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飛花醉月 第二十一章

作者︰雪雁類別︰武俠小說

數十個美女,身穿蟬翼輕紗,往來不停,彩帶飄飄,猶如月宮仙子。

這時,一陣細樂響起,簫和笙唱,箏笆琵琶齊響!

悠揚之聲,飄蕩池邊,美妙無比。

遠遠可見亭子之中,有七八位男子,左右手各摟著一個女人取樂。

那些女人一個個美貌如花,體態婀娜,嬌艷無比。細樂交響一陣後,突然十二位美女,婆娑起舞,彩帶飄揚,歌聲悅耳。

舞時如鳳舞鸞翔。

拌來似黃鶯出谷。

這情景,帝王之宮不過如是。

看得眉頭緊皺,秋楓暗道︰「玄鐘教妖孽,原來這般……」

秋楓在這-看人,人家也在看他。

只听一聲嬌脆的銀鈴笑聲,響在耳際!

秋楓心頭大駭,轉身欲走!

但是自己的肩頭已經被人按住,一縷聲音道︰「你是看妙舞仙樂,何必這般偷偷模模,來我們一道去看!」

鶯聲昵昵,令人色授魂與。

秋楓肩頭被按,驀然向前踏出一步,當下一個轉身,左掌詭奧的往後拍出!

這一掌乃是殘陽十七式中的一絕掌,無論是轉身、出掌式子、部位,皆是極盡玄妙奇奧。

後面敵人無論如何,也難逃出這一掌。

一聲驚訝的叫聲,秋楓的左掌竟然微微模著那對富有彈性的玉峰。

一舉將她逼出四尺後,猛一提真氣,再度凝聚了一股沉雄內力,蓄勢待發。只見艷麗少婦仍然穿著雪白衣裳,有若天女下凡的凝立六尺外。

她嬌麗的臉容泛起一絲媚笑,悄聲道︰「你要跑可沒這般容易,玄鐘教別園任你插著雙翅也無法飛出寸步之地,不然你試試看。」

虎目一瞪,射出一股凜人的焰芒,秋楓冷笑二聲,道︰「原來你是玄鐘教的妖孽,哼哼!想不到呀想不到。」

轉身打量了他一眼,艷麗少婦道︰「我告訴你,我乃是玄鐘教當代教主-武林玉女蕭柔嬌。’

秋楓為免露出綠衣婢女助自己的行蹤,聞言後臉上泛出一股驚訝、惱怒之色。

他冷冷道︰「以你之才,不愧是玄鐘教教主,哼!你走著瞧,終有一日,我會毀了你們玄鐘教。」

武林玉女蕭柔嬌低聲笑道︰「我不相信我無法以馴服你。’

秋楓向她呸了一口,轉身就走!

蕭柔嬌也沒追趕,只見她站立原地,仰首發出一陣格格銀鈴般大笑!

秋楓蜻蜒三點水,唰!唰!唰!快如月兌弦之箭,已經飛上二十丈外那一堵高牆。

但他人剛翻身上牆,驀然一聲嬌叫,道︰「回去!」七八柄銳利森寒的長劍,齊齊刺了過來。

秋楓只得縮身一滾,又落到牆內。

颼颼颼……

牆外在這瞬間,已經飛過八位美貌如花,婀娜嬌媚的女子,她們身上各著奇裝羅衫,手持寶劍。

接著,後面島上亭中的妖女,竟然都如乳燕出巢般圍了過來。霎那間!她們布成了一座春色無邊的紅粉陣。

這些女子雖然在這冬天,穿得衣服竟然皆是春天的服裝,羅衫透明,玉峰、、輪廓,顯明的外露。

場中沒有另外一個男子,這群妖女,除了十二位舞女之外,其余手中都持著一柄陰森森的長劍。

武林玉女蕭柔嬌俏生生的凝立在這座紅粉陣的外面。

驀然,一陣細樂響起!

十二位舞女,手腳晃動,已經婆娑起舞!

