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绿光无间王(上) 第二十五章

无间王(上) 第二十五章

作者:绿光书名:无间王(上)类别:言情小说
    奈何桥前,渡桥的魂魄列队而走,本该阴森沉静的氛围,却因为晏摇扁的撒野而显得混乱。

    她魂归冥府后,阎罗殿要将她提往天庭,然而她却中途逃脱,窜出阎罗殿,直朝忘川河而去,趁人不备之际欲跳下,却在千钧一发之际被看守的鬼差拉住。

    “放开我!”

    “破军星,你命主天庭,千年未至,不得再入轮回。”赶到的十殿转轮王道。

    十殿转轮王镇守轮回转世的第十殿,是十殿阎罗之一。

    “谁是破军星?我是晏摇扁!”

    “是什么都好,反正你不能入轮回。”

    “谁说我要入轮回?”她死命推开架住她的鬼差。“我是要进忘川河!”

    “忘川河?”转轮王浓眉微扬,看向几步外的忘川河,里头皆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载浮载沉,痛吟哀嚎,且那水里五毒密布,腥臭难忍。“你投入忘川河做什么?”

    “我听说置身忘川千年,可以换得一个祈愿。”

    转轮王直挺挺地看着她,不解地皱眉。“这是怎么了?为何星宿也有了情爱?往常向来是轮回渡世,命绝返天,怎么现在却有了浓烈的情感?罢了,可你知道,身为星宿,就算置身忘川千年也无用吗?”

    “为什么?!”

    “因为你是领命下凡,就算再不愿意,也终究要回归天庭。”转轮王平板的声音一字一句,如刀似刀地砍进晏摇扁单薄的魂魄里。

    她难以置信地摇着头。怎么会这样?为何连一线生机都不给她?

    “破军,回去吧。”

    “不!我不要!”她吼。

    转轮王只好示意鬼差上前,却突地感觉一阵气流逼近,他蓦地抬眼,就见一道黑影旋至面前。

    “无间王?”转轮王愣了下。“无间王归位了?”

    冥府无间王,历经万年天寿,便会重返轮回转世,但只要再回无间,无间空间便会替他递补上空白的记忆,并掩去人世间的一切。

    晏摇扁抬眼望去,原以为又是打哪来要带她走的鬼差,岂料竟是——

    “王爷?!”

    她欣喜若狂,快速冲向前,却有一道无形的空间将两人隔开,她惊诧的再试一回,还是被弹开,只能错愕的看着几步外的男人。“王爷?”

    玄夜爻也与她一般不解,侧眼瞪着白萝。“白萝,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却不语,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

    “你为什么不说话?!”他恼怒低咆,瞬间,心头紧缩跳颤,一股难以言喻的痛从胸口爆裂,直冲上他的额面,痛得他双手覆面,想压抑这份没有底限的痛。

    “王,不要抗拒,这是你成为无间王必经的路。”无间空间里,会自然唤起他身为无间王的职责,他将忘却过去,记忆只在无间。

    玄夜爻震愕地质问:“你说什么?!”

    “属下是无间王身旁的判宫,在无间王天命终结之后,奉命追寻在转世的王身边,等王回到无间,重整恶鬼道,消弭人间祸乱。”白萝说完,掀袍跪下。

    他摇着头,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体内不断躁跳,如流水般不断抽离。

    “你做了什么?!你对本王做了什么?!你明知道本王只想要救摇扁,为何要这么做?!”他暴吼,想要抓住不断流逝的情感,却什么也抓不住,只觉思绪逐乱,自己快要不是自己!

    “王,除了成为无间王,你没有能力救晏姑娘。”白萝冷静的望着他扭曲的面容。“无间王执掌无间恶鬼道,执人间界之生死,王一旦继位,自然可以决定晏姑娘的生死。”

    玄夜爻努力抓紧心神。“可为何……本王觉得有些东西不断流失?”

    “成为无间王,你将会还忘过去的红尘往事,记忆只有无间,只记得无间的一切,关于西引的所有,将会从你的脑海中去除。”

    “你要本王把摇扁给忘了?!”

    “王,晏姑娘原本就是天上星宿,千年一轮回,你俩本就无缘无份,王又何苦执着?”

    “那本王可以成为无间王后,再将她带王无间相守!”就算把她给忘了,只要她待在身边也好,她不一定非得回西引。

    白萝轻叹,“王,天地怎么能合?她注定走不进无间,而王……注定离不开无间,且不管王到底要不要救晏姑娘,王也必须回归无主已久的无间。”

    玄夜爻怔愣地瞅着他,记忆如风远扬。直到这一刻才真切地明白,他和心爱的女人是天和地,是夜与光,注定不该有交集,注定……不相逢。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晏摇扁惊吼。

    她看得见他们在对话,却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可王爷看起来痛苦极了,白萝到底在做什么?

    “白萝,王爷是怎么了?为什么王爷也在这里?难道王爷也死了吗?”她声泪俱下地吼,愈是想要跨越眼前看不见的墙,那道结界愈是将她弹得更远。

    玄夜爻侧眼探去,想走近她,岂料他愈是走近,却愈是将她逼到墙面。

    “王,不可以再往前走,你会害得破军星魂飞魄散!”白萝赶忙阻止。

    “为什么?”他神色狂乱地低咆,紧抓住仅剩的记忆不放。

    他要带她回人间,带她离开西引,找个地方隐居,不过问世事,只要一世,只要一世!

