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倪净囚妻 第二章

囚妻 第二章

作者:倪净书名:囚妻类别:言情小说
    当邵晋雷出现在官宅时,那位被官晶浪警告过的佣人噤声指了指楼上,他会意后快步上楼。

    邵晋雷房门都没敲,才刚站定身子,房门就被人打开。

    “阿雷,快进来。”官晶浪连多看他一眼都没有,直接将人拉进房间。

    邵晋雷刚打完球,虽然换了衣服但还是挡不住身上的汗味,在他被拉进房间后,官晶浪一脸嫌弃地甩开他的手,还不忘往后退。

    “邵晋雷,你怎么全身都是汗臭味?”那语气里满是嫌弃。

    因为拉开了距离,邵晋雷这才有机会好好看一眼官晶凉,当他的目光从她漂亮白净的脸蛋往下看时,目光一顿,定睛又多看了一眼。

    官晶浪发育的很好,体态匀称,一百六十五公分的身高,骨架纤细,皮肤白净无瑕,头发齐肩勾在耳后,平时被官母要求,衣着端庄合宜,可此时的她,却跟时下追流行的少女无异,短得露出一双雪白大腿的牛仔短裙,一字领的露肩上衣,稚气的瓜子脸化了淡妆,涂了唇膏晶亮的嘴唇,一张一合间教他移不开视线,更别说邵晋雷还闻到了房间里传来淡淡的香气,随着官晶浪走动时一阵一阵飘散过来。

    “我这样穿好不好看?”官晶浪在连身镜前左照右照,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清凉打扮。

    “妳打算穿这样让我带妳出门?”站在她身后,邵晋雷冷着脸问。

    “对啊,这是我上次跟朋友逛街时买的,我妈不知道。”她说得十分得意,还不忘在他身前转了一圈。

    “去换下来。”邵晋雷盯着她一双纤细长腿,眼皮没动一下,连废话都不说,直接要她换掉。

    官晶浪脸上的笑意慢慢淡去,纳闷的转头看他,“为什么,我觉得这样很好看,我朋友也都这样穿。”

    “妳朋友怎么穿我不管,但妳不准这样穿。”那口吻充满霸道,一点都不给她反驳的余地。

    “邵晋雷,你会不会太小家子气了?不过就是露腿露肩,我觉得这样很好看。”

    “不换下来那就不用出去了。”邵晋雷说完,高大精瘦的身影转身就想往房门走去,打算开门离开。

    “你别走!”官晶浪急得转身拉他,却不小心被自己的脚给绊倒,整个人往前扑去,正好撞到听到她的尖叫声转过身来的邵晋雷。

    下一秒,重心不稳的邵晋雷被官晶浪给撞倒在地,虽然有地毯但撞到地面时,邵晋雷还是发出了闷哼声,更别说他身上还压着官晶浪。

    官晶浪整个人趴倒在邵晋雷身上,双手抵在他胸前,惊魂未定的她,扭着身子想要起身,手脚并用地在邵晋雷身上又摸又推的,口中还不住地喊疼。

    “好痛,邵晋雷,你好端端干嘛跌倒?”明明是她扑倒他,却把错怪在他身上。

    “你看,我的手都瘀青了。”或许是太细皮嫩肉了,不过是这么一撞,白嫩的手臂竟然真的多了一处瘀青。

    倒在地上的邵晋雷不是第一次跟她这么靠近,但此时的姿势过于暧昧,闻着她身上的香气,一手定住她的细腰,让她别再继续扭动,另一手则是垂在身侧握紧拳头,连做几个深呼吸平缓体内的躁动。

    “妳先不要动。”

    “为什么不要动,我要起来。”官晶浪一点都不理会他的警告,扭着细腰想要起身,奈何腰被邵晋雷有力的手臂定住,试了几次后依旧弹动不得。

    “官晶浪,妳是怕我不敢动妳是吗?”邵晋雷咬牙吐出这几个字。

    官晶浪再不谙情事,似乎也看出邵晋雷的异样,一时玩心大起,坏心的想要撩一下火,“那你敢吗?”她边说边倾身与他贴近,漂亮的脸蛋含笑与他吐着热气的英挺脸庞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邵晋雷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一点都受不了女人的挑逗,特别是这个女人还是他的女朋友,交往半年,却连个大人的法式热吻都没有,顶多就是啄吻一下,不是他不想要,而是他不能要。

    官晶浪不同于其他女人,交往是她提出来的,为的是他与学姐约会时,被她撞见,隔天气乎乎的冲进他房间,骄傲的问他要不要跟她交往。

    因为官家的权势,官晶浪又是独生女,一般男生见她漂亮,说不心动是假话,但真的敢付诸行动追求的,却是少之又少,几乎是零。

    毕竟高攀一个富家大小姐,不是一般人有勇气,再说这位大小姐还是被养得娇气刁蛮,很难招架得住她的要风是雨性子。

    可他却没拒绝,不是他没开口,而是官晶浪根本没给他拒绝的机会,搂住他的脖子,仰头就是一个啄吻,对打架从来不手软,拳头很硬的他撂话,他吻了她,以后就是他的男朋友了。

    邵晋雷那时怔了,一时忘了反应。

    邵晋雷不是纯情男,刚满十八岁的他,也清楚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不少,他并不是每个都拒绝,看上眼了也曾上过床。

    只是那些女人跟官晶浪不同,那些女人可以玩,但他玩不起官晶浪,他曾以为官晶浪不会是他的菜,但她提出交往时,他却没有爽快拒绝,因为官晶浪代表的是官家,而他身为邵家儿子,他得罪不起官晶浪。

