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七季哎哟,大小姐 第十八章

哎哟,大小姐 第十八章

作者:七季书名:哎哟,大小姐类别:言情小说
    机会不久之后就到来了,这一天商业要办一场盛大的聚会,季琉璃对着镜子化了三小时的妆,挑了两小时衣服。

    最近但凡有这种场合,航誉都特别嘱咐她不要去,开始时她只是想也许他还不适应那样做作的地方,怕丢脸的样子被她看到,不过如今,她倒要看看他背着她都在搞什么名堂。

    一到会场,她就端着一杯果汁转来转去找着航誉的身影,没想到人那么多,她没找到想找的人,却被别人先一步找到。

    “这不是琉璃吗?好久没见你了,听说你出了国,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个讨人厌的尖锐声音她认得,金发碧眼的茱丽亚一直是她的对手,找金龟婿的对手!忘了这段孽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们两个都属于容貌姣好、家世殷实一类,不知不觉间就成了互相较劲的对象,她之所以挑男人的眼光那么高,不能不说是因为这位茱丽亚的刺激。

    不过现在她对那种事已经没兴趣了,她只在乎她的男人跑到哪去了而已。

    “琉璃,我在和你说话,不要不理我嘛。”茱丽亚凑上来,“好久不见,你看来容光焕发的,是遇上什么好事了吗?”

    “你也是啊,越来越光彩照人了。”她应付着,注视着四周。

    茱丽亚夸张地笑了起来,“真的?没想到你看出来了,其实啊,我最近发现了一个不错的男人,已经和他说过话了,只可惜你回国太晚,看来这一次我要领先一步了。”

    “是吗?那真要恭喜你了。不过说过话而已就值得让你这么兴奋,看来你水准也倒退了。”出于长年的习惯,她要是不讽刺这女人几句,心里就不舒服。

    “哦!琉璃,我让你嫉妒了啊?看来你真的不知道那个人!他是比较特别的,就算只和他说话,心都会怦怦跳呢!”茱丽亚摀着胸,好像那里正在发痛,突然她又想到了什么,“说起来,那个男人好像是你家公司的,那你也许知道也说不定,他叫航誉。”

    “叫什么?”

    “航誉,我还是第一次被一个亚洲男人迷成这样,我带你去见他。”

    “你带我?见他?”季琉璃想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在这里是见不到他的,他应该在离主人最近的地方,那个男人是最近的明星。”茱丽亚不由分说,拉着她就朝主办人的方向走。

    季琉璃傻傻地任人牵着,是不是她太长时间没参加聚会,这圈子的风水已经变了?茱丽亚扶着她的肩膀,悄悄往人群里指去,“你看,他在那里。”

    季琉璃迷迷糊糊地看过去,脑袋顿时清醒了不少,当然,那个男人不就是她那个叠被子也要角和角对齐的大管家吗?

    他穿着经她参考后订做的西装,像换了个人似地,正在和聚会的主人谈论着什么,季琉璃摀着突然狂跳的胸口,怀疑自己为什么会像个少女一样紧张……

    “是不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茱丽亚还在她耳边介绍,“他就像一颗突然出现的星,一时间将所有人的视线都聚到了他身上,没有人清楚他的来历,但大家都说他是年轻一辈中最有潜力的,我父亲对他的评价也很高喔!真不知你们从哪里挖来这个宝。”

    她怎么觉得茱丽亚好像在说别人一样,季琉璃僵硬地转过头,“他……是宝吗?”

    “三个月拿下两个重大专案,既有能力,人长得帅,待人又绅士,你说他是不是宝?在你到处游玩的这段时间,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锁定他了,不过没一个成功的,这不就更加显出他的难能可贵?不过抱歉啦,最后搞定他的人将会是我,我是说真的哦。”

    “他才不是你的呢……”

    “嗯?你说什么?琉璃,这个男人可是我先看上的,不可以跟我抢。”

    “不跟你抢,他也不是你的。”季琉璃小声又小声。

    怎么办?她后悔来这了,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刺激的情报!不,她也并不是很意外,不过之所以还能这么冷静地站在这里,不就是她早已对这种情况有所觉悟了吗?只不过她从不肯认真去想罢了。

    航誉这个人,本来就做什么事都很认真,好像经他手的事做得完美是应该的,这样的他,不可能不受到他人的赏识!虽然她也以自己的男人获得肯定为傲,但她好怕航誉会沉迷在这份荣誉里。

    那个主办方的女儿也跟在他们旁边有说有笑,茱丽亚说那女人也是敌人,她不禁想,航誉最近总是冷落她,会不会是终于发现世界比他所想的宽很多,还有很多更好的选择?

