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零叶王爷别这样 第十七章

王爷别这样 第十七章

作者:零叶书名:王爷别这样类别:言情小说
    【第十章】

    离开皇宫回到王府的时侯,龙格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那边宁春已经让太医看过了,脸上也已经涂抹了最好的膏药。

    看到龙格回来,宁春起身见礼。

    “客气什么,你那边收拾得如何了。”

    “已经打扫好了,就等着爷回来跟爷说一声。”

    “走,爷跟你一起去看看。”说着牵着宁春的手就这么出去了。

    王府里的下人在得知宁春昨晚上被王爷抱回来直接去了王爷的院子后就知道宁春这是遇到大造化了。

    如今看到王爷毫不顾忌的牵着她的手在王府里走着,一个个的羡慕的不行。

    龙格带着宁春故意在王府里绕了一圈,宁春羞臊的想挣脱他的手,龙格不让,“我已经跟太后还有皇兄说了,就等着钦天监选蚌好日子了择日成亲了。”

    宁春看着他的背影,此生遇到他,就是她最大的造化。

    当天,龙格去了自从成亲后就一直没去过的侧妃的院子。

    侧妃这边早就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了。此刻听说龙格来了,心里无端的松了一个口气,也不知道是在想自己守活寡的日子到头了,还是感叹再也见不了这个人了。

    龙格一进来,侧妃俯身行礼。

    “坐。”龙格道。

    侧妃坐下。

    龙格单刀直入,“我要娶宁春为正妃。”

    “她不容我?”侧妃问。

    龙格摇头,“我不允许我的府上还有别的女人惦记我,我的王妃会吃醋。至于你之前跟宁春说的那些话,我不追究了。”

    侧妃脸涨得通红。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这里的东西你都可以带走,本王从来没碰过你,你要是愿意,本王可以给你一纸休书,或者,给你另一个身分让你再嫁人。”

    侧妃听到他这般决绝的话,知道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遂站起身来:“我选后者。”

    “好。”龙格十分痛快的拿出一张纸来,上面是她新的身分证明。

    侧妃接过。

    “你赶紧收拾,本王在外面给你叫好了马车,上面有本王给你准备的五干两银子,不管去哪里,这辈子都可以做个富贵人了。”说完,龙格对她点点头转身离去。

    侧妃看着龙格消失才收回视线。

    居然连这一夜都不想自己留下来了。

    宁春,你真幸运,被这个男人喜欢。龙格,你真无情,就这样对待你娶过的女人。

    第二日,齐王龙格上报内务府,侧妃黄氏,感染恶疾,医石无效后,于今日凌晨走了。因为是恶疾,怕传染,在禀报内务府后,选择了火葬。

    侧妃有留言,说自己生于内宅,一生都没走出去过,所以死后想归于山川。

    齐王决定尊重其意见,将骨灰撒与山川,与天地共为一体。

    三月初八,钦天监选的好日子,那天,齐王龙格带着浩浩荡荡的聘礼赶到离京城五十里外的怀宁县下聘礼,迎娶齐王妃。

    整个京城的人在听到这个消息都轰动了,尤其是得知齐王妃居然是当初齐王府的大总管宁春后更是惊讶得不行。

    齐王啊,齐王居然娶一个婢女做正妃,这不是开玩笑吗?这让京城的贵女脸面往哪里摆放?说到这个众贵女们就气得不行,那就是李大将军的女儿李蓉,干了一件丢尽斌女颜面的事情,具体什么事情没人知道,反正就知道李蓉被京兆尹收押,吃了两个月的牢狱之灾后,还是李将军连夜从边关赶回京城,去皇帝那求的情。

    皇帝也不忍李将军难做,最后让京兆尹释放了李蓉。

    但李蓉已经无颜在京城待下去,最后被李大将军带去了边关。

    五月十六,大吉,齐王娶妃的大日子。

    那一天京城可谓是热闹非凡,许多人都在城门那翘首以盼,当人们看到官道上出现一溜排的身着大红喜服的队伍后立刻嚷嚷开来了,“来了来了,齐王妃来了。”

    守门管将周围的百姓都驱散开,让出中间的路。

    齐王十分宠爱王妃,从进城门的那一刻,地上就铺上了红毯,一直蜿蜒到齐王府。

    宁春坐在十六抬的轿子里,手里捧着如意,头上盖着喜帕,听着外面百姓们跪下来喊齐王千岁千千岁,齐王妃千岁千千岁的时候,只觉得一切都恍如作梦。

    彷佛前一刻他们都还是五六岁大的小孩,什么都不懂,转眼之间就成了成年人,一个嫁,一个娶。

    宁春的眼眶红彤彤的,她拼命的忍住,大喜的日子,她不能哭。

    龙格骑在马上,身前带着红花,看着外面的百姓高兴得不行,一边让人起来一边让人打赏。

    早有八名王府的侍卫,前后各四个,手里挽着篮子,篮子上面盖着红布,一前一后的散着喜糖跟铜钱。

    百姓们立刻哄抢。

    一旁有人保护,防止踩踏。

    就这么一路从城门口撒到了王府门口。

    龙格亲自扶着宁春下了轿子,两人手拉着手进了王府。

    当礼官那一句,“礼成,送入洞房。”不管是龙格还是宁春都松了一口气。

    宁春被人搀扶着回到了龙格之前的院子。

    院子进行了翻新,比以前看起来更加精致,院子里到处都是花,各种各样的花。

    湘琴跟月素扶着宁春在喜床坐下后给她磕头。

    “起来吧,大家都共事一场,不用多礼。”