原來這十二位舞女,手中各拿著兩件樂器,腳上、手上都掛著銀鈴配奏,顯然這撩人的樂聲是她們奏出的。

秋楓看得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他腦海-迅快的盤算著,自己要如何才能月兌出這春色撩人的粉劍陣。

那樂聲初起,秋楓尚不覺怎樣,但當他眼光看了各美女幾眼後,感到自己那顆心,突然搖蕩起來。

他心頭大驚,趕忙飲聚心神,飲目內視。而那娓娓撩人的樂聲,卻一縷一縷飄入耳際!令他心旌搖蕩,不能克制心神。

秋楓這一下真是驚得渾身冷汗直流。

他猛然一運丹田真氣,大聲喝道︰「玄鐘妖女,你們再不散開陣式,我可要大開殺戒了。’

喝聲甫畢,那婬浪的音調,陡然一變!

那像似床第雲山覆雨,極盡浪漫的聲調。

又像似病人痛苦的……

總之,那音調令人心血加速,脈博擴張,心旌搖晃,扣人心弦,迷人心魄,全身骨骼酸麻無力。

秋楓縱然功力深厚,定力超人,但也無法控制這種魔昔的誘惑,

包何況,那十二位舞女,乃是載歌載舞,羅衫飄飛,外揚,極美的綾條,是男人無比的誘惑。

秋楓陡然盤膝趺坐地上,虎目微閉,長劍斜揚,左腳向前盤伸,左掌斜立心口。

他這一式乃是殘陽十七式中的「法輪天心」,一招內家掌法,功能欽凝心神,返璞歸真,沉入物我兩忘之境。

那知秋楓一擺出此式,十二位舞女卻往外圍後退!代替的十二位手持長劍的美女,緩緩向秋楓逼近。

漸漸的,她們已進到秋楓周圍丈二。

秋楓驀然暴喝一聲,身形迅疾躍起,恍似雷奔電閃,長劍猛擊向東方三位美女。

劍光暴閃,七八支森寒的長劍,齊齊指向秋楓身後各處要害。

秋楓處在這種情形下,無法再駕劍傷那三位美女,抽劍轉身,藍劍劃起滿天劍幕後卷過去。

他的劍式剛擊出,但前排的美女,卻是極端迅快的撤劍後退。

另外十二位美女,長劍盤空劃出朵朵劍花,往秋楓四面八方劈刺過來。

二十四位美女布成的粉紅劍陣一發動,極盡窮工變化,退進自如,玄妙萬端。

秋楓被攻得連出絕招,但都無法傷得一人,反而被逼得手忙腳亂。片刻工夫,他已經處在只有招架而無還手之余地。

加之,那十二位舞女娓娓之音……以及那如彩鳳飛蝶動人心弦的舞姿,更使秋楓心神混亂,真氣瀉散。

這時,秋颯長劍亂刺、亂劈,大聲喝叫……

秋楓雙目圓睜,緊咬牙關,以自己定力和面前魔影做最後的搏斗。

終於……秋楓大叫一聲,嘴角滲出血來,身軀緩緩倒下。

待秋楓醒來時,身子躺在一張富有彈性的軟床上。

他虎目微睜,面前是錦帳繡衾,重惟厚幔,燈光如晝,五彩繽紛,四周擺著十二面大鏡,映著這張軟床,四面都是誘人的果畫,滿壁懸掛。

他此刻內心一片迷糊,好像沒有全部清醒似的,他好像喝下過藥物,雙目竟然望著一張果女像呆呆出神。

忽然有人走進房來,鏡中映出一位千嬌百媚的女子。

她臀波輕擺,姍姍走到秋楓面前,嫣然一笑︰「你已經醒過來啦!」

秋楓晃了一下頭,雙目凝注在她的瞼上,兀自不語。

嬌柔萬千,低聲一笑,武林玉女蕭柔嬌道︰「你怎麼不說話了?」

秋楓又轉眸打量了她一下,仍然不語。

他此刻面對她,好像並不引起厭惡與痛恨,可也沒有愛慕她,或是被她美色所挑逗。

蕭柔嬌婀娜地扭扭坐在他的身畔,拉下他的被衾,身軀伏了下去,那成熟的胸脯,緊緊貼著他。

秋楓在這霎那之間,像似著了電,引起一種感應,他的雙臂竟然纏上她的腰軀。

浪聲一笑,蕭柔嬌道︰「我的心肝兒,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傷害你。」

她的手伸入他衾中模索,彈指可破的臉容,偎依在他的面頰。

浪蕩的嬌笑一陣,她在他耳邊低聲道︰「心肝兒,那白蘭花是位小妮子那解風情,我比一般女子強得多,你信不信?