    “官晶浪,妳如果不想玩火那就赶快停下来。”邵晋雷有些窝火,十八岁的他跟女人之间,从来是看对眼了就玩玩,哪会像此时,明明被撩得着火了,还要假装冷静。

    “如果我不要,你想把我怎么样?”官晶浪不傻,自然看出邵晋雷的压抑,但她更清楚,邵晋雷肯定不敢动她,所以她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挑衅他。

    邵晋雷见官晶浪笑眼带着挑情意味,一副认定他不敢对她怎么样的放肆,男人这种生物最经不起被人激,更别说在征服女人这一点上,男人肯定都想要当主宰者。

    不过一瞬间,官晶浪本是搂住邵晋雷脖子,就一眨眼的功夫,当她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压在邵晋雷身下。

    男人强壮高大的身躯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忍不住张口喊:“邵晋雷,你起来!”官晶浪生气的拍打他的肩膀跟胸膛。

    “为什么要放开,妳不是想玩火吗?”邵晋雷被她惹得欲火上身,连同理智都被抛开,一向冷静自持的他竟有些恼火的质问她。

    “我才没有!”

    “没有吗?”邵晋雷再压低身子,与她的身子贴合得没有一丝空隙,男生有力的身躯跟女生柔软的曲线纠缠,两人的脸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呼吸间都是彼此的气息。

    官晶浪没跟男生有过如此近的接触,就算平时跟邵晋雷有过肢体接触,也不过是一瞬间的碰触,从没有越过彼此心中那条线,所以这是第一次她发现男生跟女生在体力跟体型上的明显差异。

    当鼻息间全是邵晋雷的气息,属于男生独特的陌生味道教她有些心颤,还有热得发烫的强壮身躯也教她不知所措,哪里还有刚才的从容,紧张不安的神色在脸上显露。

    那股属于官晶浪独有的香气,再一次环绕鼻息,当邵晋雷睁开闭上的双眼时,瞇眼看着官晶浪竟双手撑在他头的两侧,下巴轻抬,一副傲娇的姿态,他刚想开口。

    只见她漂亮的脸蛋逼近,在他反应过来前,他的唇被她吻上,柔软的触感教他一时心猿意马,双拳握紧,下一秒马上转开头去。

    “官晶浪!”这女人是不怕死了,敢在火上添油,存心要他失控。

    “这是我的初吻。”官晶浪又往前倾身,笑得好不得意,漂亮的脸蛋近在眼前,晶亮的眼睛里反射出他的倒影,“你要对我负责。”

    “官晶浪,不要再闹了。”

    “我才没有闹,你亲了我,你要对我负责。”官晶浪倾身与他对视。

    邵晋雷重重的吁了一口气,双手落在身侧,双眼转而盯着天花板,“那我要对妳负什么责任?”明明是他被她强吻了,怎么反过来说是他亲她了,可是心里的话他没有开口,只怕他说了,官晶浪也全当耳边风。

    一听他的问话,官晶浪笑得眼睛都弯了,漂亮的脸蛋教人移不开眼,她说:“从今天开始,你要当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三个字让邵晋雷全身僵住,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翻个白眼,“妳不要开玩笑了。”

    “邵晋雷,你是不是不想负责?还是你心里喜欢的是那个学姐?”

    “哪个学姐?”

    “你昨天约会的那个!”

    邵晋雷深吸一口气, “她是对我有好感,但我对她没感觉。”应该说,他跟女生是可以玩,但没打算跟任何女人交往。

    “那我们交往吧,你吻了我,你要负责。”官晶浪又笑了,眼里的得意跟娇气,看得邵晋雷一时忘了反驳,待他回过神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就因为那句要他负责,半年来,邵晋雷已经背着官家人帮官晶浪解决不少麻烦,还常为了她瞒着官家父母,身为男朋友,邵晋雷一直自比是上了贼船了。

    不但连外头的女生都不能碰,也不能碰自己的女朋友,多碰一下,他怕引来的后果不是他能想象的。

    两人的交往,一直都没有对外公开,一半是官晶浪怕公开了被她妈给打死,一半是邵晋雷觉得不能公开。

    这半年来,两年的关系在外人眼中实属暧昧,但更多的朋友以为,两人小是青梅竹马,交情非比寻常,就算看到两人之间互动比平常人还多了一股亲昵也没有太多着墨。

    官晶浪的挑衅意味不轻,邵晋雷连连几个深呼吸,想要压下被挑起的热火,可惜,他的无声拒绝却没有被她听进耳里,不但倾身,小脸还故意与他贴近,娇笑的在他的薄唇上啄了一口。

    “你为什么不吻我?”官晶浪啄了一口后,得意的与他目光对视。

    “妳不准再玩火了。”

    “那你亲我一下。”她在他耳边撒娇地说。

    “刚才已经亲过了。”邵晋雷吁了一口气,看着她稚气的漂亮脸蛋说。

    “不是我亲你,是你亲我。”

    在她还来不及开口,上半身被搂住,而后她还没停下来的惊呼声被堵住。急切又激烈的吻将她的唇瓣封住,这个吻一点都不温柔,还带着一丝的粗暴,但邵晋雷似乎不在意,他只想狠狠地吻她。

    官晶浪是想要他吻她,但她却被这带着侵略的吻给吓坏了,一时间不懂深吻的她知该如何反应,而后柔软的唇瓣被啃得发疼,她这才伸手想要推邵晋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