    湘琴道:“以前您是宁总管,现在您是齐王妃,不一样的。”

    月素也道:“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月素很高兴王府的女主子是您,您的性子我们大家都知道,有您在,我们这些下人就有福气了。”

    “奴婢也是这么想的。”湘琴赶紧道,从龙格宣布宁春要做齐王妃那一刻起,她就将心里那点小火苗给掐灭了。

    “那我以后要端着齐王妃的架子了,省得你们不怕我,一个个的要翻天。”宁春这话似是玩笑又似丑话说前面的叮咛。

    两人都应答了一声。

    不一会儿,龙格来了,在喜娘的主持下,掀开了宁春的盖头。

    看着娇艳欲滴的人,龙格恨不能直接洞房,但外面还有许多人要招待。

    “娘子,饿了就先吃一点,我去去就来。”

    宁春被他一声娘子喊得更羞臊了,嗔怪的看了他一眼道:“去吧,别喝多了。”本来意思是喝多了伤身。

    结果龙格道:“今晚一定不会多。”说完对宁春眨了眨眼睛,又上前拥抱着她,须臾后退后一步亲了她额头一下后才离去。

    众人都看出来了,龙格是真的喜欢这个地位不高的王妃。

    人家虽然出身不好,但人家命好。

    趁着这个机会,宁春让人送来热水,卸掉了脸上的新娘妆,洗了个澡。

    月素又叫了一桌子食物给她垫肚子。

    宁春吃了一些后让其他人都下去了,自己依靠在贵妃榻上看书。

    其实她是紧张的,只能看书让自己转移注意力。

    等了半个时辰,外面传来脚步声,知道是龙格回来了。

    果然,龙格带着酒气进来了。

    宁春放下手里的书,立刻上前扶住他。

    龙格一手搭在宁春的肩膀上,对着她的侧脸就是一口,“娘子,你真香。”

    宁春嗔怪的看着她,“爷,你身上的酒味可不好闻。”

    闻言,龙格站在那,抬着路膊闻了闻,果然,一股子冲鼻子的酒味。

    “来人,打热水。”龙格喊完,走到桌前,拿想合卺酒,递给宁春。

    宁春接过。

    “喝了这杯酒,你永远都是我的人。”龙格十分认真的看着宁春。

    “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只要爷不嫌弃,我都是你的人。”

    “好。”龙格大喝一声,两人挽着胳膊喝了合卺酒。

    不一会儿,热水抬进来放进了将后面的浴桶灌满。

    宁春谴退下人,亲自伺候龙格。

    龙格自然巴不得,等人一走,立刻搂着宁春就亲上了。

    ……

    路上,宁春坐在马车里紧张得小腿抽筋。

    龙格说她不是紧张的,是被他做得抽筋。

    宁春作势要打他,龙格抓着她的手顺势将人搂紧怀里,刚要亲上去就被宁春一手捂住了,“会将妆弄花的。”

    龙格看着她擦着胭脂显得红颜的嘴唇,最后不满的将手罩住她的酥胸揉了几把道:“现在你欠我一顿,回去得补偿我。”

    宁春拍开她的手,白了他一眼,但心里却眼吃了蜜一样甜。

    等两人见完了皇上皇后跟太后,龙格带着她在御花园里逛了起来,正值五月,百花齐放的季节,御花园里姹紫千红一片。

    “这些花好漂亮,好香。”宁春挽着龙格的胳膊道。

    “喜欢?”

    “嗯。”

    “回去让人挖几株带回去。”

    “别,这里是御花园,不是外面。”

    “几株花而已。”龙格没放在心上。

    等到晚上,宁春看到浴桶里飘着的都是花瓣后傻眼了。

    龙格从身后将人抱住,“喜欢吗?”

    “喜欢,但……”宁春还没但完就被龙格吻住了,食髓知味,说句没出息的话,他都不想从她身上下来了。

    两个月后,在齐王夜夜耕耘下,齐王妃有孕了。

    得知这个消息,最高兴的莫过于太后了,当下派出最妥帖的老嬷去齐王府照顾王妃。

    这下可苦了龙格了,老嬷嬷得到太后的指示,严格阻止龙格靠近王妃。

    龙格哀怨得不得了,天天看着媳妇儿却吃不了。

    两个半月后,宁春一举得男,龙格取名龙宁,小命虎儿。

    等虎儿两个月后,龙格再也忍不住了,趁着虎儿睡着了后,拉着宁春就躲在房里,并不许所有人打扰,连虎儿都不行。

    宁春心里还担心儿子,“爷,虎儿还小……”

    龙格吃醋了,抬头哀怨的看着她,“你现在眼里都没我了。”

    “谁说的?”宁春捧着他的脸道:“我最爱的人就是爷。”

    “骗人。”龙格委屈极了,自从那小子生下来后,宁春一门心思都扑在孩子身上,他都多久没解馋了?

    “没骗人。”宁春说着主动吻上他的唇。

    ……

    一直到外面的门被敲响,照顾虎儿的奶妈说虎儿哭个不停,应该是想王妃了。

    龙哥无奈,只能起来,穿上衣服黑着脸将儿子接过后又关上门,最后将那小子放在宁春的身边。

    宁春累得不行,但看到儿子后又满血复活,只看得龙格吃味得不行。

    他决定了,一定得像个法子暂时不再要孩子,不然在他娘子的眼里,他会越来越没地位的。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