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贞子扑倒纯情男 第十章

扑倒纯情男 第十章

作者:贞子书名:扑倒纯情男类别:言情小说
    连日来,清爽明朗的天空多了一点点灰。

    简乐乐擦干眼角冒出来的泪珠,离开窗边,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病床前。

    病床上,施闻人正静静地躺着,无声无息的,脸色是有点贫血的惨白。

    简乐乐咬紧下唇,心里泛起一阵一阵的疼痛。

    那天地上有好多好多的血,而他就躺在血泊之中没了意识,她即使回头,也只来得及跪坐在地上号眺大哭,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来不及做的感觉令她觉得好像身处地狱。

    好可怕……幸好他没真的离她而去。

    想到这里,简乐乐心慌地捉起施闻人垂摆在床上的手,抓得死紧,脸上尽是失而复得的惊恐。

    殷子嫣一走进病房,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她叹口气走到简乐乐身边。

    “医生说他只是失血过多才会一直昏睡,你别太担心了,吃点东西吧?”

    她把买来的早餐放在茶几上,忍不住自责。

    “都是我不好!出什么馊主意嘛,竟然差点闹出人命!”

    简乐乐这才回过神,安慰着殷子嫣,“没有的事!你是想帮我,我知道的。”

    “他会醒过来的,到时候,你还要再拒绝吗?”

    “我……”简乐乐抿着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殷子嫣明白她的挣扎,便不再追问,让她有时间细想这段感情的出路。

    于是病房开始陷入一阵沉默,直到一阵嘈杂由远而近,最后从门口涌入。

    这些陌生人应该是施闻人的同事吧?简乐乐跟殷子嫣示意,便往角落退去。

    这群人若说是同事,年纪上似乎和施闻人有些出入,一群穿着正式的中年男人,手里提着慰问病人的水果和鲜花。

    “你们是?”一个男人注意到她们,开口问道。

    看出简乐乐不想说话,殷子嫣代为开口:“是我们送他过来的。”

    “这样啊!那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一群人七嘴八舌,开始向简乐乐和殷子嫣鞠躬道谢,仿佛她们做了什么丰功伟业一样。

    简乐乐自然没心思深究,但殷子嫣可就不一样了,她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嗯……你们是他的家人?”

    举手投足间的妩媚,成功地把一千男人迷得不知今夕是何夕,巴不得掏心掏肺把祖宗八代全都供出来。

    “不是!不是!这是我的名片。”一个男人殷勤地递上名片。

    殷子嫣喃喃念出上面的烫金字体:“AK传播执行秘书?”

    这位阶可高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哩!这么有面子的名片,难怪他拿得这么骄傲。

    只是,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秘书先生怎么会来探望床上那位小小的业务经理?

    “您应该忙得不可开交才是,怎么有空来探望病人呢?”殷子嫣脸上顶着货真价实的疑惑,企图让眼前的男人自曝真相。

    果然,她成功了。

    “哈哈,未来的大老板住院了,不来探望成吗?”

    “AK未来的大老板?他?”殷子嫣提高的音量拉回了简乐乐的注意力。

    他在说什么啊?

    “您说笑吧?”殷子嫣掏出另一张名片。“这是我在他身上找出来的,不过是个业务经理嘛!不是吗?”

    大美人好生困扰,一票男人自然急着帮她解惑。

    “其实啊……那是我们老董事长出的主意,要少爷他靠自己的力量坐上董事长的位子。虽然现在只是业务经理,不过少爷他进公司才短短一年半就有这成就已经很不错了!”

    “就是啊!”其他人忙着附和。

    就在一群人左一句少爷、右一句少爷地歌功颂德之后,殷子嫣跟简乐乐不消半刻钟就归纳出重点——施闻人就是AK传播的小开。

    “怎么会……”一个踉舱,简乐乐差点瘫坐在地上,殷子嫣连忙拉住她。

    就在简乐乐震惊失神的同时,施闻人也醒了。

    当他意识清醒地看到缩在角落低头不语的人儿,便立刻把一屋子的闲杂人等全赶了出去,而殷子嫣也自动自发朝门口踱去,留给为情所苦的两人一个空间。

    “乐乐……”

    “别叫我!”

    “你还不愿意原谅我吗?”

    “原谅你?凭什么?”简乐乐失控大吼,吼得施闻人一脸茫然。

    他记得在他昏迷之前,明明看到她一脸忧心地朝自己奔来不是吗?他相信她还是爱他的,也以为经历过这场有惊无险的意外,她会软下心肠不再拒绝他的爱。

    可是怎么会这样呢?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

    “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你告诉我啊!AK的大少爷,未来的大老板!”

    “你知道了?”糟了!

    他本来是想亲口告诉她,可是现在她竟然已经透过别人的嘴知道了,难怪她会这么震惊愤怒!