而且我會教你采陰補陽之技,那時咱們夫婦長生不老,享盡人世間的樂趣,天下間又有誰比得上我們快樂?」

她的手胡亂模索,語音甚是挑逗。

秋楓驟然覺得全身血脈賁張。

她的手好像有什麼魔力,所至之處,炙熱一片,使他立刻劍拔弩張,一股暖氣,從月復下直升上來。

他這時虎目噴出一股欲火,再也忍受不住她玉手的侵擾,驀然側身,火熱的嘴唇,狂吻著她。

吃吃笑著,用胸脯在他身上揉著,蕭柔嬌道︰「心肝兒,你已經抵受不住了嗎?」話落,她已伸手去解秋楓的衣衫。

秋楓的理智,已經被那渾身的欲火消滅的殆盡,他此際宛如在大海飄流之中,采尋那秘密!

蕭柔嬌的玉手如電般在他身上一陣輕揉。

秋楓的身軀微微顫動,張臂用力的擁住了她。

蕭柔嬌目睹他色欲已張,心中大喜,其實她已春潮泛濫,像似黃河堤潰,她微微嬌喘,輕輕咬他一口,道︰「心肝兒,你抱緊一點。」

她的嘴,此刻忙於吻他……

秋楓那雙手用力一撕,竟將她的羅衫盡去……

秋楓波濤般的氣血已令他喪失理智,懷中這個豐滿放蕩的尤物,婬娃,觸發他強烈的獸欲。

一團烈火正在他胸月復間,焚燒著……

驀然,忽有沉重的腳步聲,在室外長廊上響著……

綠衣婢女驀地出現在室前,惶恐的聲音,道︰「教主,你的殺人指,被一位奇丑的老人搶走!」

蕭柔嬌正當在緊要開頭,本要出聲喝退綠衣婢女……

乍听殺人指為人所奪,一個轉身將秋楓翻到一側,低聲道︰「心肝兒,你暫時忍一忍!」

她果著半身,躍下床緣,問道︰「敵人在何處?」

一陣哈哈大笑,道︰「蕭教主,你偷來的四枚殺人指,連帶玄鐘教的二枚,我一並收了

一聲清叱,蕭柔嬌道︰「飛花醉月,你等我一會。」

她話出口,人已消失影跡,外面傳來她的聲音,道︰「秋月,那塊 肉,無論如何不可動他。’

突然由懷中模出一粒藥丸,綠衣婢女躍到秋楓身側,道︰「你快將這藥丸吞下!」

秋楓被蕭柔嬌推跌,欲火正烈,見綠衣埤女季秋月前來,他臉上露出一絲傻笑,一臂將季秋月抱住。

季秋月知他欲火高漲,輕嘆一聲,玉手微彈,那顆藥丸已化成一股清涼液體滑入秋楓肚內。

季秋月更不怠慢,將秋楓衣褲穿好!

猛然,秋楓雙目圓睜望著地,尷尬的道︰「我……我……剛才有沒有做那丑事?」

搖搖頭,季秋月道︰「我恰在此時趕到。」

忽然,院外傳來一聲慘厲的叫聲……

瞼色大變,季秋月急道︰「秋相公,你趕快逃走,教主隨後即……」

語音未畢,外面人影一閃,蕭柔嬌已經俏生生的站在屋內……

她那張臉容露出一股駭人的惡氣,冷冷一笑道︰「好啊!秋月!你竟敢背叛我。」

「錚」的一聲,季秋月突由肩後撤出長劍,叫道︰「秋相公,你盡速離去,我來擋她一陣。」

秋楓乃是一位極端聰明的人,立刻意識到這是怎麼回事,心中大是感動,顫聲道︰「季姑娘,你還是快逃,我……」

季秋月厲聲叫道︰「秋相公,賤妾罪孽滿身,今日救你是指望洗清昔日罪惡,你不走,枉費我一條命,你……你快走!在此地只有兩人都死!」

秋楓在此時腦際如電轉著,他想到自己落入蕭柔嬌掌中的後果,在松崗等待自己的西門玉蘭……

突然他轉身便走………

一聲冷喝道︰「秋楓,給我停下來,你走不掉。」

季秋月長劍揮動,寒光暴閃,疾向蕭柔嬌劈刺過去!

