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艾思贵妻不下堂 第十五章

贵妻不下堂 第十五章

作者:艾思书名:贵妻不下堂类别:言情小说
    【第十章】

    几个月后。

    翻动书页的声音沙沙作响,关筱涵坐在长案后方,专心的比对帐册,就连赫连白几时站在她身旁都没发觉。

    直到一只大手抽走了帐册,她正想发怒,一抬脸对上某人的俊脸,登时敢怒不敢发。

    “夫君不是出外巡视了吗?”她露出谄媚的甜笑。

    赫连白一手握着帐册,凤眼冷睨着她,“你成天不是对帐,就是想着赚更多钱,我都快弄不清楚谁才是一家之主。”

    闻言,关筱涵心虚的涨红了脸儿,只能拼命安抚经常被她冷落的亲亲夫君。

    “我这样也是为了赫连家呀,做为经商奇才的妻子,我总不能丢你的脸。”

    赫连白一听,当下更怒了。

    两人成亲之后,她不听他的话,依然坚持开展沈记的分号,忙得连孩子都是在分店里生下的,差点把他跟两家长辈吓坏。

    原以为她坐月子就会乖乖的,没想到她竟然开始着手帐房的工作,天天忙着核对赫连家名下商行的各种收益,硬是抢走了赫连家大掌柜的活儿。

    至于谁是赫连家大掌柜?自然就是他。

    过去核算对帐的活儿,向来是赫连白的事,毕竟赫连家就他一个继承,父亲又信不过其他人,就怕底下人会偷鸡摸狗,糊弄帐本数目,借此窃取赫连家业,因此赫连家名下产业的每一笔收支,一向是他亲自过目。

    他天资聪颖,算数甚好,再加上赫连家的商行店铺,他固定会巡视坐镇,只要实际买卖与帐本有些微出入,他一眼就能察觉,谁也蒙混不了。

    “你若是真有当我妻子的觉悟,那就放下帐本,给我乖乖回房里休息。”

    赫连白二话不说便将帐本锁进了小金库里,脸色黑压压的瞪着关筱涵。

    知道丈夫这回是动了真气,关筱涵吐吐舌,一脸讨好的凑上前,亲了亲赫连白铁青的俊脸。

    “我去看看小土豆。”她干脆把孩子抬出来,好让赫连白消消气。

    果真,一提起白白胖胖的儿子,赫连白脸色稍霁,没再发难。

    关筱涵心中窃笑,出了书房,回到寝居,奶娘正坐在摇床旁,逗弄着床里咿咿啊啊叫的小土豆。

    “少夫人。”奶娘起身行了个礼,见赫连白尾随进房,赶紧知趣的退了下去。

    关筱涵将白胖可爱的儿子抱起来,亲了两口才又放回摇床。

    “小土豆,今天乖不乖呀?”她用手指去拨弄儿子肥嘟嘟的脸颊。

    赫连白从后方将她抱住,下巴顶在她的肩膀上,一同看着摇床里咿咿笑着的儿子。

    “小土豆,你可别太乖,才不会让你娘老把你撇下,一个人溜到书房里翻帐册。”赫连白假意对儿子说着,其实是在揶揄怀里的妻子。

    关筱涵自然听得出他的用意,没好气的别过脸。“孩子面前瞎说什么呢。”

    “那你老是背着我瞎做什么呢?”他挑眉反问。

    “我要是天天陪孩子,没准儿你又要跟孩子吃味儿。”

    “也好过跟钱吃味儿。”他没好气。“过去我还真不晓得,原来你野心这么大,开完了饭团店,眼下又想开粥店,你是嫌赫连家的钱太少,担心会让你给花完是不?还是准备赚起来给曾孙花?”

    “我这是未雨绸缪。”她哼声说道。

    “绸缪什么?”

    “以防哪天你要是移情别恋,想把别的女人抬进来,我能带着银子跟孩子离开。”她说得煞有介事,仿佛已能预见未来。

    闻言,赫连白可不高兴了,搂在她腰间的手臂一阵收紧,大掌将她的尖脸蛋扳向自己。

    “咱们成亲半年多了,从你回来之后,我没一天碰过女人,为了你,我心如止水,简直快当和尚了,你竟然还信不过我。”

    他这话说得倒是不假,由于怀孕再加上坐月子,两人己经好长一段时间没亲热……

    “听你说得这么委屈,是不是憋得很痛苦?”她取笑他。

    他勾起邪气的笑,故意朝她小巧的耳朵吹了一口热气,她打了一个小小的冷颤,久未被挑起的欲望,悄然苏醒。

    “我憋得痛苦,那你呢?大夫都说不打紧了,你还是不让我碰,该不会是故意逗我玩儿?”

