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吉阳光黏皮糖 第十章

阳光黏皮糖 第十章

作者:金吉书名:阳光黏皮糖类别:言情小说
    因为第二天要上班,朱臻亚没打算留在家里过夜,和颜爱欣一起离开朱家大宅。

    经过了这一次,颜爱欣也无法否认自己对朱臻亚的确有些另眼相看。

    “爱欣,我要谢谢妳。”下了公车,在回家的路上,朱臻亚忽然道。

    “嗯?”

    “其实我之所以会离家出走,主要也是因为过去没有大声表达自己的坚持,虽然我抗议过,却不够积极。”朱臻亚转过身看着颜爱欣,“这次都是因为有妳陪着我。”他笑着说道,眼里写着爱意和眷恋。

    颜爱欣避开他的眼睛。

    朱紫薇的话在这时回到脑海。

    如果妳不喜欢他,那可得老实说,臻亚这孩子从小到大没什么恋爱经验,有的都是女孩子疯狂倒追,他躲都躲到怕了;如果是为了别的,那我劝妳用不着顾虑那么多……

    她喜欢他,却没勇气承认,该怎么办?当她在自卑的泥淖中无法自拔,她知道自己不该只是期望别人伸出援手,可是当自己深陷其中,又有多少人能真的只靠自己走出来?

    “爱欣,妳在我母亲和哥哥面前说我有天分,那么妳应该也赞同人应该颐着自己的天分发展,对吧?”朱臻亚道。

    颜爱欣这才稍微回过神,“是啊!上天给一个人与众不同的长才,就不应该浪费。”哪像有些人,天生平庸,活了大半辈子却不知自己擅长什么,一如她自己。

    “那么,如果妳的兄弟有了与念书不同的专长,妳应该也会支持他啰?”朱臻亚探问,事实上也是因为颜艾齐的拜访,才让他兴起想带颜爱欣回家,向母亲坦白并坚持自己志向的念头,也可以顺便说服颜爱欣。

    颜爱欣想了想,“艾齐很会念书,这我是不担心,不过艾曼……”她顿了顿,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看向朱臻亚,“怎么忽然问我这个?”她记得她很少向他说家里的情况,没理由他会知道艾曼一向叛逆不爱念书吧?

    朱臻亚无奈的笑了笑。

    “其实妳弟弟今天有来过,他跟我说妳的小弟对车子很有兴趣。”他暂时保留了另一部分,想慢慢和她长谈。

    颜爱欣皱了皱眉头,沉默不语。

    “爱欣,既然妳也说了,上天给了一个人与众不同的长才,就不应该浪费,那么我想这句话妳也不应该漏掉妳弟弟,对吧?”

    “我不是反对他玩车子,只是至少要把高中念完。”她想到自己失去工作的原因,就是因为学历不如人,她绝不要小弟步上她的后尘。

    “艾齐告诉我,艾曼选择念建教班,念完他一样有高中学历啊!”

    颜爱欣沉吟了一会儿,最后才笑道:“所以你今天才会带我去你家?”

    “这只是一半的原因。”朱臻亚仍然温柔的微笑着,握住颜爱欣的手紧了紧,“我说了,我想把我喜欢的女孩子介绍给我母亲和哥哥认识。”

    颜爱欣转过头,避开这个话题。

    “如果他能好好念完,不闹事不打架,我当然不反对。”

    “那么,如果艾齐想去打工呢?”问题解决了一个,轮到第二个。

    颜爱欣止住了脚步,有些质问的看向他。

    “艾齐去打工?你知道他去打工然后瞒着我?”

    “爱欣,”朱臻亚又变回那个严肃而成熟的他,“妳不能不让他长大。”

    “我不是不让他长大,而是我自己吃过苦,绝不要他们也跟我一样!”她想到过去,激动的红了眼眶,“高中时候,我为了打工,连书都没办法好好读,现在他既然能够好好念书,为什么不好好念?”说到最后,她声音失控,颤抖着。

    “他现在是大学生了,没有高中生的课业压力,”朱臻亚平静的道,他有极大的耐心来安抚这个令他心疼不已的女子,“将来他也会是一个要扛起妻小责任的男人,妳应该信任他有这个能力。”

    颜爱欣沉默了。

    朱臻亚知道她正在慢慢被说服。

    “而且,你们是家人啊!如果他真的做不来,还有妳这个姊姊,妳会鼓励他,支持他,对吧?”

