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莫颜娘子招人爱 第九章

娘子招人爱 第九章

作者:莫颜书名:娘子招人爱类别:言情小说
    【第五章】

    关云希愣住,抬眼看向褚恒之。

    他没看她,依然与柴狼谈笑风生,手掌却似长了眼睛,稳稳地握住她的杯子。

    她呆了呆,忽地恍然大悟,同样用着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对他道:“你放心,我酒量很好,不会喝醉的。”

    她认为褚恒之是怕她喝酒误事,因此才会阻止她。

    要知道,想当初她还是大当家时,烧刀子这种烈酒,她可以喝三坛而面不改色,就连熊叔的湖中仙,她也可以撑到喝完一坛还没醉意。

    “不可饮。”他淡淡命令,还是这句话。

    关云希眨了眨眼,心想这家伙真不放心她?

    但她岂是乖乖听话的人?当年只有她叫人别喝的分,哪有别人不准她喝?

    好不容易来到山寨,这儿是她的地盘,弟兄是她的伙伴,彷佛回到从前一般,她不喝个几杯,哪里甘心?

    她决定向他证明,她能喝,而且绝对不会醉。

    她很自然地无视某人的命令,悄悄使力,想挣脱他的手掌,偏偏这家伙大风吹不动,看似没用力,却坚硬如铁掌,挣不开一指,动不了分毫。

    这是以强欺弱,欺她武功不如他,她正懊恼时,正巧一名送酒的小厮经过,她立即伸手去拿。

    她才刚有动作,那原本握住杯子的手,改而用手臂架住她的颈子,把她往后面勾去,而她伸长的手就这么刚好与那酒壶失之交臂,眼睁争地看着“酒兄弟”落入他人的怀抱里。

    关云希火了,抬头往后看,褚恒之用手臂架住她脖子不让她喝,而他自己却与柴狼喝得正欢。

    她伸手试图扳开他的手臂,仍是无法挣脱,他丝毫没有放人的意思。

    这家伙有病啊!没事管她喝不喝酒,她的酒量说不定比他还好呢!竟然阻止她!

    既然扳不开,她就去搔他痒,于是双手齐下,去搔他的胳肢窝和腰间,她就不信,看他能忍多久。

    禇恒之额角突了突,借着饮酒遮口,低头对她道:“乖一点,除非你想被我点穴。”

    感觉到她身子一僵,手也不乱搔了,他抿唇而笑,继续无事般与人干杯。

    柴狼灌了一大口酒,抹去嘴边的酒液,见到对方的手臂圈着飞鹰妹子,而飞鹰妹子则乖乖地靠着他,状似亲密,禁不住有些眼红。

    大伙儿喝了酒,酒酣耳热之际,行为自然也放浪不少,不少人搂着自己的女人,因此柴狼忍不住问出口:“铁扇兄,她是你的女人?”

    禇恒之没回话,关云希则没好气地代答。“不是,咱们是朋友。”

    禇恒之沉默地喝着自己的酒,面上不显任何情绪。

    柴狼听了,却是喜形于色,又瞄了禇恒之一眼,见他没反驳,便放心了,只当他们是不拘小节的江湖儿女,随意惯了,既然只是朋友,这表示有机会。

    禇恒之将柴狼的笑容看在眼里,眸光变得深邃难测,而关云希早知禇恒之对她并无兴趣,何况两人都退婚了,她本性不拘小节,自然不会乱想什么。

    柴狼既然动了蠢蠢欲动的心,他也不是忸怩的人,而佳人亦是个爽利的性子,遂呵呵笑道:“妹子怎么不喝呢?过来这里,跟三哥喝一杯吧!?说着用手拍拍他身旁,示意她过来坐。

    关云希当然想过去喝一杯,但她现在被人架着脖子威胁啊。

    柴狼皱眉,指了指褚恒之的手。

    “铁扇兄,别那么圈着妹子,她都起不来了。”

    禇恒之却是微笑以对,“三当家可冤枉我了,她若是想喝,谁也阻止不了她,她若是不想喝,拿刀逼她也没用。”接着转头笑:“鹰妹子,你想过去喝酒吗?”