    “你说呢?”她媚眼如丝的斜睨他。

    他被她这一眼勾得心荡神驰,凤眸低垂,一口含住了她微撅的红唇。

    她却伸出纤手,一把将他推开,无视他一脸意犹未尽的不悦。

    她绕到摇床的另一边,在锦杌上落坐,故意只看着摇床里的儿子。

    “孩子面前,你别乱来。”

    “关筱涵,你存心想让我憋死是不?”

    只有在两人独处的时候,他才会喊她这个名字。

    听他难得喊自己的真名,她芳心大悦,这才起身回到他面前,娇容扬着甜笑,眉梢眼角尽显妩媚风情。

    赫连白喉间一紧,若不是摇床里的儿子咿咿叫,提醒他这儿不适宜,恐怕他早将她压到后方的墙上。

    “你等着,晚一些……我会给你惊喜。”她吻了吻他的下颚。

    “惊喜?”他眉头一皱,可不敢奢想。

    这个女人太会给他找碴儿,她口中的惊喜,往往不是喜,而是惊吓。

    他若不多顺着她一些,恐怕这女人哪天想不开,会偷偷抱着儿子躲到远方去,让他妻离子散,好不悲惨。

    偏偏他就是爱上了这个令他头疼的女人,怎么也放不下,这辈子就这样赔给了她,还是心甘情愿。

    “好了,你不是忙着去巡视吗?家里有我,万事放心,你就赶紧忙去。”

    纤手拍了拍他厚实的胸膛,关筱涵将他推出寝居门外。

    赫连白好气又好笑,“天底下有哪家的媳妇儿跟你一样,老是把夫君往房门外推。”

    “你不是让我相信你吗?”她笑盈盈的说道。

    “相信归相信,可不是让你拿着当借口,老是把我往外推。”他抱怨。

    “好了,你快去吧,我说了,晚上给你惊喜。”

    赫连白无奈一笑,瞅着她的眼神里尽是宠溺,简直甜得能撒糖了。

    目送着夫君离去的伟岸背影,关筱涵倚在门边,嘴角扬得高高的,笑得弯弯的眉与眼儿,全染上幸福。

    真想不到,赫连白是真心疼爱她,几个月前两人从骞城回来后,他便用八抬花轿重新迎娶她进门,还把京城近郊的几处田庄与田地,全过户到她名下。

    他不是想用钱拉拢她,而是想借此昭告天下,她不再是被休掉的下堂妻,而是赫连白万般珍惜的媳妇儿。

    思及此,关筱涵脸上的笑更加灿烂了,决定今儿个晚上要好好“犒赏”赫连白。

    夜里,用完晚膳后,关筱涵将小土豆交给了奶娘,便回寝居净身,净完身还在身上抹了一层珍贵的花露香膏。

    她也是来到古代,才发现原来古人的花样儿真不少,特别是女人梳妆用的胭脂水粉,以及那些稀有价贵的香膏,更是让她大开眼界。

    等到她披上袍子后,赫连白正好也忙完回房,一进门还未见到人,便先闻见满室的花香。

    凤眸微眯,他放缓了脚步,绕过大插屏,进到内间,看见妻子背对着自己,长发犹沾着湿气,披散在身后。

    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关筱涵转过身,脸儿泛着红晕,杏眸如烟,朱唇微张。

    ……

    “赫连白。”她娇娇软软的喊了一声。

    “嗯?”

    “等小土豆大一点,我们再来生个女儿。”

    “这有什么难的,我们现在就可以生了。”

    他低笑一声,翻了个身便将她压在身下。

    她娇笑着,两手勾上他的后颈。“我可不想这么快就又怀胎十月,我还想到处游山玩水。”

    “你想去哪儿?”他满眼宠溺的亲了亲她。

    “嗯,什么地方都想去。”毕竟都穿越来这儿,她总该到处开开眼界。

    “等小土豆大一些,你想去哪儿,我就陪你去哪儿。”

    “说好了,可别黄牛。”

    她甜甜地一笑,然后将脸贴在他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幸福的入睡。

    赫连白低垂凤眸,嘴角上扬,大手在她背后轻拍,看着她入睡后,随后才安心的闭起眼,俊脸噙笑,搂着娇妻一块儿睡去。

    【全书完】