    他的话,让颜爱欣鼻子有些酸了,她想起艾齐高中时为了打工和她吵架时,说的一番话。

    我们是一家人,我不想看到妳只为了我们打转,妳有没有为自己买过一件喜欢的东西?我是男孩子,我也希望我的家人过得幸福,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朱臻亚抱住哽咽的颜爱欣,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爱怜的拍着她的背。

    “男孩子总有一天要长成男人,肩膀上要挑起担子;而妳有一天也该放下身上的担子,因为有一个人会成为妳的依靠,成为妳的避风港。”他亲吻着她的发和她的耳际,柔声的呢喃。

    “爱欣,我愿意,也希望妳让我成为那个让妳依靠、成为妳避风港的男人,请妳接受我,好吗?”

    颜爱欣知道自己是鸵鸟心态,可是她找不到方法可以让言语或动作完全悖离自己的感情,但又没有十足的勇气摆脱自卑的阴影,因此那夜她仍然没有回答朱臻亚的话。

    原来给两个弟弟当学费的钱省了下来,肩上的担子轻了不少,于是颜爱欣便干脆辞掉假日的打工,反正现在维尼和餐厅的薪水已经够她花用。

    这日颜爱欣鼓起勇气,到发廊换了个轻灵俏丽的发型。

    “早。”颜爱欣低着头和店长打了声招呼。

    “早,今天一样也拜托妳和臻亚了。”店长扛着冲浪板往外走,看了一眼颜爱欣,嘴角勾起疑似微笑的弧度,“很适合妳,满好看的。”

    “谢谢店长。”

    今早自己一个人来上班的朱臻亚耳尖,在厨房听到颜爱欣的声音,立刻跑了出来。

    “爱欣,我好想妳……”

    今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来上班,好寂寞啊!

    朱臻亚瞬间变身成黏皮糖就要黏上来。

    “咦?”他停在离颜爱欣三步的距离处,这才发现她和平常不一样,接着小太阳又灿烂了起来,“爱欣,妳换了发型啦?好可爱。”爱欣下管怎么变,

    都很可爱。

    “谢谢。”一样是夸奖,但由朱臻亚嘴里说出来,就是让颜爱欣忍不住脸红,下一秒蛋糕的香气和朱臻亚惯用的沐浴乳味道就迎面扑上来,他紧紧的抱住她。

    “别闹了。”还好店长已经走了,店里又还没有客人。

    朱臻亚脸颊贴着她的,浅浅的微笑。

    “谁教我一秒钟没看到妳,就很想妳,一看到妳,就忍不住想抱妳。”

    又拿蜂蜜灌她!颜爱欣微嗔,却又忍不住扬起一抹笑。

    “等以后你看腻了,就不会想看了。”她故意说,然后试着和他隔开一些距离。

    朱臻亚露出一个困惑的表情。

    “人都会渐渐改变。”颜爱欣喃喃的道,忍不住悲观了起来。

    “对啊!妳会变,我也会变,”朱臻亚又回复了微笑,“所以我光是看着妳的每一个不同的变化都看不够了,怎么会觉得腻?”

    颜爱欣无言了,无论她怎么钻牛角尖,他就是有办法继续阳光普照就对了。

    “你觉不觉得你乐观过头了?”她忍不住道,感情真的可以只因为乐观就能够长久吗?

    “有吗?”他表情有些无辜,“可是我觉得是妳太悲观、太喜欢躲在角落耶!”

    颜爱欣板起脸孔,“对啊!我喜欢钻牛角尖,喜欢躲在暗无天日的阴影里,你大少爷就继续阳光你的,我阴沉我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这样总可以了吧?

    朱臻亚天真的面具有一瞬间消失,不过很快的他又露出了可爱迷人的小酒窝。

    “那好吧!”他不怕死的又黏上她,“妳喜欢钻牛角尖,那我陪妳一起钻好了,妳喜欢躲在阴影下,那我也陪妳一起阴沉,妳要记得,下回钻牛角尖时留一个位置,我们一起来钻。”两个人钻比较有伴嘛!

    本来想拿冷脸对他的颜爱欣,有些哭笑不得了,然后她看到朱臻亚努力摆出一个悲凄的神情。

    “我这样看起来,有没有很阴沉?这样我跟妳就是一国了吧?”

    “朱臻亚!”颜爱欣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我的表情哪有这样?”

