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蔡小雀上海宝贝 第十章

上海宝贝 第十章

作者:蔡小雀书名:上海宝贝类别:言情小说
    大厅内只剩下雪红和蝴蝶,两人都彼此怒视着,谁也不肯让谁。

    雪红咬牙切齿道:“你等着,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胞蝶突然笑了,淡淡地道:“你没办法的,因为我是自由之身,并没有卖身契在你们手上,你们谁也奈何不了我。”

    雪红杏眼圆睁,“这怎么可能?”

    “我是自愿跟着少爷支薪做丫鬟的,所以要走、要留都看我自己,你也奈何不了我。”

    “原来如此,”雪红心里恨意更深,“是你自己缠上我们家老爷的,是不是?你根本就是另有企图接近他的,是不是?是为了钱?你贪图李家的钱,对不对?”

    “不,我接近他是因为我爱他。”蝴蝶索性豁出去了,反正经过今天这一闹,她也不可能再留在李家了。

    彬许就此远扬他乡,不再看到李卫与他妻子亲亲热热的模样,对她来说才是最大的解脱和福气吧!

    雪红大大一震,她不敢相信蝴蝶竟然直接承认。

    “你这个嚣张的贱女人,李卫是我的,他一辈子都是我的,你休想得到他和李家的半毛钱!”雪红疯狂般地冲向前,重重地甩了蝴蝶一记耳光。

    胞蝶闪避不及,也没想到她居然打人,她被打得脑袋一阵嗡嗡然,随即怒气和傲然的性子一起,也狠狠地掴了雪红一记耳光。

    “你住口!你凭什么阻止我的爱?”她早就已经败了、退了,可是她不能忍受雪红如此的欺辱。

    胞蝶的力气之大,反而打得雪红没三两肉的身子往后头跌去。

    就在这时,一道惊怒震动的男声响起——

    “你做什么?”李卫站在门口看着蝴蝶狠狠地将雪红打倒在地。

    雪红一听,故意可怜兮兮、怯弱不已地伏在地板上,顿时哭得像个波人儿一样。

    她甚至故意咬破了历角,让鲜红的血溅染了下巴。

    “老爷……”她发出坑谙气的惨呼呻吟。

    李卫看着妻子被打成这副模样,心底又惊又痛又怒,震惊于蝴蝶竟然会这样出手伤人。

    他气急败坏,想也不想便抬起手来甩了蝴蝶一巴掌,“你欺人太甚了!”

    他这样真心真意的将她带回家里来,原本还想告诉雪红他想纳蝴蝶为二房的决定,没想到……她竟然因爱生妒地伤害雪红!

    但在他失手打了蝴蝶之后,也瞬间呆愣住了。老天!他竟然打了她,他从不打女人的……

    胞蝶……

    可是情况不容得他多想,因为雪红就在这时痛呼一声晕厥了过去,倒在冰冷的地板上。

    “来人,快去叫医生,快!”他焦急得只得先奔过去抱起了雪红,往卧房里冲去,在经过蝴蝶身侧时,他身形有几秒钟的停顿,“蝴蝶……我晚点再跟你谈!”

    胞蝶自始至终都直直地站在原地不动,李卫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已经彻底将她的心打碎了。

    佣人们来来回回急忙奔波着,有的捧热水盆子、有的拿药膏,又忙又焦急地进出厅堂。

    胞蝶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管人来人往……最后她凄厉地失声笑了出来,转身就往大门外走去。

    这世界、这世人都太可悲、太可笑了……

    她为他们挺身而出,下场却落得每个人都去服侍、照顾那个恶毒的少奶奶,根本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她对这个世界彻底失望,对人性和爱情完全心灰意冷。

    胞蝶就这样直直地走出了李家大门,没入在此起彼落、热闹的鞭炮声中,再也没有回头。

    ☆☆☆

    经过一番诊治后,医生说雪红只是一点皮肉伤,并不要紧,李卫一颗高高提着的心这才缓缓地回归原位,可是他却无法真正放心,因为蝴蝶的事还没处理妥当。

    究竟为什么她要这样打雪红?难道真的是嫉妒凌驾了理智吗?

