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飛花醉月 第十六章

作者︰雪雁類別︰武俠小說

秋楓這迅快的搶攻招術,乃是殘陽十七式之學,乘敵之危,蹈隙而攻。

陰六魅只覺欺進之勢來得太快,如影隨形一般追到,封架閃避,均來不及,略一怔神,左臂已中了一劍。

只覺一陣劇痛,不由自主又向後退了兩步。

厲七魅大喝一聲,縱身疾躍而起,雙輪下擊,灑下滿天輪影。

忽見秋楓左手一拂,借力躍起,右手長劍振腕上點,反向下罩輪影之中迎去!

這招正是十七式中四劍的一招「一樹鐵花」,長劍已入厲七魅下擊輪影之中,忽然旋起一片銀芒。

只听兩人同時一聲大喝,一齊由空中跌落下來,厲七魅雙輪各被砍斷一半,右肩鮮血直向下滴。

猛听七丈外的白三魅,叫道︰「日月輪-,勇身以退。」

受創的厲七魅、陰六魅突然各自暴退數步,向白三魅會合,六道眸子注視著秋楓,緩緩後退。

秋楓向李媚虹說道︰「虹妹,這三個狗頭若不消除,後患無窮,你們等在這-,我去宰了他們。’

說話中,秋楓一聲長嘯,人已疾射出去!

這時三魅已經退出十余丈,秋楓迅快追至,大喝一聲,長劍劈擊。

三魅他們這互相掩護之勢極快!

秋楓迫到,他們又退出十余丈,秋楓長劍劈來,三人招式同出,封住長劍,三人又迅快的退去!

這樣追殺了一里路,秋楓仍然無法殺了他們。

秋楓長劍忽然斜斜刺出,封住厲七魅的退路,突然一轉,劍尖猛挑三人各要害。

這一劍用的巧妙無比,搶盡先機,迫三人各自散了開來。

秋楓大喝一聲,忽的欺身而進,刺出長劍不收,振腕微微向上一揚,錚錚!厲七魅雙輪落地。

秋楓卻沉腕一劍刺出!

一聲慘叫,厲七魅月復部中了一劍,鮮血如泉涌出。

陰六魅大喝一聲,一抖手中鐵筆,一招「毒蟒吐信」,直如一枝流矢,向秋楓面門擊去

秋楓心知對方這一筆奇襲,不便以劍封擋,身軀微側,左掌順著襲來的筆勢,輕輕一撥,移步欺身,一抖長劍,直向陰六魅刺去。

陰六魅攻勢奇速,但覺身軀一震,攻出的筆勢,竟被人輕輕一撥,便失去了準頭,心頭正自錯愕,驟然眼前銀光一耀,長劍已到。

陰六魅久歷江湖,身經百戰,應敵經驗極是豐富,這時眼見長劍刺到、猛提一口真氣,一抖腕,疾收鐵筆。

單臂搖揮,鐵筆勢如游龍,旋如風轉,硬封攻來劍鋒,陰六魅同時猛一矮身,向後急退三步。

但是,他忽略秋楓手中寶劍乃是砍釘切玉的利器,以及他奇妙的劍招。

錚的一聲金鐵相擊聲響!

接著,一聲慘厲的-叫!

