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飲馬黃河 第十八章

作者︰司馬翎類別︰武俠小說

朱宗潛道︰「可行之路多的是,第一條路是我們各行各路,河水不犯井水。第二條路是我向你投降,諒你也會接受。」春夢小姐道︰「但這條路你已表示過行不通。」朱宗潛道︰

「不錯,我堂堂昂藏七尺,怎能向一個女孩子低頭?因此,第參條路便是你向我投降。」

計多端在後面怒叱一聲,喝道︰「朱宗潛,你好不自量,竟說出這等狂悖之言。」朱宗潛冷冷望他一眼,道︰「她就算向我投降,也不能包庇你的性命,這話你好生記住了。」言下之意,大有認定春夢小姐遲早要向他投降的信心。

春夢小姐聲調一冷,道︰「我此來並非與你斗口舌之利。你既然不甘束手就擒、那就小心準備,我要出手啦!」

她舉起右手,作個手勢,那四僕迅即奔出殿外。

朱宗潛明知她手下四僕定是去對付佟長白等七人,他心中有數,理都不理,驀地拔出刀劍。

大殿內頓時寒氣涌聚,光芒四射。但見他左手長刀閃出森冷迫人的青光,右手長劍的光華卻是淡紅色。

對比之下,益發顯明易見。

春夢小姐道︰「你盜走了令狐老太爺的寶刀,已惹下了殺身之禍。目下還敢耀武揚威,真真可哂!」

朱宗潛道︰「真假不在多言,姑娘請亮兵刃,如若來不及的話,那是你的自誤,在下決不留情。」

春夢小姐道︰「笑話,你能在我手底走上十招八招,就算你很不錯了,我用不用兵器都是一樣。」她突然發難先攻,猱身欺敵,雙手齊出。

朱宗潛見她招數奇詭奧妙,步法詭異,心中大凜,連退兩步,右手長劍一招「星馳雲飛」,凌厲反擊。

他不用寶刀之故,便因對方雙手來勢竟然完全封住了他雷霆刀法的門路,使他無從發刀。

假如他不是精於劍術之人,眼見刀招被敵人盡行封死,一定手忙腳亂,無法應付。朱宗潛沾了右手芙蓉劍的光,仍然有法子凌厲反擊。

而他實在也是機智過人,這刻完全撇開左手寶刀不能發出之事,全神馭劍,對付強敵。

春夢小姐見他毫無慌亂之象,心中大感驚佩。

嬌聲喝道︰「好劍法,我倒要瞧瞧冷面劍客卓蒙傳授了你一些什麼技藝?」她說話之時,指戳掌拍,一面拆解,一面還擊。但見她青裳飄拂,在劍光中閃來閃去,煞是好看。

朱宗潛施展出乾元劍法,劍勢綿密異常。竟把春夢小姐快如鬼魅般的身法擋住。這時,雙方都感到又急又驚。

急的是收拾不下敵人,驚的是對方武功之精妙,都出乎意料之外。

若然細論起來,那朱宗潛刀劍出鞘,春夢小姐赤手空拳卻斗成平手,自然是朱宗潛顯得武功稍遜。

忽然殿後傳來拚斗之聲,似是十分激烈。

春夢小姐發出號令,計多端和參婢是時一齊奔出殿去。

朱宗潛單憑一把芙蓉劍力斗春夢小姐。不但對計多端和參侍婢出殿之事,理都不理。

甚至劍法使得更加凌厲凶險,奮力迫攻不已。

兩人轉眼間已攻拆了二十餘招,朱宗潛劍上內力有增無減,綿密的劍勢已幻化出一片光華,籠罩著對方。

春夢小姐突然間方寸微亂,朱宗潛的確是厲害,見隙即入。但見那大片光華陡然斂束成一道光華。

迅如電光石火般向她刺去。這一劍的威勢宛如巨犀馳觸,無與倫比。在這一剎那間,朱宗潛心中暗暗叫了一聲「可惜」!

他深知這一劍威強莫當,眼下連他自己也沒有法子可以收煞,料那春夢小姐這回必死無疑。

是以大感惋惜,覺得自己的劍下竟斬殺了一個這麼貌美藝高的女孩子,實是如同煮鶴焚琴,辣手摧花無異。

劍尖到處,猛可勢道一挫,發出「鏘」的一擊。原來春夢小姐已掣出一柄小小金鉤,長僅尺許。

在這間不容發之際,竟抵住了他的無情一劍。她雖是終於揮鉤擋住敵劍,化解了殺身之禍。

可是朱宗潛這一劍勁道凌厲之極,竟把她震得退了四五步之遠。

朱宗潛提劍作勢,欲發未發。此時陣陣森寒劍氣,彌漫全殿。饒她春夢小姐藝業精絕高妙,卻也被他剛才這一劍殺得心膽皆寒。因而這時也抵御不住這陣陣劍氣。

面紗隨著她粗急的喘息,不停的飄動,胸脯也急劇的起伏,竟沒有法子馬上就恢復常態。

像他們這等一流高手,不論是在什麼情況之下,也能夠立刻制止喘息,運功行氣,提聚真力,應付強敵。

如若不能如此,顯然已是真氣不勻,功力散渙。因此朱宗潛曉得這刻但須出手一擊,便可以立時取她性命。

「我此刻倒底要不要出劍呢?」這個念頭霎時已在他心中轉了十餘次,卻得不到答案。

他乃是聰穎過人之士,登時轉念忖道︰「我既然下不得手,那就索性做得大方一些。」當下收回劍勢,現出困惑的表情,說道︰「奇怪,我明知此是千載一時的機會,若容你施展出奇招絕藝,勢必落敗傷亡,但我為何竟下不得手?」春夢小姐沒有作聲,似是回味他這幾句話。

