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糖菓美女的保镖 第十二章

美女的保镖 第十二章

作者:糖菓书名:美女的保镖类别:言情小说
    【第十章】

    “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们。”绑架案发生后的隔周,张以滔辗转听到风声之后,在某天放学后拦住了陈博均和严歆,说是要向他们请罪。 因为是他将严歆的叔叔是幸福青鸟集团的所有权者的消息散播出去,所以才会造成这一次的绑架案。

    张以滔觉得自己欠他们俩一个道歉,因此打定主意来负荆请罪。

    “你的债务已经解决了吗?”陈博均关心地问。

    “嗯!我已经告诉我爸妈了。”

    总共欠了十二万,但因为拖欠利息的关系,不过才短短两周就变成二十万了,他知道不能再继续拖下去,只好快刀斩乱麻地向父母报告。

    好在他不像小智那样赌很大,也不像小智那样妄想借钱来翻本,虽然跟爸妈讲免不了遭来一顿打骂,总比到最后被逼着走上绝路。 张以滔当初也曾想过要干坏事的,所以在向严歆道歉时,他的头就压得更低了。

    “我原谅你,只求你以后别再借机来约我了。”

    严歆的条件很简单。

    “好,我答应你,以后只把你当同学看。”

    “直接把我当陌生人看。”严歆咕哝着说。

    “别这么不近人情,既然他都这么诚心诚意地来道歉了……”陈博均笑咪咪地拍着张以滔的肩头,“同学,如果你陪我去一个地方,我就原谅你对我们做的错事。”

    “什么地方?”

    “漆弹练习场。”

    “喂!我的卡全被我爸剪掉了,哪有钱去那种地方啊?”张以滔以为陈博均是要自己请客付钱,连忙摇头拒绝。

    现在的他,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穷光蛋钦!

    “不用花钱啦!”陈博均笑得更加闪亮了,“你陪我去打一场练习赛,我请你吃Friday』s ,如何?”

    “我不用付练习场的费用,你还要请我吃晚餐?”张以滔讶异地问:“哪有那么好康的事?”

    “就是有,你看。”陈博均抽出严歆叔叔送给他的会员卡,在张以滔面前晃了晃。

    那张卡金闪闪的,感觉起来一整个贵气逼人。

    “好,我陪你去。”张以滔一向对刺激的运动有兴趣,像这种免钱的好康,他当然不能够错过啦!

    “跟我走就对了啦!培养正当的兴趣,总比你去玩那个职棒签赌好得多。”

    “我已经不敢赌了啦!”也没钱可以赌了。

    再赌下去的话,他爸妈要登报作废他这个儿子了。

    “总之,谢谢你答应陪我去。现在就走吧!”陈博均摩拳擦掌着。

    得趁严歆的叔叔还在台湾的时候去打一场按仇赛才行,不然哪天他又跑到香港去出差的话,又不知要等多少天才会回来了。

    “咦?现在就要去喔?”有这么迫不及待吗? 张以滔莫名感到有些恐惧。

    “我先送歆回家。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带你去。”

    “喔!”张以滔点点头。

    “要小心喔!”严歆难得和颜悦色地对着张以滔说话,“记得下场前要做热身运动。”

    “好。”张以滔突然觉得有点感动。

    原来当严歆的朋友待遇这么好啊!

    早知道他以前就不要痴心妄想她,起码还可以博得一个好朋友的名号。

    等到走远了之后,严歆笑嘻嘻地望着恋人,“你是不是要骗张以滔穿上你的那套衣服啊?”

    “你怎么知道?”诡计败露之后,陈博均笑得有些尴尬,“谁教你叔叔耍诈,联合大家专攻我一个人,如果我带张以滔去,让他穿上我的衣服,我就可以从旁边偷偷攻击了。”

    这一次,他誓言非得在她叔叔身上留下记号不可。

    “虽然是不鼓励做弊啦!但这也不失为是一套战术。”严歆笑嘻嘻地吻着恋人的唇给他爱的鼓励,“你今天不能又被叔叔操到浑身无力喔!晚上记得来我家,我会替你按摩的。”

    听到这样的邀请,陈博均精神满满地举起双手,“没问题,只要打中你叔叔一发,我就马上闪人,绝对会把精力留到晚上奉献给你的。”

    听他说得那么白,严歆娇羞地睨了他一眼。

    “加油喔!”

