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陈毓华东方妻 第十章

东方妻 第十章

作者:陈毓华书名:东方妻类别:言情小说
    “我说那咸鱼炒饭的味道不对!”

    小厨房里有个自认为大功臣的人来找碴。

    “哪里不对?”穿着围巾的小女人很谦卑的问道。

    “鱼不对,葱也不对,蛋也不对,反正整体连白饭都不对。”对他这拥有神的舌头的人来说就是不对。

    杜晓算拿起了铲子,这人,要不要把他打成脑震荡?

    “什么事?”为了老婆着想,当好老公的人本来在客厅看他的财经杂志,一边跟肚子里的馋虫打架,在看见某人鬼鬼崇崇的往厨房去之后,马上丢下杂志跟了上来。

    “我不是说过小厨房除了我谁都不许来?”这个混球有没有把他主人放在眼里,想过来就过来,他一定要叫人在各个房子中间砌一道墙。

    “我有个闷在心里头的结,不让我解开,我受不了。”神厨嚷嚷。

    “他说我的咸鱼炒饭味道整个走掉,这是很严重的指控。”她阻止东方孙朗赶人,她也想知道她的炒饭哪里出了问题。

    “我年纪小的时候是不是见过你,吃过你亲手炒的饭?”神厨死死瞪着她,想找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你拐弯抹角嫌我年纪大吗?”

    “屁啦!你怎么看年纪就是小,别想占我便宜。”

    究竟是谁占谁便宜啊?大哥。

    “我没见过你。”

    她被瞪得不是很舒服,退到东方孙朗身后。

    哪有人拿那种眼光看人的。

    东方孙朗眼底卷起暴风般的怒意,拎起神厨的衣领。

    “你给我滚出去!什么炒饭难吃,我看你是想把妹,我警告你你这套把妞的招数老了,还有,小算是我的,未来你得叫她大嫂,你最好去冷冻库把你的脑袋清理清理,再让我看见你有一滴滴不应该的非分之想,雷克斯,你就完蛋了!”

    顺手,把人扔了出去。

    “他要是敢再摸进来,打断他的腿!”他吩咐太子。

    “你这见异思迁的混蛋,你当人家什么师兄,我看是师屁!太子,你要动我一根寒毛——别以为我没保镖护卫,管家,我对你不赖吧,太子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就交给你了——”

    嘀嘀咕咕,嘀嘀咕咕,神厨的不甘心声响撤整个大宅。

    当然,凭他那股牛颈,太子哪挡得住他。

    不怕死的又进来了。

    东方孙朗的拳头指节捏得咔咔作响,他今天一定要清理门户!

    “慢着,这女人今天要是没给我个交代,我死不瞑目。”

    靠!最好是有这么严重啦!

    杜晓算的小手攀上东方孙朗的臂。

    “让他说吧,你在这里他不会对我怎样的。”

    “他敢怎样,我一定会先拧下他的头来给你当球踢。”这简直是一整个偏心偏到南极地去了。

    神厨吞了吞口口水,孙朗的拳头跟他的不相上下的硬,“东方孙朗的重色轻友会不会做得太明显?”

    “你继续废话没关系……”阴森的笑,叫人头皮发麻。

    “是是是,我跟她保持这样的距离,楚河汉界,够安全了吧?”隔着钢板长桌,他就这样跟杜晓算面对面。

    “这不差不多。”东方孙朗拉了椅子让小算坐下,他呢也没闲着,像尊门神似的杵在她的背后随时给她支援。

    “那天你在会场表演的蝴蝶饭其实就是咸鱼饭的一种,为的是美其名。”

    她点头。

    烹饪大赛他从头到尾在杜晓算身边,从她拟定菜单,备料,到上场比赛,上菜过程,他全程参与。

    “你用的是新疆阿克苏大米,咸鱼用的是马友跟曹白,加蒜耳、香芹,还用洋葱辣椒羊肉增加口感,老实说,的确满足了那些评审的高标准。”

    “你……要不要直接说重点?”杜晓算很为难,通篇听下来,她还没听到神厨师真正要表达的意思。

    “本神厨小时候吃过一个台湾小女孩炒给我吃的饭,她的饭是隔夜剩饭,咸鱼就只是普通菜市场买得到的咸鱼,我觉得那样的炒饭才是最顶级的。”最叫他念念不忘,多少年过去再三回味。