朱宗潛舉步迫近去,徐徐伸出長劍,向她面門刺去。

他此舉雖然相當駭人,但一望而知他只是想挑開她面上的白紗,以便瞧一瞧她底廬山真面目。

劍尖方自觸及面紗,春夢小姐突然尖聲道︰「別動手!」朱宗潛道︰「難道此舉對你有什麼害處嗎?」春夢小姐道︰「對我沒有一點害處。」朱宗潛道︰「既然如此,姑娘何故吝於露出芳容?」春夢小姐搖搖頭︰「你讓我想一想行麼?」朱宗潛笑一聲,道︰「原來想瞧瞧你也這般復雜。好吧!我耐心等候就是了。」他收回長劍,含笑注視著她,表面上似是覺得很好玩。

其實他心中大為警惕,曉得這麼一個簡簡單單的動作,可能含有十分復雜古怪的隱情。

春夢小姐尋思頃刻,還未能決定。

朱宗潛雖然一時測不透內中的隱情,但必有古怪卻是可以肯定的。是以不敢開口出聲,以免打斷了她的思路。

等了一會,耳中但聞殿後激戰之聲,一直未停,登時大為惕凜。

要知他目下雖然贏了對方,但卻贏得有點僥幸。

分析起來,有參個原因。是春夢小姐太過自恃,以為定可取勝,所以開始交手爭鋒之時,她未出全力。

二是春夢小姐估計錯誤,以為朱宗潛最厲害的是雷霆刀法。而她卻恰好識得克制這一門刀法的絕藝。

是以有恃無恐的空手應戰,殊不知朱宗潛右手芙蓉劍威力,竟不在左手刀法之下。

若然單單如此,朱宗潛也未必能夠取勝。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朱宗潛機智過人,深知對方武功博雜奇奧。

有些手法招式簡直古怪得無從招架。

因此他一佔到先手,立刻全力猛攻,劍勢綿密異常。沒半分松懈,迫得對方全然沒有機會出手反擊。

一氣呵成把她擊敗,這便是第參個原因。

當他听到後殿激斗之聲,便不禁想到對方高手如雲,假如歐大先生等七人居然不敵傷亡,則敗局已定。日後永無卷土重來,再與對方一拚的機會了。此事關系重大,不由得他不暗暗耽心,趕快大動腦筋。

忽听春夢小姐道︰「你還是不要瞧見我真面目的好。」朱宗潛道︰「如若姑娘不肯見示,在下亦不便強你所難。只是日後如若在路上相逢,竟然不認得是你,豈不可笑?」春夢小姐道︰「你放心,我的真面目見過之人太少了,我總是戴上面紗,就如現在一樣,你決不至於認不出我。」朱宗潛聳聳肩,問道︰「姑娘帶了多少人追來?」春夢小姐道︰「除了參婢四僕之外,倘有參名高手。本應綽有餘裕的收拾下佟長白等七人,但听那激戰之聲,似乎不易得手。」朱宗潛笑道︰「姑娘的手下雖然武功都十分高強,但佟長白、一影大師、歐大先生等七人,不但無一弱者,甚且大都是一流高手。你手下一共只有十人,自然難以取勝了。」

春夢小姐道︰「你的神通的確廣大,不但能破去我制『萬里香』,以致那一夜沒抓住你。更甚的是居然還能使佟長白等七人完全恢復如常,破去呂鈞的迷魂法。」她略略一頓,又道︰「他們武功雖高,但聾啞之人,豈耐久戰?再過半個時辰,天色便黑,其時,他們只靠目力,焉能再戰?」

朱宗潛道︰「姑娘話中含有恫嚇之意,不知真意何在?」春夢小姐道︰「我想勸你別再作負隅之斗了,你若肯歸降的話,我那武師兄自必對你大加重用,高官厚爵,自是不在話下。最重要的是你還能以有用之身,做一番事業。」朱宗潛朗聲一笑,道︰「姑娘的意思竟是認為在下如若不降,必敗無疑,對也不對?」

春夢小姐道︰「不錯,我是感念你劍下留情,才苦口婆心的勸你。要知假如你惹出了武師兄,那時你一定死無葬身之地!」朱宗潛不但不笑,反而變得十分嚴肅,問道︰「姑娘的這位武師兄當真如此厲害嗎?」春夢小姐道︰「自然是當真的,據我看來,除了令狐師叔能與他一拚之外,天下已無足以抗衡之敵了。」朱宗潛道︰「這話我雖然不敢不信,但心中卻不服氣,也許我就是可以與他抗手之人。」春夢小姐搖頭道︰「你不行,若是加上我,或者還可以一拚。但我自然沒有幫著你去對付武師兄之理,說到你妄想與他抗手之事,根本上沒有這等機會。因為我這一關,你已不易闖過了!試問今晚之局,假如佟長白等七人再被我擒回去,你人孤勢單,如何能過得我這一關呢?」朱宗潛沉聲道︰「假如在下過不得你這一關,自然休想與令師兄對抗。但在下自信還不致敗於你手底。」

