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萬能秘書偷偷愛 尾聲

作者︰米樂類別︰言情小說

「閎閎乖,不哭了。」

李禹真坐在房間里,哄著因為身體不舒服而哭鬧的兒子,十多分鐘後,兒子睡著了,她將他輕輕放在嬰兒床上,摸摸他的額頭及臉,確定已經退燒了,這才松了口氣。

入秋後,流感發威,她一歲大的兒子也感冒了,幸好現在已退燒無大礙。

看著兒子可愛的臉蛋,愈大愈像他爹地,將來肯定也是大帥哥一枚。她微笑地輕捏了下兒子的臉頰,

在心里道--

長大了可別像你爹地一樣,女生一個又騙過一個喔!

不過話雖如此,她還是很高興兒子長得像老公。

才剛想進去浴室洗澡時,他的手機響起了,是老公。

「老婆,你現在在做什麼?」藍加洛溫柔的問。

「你不專心上班,打電話回來就為了問我現在在做什麼?」李禹真哭笑不得的問。

自從她不當他的秘書後,這家伙常常在上班時摸魚打電話給她這個藍太太,雖然她是很高興老公上班時還會想著她,但上班時間畢竟就該好好認真工作才是。

「我就是想听你這麼說,就跟以前一樣,呵呵呵。」電話那端的藍加洛笑得很樂,因為他親愛老婆的個性還是那麼一板一眼,真是可愛。听她叨念他,比喝什麼咖啡都還要來得教他提神。

居然有人喜歡打電話來討罵?李禹真服了他了。

兩年多前,就在他求她回到身邊的一個月後,他們一起回藍氏集團工作,她依舊擔任他的秘書,當時公公曾想給她更好的職位,但是她婉拒了,因為她只想待在藍加洛身邊幫他。

不過那家伙對集團的事很快就上手,根本不用別人替他擔心,因此兩個月後,公公正式退休,將整個公司交由兒子管理。

在藍加洛成為藍氏集團總裁的半年後,他們結婚了,而當時人還留在美國工作的雅茜,更專程從美國飛回來當她的伴娘。

現在雅茜已經回台灣,也和田大哥穩定交往中,本來說要等閎閎長大當她的花童,誰知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雅茜懷孕了!

雖然不在預料中,但雅莤和田大哥兩人都很開心。然後,上個月他們結婚了,婚禮上,美麗的新娘粲笑,沒怎麼哭,倒是她這好友哭慘了,因為很感動。

話說當年她告訴雅茜田大哥的心意時,雅茜還在療情傷,因此透過她向田大哥婉拒了,還說田大哥是個好人,條件也很好,該找個好女人當教授夫人,而不是她這曾為愛遍體鱗傷的女人。

兩個月後,時間來到十二月二十四日聖誕夜,由于明天就是雅茜的生日,她便和公司同事開趴到凌晨才回公寓,怎知卻看見田大哥站在雅茜公寓樓下,她不知道他等了多久,那時雖然沒有下雪,但氣溫依然很低。

田大哥一見到他,對她露出溫暖的微笑,要她別驚訝,說自己只是來跟她說聲「生日快樂」,沒有別的意思,天氣很冷,見她抖縮,他又解下自己脖子上的圍巾替她圍上,要她進去休息,表明他也該回飯店了,明天一早就得飛回台灣。

當時雅茜感動到差點哭出來,頸上圍巾傳來的熱度幾乎要把她給融化,她沒想到自己還可以被人這麼喜歡著,因此想給田大哥也給自己一次機會,開口問了本要轉身離開的田大哥想不想到她公寓,讓她請他喝一杯咖啡……

「老婆,你今天晚上真的不跟我一起去嗎?」

李禹真回過神,思緒再度放回和老公的通話上。「不了,閎閎雖然退燒,可我還是不放心,你自己去吧,順便替我跟大家說聲抱歉。」

今晚亞太投顧那邊有聚餐,大家好久沒見面了,好不容易這陣子藍加洛工作比較不忙,因此也應邀參加。

回到藍氏後,他已將總經理一職交給梁副總,自己成為公司大股東。

「你都不知道,那些家伙一听說我也要參加,簡直歡天喜地,說什麼跟在梁總身邊像修行,聚餐只是吃吃東西就沒了,說什麼要跟我去吃‘大魚大肉’。」他刻意這麼說,想知道她的反應。

藍總時代,聚完餐後一行人總是前往酒吧,靠著藍加洛的外表,男職員這邊總是有不少正妹靠過來,那段時光教大家回味無窮。

「那你今晚就好好和大家聚餐吧。記住桂喝太多,喝了酒就要搭計程車回來,知道嗎?」李禹真叮嚀。

「老婆,你不擔心我去酒吧被人拐走嗎?我可是--」

「閎閎好像被吵醒了?好了,我不多說了,再見。」她收了線,走過去看兒子,不過閎閎只是動了下並沒有醒來,因此她又走進浴室洗澡。

晚上九點左右,李禹真抱著兒子坐在客廳里看電視,當听到開門的聲音時,她很驚訝,因此走到玄關處探看。

他真的回來了,沒去「大魚大肉」?