    李卫将雪红安抚好了之后,脚步急促地走出了卧房,赶到蝴蝶的卧室。

    埃妈和福伯正相对垂泪,小莲更是哭得像个泪人儿,气氛凝重、凄惨得紧。

    才到门口,他一愣,以为他们是在替雪红难过。

    他未语先叹息,轻轻地道:“你们别担心难过了,少奶奶没事了。”

    埃妈见他来了,竟流露出怨溪、埋怨的神情,“少爷……”

    “怎么了?”他一愣,“蝴蝶呢?”

    一提到蝴蝶的名字,所有的人眼眶又湿了,“走了。”

    他的心猛然一痛,血色迅速从脸庞消褪得一干二净,“你们说什么?再说一次!”

    “蝴蝶姐姐走了,”小莲哀怨、自责地道:“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为了我,蝴蝶姐姐也不会走的。”

    “讲清楚。”他脸色白了,一股不祥之感从心头升起。

    埃妈掉着泪,以手肘顶了顶小莲,道:“你说吧,方才我们两个老东西都不在家,你是当事人,你说最清楚。”

    小莲颤抖了下,随即深吸一口气,勇敢地向前跨了一步,拉高衣袖露出手臂。

    李卫瞪着她小小手臂上点点的瘀青和鞭痕,“怎么会这样……告诉我,是谁打伤你的?”

    小莲咬了咬唇,强忍着泪,“是少奶奶。”

    他大大一震,“不,不可能。”

    埃妈噙着泪,语重心长地道:“少爷,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接受,可是这是千真万确的,自从少奶奶嫁过来以后,只要你不在家,她就开始凌虐、欺负下人,小莲是她的丫头,自然被打得更惨。”

    李卫脑中霎时一片空白,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吞下这个消息,只是脸色更加苍白了。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美丽贤淑的妻子……

    这个事实对他来说太惊人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

    几个佣人开始往这儿聚集,每个人脸上都有着难过、悲伤和惭意。

    “少爷,是真的。”

    佣人们开始七嘴八舌地说着自己曾经遭受过的折磨,以及雪红又是如何想各种法儿惩罚他们。

    几乎每个佣人都被雪红打骂过,再不然就是罚着不能吃饭等等。

    李卫又惊又怒又震痛,他环视若这些服侍了自己二十几年的老佣人,嗓音沙哑心疼地道:“你们好傻……为什么瞒了我这么久?”

    佣人们脸上都有着明显的泪痕,有的甚至偷偷用袖口擦着眼泪。

    埃妈缓缓地开口,“少爷,我们都在李家做了几十年的老奴才了,每个人都把这儿当作自己的家一样,少爷更像是我们的孩子……少奶奶这样待我们,我们不要紧,只是希望她能好好地对待少爷就够了,所以我们怕你伤心,总不敢说。”

    “你们……”李卫环顾着每个人,每张熟悉又亲切的脸,他也忍不住眼眶盈泪了,“你们实在太傻了呀!就为了怕我伤心……宁可被欺侮了这么久……那今天的事呢?”

    小莲吸着鼻子,想着蝴蝶又忍不住想哭,“我今天不小心把少奶奶的杯子打破了,少奶奶就用竹蔑棍子打我,还罚我拿着蜡烛不准动,可是蜡泪掉下来实在好烫,我忍不住就叫了,蝴蝶姐姐就冲进来扔掉了蜡烛,还把我拉到她背后去。”

    这就像蝴蝶的性子……李卫闭了闭眼睛,自责和心痛已经快把他撕扯成两半了。

    “后来少奶奶好生气,她要打蝴蝶姐姐,可是棍子又被蝴蝶姐姐抢走扔掉,然后少奶奶骂了好多难听的话,说要教少爷把蝴蝶姐姐给卖到妓女户去……”小莲啜泣地道:“后来少奶奶就把我们轰出来了,只剩下她们俩在大厅里,然后……”

    “一定是雪红先动手,所以蝴蝶才会回打她的。”听到这里,李卫都明白了。

    胞蝶的脾气他难道还不知道吗?可恨的是他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她,还冤枉她。他恨不能立刻把自己掴蝴蝶的手给剁掉!