春夢小姐搖搖頭,道︰「你自家心中明白,若論武功,你將敗於我手底,謂予不信,不妨再斗一場。」朱宗潛道︰「自然要再斗一場,但在下有個疑問,極望姑娘略加指點,在下便感激不盡了。」春夢小姐笑一聲,道︰「你也有不明白的事嗎?我還以為你萬事通,例如你一來就找到我這迷仙窟。」

朱宗潛道︰「在下不明白的是有關武功上的難題。自古以來,煉武之人何止恆河沙數。

但有大成就的,寥寥無幾。令師叔數十載苦修,所謂歲月有功,能得有大成就,還不算奇。

但姑娘及令師兄都不是年老之人,如何也這般高明?在下實是百思不得其解?」春夢小姐道︰「我听曹洛說你服過靈藥,是以內力強絕,但別人難道就不可以得服靈藥嗎?」朱宗潛恍然道︰「原來如此,多謝姑娘指教。」

春夢小姐道︰「還有一點,我們都懂得一門月兌胎換骨的功,加上靈藥之力,雙管齊下,是以論起內功造詣,天下罕有匹儔。」朱宗潛道︰「這就無怪姑娘手下的參婢四僕,都很高明,尤其是那四僕,資質不算上乘,居然有這般驚人的造詣,現在我可就明白了,由此推想,令師兄手下也定必訓練出不少奇才異能之士了?」春夢小姐道︰「這些事情不怕你知道,所以我老實告訴你,那四僕是武師兄訓練出來之人,我才沒有這麼多工夫把武功傳授給男子呢!」朱宗潛道︰「這樣說來,令師兄已具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了。在下得知這許多內情,不禁又驚又喜。」他歇了一下,又道︰「在下喜的是令師兄如此高明,當然是在下的頑強敵手。你當必知道一個人沒有對手之時,實在太過寂寞了。」這等自傲自負之言,若是出自別人口中,不免帶點狂氣。但由朱宗潛說出,卻很合適。

特別是他底威嚴尊貴的氣概風度,亦恰能相襯。

他接著又道︰「在下驚的是我和他雙方主客之形,人手之數,相去懸殊。我如何方能補救,大費躊躇。」春夢小姐道︰「今晚上你定須損失了大部份主力,我勸你不要徒事掙扎啦!」朱宗潛道︰「卻也未必,在下信心甚堅,今日我不到真的冰消瓦解之時,決不認輸。」春夢小姐輕哂一聲,道︰「這話不該從你朱宗潛口中說出,大凡智慧過人之士,定能預見敵我之勢,早知勝負之數,何須等到真的不敵落敗,方始認輸呢?」朱宗潛道︰「在下本非超人,有時候做出愚庸之事,並不出奇。」春夢小姐搖搖頭,道︰「你是當代奇才,被譽為武林彗星,實可當之無愧!因此,我不得不懷疑你另有勝算妙計。讓我想想看,可能會有何種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啊!原來如此。」朱宗潛見她如此聰敏,大為佩服,道︰「姑娘不妨說出來听听。」春夢小姐說道︰「自然要告訴你,只因自古以來,才情超凡之士,每有知音難逢之感。」朱宗潛接口道︰「謬蒙姑娘許為知音,愧未敢當。」春夢小姐道︰「這是閑談,暫且不提,我方才猜出的是那佟長白等七大高手,其實已不聾不啞。久戰之下,我方反有潰敗之虞,對也不對?」朱宗潛道︰「正是如此。」春夢小姐又道︰「你既能破去找的『萬里香』,又破得呂鈞的迷魂大法,則進一步使他們完全恢復如常,也非難事了。」朱宗潛道︰「雖然費了不少手腳,但總算如我之願。假如姑娘早到一步,在下可就只有投降之一途了。」春夢小姐一跺腳,道︰「都是那曹洛誤了大事,如若不然,我們早就趕到此處啦!」朱宗潛突然迫前兩步,森寒的刀光劍氣,潮涌卷去,口中道︰「形勢既然如此,姑娘何不認輸?」春夢小姐玉手輕揚,那只只有尺餘長的小小金鉤,突然繞身飛舞,發出一陣陣「嗚嗚」

之聲。

原來這支金鉤的末端,有一條細長金系住,得以收發自如,亦可繞身旋舞,靈動非常。

她道︰「我的部屬們容或潰敗,但我只要擒下了你,佟長白等人不攻自破。餘子碌碌,何足與我抗衡。」朱宗潛道︰「姑娘武功雖是精絕一時,但我朱宗潛未必就會不敵,同時在下有一事須得鄭重奉告。」

春夢小姐笑道︰「我也正要鄭重奉告一件事,料必內容相同,索性讓我說!」朱宗潛點頭道︰「好,姑娘請說。」春夢小姐道︰「這回動手,為勢所迫,實是無法留情,只怕必須分出生死存亡,方能罷手,你可是這個意思?」朱宗潛道︰「正是此意。」春夢小姐連退四步,但朱宗潛如影隨形的跟上四步。