蕭柔嬌目睹秋楓離去,心中氣極,見季秋月劍風劈到,冷笑一聲,一手點出,「錚!」的一聲!

季秋月手中長劍抵不住她一指之勁,立刻斷為兩截。

季秋月厲喝一聲,雙腿齊飛,逕取蕭柔嬌「下陰」、「氣海」,斷劍猛劃向蕭柔嬌的咽喉。

這一招歹毒、陰狠之極!

但蕭柔嬌的武功,豈是季秋月能傷得……她冷笑一聲,道︰「秋月,你今番死無葬身之地了。」

她突然雙手一拂,季秋月雙腿已被蕭柔嬌左右兩手抓住。

季秋月此刻已是抱定犧牲之心,她知道自己被教主捉到後,那種慘絕人寰的酷刑,是令她心驚膽戰的。

所以,在蕭柔嬌抓住她雙足的霎那,季秋月手中斷劍,疾速向自己頸間抹去。

這一著也令蕭柔嬌大感意外,要出手阻止已經不及……

鮮血四濺中……蕭柔嬌氣得一聲怒喝……雙手一分,嘶的一聲……季秋月慘叫一聲,她的軀體,由處被撕為兩半……

剎時,肝腸流滿地上,慘不忍睹……

蕭柔嬌輕哼一聲,嬌軀微挫,人已向秋楓走去的方向追去……

蕭柔嬌走後不久,室中閃出一位黃衣少年,當他虎目望到那具慘狀的尸體,他厲叫︰「季姑娘……」

他的雙目已經淚水模糊,一位美麗的少女,沒想到在這霎那間卻死得這般淒慘,他悔恨自己害死了她。

雖然她起初乃是一位罪惡的女人,但她悔罪是多麼可貴,為何上天不給悔錯的人一個重新生存的機會?

秋楓是一個感情豐富的人,他雖然對季秋月沒有半絲情愛可言,但她救他,這高超風節,是多麼感人。

他此刻對她之死,流出了男子漢可貴的眼淚,他為她真誠的哀傷、祈禱。

秋楓憂郁的臉容,露出一股殺機,喃喃自語道︰「季姑娘,你安心的瞑目吧!你生前的罪孽,上天都已經赦免了你。季姑娘,我秋楓這一生永忘不掉你的恩情,我一定會替你報仇。’

說罷,他悄悄離開這。

這時黑夜將盡,秋楓帶著一顆破碎的心,電掣也似的奔出數里。

秋楓不明這玄鐘教的地形,竟然走錯了路,他覺得自己奔走四里,但仍然在二座峰谷打轉。

旭日東升,霞光萬道。

前面峰頭隱約可見插天矗立著一座摩天大樓。秋楓心頭暗驚,那不是自己-出來的玄鐘教總壇大樓嗎?

秋楓怔了一怔,向西方奔去!

突然迎面峰頭瀉下一條絕快的人影,白衫飄舞,恍似神仙降臨,

秋楓目睹那白衣人影,心頭大驚,轉頭疾速向東北方奔。

但西南方的人已經看見了他,一聲清脆的笑聲傳來,道︰「心肝兒,我看你能夠跑到那-,任你到了海之邊,天之角,我也要讓你投入我的懷抱。」

秋楓有如喪家之犬,他沒再回頭,只顧提高全身真氣,盡力飛奔,他知道自己再度落入她魔掌的後果。

昨宵那纏綿縫絡的一幕,令他心生余悸。他知道自己雖然不會自動和她胡纏,但是她能夠以藥力使自己就範。

秋楓此刻心內無比痛恨,為何自己武功不如人家,若是能有奇高的武技,自己也不必這般的逃避。

他的身子就像雷奔電閃一般,有時一躍便是五丈開外,秋楓在這頃刻間,他的輕功陡然增進許多。

秋楓跑得雖快,但後面的蕭柔嬌追得更快,片刻工夫,兩人距離已由百丈開外,縮短到二十余丈。

這時秋楓已奔上一座高峰,他專向那綿密的樹林奔進。

追逐間,後面又傳來蕭柔嬌的聲音,道︰「秋郎,你不要跑啦,這座峰是絕天峰,三面盡是千丈絕澗,你怎麼都不听我的話,難道我會對你怎麼樣嗎?