    “是啊!我都知道了!枉费你这么努力瞒了这么久,是不是?”眼泪成串落下,她觉得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自己更愚蠢的女人了。

    一次一次的相信,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谎言。

    “我没打算要瞒你的……”

    “这样还叫没打算?那如果你有打算呢?我岂不是被骗得更惨?”

    “我不会再欺骗你了!真的!相信我!”施闻人心急如焚,竟然一口气拔掉身上的针管,下床走向简乐乐。“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你相信我,不要跟别人走好不好?”

    他好想吻她,如果可以,他甚至愿意把心挖出来给她看,让她知道他早就爱她爱得无法自拔!

    “你这样叫爱我?”简乐乐完全听不进去,“我看你根本就是还玩弄不够吧?你只是怕被我先甩了,对不起你大少爷的自尊!”

    “我没有!”施闻人大吼,一阵晕眩袭来,他的脚步差点站不稳。

    “你……”筒乐乐把嘴唇咬得死紧,就是不肯泄漏半句的关心,连忙把他扶到床上坐着,然后退得远远的,看着他,眼泪一样流个不停。

    “现在只是你一时兴起……”

    “不是……”

    “话不要说得那么满!”她打断他,深吸一口气。“我想,也许是我没比较过,才会以为自己爱你,只能爱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一定可以找到另一个人,然后,忘掉你!”

    “我不准!”他震怒大吼。

    “你没资格不准!”她也不甘示弱。

    他奸恶劣!以为她真是呼之即来的玩具吗?她相信她绝对不是非他不可,她一定可以找到第二个男人!

    “你真的要这样?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坦白?你明明是爱我的……”

    “住嘴!你不要再说了,我们……就到此为止吧!”天知道这样说的她内心有多痛。

    可是她不以为现在的他们是命定的伴侣,她需要时间还有机会来证明他们是不是非要彼此不可。

    随着她的话语,一阵磨人的宁静在病房蔓延开来。

    最后竟是他率先打破沉默,“我知道了。你走吧!”说完,他拉上被单盖住了脸,不再看她。

    他终究还是装不下去了吗?

    简乐乐脸色刷白,娇弱的身子一摇一晃地朝门口走去。关上病房的门,一直守候在门外的殷子嫣及时抱住了她,让她在怀里哭得痛痛快快。

    一个月又零一天后,简乐乐的第五次相亲一样是在春天咖啡馆上演。

    为了摆脱施闻人的阴影,为自己创造第二个春天,她积极地要母亲跟老板娘为她安排相亲,期待能遇上足以顶替他的位子的男人。

    可是每次一到了这种场合,她就……

    好想睡哦!简乐乐拿吸管戳着杯子里的冰块,百无聊赖,一口呵欠呼之欲出。

    咱!后脑勺的一巴掌害她险些小命呜呼。

    “妈!很痛耶!”

    “你给我振作一点!”林美月无情地朝女儿吼叫,她的瞌睡虫很干脆地弃她而去。

    “看看你唷……”

    眼看诵经大会就要开始,她这位“施主”很爽快地接口:“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哎唷,妈,你有点创意好不好?我都会背了!”

    “你会背怎么不会做啊?啊?啊?啊?”林美月不客气地指着女儿鼻头大骂。

    讨厌,她鼻子不高不是没原因的!

    “告诉你,这个对象可是……”

    “千载难逢、万中选一——妈,你真的很没创意耶!”

    “闭嘴!”林美月吼起来有如万兽之王,弱小如简乐乐当然乖乖照办。

    “反正你知道机会难得就好,过了这次我不会再帮你安排了。”

    “唉——为什么?”

    “因为没必要。”

    “喂——”这话是啥意思?没必要干嘛还玩她玩这么久?

    “反正你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难道要她二话不说地接受这次的对象?她才不要咧!因为……

    “久等了。”

    男人的声音忽然介入,吓了简乐乐一跳。

    “来啦!”瞧她老妈乐的咧,肯定是那千载难逢、万中选一的男人啦!

    不过他的声音还真耳熟……就像前面几次一样,简乐乐等到人家坐在她对面了,当鸵鸟当够了,才肯把注意力施舍一些过去。

    但是这次——

    “啊啊啊啊啊——”

    媲美“小孟”的哀号,当场害得服务生的杯盘扫落一地。

    乒乒乓乓、惊呼声四起,但简乐乐全都充耳不闻,她的世界好像停止转动了,只剩下急速又强力的心跳声扑通扑通,震得她心慌。

    她的第五次相亲对象居然是他?施闻人乘机把对面小人儿瞠目结舌的表情尽收眼底,他就知道她这表情最可爱了!

    “没想到你看到我这么高兴。”

    “神神神……”她结巴了好半天才挤出一句,“神经病!”

    对!他是神经病、自恋狂,是骗子!她要跟老妈讲,老妈肯定会捉着菜刀追杀这个十恶不赦的采花贼!

