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绿风筝当红情夫 尾声

当红情夫 尾声

作者:绿风筝书名:当红情夫类别:言情小说
    矮书彦亲自开着车,陪同妻子来到这家靠近山区的安养中心,探视多年不见的父亲。

    在停车场前下了车,宋清妍仰头看了一下天空,表情显然有点不安。

    他走上前,紧紧握住她的手,“别怕,有我呢!”

    她这才露出浅浅的笑容,一切尽在不言中。

    因为事前已经有了联系,当他们出现在安养中心柜台,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意外,负责人直接带着他们走向宋理树的病床。

    “宋先生是在一年多前遭人遗弃在医院,才间接转送到我们这里来,刚来的时候我们问他家里状况,他总是沉默不发一语。他有多重疾病缠身,不但有糖尿病,还是肺癌末期,所以身体非常虚弱,不过才六十来岁,却比八十多岁的人状况还糟。那天他在新闻上看到你,情绪非常激动,我们才从他口中知道你,要是他看见你来了,一定会很开心。”

    堡理人员走到病床边,凑在他耳边呼唤。“宋伯伯,宋伯伯,你看看是谁来探望你了,睁开眼睛看看。”

    看的出来,病床的人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好,护理人员喊了很久,他才有回应。

    “宋小姐来了,她来看你了,你瞧瞧,是你女儿对吧?”

    闻言,宋理树才勉强睁开眼睛,迟缓的看着一旁稍嫌陌生的脸孔,可当他一把目光焦点锁定在宋清妍时,苍老的脸一阵扭曲,眼泪就涌上来了。

    “别哭,宋伯伯,哭了怎么说话。”护理人员赶紧抽出卫生纸帮他擦泪。

    他激动的言语并不是那么好理解,还是透过护理人员的复述,宋清妍才明白。“真像淑惠……孩子,你长得好像淑惠年轻的样子。”

    尽避宋清妍拼了命咬住自己的唇,却还是克制不住的激动的情绪,眼泪飞快模糊了她的视线。

    淑惠是妈妈的名字,为了老公牺牲一辈子的女人,听见妈妈的名字从父亲口中吐出,她忍不住办了眼眶。

    “我对不起淑惠,对不起她……她好不好,怨不怨我?”平静一些后,宋理树哽咽着说,说完又叹息,“她当然怨我,我是那么可恶,她才会不想来看我……”

    曾经是那么张扬、跋扈的父亲,曾经是那么残忍遗弃她和母亲的男人,曾经是那么可恶抛下了债务,跟着外面女人纵情逍遥的父亲,如今却只能这样软弱躺在床上……

    “爸,你别哭。”

    宋清妍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知道这种时候,身为女儿的人该怎么安慰哭泣自责的父亲,毕竟,他们之间的隔阂已经大得像一道鸿沟。

    思索半天,她最后只能要他别哭。

    “你们吃了不少苦吧?我后悔了,好后悔……”宋理树不断的哭泣。

    “都过去了,别再想了好不好?”

    “他们都说你结婚了,嫁给一个有名的男人。”

    “恩,他陪我来看你了。”

    “爸,我叫韩书彦。”韩书彦紧紧的靠在妻子身边,好让宋父看清楚自己。

    宋理树感慨又自责的交代。“拜托你要好后疼她,不要像我这样……”

    “我知道,我会好好照顾清妍。”

    “你妈妈好不好?帮我跟她说对不起。”

    “……好,我会的。”宋清妍好难过,因为她完全不敢跟父亲说,母亲已经在多年前就过世了,就怕他的身体会受不了打击。

    突然,宋理树颤抖的朝女儿伸出干煸的手臂。

    “爸,什么事?”

    “给你……这个要给你。”

    她纳闷的看看一旁的护理人员,护理人员点点头。“老先生年了好几天,说是要给你的,怕人家偷了就捏在手心里,连洗澡也不松手。”

    宋清妍咬着唇伸手去接。当宋理树松开曲握成拳的手时,掉出了一枚样式老旧、扭曲变形的戒指。他老泪纵横的说:“这是给你的嫁妆。”

    看着那枚戒指,宋清妍再也压抑不住情绪,捂住嘴巴,当场哭着跑了出去。

    小报园前,她紧紧攥着父亲给的金戒指,心里五味杂陈,又痛又甜的滋味,不断拉扯这她纤细敏感的心。

    暌违十多年的父爱,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失而复得。

    她一方面感谢上天,另一方面又觉得感慨,因为这竟是付出那么多惨痛代价才换来的结果,更是妈妈咬着牙,替她苦撑了许多年才等来的。

    矮书彦静静的走到她身边,从身后圈住她,闷闷的说:“老婆,你这样一直哭,我看了心里会很难过,你害我也想哭。”

    她抽抽噎噎的泣诉,“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里就是觉得好遗憾,如果妈妈能再多活几年,就可以看到她心里牵挂的人,也不会那么孤单的死去。”

    “说不定正是你妈妈在天上保佑,才帮你求来了这一天。”

    “可是,我曾经那么恨他——”

    他拍着她的背,暖声安慰。“人总是要经历过许多事,才会更珍惜眼前,就像你爸爸当年也没想到他今天会这么后悔一样。”

    “恩。”她抿着唇,含泪点头。

    他抬起她的脸,心疼的抹去她脸上的泪水。“别哭了,就让一切都重头来过吧!”

    “韩书彦,谢谢你,我好爱你,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切。”她诚心的道谢。

    他却皱眉,状似不满。“可不可以不要连名带姓的叫我?温柔点,甜甜的喊声老公,我想我会更喜欢。”

    她又哭又笑,从善如流的改口,“亲爱的老公,我爱你。”

    “太好了,我也很爱你。”他亲吻她,万分不舍的吻去她的泪。

    “现在结了婚,我还可以偶尔把你当情夫使唤吗?”

    “当然可以啊,不管你是要我跳草裙舞还是钢管舞,我通通跳给你看,就算要我半夜出去卖烤玉米,我也义无反顾,在所不辞。”他故意说得像要慷慨赴义一样,想逗怀里的小女人开心。

    而宋清妍也真笑了。她靠在他胸膛的位置,听着他左心房的心跳,这个自在的角落,她想,自己一辈子都舍不得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