    “好,你等着看我赢得你叔叔的及格标章吧!”

    “博均,这不是你的衣服吗?”

    “这一套我穿起来有点窄,你比较瘦,穿起来刚刚好。”陈博均抢过他手中那套比较旧的战斗服,手忙脚乱地换装起来,“你第一次来玩,我把新的装备让给你用看看。”

    “真的吗?那先谢谢你啰!”张以滔一边哼着歌,一边将陈博均的战斗装穿到自己身上去,穿好之后,头盔一戴,两个身形相似的军人分别扛着一把漆弹枪,气势十足地走进场内。 “安全规则刚刚工作人员有说明过了,你有仔细听吧?”

    “有。”

    “我们俩是蓝队的,进场后,只要看到红头盔的,猛开枪就对了,我们要绕到大后方去夺取红旗,如果你身上中弹的话,就地躺平在地上就行了。”

    “喔!了解。”

    张以滔忍不住兴奋的心情,举好漆弹枪四处张望警戒着。

    “进去之后黏在一起很危险,我会在你的右后方附近掩护你,你小心前进就行。”

    “了改。”张以滔油条地朝他行了举手礼,然后就往场内冲去。

    没想到走没三、四步,张以滔腹部就中弹了。

    “呃……”

    “没关系,继续走。”陈博均压低身子,慢慢找着掩护。

    “可是我中弹了钦!”

    “没关系啦-这才第一发而已,等你被打到第七、第八发之后,再倒地投降都可以。”

    “钦?规则是这样的吗?”

    张以滔傻傻地回想刚刚工作人员讲解过的事项,不是被打到一发就算毙命了吗? 能撑到七、八发以上喔?

    就在他发呆的空档,又一枚漆弹朝他猛射过来,啪的一声,胸前中弹了。

    “天啊!我胸前中弹了啦!”

    “没关系,继续走啦!”

    “真的可以这样吗?”

    “相信我,我每次都是这样。”陈博均小心翼翼地躲在遮蔽物后,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前进。

    “噢……”张以滔痛呼一声之后,低头看着自己胸前,“我胸前已经中两次了钦!”

    看来就算被打中,也可以不必倒地装死或者是退场,他们红队的人根本连死人都还是照打嘛!

    “走,冲出去,反正我都已经死三次了。”听到张以滔充满干劲的怒吼声,陈博均跟着笑了,“冲啊!”既然来了,就放胆玩吧! 反正顶多就是跟前几次一样丢脸,不会比第一次更丢脸就是了。

    第一次来玩的时候,他浑身上下几乎都中弹了,身上的衣服没一个地方没被漆喷到的。

    “这边……”寻着记忆中的位置慢慢前进,陈博均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看到走在自己左前方的张以滔像是大傻般横冲直撞,仿佛根本不怕再被漆弹打到般,他不禁开始佩服起张以滔的勇气来了。

    想他前几次来玩的时候,一被打到之后就开始气馁,哪像张以滔,完全不把中弹当回事,只想着要勇往直前。

    “小心!”

    正当他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事情的时候,张以滔往他这头扑了过来。

    他被用力一扑,往右边跌了出去,接着便听到张以滔闷哼一声。

    张以滔又中弹了。 而且,是为了解救他才中弹的。 陈博均觉得整个斗志都被激了出来。 他小心翼翼地迂回着路线,绕到另外一个方向去,慢慢地挪动身体,果然看见一把属于红队的枪,但是那人的身体隐藏在遮蔽物后面,看不出来到底是谁。

    严歆的叔叔右手臂上会系着一条金色的丝带,然而现在没办法看出自己发现的那人到底是不是严歆的叔叔。

    但既然已经发现敌人了,就见一个开一枪吧! 不能错过这个大好机会。

    他悄声前进,在距离那人剩不到十公尺的距离后,故意发出了一点细微的声响,果不其然那人的注意力转到他这边来,他托好漆弹枪,等到对方的头伸出来察看敌情的时候,咻的发射出一枚弹药。