    关云希想应是,但一对上褚恒之笑里藏刀的目光时,心头咯噔一声,想到自己还得仰仗尚书府大公子去办事,不能得罪,遂露出为难的笑容。

    “扇哥哥,我酒量不好,你帮我敬三当家吧!”

    褚恒之摇头叹息,“真拿你没办法。好吧!三当家,我代鹰妹子敬你,莫嫌弃。”

    “不,哪儿的话,鹰妹子不能喝,那就别喝。”柴狼笑道,亦改口喊她鹰妹子了。虽然柴狼没成功把她弄过来亲近、亲近,但他心想,来日方长,再找机会与她多多接近。

    禇恒之只是微笑,沉稳地与他一杯杯干着,对方喝多少,他便喝多少,对方喝一坛,他也喝一坛。

    他瞟向臂弯下那一脸不甘受制的女人,将气息移近,低哑的嗓里多了抹安抚的蛊惑。

    “离开时,捞两坛湖中仙走。”

    怀中的人儿与他对望,美眸里的目光瞬间大亮,闪着流光溢彩,与他眸中的光芒相映。

    见她怒气已消,褚恒之亦勾起嘴角。

    他们在山寨里待了半日,成功与寨中人打交道,约定好日后再来谈合作细节。

    一直到接近傍晚,他们才离开山寨,离开时两人还带着两坛湖中仙上马车,出了山寨。

    坐在马车上,关云希脸上笑个不停。

    褚恒之挑眉。“这么高兴?”

    “你没瞧见当我说要把这两坛酒带走时,熊叔的脸有多黑,偏偏他又不能说这两坛酒是他私藏的,还得像其他人那样装大方,想到他憋住的样子就好笑。”

    褚恒之望着她,淡笑不语。

    “对了,按照承诺,这一坛酒请你。”

    禇恒之也不跟她客气,将酒坛收下,看向另一坛酒。“你要带酒回去?”

    “当然。”

    “你若是带酒回去合适吗?不怕别人跟你分酒喝?我听说,关大人是贪杯之人。”

    关云希听了一愣,想了想自己在关府的处境。

    倘若她带酒回去,关老爷若是知道了,说不定也来分一杯羹,若是偷偷喝,这湖中仙那么香,肯定瞒不过关夫人的鼻子,到时对她问东问西的……

    还有丫鬟、奶妈什么的,每次想尽兴喝,都得把这些人赶出去,根本不是个办法。

    “不如,我帮你保管吧!”

    禇恒之不由分说,把她手上那一坛也弄过来,惊得她瞪大眼。

    “不必。”

    她想抢回酒坛,却被他轻易闪过。

    “怎么,怕我偷喝?”他戏谑道。

    难道你不会?

    她的表情分明就是怕他偷喝。

    褚恒之叹了口气。“不知适才是谁当着山寨所有人面前打包票,说绝对信任我,原来只是敷衍,不过一坛酒便疑神疑鬼,叫褚某不知以后要如何合作下去。”

    他说得语重心长,关云希却听得眼皮猛跳,立即露出讨好的笑。

    “哪儿的话,我不过开开玩笑罢了,你还当真呢!我当然是信任你的,否则哪会带你上梁山去见那一百零八条好汉呢?若传了出去,这可是杀头的罪啊!”

    “哦?只是玩笑?”禇恒之一脸狐疑。

    关云希立即点头。“玩笑而已,那坛酒就交给你保管啊!”她语气潇洒,心下却道:你要是敢偷喝我的酒,我就跟你没完!

    褚恒之笑道:“放心,这坛酒放在我这里,万无一失。”

    他一边将酒坛收起,一边将她眼中的不舍尽收眼底,突然觉得她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这时,丫鬟锦香悠悠转醒,醒来时,不楚一愣。

    “小姐?”