    “妈,你别被骗了!他就是上次那个……”

    她话还没说完,她老妈就末卜先知地开口,“我知道。”

    知道还不赶快拿刀砍人?简乐乐在心里大声疾呼,但应该去跟厨房借把刀追杀贼人的老妈,居然很优雅地翘起莲花指,啜了口茶,还恶狠狠地瞪着她,怎么会这样?

    “你还不快坐下!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简乐乐是很想搞叛逆啦!可是她不敢忤逆皇太后,再加上谜底未解,她当然还不能离开,而重点当然是这个阴魂不散的男人!

    “你到底想怎样啦?”都一个月零一天了,她好不容易忘掉他一点点了耶!结果他咧?居然又莫名其妙跳出来,弄乱她好不容易平静的生活。哼!带着钻戒了不起哦?

    钻、钻戒?!他不会是想当着大庭广众之下——

    “嫁给我吧!”随着这四个字响起,他竟然真的“如她所愿”当众上演求婚记。

    “你你你……疯了哦?”吼!好恐怖!他真的是神经病啦!

    “我没疯,就算是,也是为你疯狂。”施闻人递上钻戒,脸上的笑容却比钻石还耀眼。

    老天!他说的话真耳热,也真恶心!但是她却觉得好热,从手脚、脑袋到胸口那颗心——

    不行!

    “我不想陪你疯!”她要走了,但是……“妈!”

    干嘛挡路啦?

    “人家都这么委曲求全了,你还在那边看什么?”

    “我哪有?”老妈怎么可以胳臂往外弯?而且对象还是欺负过她的骗子耶!

    “你不喜欢他?”

    “对啦!对啦!”

    反正真相只有天知地知她知,她这么笃定,老妈法力再高强也奈何不了她啦!

    “哦?是这样吗?”林美月挑着眉毛故作回忆状。“哪这样说来,我们家是闹鬼罗?”

    “啊?闹、闹鬼?”夭寿!话题怎么变得这么恐怖?

    “不是闹鬼,那晚上一声声‘闻人’,还有差点把你哥活活吓死的夜半哭声是打哪冒出来的啊?”此话一出,爆笑声跟抽气声立刻炸开小小的咖啡馆。

    爆笑的是观众——咖啡馆里所有客人,抽气的当然是被自己老妈拆台的可怜虫。

    呜……连这都被爆料,她还要不要做人啊?简乐乐此刻的心情只有“羞愤欲绝”这四个字可以形容了。

    然而就在她的尴尬、众人的目光中,有个人依旧锲而不舍地跪在地上,把亮晶晶的戒指捧得老高。

    “嫁给我!”

    “我我我……”哎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啦!

    简乐乐愣在当场,结果倒是急死一票看热闹的观众,她耳边开始充斥一声声“嫁啦!嫁啦!”

    “Say Yes!Yes啦!”这样的鼓吹,最后连“I Do!Do!”都出来了咧!

    真这么I Do,那你去嫁啊!简乐乐只能在心里这样嘶吼着,她才没胆子挑起公愤。坦白说她是很心动啦!毕竟“旧情也绵绵”,分手多久,她就数日子数了多久。面对他说的每一句拒绝、每一次冷漠,都被他说中了,全是她在自欺欺人!

    想通了,脸也红了,她扭捏地看着依然跪在地上的男人。“唉!你起来啦!”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老套!但是很有用。

    她咬咬唇,粉脸涨得通红。

    “所以我才叫你起来啊!笨蛋!”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过去,现场忽然静得不像话,这时候连根针掉下来恐怕都可以听得很清楚。

    简乐乐才要反省自己是不是说得太过“深奥”,如雷的欢呼声差点吓破她的小胆子。

    然后,她就被刚刚的笨蛋拦腰抱了起来,一直转、一直转……

    她知道他很高兴啦!可是……

    “别转了!我、我要……”

    乐昏头的男人忽然惊醒,但来不及了……

    “嗯——”·西装当场扁荣就义。

    “简、乐、乐!”男人的怒吼差点没掀翻了屋顶。

    “这么凶?我不嫁罗!”嘿嘿,她现在可有筹码了。

    “好好……我不凶、不凶……”准新郎急的咧!“那我们回家换衣服哦?”

    简乐乐再迟钝都知道他要做的才不只换衣服这么简单,她不跑,难道要等着被享用吗?

    “放我下来啦!我要跟我妈回家!”

    “令堂已经先走了。”他老神在在,没打算让她的脚接触地面。

    啥米?她又被家人卖了?

    “走吧!回家!”

    其实听他这样说还觉得挺温暖的——如果他没用“扛肥羊”的方法抱着她,那就更完美了!

    “放我下来啦!”

    “不要!”

    随着打情骂俏渐行渐远,一直到听不到为止,咖啡馆的众人这才如梦初醒,你看我、我看你,不约而同想着——原来秋天也能有春意哪!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春天咖啡馆之一《扑倒纯情男》;

    2、春天咖啡馆之二《美味下堂妻》;

    3、春天咖啡馆之三《小小羊儿被谁吃》。    (快捷键 ←)588627.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