他此舉不但要令對方不能拉長雙方的距離,而且趁此迫進之機,增強自己的氣勢。

此時,他的氣勢果然堅凝強大之極,連春夢小姐這等人物,也不由得泛起餒怯之感。

她心知不妙,隨機應變,嬌聲叱道︰「朱宗潛,那冰宮雪女比起我又如何?」朱宗潛萬想不到她忽然提起冰宮雪女,腦海中不由得掠過雪女的婷婷倩影,口中應道︰「春蘭秋菊,一時瑜亮,實是難分軒輊。」春夢小姐縱聲而笑,道︰「你這話迫得我不得不把面紗取下,好讓你瞧個明白。」原來春夢小姐提起冰宮雪女,主要的用意是使對方心神略分,氣勢因而稍挫,她方能出鉤攻擊。

如若不然,朱宗潛在這般堅凝凌厲的氣勢之下,發劍猛攻的話,她又將重蹈覆轍,由於施展不出絕藝而落敗。

那知朱宗潛對答之時,氣勢減弱甚微。

春夢小姐還是不敢冒險出鉤相拚,於是迫不得已,繼續用計。

她一伸手便取下面紗,頓時現出一張極為美麗迷人的面龐,尤其是鼻子特別高挺,能使人一見之後,難以忘懷。

朱宗潛目光微一閃動,掠過了她的面龐。

春夢小姐頓時感覺出對方那一股堅凝強絕的氣勢,又微微減弱了一些。雖是如此,仍然未曾減弱到她可以一拚之時。

換言之,她手中這支子金鉤,再加上她別的奇詭武功手法,還是沒有一點把握可以擊敗朱宗潛。

這是因為對方的氣勢,依然有馭劍摧毀一切之威力。這馭劍之術,在劍道中乃是無上法門。

武功再高之人,也不敢招惹抵擋。春夢小姐縱然練就了無數種奇異武功絕招,但目下朱宗潛若是馭劍搏擊。她最多也不過能做到與對方同歸於盡的地步,自身決不可能安然無事。

她自然不肯與朱宗潛同歸於盡,可是對方迫人的劍氣勢道,已經像是弦上之箭,只要她稍有動作,立時觸發。

如此緊張的形勢,她還是第一次遭遇上。

朱宗潛胸中泛涌起殺機,虎目閃射出如電寒芒。

春夢小姐這時已不能不施展出她的絕招。

但震駭之色,完全在面上流露出來。

但見她左手上的衣袖,無風自動,霎時間,現出雪白的手臂,由指尖以至胳臂,都可以一覽無遺。

她的身形以及手臂都不曾移動,只不過衣袖卷褪,自是不致於觸發朱宗潛馭劍出擊之勢。

在朦朧暮色中,她這支手臂閃耀出奇異動人的光采。朱宗潛的目光本是籠罩著她全身,自然也瞧得見。

可是他並沒有一如曹洛那樣突然間變成痴呆。

春夢小姐柔聲道︰「我竟比不上冰宮雪女麼?」朱宗潛胸中殺機洶涌,劍氣更強。

春夢小姐突然尖叫道︰「算你贏啦!」聲音中充滿了驚駭畏懼,要知她身在局中,首當其沖,自然感覺得出朱宗潛突然暴盛的森森殺機。

她既是不敢作兩敗俱傷的打算,那就只有認輸罷戰的一途可走了。

朱宗潛陡然追前兩步,丟下左手寶刀,疾然駢指點去。

手指快要點中她穴道之時,猛可發覺對方的雪白左臂似是有一種眩目動心的光芒。他的指勢登時為之緩慢了許多。

可是由於相距已近,終於點中了她的穴道。

春夢小姐頓時全身麻木,朱宗潛以強大無倫的意志力量,迫使自己不去瞧看她的手臂。

他深知自己正處於一種奇異的危險中,迅即想到假如暫時離開此地,也許可以冷靜下來。

耙情他這刻心跳甚劇,神智搖蕩。生像一個飽食終日,無所事事的人那等毫無著落的心情一般。

此念一生,立時彎腰拾起寶刀。

陡然間,感到波動飄蕩的心情完全消失,恢復了常態。

這一下變化,使得他大為錯愕,當下舉目向她望去。

但見她木立不動,左袖仍然褪落,露出那只欺霜賽雪,宛如用羊脂白玉雕成的胳臂。

這只胳臂竟是異乎尋常的悅目好看。朱宗潛心中明白得很,早先就是那麼恍惚一瞥之下,頓時心旌搖湯。

不過,寶刀一回到手中,馬上就恢復了常態。難道說,這口寶刀竟有鎮斂心神的神效?

他不露形跡地試了一下,果然寶刀一離手,目光略略瞥見那只雪白胳臂的影子,立時心跳加急,情緒搖湯。

這還是眼角餘光隱約瞧見而已,假如正眼相看,恐怕頓時便得入了迷,再也無法自制。

他提起寶刀,這才伸手把她左手衣袖拉起,微微一笑,道︰「姑娘且請在此站一會,我得去瞧瞧後殿的情勢,回頭才跟姑娘再談論天下大事。」當下舉步奔出,轉入後殿。那荒涼破落的大殿中,此時刀光交織,劍氣旋舞。