陰六魅一顆頭顱已被秋楓長劍削飛,鮮血如泉般噴射出來。

秋楓攻勢未收,驀听一聲斷喝,道︰「好奇奧的武功,果然了得,待我白某人再來領教幾招……」

說話聲中,白三魅人已躍起,金光一閃,直向秋楓「旗門」穴點來。

秋楓見他手中握著一根金箭攻到,倒提長劍,移步旋身,一招「十面威風」,幻化出一層層劍幕,避開一招。

然後猛的翻右腕,長劍疾出,勢如怒龍出海,反向白三魅刺去。

那知白三魅冷笑一聲,整個身軀如電般向秋楓手中長劍沖去,手中金箭掠起一陣破空風聲,刺向秋楓。

這種拼命的招式,可說是天下最難破的毒招,原來白三魅存心和秋楓同歸於盡,所以不避劍鋒又迎身上去。

可是,秋楓雖然刺殺了他但卻無法躲過白三魅那只金箭。

秋楓在這間不容發的當兒,腦際想起殘陽十七式中一招「盤膝趺坐」出劍拂掌的式子。動作隨著念頭轉,秋楓雙膝一彎,出劍、拂掌,快逾電光石火,令人無法看出他怎麼變式的。

一聲悶哼,白三魅月復部中了他自己射出的金箭,胸部中了秋楓一劍,他後退了三四步,但沒說出一句話來,已倒地身死。

秋楓緩緩站了起來,呆望著白三魅的尸體,他不知自己如何一拂之下,卻將射來的金箭,反刺中他的月復部。

突然他仰首一聲輕嘆!

他感到自己所學的殘陽十七式,真是天下最詭奇的武學。

原來自己剛才一拂之下,立將射來的金箭抓住,然後以兩指之勁彈出,射中白三魅的月復部。

這種神奇之技,令秋楓一時間也不知自己如何傷了對方,何況別人?

秋楓心想︰「玄鐘教這三魅,武功真是奇高,若非自己在地窟中學了殘陽十七式,今日之戰準死無疑。」

他望了一望三魅尸體,收下寶劍,轉身向來路馳去!

這一陣追殺,使他追出了一里多路。

秋楓也是疲乏不堪,來到那道峰谷溪畔,已是五更將盡。他雙眼望去,卻不見藍友少女等人的影兒。

他心頭一驚,加快腳步走了過去。

突然他腳下踢到一團東西,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舉目一看,原來是童聖古一風,秋楓眉頭一皺,搖動一下他的身子,叫道︰「古前輩!迸前輩!」

那知古一風卻睡得正沉,秋楓叫了幾聲,他仍然沒醒。霎那間,秋楓腦際掠過一個不祥的念頭。

只見那塊大岩石上睡臥著兩個人。秋楓再奔過去看時,只見韓芝香和李媚虹相對而臥,藍衣少女-藍星卻已不在該處。

一瞥瞬間,秋楓驚叫一聲!

只見李媚虹和韓芝香一臉是血。

秋楓這一驚真個非同小可,見她們兩人臉上被利刃劃了十來條傷痕,人已昏迷不醒。

秋楓伸手先搭韓芝香的脈博,尚在微微跳動,但卻極是微弱。而李媚虹卻脈博正常,猶睡得正酣。

秋楓看到這般情景,牙齒咬得格格作響,眼淚滴滴流落下來。

他想不到藍星如此的陰狠、凶惡,竟乘自己不在時,落井下石,使出這樣令人痛恨的手段。

他呆了一陣,撕了一塊衣襟,浸濕了水,替李媚虹、韓芝香抹去臉上血漬。

只見她們美麗的臉蛋上,橫七豎八,都是一條條細細傷痕,顯得是多麼猙獰可怖!一個美艷的少女,在這瞬間變為一個丑八怪!

這是一件多麼令人傷心的事情。

秋楓一時之間,不敢叫醒李媚虹。

他內心無比悲痛、憤怒!

他切齒叫道︰「藍星啊藍星,但教你撞在我手-,我不在你臉上也這麼劃上十七八道傷痕,我秋楓枉自為人了。」

突然一個呵呵笑聲,道︰「她那樣美,你忍心嗎?」

秋楓轉頭一望,原來童聖古一風已經醒了過來。

秋楓恨聲︰「我怎麼不忍心?」

迸一風笑道︰「那麼你為什麼卻和她在一起?你不是明知這娘們陰惡、陰狠已到了極點?」

李媚虹打了個呵欠,睜開眼來,見秋楓淚痕滿面,不禁怔了怔,道︰「楓哥!你……你怎麼啦?」

她坐起身來,一眼看到韓芝香臉上可怖模樣,「啊!」的一聲驚呼了出來!