    不行、不行,她怎么又自卑起来了……季琉璃摇摇头,就算全世界的女人都是她的敌人,她也要赢!她好想大声说,那个人是她的男人,谁都不许抢。

    她为什么要受这份罪?相爱的人却要装不熟,这对她太难了啦。

    “琉璃,你脸怎么红红的,发烧了吗?”茱丽亚奇怪地看她。

    “没有。”她怕被看出古怪,别开脸去,“是酒啦,我有点醉了。”

    “可你不是从不喝酒的?”

    “谁说的,从今天开始喝啦!”季琉璃随手从服务生那把果汁换成了洋酒,反正她心里也气,正好借酒浇愁,她一闭眼,干脆来个一醉方休好了!

    可是还没碰到唇边,她的杯子就被第三只手中途抢了去,耳边好像听到茱丽亚那极具特色的惊叫,季琉璃睁开眼,自己也小声一叹。

    好可怕,航誉正拿着她的杯子,好可怕地瞪着她,虽然有那镜片的遮挡,她就是知道他正在瞪她,他眉毛都拧到一起了。

    这样可不行的!她好想告诉他,这样与他经营起来的好男人形象可不相符,不过他明明在和主办人聊天不是吗?还有美女作陪衬,难道他真的会瞬间移动?

    “你……什么时候看到我的?”她好小声地缩着脖子问,好啦,瞒着他来这里是她不对,不过他也不用这么凶吧。

    “从你一进来的时候。”航誉却没有要小声的意思,“你不要喝酒。”

    她一愣,反射性地问出:“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她酒品太差,她自己都不晓得吗?真是拿她没办法,他是不知道她从前有多受欢迎,不过自从她进入会场,停留在她身上的男性目光就是有增无减。

    她本人没有自觉也就算了,还高高兴兴地拿了酒要干杯,就算知道要和她装不认识,他一想到她喝醉那晚做的事,就把所有规矩都抛在脑后了。

    每次在这种时候,都要出现一个程咬金,这次也不例外!就在季琉璃像只小羊般受委屈时,打抱不平的人借机插了进来。

    “对不起,需要帮忙吗?”那个棕色头发的公子哥问话的对象是季琉璃。

    “不需要。”代她回答的人是他,那个男的不服气,还要讲些什么大道理,他看了眼季琉璃,把酒杯交给了一边的茱丽亚,“这里空气不好,要不要出去走走?”

    “好啊……”季琉璃想都没想,以实际行动中止了棕发男的仗义行为。

    她被航誉牵着手,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会场,来到了外面的阳台。

    外面明月当空,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季琉璃大呼口气,“怎么办,我们不是不认识?”

    “刚刚不是已经认识了,季小姐。”他摸摸她的头,“笨蛋。”

    她真是一点也不了解他的苦心,刚才试图解救她的那个长着张花花公子脸的人,是银行行长的三儿子,在场的还有许多人,全是些长相不错、家世不错的人,换言之,对他来说全是些危险人物,这些情报都是他最近收集的,所以他才不要她参加这种满是饿狼的聚会,他会同意她爸爸接下现在的工作,其中一个好处就是收集情报非常便利。

    他家的大小姐,可是个随时都要看好的麻烦人物,一不小心就会从他手里溜走了,他不努力点怎么行?

    “那现在我们认识了,接下来呢,你要追我吗?”看着他那有点懊恼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季琉璃有些得意。

    “这是个好主意,那我们就结婚吧。”他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她眨眨眼,“这样好吗?我会不会太好追了啊?”

    “可是结婚的话,我就可以陪着你一起进会场了,和其他男人吵架也比较理直气壮。”

    “听起来不错耶……”她嘻嘻一笑,“不怕被我爸骂吗?”

    “今天中午,他还特别跑来找我,叫我千万不要甩了你。”他抱着她,低声说:“明明彼此相爱却要装不认识,不是太奇怪了吗?”

    “真巧,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她拍拍他的背,听着他的心跳,“好吧,那我就嫁给你吧!”

    开玩笑,他可是她的宝贝,谁也抢不走的。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