    “少爷,我们回房时已经没见到蝴蝶了,其他人也都说没看见,我看她一定是生气走掉了。”福妈难过地道:“怎么办呢?”

    “我一定会把她找回来,无论天涯海角!”李卫坚定地低语,沉痛地道:“只是现在……我必须先去解决一件事。”

    佣人们面面相觑,狂喜了起来。

    ☆☆☆

    小莲轻轻地走近雪红的床铺,躺在床上装作病恹恹模样的雪红一见到她,便立刻坐起,咬牙切齿、低声地道:“死丫头,你总算知道过来服侍我了!少爷呢?”

    “少爷去帮您拿药了。”小莲怯怯地道。

    一知道李卫不在,雪红立刻大胆了起来,她死命地掐了小莲一记,怒道:“都是你这个死丫头,你是不是跟那个贱货串通好的?啊?你们两个居然敢这样顶撞我,不要命了是不是?你们是为了李家的财产,是不是?你们少做梦了,李家半毛钱都不会落入你们手中的!等一下我就要人把你给撵出去,让你去做乞丐!”

    “该被撵出去的人是你。”

    一道冰冷若寒霜的声音响起,李卫缓缓地跨步进来,眼神冰冷似箭。

    他恨不得把这个披着人皮的恶毒女人立刻扔出去。

    可恨他居然还爱了她两年,真心真意地待她,从不拈花惹草,全心全意地信任她,相信她会好好对待家中每一个人……

    她太伤他的心了!

    雪红呆住了,随即勉强地挤出一抹甜美温柔的笑,“老爷,你不是去拿药了吗?我……

    “如果小莲不这样说的话,你敢在我面前现形吗?”他狠狠地咬牙,“没想到你是这么可怕的女人,表面上做的是一套,骨子里却比蛇蝎还毒!”

    “老爷,你听我说呀!”雪红吓呆了,她万万没想到李卫会看到她凌虐小莲,“我、我……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李卫重重地甩了她一记耳光,吓得雪红尖叫了一声,“哇!”

    “这一下,是为了小莲和家里上上下下的佣人而打的。”他微眯起眼睛,再飞快地重掴了她一记,雪红的脸颊登时肿得老高,“我生平最恨打女人的男人,可是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这一下,我是为了蝴蝶而打的!”

    雪红脸颊肿得跟红面龟一样,又痛又害怕,哭得好凄惨,“老爷,我……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下次不敢了呀!”

    他闭上了眼睛,心好痛、好痛……这也是他用心爱过的女人,今日却是这番狰狞面貌……

    如果她好好地待他的家人,真是贤良温淑的,那么他会将自己对蝴蝶的爱统统埋在心底深处,今生直到死的那一逃诩不会说出来。

    他早打定了主意与她厮守到老,不离不弃的……

    可是现实如此残忍,不仅深深地伤害了蝴蝶,也打破了他的誓言。

    李卫冷冷地看着雪红,仿佛从不认识她一样。“快点打包行李,我眼你两个时辰内滚出我家,我会让律师拿休书和离婚合同上你家的。”

    雪红登时脸色惨白,连大气都不敢喘,“不,老爷,不……卫,求求你别这样,再给我一次机会。”

    李家的财产,还有器宇轩昂的李卫……不,她会失去这一切的!