    “瞧你,睡得可真香,走吧!到家了。”

    啊?到家?不是才刚出门吗?

    “还贪睡,你都睡一整天了,等会儿回到家,有你苦头吃的。”

    “小姐,对不起,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下次不敢了。”

    关云希摇摇头。“好吧,这事我帮你瞒着,你自己可别说出去了。”

    “是,谢谢小姐。”

    马车到了关府,门卫已经去通知老爷和夫人了,褚恒之下了马车,转身朝车内伸出手。

    “云希妹妹,到了。”他的声音是温柔的。

    关云希让他扶着下了马车,装模作样地朝他羞涩一福。

    “今日多谢褚哥哥了。”

    这时候关大人和关夫人来了,禇恒之便上前拜见,与两人寒喧几句,礼数做足,看起来就像是女婿拜访岳父、岳母,似乎退婚一事从未发生过,待褚恒之拜别两老,坐上马车离去后,关夫人立即拉着女儿回屋说体己话。

    “他待你如何?”

    关云希一听,就知道关夫人在打听什么,她故意道:“彬彬有礼,就像哥哥对妹妹一样。”

    关大人皱眉。“什么哥哥对妹妹,他邀你游湖,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有。”

    关夫人眼睛睁得比鱼眼还凸。“发生何事?”

    “途中遇上了些友人,便一起共游赏花。”

    关夫人瞪大了眼,“还有别人?”

    “是啊!人多可热闹了,大家还一起把酒言欢呢!”她故意这么说,免得关夫人闻出她身上沾染的酒气。

    “娘、我累了,要去梳洗、休憩,不陪您聊了。”说时便径自入了内屋。

    关夫人不死心,把锦香拉过来,好好审问其中细节。可锦香睡了一整日,哪里知道发生什么事,又不敢让夫人知道她睡着了,便只能按照小姐吩咐,赶忙回答。

    “公子一路上都对小姐彬彬有礼,从无逾矩,就像哥哥对待妹妹一样……”

    多说多错,少说少错,锦香为了自保,专挑保守的说,总之绝不多说。

    当关夫人为了女儿的婚事在操心时,另一头,褚夫人也为了儿子的婚事而烦心。

    马车回到禇府,褚恒之刚进院子没多久,下人就来报,说禇夫人屋里的丫鬟来了,褚夫人要见他,让他一回来就去后院一趟。

    “知道了,我等会儿就过去。”

    褚恒之让下人带话,他则让小厮为自己梳洗、更衣,换了件舒适的宽袍后,便去看娘。

    “娘。”

    褚恒之进屋,向褚夫人请安。

    禇夫人早已等候大儿子多时,一见他来,没好气地道:“你可回来了。”说完眉头一皱,嗅了嗅。“你喝酒了?”

    今日禇恒之的确是喝多了,虽然他用内力暗地里将酒水逼出,能够千杯不醉,不过还是沾染了些酒气,就算梳洗过,依然有残留,瞒不过褚夫人的鼻子。

    禇夫人立即吩咐嬷嬷。“去给大公子弄醒酒汤来。”

    “是,夫人。”嬷嬷立即出屋去厨房张罗。

    禇恒之笑道:“多谢娘。”

    褚夫人将大儿子拉过来坐下,劈头就问:“你今日跟谁出去了?”

    褚恒之面上处之泰然,心下却早已猜到,母亲找他来,必是听闻今日他与关家姑娘出门一事。

    这件事他本就不打算瞒着,自然不会规定下人噤口,想来在他出门没多久,便有人将此事告知母亲,因此他一回来,母亲就立刻叫人找他过来要质问这件事。

    “今日儿子邀了关家姑娘出游踏青。”

    “什么?”褚夫人震惊,有些气急败坏地斥责,“竟是真的?胡涂!你怎能去找那女人呢!”

