一看見她進門,連忙從沙發上跳起來奔到她身邊。「妳上哪去了?唐律找了妳一整晚。」她當然知道瑀芊一定是趕去醫院做手術,這些話是講給唐律听的。

原本劉瑀芊打算回來就要全盤托出事實,但一看到表叔和表嬸焦慮的表情後,她只得把心底的打算暫時壓了下來。

「好了,你們先回去吧,我會和唐律說清楚的。」

「那我們先回去了,有話記得好好說。」周朝綱這才起身,帶著妻子快步離開。

兩人一離開,客廳里的氣氛頓時降到冰點。

「那個……」

「妳的解釋最好合情合理。」

原本安排好的離島蜜月旅行,因為她的失蹤不得不取消。但那並不是唐律生氣的主要因素,經過剛剛的觀察,他發覺周茵茵和她父母好像有很多秘密不想讓他知道。

唉!說了一個謊,就得要用另一個謊來圓,這讓不想說謊的劉瑀芊感到非常的無力,面對再艱難的手術,她也不曾這樣不知所措過。

說實話?或者是繼續說謊?她一直舉棋不定。

而她的遲疑讓唐律更加懷疑,甚至開始認為,周家從頭到尾都在騙他!「妳該不會是流連夜店一整晚吧?」

「不是!絕對不是!」她的生活雖然不至于呆板到像以前的周茵茵那樣,但也是很單純的,而且身為外科醫生,手術時需要長時間抗戰以及保持絕對的腦袋清晰,所以她絕對不會沾染酒精。

「那是什麼理由讓妳這個新娘子徹夜不歸?」希望不是他心目中猜想的那個原因。

她的父母向他保證過,周茵茵沒有談過戀愛,他之所以同意娶她,是在考慮到她沒有任何感情糾葛的情況下才做的決定。

只是,身為父母做的保證真的能夠算數嗎?

「那個……其實是我有個女性朋友突然生病幣急診,她家人都在國外,我不忍心丟她一個人在醫院,所以就陪她到早上。」

「太巧了吧。」這樣的借口並不能說服他。

「你不相信嗎?」

「我該相信嗎?」他冷冷反問一句。

她並不是很會說謊的人,繼續下去肯定會露出馬腳,所以她決定算了,不再繼續浪費腦力。「你不相信也沒辦法,事情就是那樣,我現在很累,要去洗澡睡一下。」

當她準備越過唐律的時候,他卻一把抓住她。「這次我暫時相信妳,但是我不希望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更不可以夜不歸營。」

「喔……」那就慘了,同房能不上床嗎?看來不老實說,她還有得頭疼了。

唐律嘴巴說相信她,但是在她越過他時,他卻因為聞到了一股不該有的消毒藥水味而再度起了疑竇。

「在醫院待一個晚上,身上應該是藥味而不是消毒藥水味吧?」

女人身上不是香水味、不是脂粉味,卻是消毒藥水味,太怪了。

「這女人昨晚到底去了哪里?又做了些什麼?」看來他得找個機會探個究竟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