朱宗潛一瞥之下,已瞧出佟長白等七人,都依照自己預先的囑咐,只把一身武功使出六七成,堪堪抵住這一大群敵人的圍攻。

他沒有立刻沖入去,目光掃掠,霎時已發現了計多端。但見他揮刀劈砍,招數凶毒之極。而且功力深厚,比起黑龍頭沈千機,相差有限。

他直到這刻,方知這計多端亦是一流高手,招數之中,不時出現雷霆刀法,氣勢威強。

不禁大為惕凜,忖道︰.「這委實工於心計,以他的武功造詣,大足以和龍門隊諸人爭鋒斗勝。但他在江湖上並不以武功出名,而且還屈居銀衣幫八壇壇主之一,歷時甚久。可見得他不但工於心計,深藏不露,抑且必定另有詭謀對付銀衣幫。假以時日,銀衣幫將遭遇何種命運,實難測料。幸而由於自己的出現,恰好壞了他的大事。」他考慮一下,但見暮色更深,殿內已相當黑暗。

當即躍入殿內,刀劍齊舉,同計多端撲去,口中厲聲大喝道︰「計多端,我朱宗潛來也!」這一聲大喝,只駭得計多端、鄆水雲、張奇以及參婢四僕盡皆魂飛膽裂,一陣大亂,這還不打緊。

包驚人的是佟長白等七人俱都忽然吐氣開聲,叱吒如雷。他們先前一味啞斗,武功也不甚強。

目下形勢已突然完全改變,這七人個個使出絕招,改守為攻。

霎時間,計多端等十人反而手忙腳亂,如狼奔豕突,在大殿內亂竄。

朱宗潛緊緊追躡著計多,對別人都不加注意。好不容易發現他竄向大殿左下角,趕緊奔去。

猛然間,全殿一黑,伸手不見五指。一如有人忽然用厚厚的帷幕遮住所有的門窗。

數聲慘哼起處,殿內的激斗全停止。

佟長白、歐大先生和一影大師等參人恰好在這突然變黑之時,傷了對手。但也由於忽然變暗,情形古怪,所以都停手不動。

對方的人也全都收刀凝身,查看這是怎麼回事大殿之內,只有那個被佟長白釘錘擊傷之人,傷勢甚重,不住發出之聲。

其餘被歐大先生和一影大師所傷兩人,想是傷勢較輕,都忍痛噤聲。因此,整座殿內,除了那之外,別無其他聲響。

當此之時,寒風滿殿勁吹,呼呼生響。

遙遠的天邊,忽然傳來隱約雷聲。全殿之人,方自意會到此是山中雷雨將下,烏雲四合,以致驀地如此黑暗。

猛可電光一閃,整座大殿亮了一下。

電光雖是一閃而逝,但朱宗潛卻瞧得一清二楚,發現面披白紗的春夢小姐,恰巧奔入廳中。

他登時心頭大震,念頭如電轉光掠,忖道︰「此女不除,終是我畢生之患。」當即暴喝一聲,刀劍齊出,疾向春夢小姐攻去。

「鏘鏘鏘」連響參聲,那春夢小姐居然還擊了兩招。她的子金鉤遠攻近拒都行,招數奇奧變幻。

朱宗潛幾乎不能拆解,心下駭然。幸而她鉤上內力不強,不然的話,單是這兩招反擊之勢,他已難免受傷落敗。

他們這里一動手,殿中之人全部奮起拚斗,各人借剛才電光一閃時所見的情況,出手尋敵。

雙方士氣都旺盛之極,霎時間,大殿內響起一片兵刃相踫的聲音。混戰中,一連升起兩下負傷痛哼之聲。

誰也弄不清楚是誰受傷了。

突然間「轟隆隆」一陣爆裂巨響起處。

彷佛就起自殿內,當真有山搖地動之威。全殿之人,饒是高手甚多,也自震得目眩神搖,七歪八倒。

參婢之中,竟有兩個失聲尖號,更是增添了恐怖的氣氛。

這一記霹靂,顯示出大自然的偉大威力,使人省覺人力的渺小。

朱宗潛失聲浩嘆,只听春夢小姐道︰「好駭人啊!」朱宗潛隨口應道︰「別怕,咱們在這殿內,必可無事。」他方自醒悟自己不該出言安慰她,電光霍然一閃,恰好見到她手撫胸口,一派震駭恐懼的嬌柔之態。

「轟」的巨響一聲,又是一個威猛無儔的霹靂,復又震得全殿之人站腳不住,身晃步移。

這回電雷相隔時間極短,可知這個霹靂擊中近處。

緊接著「轟轟轟」一連參四下萬鈞雷霆的巨響,夾雜著連續閃耀的電光。參婢已抱頭發抖,蜷縮牆邊殿角。餘人也無不大大震恐寒凜,竄貼牆邊,整座大殿微微搖晃,似是隨時隨地都會坍倒。