忙扶住了她,秋楓安慰的道︰「虹妹,你別怕,有我在。」

李媚虹顫聲道︰「我……我也是這樣麼?」

秋楓搖搖頭道︰「不!你只受了些輕傷。」

李媚虹突然伸手撫模自己的臉,呆了半晌………

她已撲進秋楓的懷中,痛哭起來。

秋楓安慰她道︰「虹妹!你……你不要傷心……」

女人愛美是天性的。

世上有些女人,將自己的臉孔,視如比她的性命更重要,李媚虹一張艷麗的面孔,一旦陡增十幾道傷痕,這怎不使她悲傷欲絕呢?

她哭……哭得極是悲切!

她覺得自己一生都完了,縱然個郎不會這樣離我而去,但自己這張臉容如何能夠跟他白頭偕老呢?

突然,李媚虹停止哭聲,無比淒涼的道︰「韓小姐死了嗎?」

搖一搖頭,秋楓道︰「離死不遠了。」

李媚虹又問道︰「定是玄鐘教中人干的!還有藍衣少女呢?」

注視了她一會,秋楓嘆了口氣,緩緩的道︰「虹妹,你還不知道是藍衣少女這惡婆娘干的嗎?’

淒涼的一笑,李媚虹道︰「原來你知道是她。」

秋楓聞言,心中激動已極,恨道︰「她如此狠心辣手,我絕不饒她。」眼見她臉上的模樣,不禁怔怔的掉下淚來。

李媚虹柔聲道︰「我這種傷沒有什麼關系,可憐的韓小姐,那麼嚴重的傷勢,又受到這種傷害,致使她無藥可救。」

秋楓心中無比的慚愧,心想這個禍根,全是由自己而來,自己明知藍太少女為人陰惡,奸詭……

但自己對她居然不加防範,當真是愚不可及了。

李媚虹對他並無一言責備,然她越是不怪責自己,秋楓的心中越是難過,他看到李媚虹的眼光,像似隱隱的說道︰「你為她的美色所迷,釀成這等大禍。’

李媚虹淒然嘆道︰「楓哥,你能夠盡量救治她?」

這時李媚虹診著韓芝香的脈博,已經是極微弱,斷斷續續。

秋楓此時心有萬把尖刀在剜扎,因他無法療治她。

只听童聖古一風沉聲嘆道︰「可憐的孩兒,她已是燈枯油盡的時候了。」

秋楓心中一酸,淚水一滴滴的滴在她的臉上。

韓芝香睜開了眼來,她望了望眼前的人,嘴角微動,露出一絲細弱的聲晉,道︰「這裹是人間或陰間?」

秋楓十余日來,始終沒見韓芝香這般清醒,陡然見她醒來,心中固然是高興萬分。

但面前三人都知道這是她回光返照的時刻,一瞬清醒,她便要離開這個十丈軟紅塵,人鬼異途。

這是一幅多麼令人哀傷、淒涼的場面啊!

只听李媚虹強展笑顏,道︰「韓小姐,咱們同是在陰間。」

秋楓聞言怔了一怔,但即會意。他知道李媚虹是安慰她,免得在這臨死前,令她感到死後孤單一人的恐怖、哀傷。

臉上泛出一絲喜悅的笑容,韓芝香道︰「我真高興,我能在陰間很快見到你們,那我就放心了……」

她的話,听之使人柔腸寸斷。

秋楓與李媚虹緊緊的各握住她一只手,叫道︰「韓小姐!韓小姐!……」

她握著他們的手漸漸松開,雙目閉上,再也沒氣了。

這樣一位純潔、美麗的少女,便這樣離開了人間。

她在幽冥中,卻是那麼孤單、寂寞………

突然一聲嚎啕大哭,驚醒了神傷的李媚虹和秋楓。只見童聖古一風將韓芝香尸體抱在懷裹,痛哭流涕……

這種舉動,一時間合秋楓和李媚虹呆在那。

童聖古一風乃是一位游戲人間的奇人。任是多麼淒傷的場面,也能克制自己,何況死了一個和他毫無感情的少女?