    不等儿子开口,禇人又气愤道:“关家那女儿投湖,闹出那么大的事,不就是为了逼咱们家实践婚约吗?这也就算了,你好心将她救上来,她竟然打你一拳,简直不可理喻!这种媳妇谁敢要?”

    “娘,退婚一事,不如暂缓。”

    褚夫人听了,惊讶地站起身。

    “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娶关家女儿?不,我不答应!”

    “娘,当初退婚一事,您该先跟我商量。”

    褚夫人愤恨道:“那不过是当年你爷爷的玩笑之语,又当不得真,两家一无换帖,二无交换信物,更何况现在两家的门第相差太多,你爹是二品大官,姓关的不过是个六品小辟,门不当、户不对,哪能结亲?他们不过是想高攀咱们家罢了。”

    当年,两家人的确门当户对,但是到了父辈这一代,褚大人坐上尚书令的位置,而关大人却只是个刺史,若是识相的,就该知道今非昔比,那口头婚约就别作数了,因此禇夫人便派人去私下说一声,还送了重礼,对方若是明白,就该默默退出,哪知道会闹出女儿投湖一事。

    一想到这事传出去,那些贵夫人借此事笑她,丈夫在朝堂上受到诸多指责,褚夫人就气不过。

    “娘先少安勿躁,这件事并不单纯,孩儿要查一查。”

    禇大人听了,吓了一跳,忙问:“查什么?难道这件事是个阴谋?”

    “事情可大可小,孩儿也只是猜测。总之退婚一事先暂缓,咱们别再提,静观一阵子再说,免得让爹落人口实。”

    褚夫人听了,知道这个大儿子向来很有主见,不会冲动行事,必是考虑过才会有此结论,咬了咬牙,道:“明白了,既如此,你快去好好查查,查完了,娘给你找个更好的媳妇。”

    褚恒之知道母亲的心思,多说无用,他也不打算多说。

    安抚好母亲后,又陪她用了饭,褚恒之才回自己的院子。

    走入卧房,他吩咐下人们出去,自己在屋子里坐下,回想起今日所经历的一切,他明白母亲的想法,但他有自己的打算,看着桌上带回的两坛湖中仙,他不禁想起她。

    沉吟了会儿,他单手抱起一坛酒,出了屋,足尖点地,提气纵身,飞往关府的方向。

    没多久,他修长的身影来到关是陆家,几个纵跃,轻易找到了她的闺房。

    闺房里,传来清脆娇俏的女子嗓音。

    “我说锦香啊!不是我走路太快,是你走路太慢了。”

    “小姐别唬弄奴婢了,奴婢知道,小姐是用跑的,奴婢还没过廊桥,小姐人就在荷池对岸了。”

    “有吗?”其实她是用轻功跳过去的。

    “奴婢不笨的,小姐不愿让人知道,奴婢便不说,但是,小姐,您别老是这样奔跑,奴婢追不上呀!”

    “追不上就别追了呗!”

    “小姐,奴婢是担心您啊!就怕小姐又有个闪失……”

    “你想多了。”

    “不是奴婢想多,奴婢是怕想少了,小姐又把奴婢抛下去做傻事了。”

    “还说你不笨,我活得好好的,像是想不开的人吗?”

    “小姐说得是,今日姑爷来邀小姐出游,小姐开心多了。”

    “笨锦香,你小姐我不是因为这种事高兴,还有,『姑爷』两字别乱喊,咱两家已经退婚了。”

    “不会吧!若是姑爷不想娶小姐,为何又来找小姐呢?”

    “你没听过无事不登三宝殿吗?”

    褚恒之挑了挑眉,伸手将酒坛盖子打开。

    “咦?”

    “小姐怎么了?”

    “你有没有闻到……”

    “闻到什么?”

    “没事,你先睡一觉吧。”

    接下来,房中无声,禇恒之在屋瓦上好整以暇地等着,果然不一会儿,一抹娇悄的身影上来,一见到他,美眸都亮了。

    正确的说,是看到他带来的湖中仙,双目都馋得发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