    李卫不再理会她,转身拂袖离去。

    雪红终于崩溃了,她趴在大床上,哭得凄惨不已。

    没了,什么都没了。

    “少奶奶……不,殷姑娘,少爷要我监督你收拾行李。”小莲瞪着她,一吐怒气、怨气地道。

    雪红哭得更大声了。

    ☆☆☆

    李卫动用他所有的势力和交情,誓言就算翻天覆地也要把蝴蝶给找回来。

    可是蝴蝶像是消失在茫茫大海的泡沫般,一点儿讯息、踪影也无。

    李卫深深地自责着,他每天晚上都睡不安枕,经常对着蝴蝶留下来的几件旧衣裳发呆,再不然就是愣愣地摸着那干净、微粗的布料落泪。

    他说了好几次,要帮她做新衣裳的,可是他每一次都食言……他也说过不伤害她的,他也还是食言了。

    现在想起她的一颦一笑,他的心都碎了。

    他和福妈一行人已经回到了上海的寓所,虽然日子依旧一天天过去,可是他始终没有放弃寻找蝴蝶。

    而福妈他们看着李卫越来越消瘦、沉默,除了办公事之外,就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蝴蝶曾住饼的卧房里,一坐就是一整夜。

    再这样下去,少爷可能还没找到蝴蝶就会先垮掉的。

    他们又心疼又着急,可是也总劝不住他,看来蝴蝶再不出现,他就会先伤心而逝了。

    苞奶奶那儿也问过了,丽池大酒店那儿也打探过了,甚至于上海大大小小的每一寸土地都快被翻遍了,就是找不着蝴蝶的踪影。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萌芽、欣欣向荣,迎接着美丽的春光。

    李卫却越来越沉郁,人越来越瘦,也越来越不爱说话了,昔日微笑的唇畔此刻噙着浓浓忧郁,温柔的眼神也凝聚着深深的裒愁。

    他想念蝴蝶,想念到快发狂了。

    ☆☆☆

    “蝴蝶,你真的不见他吗?”胡奶奶叹着气,对坐在天井下绣花的蝴蝶问道。

    胞蝶也瘦了,小小的脸蛋上没有了笑容和光彩,有的只是寂寥和落寞。

    小雹子在一旁也干着急,“我真不知道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就喜欢对方……尤其是你,明明爱他爱得要命,为什么三番两次他的人来找你,你都避不见面呢?”

    几个月又过去了,初春走到暮春,天气渐渐地转热了,可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却没有降温的迹象。

    埃伯、福妈也经常来胡奶奶这儿探问蝴蝶的消息。

    而胡奶奶和小雹子都骗他们骗到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可是没有法子,如果他们泄漏了蝴蝶在这儿的消息,她又会马上消失的。

    他们祖孙也渐渐地知道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对他们这对一波三折的苦命恋人是又叹息又撼动,可是就不知该怎么帮忙李卫说服蝴蝶。

    她这次是吃了秤坨铁了心了,怎么都不肯见李卫,甚至不让他知道她人在上海。

    胞蝶听着胡奶奶和小雹子的劝说,心底又何尝不难过,可是她实在够伤心了,再也不敢随随便便付出真情。

    那苦果太苦也太涩了,她尝了那么多次,难道还学不乖?

    因此她一直沉默着,就算他们祖孙俩频频在她耳旁叨念,她也充耳不闻。

    只是当福妈来过之后,胡奶奶就会跟蝴蝶说李卫的近况,听着他一日比一日更憔悴、消沉,她的心也一日比一日更加融化,心疼、不舍的情绪也日日加剧。

    终于有一天,李卫病倒了的消息传来了。

    苞奶奶在蝴蝶身边哀声叹气地说出了这件事,还顺道弹了几颗泪珠。

    胞蝶再也无法安安静静地坐着做针线活儿了,她大叫一声丢开了绣花锻子,直冲到上海李寓。

    她投降了,她再也忍受不住相思之苦。也忍受不住李卫为她伤心消沉而生病。

    “开门!埃妈,我是蝴蝶呀!让我见见少爷!”她疯狂地拍着门,心急得泪水频频滚落。

    门很快地被打开了,一个熟悉温暖的臂弯倏然将她揽入了怀中,搅得好紧、好紧……

    她呆住了,手脚都吓僵了。

    “少……少爷?”蝴蝶结结巴巴地道,挣扎着抬头看向眼前熟悉的英俊容貌,“你不是……病了?”