他怎麼會這般傷心流淚,縱是他很愛她,他也不會這麼大哭出聲。

哭了一陣子後,童聖古一風老淚滿面,痛聲道︰「可愛的孩兒呀!可憐的孩兒!你去尋你媽吧!」

說罷,將尸體交給秋楓抱著,向李媚虹道︰「李姑娘,老夫向秋少俠有一件無禮請求,請你不要見怪。」

李媚虹道︰「古前輩!你……你是她的父親?」

不答她的問話,古一風嘆了口氣道︰「這孩子生前孤苦伶仃,死後又無親人為她追悼,老夫看她深深愛著秋少俠,如果秋少俠能看在她幽魂……」

李媚虹截斷他下面的話,道︰「古前輩,你放心,他和我會答應你的請求,何況香妹對我和他都有救命之恩。」

臉上露出一絲感激的笑意,古一風道︰「真是要得,老夫永世難忘,預祝你倆夫妻百年好合,老夫告辭了。」

話落,童聖古一風如電掣也似的馳奔而去!

秋楓和李媚虹心頭痛楚,竟是哭不出聲來。

秋楓心中想著︰「如果藍星沒損她臉頰,我盡速趕往玄鐘總壇求南殘天開出藥方,她的毒傷未必無救。」

他恨恨的沖口而出,道︰「藍星啊藍星!你如此心如蛇蠍,有朝一日落在我手中,秋楓決不饒你性命。」

霍地轉過身來,李媚虹道︰「楓哥!你當真要殺她?」

秋楓咬牙切齒的道︰「我對著香妹尸體發誓,若不手誅妖女,秋楓無顏立於天地之間。」

李媚虹搶上幾步,撫著韓芝香的尸體,痛哭起來。

哭了一陣之後,李媚虹淒聲道︰「楓哥,我求你娶香妹為妻好嗎?」

秋楓神傷的點點頭!

他在山崗上掘了一個墓穴,將韓芝香葬好,以利劍削了一塊花崗石墓碑,刻著︰「愛妻芝香之墓。」

下面刻道︰「秋楓謹立。」

一切停當,秋楓這才拜伏在地,痛哭失聲。

韓芝香之死,也全是為了秋楓,所以當他想到這些因素時,心-更是悲傷、痛恨,哭得極是淒切!

讓他哭了一陣後,李媚虹勸道︰「古人言道︰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她對你一往情深,你對她也是仁至義盡。

只須你不負了今日之言,殺了那狠毒的女人為她報仇,芝香妹子縱然在九泉之下,也是含笑的了。」

她前面那句話,隱含深意,秋楓仍沒意識到。

李媚虹說罷輕輕扶起秋楓,緩緩走到一處陰蔭下。

秋楓和李媚虹對面而坐,四目交投著,李媚虹那張嬌美臉容,已經是四縱八橫的傷痕。

突然,李媚虹低下了頭去!

秋楓看到李媚虹憂傷、落淚的神色,心頭一震!

他暗忖道︰「她剛才的話︰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以及她毀容時強忍悲傷之神色……難道她要離我而去?」

突然抬起頭來,李媚虹問道︰「楓哥,你覺得西門姑娘怎樣?」

秋楓心頭一驚︰「她問這個是什麼意思?」

他當下道︰「我不大清楚她的個性。」

李媚虹嬌聲道︰「你知道她極愛你嗎?」

秋楓道︰「虹妹!你……你……不管是怎麼樣,我秋楓仍然是愛你的,你現在不要胡思亂想。」

李媚虹聞言,內心無比的甜蜜受用,但也是無窮的感想,無比的痛恨,為著恨,所以她無論如何也不願秋楓為她所恨的藍星搶去!

