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阿茶从夫之夜 第十四章

从夫之夜 第十四章

作者:阿茶书名:从夫之夜类别:言情小说
    【第十章】

    时光慢慢地流逝,房里春光旖旎,空气中夹着yin靡的味道,而后渐渐散去。

    江林薇微蹙着眉嘤咛了一声,慵懒地翻了个身,探手过去,身边却是空的。

    刚撑起身体朝屋子里张望,梁品延正好推门进来。

    “醒了?”梁品延温柔地坐到床沿边,“安安我送去幼稚园了,你再多睡一会儿吧。”

    “几点了?”江林薇惊呼。

    梁品延笑道:“我已经帮你请假,几点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我舍不得你,请假在家陪你。”

    江林薇一怔,甜言蜜语张嘴就来,这个男人真的还是她的老公梁品延吗?

    这时,她才发现以往西装笔挺的梁品延竟然穿着一身休闲装,偏为冷冽的气场也不见了,转而成了温柔的邻家大哥哥。

    “你没事吧?”江林薇怀疑他在工作遇到挫折。

    梁品延失笑,“我只是单纯想在家陪你,昨天惹你生气,你还没说原谅我,你不原谅我,我哪里能安心工作?”

    因为她?这样的梁品延,让江林薇好不习惯。

    “我认真反思过了,一直以来,都是你围着这个家打转,以后我会改进,看在我昨晚那么卖力的分上,就原谅我吧。”梁品延说。

    “你,你别这样好吗?”江林薇怕怕地往后缩了缩。

    今天的梁品延真的好不对劲!

    江林薇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梁品延笑了笑,“我去准备早餐。”

    昨晚真的是玩大了,梁品延竟然没有觉得她的行为很浪荡而嫌弃她?想不明白,江林薇敲了敲发萌的脑袋下床。

    江林薇忍住酸痛,慢慢向浴室走去时,身体忽然悬空,梁品延从身后将她抱起来。

    “啊!”

    将她轻轻放进浴白,他又体贴地打开水龙头,然后他出去。江林薇稍微松一口气,只是片刻后,他又回来了。

    “你……”

    “你不舒服,我帮你洗,你乖乖坐着就好。”

    ……

    这一天,梁家父母去夏威夷玩,把安安也带去了,家里只剩下梁品延夫妻二人。还不到晚上,他就给快要下班的妻子传短信,让她到公司来等他一起下班。

    于是,江林薇下班后直奔梁品延的公司,刚进公司大门,就有人不断地跟她打招呼,江林薇仔细想了许久,都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认识她。

    快要到梁品延办公室时,一个瘦高个子的男人迎过来,毕恭毕警地对她说:“梁太太你好,我是梁总的秘书。梁总的会议大概还有二十分钟结束,梁总让你先在他的办公室坐一会儿。”

    他就是梁品延经常提起的高秘书啊,江林薇对这个名字很熟悉,她笑着点了点头,说:“品延经常说自己有个好秘书,原来就是你。”

    高秘书不好意思地憨笑道:“哪里哪里,梁总过奖了。”说着,他们已经到了梁品延的办公室前,高秘书开门请江林薇进去,并问道:“梁太太想喝点什么?”

    “不用了,你去忙吧。”

    江林薇谢绝了他的好意,然后专心参观梁品延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是暗色调,风格严谨,和他的为人很像。

    当她走到办公桌前,看到桌上摆着一个相框时,不由得一愣,里面竟然是她的照片。

    他什么时候帮她拍的?她自己都不知道。

    难怪公司的人都认得她,原来是因为这张照片。

    “偷窥我!”江林薇拿着相框,甜蜜地抿着嘴笑起来。

    梁品延的办公室非常简单,书架上面的书籍都是外文,江林薇也懒得看,她坐在办公室左看右看,实在无聊。

    不经意间,她的视线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看到梁品延就在对面的办公室里,和几个人正在认真地讨论着什么。

    他穿着白色衬衫,专注的样子看上去简直是魅力四射,江林薇看着看着不由得看呆了。

    猝不及防地,梁品延猛一下抬头看了过来。

    江林薇像做错事被抓住的小孩子,慌乱地迅速低下头去。

    没一会儿,梁品延回来了。

    他笑了笑,拿出自己的手机递给江林薇说:“无聊吧?这个给你,打发打发时间。”

    “有游戏?”江林薇接过手机,问道。

    “不是游戏,每个人的手机里都有秘密,你慢慢检査,就不会觉得无聊了。”说完,他俯身过去在江林薇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出去了。

    他亲她的时候,对面办公室里的人全都看到了,不约而同地都涨大了嘴巴。

    梁品延转身后,他们又偏头假装没看见。

    他做这一切十分自然,反倒让看惯了他严厉冷酷的员工们不自然起来,想不到梁总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他走后,江林薇玩他的手机,脸上洋溢着笑,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谁还会主动交出来?他就是担心她无聊。江林薇明知道翻不出什么东西来,但还是打开看。

    结果,还真让她看到杨秘书传来的短信,上面写着,我回英国了,再见,真心地祝福你和太太能幸福。

    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留着这则短信给她看的,往下再看,一年前的垃圾短信还在,应该只是单纯地没删除吧!