這等威烈的閃電霹靂,即便是久走江湖的歐大先生等人,也還是平生初逢,旁的人更不用說了。

在這等無可倫比的宇宙怒吼威勢之下,人人都泛起天崩地裂的感覺,誰也不能掙扎奔逃。

只有心寒肥落地等候最後一刻的來臨。

斗然間,又是電光一閃,春夢小姐目光掠過全殿,竟然不見了朱宗潛,她登時驚奇得忘了恐懼,奔到殿門。

這回疾雷過處,雖說仍然有山搖地動之感,但顯然劈擊之處較遠。她迅即奔出殿外,縱落台階,繞到前殿。

恰好電光一閃,瞧見一個人挺身屹立在前殿門口,仰首向天。使她在心頭烙下了威武不能屈的印象。

這條人影自然是朱宗,春夢小姐奔到他身後,搖頭庖去雨水,同時把打濕了的面紗取下,免得貼在面上難受。

朱宗潛宛如不覺,她輕輕叫了一聲,道︰「朱宗潛,你在想什麼?」他理都不理,一陣勁風挾著雨水撲到,春夢小姐連忙退入殿內。

驀地電光一閃。

春夢小姐一直雙目不離朱宗潛,是以在這極強烈的亮光閃掠之下,恰好瞧見一樁萬分驚人之事。

原來朱宗潛當此閃電照亮了大地山河之時,左手寶刀劃出一道虹芒,剎那間掄劈了參刀之多。

假如春夢小姐不是被雨水迫退,定要被他這一招參式的刀勢劈為數段,因此她不由得打個寒噤,雙腳發軟。

朱宗潛仰天長嘯,與那轟隆隆的雷聲相呼應,威猛激烈之極。春夢小姐蓮步輕移,縮到門後,忖道︰「天啊!這一陣霹靂暴雨,別人都駭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有他竟在這天地發威之時,悟出了一招刀法,這才是真真正正的雷霆刀,剛才一擊之威,簡直是山河動搖,無堅不摧。我若不是諳曉他十一路雷霆刀的破法,只怕也無能瞧出他這一招乃是從原有十一路雷霆刀之中變化出來的,相傳當今之世的雷霆刀,已佚失了後面兩招最厲害的。目下朱宗潛自行悟出的這一刀,想必與那失傳的兩招之一,完全相同……」外面雷電繼續施威,閃轟不停。暴雨傾盆而下,狂風呼嘯。春夢小姐雖是躲在門後,風雨不侵。

但她卻感到身體發冷,這陣寒冷之威,乃是由心中發出,傳遍了全身。

此時,她心中盤旋著的念頭,竟是如何趁機暗算這個天才杰出的敵手?

假如他不是如此的年輕、英俊,以及氣度尊貴,威凌迫人。她當能毫不考慮的施展卑鄙惡毒的手段,將他暗算。

在她來說,想暗殺一個人,那怕武功再高,也是輕而易舉之事。

連續閃耀的電光,清晰地照出朱宗潛的身形。

但見他的站姿,自有一種尊貴傲岸之氣,不但是個特立獨行之士,並且大有與天地爭雄斗勝的氣概。

春夢小姐玉手已模出一個圓形鋼管,長約半尺。

她輕輕摩挲這支鋼管,想道︰「我但須一按樞紐,朱宗潛雖然是天賦奇才,武功高絕,也將很快的死掉……」此念才生,胸中卻涌起了悲憫不忍之情。

她自個兒作內心的掙扎。

一是下手除去此人,以便稱雄天下,再無敵手。一是不忍得暗算這個英俊軒昂的奇才。

假如是堂堂正正的決斗,自然又大不相同。

霹靂餘威猶在,不斷的劈擊在附近。朱宗潛渾忘一切,全心全意的視察著這大自然的威力奧。

他剛才悟出的一招參武刀法,雖然發刀出擊之際,威力無雙。但他仍然感到不但尚未臻至高至善之境。

甚且似是還有破綻。因此,他一面觀察自然之奧,一面冥思探索,苦苦推究。

這等已入藝術境界的上乘武功,修習之時雖然要下無限苦功。但研創之時,卻須要靈感越是著意尋思,就越是不能達到目的。

朱宗潛心中隱隱如有所悟,但苦苦追思時,卻又全無所得,心頭反而一片空白。

一陣狂風挾著一大股雨水往他頭面上淋去,朱宗潛這才覺察雨勢太大,自然而然的移步退入殿內。

一片漆黑之中,那狂風暴雨之聲,宛如千軍萬馬正在沖鋒殺。朱宗潛無端端趄滿胸堅強巨大的斗志……驀然間,一道強烈的閃電劃過,照亮了整座大殿。朱宗潛一眼瞥見門後的春夢小姐,陡然大悟。

長嘯一聲,揮刀比劃出一個架式。這一招刀勢似攻非攻,似守非守,甚是奇詭奧妙,刀光籠罩的範圍極廣,宛如電光一閃,照澈了山河大地。

其時殿內漆黑無光,春夢小姐全然瞧不見他又創出了一招。卻生怕他突然出手攻來。

使出那新悟出的第十二招雷霆刀,非死不可。是以趕緊側躍丈許,貼牆而立,全然不敢動彈。

朱宗潛果然打算拿她試手,但他卻不肯偷襲暗算,提一口真氣,朗聲道︰「姑娘能夠在短短的剎那間,自解穴道,足見高明,在下還要領教領教。」春夢小姐道︰「你當真想取我性命麼?」朱宗潛提高聲音道︰「假如姑娘抵擋不住,以致遭遇傷亡之禍,那也是沒有法子之事。」

春夢小姐道︰「總而言之,你已是不惜取我性命了?」朱宗潛朝著話聲舉步迫去,刀交右手,陣陣森嚴凌厲的刀氣,如怒濤狂潮般涌出。春夢小姐駭然而退。

大聲道︰「你早先突然對我生出殺心,這刻復又如此。可見得你本身已足具殺我的原因了。」她話聲微微一頓,又道︰「故此我猜測你一定是已薨的西王的兒子,對也不對?」朱宗潛循聲迫進兩步,厲聲道︰「不錯,因此我有意誅滅東廠爪牙。姓武的一家也休想要享皇親國戚的富貴榮華。」殿外電光一閃,兩人彼此都瞧得清清楚楚。朱宗潛但見這個艷麗之極的女孩子,面露駭之色。