    啪的一声,准确无比地射中那人的头盔。

    陈博均忍不住轻笑出声,但是战事还没有结束,他悄声地移动身形,继续前进,这时,他回头看见刚刚张以滔中弹的地方,他还躺坐在原处,身上又多了好几道惨不忍睹的漆弹痕迹。 而且,似乎能够听到他在抱怨:为什么自己都已经中弹了,敌人还是毫不留情地猛朝他开枪。 陈博均在心底道了声歉,承诺之后一定带他去吃顿好料的。

    然后他继续往前走,已经快要到敌方的大本营了,那把红色的旗帜似乎在呼唤他般。

    他压低身子慢慢、慢慢地靠近,确定左边、右边、前面都没有敌人踪迹的时候,后方却传来枪响声,随即他的背心中弹,整个身子往前一弹。

    他伸长了手,想要夺取那枚旗帜,旁边左右却突然接连冲出两名红队的敌军,枪口全都对准了他的胸口。

    “投降吧!”严清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爱耍诈的小家伙,你才是陈博均本人吧?”

    陈博均回过头,发现严清头盔上有不容错认的黄色痕迹,他摘下自己的头盔,指着他笑,“我刚刚打中你了。”

    虽然自己背后也被他补了一枪,但是他先打中严清的。

    “你如果穿着你原本该穿的衣服的话,早就中弹七、八次了。”

    “这是战术,你懂不懂啊?”而且,他刚刚差一点就夺到他们红队的旗帜了,“怎么样?我有进步吧?”

    “嗯!耍诈的部分。”严清不是很赞赏这种行为。

    “都说了这是战术。”陈博均指着他的头盔,“而且我打中你了。”

    他不辞辛劳地玩了这么多次,就是想要获得严歆叔叔的认可,“我及格了吧?”

    明明不及格也不所谓的,但他就是想从严歆叔叔的口中,获得认可。

    “及格了、及格了啦!”一个清爽利落的女声从左边传来,陈博均吓得呆住了。

    这群人里面竟然有女生?

    “严清,你别再欺负小朋友了。”

    “我不是小朋友!”都已经十九岁了,被讲成是小朋友,他觉得很亏钦!

    这些人不过就长他们十几岁而已吧?

    “是,小帅哥,你已经及格了。”赵玟笑嘻嘻地将他们堡垒上的旗帜拔下来交到他手中去,“如果不是严清刚刚从你背后偷袭你的话,你应该早就拿到我们的旗子了。”

    “我哪是偷袭啊?”

    “你刚刚已经被他打中了,死人开枪,就是偷袭。”

    “是他先耍诈的。”严清不满地指责着。

    “人家都说了是战术,谁教你要被骗?”

    “你干嘛帮他?”

    “小帅哥,你别在意喔!严清他以前是恋侄女癖,所以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小侄女被别的男人给抢走了,他气不过,才会故意这样欺负你。”

    “恋侄女癖?”

    “嗯!就跟爸爸舍不得女儿出嫁的心情差不多,你了吧?”

    “喔!”陈博均点点头,“还好严歆没有恋叔癖。”

    “她有好不好?”

    “她没有。”陈博均朝他做了个鬼脸,那鬼脸的样子还是学严歆的,“我很确定她没有,因为她说她从国中就开始喜欢我了。”

    “就算是这样,那国中之前应该有!”

    “不管有没有,反正她喜欢的第一个男人是我。”陈博均哼了一声,看到严歆叔叔气急败坏的表情之后,他觉得自己胜利了。 “哈哈……张以滔,你还活着吧?走啰!我请你吃Friday』s 。”

    陈博均走到刚刚他躺坐着的那个位置,发现他已经把头盔拆下来了,然后表情很是怨恨,“原来你设计我。”

    “抱歉啦!同学,我请你吃好料的。”

    “一顿饭怎么够弥补我受骗的心?”