「老婆,我回來了。」藍加洛一進門,立刻親了下老婆和兒子的臉頰,笑得很幸福。「閎閎怎麼樣了?」

「他沒事了。下午我不是說他已經退燒了,你還因為擔心提早回來?」

他沒有說話,只是抱住親愛的老婆和兒子。「老婆,你好香喔……怎麼?知道我會提早回來,所以先洗好澡等我了?」他開了個葷笑話,見某人嘟起唇,他樂得親吻一記。

「到底為什麼你這麼快就回來?」她仍是不解。通常大家吃吃喝喝,少說也要到九點多,今天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了?

「沒什麼,吃完就回家了。好了,我也要去洗香香了。」藍加洛沒有多說,直接往房間走。

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就是吃東西時他突然覺得很想老婆在他身邊,特別是下午他們話才說了一半便沒下文,害他更想她,因此就閃人了。

李禹真抱著兒子跟他一起走進房間,然後替他拿睡衣,就在他要進浴室時,他的手機響起了,是梁副總,他讓她幫自己接听,頭也不回地進入浴室。

「藍太太,你家老公很過分喔,聚餐只吃一半就說不想讓老婆跟兒子在家里等他,然後拍拍**給我走人,連我這個愛家愛妻愛兒的好男人都看不下去了,我看他根本就是戀家戀妻戀兒子,真是太夸張了啦。」

「那你之後跟大家一起去酒吧了?」她笑著問。

「怎麼可能?我讓那些兔崽子自己去,錢再去向加洛請款。說完了,改日再見。」

如今的亞太梁總依舊是和異性通話不超過一分鐘。

李禹真將手機放下,把睡著的兒子抱去放在嬰兒床上。

本來她還猜想老公和大家一起去酒吧續攤,應該不會太早回來,倒是沒想到他會在聚餐上就先落跑。

此時,藍加洛洗完戰斗澡迅速出浴,而且她明明給了他睡衣,他卻故意只在腰間圍了條浴巾,**出壯碩結實的上半身,讓她看了好害羞--替他感到害羞。

「老婆,你看傻了眼喔?你老公我還是很性感迷人吧?」他笑著,瞄了下嬰兒床,「兒子睡了剛好。

怎麼樣?要我把浴巾拿開,讓你欣賞個夠嗎?」

李禹真柔笑地看著他,他提早回來,就為要做件誘惑她的事?她猜,自己一點也不擔心他被拐走,甚至偷吃的原因,大概就在這里--

自從他求她回到身邊後,她就發現他變得更黏她了,到現在婚後也是一樣。而且她不當他的秘書後,他幾乎一天都打上好幾通電話查勤,仿佛听不到她的聲音很不安似的,和她聊上幾句,馬上就又開心振奮了!

所以她想,這個男人是原來根本就很愛很愛她呢!

「抱歉,我外面廚房還沒有整理,我先去清一清好了。」見到他臉上那抹強烈的欲望,害她心情都跟著緊張起來,明明他們連孩子都生了,但每次見到他,依然讓她怦然心動。

「老婆,別這麼殺風景嘛。」藍加洛握住了她的手,放在他腰上。「來嘛,快點幫我解開浴巾,快點。」

李禹真臉紅了,她想就算再過十年,自己還是無法習慣他這種肉麻的情趣。

並且,她有種「就算老了他也會這麼玩」的預感,不過到那時,會是什麼樣的情景呢?光想就令人發噱。

「老婆,你笑了,其實你也很想幫我解開浴巾的,對吧?」

「一點都不想。」李禹真笑得無奈,拿他沒轍。

「你否認的樣子真可愛。」藍加洛滿足地將心愛的妻子擁入懷里,「李禹真副班長,我愛你,我覺得現在的自己好幸福,你呢?」

雖不明白他怎麼突然說起這件事,但她亦回抱他,「嗯,我也覺得很幸福,我也愛你。」現在的她,是真的很幸福、很快樂。

下一秒,她被拐上床了,可她一點也不意外。

看著他,她笑了,只要他幸福,那麼她也會很開心。

「老婆,別對我笑得這麼誘人,你是想讓我們今晚都別睡覺了嗎?」他最喜歡她溫柔的笑容了,特別是此刻她還笑得這麼甜,讓他整個人從頭到腳包括心都酥了。

往後的幾十年,這對夫妻經常出現這樣的對話,好甜蜜、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