    关于那件事,梁品延已经认真解释过,她相信他不会撒谎,也没那个必要。她只是觉得有些唏嘘,杨秘书跟他认识十几年,却抵不过他们相识几天,缘分真的很奇妙,她何其幸运,能在这个年龄遇上他。

    想到从前独自经历过的风风雨雨,江林薇好庆幸自己以前没有因为孤独就嫁了,否则她这辈子可能都遇不到他了。

    想到他给她生命中带来的美好,江林薇内心一片柔软,梁品延一出来,她就不顾旁人的目光扑了过去,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像小鸟一样依靠在他身上。

    “有没有等太久了?”梁品延的声音也异常的温柔,他反手拥住江林薇的肩膀,将手里的文件交给一旁的高秘书,在别人艳羡的目光下向电梯走去。

    虽然上次的工作失误给梁品延造成不小的冲击,但是上天是善待努力的人,所以它把爱情赐给了梁品延。

    有了妻子的默默支持,他也有了更大的动力,也或许是因为有了上次的教训,他在文件资料细节上更加仔细,终于,天道酬勤,新的企划很顺利。

    恰好正值年底,于是年会,庆功宴一起举行,这一次,梁品延决定带妻子出席。

    两人一进会场,就有人涌过来恭喜梁品延,还顺带夸了几句江林薇。江林薇挽着他的手臂,淡然地应对别人的恭维,言行举止落落大方。

    “梁太太,你宠辱不惊的样子,气场蛮强的。”梁品延低声打趣道。

    “这种互相吹嘘的宴会真的很无聊,难怪你从不带我来。”江林薇却说。

    “这回知道你老公的良苦用心了吧?这种虚伪的场合,我也不想你多参加,我教你一个办法,你假装不舒服,然后找个地方坐下,就可以避免和别人虚以委蛇了。”

    江林薇暗暗咋舌,恐怕只有厌倦却又无法避免这种场合的人才会想到这个办法吧!

    不过江林薇真的感到不舒服,为了不让他分心,她没有说,而是顺从他的话,先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后就顺势找了个角落坐下来。

    “小姐,你好像不太舒服。”一个俊俏的男人忽然过来搭讪她。

    江林薇礼貌地应付道:“我没事。”

    “要不要我帮你送去医院?”

    江林薇摇了摇头,拒绝了他,“不用了,谢谢。”

    “那我送你回去吧。”说着,他的手已经放到江林薇的面前。

    江林薇尴尬地笑了笑,“真的不……”话还没说完,她就看到梁品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她面前,表情复杂地问道:“老婆,怎么了?”

    “梁总?”男人看着来人惊讶道。

    “周先生,你今天好像迟到了。”梁品延客套地寒喧道。

    男人尴尬地笑了笑,“原来这位是梁太太,真是失礼。”致歉后,他灰溜溜地走开了。

    梁品延皱皱眉,冷声道:“我们走吧!”

    “现在?可是这里……”

    梁品延已经拉起她的手,“我不喜欢别的男人看你,一眼都不行。”

    今天这场庆坊宴是为他开的,可是他的老婆居然被别的男人搭讪,这让他什么好心情都没了。

    他只想立刻带江林薇离开,将她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

    梁品延吃醋的样子取悦了江林薇,她抿嘴笑着,乖乖地跟在他身后,离开了会场。

    结果这晚,梁品延又带她去百货公司。

    “你要买东西吗?”

    “没错。”梁品延的回答十分简短。

    他居然还在吃醋。

    江林薇抿着嘴偷笑。

    梁品延拉着江林薇的手,去到二楼精品珠宝店。

    “上次不是你选的,丢了就丢了,这次你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我买给你。以后,要一直带着!”

    江林薇一脸萌样,“谁说我的戒指丢了?”

    “没有丢?”梁品延听到这话,脸更黑,“那你为什么一直不戴?你是已婚人士,戴婚戒防止别的男人觊觎你,是你作为妻子的基本责任,明白吗?”

    这么一说,江林薇感觉好像确实是自己不对,一开始她是觉得品延不爱她所以没戴,后来,她忘了。

    既然理亏,那就乖乖认错,江林薇点了点头,歉疚道:“嗯,明白了。”

    江林薇卖乖的样子让梁品延心中一动,她的温顺简直就是必杀技,每次都能让他立刻束手就擒,一肚子的火就这样彻底灭了。

    他的心软了下去,声音也柔了起来,“以前的戒指是别人买的,可以不算数,这次我们亲自挑一对,以后要一直戴着,听到没有?”