    “那你想怎样?”

    “你让我射一枪,我就原谅你!”张以滔蓦地站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举起枪瞄准他。

    “喂、喂!”陈博均双手大张呈投降状,“是你先开口要求我原谅你的吧?一档归一档,你陪我来打一场比赛,我不跟你计较你害我们被绑架的事,等等我还出钱请你吃饭钦!”

    到底是谁亏本啊?

    张以滔偏着头,想了一想。

    “怎么样?不管怎么算,你都比较划算吧?”

    “听起来是这样没错。”

    “那就走吧!”吃大餐去啰!

    “但我觉得心情很不爽,还是射你一枪比较快乐,Friday』s不要了。”

    啪的一声。

    陈博均往后踉跄了一步,然后低头看着自己胸口。

    “你这个杀千刀的,这么近距离开枪,很痛的,你知不知道?”

    陈博均一走进房内,就浑身无力地趴躺在床上。 严歆洗了个澡把自己弄得香喷喷、滑溜溜之后,风情万种地坐到他旁边去,“博均,我来帮你按摩。”

    “嗯……”

    “怎么啦?不是赢了吗?你不高兴啊?”

    严歆假借按摩之名,行脱恋人身上衣物之实,手劲轻柔柔地滑过他臂肌结实的肩头,那动作与力道根本就算不上是按摩,明眼人一瞧就知道她是在勾引人。

    “张以滔那家伙暗算我。”

    胸前被开了一枪,他觉得好痛,没想到那家伙拼着不要吃晚餐,偏偏就是要射他一弹,害他全无心理准备,痛得龇牙咧嘴的。

    “以后我们不理他就是了,就算看到也当作没看到,如何?这样总算能消气了吧?”

    “不能,心口还是好闷。”

    “那你到底要人家怎么样嘛?”

    她都已经洗好澡等他了,他竟然在床上跟她闹脾气,闹脾气的原因还是另一个男人,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亲我一下。”陈博均翻过身子,仰躺在她的大床上,“这里。”他指着自己的唇。

    严歆听话地吻了过去,心想,他才刚被叔叔欺负完回到她的身边,她的确应该好好安慰他才是。

    “接下来亲这里。”陈博均扯开胸前的衣扣,指着自己的心口处。 刚刚就是这里中弹的,疼死他了。 严歆听话地又吻了过去。

    “这么乖啊?”陈博均坐起身子,炽热的目光凝视着她,“不管我要你亲我哪里,你都会乖乖听话吗?”

    “嗯!”严歆柔顺地点了点头。

    ……

    她真的好喜欢看他按捺不住时失控的样子,他饥渴的神情,像是想把她一口吃掉似的,教她一想到,就会脸红心跳……以后他们也会一直这么甜蜜吧? 她刚刚忘了说了。 叔叔在电话中有些气闷地对她说,虽然他觉得她挑的人选还不够强大,但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训练,直到“那个臭小表”真正能够保护她之后,他会勉为其难地微笑着在红毯上将她交付给“那个臭小表”的。

    严歆忍不住笑了。

    她那有恋侄女情节的叔叔大人,竟然已经开始在幻想要挽着她走上红毯了。

    她真想看看那时候,身旁这两个男人脸上的表情。

    不过,不管怎么样,她知道自己的脸上一定会盈满幸福的微笑。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跑腿帮风云录之一《做你的猫咪》;

    02、跑腿帮风云录之二《假扮的男友》;

    03、跑腿帮风云录之三《最强的家教》;

    04、跑腿帮风云录之四《万能的男佣》;

    05、跑腿帮风云录之五《派遣的花花》;

    06、跑腿帮风云录之六《美女的保镖》;

    07、跑腿帮风云录之七《时尚的顾问》;

    08、跑腿帮风云录之八《修缮的达人》;

    09、跑腿帮风云录之九《锁匠的正义》;

    10、跑腿帮风云录之十《快递的使命》;

    11、跑腿帮风云录之十一《复仇的极致》;

    12、跑腿帮风云录之十二《骑士的公主》。    (快捷键 ←)589289.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