自有一種楚楚可憐之態,心中不由得一動,竟生出不忍之意。

春夢小姐那里知道他居然會生出憐香惜玉之心。

暗念他既然已暴露出身世的隱,此時此地,萬萬不能漏出去。因此他非殺死自己不可。

這麼一想,再也不敢停留,趁著一片漆黑之隙,回身就走。

直到她已竄出殿外,朱宗潛方始發覺,急急放步疾追,心中說不出有多麼後悔。

暗念︰此女一旦漏網,她的武師兄,也就是真正主持東廠的武國舅武晤,定要盡傾全力來對付自己。

假如他剛才不是存有憐惜之意,則她逃走之時,由於氣機感應,手中寶刀自然而然部會發出。

她再厲害也不能出手抵擋。

轉念之際,已奔出殿外,在那狂風暴雨之中,模黑追去。其實他一追了出去,已失去了她的蹤跡。

但他記得日間查看四周地勢之時,有一條道路通向山後。這時循路追去,料她定必從此路奔逃。

奔出里許,發覺雷電風雨之勢,竟然有增無減。差不多每奔數步,就有電閃雷劈。

雖然十分危險,隨時有被霹靂劈死的可能,但這繼續不斷的閃電,卻利於追蹤,不致於全無所見。

他忽然發現春夢小姐就在前面兩丈之遠,頓時精神大振,提一口真氣,腳下加快,颼颼急趕。

在這等漆黑一片,雷雨交加的夜晚,縱是武功高如朱宗潛,亦與又亞又瞎之人無殊。

因此他奔出四五丈,便須得停下腳步。

免得趕過了頭,反而壞事。好不容易等到電光一閃,目光到處,那春夢小姐已在參四丈以外。

他追追停停,老是不能踫巧在電光照耀之時,與春夢小姐湊在一起。是以一直沒有法子出手。

每次電光打閃時,春夢小姐都迅快回顧,見到朱宗潛緊追不舍,是以她也不敢停步,冒著疾雷狂雨,苦苦奔逃。

也不知奔竄了多遠多久,雷電漸稀。她精神一振,想道︰「天助我也!」暗暗算準方位,突然斜竄入林。誰知天不做美,恰在她斜竄之際,電光一閃,朱宗潛瞧得明白。

也看清楚那一片樹林甚是稀疏,假如不是在這等風雨交襲情形之下,她決計不肯躲向這片疏林內。

他跟蹤轉向,撲入林中。雨點打在樹葉上,聲音更是響噪。朱宗潛左手提劍,右手持刀,筆直奔去。

遇有樹木擋路,他便掄刀揮劍,硬是開闢通道。

才走了十餘丈,猛覺豁然開朗。他定一定神,在周圍試走幾步,發現竟是一片嶺坡。

當即順坡而下,走了不遠,幾乎踫在一睹石牆上。

朱宗潛先把長劍收起,騰出左手,模索那堵石牆,心中訝想道︰「這是什麼地方?居然建有房屋?無怪春夢小姐往這邊跑……」邊想邊模,發覺這一堵石牆甚是寬闊,在左邊轉角有一、門戶,伸手輕推,那扇木門入手朽濕,卻被閂住。

當下又向前模去,數尺之外,便是一扇窗戶。

那窗戶半邊已毀,只下半邊。從那破毀的半邊窗洞內,隱隱透射出光線。朱宗潛驚訝之極,凝神一望。

耙情燈光從前面透到後面,甚是微弱,若不是走到切近,決難發現。

他藝高膽大,提氣一躍,飄入屋內。

但覺寒風勁卷,水氣彌漫。細心舉頭一望,這才發現屋頂有好幾個大破洞,雨水得以灌入。

他貼身牆邊,藉著前面透入的燈光,先行打量四下形勢。但見這屋子相當寬大高敞,是以目力不能查明所有暗隅。

大體上已可以看出這是一座神殿。

想是由於殘坍破漏,所以寂然無人。他舉步向透入燈光的門戶走去,追到切近。

只見那道門戶尚有門板,只不過朽壞多處,以致透入許多道光柱。

於是他從一個較小的破孔,向外面窺去。只見外面竟是一間較小的殿堂,石制的長供桌上,放有一盞氣死風燈。

扁線黯淡,可是在這等大地山河盡皆漆黑一片之時,這一盞風燈,令人不禁生出親切可愛的感覺。

前殿內地方不大,得以一目了然,但見在那緊閉的大門後,兩個人靠壁而坐,恰好是面向著他。

這兩人一身白衣,卻是一男一女。男的年約四旬,相貌剽悍。女的也有參十左右,五官端正。

他們都閉目假寢,沒有交談。看他們所坐的位置,似是在等候什麼人推門進來,便可以抄兵器加以暗襲。

這是因為他們各自把兵刃靠放牆邊,隨時得以操在手中。

朱宗潛憑藉過人的天聰,一望之下,已感覺出這一對白衣男女不是春夢小姐的手下。

是以大為訝疑,用心測想他們的來歷。

他瞧了一陣,心思轉回春夢小姐身上,暗忖︰她已曉得我的身份,今晚無論如何也得殺她滅口才行。

正轉念間,右方數尺處傳來春夢小姐的聲音,道︰「殿下,咱們暫時講和行不行?」她居然已潛行到如此之近。假如出手暗算,在這等黑暗噪雜的清之下,定能得手,因此,她說出講和二字,也不是全無所憑。