    “对喔!我的爱欣可爱上数百倍。”说着,他又在她颊上亲了亲。

    想反驳他的话,却又为他的动作脸红,颜爱欣忽然发现自己真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无。

    “不理你了,我要去工作。”她佯怒,走到休息室换衣服。

    当颜爱欣整理完柜台、擦完桌子,扫完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奇怪的是明明已经过了早餐时间,仍然没半个客人进门,她只好又整理了一遍柜,等会儿客人再没半个,她就再去擦第三遍桌子……

    “爱欣!”朱臻亚又来到她身边,二话不说的拉着她进厨房。

    “做什么啦!我还要顾柜台。”厨房门口就在柜台后,朱臻亚才会老是三不五时从她背后冒出来。

    “来!”朱臻亚切下一小块蛋糕,喂到颜爱欣嘴边。

    像是被训练成了反射动作,颜爱欣想也没想的张口吃了。

    蜂蜜?咖啡?巧克力?三种她想得到的味道一层一层的触动她的味蕾。

    “好吃吗?”朱臻亚笑问。

    颜爱欣点点头。当然好吃,她从来没对他的手艺失望过。

    朱臻亚很快的低下头,留恋不舍的吻着她唇边的慕司。

    颜爱欣的脸又变成红番茄。

    “你要吃自己切啦!”她向后闪躲着,却被朱臻亚的手臂圈在桌子与他之间。

    吧嘛老是吃她嘴里的……

    朱臻亚笑着舔过唇边的湿润,动作充满魅惑,看得颜爱欣心跳漏了半拍。

    “我不想吃蛋糕,我想吃妳。”

    颜爱欣竟然感觉到自己在发抖,朱臻亚发烧那天晚上的回忆涌上心头。

    “朱臻亚,你又喝酒了?”那天过后,臻亚是这么对她说的。

    “没有啊?”朱臻亚又露出了颜爱欣所熟悉的,无辜的神情,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没有就好,等一下说不定会有客人来。”说着,她转身便要离开。

    朱臻亚却由身后抱住她。

    “爱欣。”他不能再让她躲下去,勇气不一定会经年累月形成,却会慢慢消失。

    朱臻亚低下头,吻上了她仍然有着巧克力味道的小嘴,舌头与她的纠缠,立刻让颜爱欣觉得晕头转向了起来。

    “不可以啦!”颜爱欣羞得想找地洞钻进去,语带哭音。

    “除非妳说讨厌我,否则我不会停止。”他轻笑道,另一只手捻起流理台旁刚刚洗好、去了蒂的草莓。

    他的身体紧贴着她的背,颜爱欣感觉到他男性的曲线,心跳更加不受控制了。

    “乖,嘴巴张开。”他低下头,哄着道,满意的看着她张开嘴吃了他喂过去的草莓,他指尖滑过她的丁香小舌。

    颜爱欣含着果肉,抗议的话都无法说出口了。

    “我总是害怕吓到妳,”朱臻亚轻笑,“因为我是那么的爱妳,一天一天,今天永远比昨天更爱一些,爱意可以说出来,深沉的那一面却得藏起来。”他的声音带着醉人的深情。

    颜爱欣嘴里含着草莓,哪有时间让她咀嚼吞食?

    “如果妳不爱我,不喜欢我,妳就摇头,如果爱我,”朱臻亚狡猾的一笑,“妳可以不用做任何反应。”

    懊奸诈……

    “那么,妳爱我啰?”

    颜爱欣没有摇头,她无法对自己说谎,可是又羞赧得不知如何是好?

    朱臻亚舌头卷过她嘴里的草莓果肉,嚼碎了,又送进她嘴里,在一波接近痉挛的战栗由**传来的同时,嘴里的果肉也被她吞了进去。

    颜爱欣又气,又嗔、又羞,粉拳不断的捶打着朱臻亚,虽然他温柔的在她仍有些恍神时替她整理好了衣服,但回过神来的颜爱欣还是忍不住把气出在他身上。

    “你讨厌、**!”