    “嗯。”江林薇连忙点头,乖巧的模样更惹人怜爱,梁品延努力克制,才忍住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

    善于察言观色的柜姐看他们夫妻的互动好一下子,热情地拿出适合他们的婚戒,一一放在展示柜上供他们挑选。

    旁边的几个柜姐也忍不住多看一眼,眼里流露出羡慕之情。他们家的珠宝价钱不菲,带美女过来买婚戒的男人也很多,可是夫妻一起来的并不多,能这么温柔对待妻子,长得又这么帅的更是少之又少。

    这个女人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不然她相貌不算美人,怎么会遇上这么好的男人?

    可其实幸福不幸福,并没有统一标准,或许在别人看来,梁品延长相好,收入高,能得到他的垂青,是江林薇的幸运;可是对于梁品延来说,能得到江林薇又何尝不是他的幸运?

    江林薇身上最吸引人的,恐怕就是她眼里的温和,她的内心世界十分丰富,知道人情世故并理角军,却能保持自己不世故。

    他的好全部在表面能看到,而内心他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功利世俗,遇事也会发脾气,而林薇却像一杯茶,看着色泽平淡,初尝一口也平凡无奇,但是经过时间的流转,慢慢地品尝,茶水会渐渐弥漫在整个口腔里,沁人心脾的淡爽自内心散开,有种通透的舒畅感。

    她的好,弥足珍贵。

    这晚,回家后,梁品延把内心的真实想法全部告诉江林薇听时,坐在他腿上的江林薇愣了足足半天。

    “傻了?”

    “你竟然这么会说情话。”江林薇捂脸,他以前到底是有多不爱她,竟然从来没对她说过,“真伤心!”江林薇假装难过地将脸埋在梁品延的肩窝里。

    “林薇……”

    “咕……”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江林薇大囧,忙用手捂住脸。

    “什么声音?”梁品延竖起耳朵,仔细一听,不禁失笑,“饿了?我们不是刚吃过晚餐吗?”

    江林薇咬咬唇,无奈道:“我最近好像食量有点大。”

    “何止食量大了。”

    “什么意思?”

    “你整个人都大了一圈。”梁品延含笑道,他还故意伸出两只手在空气中比划出一个大圆圈。

    江林薇吓得瞪大双眼,“真的吗?”

    “逗你的,你都瘦成这样了,不知道那些饭都被你吃哪儿去了。”梁品延失笑,揺了揺头。突地,脑子里灵光一闪,他试探地问道:“你最近,有没有感到恶心?”

    “有几次有一点,但是一下子又没了。”江林薇仔细想了一下,揺了揺头,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梁品延怔怔地望着她,两眼闪着光。

    “不会吧?”江林薇后知后觉。

    “快起来,我们马上去医院。”梁品延轻轻拍了拍江林薇,示意她起身,然后迫不及待地换衣服,拉着江林薇出门。

    江林薇努力地回想上个月那个来是什么时候,可是,任凭她怎么回想,她都想不起来,难道真的是时间太久,忘了?

    车开到半路时,梁品延在一家药妆店前停下来,他兴冲冲地下车跑进去买验孕棒,他已经等不及了,现在就想知道。

    江林薇去附近的便利商品的洗手间时,梁品延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快要跳出来了。虽然他一直把安安当做亲生女儿,可当他得知自己可能真的要做爸爸的时候,心情却完全不一样。

    尤其是当他看到验孕棒上那两道红线,走出便利商店后,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一把将妻子抱了起来,高兴地转着圈。

    “头会晕。”江林薇心里满是甜蜜。

    之前安安还问她,什么时候能给生个弟弟或妹妹,她当时还觉得至少要等上一年半载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

    幸福总是来得太突然。

    梁家人知道这个消息后很高兴,尤其是婆婆,再也没有把她晾在一边过,梁品延更是紧张地请人把家里清扫一遍,就他在伺候皇后似的小心翼翼,生怕她哪里不舒服。

    之前江林薇觉得自己被丈夫宠得像个公主,现在,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皇后。当然,梁品延也不是百依百顺的,比如她想抱安安他就不让,晚上睡觉也不要她去哄安安,换他自己哄,安安只能跟她说话,不能跟她抱在一起玩。

    幸好安安也很期待肚子里的弟弟或妹妹,梁品延跟她说了后,她就再也没有撒娇求抱抱了。

    全家人都在期待着这个小生命的到来,江林薇想,这或许就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吧,有她的男人,有女儿,还有肚子里的宝宝陪她!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