原來李媚虹在觀察秋楓的臉容情形,內心有著一種預感,她覺得自己若離開他後,那麼寂寞的愛郎定會為狡猾、美艷的藍星所乘。

縱然他此刻極為痛恨藍星,但她的美色定能改變他痛恨的心理。

所以李媚虹心想︰自己何不以西門玉蘭來慰藉他以後寂寞的心緒。

李媚虹微笑道︰「桶哥,我告訴你,西門玉蘭是一個溫柔有德的淑女。」

截住她的話,秋楓道︰「虹!你不要說下去了,我一心一思只有你一個人。」

李媚虹道︰「楓哥,你可是嫌它相貌不美麼?」

「她雖然很美,但是愛情豈足以美來維持的?」

「楓哥,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和已故的芝香妹,以及玉蘭妹曾經在絕情谷中結拜為姊妹妹,更有明月做證,三女同嫁一夫……」

秋楓不願她再說下去,那張嘴已經壓住她的櫻口。

李媚虹輕輕撫模他的後頸,暫時享受這片刻的溫存。

突然,秋楓抱著她的雙臂緊了一緊,低聲道︰「虹!我今日便要娶你為妻。」

李媚虹道︰「不……不行!」

秋楓的身軀,已經緊緊貼上……

秋楓道︰「怎麼不可?難道你……」

李媚虹急道︰「你和芝香妹雖無婚姻之事,卻有夫妻之義,她尸骨未寒,你怎麼可以……」

秋楓道︰「芝香,她在九泉之下絕不會見怪的,你放心!我無論如何今日要跟你成親,令你不會再離開我。」

秋楓說著話,左手已經去解她的扣子……

李媚虹感覺她相觸在自己臉上的肌膚,已經發散出的火焰,不禁芳心鹿撞,怦悴亂跳!

她道︰「楓哥!你不要在這光天化日之下……」

秋楓輕噢了一聲,將她的嬌軀緊緊地抱在懷中站了起來,張眼望處,只見山崗上西北方有片綿密的松林。

他抱著她緩緩走入深處,在一片柔軟的細草地上放下了她。

這不是粗暴的動作,而是極為溫存的節奏。李媚虹並沒有掙扎反抗,反而溫柔的把臉貼在他的胸前。

這時,她全身的衣服,都已被秋楓輕輕解去……只剩下一個美麗絕倫的胴體,她羞怯的把身體縮卷曲著!

秋楓輕吻著她,低聲道︰「虹!你很美。」

李媚虹嫣然一笑,雙手抱著他頸。延續生命本能的狂熱,對一個冰清玉潔的少女,是一種痛苦的摧殘!;

李媚虹嬌婉的著,秋楓低聲慰問著!

他愛她,兩人心心相愛!

這種本能是愛的極點!

雖然她有點痛苦,但那種說不出的舒服感,卻蓋過於初次的疼痛。

良久,良久………

秋楓望著她落紅點點,想起她曾經向自己說︰她外表浪蕩,但仍然是冰清玉潔之身……想至此處,他內心無比快樂。

因為事實證明,她的確給了自己的貞澡!

秋楓輕輕吻著她。

兩情纏綿,依依不舍!

李媚虹低聲說道︰「楓哥,那陰毒狡猾的小妖女,偷去了我懷中的殺人指。」

輕噢了一聲,秋楓道︰「原來是你懷中殺人指才引起她毒心。」

李媚虹道︰「你要原諒她?’

秋楓急道︰「我秋楓若是忘了這仇恨,天厭之!天厭之!’

嫣然一笑,李媚虹道︰「只怕到了那時候,你又手下容情呢。」

秋楓輕移嘴唇,堵住了她的櫻口。初度雲雨的狂熱,使他們都感到困倦不堪,不知不覺間沉沉的睡熟。

快樂的逝去,往往又是悲哀、淒傷的開始。

秋楓一覺醒時,已是冷風淒月時刻。

武俠屋掃描heart78523OCR武俠屋獨家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