    他说完,换来一阵长长的沉默。

    就在东方孙朗要出声捍卫她的时候,杜晓算忽然站了起来,转身把他按在椅子上。

    “你们……等我一下。”

    她在冰箱面前发了一会儿小呆,然后拿出一小盆隔夜饭,用饭匙慢慢把饭团拨开,这才打开瓦斯炉,放上锅子,开始热锅。

    “你要做什么?”东方孙朗不得不问。

    “会让你知道的。”她回眸一笑,那笑里像拥有什么小秘密般。

    她接着拎出一条咸鱼,用刀把鱼肉剔干净,又拿了几棵小白菜随手折成几段备用。

    兵热了,白饭青菜咸鱼蛋汁和标准的台湾米酒、番茄酱,嗯嗯,空气中弥漫着怀念的气味。

    她记得这是她最喜欢的炒饭方法,以前只要下课肚子空空就会自己去厨房炒上一盘来祭五脏庙。

    蛋汁包裹着白胖的饭粒在锅子里飞舞,她三两下起锅盛盘,还不忘附上大汤匙。

    炒饭一定要用大汤匙才吃得过瘾。

    “吃吃看。”

    神厨就不用说了,东方孙朗越吃眼珠越瞪越大,越吃越慢,最后只能凝视着一脸温柔笑意的杜晓算。

    他起身握住她的手。

    “我没想到居然是你。”

    “那么多年的事谁记得。”她不介意。

    “你的料理明明对我很重要。”跟着那任性又搞怪的师父,他常常得饿肚子,他们的伙食是直到神厨开始跟师父说他要学烹饪才开始改善的。

    “别往牛角里钻,很公平,我也把你忘得很干净。”她眼里也有小小的愧疚,不过那样的年纪,萍水相逢,不会有谁真的这样把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放在心上。

    “我受到打击,我不记得的事情……他却记得牢牢的。”他望着把最后的饭粒往盘子捡起来放进嘴里的神厨说道。

    “就因为他有这样的舌头,不忘的本能,才能让许多人尊称他是天神的厨子啊。”

    “你不生气?”他问得小心翼翼。

    “怎么会?就当我们现在才开始认识,我们还拥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不过,我们还真的要谢谢他,没有他,我们两个可能要花上更多时间,也许会想起经相遇,也许一辈子就这样忘怀年轻时候的一段旧事。”她款款说来,感谢天上诸神,让两个独自摸索,经历许多人生波澜的他们再度相逢、相爱、相知、相许。

    谢谢!

    两人相拥,灵犀相通,会心一笑。

    至于始作俑者摸摸满足的胃,惆怅的离开了小厨房。

    人跟人的缘分真奇怪,自始至终她都是东方孙朗的人,不论谁都没办法从中间插入。

    天老爷!你真是个混蛋!

    然后,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行踪成迷的赵和和回来了。

    师父回来,好几年不见的徒儿们却除了洗尘宴那天来露脸便又各忙各的去,没人当他是一回事。

    一日为师不是应该终身为父吗?

    那是不知究竟的人才说的风凉话,深受过那怪老头荼毒刁难的男人们就算内心真的把他当成师父,表面上每个都想跟他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徒弟们冷淡得可以,赵和和一点也不以为意。

    他有杜晓算就好。

    在东方居一住就半个月,他越住越宽心,越吃越香,简单乐不思蜀。

    “小丫头,你的厨艺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要不要跟老头子回中南海,我有很多私房菜可以传授给你。”吃饱饭忙着剔牙的老人开始收买这个让他越看越顺眼的女生。

    喂喂老人家,人家小泵娘厨艺多么的出神入化也不是师承于你,什么叫青出于蓝胜于蓝,别往脸上贴金了。

    她跟东方孙郎的那段奇缘他也从徒弟们的嘴里听说了,不过倒楣的是东方孙朗,因为从那天开始他就把杜晓算当徒媳妇,除了跟他抢人也跟所有的人抢。

    要知道疼惜晓算的孙朗早就立下规矩,谁也不许来要求她做菜,赵和和才不鸟他,三不五时出难题,一要吃东王海龙虾,二要吃猴儿茶驱汤,三要吃脸瞠平肉包,名堂层出不穷,当然,每样菜肴都要加辣、再加辣,多多益善,无辣不欢,辣得大家的脸都成菜色。

    这天半夜,四下的人都睡了。

    “真要这样?”