    瘦削清减的李卫贪婪地、深情地盯着她,仿佛要一次把她看个够,用眼神紧紧地将她留住。

    “我就知道以你的个性,知道我生病以后,一定会捺不住性子冲来看我的!”他笑了,笑容却是浸在狂喜的泪光中,“你这个小丫头,就这么狠心折磨我呵!”

    “可是你怎么知道……”她甩了甩头,这才有几分清醒,“你们知道我躲在胡奶奶那儿?为什么?”

    “多亏福妈,前几次她去找胡奶奶的时候眼儿尖,看见了你那天穿着离开的宝蓝色衣裳披挂在天井的竹竿上。”他紧紧地拥着她,嗅着她身上幽然的香味。

    天……难怪福妈老往胡奶奶那儿钻,还不时把李卫的近况“泄漏”给胡奶奶知道。

    胞蝶又想笑,又忍不住瞪着他,“我还没说原谅你。”

    李卫的脸色瞬间一变,身子也摇蔽了下。

    胞蝶慌得连忙紧揪住他,“好了、好了,我原谅你了……你没事吧?”

    他顿时又笑了,笑得好愉快、好幸福,“我就知道,你是最舍不得我的。”

    胞蝶心窝儿温暖极了,她喜悦得止不住泪水,笑瞅着他,“我注定落在你手掌心上了,怎么逃也逃不掉。”

    “因为我们俩彼此相属,早注定了相爱……”他情不自禁地俯下头去,吻住了她的芳唇。

    这是一个迟来的爱吻,却象征着千言万语……

    长长的一吻结束,蝴蝶早就脸红心跳、意乱情迷了,她无力地偎在他怀里,这才发现他们还在大门口。

    幸好没有什么人车经过,要不然也算是惊世骇俗的了。

    “蝴蝶,快进来吧!”李卫迫不及待的将她拉入屋里,蝴蝶却本能地抗拒了一下。

    她犹豫地道:“可是你的妻子…”

    在经过这么千辛万苦的相爱后,她难道还是逃不过做小妾的命运吗?

    “我已与她离婚了。”李卫静静地、深情地道:“从今以后,你将是我名正言顺、唯一的妻子,也是唯一的小老婆了。”

    胞蝶吁出一口气,嫣然一笑,举步就要跨入门槛,“卫……”

    “等等,”他突然拦住她,慎重其事地自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黑绒盒子,将它放入她的手心,“这个给你。”

    她的心猛地一跳,缓缓地打开了盒子,一串仿佛流转着喜悦与柔光的美丽珍珠项链静静地躺在黑绒布上。

    “这是……”

    “说也奇怪,我本来买它是要送给雪红的,可是等临要送给她时,却怎么也找不着它的踪迹,”他有些纳闷又有些惊叹地道:“但是刚刚我要到门口来守着等你,又突然在我的外套口袋里发现了它……你说神不神奇?”

    她惊异地、爱怜地抚过雪白、美丽的珍珠项链,低叹道:“好美的珍珠,好神奇的巧合……”

    “听说它会选择有情人为主人,等到成就了一对好姻缘后,它就会消失并再度流转人世,到下一对有情人的手中……”他对她说着那个听来的传奇。

    “这么说,不知在什么时候,它就会再次跟我们玩捉迷藏,变成下一对有情人的定情物了?”蝴蝶心中只有满心的感恩欢喜,没有丝毫的惋惜贪图。

    美丽的东西就像是珍贵的感情,流转人世千年万载,唯有有情人居之……就像从古至今流传不歇的爱情,一代传过一代……

    胞蝶轻轻地合上了盒子,感动之余又轻偏着头瞅他。

    “嗯?怎么了?”李卫被她看得疑惑起来。

    她娇媚又没好气地笑了,戳了戳他的胸膛,道:“李大少爷,我究竟能不能进去了呢?”

    他们在这门口已经站了大半天了呀!

    他一愣,蓦然朗声大笑。

    蝉声也快乐地唧唧大响,上海热闹、喧嚷的夏季即将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