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井上青虎姑婆爱妻 尾声

虎姑婆爱妻 尾声

作者:井上青书名:虎姑婆爱妻类别:言情小说
    两年后。

    在台版纽西兰的国度,一年一度的“神明生”又登场了。

    “来来来,再来再来,好了,停。”指挥载着一卡车供品停车卸货的中年里长阿明,一看到齐天风,忙不迭的端上笑容和他打招呼,“齐副总,好久不见,我今天特地载了一卡车的供品来,我自己掏腰包买的,全都是新货,绝对没过期的。”

    自从知道阿树伯的外孙女婿齐天风是齐圣企业集团的齐二少,里长阿明一改之前对尚青村村民苛刻的作风,今年特地一太早就买了一卡车的供品祭拜神明后要发送,顺便来看看齐二少在不在这儿。拉拢关系拍张照,对他日后选情多少有帮助。

    见齐二少不理他,里长阿明楞了下,“齐副总,你不认识我了?我就是在台北当里长的那个啊……”他掏由名片。“齐二少”还是不理他。正疑惑之际,“齐二少”本人从神坛里走出来,“阿明大哥,我在这,那个是我大哥。”

    “厚,你们俩兄弟长得真像。”

    “那当然,不然我们双胞胎是当假的吗”

    齐天风话才说完,后头就跟着三只小老虎,其中两只长得一模一样,很有默契地一前一后夹攻他,猛喊“爹地”。他乖乖地蹲下,一只趴在他背后,一只扑胸前。“这两个是我儿子,他们也是双胞胎。”另一只比较大的小雹,则跑到亲爹齐天威的怀中。

    “恭喜、恭喜,有够像的啦。”齐天风和里长阿明寒喧之际,两个挺着大肚的女子跟着步出。

    “大嫂小心。”田时音扶着身边身怀六甲的孕妇。

    “你自己也要小心。”夏静香甜甜一笑。

    “我这回轻松多了,倒是你,很辛苦吧?”瞥着那装了双胞胎的特大号肚子,田时音实在难以想像自己两年前挺着特大号肚子,怎么还能东奔四跑的去拜访客户?客户一定都被她吓到了吧?

    “还好,才五个月肚子还不大。”说着,夏静香低头看着自己硬是比田时音大两倍的肚子,不禁莞尔。

    “你们两个孕妇都要小心。”齐天威一手饱孩子,一手扶着妻子。

    被一对双胞胎夹攻的齐天风自顾不暇,想扶老婆却伸不出手来,两只手臂被两只小老虎猛晃着……

    见状,田时音很认命的微笑道:“我自己走,不用你扶。”

    巴大嫂的特大号肚子相比,她的是小巫见大巫,之前她挺大肚都能去拜访客户了,这回挺小肚倍觉轻松,说不定还能报名跑三十公尺咧。

    里长阿明见到她,和她道恭喜,她只扯扯唇角,算是打招呼,不想和他多聊。

    “咩咩、咩咩一一”齐天风被两只小老虎摇得快脑震荡了。

    “好、好,去看咩咩,走走走。”

    “齐、齐副总,我……”

    “阿明大哥,你载这么多东西来,是感心,神明会保佑你的。你忙、你忙,我们要去看羊了。”撇下想和他多聊的里长阿明,齐天风带头带着一家人前往羊圈牧羊去。

    眼前一大片草原,拥栏围起的四周铺着木栈步道,外围种着遮阴大树,这比纽西兰还理想的观羊牧场,可是齐天风的得意之作。

    念及外公年纪大,每夭要放羊吃草又要赶羊回家,这样太累,他索性就在神坛附近买了块很久没耕种的荒地,围起栅栏铺起步道,让外公直接放羊在这吃草,每天来看一看即可,不用再赶来赶去。

    有空时,他们回来度假,走走步道看看羊,累了还可以在白色小屋里休息,多惬意。

    “天风,你看这河诠到底熟了美?”田时音皱眉,盯着锅里的河诠。

    正在煎蛋的齐天风探头一看,咧嘴笑,“我肯定这些河诠跟你不熟。”

    “没熟就没熟,说什么疯话!”盖上锅盖,继续煮。

    田时音坐在高脚椅上,望向窗外,步道上,三只小老虎蹦蹦跳跳,大哥和大嫂在后头散步,多幸福的画面。

    一大早,外公就忙着神坛的事,不想让外公更忙,他们便直接来这里自己煮早餐兼看羊。

    大哥不会煮,大嫂又挺肚,煮饭这等差事,当然是由她的型男老公来掌厨。大哥则陪着大嫂散步去,放羊兼放小阿。

    “大嫂这回怀孕,肯定有她受的。”嘬了口奶茶,田时音忍不住担心起来。

    大嫂比她娇弱多了,挺着大肚子一定比她更辛苦。

    “不是我爱说,大哥真是见不得我们好,我们生双胞胎,他们也不甘示弱硬是要生双胞胎来跟我们拼。”他边说边将煎好的蛋端上桌,再盛两碗己煮好的红绿双豆甜粥来。

    “你不是说河诠还没熟?”