    “就跟你说脾气不要太好,他是吃定你了,做牛做马,你做得下去,我看不下去。”男人就算压低了嗓子还是有股止不住的气。

    “尊师敬老嘛~~”

    “你是我的人,就是要压榨也得由我来,师父也不行!”

    “呀,你这人……”声音里撒娇的意味不言可喻。

    “走吧!”

    “真的要出国?”

    “我大哥回来管事了,你也辛苦了那么久,该我们放长假好好享受人生跟生命。”

    “我们这样跑掉好刺激喔。”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可是都不用收拾行李吗?”

    “收拾那个做什么,需要再买就是了,而且我们双手空空的出去,谁知道我们要去环游世界?”

    亮晶晶的眼崇拜爱恋的看着她心爱的男人,杜晓算把自己的小手伸进他的大手内,两人手牵手去过属于两人世界的小日子去了,一大家子的大男人、老男人,自己保重了嘿!

    必于咸鱼炒饭的小事一椿

    学校要考试了,她不像其他同学下了课参加补习班什么的,偏偏老师机车得很,考题都是从补习班的题库拿出来的,他们这些学生常常死得很惨。

    “啧,这么简单的算术题也不会,你升上一个年级是拿火鸡去换来的吗?”一个清瘦的影子遮住她眼前的光线。

    她认得他。

    “你师父今天没来?”身后不是那个很爱碎碎念的小老头,今天跟着他的是一个比他更瘦又黑巴巴的小摆炭。

    她老觉得他们很像从难民营出来的。

    那个师父真的很没责任心,把小阿养成这样,她们家就连看门的老狗都比这两个少年丰润。

    “那个老头又丢下我们,叫我们自生自灭。”

    她无言以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安慰他。

    家家有本难念瓣经,她自己就一个头两个大了好不好,哪来的力气管别人师父又能闹失踪了。

    “你在愁什么?”

    她把自修书掩上,用铅笔盒压住。

    “你今天要吃什么?今天只有我在喔,我爸去参加厨师交流协会办的游览不在家。”

    垦丁斑雄三日游。

    “我们来交换,你炒饭给我们吃,我教你功课。”

    “你怎么知道我功课不好,哼。”一眼就被看扁了?

    “要是好……”他抿起一抹温润如玉的笑容。“还用得着坐在这里发呆吗?”

    真强的观灿诖悉能力。

    烂就烂,反正家里人对她的期望也不在学校。

    她点头。“就这样说定了。”

    这少年前前后后来过几次了,每次来的时间都不一定,这次是头一次带个拖油瓶来。

    “还有元啸的份。”

    “知道啦,我没那么小气,少不了他的。”发育中的男生有多会吃她不是不知道,反正她家开的是饭馆,要钱没有,米饭是挺多的,就算再来几个男生也绰绰有余。

    那天两个少年不只吃了咸鱼炒饭,她还挑了两样家常菜给他们配饭,那顿饭什么花哨的样式也没有,可是回山上的路上,项元啸一直满足的摸着从来没那么撑过的肚子,然后指天画地的立定了志愿。

    “我以后要当一个了不起的厨师。”

    “哦。”

    少年的志愿每逃诩在变,他也懒洋洋的,根本没当真。

    他们跟着过动儿师父天南地北到处流浪练功,师父教的东西五花八门,没多久也离开了那个地方。

    没有谁记得谁。

    偶尔啦,在吃到师兄弟妹烧出来比馊水还难吃的饭菜时,他也会想起那个在他心里越来越模糊的小女孩。

    多少年过去,没有人想到项元啸,也就是雷克斯真的贯彻他年少时立下的志愿,在料理界有了一席之地,如今不可同日而语的成就跟身分,或许真的要归功那盘炒饭,还有那女孩的一时善心……

    至于东方孙朗,他或许没有在一开始把她认出来,可他的胃却牢牢记住了这份美味,直到再度相逢,一眼认定,抵死不变,最后成了一段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