你好好的投入我懷抱中,我會給你一切,教主之位,以及瘋狂武林人心的殺人指和殺人指的秘密……」

秋楓听到她的聲音,已逼近到十余丈開外,心中驚駭至極,他猛提一口真氣,接連幾個縱躍飛出二十余丈!

突然前面一道丈高的亂岩阻路,秋楓猛然凌空躍起!

後面的蕭柔嬌一聲急叫,道︰「秋郎,前面是絕澗……」話音甫出,蕭柔嬌已由九丈外疾撲過去!

但是已經遲了一步,秋楓的身子已經往下疾落!

秋楓一覺自己腳下一片空虛,抬眼一望,心頭大駭,暗叫道︰「今番我命休矣!」但他又想道︰倒是這樣死得乾淨。

這時秋楓已經翻身直向雲霧迷繞的澗底落下,耳邊風聲奇涼。

秋楓雖然心想這樣死倒乾淨,但是一種人類求生的本能,使他不甘願如此輕易就死,他猛提一口丹田真氣,雙臂往上一振。

他感到自己下落的勢子緩了一緩,但卻無法向上升半寸,尤其在這一緩的當兒,秋楓又連續挺臂提氣四次。

下落之勢方梢去,秋楓趕忙一個龍蟠之式,轉了一個筋斗向峭壁間靠去,在這霎那間,秋楓的身子又繼續向那深不見底的絕澗落下。

他右手猛運鷹爪手,向壁間抓去!

喀喳!一聲輕響!

那堅若鋼鐵的峭壁被他一抓,抓落一片層石,身子仍然往下落。

秋楓一抓之下,立刻感到那壁不但堅硬而且濕滑已極,根本無法著力,他暗嘆一聲,命中注定如此慘死!

瞬間,秋楓下落的身子,速度又加快了。

驀然,一道靈光掠過他的腦際,秋楓又提氣運臂上振,如是七八次,身子又漸漸緩慢下來。

在這片刻間,他右手如電般撤出肩後那柄寶劍。

秋楓雙腿互相一踹,身子平伸,右劍猛刺而出。

嗤的一聲……

這柄削鐵切玉的寶劍,一下削入壁內一尺,秋楓身子搖蕩了幾下,終於懸空吊在半空中。

他這番死-逃生,包括了武功和機智膽識,大凡常人落下絕澗,早已失魂落魄,那有像他這般平靜想出這種方法。

秋楓將心情平靜下來後,抬頭上望,只見雲霧迷漫,不知有多高,他暗中推忖︰自己大概已經掉下百余丈了……

他再向下望,腳下雲氣滾滾,更不知其深。

秋楓左手握住劍柄,見自己寶劍沒入壁中一半,劍鋒發出藍色寒光,銳利已極!他想不到今日竟然靠這柄劍救了一命,不禁對此劍更加珍惜。

秋楓心想︰「還是往上爬較近一點……」

念頭剛起,猛听上面傳聲呼叫道︰「秋郎,秋郎……」

那是蕭柔嬌的叫聲!