    “我是说她跟你不熟,你打开看她,她会装害羞,我打开锅盖时,她就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硬是要熟给我看。”他咧嘴。

    “这么熟啊?”瞪他一眼,无聊!

    “普通视邙己。”他把粥放到靠窗处吹风,“现在她还很热情,让她冷却一下,免得热情过头烫伤我们的舌。

    “我们要先吃呜?不等大哥他们?”某孕妇说这话的当儿,己经拿筷子夹蛋吃了一口,被抓包,她心虚一笑,“是你女儿要吃的。”

    “那就多吃点,不要让我们的小鲍主饿着了。”他主动夹蛋送人老婆口中,感既道:“老婆,我们好久设这么安静的一同吃饭了。”

    自从两只小老虎出生后,天风园几乎是一刻不得安宁,每天一早他都是被两只小老虎咬醒的,有他们兄弟俩在的地方,从来都不会冷场。

    以前他觉得公司办公室冷冰冰的太安静,现在那冷冰冰的地方,反倒成了他得以喘息之处。

    田时音轻笑道:“老公,你辛苦了。”自从她又怀孕后,下班回家带小阿便成为他的另一个工作。

    “不辛苦,等我们的小鲍主出生后,我就把两只小老虎丢给他们的爷爷奶奶,专心伺候我的小鲍主。”轻抚老婆的圆肚,他满心期待着。

    “不可以偏心啦。”

    他淡笑,“好啦,我只会偶尔偏心一下,不会太明显的。”

    他将粥端过来,一口口吹凉,送入老婆嘴里。

    田时音笑貌他,甜粥吃在嘴里,甜在心头。

    他真的把这里打造得很理想,可以让外公轻松牧羊,又可以让他们来度假,连大哥大嫂都很爱这里。

    外公把大嫂也当成自己的亲孙女,他们就像真正的一家人,不管在这个台版纽西兰的尚青村还是台北的齐家豪宅,她有这两个幸福的家就足够了,至于田家一一

    自从她身世揭穿后,田时乐的妈妈就没再打电话给她,她爸倒是独自来看过她几回,话不多,就来看看两个外孙。

    她的弟弟田时乐则完全肩负起两老的日后生活,但他比她聪明多了,在他们索取斑额生活费的同时,他也要求两老作公益帮他顾形象,每两个月还要送爱到非洲的落后国家去。

    表面上是去送爱心,实则是让他们体验饥饿生活。据说,两老现在花费有明显的收敛了。

    有舍必有得,她虽然在田家得不到亲情,却拥有齐家满满的爱,以商人的角度来看,她是赚翻了。

    “下个月小舅子要来牧场拍新歌MV,那三只小老虎也可以顺便入镜。”眺望远处那三只看羊看得乐呵呵的小老虎,齐天风突地发想,“干脆让他们三兄弟来组幼齿版的小雹队好了。”

    她貌他一眼。

    他一脸反省的表清,“对,不能偏心,我们家的小鲍主和她两个未出生的堂姐,也要组一个幼幼版的早安小妹妹队,这样才公平。”

    他就说嘛,大哥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输他,他们生双胞胎,大哥他们也跟着怀双胞胎,现在他老婆怀女的,他们的双胞胎也是一对女宝宝,完全不让他们有赢一点点的机会。

    这下齐家的庄园肯定热闹极了!

    齐天风的“风言风语”令田时音啼笑皆非,“哪我们要不要也来组个什么队?”

    “你想要的话,我也不反对。”他想了想,“你就和大嫂组个大腹便便队,我和大哥就组都市型男队好了。”

    “为什么你们是型男,我们就要大腹便便?听起来很不优。”她抗议。

    “大腹便便很好听啊。我们要响应政府极力推广的生产政策,说不定,取这个队名会得到政府补助咧。况且,生完这胎你们应该还会继续怀孕,大腹便便名副其实。”

    “谁说我还要怀孕的?”每年拜访固定客户都在怀孕中,他以为她不会感到不好意思吗?

    “这个啊,你看!”他用木匙舀了一口甜粥,“绿豆是我,河诠是你,白米是孩子们,有这三要素才能组一个幸福甜蜜的家。你看看,这碗甜粥里白米才是真正主角,白米要多,绿豆和河诠才能跟着幸福…………”

    懒貌他一眼,田时音自己夹蛋吃,懒得理他的“甜粥多子论”,要生自己去生。

    看向窗外,她的小雹宝贝们虽然调皮但却非常可爱,着是再有一对双胞胎女娃也不错,或者三胞胎也可以,等小雹宝贝们再大一点再来生两个男弟弟好了……

    “来,吃下这口甜粥,你就能感觉到甜蜜的幸福。”齐天风喂她吃粥,深情凝望她睐笑的表清,忍不住吻了她一下,“我们就多生几个吧。”

    不再抗议,她娇羞的望着他,听他舌桨莲花,滔滔不绝的说着“甜粥多子论”,她似乎也被洗脑了。

    “妈咪,咩咩、咩,好多咩……”两只小雹跑回来,在外头看到她在窗口边,高兴地又叫又跳。

    小雹宝贝们,真的好可爱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