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蔡小雀等待是件小事(上) 第三章

等待是件小事(上) 第三章

作者:蔡小雀书名:等待是件小事(上)类别:言情小说
    【第二章】

    感谢老天的是,其实她也不是常常可以看得到鬼。

    大部分时间,她还是能过很正常、很平凡的生活,不过有时候,偶尔啦……她也会希望能出现那么一两只鬼来“热闹”一下。

    就像现在,在开了一整个早上的朝会后,看着台上口沫横飞的经理滔滔不绝却还没有结束的迹象,她就分外希望哪个好心鬼来帮忙在经理后颈吹一口寒气──

    欸,她真坏。

    好不容易,在经过漫长的疲劳轰炸后,经理看着底下两眼涣散直逼蚊香蛙的下属们后,终于良心发现地宣布他们通通能“滚”回办公桌继续卖命了。

    鹿鸣早上被周颂喂养的爱心早餐荷包蛋、烤吐司和热牛奶早就消化光光,她趁着午休前的一个小时火速处理一批该联络的客户电话、客户意见单后,总算撑到中午十二点休息钟响。

    “耶!吃饭了吃饭了。”她二话不说略略收拾了一下,拎起皮包就和饥饿觅食的同事们嘻嘻哈哈往电梯方向走,却在这时,一个娇声娇气的女声唤住了她。

    “鹿鸣。”

    她暗暗翻了个白眼,在同事们满眼同情及“妳自求多福多保重吧”的目光中,不得不站定脚步回过身来。

    ──吓?!

    面前娇小窈窕胸大妖娆的年轻美女一身昂贵漂亮的香奈儿套装,在看见她惊愕古怪的眼神时,不禁面色微沉,不爽了起来。

    “妳干嘛那个表情?看到鬼哦?”年轻美女身为广告公司空降的新副理──也是老板的情妇,任职三个月来最痛恨被人质疑她的专业、挑战她的权威,所以说好听是随时在找机会树立威信,说穿了就是爱疑神疑鬼找人麻烦。

    鹿鸣神情越发古里古怪了,这个嘛……

    站在美女副理林妲肩膀后阴森森白惨惨的中年男人……确实是鬼,不过她能说吗?

    鹿鸣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不去看那个面无表情瞪自己的中年男鬼,冷静微笑地问:“副理,妳找我有什么事吗?”

    “尖石公司今年度最新的广告为什么还没弄好?我看过了过去合作的纪录,他们不是三月初就会开会敲定OK,然后四月份拨款的吗?难得有这么阿莎力付款的客户,我们公司却还没有东西给人家?如果每个员工都像妳一样拖拖拉拉,不把客户当一回事,公司还有什么收益利润啊?”林妲噼哩啪啦一串训斥。

    “……”

    “今天下班以前,我要看到完整而且最好是完美的广告企划案和成果在我桌上!”林妲高高在上一语落槌。“别以为我这个主管才上任不久就可以糊弄我,像你们这种老鸟老油条心态,我看多了!”

    鹿鸣被不由分说地骂得狗血淋头,她脸色微微变了,想叹气,又想摊手摇头。

    啧啧啧,瞧瞧这把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烧得……

    不过老板的情妇,会吹枕边风的,他们这种小职员还是应该要好好“尊重”一下。

    她清了清喉咙,一本正经,眉宇微挑。“报告副理,想必在您手上的讯息并不完整,所以我可以先协助您稍微厘清状况吗?”

    “妳这是想把责任推拖给别人了?”林妲抱臂。

    林妲背后的中年男鬼在这时候眼眶流出血泪来,也对她怒目而视。

    哎呀,原来还自带打手是吗?

    鹿鸣有点火了,但依然耐着最后一分性子道:“尖石虽然也是我的客户之一,但广告案实际上的文稿、美工、摄影、制作等等项目是由创作部负责,广告的媒介、市调、促销则是由营销部处理。我是业务部的,我主要是和客户及公司保持三方最紧密的联系与沟通,所以您可能找错部门了。”

    “妳业务部不用全权盯进度随时向我报告吗?”林妲气势更焰。

    “──是不用啊!”她耸耸肩,看见林妲瞬间杏眼圆睁满脸震怒,不由笑咪咪地道:“不过我还是可以额外跟您报告一下,尖石公司在去年九月已经被周氏集团收购为旗下子公司,所有签给我们公司做的广告相关业务一律改为当年度十二月底前呈报给他们,好便于来年一开春广告就能大幅释出打响第一炮!”

    林妲闻言,面上闪过一抹惊慌和难堪之色。

    她继续微笑,“这也就是为何我们创作部、营销部、业务部小组在那个月份整整加班了一个月的原因,我们英明的老板大人尾牙还因此发了我们一人一个新台币一千元的『大红包』呢!不过也难怪副理不知道,那时候您还没来公司嘛,嗯,仔细想想,没能把公司上下里外前后所有事情都向您报告过一遍,确实是我们这些老鸟老油条的错,真是对不起。”

    林妲脸一阵红一阵白,连昂贵精致套装底下秾纤合度的身子都气得颤抖不已,她几乎可以听见这位新副理咬牙切齿的声音。

    但是鹿鸣在公司五年了,并不敢认为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她向来尽心尽力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新主管想杀下属威风她可以理解,老板的这位“女朋友”想在公司占有一席之地,标榜自己有多重要,她也尊重,但不代表她愿意持续忍受连续被莫名其妙针对了三个月的找碴行为。

    她是很需要这份薪水,也很讨厌迁徙和变动,可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应该为五斗米折腰,却不表示一定得跪下来吃这碗饭!

    “是谁教妳可以这样顶撞上司的?”林妲这时也不知该庆幸午休时间公司员工都走得差不多了,所以不会亲眼见证到自己被“羞辱”的这一幕,还是该愤怒居然人都跑光了,没有人来替自己助阵?

    “副理,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先去吃午餐了,谢谢。”她心平气和地道。

    “给我回来!”林妲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她的鼻头大骂。“我准妳走了吗?妳就不怕我叫老板炒妳鱿鱼?”

    “怕啊!”她叹了一口气,不忘瞪了林妲身后跟着耀武扬威吐长舌恫吓自己的中年男鬼一眼──有本事你就把舌头吐成花式三百六十度,我再考虑要不要怕一下,当老娘没见过世面呀?笨蛋,不对,是笨鬼!“所以副理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林妲不敢置信地怒瞪着她,却被她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没有要吩咐的了?喔,那谢谢副理,我去吃饭了,副理午安,副理再见。”

    鹿鸣背起皮包大步一迈晃走了。

    留下气得头顶冒烟满腹憋屈的林妲和那只满脸怒气和心疼的中年男鬼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