    朱臻亚没躲开她的拳头,反抱住了她。

    “别气了。”

    “怎么可能不气?”她气呼呼的,眼眶都有些红了,“你玩弄我……”

    “如果我真的玩弄妳,我不会弄到自己现在这样。”朱臻亚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颜爱欣果然感觉到他仍未平复的欲望抵着她,脸又红了起来。

    “在妳还没答应要接受我,要当我未来的新娘之前,我都不会吃了妳。”顶多就嘴馋时舔一舔而已……

    什么吃不吃啊?颜爱欣连耳根子也红了。

    “不过,我倒很想把自己绑上蝴蝶结送给妳吃啦!”她先吃前菜,接下来主控权就会回到他手上。

    “什么啊!”她又羞又嗔的拍打着他的手臂。

    “爱欣,妳刚刚说过的,不可以不算数喔!”朱臻亚忽然哀怨的在她臂上画着圈圈,眼神像害怕被抛弃的狗狗。

    颜爱欣嗫嚅着,她知道如果自己再退缩,就显得好胆小,好没用,而且她刚刚的反应也会让她无地自容。

    臻亚其实从未以男性的蛮力强硬的触碰她,但她却没有尽全力推拒。

    “我是很喜……喜……”紧张时刻,她那几个字却又卡在喉咙了。

    “喜什么?”朱臻亚眨着写满期待,又害怕受伤害的眼睛,闪亮亮的看着她。

    “喜欢……”

    “喜欢什么?”他心脏也开始怦怦的跳着。

    颜爱欣低下头,声音小到不能再小。

    “喜欢你啦!”

    “没听到啦!再说一次!”朱臻亚背后的小天使都在撒花了,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蹭着颜爱欣撒娇,“再说一次咩!”

    “我喜欢你啦!”颜爱欣的脸又可以煮蛋了。

    朱臻亚觉得心花怒放莫过于此,他开心的对颜爱欣亲了又亲。

    “但是我配不上你。”她又道,剎那间变得阴沉而卑微。

    “哪有?”朱臻亚一脸受伤,“我的态度很高傲,让妳觉得配不上我吗?”他露出心碎的眼神,看在颜爱欣眼里真是又气又心疼。

    明知她拿他没办法,还老是装可怜!

    “不是态度的问题,而是……”

    “而是什么?”

    “你长得好看,天生是个王子,我跟你本来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妳爱我是因为我好看?还是因为我像王子?”朱臻亚忽然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爱欣夸他好看,还说他是王子耶!他本来还很担心爱欣觉得他是苍蝇,最后他决定往好的方向想。

    “当然不是。”或许有一点,不过绝不是全部。

    是他改变了她原本苦涩的生活,也是他带给了她甜蜜的感动。

    “那还有什么配不配的?”他又委屈的在她臂上画起了圈圈,眉头打了两三个结,看起来可怜兮兮。

    爱欣会不会说话不算话啊?那他不就失恋了?呜呜……

    对啊!惫有什么配不配的?颜爱欣突然为他的话愣住。

    她既不是因为他的背景而喜欢他,也不止是喜欢他的外表,那么她为何要让这些变成她的困扰呢?如果真的不在意,应该就要完全放开心胸才对。

    内心灰暗冰冷的围墙在瓦解,是臻亚感染了她?或是他的爱改变了她?

    “你……”本来想投降了,却看到他装可怜的模样,颜爱欣忍不住想恶作剧,“我不喜欢比我小的男生。”她故意道,敛起了唇边的笑意。

    她一直觉得臻亚应该比她小,除了某些“特定的时候”例外。

    “是喔?”朱臻亚点点头。

    颜爱欣奇怪的看着他。

    怎么没反应?

    “你比我小,所以不及格。”这样总行了吧?

    朱臻亚一脸茫然,“哪有?我大妳三岁耶!”

    颜爱欣脸色又一沉。

    太过分了!这是什么世界!竟然有人外表比实际年龄少了十岁!

    “我本来在日本念建筑,拿到学位之后就跑去学做蛋糕,花了四年的时间拜师学艺,还有上专业学校……爱欣,妳怎么了啊?”怎么又阴沉了起来,背后还出现好多小丸子式的黑线?

    “不要管我。”她要自己搞自闭。

    “爱欣!”朱臻亚再度变身成黏皮糖,发挥甜死人又黏死人的撒娇功力,在心爱的人儿身边团团转。

    维尼洋果子店外,行人匆匆,偶有一两个人失望的看着店门口,不知被哪个狡狯的家伙换成“休息中”的牌子。

    “爱欣,妳又要钻牛角尖啦?挪一个位置给我,我跟妳一起钻嘛!”

    “不要。”虽然这么说,她嘴角还是忍不住贝起一抹笑。

    “好嘛!妳一个人钻我会想妳耶!”

    真是够了喔!

    蜂蜜就这样黏着蜜蜂,再也甩不开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