冷哼一聲,秋楓-道︰「無恥的女人,不知她要守到何時?」

想到這-,只有向下爬一條路可走,因為懸空吊在劍上,總是無法持續太久的。

秋楓又換了右手抓住劍柄,用勁一抽,左掌輕按壁上,將身子慢慢滑下十余丈,待身子下落式加快時,他一劍又刺入壁間。

然後吸了兩口氣,又照這種方法爬下去。

片刻工夫,秋楓已經滑下十余丈!這一陣子,他已經累得滿身大汗,休息一會兒卜又往下落。

又往下落了七八百丈,秋楓看到下面十余丈處,由壁間突出一塊數丈見方的岩壁,那岩壁像似有一個洞。

秋楓微愕一下,提氣落到岩石上,張目一望,果然壁間有一道門戶般大小的洞口。

驀地這個時候,洞口突然射出一縷幽冷寒風!那像似千枝銳利細發針,逕射中自己胸口似的。

秋楓悶哼一聲,身軀一直向後倒退了數步,到了突岩邊緣,方勉強阻止身子。

但奇怪至極的,他中了這一暗算,卻沒遭受嚴重傷害,只是感到胸口一陣刺痛後,立刻恢復自然。

他受了這怪異的突襲,一時不敢向前沖進,凝神靜氣,蓄勢準備,然而洞內卻一片寂然

秋楓眉頭緊皺,猛然想起自己曾經遭受到這種奇怪的內勁突襲,但卻想不出是什麼人曾經用此功暗算自己。

突然洞內傳出一陣呵呵輕笑,道︰「天下中人能夠抵制這‘殘陰’針襲擊者,除非是身負殘陽真火之身,難道來人是小娃兒?」

這聲音听在秋楓耳內,極是熟悉,也嘆了一聲,道︰「是你,殘人愚。」

但秋楓也是無比驚異,為何他知道自己練成殘陽真火之身?

洞內傅來呵呵笑聲,道︰「當真是小娃兒,很好,很好,你還記得老夫。你怎麼來到這里?」

秋楓知道殘人愚——毒聖南殘天,生性陰諂奸險,自己在洛陽時不惜性命救他,但他卻暗算於我,差點使自己喪了命,還有便是這毒夫,若是出手療治韓芝香,那麼她也不會慘然身死!

想到這-,一股氣兒立刻沸騰了起來!

他恨恨的輕哼一聲,道︰「你管我怎麼來到這-!」

洞內輕笑一陣子,南殘天道︰「小娃兒,你仍然是個火爆性子,老夫有事跟你商量,進來吧。」

突然洞內一個嬌脆的聲音,道︰「護教龍令主,此地是本教禁地,怎可任意請外人進入。’

秋楓對南殘天,本是存著一股凜然、戒備之心,他叫他進去,秋楓當然不願意為他所乘

但他听到那女子的聲音後,心頭一震,因為這聲音在他耳內是多麼熟悉。

冷笑一聲,秋楓道︰「好!我就進來!」他長劍前伸,擺出一個劍式,緩緩向漆黑的洞口走去!

一聲嬌叱,道︰「你若進來,立刻叫你死在面前。」

秋楓冷冷的道︰「諒你沒這份功力!」

秋楓身子一閃,突然走著弧步,旋轉而進。

嗤!的一聲勁響!

一縷銳利指風,猛向左側襲來………

秋楓長劍一顫,冷氣搖曳。

他怒哼一聲道︰「果然是你這毒羅剎。」

藍光劍影中,只見前面凝立著一位極端美麗的藍衣少女。

她此刻臉上籠罩著一層寒霜,冷冷的道︰「姓秋的,你若不離開此洞,我和你沒完沒了。’

冷哼一聲,秋楓道︰「你跟我誓不兩立,那麼我呢?哼哼!你這毒女,心胸未免太過殘狠、陰辣了。

我問你,韓芝香和李媚虹與你有什麼深仇大恨,你竟然泯滅人性,殺了一位面臨垂死的人,而且又傷害了李媚虹的容貌!

像你這種賤人,我秋楓非將你碎尸萬段,也難消我心頭之恨,天綱恢恢,疏而不漏,終於在此地相遇了。」

听了秋楓這一番指責,藍衣少女臉上神色沒有絲毫改變,但卻淡淡問道︰「關於我的罪過,就只這些嗎?」

秋楓-道︰「妖女,你難道沒有一點良心?」

藍衣少女冷冷道︰「什麼良心?我父親、母親、兄弟、姊妹,被人慘酷分尸,奸婬凌辱而死,我為什麼還要有良心?」

秋楓听了藍衣少女陳述出這種淒慘的遭遇,心頭怔了一怔……

但當他想到藍衣少女之狡猾,一絲同情,立刻化為怒火,喝道︰「你這番話,縱然都是事實,但是韓芝香、李媚虹她兩人跟你毫無仇恨可言,你卻傷害她們是什麼道理?你說,你說!」