    “王,这里是冥间,她是澄净的星子,你是统管冥府的无间王,一善一恶,一天一地,一光一闇……这两者不可共容,你要是再接近她,身上的合黑之气会吞噬星子的光芒。”

    “……你是说,本王会害死她?”

    “……是。”

    玄夜爻忽地低低笑开,笑得胸口震动。“这算什么?这算什么!”他转身,一把揪紧白萝的衣襟,血瞳噙泪。“摇扁为了本王,被箭穿身,她只求本王原谅她,只求一个拥抱,而本王竟连靠近她都不成?!”

    白萝有些错愕,没料到正与无间记忆同化的王,竟还拥有如此强烈的爱限。

    难道,他做错了吗?

    可是,这是他的使命,无间手指妩王。

    十殿阎罗的力量只能撑住无间半甲子,眼看时间逼近,他也只能顺势推一把,让晏摇扁接近王,继而让命盘转快。

    衣襟的力道松脱,他看着玄夜爻因痛而扭曲的俊颜,跪伏在地,目色哀戚地看着被推到墙边,不省人事的晏摇扁。

    “王现在承受的痛,是在人间的罪业反扑,但痛过、忘却红尘之后,王在无间再也不需要饮血,只要王在无间待上数千年,肉体便能化为不朽之身,从此以后与无间同体,与天地同寿。”

    “本王要跟天地同寿做什么?!”

    他什么都不要,只要一个女人,只要一个他爱的女人!

    他多想要触碰她,多想再拥抱她……

    这么近的距离,他却走不过去,他无法走到她的身边,这算什么?老天为何要这样对他?!

    如果不该相爱,就不该让他们相遇!不要让他爱了,再逼他放手……

    白萝冷眼看着他眸色转黑,那是即将完成接收无间记忆之兆。

    “不要……”他极力抵抗着心中那片纯然的冷寂,却怎么也无法阻止它吞噬他从前记忆。

    “王,不要抗拒,别让自己受苦。”白萝不舍地靠近他。

    “不要!”玄夜爻一声怒喝,整个冥间为之撼动,忘川河翻浪上岸,整片大地嗡嗡作响,鬼差四处逃窜,欲投胎的魂魄被震得粉碎,却仍撼动不了挡在他与晏摇扁之间的无形墙。

    “摇扁、摇扁……”他不要忘,不要忘了这段美好,不要忘了曾有个女人如此爱他,用生命爱他。

    他泪眼蒙胧,却见她的脸色铁黑。

    “王!晏姑娘要是再不送回西引就没救了,若她的天命提早结束,千年之内都不会再出现在任何天地里。”

    千年?

    玄夜爻又哭又笑,神色狂乱,似已疯癫。“千年……”他仰天大笑,笑得像要流出血泪,撕心裂肺地边吼边笑,让一旁的白萝也不禁难受了起来。

    “转轮王在哪?!”突地,玄夜爻止住笑声,声音沙哑破碎。

    始终守在几步外的转轮王立刻掀袍向前,单膝跪下。“转轮王在此。”

    “将她……送回……人间西引。”眷恋地看着那抹像是快要消散的魂魄,他踉踉跄跄的往后退开,狂热的感情渐渐死绝。

    他不能不放弃挣扎,他不要再让她受苦……

    “谨遵无间王旨意。”转轮王起身,遣派鬼差去将滑落在地的晏摇扁架起,直拖向生死门。

    玄夜爻凄离的目光紧盯着那道纤细的背影,喜怒哀乐逐渐褪去,爱恨情仇缓缓剥落,冷意热感全数流失,炽烫的心开始冷却,可他却还不放弃,紧抓着记忆的碎片不放。

    一眼,只要再一眼。

    体内的魔性和理智拉锯,他费尽心力,执意再多停留一刻,只为再多看一眼。

    他收不回视线,紧盯着那道背影,直王眼前的景象如瀑,成束飞扬流逝,直到无间王的魔力将他彻底吞噬……

    乌瞳掉落一滴泪,回过头,无间王面无表情地抹去,淡声唤,“白萝。”

    “王。”他跪伏着。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指尖的泪,平静无波的脸上有着淡淡的不解。

    白萝淡笑,“王重归无间,大喜而泣。”

    “是吗?”心里似乎有道声音低泣着,可他很陌生,只感觉脑海中有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像是罩下一道又一道的结界,此刻,他的记忆里,只存在着身为无间王的一切。

    他是无间王,就身处在这里,只是忘了曾经去过哪,只记得自己再次归来了。

    一低眸,脚边竟有一抹火红正咬着他的袍角。

    白萝见了,眼捷手快地想要将朱妲抓起,岂料王的动作比他还快,已经将朱妲一把捞进怀里。

    “打哪来的火狐?”他问。

    “……八成是不小心闯进冥间的,让属下把它丢出冥间吧。”白萝瞪着它,就怕它的存在,会让王想起不必要的记忆。

    看着朱妲半晌,它撒娇地窝向无间王的颈间,而他也面无表情地任由它撒娇。

    “回去吧。”他垂眼,挥袖而去。

    白萝见状,这才松了口气,随即跟上。

    ※无情无爱的无间王之后还有可能与破军星牵扯在一块吗?千年未了的情缘有可能等到圆满的那一天吗?《无间王·下》找答案!

    【上部完,请看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