朱宗潛轉頭望去,仗著夜眼,在那一線微光之下,竟也能把她看個清楚。但見她全身衣裳已濕。那薄薄的羅衣,緊貼在身上,現出浮突玲瓏的身段。她的頭發相當凌亂,數綹遮垂玉面,卻更增嫵媚風姿。

她那對大眼楮中,流露出哀求畏懼之色。朱宗潛心頭已軟,口中卻冷冷道︰「講和?笑話之至,你不是已認輸了一次的麼?」他故意提起寶刀,威脅的指住對方。

春夢小姐嘆一口氣,道︰「好吧,我向你求和行不行?」朱宗潛沉默了一下,才道︰

「求和可以,但我不放心,須得拿住你的脈穴才行。」春夢小姐道︰「你怕我會暗算你麼?」朱宗潛道︰「你別管我如何想法,總之這是條件之一。」春夢小姐道︰「還有別的條件麼?」朱宗潛道︰「我還未想出來,等我想起來再說。」他又哂笑一聲,道︰「你大可以不答應這個條件,對不對?」春夢小姐道︰「你想迫我跟你決斗,那樣你施展第十二路雷霆刀,取我性命,是也不是?」朱宗潛訝道︰「原來你已瞧見了,第十二路雷霆刀法,哈!

炳!耙情你精通這一門刀法……」春夢小姐道︰「相傳這一門刀法,佚失了最後兩招,那是最威猛奇奧的兩招,只不知你創出的那一招,會不會是其中之一?」朱宗潛第一次听到這個傳說,大感興趣。但他卻沒有忘記把她拿住之事,當下舉高寶刀,道︰「你怎麼說,倒底答應不答應?」春夢小姐還未回答,陡然電光一閃,可就讓她瞧見了,他那英姿挺拔,威風凜凜的形象她不知如何一陣激動,閉目跨步上前,說道︰「隨便你把我怎麼樣都行……」朱宗潛左手疾出,抓住她一只臂膀,入手但覺豐若有餘,軟若無骨,使他不忍得大力扣。只用指尖勾住臂上經脈,內力透出,使她不能動彈。

春夢小姐全身麻木無力,軟軟的靠倚在他身上。兩人相觸,自然而然生出強烈的感應。

朱宗潛定一定神,問道︰「那兩位自衣人是誰?」春夢小姐吐氣如蘭,在他耳邊道︰

「我也不知道,正想查究,殿下可相信我的話麼?」

朱宗潛皺皺眉頭,道︰「別殿下殿下的叫了……那兩個白衣人看來武功不翡,出現在這等地方,實在很耐人尋味。」春夢小姐道︰「我也有這種感覺,他們既不是我方之人,亦非你的同鱉,在這等亂山群嶺之中,意欲何為?」朱宗潛道︰「你何不出去問問他們?」春夢小姐淡淡一笑,道︰「你這話是真是假?」朱宗潛感到她面龐貼得很近,陣陣蘭麝香氣,撲入鼻中。

還有她的體溫也透傳過來,腦海中泛起她那張美麗的面龐,不由得行血加速,心倩微蕩他可不敢轉頭去瞧她,應道︰「自然是真的想你去問問他們。」春夢小姐道︰「你肯放開我不成?」朱宗潛道︰「你猜我敢不敢呢?」春夢小姐道︰「我承認不容易猜測得中你的打算。不過假如你這麼做,不啻是放虎縱龍,後患無窮……」朱宗潛道︰「奇怪,你好像在勸我不要放開你呢?」春夢小姐道︰「不錯,我甚至願意你廢去我一身武功而不殺死我。」朱宗潛道︰「只要這話乃是出自你的真心,我立刻讓你達成心願。」春夢小姐道︰「你當也知道武功練到我們這等境界的人,一旦失去了武功,那是比什麼都要痛苦,毋寧爽快死掉。」

朱宗潛道︰「橫也是你說的,豎也是你說的。你簡直是窮找我開心,特意胡言亂語一通……」春夢小姐道︰「我才不胡說呢,我的意思是說,廢去武功雖然痛苦,但仍有補償之法。

在某種情形之下,我真的願意失去武功……」她說到這里,朱宗潛已大致明白了,當下道︰「你莫要信口胡坎,要知你一旦失去武功,即須過那寄人籬下,仰人身息的日子,你自問熬受得住麼?」春夢小姐笑一笑,道︰「過久了或者緩 悔,但現在劫很想過過這等可憐兮兮的日子,你信也不信?」朱宗潛道︰「我信不信以後再說,你可知這兒是什麼地方?」

春夢小姐道︰「這座山神廟後一道峻嶺,名叫寒雲,據我所知,從來沒有人跡。因此我全然猜測不出扣這兩個人的來歷路數。只有一點你大概也曉得,我也用不著說了。」朱宗潛道︰「你不妨說來听听。」外面那兩個白衣人假寐如故,動也不動。

本書至此告一段落欲知結局請看續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