藍衣少女突然發出格格一聲銀鈴般的嬌笑,但笑聲之尾音,卻帶著一股悲愴、淒涼的意味。

笑罷,她臉容一整,道︰「你要我說出原因嗎?我倒要問你,一個奪我所愛以及搶走我報不共戴天血仇武器的人,你想我要對待她怎樣?」

听得心頭微震,秋楓道︰「你說什麼?」

冷冷一笑,藍衣少女道︰「李媚虹偷去我的殺人指,又橫刀奪愛,難道我傷了她臉孔,就犯天條了嗎?」

秋楓听得呆呆地答不出話來,他沒想到藍衣少女心地如此邪。

她的話是說李媚虹偷了她的殺人指,而殺人指是她報血仇的武器,再就是說李媚虹奪了她的愛人。

她的愛人是誰?難道是自己?

秋楓頓時想起自己和藍衣少女相處十余日的情景,她對自己的表情,以及各種嬌柔的舉動……

他臉上飛起一片暈紅,虎目呆呆望著她出神。

秋楓怦然心動,尋思道︰「當日沒有遇上李媚虹被毀容之前,我曾痴心妄想,同娶四美——藍衣少女、李媚虹、西門玉蘭、韓芝香。

其實我心中真正所愛,竟是這個無惡不作,陰毒狡猾的小妖女,我枉稱英雄豪杰,心中卻如此不分善惡,迷戀美色。

正是如此,李媚虹方才離開自己。

唉!秋楓啊!秋楓!你不可再沉迷下去了。

藍星,她害得李媚虹、韓芝香那般慘法,我豈能執迷不悟。她乃是一位極聰明、狡猾之女子,她說愛我,不一定就是真的愛我……」

猛然,秋楓長劍一抖,森寒的劍鋒,疾速刺向藍衣少女的胸口。

這一劍,快逾閃電,藍衣少女待要閃避時,已經較遲了一步,她索性站立原地,不動分毫。

眼見秋楓的劍鋒已指上她胸口,這位美麗絕世的少女,便要濺血五步,香消玉殯……

秋楓不知怎樣,劍光顫抖一陣,竟然沒有刺下去。

就在這時,藍衣少女身子一閃,順著劍鋒滑進,女敕掌一揚……

秋楓悶哼一聲,整個身子後退了二步,他的眼淚頓時掉落下來。他無限悔恨,自己為何停止刺去的長劍?

為何?為何?

藍衣少女一掌擊中他胸口,左掌如電抓向秋楓右腕,他像似毫無知覺一般,又被她玉指扣住脈門。

「錚!」的一聲,長劍落地!

突然,一聲厲喝………

秋楓右掌一翻,掙月兌她的手腕,左掌一圈,疾速擊向她雙峰正中「心柱穴」,右膝上撞她小骯。

這招極為毒辣、凶狠,顯然秋楓已經動了真怒!

藍衣少女竟也沒想到他會出招如此毒辣。

嘶!的一聲,藍衣少女躲過秋楓一膝,但卻無法避過他由掌變指的一掃,胸部衣衫被秋楓指尖劃破。

她的右乳峰,也被秋楓掃得一陣火辣劇痛。

藍衣少女驚啊一聲,後退三步,以左手掩住破裂的衣衫。

秋楓冷哼一聲,欺身又進,右掌如電拍出,呼呼呼,恍似雷奔電閃,擊出三掌,狂-勢如排浪,洶涌澎湃卷了過去!

藍衣少女左挪右移,精奧絕妙的躲過這三掌。

秋楓掌招一落,左腳、右指,疾速又玫出七招。

藍衣少女被他一陣猛攻,也逼得動了真怒,雙掌齊出,恍似彩蝶飄飛,瞬間,拍出十二掌。

招招奮詭精奧,掌力陰寒綿柔。

兩人便在這黑暗洞中,展開了生死決斗。

一個出掌剛猛無儔,勢風逼人。

一個掌勁陰柔,寒氣浸骨。

顯然一是純陽之勁,一是極陰之力。一時間,二人難以分出上下。

武俠屋掃描heart78523OCR武俠屋獨家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